favorite_border more_vert
RedFlame
RedFlameLv.1
陆马
中篇原创
E
连载中

决胜小队

“捕鱼”行动

chrome_reader_mode 5,215 event 12 天前 thumb_up 4 thumb_down 0
visibility 61 forum 0

无论白天还是黑夜,无论风雨交加还是晴空万里,洪隆岛的运输港口热闹非凡的景象是永远不会因此改变的。这里可以看到来自世界各地国际贸易公司的商标,它们有的在集装箱上有的在轮船上,总之你想得到的各大公司都可以找到那们的身影。

载着各种货的轮船来了又走,数不尽的箱子要么正在被搬上船,要么正在被运下船,这些数不尽的箱子里到底装了什么,恐怕只有老天才知道。此时停泊在港内的无数艘轮船内,有一艘船看上去和其它运货的轮船大同小异,但是如果有细心的小马注意道轮船周围的那些麒麟就会发现这艘船有些不太对劲。这些麒麟的腰间别着一把便携式半自动弩枪,他们冷冰冰地扫视着着不断把一个又一个木箱搬上上轮船的搬运工,眼里流露出一丝傲慢,这种傲慢则来自可以随意玩弄其他麒麟性命而所带来的快感。

整艘轮船的警备麒麟多得吓人。除了港口上的那些麒麟以外,轮船的甲板上也有巡逻的麒麟,在轮船的一些制高点上也站着一些驻守的麒麟。这些麒麟全副武装,有的带着一把有自己身子一半场的砍刀,有得背着一把半自动弩枪,上面配备着一个长筒瞄准镜。

两匹巡逻的麒麟走过了甲板上的一个通风口,他们之间有说有笑,完全没有注意到通风管里正趴着另一只麒麟,而这匹麒麟正是成功潜入轮船的胡sir。看到两匹麒麟走远后,胡sir蹑手蹑脚地爬出了通风管,悄悄的跟在那两匹身后。两匹麒麟聊着天,丝毫没有注意跟上来的胡sir。走了一会儿后,一匹麒麟打开了附近的舱门走进了船舱,留下另一匹麒麟站在挂救生艇的架子旁边,他背对着胡sir,点燃了一只香烟。胡sir见状便悄悄的溜到了那只麒麟的身后,紧接着对准那匹麒麟的后脑勺用弩枪的枪托猛地一打,那匹麒麟一声不吭地就趴在了架子旁边。墨雨收起弩枪,把被打晕的麒麟塞进了救生艇里然后把防雨布重新盖好,躲到了一遍,一切就像什么都没发生一样。

之前进入船舱的麒麟从船舱里走了出来却不见了之前站在船舷边的同伙,心里充满了问号,就在他环顾四寻找同伙的时候便发现了一张生疏的面孔。知道自己被发现的胡sir迅速地拔出弩枪,抢在那匹麒麟掏出自己的弩枪之前瞄准了那匹麒麟。

“敢动那把弩枪或发出一丁点声音的话我就扣动扳机。”

胡sir用弩枪指着眼前的麒麟,低声威胁道。那匹麒麟掏弩枪的动作瞬间僵住了,畏惧使他收回了自己去摸弩枪的蹄子,胡sir走上前对着那只麒麟来了一下后那只麒麟便被丢到救生船里配自己的伙伴去了。胡sir顺着楼梯朝上走去,马上就要到达舰桥的门口了,这艘船的船长——也就是这个走私犯的头子十有八九就在舰桥里。此时一匹下楼的麒麟和胡sir撞了个正着,他迅速举起半自动弩枪对准了胡sir。胡sir眼疾手快,他立刻冲上前用左前蹄把对着自己弩枪推开开,弩枪打出来的光束擦着胡sir的脸颊飞了过去。此时胡sir已经来到了那匹麒麟的跟前,由于那匹麒麟的弩枪太长无法及时抽回来,胡sir借着这个机会用头上的那对角猛击那匹麒麟的下巴把那匹麒麟打得退后了几步,蹄子里的半自动弩枪也掉在了地上,随后胡sir用两只前蹄抓住楼梯两侧的栏杆撑起自己的身子的同时,两只后蹄朝着已经从自己身上抽出另一把便携式弩枪的麒麟踢猛地一踢,那匹麒麟被胡sir踢下了楼梯,不偏不倚地摔进了之前被胡sir放倒的那两个家伙所在的救生船里。

“该死,弄出这么大的声响他们肯定知道有情况了!”

胡sir说着加快了上楼梯的速度。果不其然,当胡sir刚到达舰桥的门口时船长和他身边的几个喽啰就闻声走了出来。两个喽啰看见胡sir后准备掏弩枪,胡sir才不给他们这个机会呢,伴随着“咻咻”两声后那两匹麒麟便倒在了船长和胡sir之间。看见两个随从的喽啰被击倒后,船长并没有表现出恐惧或愤怒,他冷静地看着胡sir面无表情的说:

“所以,你还是来了哈?”

“我要你放弃抵抗,束手就擒。别玩花招,警察已经在来的路上,我们有很多问题要问你!”

胡sir警惕地看着眼前的这匹嫌犯麒麟,用弩枪指着他以达到威慑的目的。船长看着胡sir的样子冷笑了两声。

“哦?是嘛?那就看你能不能撑到他们来!”

船长的话音刚落,胡sir的身后就传来了一阵又一阵的蹄声,胡sir连忙躲进还开着门的舰桥,就在他进入舰桥的那一刻,一道又一道的光束打在了舰桥的舱门上。

“淦!这帮家伙什么时候有的全自动火力?!刚才运气好,在他们开火的时候躲了进来。”

胡sir看着布满焦痕的舱门咒骂道。擦了擦额头上冒出来的冷汗后,胡sir举起枪对准了舱门的门口。此时胡sir的正处于那帮麒麟的视野死角,那些麒麟看不见自己而自己却可以看到门口的动向。此时,那匹麒麟举着自己的全自动弩枪站在门口犹豫,胡sir最准目标开火后那匹麒麟便倒在了舰桥的大门前。放倒那匹带着全自动弩枪的胡sir走出舰桥却发现站在之前那位船长早已经不见了踪影,此时胡sir看到海面上有一艘小艇朝着远方疾驰而去,小艇上坐着的正是船长和几位手下,与他们同行的还有一只木箱子。

“倒霉!让他给跑了!”

胡sir一边说一边迅速的冲下楼梯,在楼梯的拐角处和上来查看情况的麒麟碰在了一起,那匹麒麟拔出了弩枪,胡sir则干嘛冲上去牵制住他的蹄子,强迫他把弩枪上的机夹给弹了出来,紧接着又是一顿眼花缭乱的操作,当胡sir完工后那匹麒麟蹄子上握着的只剩下弩枪上的一块基本零件了。随后胡sir猛地揍了那匹麒麟一蹄子,把他从二楼楼梯拐角打得滚到了一楼的楼梯口。

就在胡sir离开楼梯的时候,又是一匹麒麟挥舞着砍刀,大声地喊叫着朝胡sir冲了过来,胡sir见地上有一个可以拿起来的箱子,于是立刻把它捡了起来用于抵挡那匹麒麟的砍刀。那匹麒麟下刀的时候用力过猛,整个刀刃都卡在了箱子里,胡sir看那匹麒麟拔不出砍刀于是用左前蹄托着箱子,右前蹄给那匹麒麟的脸上留下了一个淤青。那只麒麟被打倒在地后还妄图爬起来继续和胡sir战斗,胡sir二话不说,把箱子猛地朝那匹麒麟头上一扣,那匹麒麟的脑袋瞬间变成了一个卡住了砍刀的木箱。由于砍刀过于沉重,那匹麒麟重心不稳,摔下了轮船。就在胡sir解决了一个又一个的犯罪分子后,警方和后援也到场制服了剩余的犯罪分子,胡sir也暂时退场回到了保护局去作报告了。

下午,保护局局长在快下班的时候把胡sir叫道了办公室里。

“局长,你找我有事?”

胡sir说着穿上了他那已经褪色的黑色衬衫。局长用蹄子指了指桌前的椅子,示意让他坐下聊。胡sir屁股刚做到椅子上话就如同泄洪的洪水一样从嘴里一股脑地讲了出来:

“局长,我知道我搞砸了,就在我即将抓住那个船长的时候谁知道我身后会突然冒出一个持有自动火力的家伙坏了好事......”

“不,你没有搞砸。”

局长打断了胡sir的话,紧接着喝了几口杯子里的热茶,在咽下了茶水后他接着说:

“我们局里的高层领导今天专门为此开了一个会,咋们今天面对的并不是什么普通的文物走私犯,而是一只有团队有势力的犯罪团伙,但他们来去无踪很难找到任何蛛丝马迹。不过根据缴获的箱子上得到了一些信息,可能哪个傻瓜在箱子上喷了字,上面写着‘Hong Long East Land to Mahattan Equestria’。他们走私的这匹货物交货点在小马国的马哈顿。”

说到这,胡sir疑惑地看了眼局长,试探性地问:

“所以你想让我搞跨国调查?”

局长没说话,但点了点头。胡sir踌躇的杵着下巴,稍微思考了会儿后便开了口。

“局长,我十分感谢你给我这个机会,但我对那里人生地不熟的,你确定我能胜任这份差事?”

“这就是为什么局内高层花了将近一天的时间才把这件事情弄妥。我们已经和小马国的领袖及其代表谈妥了,她们将尽力而为地为我们提供帮助。”

局长一边说一边拉了拉自己花格子短袖衬衫的衣领,随后低声抱怨了几句有关衬衫是适度的问题。从局长讲话的语气里,胡sir已经明白局长想说什么了,但他还没来得及开口的时候局长又回到了之前的话题,抢了他的话。

“没错,你可能会和一匹小马国的小马进行合作。”

“可是局长,你知道我一向都是独自行动的。我连你推荐的麒麟都看不中,更何况是一匹外国的小马!我们合不来的。”

胡sir说着把蹄子往桌面上一摊,流露出了无奈的神情。就在这时胡sir反应过来局长讲的话里有两个看似正常词,不过胡sir听到这两个词的时候,这个词让他感觉不对劲。

“等等,你说‘她们’是几个意思?难道那个国家有多位统治者,而且还全都是雌性?!”

“很奇怪不是吗,俗话都说一山不能容二虎,没想这个世界上居然还真有‘一座山’容下了‘多只虎’。”

局长面不改色地开了个玩笑,不过当知道自己即将跑题的时候他便没讲下去。沉默在胡sir已经局长之间持续了一会儿后局长开口了。

“老胡,我知道你不会接受这个提议,但我真的觉得你需要一位搭档,在你需要帮助的时候伸出蹄子帮你的一个坚强的后盾。”

说完,局长如同瞬间化身成胡sir的爷爷一样,开始讲一堆大道理和各种各样的哲理故事。胡sir一开始左耳进右耳出,最后实在受不了局长如老和尚念经般的口气,起身说道:

“好了,好了!我去行了吧,我会尝试和我的新搭档合作的。”

“对了胡sir,我有件非常重要的事情得告诉你,我们那天缴获的文物里有一个特别重要的文物没在清单内。”

说到这胡sir想起了之前在小艇上看到的箱子,于是告诉局长他亲眼看见箱子被那伙走私犯的领头带走了。局长听完后起身打开了办公室里的门,确认外面的麒麟都下班离后再度把门关上,随后神神叨叨地看着胡sir,告诉了他有关那件文物的故事。

“那是一件从未被公开过的出土文物,传闻它是古代一位无名天师的降妖法器,而且根据有关部门的考证,认为这个东西可以给予一任何获得者难以想象的力量。要知道如果这玩意落在邪恶的小马蹄子里,那可是会导致生灵涂炭啊。”

胡sir不在意地笑了笑,指了指清单上的字说:

“可清单告诉我这只是一块产于青铜时代的种甬钟碎片。不过这确实是一个稀世珍宝,因为在东土界出土的古代青铜甬钟少之又少。”

“可那份报告是在有关部门工作的麒麟亲自送给我的,有关部门的东西不可能出错吧。”

局长半信半疑地看着胡sir,随后把自己锁在保险箱里的文件夹交给了他,胡sir接过文件夹打后发现里面有几张和那块甬种碎片有联系的资料和几张构想素描。资料的前半段都是对甬种的介绍,后半段则是开始描写甬种的力量,比如放出雷电和烈火或将半做山夷平等一些看上去太马行空的大话。

“呵,希望写这篇报道的家伙没丢掉自己的工作,要知道在有关部门里造谣可是很严重的。”

看完文件的胡sir不以为然地笑着把文件还给了局长,随后继续说:

“局长,你我和在这里工作的麒麟们都知道我们文物保护局和‘中央610’要做的工作简直就是天差地别,610的麒麟才是负责追查附魔物品的有关部门,我们只负责正规的古物追查。”

“你说的也有道理老胡,也许我是太过于担心了。610的麒麟们各个都和你一样是身怀绝技的精英,以他们做事的态度,因该不会有漏网之鱼。”

这时,之前心态平和的胡sir突然笑了起来,局长一脸疑惑地看着眼前的这位探员,问呼sir到底放生了什么事以至于让他笑得这么开心。胡sir止住了笑后抹了抹眼角的泪水,向局长解释道:

“之前我们不是谈到610吗,你让我会想起一件可以让全世界笑掉大牙的事情。610本来是一个秘密执法机构,后来不知道哪个‘敬业’的设计师把它的位置画在了社区地图上,导致610最后彻底变了成民众耳熟的大众执法机构,只要遇上什么邪乎的事情就去找610,把那里的接待麒麟烦得都辞职不干了。”

说到这胡sir又笑了起来,局长现是嘴角微微上扬,最后也演变成了开怀大笑。倆麒麟笑完后局长告诉了胡sir一个好消息:

“老胡,你一定会为这件事感到高兴的。你就被普升了,以后我想要找你的话就只能去610的办公大楼啦。”

然而让局长感到惊讶的是,胡sir并没有因此感到兴奋,他的笑容消失了一会儿后有回到脸上,于是委婉地推辞了局长让自己普升的建议,局长不理解胡sir为何会这么说,坐在610办公室可是所有在古物保护局里麒麟们的梦想。想到这局长又回想起胡sir和局里的同事们都有着很大的不同,他的行为就像沙滩上一个在太阳下闪烁的玻璃瓶,总是向世界证明这自己和白色的沙滩不一样。大家都有一个搭档,就他没有,大家都对610豪华宽敞的办公室充满了向往,就他一直喜欢独自缩在自己办公间里做自己的工作。

“真是个奇怪的家伙。”

局长在心里暗自说道,紧接着像胡sir开玩笑说:

“同样都是椎间盘,为何你就这么突出?”

“我并不突出啊,我只是挺喜欢这里的工作环境,而且你也知道‘高处不胜寒’这句话的寓意,当出了意外的时候,爬得越高的总是摔得越惨,我可不想成为那种样子的麒麟。”

“哈哈,随你怎么说。那么老胡我就不缠着你了,你就早点回去休息休息,明天一早还有一段很长的旅途等着你呢。”

“明白,谢谢局长关心,那么我走了。”

胡sir说着像局长道别,回家开始为明天的行程做准备。

thumb_up 4
0 thumb_down
share
chevron_left import_contacts chevron_right file_download share

登录后方可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