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vorite_border more_vert
SOUNDLORD
SOUNDLORDLv.1
麒麟
中篇原创
T
已完结

虽千万马吾亦往之

尾声-黑暗魔域

chrome_reader_mode 2,966 event 12 天前 thumb_up 5 thumb_down 0
visibility 57 forum 0

黑晶王在无尽的黑暗里徘徊着。他与极地荒原下的黑暗魔域融为一体,无法分辨彼此。就像融入水晶之心的希望辐光一样,他的意识已经被融入了集体,丧失了独立性,成为了一个统一的新的意志。

全部荒原影魔拧成一股绳,劲往一处使,按照晶焰授予的方法来做,便不再会被水晶之心的魔法伤害。黑晶王曾经被某个狠角色召唤出黑暗魔域,但他不想屈尊于自己的解放者座下;那一次他单枪匹马地从水晶帝国开始征服了整片大陆,甚至用计摧毁了那六匹五颜六色的小母马赖以战斗的最大杀器谐律元素,却依旧被她们打回了这里。他没有能力突破这里。他不知道在这里时间过去了多久:周遭永远是一片黑暗。

但现在情况不同了。他时常能听到一个声音。

“你渴望自由吗?”

一开始,黑晶王以为是自己融合的某个意志出现了问题。毕竟全体荒原影魔数量庞大,不能一直保持着融为一体的状态也并非不能理解。但那个声音出现的次数频繁起来,而且黑晶王发现它并不是来自自身——更像是来自他所处的这片黑暗之中。

“你是谁?”终于有一天,黑晶王对那个声音做出了回应。

“你可以称我为……父亲。”那个声音透着威严,“是我创造了你们——创造了你。我就是你的造物主,是你的每一个部分自古以来服侍的伟大存在。”

“有意思。有马曾经自称我的母亲,现在她已经成了我的一部分。”黑晶王嘲笑道,“你也想这样?你也想试试我的力量?”

“年轻的小马,还不懂得生命的可贵。可以理解。”那个声音一点也不觉得受到了冒犯。

“没有别的活物在这儿对我说过话。你到底是什么东西?”黑晶王质问。

“我是黑暗魔域之主。你在我的地盘最偏远的牢笼里横冲直撞呢,小伙子。”

“你觉得我有那么好骗?黑暗魔域的主子是怪兽之父格罗迦,在我们那个时代谁马不知谁马不晓?他把我放出过这里一次。他可不会第二次那样做了,因为他知道他不是我的对手。”黑晶王轻蔑地说,“不管你是什么东西,我都不会上你的当。”

那个声音笑了。那笑声如此邪恶狂傲,让黑晶王都忍不住皮惊肉跳。

“哦,我亲爱的黑晶,你可真是单纯得可爱。格罗迦现在没有能力把你从这里放出去,之前也没有。我倒是很有兴趣知道是谁冒充了他。”笑毕,那个声音用一种近乎慈祥的语气说,但黑晶王却从中听出了一些其他的东西。一些让他也不寒而栗的东西。

“你凭什么对格罗迦的事情知道得这么清楚?”黑晶王厉声道,给自己壮胆。

“因为我就是格罗迦。”那个声音平静地说。“我被古怪风那个小丫头算计,现在无法干涉地上世界。我需要帮助才能回来。你要帮助我重掌大权。”

黑暗魔域突然安静下来,仿佛有谁在这里突然丢出了一个静音魔法。黑晶王仔细思索了一番那个声音到底是不是在戏弄他。虽然,在谁也无法出入的黑暗魔域里传声确实不是一般的小马能够做到的事情,但是黑晶王依然本能地不信任那个声音。他的观念里没有信任,除非是对于戴上过自己的精神马辔的对象。

“黑晶王不听命于任何马。”黑晶王傲慢地说。

“我是你唯一的机会。”那声音却又不紧不慢地出现了。

“什么机会?”

“让辐光回到你身边的机会。”

沉默。黑晶王仔细咀嚼着这个名字。辐光……辐光……希望幅光。好熟悉啊,他的每一个部分都了解她;大部分还和她共度了近千年的时光。但这个名字对他不再有意义。是辐光把他关回到这里来。这匹母马是可憎的,是荒原影魔之敌。他绝对不想让她再回来。

但是,这个名字在黑晶王的意志里引起的躁动越来越大。无数感触海啸般地吞没了黑晶王,尽管他不再记得给他带来这些感受的事情。他感受到怀中温热的躯体。他感受到水珠滴在他的脸上,滑进嘴里,咸咸的。他感受到自己背对某个东西,沐浴在一股慈爱又纯净的光芒之中,仿佛自己毕生都在等待着这一刻。他的意志不再铁板一块,它开始自我否定,渐渐有分化成复数的意志的趋势,并且最终它的各个部分互相对立,刀兵相见,几乎等同于它的一体性彻底崩溃。这其中,一个意志压倒了其他的意志。黑晶王不再是一个统一的整体:此刻其中的一个意志压倒了其他所有的不计其数的意志。这个意志是如此强大,让其他的意志都无法忍受,仿佛它正散发着韵律公主那面目可憎的爱的魔法一样。这个意志被希望辐光这个名字唤醒了,它变得如此无坚不摧,以至于一时间接管了这具身体。但它和以前的自己也大不一样了。再见到希望辐光的执念如此强烈,让其他所有因素都变得不重要了。除了希望辐光,他不再关心任何东西。任何东西。

“我帮你。”黑晶王说。“要怎么做?”

“明智的决定。首先你要从这里出去。”那个声音说。

“我无法突破这个封印。它对荒原影魔的效果很强。”黑晶王耐着性子指出。

“你错了。它不是对荒原影魔的效果很强,它只是对你的效果很强。我目前的状态对这里没有直接的控制权。但我可以指导你。想要突破牢笼易如反掌,只是你没有意识到罢了。”那个声音依旧平稳。“只要你宣誓为我效力。”

黑晶王想了一刹那,便地下脑袋,伏在地上。“父皇。儿臣愿效犬马之劳。”

“大丈夫能屈能伸,真英雄也。但你不是我基因意义上的孩子,尽管你确实是我的造物。你要像大家一样称我为‘至高无上的格罗迦’。”

“至高无上的格罗迦万岁。”黑晶王又说,“您是我的主公。”

“很好。”黑晶王几乎能想象出笑容在那个声音的主子脸上荡漾开来,“方法非常简单。这个封印是被精确地设计成为了关住你而存在的。想要突破它,很简单,只要你不再是你就可以了。”

“恕我愚钝,至高无上的格罗迦,我怎么样才能不再是我?”黑晶王问。

“你是公马。你只要舍弃一点东西就能变得完全不同。到那时这个封印对你来说就会形同虚设。”那个声音继续说,“你现在是全部荒原影魔的意志集合体,做到这一点不难吧?你可以把一部分意志作为那些需要舍弃的东西让它离开你的身体。封印不会阻拦单独的荒原影魔离开。当你不再是你之后……你就能光明正大地走出去了。”

“要再整合已经融为一体的意志可不是轻松的事情。但我会尽我所能,至高无上的格罗迦,也请您不要忘记您的承诺。”

黑晶王闭上眼睛,屏息凝神。他的物理形体开始变得不稳定起来,但又不像他如烟般膨胀的样子;他现在的状态更像是介于两者之间。随后,一只墨绿色的荒原影魔被从他的身体里分离出来。

“你出去吧。出去以后就镇守在极地荒原。不要让小马们发现这里已经空无一物,必要的时候你可以回到这里假装我还在这里面。”黑晶说,声音尖细了很多,唯有冷漠依然不变。

那个荒原影魔化作一缕黑烟钻出黑暗魔域,就像陷入一层奶油一样容易。

黑晶也站起身来,向外面走去。封印没有阻拦,仿佛只是一层被魔法固定在那里的水波。黑晶轻松地走到了外面,站在极地荒原凛冽的寒风中,呼吸着久违的凡间空气。荒原影魔的集合体看起来身形似乎和之前大不一样了,但血红的独角和溢出魔力的绿光魔眼和之前别无二致。

“至高无上的格罗迦万岁。”亲吻着久违的大地,黑晶敬服地念诵着。

白羊座在空中闪闪发光。

“崛起吧——黑晶后!”


Queen Sombra  黑晶后

不再掌握概念魔法的黑晶王通过性转这一手段钻了空子,达成了类似概念魔法的效果,轻松走出了为他编织的囚笼。有了她的帮助,怪兽之父想必会是如虎添翼吧。

*名称方面,虽然queen一般在指君主制国家元首的女性配偶时才被译作后,但考虑到中文名的相配以及凸显黑晶王性转的概念,故不采用黑晶女王的称呼。中文的后字亦有最高统治者的含义,夏朝的君主就被称作夏后,如夏后启。

thumb_up 5
0 thumb_down
share
chevron_left import_contacts file_download share

登录后方可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