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re_vert
SOUNDLORD
SOUNDLORDLv.1
麒麟
中篇原创
T
已完结

虽千万马吾亦往之

本作属原创作品,未经作者同意请勿转载。

沧海遗珠

chrome_reader_mode 6,140 event 6 月 27 日 thumb_up 11 thumb_down 0
visibility 90 forum 1

今天又是一个阳光灿烂的日子。水晶城堡的顶部在阳光的照耀下给天幕投上一片极光,一片祥和宁静。街道上三三两两的水晶小马来来往往,继续着他们一如既往的慢节奏的生活。水晶广场边上,一座斯派克的巨大水晶塑像依旧树立在那里,总有路过的小马对它致敬。

“艳阳天那么风光好,红的花儿是绿的草,我乐乐呵呵向前跑,踏遍青山马未老……”一匹水晶小马哼着小曲儿蹦蹦跳跳地从旁边路过,看到斯派克的雕像,高兴地向它脚下的池子丢了两枚金币,然后继续一蹦一跳地走掉了。

“雪小姐!”雕像前的一匹小马跟了上去,“有阵子没见啦!这么早去哪儿啊?”

“是老仙吖,早上好!”先前那匹小马说,“取货去呐,没原料中午怎么开门啊。”

“那我帮你驮一些吧!”老仙提议。

“好啊,我正需要点帮助。”雪小姐对毫不推辞,“要不是我老公在精神科接受治疗也不用麻烦你啦。”

“狂战他是卫队的成员吧?”老仙说,“卫队这次真的要很过一阵子才能恢复了。”

“是啦,不过没有小马真的危及生命,真是不幸中的万幸啊。”雪小姐说。

“多亏了斯派克和四位公主。不过要我说,还是斯派克功劳最大。”

“那当然,虽然四位公主做得也不差,但斯派克当然是最好的。”

两匹小马有说有笑地沿着大路向前走去,两侧的建筑整齐地排列着,像点缀在雪花每一根分支上的小小冰晶。帝国边境,一列火车刚刚从车站出发,喷着烟开往其他小马聚居区。帝国境内一片鸟语花香,仿佛那场灾难造成的损害完全没有留下痕迹;等到曾经被控制的小马们完全消除的精神方面的影响和障碍之后,水晶帝国就能完全恢复运转了。

……

银甲闪闪略显疲态地走进他和韵律的房间。没有卫队的期间,水晶帝国主要由预备役和志愿者们守卫,而银甲闪闪作为卫队长的工作量就大了许多。不过,他还是设法在中午前结束了工作,这样他就可以在休息之前看看他的宝贝女儿。

“辛苦啦,银甲。”韵律见他进来,把凝心雪儿高高举起,“快来看看我们的宝贝儿今天画了些什么?”

银甲闪闪吻了吻妻子,把女儿的画接过来。画上是一匹紫色的独角兽,她穿戴着公主的饰物,却长着类似蝴蝶的触须和翅膀,还有一条——银甲闪闪很难想到其他更合理的描述——蝎尾般的尾巴。

“哇。这可真是……令马印象深刻。”银甲闪闪说,“这是一匹……呃……我想是雌性的邪龙马吗?这种能看出许许多多不同生物特征的小马总觉得和无序有些关系呢。”

“宝贝,你画的是邪龙马吗?”韵律问。

凝心雪儿似懂非懂地看着妈妈,随后用蜡笔在纸上歪歪斜斜地拼出了一个单词。

“我想她写的是天角兽。”韵律说。

“嘿,天角兽可不会长着这样的翅膀和尾巴啊。”银甲闪闪说,“这准是雪儿梦里的小东西。你知道的,梦里的小小马总是会和一些神奇的动物共舞。”

“嗯哼。不过……银甲,你有没有感觉……她有点眼熟?”韵律又仔细看了看那副画。

凝心雪儿又提起一根黄色的蜡笔,在画中马的臀部画了两道波浪。

“嗯……这是DNA的双螺旋?这是个遗传学家?”银甲闪闪推测。

“她这么小,怎么会知道遗传学之类的东西啦。”韵律说,“我总觉得这匹马在哪里见过,可是又完全想不起来……也许也只是在我的梦里出没过吧。”

“那样的话你们还真不愧是母女呀。”银甲闪闪笑着说,“也许她是露娜的魇狩小队的成员,在你和雪儿的梦境里保护你们的精神世界?改天我问问露娜。”

“不用啦,露娜是不会公开她的魇狩的名单的。而且,相信我,魇狩都是身为露娜亲信的夜骐,里面没有这样的生物。”韵律说。

“那么她也许很危险。”银甲闪闪立刻说,“你知道的,如果有些什么东西能够潜入小马的集体无意识……那真是太可怕了。也许我们应该未雨绸缪?”

“可是,我总感觉这幅画很亲切……”韵律说,“这匹小马,不论是谁,肯定做过什么影响巨大的事情。也许凝心雪儿学会说话以后我们就能知道这到底是谁了,但这匹小马显然不是坏蛋,是不是,雪儿?”

幼小的天角兽没有理会妈妈,不知是没有听懂还是不想回应,又给画中小马加上一顶王冠。

……

今天是晶焰出院的日子。

晶焰接受治疗期间曾经请求医师们为他暂住水晶帝国一事保密。不过,他在水晶帝国的消息还是不胫而走,有一阵子有许许多多的龙类(甚至包括乔装打扮的余焰)都来到水晶帝国,想一睹传奇的风采,但通通吃了闭门羹。这一方面是由于医院拒绝透露住院者的信息,另一方面也是因为晶焰得到了某匹小马的帮助。

正因为帮助晶焰摆平了无休无止的拜访者、并且使他们相信晶焰驻留水晶帝国只是谣言,友谊公主才得到晶焰的许可每天来探望他。期初,晶焰只是想要感谢暮光帮他清净,很快他发现暮光对于学问和魔法的痴迷和他情投意合。暮光每天拜访晶焰的时间也从一个小时变成了三个小时,八个小时乃至十四个小时,医院对此非常不满,认为她妨碍了患者休息。不过,晶焰对此却一笑置之,他乐得每天和暮光说说话,就算恢复得慢一些也无所谓。

对于暮光来说,和这样一个经历了无数岁月——很可能现在活着的生命里再也没有谁能比他经历的岁月还要漫长——的老妖精聊天总能获得她在任何其他地方都不可能获得的知识和关于古代龙类文化的第一蹄资料,她从来没有这么兴奋过,若不是晶焰还在恢复期大概会夜夜和他彻夜长谈。对于晶焰来说,见到一匹把全身心投入学问和魔法研究的年轻生命也不是天天能遇到的事情,更何况暮光对许多事情都有独到的见解,和她在一起时常让他感觉到许多千万年的死结被解开的爽快感。没用多久,他们就成为了非常好的朋友。

晶焰站在极地荒原上。他的结晶杖已经被暮光修复到了被强制作为通天魔塔的魔力来源之前的完好状态,插在他面前的雪地上,像一座斜塔;而暮光则站在他脚边为他送行。

“这看起来可真像我的钟乳结晶塔,只不过是斜在地上的。”晶焰说。

“啊……我很抱歉弄坏了它。我发誓一定会尽力帮你修好它的,相信我,我很擅长修理魔法物件。”暮光愧疚地说,她完全忘了这回事。

“不必。永生未必是好事。”晶焰说,用一条尾巴帮暮光理了理鬃毛,“我拥有无限的生命,经过了那么长、那么长的时间,也不过是毫无意义的固步自封,在许多事情的理解上思路还不如一个像你这样的小姑娘……也许我真的应该像一个正常的生命一样老去,才能更好地体验生命的意义吧。生命的可贵,正是在于它的没有退路,不是么?”

“说得太好了!”一个女声说,灯灵没头没脑地冒了出来,“要不是您这句话,在下这辈子都没脸再出现在您面前了,我主。”

“因为我的自私把你绑在结晶洞穴那么多世代,我才是需要道歉的那个。”晶焰说,“也许结晶魔法有些让我走火入魔了。你已经出色地完成了任务这么久,你依旧是最棒的灵卫。”

“谢谢您……”灯灵几乎快要痛哭流涕了,“您如果还需要我实现您的什么愿望,我绝对不会让它再出一点岔子!我主,您理应还有一个愿望我可以实现,现在话给我听吧。”

“我的愿望么……”晶焰僵硬地扬起脑袋,可是暮光知道他那是在看着天空,“曾经我发誓要替我所敬爱的老龙王复仇,要在天平那个小丫头耄耋之年的时候依旧生龙活虎,要让她感受到我所敬爱的老王的痛苦。现在结晶魔法发扬光大了,我专注于不朽太久了,久到甚至忘却了追求不朽的初衷……而现在,天平早就死去了不知道多少世代,龙族在余焰的带领下也在远离天平开创的风气,我想我所敬爱的老王也可以瞑目了。愿望,我真的不知道有什么比我接下来要许的这个更合适了。”

“那就快许吧!什么愿望都可以,没有在下办不到的事情。”灯灵跃跃欲试。

晶焰低下头,久久地注视着她。“我希望……让你自由。”

“……什么?”灯灵的脑子嗡地一声。她呆呆地看着晶焰。

“我亏欠你的实在太多了。这是我唯一能做的一点微不足道的补偿了。”晶焰说,笑了。

灯灵蹄子上的镯子和颈部的项圈像燃过的蚊香一样断裂;她呆呆地看着自己那不知道跟随了多久的束缚被打破,再也阻拦不住泪水。无数个世代的为奴生活终于到此为止了;从此,她不用称呼任何生物为主子,可以一心只为自己而活了。

“只有当契约者发自真心地想要灯灵自由,一个灯灵才能真正获得自由。”暮光微笑着说,“可是从古至今所有的契约者都利欲熏心,绝不会浪费三个愿望来为自己以外的生命谋利。我想我刚刚见证了里程碑性的历史事件。”

“我自由了!像只鸟!”灯灵开心地大笑着,化作一只大鹏在空中用力地拍着翅膀;她不再被局限于那只破旧的油灯之中了。从此刻起,她的活动空间就是日月所照,江河所至。

灯灵在短暂的狂欢之后迷茫起来。“可是,有了自由之身,我应该何去何从……?我不记得我本来的名字,我的家庭想必也早已入土。这世间还有我的容身之处吗?”

“你可以试试去找找你的灵卫朋友?”暮光建议,“他们也一定都还在的吧?”

“唉,不好说啊。现在天下的局势和我的时代可错得很远了。我现在甚至感觉不到特诺奇蒂特兰盆地,安及和麒麟第一帝国的存在了……负责这些地方的兄弟姐妹们或许也早就不在了吧。”灯灵说,突然伤感起来。

“这样的话,帮我个忙如何?”晶焰问道,“你也知道我在结晶洞穴有一帮小家伙们,还能算活着。但是结晶洞穴的相位已经完全被破坏了,他们在那里不再安全。你可不可以带他们去寻找新的家园呢?”

“当然可以,我主!一定出色完成任务!”灯灵说,喜形于色。

“这不是任务。这只是我作为朋友的一个请求。”晶焰说。

灯灵带着结晶巨兽的队伍浩浩荡荡地出发了。她用自己的魔法打开了一个空间通道,领着他们一同走了进去,前往未知的新天地。

“那末也是该我们道别的时候了,暮光闪闪。”晶焰转向小小的紫色天角兽。

“是啊,离家这么久,你一定很想念你的宝贝书们吧。我很能理解这种心情。”暮光苦笑,“虽然我真的很希望我们还有能够再交流的机会。”

“哦,我们当然有的。异界书库的大门在你需要的时候自然会向你打开,欢迎你来做客。”晶焰平淡地回应道。

“真的吗?我听说那里收藏了许许多多失传许久的古代典籍,还有只存在于传说中的上古神器……我真的可以去吗?”暮光两眼冒光,“可是我该怎么去呢?”

“时候到了,你自然会知道的。”晶焰说,“再会了,公主。”

晶焰的身躯迎风暴涨,很快以一头裹着绒毛的巨龙的形象出现在荒原上。他伸出一只手,拔起铁塔般矗立在地面上的结晶杖,轻轻一挥便凭空召唤出一道沉重的大门,大得像一座城堡。晶焰拉开大门,消失在门后,接着大门也风雪里隐去形状。

……

一匹雌性的幻形灵被召唤到了一处看起来荒废已久的石质堡垒内部,她身边还一起被传送来一块紫色的木棒。她左顾右盼着,不明白为什么自己突然出现在这里——她本该在某处隐蔽的密林里用傀儡魔法给自己制造新的军队。随后她扭头看向身后,立即浑身紧绷起来。
她并没有足够的时间想清楚发生了什么事情,就在她所站立的石梁对面的另一道石梁上,她看到一匹极其瘦弱的肯陶洛斯和一匹看起来绝对还在小学学龄的小奶马正站在那里。不过她没有对那匹小奶马投入多少关注,因为那匹毫不起眼的瘦弱肯陶洛斯她一眼便认了出来。

“提雷克大王!”幻形灵说,语气高度戒备,甚至有些愤怒。

“一匹幻形灵?”被称为提雷克的肯陶洛斯显然吃了一惊,但还是以一副倚老卖老的口吻对他脚边的小天马说,“听到没?要像她这样叫。”

“邪茧,幻形灵的女王,或者至少等我夺回属于我的合法地位我就是了。”幻形灵向对面走来,一边自我介绍,随后纵身跃下石梁,堵在提雷克和小天马面前,点亮绿光的独角蓄势待发,“你们召唤我做什么?你们想干什么?”

小天马被凶悍的邪茧吓了一跳,尖叫一声躲到提雷克的一条腿后面去了,接着又探出头来,“噢,天啦,我们没带你来。我还以为是你把我们从塔耳塔洛斯解救出来的呢。”

“塔耳塔洛斯?”邪茧似乎吃惊了一瞬间,“不管是谁把你们禁闭在那里,肯定是某匹真正强大的小马。”

话音刚落,未待三者有更进一步的交流,一阵狂气的狞笑声从她们上方传来,三者俱是一惊,扭头向这处空间中间的高台上看去。一股浓郁的黑影出现在那里,旋转着,像一道黑色的飓风;黑影隐去,现出一匹灰色小马的身形。他全副武装,身披血红色的厚斗篷,居高临下地俯视着三者,带着不加掩饰的轻蔑神情。

“黑晶王!你也出山了。”邪茧说,而一边的提雷克已经在两角之中凝聚起魔力,显然认定来者不怀好意,“你干嘛把我们带到这里来?”

“他没有。”某个低沉的声音在石堡另一端的洞窟里响起。

一只体格高大的蓝色有角生物出现在洞窟的另一端。他不紧不慢地走近四者,无形之中却让他们噤若寒蝉,连傲慢的黑晶王也化作一道暗影离开高台,加入其余三者中间。那有角生物走到高台下面转过身,面朝着刚刚出现在这里的穷凶极恶们。

“是我。”他说,“你们可以叫我……格罗迦。”

这句话的显然给他的听众们——至少是他们中的一部分——造成了极大的震撼。

邪茧倒吸了一口凉气:“是我想的那个格罗迦吗?”

“我还以为你只是个传说!”提雷克也惊讶不已。

“我听说过你。”黑晶王说,略有些冷漠。也许是因为他并不像邪茧或是提雷克那样经历过漫长的岁月而见多识广,也许是他自恃力量抱着看戏的心态想要看看这个格罗迦究竟有什么本事,他并不像她俩一样对这个名字感受到切身的威慑力。或者他只是一如既往地表现出傲慢罢了。

“谁?”只有那匹小天马完全不明所以。不过没有马回应她。

“我要你们搞清楚我是真实存在的。”格罗迦说,此时四者都不约而同地走近他,“你们都被带来这里作为我计划的一部分——一劳永逸地把暮光闪闪和她的朋友们从艾奎斯陲亚彻底除掉。”

那匹小奶马——和煦光流依旧对格罗迦的名字毫无认知。黑晶王默默地观察了她一阵。他在摄魂魔法方面很有造诣,看得出这匹小天马没有逢场作戏——这也让他排除了先前的推断,即这小家伙其实是个活了不知道多久的老妖精,伪装成这样年幼的样子掩马耳目。不然,她绝对不可能没听过让这些千年老妖们都闻而色变的名字。这样的话,和煦光流为什么出现在这里就很让黑晶怀疑了,但他其实并不怎么在乎。

提雷克告诉和煦关于格罗迦的黑暗史诗,什么聚集分散的小马、什么自立为始皇帝、什么和平经由暴政。黑晶也插了一嘴,提到格罗迦那个“怪兽之父”的称号——他心里对这个称号并不服气,毕竟他自己可是以“怪兽之王”自居的。之后,格罗迦用他的水晶球展示了他把复数的怪兽糅合成单一个体、吞没其他生物,最后那片黑影化作了和格罗迦相似的形象。黑晶王看出格罗迦似乎想要以此显示团结的力量,但其他恶棍并没有领会这一层意思,直到格罗迦强制要求召唤来的邪茧、黑晶、提雷克和和煦光流团结协作来打败暮光闪闪。

“我不合伙,我只单干。”黑晶王说,化作一道暗影出现在格罗迦身处的台面上,没有理会其他恶棍对于他这么短的距离也是用暗影传送自己的荒唐行为的鄙夷,“我会靠我自己夺回水晶帝国,我还会消灭所有胆敢挡我道的小马!”

“多么自信啊。”格罗迦说,跳下了台面,似乎并不想与黑晶王这样的家伙站在同一个平面上,“去吧,试着夺回你的王国,我会亲自送你过去。若是你获胜了,你可以保有你的成果;当你失败的时候,你就得听我指挥!”

“那如果我拒绝这交易呢?”黑晶王针锋相对。

“那我便把你送回那个你被召唤出来的那片黑暗里。”格罗迦说。

“很好!但你不过是在浪费时间。因为我会碾碎抵抗我的,我会打败阻挡我的,我——”

格罗迦不胜其烦,直接施法将他传送走了,留下剩下三个恶棍面面相觑。

“一点忠告:你们还是现在就做好团结协作的准备吧。”他说着,离开了石堡的大厅。

thumb_up 11
0 thumb_down
share
chevron_left import_contacts chevron_right file_download share
排序:按时间 升序
乐梦Brella Lv.4 陆马
评论 沧海遗珠

:ftemoji_trixiesad:于是希望辐光被遗忘了,善良的黑晶被遗忘了,官漫的平行世界被遗忘了,只剩下吃书的官方,和尽力填坑的同人巨擘们……

6 天前

登录后方可发表评论

收录该文章的频道
  • 反派聚居地

    Ligh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