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re_vert
SOUNDLORD
SOUNDLORDLv.1
麒麟
中篇原创
T
已完结

虽千万马吾亦往之

本作属原创作品,未经作者同意请勿转载。

殉道

chrome_reader_mode 7,373 event 6 月 27 日 thumb_up 11 thumb_down 0
visibility 107 forum 1

两匹马围着一堆篝火坐着。摇摆不定的火光在她们身后投下扭动着的长长影子,宛如一直跟随着她们伺机加害的妖魔鬼怪。火堆不时发出木柴燃烧时的炸裂声。黑晶拾掇着柴堆,隔一阵便投一根木柴到火堆里,动作很笨拙。他还不习惯没有魔法的生活。希望辐光默默地看着他。她的眼里好像少了什么东西,变得空虚而冷漠;但映照在瞳孔上的跳动的火苗又似乎给它注入了新的活力。

黑晶又往火堆里丢了一根木柴,朝辐光那边瞥了一眼。辐光还在看着他。他能看到那虚无缥缈的双眼下被泪水浸透的炽烈情感。她看着他,那样如饥似渴,怎么看也看不够,仿佛要在他成仁之前把本该属于她俩的无数年时光的份在今晚全部看完。黑晶也回望着她。

两匹马都没有说话。只有篝火中的爆裂声不时捅破这份静谧。

辐光端详着她沉迷了千年的爱马。他油光滑亮的鬃毛犹如跳动着的黑色火焰,即使不再像烟雾般飘逸也灵动如风。他翡翠色的瞳孔永远闪烁着柔和的光芒,正如真正的宝石那样熠熠生辉。他宛若锦缎般的皮毛柔顺光洁,如云似水,带着点点热乎乎的体温。她以前怎么没发现他是如此美丽……?从前自己一心想要救下这个从小唯一愿意伴她左右的小马,却从未注意他已经成长得如此坚韧挺拔、英气逼马。他早已不再是那个需要她来陪伴和拯救的小马了——他即将成为艾奎斯陲亚的救世主,拯救所有的小马,继续另一个世界的他未竟的事业。

她感觉今天就像一场梦。明明下午还在开心地规划未来,这来之不易的幸福感让她觉得如梦似幻,却马上真的被像泡沫一样吹散了。她希冀的未来永远不会来到了。也许这只不过是一场噩梦而已。也许黑晶早些时候的那场噩梦并没有醒来,自己只是在梦里扮演他梦中的希望辐光而已。这样也能解释为什么那只蹄子出现在“现实”里,不是么?因为根本不存在现实。尽管她知道这只不过是自欺欺马的逃避想法,却还是忍不住往那边想。既然是身在梦中,那么做什么事情都没关系吧。

“这样冷静从容地走向自己的毁灭实在需要一种不同的勇气。”黑晶的低语打破了沉默。

“什么?”辐光有些摸不着头脑。她似乎刚从痴痴的状态中被惊醒。

“Haleigh的内心独白。”

“Haleigh是谁?”

A. K. 叶琳的小说人物。她是一匹扛着圆眼镜、左眼被一道闪电形疤痕贯穿的天马。非常勇敢。”

“我都不知道你背着我偷偷看过这么多书。”辐光说,若有所思。自己真的了解爱马的全部吗……过了这一夜,她就再也没有继续了解他的机会了。

“A. K.前阵子给我看过底稿。她还没打算正式出版这个系列。但我很喜欢它。”黑晶说。

“希望她最终决定出版它。我也想读读看。”辐光的声音渐渐低了下去,宛如梦呓。“不过也许,我没有机会读到它了。”

“不会的。一定有机会的。”

又是一阵长时间的沉默。

“天一亮我就动身去极地荒原。”黑晶终于开口。他一直在推迟这一刻的到来。

“我和你一起去。”辐光立刻说。“我会见证这一切……直到最后的最后。”

“不。你要去找塞拉斯蒂娅和露娜公主。最好把暮光公主和她的朋友们也叫上。让她们去水晶帝国,和韵律公主一起坚守防线。我这一去必然有去无回。他们会再次威胁到水晶帝国。一旦水晶之心被毁,他们会势不可挡。你也知道水晶帝国那将积极或消极的魔法力量辐射到整片大陆的‘艾奎斯陲亚调节器’的作用。如果水晶帝国落入邪恶的掌控,等于整个艾奎斯陲亚也即将沦陷。”黑晶用不容置疑的口吻说,干巴巴地,似乎他生怕注入一点感情就会让自己再也迈不动步和辐光分开。“事实上,你最好现在就动身。这趟路程可不算近。”

辐光直视着黑晶翡翠般的美丽双眸,半晌后才说:“我会告诉公主们你为了这些与你毫不相关的万家灯火付出的一切。我会让你的壮举被永世铭记。”

“不要告诉她们。”黑晶简短地说。

希望辐光满面愁容。这似乎让她看起来更加娇艳了。“为什么呢?你要为天下做出这么大的牺牲——在后世留个好名声也是过分的要求吗?”

“白天的时候你看到了。那个世界的我没有办法压制住那些黑暗力量。”黑晶轻声说,“看看他对他的世界造成了怎样巨大的威胁。而这一切仅仅是因为那边的邪茧不想伤害他。在我被黑暗力量缠身之后,想必我也会像他那样失去控制力。你把真相告诉几位公主,她们在和我战斗的时候就会有顾虑。看看对那边的我的仁慈之心给那边的邪茧带来了怎样的困境吧。我既然已经决定要做回恶马了,也不在乎后世怎样评价我。”

希望辐光无言。过了很久,她才说:“我眼前的一定是空前绝后的最伟大的恶马。”

她们鼻尖贴着鼻尖,紧紧相拥。篝火旺盛地燃烧着,两匹马的心中却隐隐扩散着凉意。但这股寒意战胜不了她们内心深处毫无保留的暖流。至少在此刻,她们还拥有彼此。

“生命中能有让我难以割舍的小马实在是我的运气。”黑晶在辐光耳边喃喃道,像是在对她耳语,又像是在自言自语。“永别了,我的希望。”

火光继续映照着这对爱侣。再凛冽的寒风也无法吹散她们相通的心。

……

黑晶独自在风雪中跋涉。积雪下的地面坑洼不平,他深一蹄浅一蹄地缓缓向自己的归宿推进。这趟旅程注定只有他一匹马能走完。但他仍然不想加快速度。他本可以走得更快,这狂风暴雪对于他来说根本微不足道;但他依旧缓缓地推进着,尽可能地延长自己仍旧能够感受这个世界的时间——哪怕是感受孤独和寒冷。

让暮光她们堕落真的是不可能办到的事情吗?黑晶忍不住思考着另一条出路的可行性,另一条卑劣、自私、狡诈、无耻但却轻松许多的出路。他知道他意识深处在想什么:这并非不能办到。要破坏一个牢不可破的团体,各个击破、令其从内部自行崩溃对他来说是非常容易的事情——无序就曾经轻而易举地做到过;而他,黑晶,昔日的影魔们皇帝,尽管现在是普通的独角兽之身,但那些邪恶的法术他也没有忘记如何施展。

那条路诱惑力非常强。黑晶有自信去试一试。一条路的终点是他与辐光继续耳鬓厮磨,另一条路的终点则是与她从此阴阳两隔。有那么一刹那,黑晶几乎在为自己为什么走在极地荒原而迷惑不解。

不。不应该是这样。不是这样打的。

黑晶好不容易把自己从恶念里拉回来。他曾经的拿手好戏就是洗脑其他小马,想不到自己也差点中招。他万万不能走那条看似轻松的道路。他已经恶贯满盈,此生难以弥补罪过,如果再为了私欲去加害艾奎斯陲亚的最后防线,那他当初选择在水晶之心前成仁就没有任何意义了。此刻他甚至有点怨恨起希望辐光来。那匹唯一关心自己的可爱的母马,为什么执意要把自己绑在阳间?为什么要让自己体会被爱和陪伴?为什么让自己拥抱所有这些美好的感情和存在?如果他当初直接在水晶之心的光辉下灰飞烟灭,也不需要他现在再次走向毁灭……先让他拥有一切,再让他不得不自愿放弃一切,这是多么残酷的命运啊。

命运。他又想起童年时在水晶之心里看到的。爱茉公主曾经告诉他,命运不是单一的可能性,这一切都要看自己的选择。果真如此吗?如果真是这样,为什么自己此刻面对命运的时刻感到如此渺小无力?为什么自己必须主动葬送自己的未来?到底是什么支撑着他走在这条不归路上?

——决定我们是什么样的小马的,不是我们的能力,而是我们的选择。

这句话唐突地跳到黑晶脑中。这是A. K.给他看的新系列底稿的第二部《蛇怪之谜(The Mystery of Basilisk)》里银凤凰(Silver Phoenix)——贯穿系列的小马魔头Tomanelli唯一害怕的小马——最后对迷茫的Haleigh说的话。

是啊。就像明明拥有许多Tomanelli所重视的品质的Haleigh却选择了正道一样,他也选择了这条路,决定了他已不是过去那个靠奴役和强权来为自己谋利的魔头了。他掌握着黑晶魔法又有什么关系?黑晶魔法并不能决定他能成为什么样的小马,希望辐光早就让他认识到了。

他的脚步坚定了许多。他不再磨磨蹭蹭,甩开蹄子,大步流星,昂首挺胸地走向自己的毁灭。他又何尝不想幸福呢?说到底,这两个世界会在融合中毁于一旦还是由于自己。若是自己当初听从了辐光的劝告,若是自己没有怀着诅咒水晶帝国来报复辐光的狠毒心肠,若是自己早点寻求辐光的帮助——那个世界的黑晶的所作所为便与他何干?现在他没有选择。即使是为了希望辐光的幸福也要继续走下去。

远远地,他看到那根鲜红的结晶柱出现在自己的视野边缘。随着自己的前进,那结晶柱已经离自己越来越近了,它周围的风压也越来越强,似乎结晶柱很清楚自己要来做什么,而它根本不想要被自己接近。狂风让他的步伐变缓了。现在他只是艰难地、一寸一寸地向前挪动。终于,他还是抵达了结晶柱的位置。

就在此时,东方的天空出现了鱼肚白,暴雪的威势似乎也减弱了。远方的地平线上,一轮红日缓缓冒头,就在日光照到他头上的那一刻,他感觉到他的角又回到了它原本应该在的位置。他试了试防风咒,四周的风压立刻减弱了。他的魔力完好无损。他抬起头,用他高度的灵视寻找正在升起太阳的魔法通路,画出一道延长线,他能看出此时升起太阳的魔力源头离自己并不算太远。

希望辐光忠实地遵循了自己的安排。她把塞拉斯蒂娅公主带来了水晶帝国,想必露娜公主和暮光公主也到了。有她们作为防线,不愁对付不了即将面临的巨大邪恶。

即将迈步走进结晶柱的时候,他迟疑了。这些年来他每到一处都有希望辐光和他共同进退,可这一次,他面临的是一条只有他一匹马能走完的道路。

可他没有选择。他走进了那根血色的结晶柱。他只希望这一切早点结束。

影之监狱。技术上说,这是他的故乡,是他出生的地方。但他一点也不记得这里。也许瑞比亚(Rabia)用魔法把他改造成普通小马的样子的同时也洗去了他被改造之前的记忆。这里没有光亮,但他却能毫不费力地看清周遭的一切:它们看起来就像正在形成具体形象的烟雾。所有事物都是。

似乎还没有荒原影魔发现这个不速之客。黑晶走在这处毫无生机的死地,荒凉的平原上只有歪歪扭扭的枯木,上面投下异形秃鹫的影子。他看了看周遭,发现了一个通向地下的地洞,被整齐的阶梯连通。他顺着那阶梯走了下去。

在阶梯的底部依旧是一片荒原。另一个方向则有一面巨大的石壁。黑晶看向那面石壁,双目冒出白光,轻而易举地挪开了它,就像他对黑晶魔法的娴熟掌握一样,不需要有小马来告诉他怎么做,似乎这样做的本能就深深地蚀刻在他的基因里。石壁后面的是层层叠叠如腐败的蜂巢一般的建筑群。显然,影魔们就住在这样的建筑里。

“瞧瞧,瞧瞧,这是谁来了?”一只荒原影魔如云般飘荡到黑晶面前,就像他在梦里看到的那朵黑云一样,“我们的皇帝陛下来探监了。真是不胜荣幸啊。”

“瑞比亚。”黑晶认出了这头影魔,“告诉大家,我有话对你们说。”

“不用我去通知,大家都出来迎接你了。我们都很想好好‘报答’你呢,你知道的,在我们寄予厚望的你对我们做出了那样的事情以后。”

果然如她所说,影魔们从一座又一座腐败的建筑里冒出头来,涌到黑晶面前,如决堤的滔滔江水,挤压着,交错着。现在他的视线所及之处全是翻腾着浓浓黑烟的影魔,把其余所有可见的东西都遮蔽了;不管他往哪个方向看去,看到的都是看似随时都会飘散的烟状躯体和一双双冒着凶光的白眼睛,饱含恨意,咬牙切齿。他有些惊讶这些影魔的数量居然有这么多。也许自从上次他们被关回这里以来又繁衍了不少。

“你们没有办法出入这个结界,但是我可以。”黑晶对他的听众们说,“你们只要夺取我的身体,就能离开这个结界。到那时你们自可以为所欲为。我今天来就是为了再次给你们带来自由的。当然,也是为了让两个世界不至于毁灭在融合之中……但你们不必知道其他细节。我就站在这里,孤立无援,任凭你们出马。”

“哈!会有这种送上门来的好事?”瑞比亚讥讽道,“这是个陷阱,没错吧?我们占据你的身体的时候一定会发生些什么事情,好让你、或是公主们、或是随便其他什么与我们为敌的家伙把我们一网打尽,对不对?你那点小心思瞒得过我?我可是看着你长大的!但你把你自己想象得太有能耐了。我们有千军万马。你没有任何胜算。”

“我知道,”黑晶平静地说,“如果有胜算我就不会来了。”

“那你为什么要来这里主动拥抱破灭?是和平的世界让你感到厌倦了吗?”

“在我的希望对我提过尖锋雷霆以后,我对那个遥远的东方国度产生了浓厚兴趣,私下里读了许多麒麟的著作。”黑晶昂首挺胸,面对不计其数又杀气腾腾的影魔们,丝毫不显动摇,“自反而不缩,虽褐宽博,吾不惴焉;自反而缩,虽千万马,吾往矣。”

“你跟我谈勇气?生而为散布恐惧的影魔们之王跟曾忠实于他的影魔们谈勇气?根本不存在什么勇气!那些自诩为天不怕地不怕的小马,无非是还没遇到足够让他们恐惧的东西,或者还不知道所面对的东西有多可怕……因为每一匹小马,都有属于自己的梦魇!”

“而每一匹小马也都有战胜自己梦魇的能力,无论他们有没有意识到这一点。我今天来就是为了证明这一点,证明所有小马都有为善的心。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黑晶底气十足,仿佛他是在对支持者们做一番心潮澎湃的演讲,“来吧,瑞比亚,和所有的影魔们一起向我开炮吧,搭上通往自由的阶梯的最后一块石砖吧!”

“嗬?跟我整起翎马那一套鬼扯玩意儿了?原来我们当年没把翎马杀光屠尽啊,他们的思想甚至都还能传播到你身上!你想杀身成仁?那就让你求仁得仁!”瑞比亚大吼一声,千千万万影魔们一齐扑上来,他们撕咬着黑晶的灵魂,钻进他的身体,就像一条条钻入伤口的蚰蜒,从精神上和肉体上同时给他带来了极大的痛苦。这样的侵蚀一时半会儿并不会让他死掉,在他的身体被这群影魔们接管之前,他还要被溺在痛苦的海洋里很长时间,可他并没有显露一丝求饶或屈服的神色。

“还在死撑?你不会真的以为你的结局会和你在水晶之心里看到的不一样吧?”瑞比亚嘲笑道,看着黑晶的意志正在缓慢但确实地被消灭,变得千疮百孔,万劫不复,“生来为怪物,终身为怪物……更何况你不只是怪物而已。你是怪物之王,所有怪物里最凶最恶的存在。你以为你可以摆脱你的宿命,像那些平凡软弱的小马一样度过毫无价值的一生?怪物永远是怪物。”

“是这样没错。”黑晶笑了,无所畏惧,“可是谁说怪物就没有资格追寻光明了呢?”

“追寻光明?可笑!”瑞比亚大笑起来,不计其数的影魔们疯狂地侵蚀着黑晶的身体,马上他最后的防线就要被打穿了,“你已经再也不可能追寻光明了!夺取你——曾经是最强的荒原影魔的身体——只是第一步。在那之后,我们会重见天日!我们会势不可挡!我们会让整个艾奎斯陲亚在恐惧中颤抖!”

“我们做不到的。”黑晶的意志用尽最后的抵抗力气,宣告着,“我们尽可以染黑这片大地。我们尽可以夺走一切。但只要这片大地上的小马不失去希望,我们就始终不堪一击。而我知道她们不会的。我们必将陨落。历史已经无数次地证明了这个结果。”

在生命的最后,他的神志如同回光返照一般清醒。此刻的他满脑子都是那匹带给了他希望的小马,马如其名的希望辐光。她为他做了那么多,那么多,这世上再也没有一匹小马能为另一匹小马做更多的事情了。突然间,梦中的爱茉公主对他说的话唐突地跳入脑中:

“你以为你最大的罪恶是打碎了我吗?你以为剥夺我的生命是最不可饶恕的罪行吗?……在这世上,有许多事情比死亡更加可怕。”

他顿悟了。他最大的罪从来不是打碎了爱茉公主——而是他亏欠了辐光整整一生。

他没有朋友的时候,是辐光对他伸出了友好的蹄子,给了他他通往新世界的门票。他生命垂危的时候,是辐光挽救了他,三次。他决心为自己赎罪的时候,是辐光始终不渝地陪伴着他,无论他决定怎么做,是辐光始终不渝地支持着他。辐光把自己的一生奉献给了他,而他,黑晶,却享受着辐光的爱意,理所当然地接受着她的陪伴,一心只想着为自己打碎爱茉公主、奴役水晶小马的恶行赎罪,却看不到那个永远无条件地支持着自己的、连自己应得的马生都抛弃了的小马为自己付出的一切!就算是现在,也是对辐光的念想才支撑着他的意识不至于立刻被影魔们攻陷,而他却无以为报!她所想要的不过是一个家而已,自己却连这一点都无法满足、意识不到!

他是如此愚蠢,如此鲁钝,就像他可悲的生涯一样!

他现在永远也无法赎清他真正的罪恶了。他再也无法抱着辐光的娇躯,向她倾诉自己有多对不起她,有多爱她了。从他踏入影之监狱的那一刻,结局就已经注定。

——可是真的是这样吗?尽管在苦苦支撑,可他的神智尚且清醒;他只要走回去,走出影之监狱,结界自会帮助他把正在侵蚀着他的影魔们隔绝在封印内,那样他就依然是他,依然是一条鲜活的生命,依然可以在即将到来的世界尽头之前和辐光共度最后的时光,依然可以寻求最后的救赎。太容易了。只要他转身往回走就可以了。影魔们离不开这个结界。

他想再见辐光一面的情感牢牢地占据脑海,挥之不去。他动摇了。尽管他已经提前为影魔们准备了一份大礼,但是现在看来也无关紧要了。他要回去。他何必关心世界的存续?万家灯火,没有一盏是为我。让两个世界给他陪葬又怎么样呢?

“这样才像你嘛。永远考虑其他小马优先于自己。也许我就是最爱你这一点。”

辐光的话随着铺天盖地的激烈情感一同涌入他的大脑。这句话稳住了他。如果不是正直的心,辐光也不会一直陪着自己在世界各地帮助其他小马吧。他已经下定决心要拯救两个世界了,再没有回头的路了。

影魔们的蚕食已经接近尾声,他的意志快要经受不起这样剧烈且漫长的痛苦了。他感觉似乎已经过去了一百年,但他知道现实中可能只是经过了几小时、甚至只是几分钟而已:他就快要被痛苦击溃了。如果他想再见到辐光,这是最后的机会了。

赎罪的机会就在眼前。要让自己经受住诱惑不去走那条路,以罪恶之躯结束马生,确实需要很强的定力。但现在黑晶不再有任何其他想法了,他已经停止了思考,浮现在眼前的不是狞恶的、啃食他的意志和灵魂的影魔群,而是希望辐光的音容笑貌,是她和自己一起度过的时光,是她银亮的鬃毛在月色下反射的微光,是她丁香色的可爱皮毛,是她臀部金光灿烂的双蛇杖纹路,是她柔若无骨的娇躯,是她沁马心脾的体香,是她那永远令他流连忘返的深情眼眸,是她背对水晶之心、沐浴在水晶之心的光芒里为自己滴下的泪珠。希望辐光是他的女皇,是他灵魂的导师,是他侍奉的天母,是他信仰的救主。

她使我躺在青草地上,

领我在可安歇的水边;

她使我的灵魂苏醒,

为自己的名引导我走义路。

我虽然行过死荫的幽谷,

也不怕遭害,因为你与我同在。

你的杖,你的竿,都安慰我。

在我的敌人面前,你为我摆设筵席;

你用油膏了我的头,使我的福杯满溢。

我一生一世必有恩惠慈爱随着我……

……我且要住在希望辐光的殿中,直到永远。

thumb_up 11
0 thumb_down
share
chevron_left import_contacts chevron_right file_download share
排序:按时间 升序
乐梦Brella Lv.4 陆马
评论 殉道

The Mystery of Basilisk是本啥啊,官方小说咩?

自反而不缩,虽褐宽博,吾不惴焉;自反而缩,虽千万人,吾往矣。

原文出自《孟子·公孙丑》反省自己觉得理亏,那么即使面对穿着粗布衣的普通百姓,我能不感到害怕吗;反省自己觉得合乎理义,纵然面对千万人,我也勇往直前。

太棒了:ftemoji_celestiahappy:

7 天前

登录后方可发表评论

收录该文章的频道
  • 反派聚居地

    Ligh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