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re_vert
SOUNDLORD
SOUNDLORDLv.1
麒麟
中篇原创
T
已完结

虽千万马吾亦往之

本作属原创作品,未经作者同意请勿转载。

命起伏龙

chrome_reader_mode 8,222 event 6 月 27 日 thumb_up 11 thumb_down 0
visibility 109 forum 1

希望辐光心里有些暗暗地激动。尽管头天夜里自己的心意没有得到回应、还被那只突然出现的断蹄吓得不轻,但黑晶今天提议野餐实在让她喜出望外。过去的几年黑晶和她一直在世界各地寻求爱茉公主的碎片,这次野餐还是黑晶第一次对她主动提出和“赎罪”无关的活动。不管他是真的想约自己出来也好,还是单纯想放松下沮丧的心情也好,辐光都觉得这会是一个好的开始。

不过现下里黑晶只是自顾自地走着,对辐光对他说的话也只是有一搭没一搭地应付着。辐光觉得他有些心不在焉。可能是昨天的噩梦还在困扰着他吧——老实说,辐光也感觉非常困惑。就算那只断蹄的拥有者在梦中遭遇了再可怕的事情,又怎么能把梦中的实体带到现实中来呢?梦境中的东西怎么会拥有物理形体呢?

黑晶似乎觉得那个梦是真实发生的。辐光跟他反复确认了房间里没有任何空间魔法或者其他类型魔法留下的痕迹,也没有从物理出口离开房间的痕迹,她可以确信在自己醒来之前黑晶一直睡在自己身边。可是这样的解释似乎让黑晶更失落了,他好像觉得如果真的是那样反而比剩下一种可能性要好得多。辐光追问他剩下一种可能性是什么,他却没有过多解释,只说是一种叫做“魇出必行”的邪法。

“魇出必行”。辐光总觉得她似乎在与伪装后的荒原影魔共度的那千年时光里听过这个。她依稀记得影魔们——她当时并不清楚他们的真面目——提到过某些以恐惧为力量的存在可以将一匹小马噩梦中的东西在有形世界实体化,但她并不记得他们有解释过这种可怕力量的原理。当然,这就是影魔们的能力其实也是说得通的,毕竟他们当时要在辐光面前伪装身份不可能不打自招;那有没有可能是曾经身为影魔的黑晶没有控制好自己的能力,把自己的梦魇具象化到了现实世界?

他们还仔细讨论过那只断蹄。黑晶一开始对梦里的情景含糊其辞,到最后也坦白了那只蹄子是在他的梦里是属于爱茉公主的。辐光初步判断出于对爱茉公主的愧疚,黑晶在梦境中创造了他想象中的爱茉公主的形象,但实际上那和真正的爱茉公主完全不同。就拿这只蹄子来说——虽然它已经被烧得焦黑,分辨不出本来的颜色,但辐光认为它的蹄形和爱茉公主的对不上。从那只蹄子的掌骨和指骨的长度判断,辐光认为这只蹄子的拥有者身材不若爱茉公主那般高挑,虽然她推定其依旧高于一般的小马。既然物理形体就和真正的爱茉公主不同,性格和认知自然也不会相同吧?她试图让黑晶相信那个爱茉只是黑晶出于负罪感而臆想出来的,真正的爱茉绝不会做出那样的事情,但她不知道黑晶听进去了多少。

“话说回来,这里我觉得好眼熟啊。我们是不是来过这里?”走到一处大峡谷上方,辐光瞅了瞅谷中浓密的雾气,感觉似曾相识,“我们为什么要选择这个地方来野餐呢?”

“这里是我的梦境发生的地方。我觉得我的梦在启示我来这里寻找真相。”黑晶说。

——所以他其实并不是真的想和自己来野餐啊。辐光感觉自己心里燃起不久的小小火苗迅速熄灭了。但她随即也释然了,只要能陪在黑晶身边,无论做什么对她来说都是幸福。

“但我们可以饭后再说。”黑晶接着说,对辐光笑了一下,用魔法在地面造出一块干净的结晶平面,又用质变魔法让它展现出软垫的触感。辐光欣喜地笑了,把野餐篮摆上去,开始一件件取出自己精心准备了一个上午的点心。

这场愉快的野餐持续了好几个小时。辐光感觉她自从千年前看到爱茉公主被黑晶摧毁以来这么多年过去,从未这样放松过。她可以好好对黑晶倾诉她的心声,她的所见所闻,而不用顾忌可能会耽误接下来的行程:毕竟,无论结局成功与否,他们漫长的冒险都已经结束了。辐光告诉黑晶她想继续当一个治疗师,想在水晶帝国的边境建造一座属于他们的小屋,想讨论他们未来的孩子取怎样的名字。这些话题黑晶一个都没有回避,热情但不失礼貌地和她共同规划着未来的生活。待到太阳已经偏西很远之后,辐光才终于停下来,心满意足地仰面躺倒,看着太阳一点点地接近远方的地平线。

“谢谢你。”她突然说。

“谢我什么?”

“谢谢你陪我。其实你一直在强迫自己和我讨论这些吧。”辐光敏锐地指出,但语气里没有一点不满,“就算我们刚刚说的这些只是一场泡沫般的幻梦,我也满足了。你去做你一开始就决定要做的事情吧。”

“……”黑晶沉默了一会儿,站起身朝着峡谷方向走去。“我向你保证,那绝不是幻梦。我们一定能实现的。抱歉让你等了这么久以后还要再多等等。以后我会好好补偿你的。”

“你能继续陪我就是最好的补偿啦。”辐光懒洋洋地说。

黑晶站在悬崖边上,凝视着下面的雾气。他仔细推演了几遍梦里爱茉公主的召唤物的飞行轨迹,随后给自己上了一个乘风咒,在峡谷上空按照那个规律环绕了三圈,随后落回原地。

“你这是干什么?”辐光急匆匆地赶上来,质问他。“我还以为你要跳下去呢。”

“我怀疑这片雾气本身是一处折叠空间的入口。这个峡谷我们曾经在它的底部走过的,记得吗?”黑晶解释道,“它本来没有异常。我想是这片雾气有异常。我记住了梦里爱茉公主的召唤物的飞行轨迹。那是在从三个方向按照托勒密圆环的形式还原衔尾蛇的爬行轨迹。她在那么做了以后,下面出现了一些……不寻常的现象。我想在现实里试试看到底会发生什么。”

在他这样说的时候,雾气里出现了八个亮点。黑晶把辐光向后推了一步,以防梦里的冲天光柱和幽冥鬼火突然出现把她伤到——可是什么都没有发生。与黑晶所料想的恰恰相反,那八个光点闪烁一阵后便依次熄灭了。

“黑晶。我们得谈谈。”同一时间,一个声音在二马身后响起。

黑晶和希望辐光回过身来——那里已经被一个刚刚还不在那里的时空穴取代了。但他们无暇考虑是谁出于什么样的目的打开了这样一个时空穴,因为穴内之物令他们不得不严阵以待——一片浓郁得深不见底的黑暗,只有两只冒着绿光的眼睛和血红血红的独角:一只荒原影魔。

希望辐光条件反射般地想首先发起攻击,但黑晶拦住了她:“不要轻举妄动。这只荒原影魔……我能感觉到,他的力量不在我下。”

“可,你还是荒原影魔的时候也是他们中最强大的啊!”希望辐光说,“如果这个荒原影魔和你一样强大,那就是说——”

“不错。我也是黑晶。和你一样。”那荒原影魔最后一句话是对着黑晶说的。

希望辐光呆了一阵。“好吧,这和我刚才本来要说的可完全是两码事。”

“我不太明白。‘和我一样’是什么意思?我不是荒原影魔唯一的皇帝?它们创造了许多个我?还是它们用创造我的模板又创造了你?“黑晶严肃地质问那个荒原影魔。

“我不能冒险让这两个世界接触太久,所以我们长话短说。你应该知道除了你的世界以外还存在许许多多其他的世界。通常情况下不同的世界是完全独立的,只有某些大能才能够穿透时空壁障,造访不同的世界。”荒原影魔解释道,“我现在正通过无序爵士的法术直接和你——也就是你的世界的我——进行对话。”

“无序在我们这里也确实强大到做得出这种事情。”黑晶承认。

“你的世界和我的世界都处于危险之中。稍有不慎,两个世界便会迈入我牺牲了一切来阻止它们迈入的命运:同归于尽。”荒原影魔说,“而这都是因你而起。”

“我不记得我做过任何能够危害到其他世界的事情,即使在我最坏的时候。”黑晶说。

“我有最简单的让你相信我没有胡说八道的方法。”那荒原影魔说着,黑雾隐去,现出物理形体:果然和黑晶看起来几乎完全相同。他招招蹄子,“过来,茧茧,踢我一下。用点力。”

啪。

有什么东西猛地踹了另一个黑晶一下,让他失去平衡,重重地摔倒在地上;与此同时,黑晶也感觉到颅骨侧面瞬间传来的剧痛,竟跟着对面的另一个黑晶同时倒下。

“黑晶!”希望辐光连忙放低身子扶起他的脑袋。

而另一边,也出现了一个通体漆黑、鬃毛暗绿的身影把那边的黑晶抱进怀里。“呀!你说要用力的啊,我一下没控制住力道……很疼吗?骨头有没有受伤?”

“我没事,茧茧。”那边的黑晶挣扎着站了起来,“如你所见,我们的世界又连接在一起了。否则我出什么事情根本不会影响到你才对。”

“有些道理。说下去。”黑晶也站了起来,谢绝了辐光的帮助。

“不,黑晶!”辐光急忙阻止他,“他和邪茧女王站一边,怎么能相信他?”

“耶?我在你们那里是女王吗?”那个邪茧很感兴趣地问。希望辐光这才发现那个邪茧的气质和她印象里的邪茧女王很不一样:她头上的鬃毛可爱地打着卷儿;身上没有大大小小的空洞;额上的独角也没有七扭八拐而是单纯地指着一个方向,带着一点弧度;一直闭着眼睛,眼前却架着一副小圆眼镜;四蹄蹬着紫色的蹄蹬,背上也披着紫色的绸缎;双翼如蝶,上面点缀着小小的爱心图案。

看着这个如此不同的邪茧,希望辐光本来想接着说“对啊,很坏很坏的女王”,话到嘴边却变成了:“你是盲马?”

“噢,是啊。韵律夫妇和星光凶狠地蹂躏过我,夺走了我的视力。但她们没有办法夺走我播撒爱的能力。”那边的邪茧不以为意地笑笑,笑容很甜美,让希望辐光如沐春风,但她听到前者用“凶狠”来描述韵律公主显得愤愤不平,“而且这个魔法镜片能帮我感知环境,所以其实我也没有受到目不见物的太多影响。”

“如果你们打消了疑虑,就先让我说完。我与你们的世界接触的时间越短,就越能为你拯救这两个世界争取更多时间。”那边的黑晶打断了还想开口的辐光。

“请。”黑晶简单地说。

“你看,你我的世界曾经和其他任何平行世界都不一样:我们的世界和你们的世界以前是互为镜像的对应关系。我们的世界里几乎所有事物都和你们的世界相反;而因为过去的一些原因,两个世界小马们的命运,既定的历史都被绑定起来,遥相呼应,环环相扣,一个世界的对应小马如果受伤,另一世界的小马也会受伤;而后,这种情况愈演愈烈,两个世界出现了时空乱流,这是融合的前兆,如果任其发展下去,则两个世界会在融合的过程中毁于一旦。我通过染黑自己断绝了两个世界的关联①——我让我的世界的塞拉斯蒂娅和露娜和你们世界的一样充当善良的角色,而我永堕黑暗,两个世界的对应关系就变成了平行关系;相交线变得平行了,再也没有交集。”另一个黑晶说,“本来两个世界会一直相安无事下去。直到你战胜了本该属于你的宿命,变成了善良的一方②。”

“这有什么因果关系吗?”希望辐光不甘地问。

“你还没有听明白吗?我和他是维系两个世界保持平行的最后稻草。”那边的黑晶说着,黑色的魔力从眼角溢出:希望辐光很熟悉这种情况。她的黑晶在还身为荒原影魔之时快要压抑不住凶暴本性的时候也是这样。那边的邪茧感知到了黑暗魔力的不正常涌动,秀眉微蹙,有些担心地轻轻安抚着他的脖子。“你的黑晶站到了善良的一方,就再次和我成为了正反两面。这个行为让我所有企图阻止两个世界融合的努力毁于一旦。”

“也就是说,要使两个世界免于在融合中毁灭的命运,我就必须变得和你一样。永世不得超生。”黑晶一字一顿地说,似乎每一个词要撬开自己的嘴巴都无比艰难。

“正是。”

“那为什么你不能变好啊?”希望辐光依旧不服气。

“我体内压制着我的世界的某一类邪恶力量的全部。没有了我的控制,它们就会祸害其他小马。我不想看到邪茧,无序爵士,或是其他强大到足够压制它们的小马承受我的命运。”

黑晶慢慢地品尝着这些话。每个词都让他感到苦涩。

“可是,一定还有其他的办法!为什么要让我的黑晶和你一样承受这样残酷的命运?”希望辐光冲那边的黑晶大喊。

“有。没错,你说得对。但是很难办到。”那边的黑晶说,“要说对各自世界的影响力,确实有些存在比黑晶更大。那就是谐律元素。”

“那要怎么做?我一定可以做到!”希望辐光叫道。

“在我的世界,谐律元素的代表和你们的不同:油嘴&滑舌代表公正,崔克茜代表谦逊,小呆代表智慧,雷鸣飞飞代表谨慎,迅步代表团结,而我身边的邪茧——我们的谐律元素的核心——代表爱③。”那边的黑晶说,眼角的魔力越来越浓,“正如我刚才所说,我绝不会让我的世界的其他小马承受我的命运,所以你们不要考虑把她们变得和你们世界的她们一样。那么其他办法就只剩下把你们世界的谐律元素的持有者变得与我们世界的她们一样了。”

“你们世界的她们——很糟吗?”希望辐光第一次迟疑了。

“她们是我们世界的一帮悍匪。是最凶残的犯罪团伙。”那边的黑晶说,“苹果杰克是个冷酷无情的刽子手。云宝黛西是个见风使舵的破坏狂。小蝶是个阴险残忍的奴隶主。萍琪派是个阴沉悲观的制毒师。瑞瑞是个落井下石的投机者。而这个反社会集团的头领暮光闪闪是血腥女王韵律的小姨子,她一直在我的世界散布分裂和争执,制造破坏和冲突。我已经通缉了她们和她们的小龙很长时间,但她们从未落网。只要你能把你们世界的她们也变成这样,显然两个世界就又能解除绑定了,效果会比单靠我们黑晶两马来解绑还要好。”

“我不会那样做的。”黑晶不等希望辐光说话就抢先说。辐光无言地望着他。

“我知道你不会。”对面的黑晶说。

“你怎么知道?”辐光压住一丝哭腔。

“我曾为了两个世界牺牲了我自己的全部。我知道另一个我也会是一样。”对面的黑晶说。“那就是时候做出决定了,对吗?”

黑晶没有说话。在那永恒的片刻,他想到很多事情。他想到小时候和希望辐光一起度过的时光。他想到希望辐光守望千年的时间,放弃公主的远大前程,只为换回与他再度相见的机会。他想到在自己终于沐浴在水晶之心的光辉下,即将远离这个世界的时候,希望辐光不顾一切地将他拉回尘世间。希望辐光就是他的一切。希望辐光所在的世界他必须要保全。可是,想到自己和她等待千年,刚刚相守没多少时日就再也没有这样的机会,他还是感到难以割舍。如果他选择拯救这两个世界——希望辐光之后会在一个没有自己的世界继续生活下去。如果他选择袖蹄旁观——他会和希望辐光一起在这个世界消逝。也许后者比较容易接受。但是,如果他做出那样的选择,他也就不再是他了。

沉重地叹了口气,黑晶看向他的爱马,后者眼里早已盈满泪水。

“如果我自己一匹马下地狱便能令两个世界的天下苍生拥有继续生存下去的权利,那么我将欣然往之。”他最后说。

“不要!”希望辐光扑通跪倒在地,死死地抱住黑晶的前腿,仿佛他刚刚说的话不是自己的决意而是她的死刑宣判书,“不要离开我!我们去努力想办法,去让这个世界的谐律元素腐化成那个世界一样,好吗?一定可以做到的!我等了一千年才终于可以和你长相厮守,你为什么要对自己这样残忍——还有对我?”

黑晶闭上眼睛,任由辐光摇晃着自己。泪珠冲破眼皮的阻拦在他脸上划过。

“辐光。我爱你,胜过这世间的一切。但是我必须这样做。失去了我,两个世界都能得救,而你最终也能抚平伤口,继续追求幸福。若是去对暮光闪闪她们动了蹄子,你的余生都会生活在负罪感里。想象一下,我们的世界如果没了暮光闪闪她们……像过去的我那样的巨大邪恶会怎样摧毁这个世界吧。我了解你。你绝不会那样做的。”黑晶没有看辐光,任她泪如泉涌。“我也了解负罪感会怎样折磨一匹小马。我不想你那样。”

“谢谢你。”对面的黑晶低声说,低下头向黑晶致意。但他并没有再抬起头来,反倒是顺势伏在了地上。邪茧关心地放低身子想要继续安抚他,后者却从牙缝里挤出一个字来:“跑。”

“你再坚持一下,我去叫我们的老师来!”邪茧急切地说,振动翅膀想要飞起来。

轰。

那个黑晶身上的浓密黑暗突然爆发开来,将Chrysalis远远地震飞出去,背部撞在时空穴那边的世界的一个玉座上,将其撞得粉碎。

“不用那么麻烦了。”随着玉座的碎片散落开来,那边的黑晶的声音也变得深邃而冷漠,仿佛那对绿光魔眼后面已经站着什么邪恶得多的家伙。

“呜……”邪茧呻吟着。她挣扎着想站起来,但是失败了。

“没有了那块该死的石头,你再也控制不了我的魔法了。”那个黑晶狞笑着,与刚才的他判若两马,“只要摧毁了你,谐律元素就失去了主心骨,完全无法与我抗衡了。我等这一刻已经等得太久了;受死吧,你这害虫!”

邪恶的黑晶王的独角闪着诡异的红光瞬间伸长,突破天际,宛如一柄红色的利剑;他随意地摆了下脑袋,利剑就朝动弹不得的邪茧的天灵盖砍去。但他没有得逞:一匹大得夸张的钢铁巨马横空出世,把邪茧护在身下,硬接下那边的黑晶王必杀的一击。金铁交接,发出一声撞钟般沉闷的巨响;那个黑晶王的独角断去,钢铁巨马的四只蹄子也被砸得深深陷入了地里。

“邪茧!你没事吧?”巨马的头部,一个独角兽的脑袋伸了出来。是油嘴。

“雷鸣,小呆,你们去吸引黑晶的注意力!迅步,崔克茜,随我来,我们把邪茧救上来!好兄弟,你试着让‘无私铁律’恢复行动能力。”另一头独角兽也冒出来,是滑舌。随着他的话音,铁马腹部打开,一匹橙发青肌的天马和一匹金发灰肌的天马向着血红独角几乎是立刻复原如初的黑晶王扑去,一匹银发蓝肌的独角兽和一匹绿发灰肌的陆马则随着他一起落到受伤的邪茧身边。

滑舌挡在三位女士身前,施法挡住黑晶王攻击与他周旋的雷鸣飞飞和小呆的余波;崔克茜则立刻用魔法检测邪茧的身体。

“你还好吗,茧茧?”迅步关切地问。邪茧艰难地点点头。

“不,她不好。她的肩膀遭到重击,骨头上以前的旧伤裂开了,粉碎性骨折,脊柱神经被碎骨截断了,她现在既不能飞也站不起来。”崔克茜说,“必须马上救治她,否则她很可能会瘫痪;也不能挪动,不然有二次伤害的风险。”

“我们会尽量给你们争取时间。”滑舌说,正好此时那钢铁巨马的散热口排出巨量热浪,四肢重新从地里拔了起来。

“兄弟,快上来!”油嘴喊道,“我们快带着邪茧撤!‘无私铁律’可不是黑晶王的对手!”

“计划有变,兄弟。”滑舌身形矫健地在巨马侧面飞檐走壁,跃回驾驶舱。他们再说什么,这边的黑晶已经听不见了;随后巨马便精神抖擞地发出轰鸣,朝着黑晶王直冲过去,支援雷鸣飞飞和小呆去了。

“抱歉,你们不该看到这部分。”那边响起一个突兀的声音,随后一匹邪龙马出现在时空穴对面。他伸手握住时空穴的边缘——就好像那是一块舞台的幕布一样——往上一拉,两个世界就再次被隔断了,只留下这边黑晶和依旧抽泣着的希望辐光在原地。

“我们得帮助他们。”黑晶说,好像在艰难地下定决心。

“怎么帮?你一直想着帮其他小马,有没有想过帮帮自己?帮帮你的爱马?”希望辐光冲他叫道,鬃毛凌乱地披散着,完全崩溃了,“你为什么要答应他?为什么要自行摧毁辛辛苦苦得到的生活?为什么要摧毁我?”

“希望!”黑晶厉声喝道,阻止了她继续声泪俱下地控诉。“情况紧急。他们世界的邪茧她们如果出了什么事情,那个世界所有的小马都会像你现在一样悲伤!她们是她们世界的最后希望。那个慈悲为怀、友爱善良的希望去哪里了?我爱的是那个永远会对其他小马流露笑容和关怀的贤者,而不是这个一心只想着自己的幸福而宁愿粉碎其他小马炽烈梦想的怨妇!”

希望辐光楚楚可怜地望着黑晶。那番话实在太伤马了,让她欲哭无泪。好像刚才短短的几分钟她已经把一生的眼泪都流干了。

“希望……对不起。我不是说——”意识到自己的过失,黑晶想要弥补。

“你说得对。这样才像你嘛。永远考虑其他小马优先于自己。”希望辐光抬起蹄子用力地擦去泪水,“也许我就是最爱你这一点。”

黑晶看着她,深深地感到羞愧。她为自己付出太多了。她应得一个更好的马生。

“太令马感动了。饮杯茶先?”一只鸟爪递来一只杯子,里面盛着热腾腾的茶水。

“无序。”黑晶似乎并不为混沌霸主的出现感到意外。也许是因为他刚刚见过另一个世界的无序。“看来你已经了解所有来龙去脉了。她们的无序能打开两个世界之间的通道,你一定也可以。打开它。我要去帮助那边的小马。”

“不行。”无序说着,打了个响指,茶杯伸出四条小短腿落在地上,蹦蹦跳跳地扑进一旁的希望辐光怀里。辐光有些惊讶地抱住茶杯小狗,无所适从。

“你有能力这样做。帮帮他们。只要打开通道就行,不求你出手。”黑晶的语气非常诚恳。

“你没有听你自己说吗?连通两个世界本身就是在加速它们的融合,更何况你去造访她们的世界,去跟你自己打架。”无序坐在现场变出来的一朵云上,慢条斯理地说。“但想要帮助她们解决燃眉之急其实非常容易。只是你得受点儿苦。”

黑晶几乎是立刻明白了无序的意思。

“在所不惜。”他说。

“很好。现在就有这样的觉悟,要做那件事的时候你也一定能够成功的。混沌之王向你表达最高的敬意。”无序说,又打了个响指。黑晶的独角啪嗒一声消失了。“这样已经足够给她们赢得需要的时间了。到第二天早上你的角就会回来,你就可以去做你该做的事情了。今天夜里你可以好好和她——”(他用下巴指了指希望辐光)“——告别。不用谢我。”说完,他又打了个响指,原地消失了。


注①:见官漫主线第20话。

注②:见官漫主线第37话。

注③:本段所述镜像世界角色在她们的世界所代表元素除雷鸣飞飞和迅步为本文独自设定外,其余均遵照官漫主线17-20话的壁画设定。

thumb_up 11
0 thumb_down
share
chevron_left import_contacts chevron_right file_download share
排序:按时间 升序
乐梦Brella Lv.4 陆马
评论 命起伏龙

官漫主线就该连一块:ftemoji_sgpopcorn:

话说迅步……是友谊盛会里那只色雷斯小马!竟然有人记得她,太感动了:ftemoji_joy:

我的设定是色雷斯一族曾是水晶帝国的一个小部族,在水晶爱心创造之前离开北境,但色雷斯小马对于水晶文化有所推崇(捏他色雷斯人推崇古希腊文化)。官漫好多设定可以搓一起,在这能见到一位实在过于惊喜。

8 天前

登录后方可发表评论

收录该文章的频道
  • 反派聚居地

    Ligh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