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re_vert
SOUNDLORD
SOUNDLORDLv.1
麒麟
中篇原创
T
已完结

虽千万马吾亦往之

本作属原创作品,未经作者同意请勿转载。

百密一疏

chrome_reader_mode 10,874 event 6 月 26 日 thumb_up 11 thumb_down 0
visibility 99 forum 1

水晶帝国的居民们倾巢而出,万马空巷。很难相信他们会如此一致地在水晶集会之外的场合还有这样积极的热情——实际上,下一次水晶集会的日期已经很近了,就在后天。水晶小马们涌向水晶城堡下方安置水晶之心的广场,都想一睹爱茉公主——据说是他们从世界上消失之前的领袖,尽管他们已经没有马记得她了——的芳容。距离仪式开始前已经只有一小会儿时间了,希望辐光和隙日已经在水晶之心前把结晶化的爱茉公主的碎片小心地拼回原样,等候复苏爱茉公主的仪式正式开始。而水晶帝国的大英雄斯派克也被专程从小马谷请来参加仪式。对于水晶小马们来说,有斯派克的仪式才能叫真正的仪式。

在这个时候,黑晶正在银甲闪闪和韵律的房间里,和他们一起准备。

“我觉得这样就可以了。”银甲看着被黑晶打扮得古灵精怪的凝心雪儿,有些哭笑不得。小家伙倒是很高兴,拖着披满全身的长长的鲜艳羽毛绕着父母一圈圈地翻飞。“如果她也一定要出席的话,这副妆容好像不太合适这种正式场合吧。”

“我只是顺应了她内心的喜好。让她保持开心才是这样的仪式最重要的部分,不是么?”看着这个活泼的小东西,黑晶从容地说,“我好歹也算水晶帝国曾经的统治者之一吧,尽管是非法的……我在过去最显著的错误就是从来没有在乎过其他小马的感受,让他们很不开心。”

“话是这么说……”银甲勉强同意道,“不过这样设身处地地换位思考出现在你身上,确实让我觉得很有违和感……没有不敬。你知道的,这些年你的贤名从世界各地传来,我很高兴看到你愿意改头换面。”

“谢谢你,银甲公子。”黑晶对眼前的公马说,“此外我还要跟你道歉。爱茉公主如果重回世间的话,势必会对你和韵律公主的统治地位构成挑战。我不知道会怎样收场,但我必须把她带回来,只因她是为我所害。我保证之后我会站在你们这边维持秩序的。”

“嗨,你瞎操心什么呢!”银甲闪闪爽朗地笑了,“韵律也是你之前第二次被打败以后才被水晶小马们认同为水晶公主的,在那之后我们有了凝心雪儿,一直都没机会出门放松放松。如果爱茉公主肯回来继续挑这副担子,我们也能好好休息一阵啊。说真的,我和韵律结婚以后蜜月都没度完就被召回来守卫水晶帝国了,也是该给自己放个假了。”

“是这样啊。”黑晶礼貌地欠了欠身,“那真是再好不过了。和心爱的小马一起远行确实是一件令马愉快的事。”

“不过啊,你也真是急性子呢。”银甲说,“你刚刚结束旅程就要第二天立刻开始复苏爱茉公主的仪式也太急切了点。塞拉斯蒂娅还给她的老学徒希望辐光小姐准备了欢迎宴会——那实际上是给你俩一起准备的,毕竟你现在真的是良名远扬。你先去中心城参加那个宴会不好么?也给我们更充裕的通知民众和准备仪式的时间。”

“等到爱茉公主回来之后也不迟。不把她带回来,我的旅途就不算画上句号。”

“嗨,你都一千多岁了,还这么等不及啊。”银甲闪闪笑笑,把黑晶的礼服向下拉了一点,遮住他肚皮上露着嫩肉、尚未长出毛发的大量伤疤。“起码等到你自己的身体恢复满状态吧。看得出来这一路上你受了不少苦。仪式上如果撑不住的话随时和我们讲就好。”

“撑得住的,这不算什么。相比敌方遭受的打击,我的苦难微不足道。”黑晶简单地说。

银甲闪闪一时被黑晶的气魄所震慑,接不上话。他整理了一下自己的礼服来化解尴尬,看了看那边还在给鬃毛做造型的妻儿,叹了口气。“她平时一年也就用打扮到这种程度就这么一次的,可后天的水晶集会上又得来这么一下……不过,这次水晶集会应该就会由爱茉公主来操办了吧。但无论如何这个靠鬃毛的造型来表达重视的传统真的太耗时了。我觉得表达重视有很多其他的方式。”

“同意。内心重视比形象工程更重要。但这个传统最重要的是向民众展示公主对仪式的重视程度,为了民众的感受考虑,这是不可缺少的步骤。”黑晶说。

“你和希望辐光小姐一起出门的时候也经常苦等她梳妆打扮完成么?怎么这么有心得?”银甲苦笑一声,“说到这个,你们打算什么时候举行婚礼?”

“婚礼?”这个词似乎把黑晶从某个遥远的位面一下子拉回了当前,他一直保持着的绅士风度受到了不少的扰动,“我还没想过。辐光也没和我提过。”

“你认真的?她不提你也不提?”银甲啼笑皆非,“哥们儿,这种事情你要主动啊。”

“我会考虑的,谢谢你的建议。”一瞬间的慌乱后,黑晶恢复了他云淡风轻的常态。

银甲闪闪为这匹油盐不进的公马的驽钝暗暗摇了摇头。他转向韵律那边,“宝贝儿,你还要多久啊?”

“就快完了!只剩下最后的调整了。”韵律的声音远远地从屏风后面传来。

广场外的马群熙熙攘攘,挤挤挨挨,都在兴奋地窃窃私语。他们都好奇地注视着水晶之心前那尊黑色的结晶雕塑。在被黑晶王奴役、又被他诅咒而消失千年之后,水晶小马对于过去他们的生活都完全不记得了。也许他们能够从曾经的统治者身上看到过去自己的生活。据说,韵律公主之所以能够成功守住水晶帝国、受万民敬仰,就是因为她身上带有爱茉公主的血脉——从她的全名米娅摩·凯登萨①里也能看出来;自然对于这位神秘的爱茉公主,水晶小马们怀有相当的热情。通过帝国图书馆里的资料,他们知道爱茉公主是第一位水晶公主,她曾经把威胁水晶帝国的邪恶怪物们封印在极地荒原之下,她创立了水晶集会的传统。也许除了水晶之心之外,再也没有什么存在能比爱茉公主影响水晶小马们的生活更多了。即使与诸天角兽相比,这匹美丽的独角兽的丰功伟绩也毫不逊色。

韵律公主、抱着凝心雪儿的银甲闪闪、黑晶也来到了广场。隙日从银甲闪闪怀中接过笑嘻嘻的小公主,退到一旁的希望辐光身边,把舞台留给了皇室。

“水晶帝国的诸位,我很高兴大家能来参加今天的爱茉公主复苏仪式!”韵律公主向水晶小马们致意后,展翅飞上了水晶城堡的高台上,以便与会者都能在她说话的时候看到她的身影。“爱茉是在我之前的水晶公主,她曾经在黑晶王犯罪之初被他打碎而分散到世界各处。而现在,黑晶已经改过自新,他在许多大陆的名声已经证明了这一点;他决定将爱茉公主带回我们面前,来完成他的重生之旅。

“我知道大家对于黑晶窃国之前的事情都印象有限,但是作为水晶帝国原本的公主,也是史上第一位水晶公主,我相信爱茉公主治理下的水晶帝国一定会非常繁荣——”(“没有谁能比你治理得更好了,韵律殿下!”广场外有小马这样嗥的一嗓子,他的话引起了强烈的喝彩声和扣蹄声,韵律不得不请斯派克维持会场秩序。即便是水晶帝国的英雄也花了好大功夫才让开场白继续下去)“——因为我对于水晶帝国的统治只有短短几年,而爱茉公主根据记载已经领导了水晶帝国数十年了。我们现在的节日和习俗大部分都是她开创的。对于帝国传统熟悉的程度,我想爱茉公主可以当仁不让稳坐第一了。许多大事的决策上,想必更有经验的她会做出比我更合理的选择,毕竟我只是一个临时顶锅的公主而已,并不是水晶帝国的合法统治者。我想既然爱茉公主要回来了,我也是时候还政于她了。

“不过当然,不论爱茉公主是否决定继续做水晶公主,我们都应该把她带回来。她被一场意外的变故夺走了本该属于她的马生,既然我们现在有能力把她救回来,我想不到任何推迟的正当理由。无论是哪只小马都不该被无端剥夺生存的权利。所以爱茉公主的回归,既是合理,亦是必然。让我们拭目以待黑晶带给我们的奇迹吧。”

讲完,音律在热烈的欢呼声中轻盈地落回广场。她催促黑晶也到高台上去,讲述仪式的要点和步骤。可是黑晶坚持站在和民众一样的高度,亦不想当众发声,他觉得自己不应该享有这样的权利,仪式出现了短暂的延迟。最后韵律给斯派克施了一个漂浮泡泡,让他抱着一本厚厚的书飘到高台的位置,代黑晶对水晶小马讲述仪式的要领。不用说,斯派克一出场,又是一阵欢呼,声浪甚至高过韵律方才作开场白的时候。辐光真担心他们在仪式真正开始之前就喊哑了嗓子。

“首先,我要先概述一下这个仪式的大体流程。”斯派克仔细地盯着那本书上的文字,“我们所要进行的是所有魔法之中最晦涩难懂的结晶魔法的分支之一——黑晶魔法的‘愤怒枷锁’的解咒。传闻结晶魔法是某位由于背叛同类而被赶下王位的龙王所创造,出于追求不朽的目的;当然,历史学家们对于这位龙王是否真的登上过王位、甚至这位龙王是否真实存在素有争议,但无论如何,结晶魔法的由来传说全部指向这位不知是否存在过的龙王,一般认为是能够打破世间对于龙类‘无法掌握魔法’偏见的关键。由于这位龙王与包括小马在内的许多其他具有魔法天赋的种族交好,其后许多大魔法师深入研究了他的创造,对其体系进行了完善和发展,令结晶魔法成为所有魔法门类中最为——”

“呃……斯派克?直接读重点啦,拜托。”银甲闪闪忍不住在广场上对小龙传声。
“喔,抱歉,银甲。”斯派克尴尬地绕了绕头上的鳞冠。读到跟龙有关的成就的时候,他总是容易不小心沉浸其中。“让我看看该从哪里继续……啊!有了。‘愤怒枷锁’与其说是黑晶魔法,不如说与属于黑魔法的噩梦魔法更为接近;当然,有些分类方法直接将黑晶魔法归类为噩梦魔法的一种,而本书之所以坚持黑晶魔法属于结晶魔法的分类是由于其独特的……抱歉。请给我一分钟的时间让我梳理一下到底应该从哪里开始好吗?”

随后是静谧的三分钟过去了,但斯派克还迟迟没有继续往下读。相反,他胡乱翻动着书页,看起来越来越慌乱。

“黑色莲花……逐日者……鲜榨菜籽油……殁夜之舞……锦鳞中阴渡……”不时地,斯派克小声的索引声从泡泡里传出来,看来他完全丢失了寻找的方向。

“按首字母索引,直接找噩梦魔法下面的阿努比斯王那栏。”这次是一个不同的声音传音入密。斯派克意识到那是黑晶的声音,他按照黑晶的指示翻到那一页,果然看到了标注好的需要宣读出来的内容。

“啊哈!我找到啦!”斯派克大声说,一边在心里恶狠狠地问候这本书的作者,前面刚说完坚持把黑晶魔法归类在结晶魔法里,后面愤怒枷锁的解咒方法却写在噩梦魔法下面,这岂不是自抽耳光。“在阿努比斯王作为九王的一员死者之王联合统治古代安及(Anugypt)的传说时代,九王之一混沌之王赛特联合当时的阿比西尼亚女王谋杀了他的兄弟、也就是阿努比斯王的父亲,同为九王之一的丰饶之王奥西里斯,并将其尸体肢解成十四(或二十六)部分藏在安及各地。然而,死者之王的妻子,九王之一母性之王伊西丝寻得了丈夫全部的尸块,并且最终将他复活,还和复活的他生下了新的孩子。‘愤怒枷锁’及其解咒法就是母性之王和最初的混沌之王之间的较量所演化而来。

“‘愤怒枷锁’是将对象的身体结晶化、并将其裂解成复数残片,同时保留对象生命体征的黑魔法,对于这一魔法史上最邪恶的发明之一,本书不予论述,亦不予指导。但是关于其解咒法,本书所列的步骤经过历史上至少七次有据可查的验证具有绝对的成功率。

“解咒法所需要的支持包括如下几个部分:被‘愤怒枷锁’所诅咒的对象的全部身体残片,如有少数缺损则可以用橄榄木制的假体替代;用‘愤怒枷锁’诅咒对象的施术者;被诅咒对象在被诅咒之前客观上的关系者,多多益善,无论关系者是否意识到自己和被诅咒者的客观关系;与被诅咒者在受诅咒之前和上述被诅咒者的关系者(们)倾注过感情的器物。”斯派克念到这里,抬起头看着把广场围得水泄不通的水晶小马,即兴发挥道,“我们已经具备了全部的条件!对象,就是爱茉公主的残片;施术者,就是黑晶,他现在就在广场上;关系者,就是你们大家;器物,自然是水晶之心了。我们一定能够成功地把爱茉公主带回来!”

水晶小马们又喝彩起来,狂热地呼喊着斯派克的名字。斯派克似乎对这种崇拜氛围很满意,大大咧咧地飘在泡泡里,但这一次他没有沉浸太久。设法使群众的喊声停歇后,斯派克开始宣读解咒法的步骤:

“首先,把被诅咒者的身体残片原样组装起来,置于器物一旁。检查是否有缺损。”
隙日对结晶化的爱茉公主施了一个完整性测试魔法,随后示意斯派克没有问题。

“其次,关系者开始对器物投入积极感情。”

水晶小马们看看斯派克,又看看水晶之心,有点摸不着头脑。

“你得给大家更明确的指示。”又是黑晶的声音传来。

“更明确的……好的。那么大家开始回忆之前的每一次水晶集会上,你们对水晶之心奉献出的爱与希望吧!点亮你们心中的光,用它们把水晶之心的魔法散播到整个水晶帝国吧!”

所有小马都跃跃欲试。他们对水晶之心行礼,开始祈祷,就像每次的水晶集会上做的那样。隙日、辐光、韵律一家也这样做了,凝心雪儿开心地撞着小蹄子。水晶之心接受到这样浓厚的希望,光芒愈发闪亮了,随后是一道柔和的光波扩散开来,所有小马都蒙上了一层亮晶晶的水晶光辉——除了黑晶。他一直小心地保持着状态。

“施术者用转移咒将关系者的积极情感转移到对象身上来,这个时候施术者要做到内心真正地放下和原谅。”斯派克读完了下一条指示。

黑晶深深地吸了口气,走上前来。他回想起爱茉公主以前对他说的话——“无论你看到了什么,你都拥有改变它的力量。”他曾因爱茉公主明知自己身为荒原影魔却放任自己一次次在水晶集会的日子里被那样的光芒摧毁而满怀怨恨。但这么多年过去了,他才明白过来她的善心。她坚信影魔之子也有得到救赎的机会,所以才会让自己不受威胁地长大——只要她把她一开始就知道的他的真实身份公诸于众,他难道还有机会改变未来吗?爱茉公主要比他所想的圣贤得多。

他从一开始就不该对她心怀怨恨。要不然,他可以提前一千年与希望辐光过上他想要的生活。辐光不正是那个证明了水晶之心也无法摧毁他的小马吗?

平复心情,黑晶对光芒四射的水晶之心念出了转移咒语。水晶之心的光芒被引导过来,照射到爱茉公主结晶化的残骸上。即使是黑晶化的残骸,被这样的光芒覆盖也熠熠生辉,如同一件可以被精雕细琢成爱茉公主形象的黑水晶雕塑。

“最后,施术者将‘愤怒枷锁’的反咒施加在对象身上,即完成解咒法的全部流程。”斯派克念完,反复确认没有任何遗漏之后,合上书本,戳破魔法泡泡跳到地上,屁颠屁颠地跑到广场上正在施行仪式的黑晶诸马身边。他可不想错过这个奇迹般的时刻。暮光要是知道他见证了什么肯定会羡慕得要死吧。

黑晶闭上眼睛。黑晶魔法即使在结晶魔法里也属于邪道,是充满混乱和破坏的用以造成杀伤与污染的邪恶黑魔法。“愤怒枷锁”的反咒是“癫狂飞升”,同样属于黑晶魔法,但它可不是为了解除“愤怒枷锁”而存在的——它的原本功能是使得对象丧失理性,从精神开始瓦解,直到物理形体湮灭,是可谓字面意义上的形神俱灭的狠毒诅咒。这个苏生仪式前面所有的步骤其实都只不过是为了抵消“癫狂飞升”原本的效果而只让其克制“愤怒枷锁”的部分生效而已。书中不可能解释这样的原理,因为黑晶魔法属于邪恶的禁术,了解的小马越少越好。

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黑晶的瞳孔已经又恢复了赤色的爬虫瞳孔,巩膜也泛出绿光,眼角升起黑烟般的魔力。这副邪恶的模样和他之前两次攻占水晶帝国的时候如出一辙,银甲闪闪不由得悄悄跨前一步,隐隐把韵律护在身后。好在水晶小马们忙于维持水晶之心的运转,并未注意黑晶身上的变化。

黑晶的角上开始出现紫色的波纹。接着,一道魔力奔流像喷泉一样从角顶喷洒出来,淋在结晶化的爱茉公主身上,随后每一道细小的奔流像精子钻入卵细胞一样从四面八方钻进了那尊黑水晶像。黑水晶像开始发光,那光芒逐渐耀眼起来,甚至盖过了水晶之心的光芒,吸引了所有小马们的注意。大家都盯着黑水晶像看,等待着那个激动马心的时刻到来,等待着她动起来。

大家一直等待着。好像等得有点久了。

突然,那道光芒收敛了。黑水晶像依旧是黑水晶像,只是上面的裂缝里似乎渗出了一些黏糊糊的液体,看起来像是卵生动物即将破壳而出的样子。凝心雪儿好奇地从隙日怀中弹起来,扑到黑水晶像上,在有小马能阻止她之前顺着裂纹揭开了一块。那块黑水晶和之前拼成完整的爱茉形象的那一块块黑水晶不同了:它看上去是很大一块极薄极脆的物质。所有小马都看向被揭起来的那个大缺口。

那里面空无一物。

接着,那座黑水晶像就像一堆松散的鸡蛋壳一般碎成了一堆。

……

叩门声响起,接着是一个陪伴了他这些年的熟悉女声:“黑晶,我可以进来吗?”

“随时都行。”黑晶回答。

辐光推开门,走了进来。这里是黑晶短暂地窃取水晶帝国之后在大殿中设置的折叠空间底部的那个属于他的小房间。他曾经在这里放置了许多自己的金制胸像,但辐光这一次进来的时候它们都不见了。她似乎在一个角落里看见了一小堆金粉。她很怀疑黑晶现在看到他自己的脸觉得窝火,于是毁掉了自己的胸像。

黑晶背对着她,正在一本书里寻找着什么。周围堆满了翻开的书本,似乎它们在没能提供有用的信息之后被阅读者粗暴地甩在一旁,无辜地耷拉着被褶皱的书页。辐光看得出来黑晶曾经在这里大发雷霆过——甚至可能就在她敲门之前——但他努力地在自己面前保持克制,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虽然装得并不很成功。

“这不是你的错,黑晶。”辐光走近黑晶,把他的脑袋抱在怀里。“你朝我发一顿脾气发泄一下好了,我知道你现在很难受,随便怎么对我都行,只要能让你缓解哪怕一丝压力。不用留情的,你知道,再重的伤对我的治疗能力来说都不算什么。”

“这不是我的错吗?这就是我的错。”黑晶说,抬起一只蹄子,阻止了辐光的动作。“一定是某个步骤出了问题。我从未有机会接触黑晶魔法,我所知的一切都是种族天赋,无师自通。如果我漏掉了什么重要的东西呢?如果有些东西是只有系统性地学习这种魔法才能准确无误地施行的呢?如果正是由于这些疏漏,爱茉公主才没有回来呢?”

“可是你这里的书……”辐光捡起一本,简略地翻了翻,“都是关于结晶魔法的书啊。不会有关于黑晶魔法的书保留下来的吧?”

“黑晶魔法可以归类成结晶魔法的变种。了解结晶魔法的基本原理一定有助于加深我对黑晶魔法的理解。但是,关于今天的事情,我有了一点点不知道算不算头绪的推测——不过它听起来很疯狂。”黑晶继续在书中翻找,辐光不由注意到他的鬃毛乱糟糟的。

“嗳……你现在一下子接收了这么多新事物,一定很混乱吧?”辐光说,“不如我来帮你整理一下?我们有条理地总结一下你现在对结晶魔法新增的了解,还有今天发生的诸多事情,好吗?让我们试着分析一下问题出在哪里看看?”

黑晶抬起头。有那么一瞬间,辐光看到他的眼睛里似乎有一抹红光闪过,但她仔细看的时候那对绿眼眸还是那样清澈。他又深吸了一口气,缓缓吐出。“你说得对。”

他在堆成一片的书山中整理出一小片空地,变出两只小坐垫,和辐光面对面坐下。

“水晶帝国的起源已经没有小马能说得清了,即使是在我的诅咒让它从世间消失之前。目前认可度比较高的说法是在远古时代曾经有某个极端强大的生物窃取了维持世界魔力平衡的六位公主的魔法,令自己的身体结晶化,进而天下无敌。在那个生物被打倒后,他的残骸上就建成了今天的水晶帝国的前身。据说结晶魔法就是在当年的水晶帝国的前身里被发明的。”

“哇喔。这个说法我都没有见到过……实际上,从小到大我好像真的没看过历史类的书。”希望辐光说。

“这不是你的问题。很少有小马去考察水晶帝国的历史。”黑晶说,“这也是最奇怪的地方。好像水晶小马们都对自己的起源和传承漠不关心。帝国图书馆里的书有关水晶帝国历史的基本也都是讲述爱茉公主统治时期的历史,很少涉及在她之前水晶帝国的情况。我们所知的只有爱茉公主是现在的水晶帝国的第一任女王,也是第一位水晶公主。实际上,我甚至推测,爱茉公主的情况之所以能够查阅到,是因为我的诅咒让水晶帝国唐突消失了一千年。如果水晶帝国按照正常途径传承至今,可能爱茉公主的名字和她治下的情况也不会流传下来。为什么水晶小马们这样热衷于消去历史记载?”

“说不定爱茉公主之前就真的没有其他的统治者了呢?”辐光推测,“她既然是水晶帝国的第一任女王,那么在她之前就没有水晶帝国了吧?”

“可是水晶帝国的小马们说的甚至不是古小马语。这种语言在我们小时候能够使用的小马就已经很少了,如果水晶帝国真的是被爱茉公主从传说时代一直统治到今天,我们都应该讲古小马语才是。”黑晶提出质疑,“那个残骸被用来建造水晶帝国的前身的强大生物存在的时代究竟有多早我不知道,但是水晶帝国的规划从上空看就是古小马语的‘希望’一词的形状,至少水晶帝国应该在现代小马语普及开来之前就被建造好了。”

“说不定爱茉公主她会讲古小马语,只不过她没在我们面前说过呢?”辐光又说,“而且,水晶帝国的规划不正是爱茉公主的可爱标志的造型吗?嘛,不过要不是你今天提起来,我还不知道那在古小马语里是‘希望’的意思呢。我以为就是朵雪花。”

“远古时期农业没有现在这么发达,农民都盼着瑞雪兆丰年,雪意味着好收成,用雪花的形状作为希望的象征我想也是有逻辑关系的。毕竟古小马语是象形文字。”

“可是那不正好说明了爱茉公主和古小马语的联系么?”辐光继续说。

“她的角是笔直的。但是考古发现远古时代的独角兽角是有弧度的。这算不算爱茉出生的年代一定没有那么早的证据?”黑晶说,“虽然这个证据我也不是很信服,毕竟变形魔法是很基础的独角兽魔法。让我说完我的思路好吗?”

“哦……好的。抱歉。”

“我仔细考察了我被韵律公主消灭的那一次发生的详细情况。水晶帝国刚重新出现,塞拉斯蒂娅公主就让韵律夫妇来管理和保护它,这也成为了当时的我重新君临此地的阻力。在韵律公主从我面前夺走水晶之心之后,水晶小马们认她为水晶公主,此后她就作为水晶帝国的拯救者成为了这里的合法统治者。

“可是很奇怪的是,水晶小马们恢复了记忆,他们想起我带给他们的恐怖,想起在我之前水晶集会带给大家的希望,但为什么想不起来爱茉公主的存在?甚至于了解存在过这个水晶公主还要通过图书馆的藏书?为什么他们如此轻易地就认韵律公主为水晶公主?为什么韵律公主的魔法,和爱茉公主的魔法一样对于荒原影魔有特攻?”

“你想说的是……韵律公主就是爱茉公主吗?”辐光尝试理清思路。

“不是,但很接近了。”黑晶说,“东方的诸多民族里有一个称为雪豹的独特民族。他们的传统在外界看来非常奇怪:他们认为他们的统治者,上师,永远都是同一只雪豹,是至高无上的。每当上师去世,他们会选择在同一时间出生的新生儿作为上师统治者,并且确信这就是同一位上师开始了新的轮回。就像卡拉锡称我为转世活佛一样,我想雪豹们的传统跟翎马的信仰同宗同源。”

“你是说爱茉公主转世成了韵律公主?”辐光说,有些被这个新奇的想法惊到。

“你不觉得这种可能性很大吗?”黑晶接着说,眼神有点点狂乱,“韵律公主是孤儿,是塞拉斯蒂娅和露娜公主抚养长大的,为什么她会被给予米娅摩·凯登萨的名字?真的只是为了纪念爱茉公主而已吗?两位公主是不是知道一些内情?”

“哇哦。确实这样想想很有道理呢。”辐光认真思考起来,顺着这个思路试图解释一切不合理的现象,“爱茉公主转世成韵律公主的话,也无怪乎‘愤怒枷锁’的解咒法没有作用了,因为‘爱茉公主’就在旁边站着,我们当然不可能把她从一个空壳里带回来;水晶小马们不记得爱茉公主,却把韵律公主奉为水晶公主也能解释了,因为韵律公主取代了本该位于他们记忆里的‘水晶公主’——爱茉的位置;一介孤儿的韵律为什么能习得塞拉斯蒂娅和露娜公主都没有修炼到登峰造极地步的爱的魔法也能解释得通了,爱茉公主自然能对自己的看家本领无师自通。这个理论能让所有的事情都连续起来呢。真有你的,黑晶。不过,爱茉公主是怎么样转世成韵律公主的呢?”

“我想是通过水晶之心吧。毕竟,韵律公主的可爱标志就是水晶之心的形象,而她获得它的年纪远在水晶帝国重新出现之前,可以说是命运的安排了。但这也是我的理论的最大的漏洞了。”黑晶说着,声音低沉下去,“水晶之心被我用正反两个折叠空间藏匿在水晶城堡的顶层,爱茉公主就算通过某种办法与水晶之心融为一体了,她又是怎么样在水晶帝国出现之前转世成韵律公主的呢?水晶帝国消失的一千年时间可是静止的。还有,韵律公主在成为天角兽之前是一匹天马,独角兽可以转生成天马吗?”

“啊……这些问题以后我们一定可以弄清楚的。总之先把你的发现告诉公主们,好吗?”辐光对黑晶指出的漏洞不是很上心。她正为了黑晶的新发现激动不已——如果那个理论确实成立,那黑晶就无罪可赎了,就可以放下心结好好陪伴她了。她已经等了一千年。

黑晶摇了摇头。“只要有不能解释的部分,就说明这个理论是站不住脚的。这只不过是我想要给我的罪行找理由开脱的卑劣想法罢了。我还是应该继续了解结晶魔法,一定能找出来我在仪式里的操作究竟出了什么问题。”

“你太关注于罪孽了,黑晶。”辐光替他理了理凌乱的鬃毛,“你要是不静下心来的话,可能永远都得不到安宁的,又怎么能找到到底出了什么问题?再说了,我们的旅途中你行了那样多的善,难道还抵不过你的罪业?”

“功过不相抵。那些只不过是旅途中的附加成分,旅途的目的还是收集爱茉公主那些被我抛出去的碎片。”黑晶没有看向辐光,自顾自地说。“在我赎完罪之前,我根本不配得到安宁。那些水晶小马们就是当年和我们一起生活过的,我今天在马群里看到了落栗。你还记得落栗吗?小时候我们的老师?”

“落栗……”辐光苦苦地在记忆里搜索这个名字,“对不起,我没印象了。我比你多经历了一千年的时光,那么久远的事情我已经想不起来了。当然啦,和你一起的点点滴滴我全都记得,一点儿没忘呢。”

“我看到落栗和其他许多水晶小马跟韵律公主的抗议。他们认为我从未改造完成过,我依然是那个狡诈的坏蛋,我在仪式上就是故意不想让爱茉回来,这样我以后想要作乱就会少一个阻力。他们认为我是个试图塑造良好形象的伪善者。”黑晶低语着,语速很快,似乎想着长痛不如短痛,“在被过去的我那样对待以后,水晶小马们不管对我怎么想都不过分。只不过看到那个从小关心我的幼驹老师现在对我的态度和想法有这么大的变化,感觉很悲凉罢了。”

“她根本不知道,也不在乎你经历了什么就乱说!”辐光显得很生气,“我跟——”

“她会这样想也代表了大部分水晶小马的意思。我对不住他们在先。他们不能原谅我的话,我的罪业还是一点都没有减少。”黑晶阻止了辐光继续说下去。“如果我能见到传说中那个创立了结晶魔法的老龙王就好了。不管他是不是龙王,我希望他是真实存在的。他必定能知我所惑,助我解惑。虽然不知道黑晶魔法对结晶魔法的改动会不会超出他的范围,但是能创造全新魔法的大能,这种程度根本难不倒他吧。”

辐光看着他,没有再说什么。烛光映照在她蓝宝石般的瞳孔里。

“一切都会好起来的。”她最后小声说。

“但愿如此吧。”黑晶说着,又转头去对付书本了。

“时候不早了,我能留下来过夜吗?”他听到身后辐光的声音。

“当然。我的床就在书架后面,你先去睡吧。我过几个小时也去。”黑晶没有回头。

他听到辐光滑动作为暗门的书架的声音,闻到一丝从她身上传来的花。黑晶意识到辐光似乎为这个晚上刻意准备了些什么。他突然想到辐光刚才的形象非常干净整洁,甚至比上午的仪式之前头天晚上收拾完身体还要漂亮,也许终于回到故乡让她能花时间好好打扮自己。他知道她想让失落的他高兴起来,他也知道她本来在期待着些什么。但他没有资格接受一个白璧无瑕的天使。

“起码得等我赎完我的罪业之后。对不起。”黑晶心道。现在他的歉疚又加深了一层:那是对永远陪伴和支持他的希望辐光的歉疚。


注①:原文=Mi Amore Cadenza,“爱茉”是她的中间名。

thumb_up 11
0 thumb_down
share
chevron_left import_contacts chevron_right file_download share
排序:按时间 升序
乐梦Brella Lv.4 陆马
评论 百密一疏

这个黑晶的责任心爆棚啊

:ftemoji_sgsneaky:

10 天前

登录后方可发表评论

收录该文章的频道
  • 反派聚居地

    Ligh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