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re_vert
SOUNDLORD
SOUNDLORDLv.1
麒麟
中篇原创
T
已完结

虽千万马吾亦往之

本作属原创作品,未经作者同意请勿转载。

一步之遥

chrome_reader_mode 11,904 event 6 月 26 日 thumb_up 11 thumb_down 0
visibility 117 forum 1

幻形灵王国的核心城茧之穴(Chrysalis Hive)①现在看上去大不一样了。上一次有两匹独角兽出于某些迫不得已的原因造访这里的时候,它看起来宛若邪茧本尊的化身:阴冷妖艳,锋芒毕露,顶部的高耸突起凶狠地直插云天,好似一柄无情刺入天幕的利剑,却又百折千回,和女王那标志性的、扭曲到极致的独角如出一辙;巢穴周遭的苍穹也因女王那无效化除本家魔法以外的所有魔法的强力结界呈现出病入膏肓的土灰色,大地一片荒芜和死寂,除了怒号的阴风和飞舞的黄沙以外别无长物。但现在另外两匹独角兽在这里的时候,被满地郁郁葱葱的长林丰草包围起来的Hive却柔和可爱,被藤萝蔓草和奇花异卉点缀,顶端凶恶的突起也被移去,改造成了一片露天的观星广场。它看上去不再是一个吞食天地的怪物,倒像是一座藏身密林之中的大地灵庙。现在,这两匹独角兽就位于观星广场上,和幻形灵的首领索拉克斯王交谈。

“……真的不知道该怎么感谢你,黑晶王。”索拉克斯看起来友善得几乎软弱可欺,他的语气也很难让马信服眼前的是如假包换的一族之主,“巢穴在邪茧下台之后就有点失控了,它似乎很不满意我们对它做的改动。老实说,只有邪茧能把巢穴当做自己身体的延伸来控制,当前没有任何其他幻形灵能控制这座城堡,连我也不行。它最近越来越不对劲了,今天更是不知道发什么疯,如果不是你突然到访,帮助我们控制住它的结构位移、填补上所有随机出现的空洞,也许我们全部都要被困死在巢穴那变幻莫测的迷宫里,或者被巢穴永远流放出它的身体呢。”

“举蹄之劳,何必言谢。”黑晶淡淡地微笑着。他和过去那个残酷的暴君判若两马,现在的他礼貌得体,几乎算得上一个真正的绅士了。“我本来也是来这里探寻我所求之物的,能帮到你们当然再好不过了。不过,不要再用王来称呼我了。我不再是王了。”他低头和幸福地依偎在他身边的希望辐光相视一笑。“多亏了我的女皇。”

“瞎说。”辐光轻声说,却并没有阻止他这样叫。

“喔……你真的跟以前很不一样了。”索拉克斯若有所思地说,“我们也和以前很不一样了。不过,考虑到上次我们的会面并不那样愉快,我还是很惊讶我们居然都改变到了能够相谈甚欢的程度……”

他话音未落,身后传来嘭嘭的声响。三马都被引得看向那个方向。那是一只漆黑的幻形灵,和索拉克斯以及其他所有已经变得缤纷和完整的幻形灵截然不同,他的身体保留着邪茧治下时代的空洞和獠牙,以及坏脾气:他正在用力踢着一面环形石壁。

“停下,法瑞克斯!”索拉克斯出声制止,“你干嘛破坏黑晶的劳动成果?”

“‘劳动成果’?你管这叫劳动成果?”被称为法瑞克斯的幻形灵恶狠狠地吼回来,“把我们对邪茧唯一剩下的一点纪念毁掉?把我们美丽的家园覆盖上这些令马作呕的、花花绿绿的有机物?我们只要回到传统的生活方式,根本不用担心巢穴的迷宫会困住我们,甚至巢穴根本不会为难我们!”

“你……”索拉克斯似乎想说什么,但最后化为了一声叹息。法瑞克斯在他一直在踢的那面墙上开了一个大洞,然后心满意足地离开了。“我们之后还会补上它的。”索拉克斯对黑晶保证。

“我想他对邪茧时代的怀念也不是无法理解。毕竟,我记得我们上次见面的时候他一直陪伴在邪茧左右,为她鞍前马后不住奔波。他应该是深得女王信赖和宠爱的心腹吧?”

“哦,哇……确实是。那是我哥哥,他是之前邪茧的亲卫队长,和她很亲密。”索拉克斯说,带着毫不掩饰的惊讶上下打量着黑晶,“我真的挺意外你能分辨出我们蜕变前的不同个体,毕竟上次见面的时候你可是把邪茧称作‘害虫们的女王’。”

“我不该那样说,对不起。”黑晶立刻低下头致歉,“我曾经比害虫更可恶。”

“哪里,你骂得对,考虑到历史上那些因我们而被从地图上抹去的城邦,我们那时候确实是害虫。”索拉克斯说,“我想这也不全是邪茧的错。我们都有错。”

“因为你们都和以前长得不一样了,所以我只能认出他了。”黑晶又说,“多有冒犯。”

“没有冒犯,没有冒犯,我也不太分得清不同的……呃……雨伞②?”

“是荒原影魔。”黑晶纠正道,“不过你也不必分清他们。我现在只是一匹普普通通的独角兽罢了。”

“索拉克斯!嘿,索拉克斯!”一只小小的幻形灵在远处趴在地上叫到,似乎她本来想飞到近处跟索拉克斯讲话,却因为过于年幼还飞不好,一头栽在了地上,“妈妈说她找到贵客要找的东西了!”

“喔,那是在是太好了!”索拉克斯展开翅膀,轻巧地飞到那只小小的同类身边,把她扶了起来,“等你再长大一点再学飞行啦,奥瑟蕾丝,你现在翅膀还没长结实呢。”

小幻形灵听话地点点头。可在她看到跟过来的黑晶和辐光之后,却飞快地缩到索拉克斯身后去了。

“她真可爱。”辐光说,“我可以抱抱她吗?”

不过,小小的幻形灵听到她这样说之后似乎更害怕了,拼命把自己缩在索拉克斯的影子里。

“好啦,没事的,她们刚刚救了我们全部呢,记得吗?”索拉克斯宽慰她,让开一步。

辐光走上前,轻轻地抱起了发着抖的小幻形灵。在接触到她的那一刻,小幻形灵却感受到不同寻常的暖流,仿佛她坐在一团厚厚的绒毛上。她不再战栗,困惑地看着辐光,随后放松地把脑袋搁进了辐光的怀里。

“真不简单啊。奥瑟蕾丝应该是我们这里最认生的宝宝了。”索拉克斯说着,再次投出明显的讶异目光,“她连我都不让抱呢。”

“我好撑。”奥瑟蕾丝突然打了个饱嗝。

“你不是在迷宫里一直嚷嚷着饿吗?”索拉克斯说。

奥瑟蕾丝没有回答。她已经进入了梦乡。

“她就像个小天使一样,对吗?”辐光看着怀里熟睡的小幻形灵,充满慈爱。

“是的。所有的孩子都是天使。”黑晶说。

“我也想有一个这样的孩子,可以天天让我抱在怀里。”辐光喃喃道。

黑晶似乎没听见这句话,他转向索拉克斯,“能否带我去看看我所求之物呢?”

“哦,啊,当然。”索拉克斯本来自觉不该打扰黑晶和辐光,正想偷偷溜开,不想被黑晶当头一问,“随我下来便是。”

辐光和黑晶随着索拉克斯走下一个通往下方的洞窟,绕了两绕,来到巢穴的深处。这是他们的地下农场,他们在这里种植供食用的作物。由于一些不确定的威胁,巢穴外部的农场总是被摧毁,幻形灵不得不在巢穴内部通过魔法光源来让作物生长。

一小撮幻形灵正聚集在一个角落里围观着什么,七嘴八舌地议论着。为首的那只雌性幻形灵抬头见到索拉克斯,招呼他走近,“贵客的目标应该就是这个吧……我们都看不出来这是什么东西,也不知道有什么用途……”

“这些就不是我们需要关心的啦。”索拉克斯说,“他们帮了我们这么大的忙,我们帮助他找点小东西根本不足以报答他们。”

“我也不希望得到报答。我本是希望自己寻找的,但是我想随意在有主之地搜寻对于这片土地的拥有者来说实在不敬。”黑晶也走来,旁边跟着辐光。幻形灵们看见他们来,都表现得很热情。

“呀,你是怎么把她哄睡着的?”刚才说话的那只雌性的幻形灵看到辐光怀里的小幻形灵诧异地问,“她这个年纪真是最难伺候的了,有多余的精力却不愿意宣泄,我们为了哄她睡觉每天都绞尽脑汁……”

“也许她只要吃饱喝足,困倦自然会来的吧。”辐光笑着说,“你是她的妈妈吗?”

“我是。”先前的那只幻形灵从她怀里接过奥瑟蕾丝

“你真幸福啊。”辐光由衷地感慨着。

“嗨,等你有了自己的孩子就知道她们有多能折腾爹娘了,成天累死累活的你就不会这么讲了。”那幻形灵有些不屑,吐了口气,嘴角却微微扬起。

“会有那一天的。”辐光说。

“哦,这个就是刚刚找到的东西。”那幻形灵说着,把东西递给了索拉克斯。

索拉克斯接过它,小心地把它拿给黑晶看:“这是你要找的东西吗?”

“正是。太感谢了。”黑晶接过它。那是一块质地坚脆的黑水晶,是不规则的多面体,光线无法从中通过——正相反,它周围的光线几乎在被它吸进去,使得它看起来就像一个微型黑洞。

“冒昧问一下,这是什么呀?”索拉克斯问,终于还是败给了自己的好奇心。

“这是我的原罪。”黑晶回答。

……

为了收集全部的这种晶体,黑晶和辐光跑遍了已知世界的大部分地方,不知疲倦地来回奔波。有时候,辐光觉得,如果自己从一开始就写一本游记,一定能成为畅销书的吧……他们没去过的地方实在是凤毛麟角了。

他们去过果马(Polevik)们的国度欧斯提夫(Ostive),在广袤的欧斯提夫的土地上至少有三个黑晶所求之物。欧斯提夫那让一般的小马望而生畏的严寒没有让他们畏缩。他们帮助当地的果马民众,和白狮鹫们的庞大势力周旋,和熊蜂们的黑爪党火拼,协力北极熊的考察队挖掘古代的文物,保护雪鸮免遭迫害。他们了解到在欧斯提夫的黑市上,黑晶所求之物被称为“诀别黑水晶”,在拍卖会上被势力最大的白狮鹫和熊蜂的派别争夺了许多次,黑晶为了取得它们协同欧斯提夫的国家行动组剿灭了这两个地头蛇。尽管欧斯提夫的黑爪党和寡头根深蒂固难以清除,但消灭最大的两个派系还是给果马们带来的极大的鼓舞,果马最高统制官瓦尔德里奇(Valdrich)把三块诀别黑水晶都作为勋章送给了黑晶。在他和辐光离开欧斯提夫的时候,沿途都是夹道送别的民众。

他们去过翎马(Karahi)们的国度塔克希拉(Taxila),在那里,黑晶所求之物被称为“黑舍利”,被翎马们供奉在灵骨塔的顶层。塔克希拉本地局势动荡,为了反抗许多年前占领塔克希拉的远方海上帝国的寻水兽(Glatisant)③们,本地纷争不断的龙象和捻角山羊也跟翎马联合起来。然而,积压无数年的成见并不容易消除,本地居民的联合力量陷入无休的内耗,起因大都是龙象对捻角山羊聚居区的侵占,翎马对此也无能为力。黑晶经过对本地生物信仰的详尽调查之后,拟定了引导群众齐心协力对付寻水兽的计划,他借塔克希拉的灵卫迦楼罗之名引导他们一致对外,短短数月时间遍取得了惊马进展,寻水兽的势力在塔克希拉基本被拔除,而黑晶也被翎马们视为活佛转世、迦楼罗的代言马,把黑舍利献给了他。

他们去过阿比西尼亚所在大陆的热带草原,那里主要生活着斑马和角马。尽管这里一向被文明世界的小马视为蛮荒之地,有许多在他们看来非常奇怪和落后的习俗,但黑晶抱着入乡随俗的心态了解本地居民的文化。他选择了一个角马部落来借住,一方面,他和角马们同甘共苦,干一样的劳动,吃一样的食物,抬一样的棺材——在角马的文化里,死亡对于死者来说是升格,他们会在葬礼上开心地庆祝亡者逝去。角马部落非常喜欢这个异乡客,黑晶甚至被邀请当抬棺舞的领舞。另一方面,黑晶用自己的知识改进了一些角马的生活器具,用新的方式取代一些会伤害自身的传统,部落也从中获益良多。角马们最后帮助黑晶寻得了他千年前丢弃在此地的所求之物,并在他离开之前大主酋亲自举行仪式祭天,接纳他成为部落的一员——这是他们能对一个异乡来客所作的最高礼遇。

他们去过马形水鬼(Kelpie)们的国度,他们去过肯陶洛斯(Centaur)们的国度,他们去过斯莱普尼尔(Sleipnir)④们的国度,他们到底去过多少地方,辐光自己也快记不清了。她只觉得陪伴在黑晶身边的时间过得如此迅速,仿佛昨天他们刚刚参加了生平第一次水晶集会,而今天就已经从旅途的最后一站——幻形灵王国——离开了。她还没有和黑晶讨论过这之后要做的事情。

“接下来我们要去哪里?”辐光问走在身边的黑晶。此时他们正行在一座峡谷中,上方笼罩着浓雾,但两匹独角兽都精通和黑暗中的物事打交道,这点雾气他们根本不放在眼里。

“我们找个地方歇息吧。”黑晶说,“当然不是这里。走出峡谷以后,我们可以找个干燥的地方睡一觉。现在爱茉公主的所有碎片我们都寻得了,接下来目标就是去水晶帝国,借助水晶之心把她带回这个世界了。”

“我说,你有没有想过以后的事情?”希望辐光突然问。似乎意识到了自己的唐突,她赶紧补充道,“你知道的,我们的行程终于结束了,经过了这些年……我还没有过没有目标的时候。我想没有目标可以奋斗的生活会很空虚的吧。”

“那我们就一起找到新的目标好喽?”黑晶轻松地说,“如果你不嫌弃我的话。”

“嫌弃个头。”辐光用角顶了下黑晶的肚子,让他有些重心不稳,但她脸上却荡漾着甜蜜的笑意。

“你傻笑什么?”黑晶看了看他的伴侣。

“我在笑吗?”辐光下意识地碰了碰脸上的肌肉。好像确实在向上收缩。

“笑得像欧斯提夫的向日葵。”

“你在夸我笑得真好看吗?”

“不,我在说你笑得像个傻子。向日葵在那么冷的地方安家,你说是不是傻子?”

“那我就做你身边的小傻子好啦。”辐光轻松地说。

“噗……你没必要这样的。我是开玩笑的。”黑晶收敛坏笑,解释道。

“能让小傻子跟在身边的肯定是大傻子,你没反应过来吗?”这回轮到辐光咯咯坏笑了。

“那大傻子今天可要让小傻子吃不了兜着走啦!”黑晶用装出来的恶狠狠的腔调说,向辐光扑过来,但被她灵巧地躲开了。两匹小马就这样追逐嬉闹着跑出了峡谷,并未注意到上方浓雾中八朵忽明忽暗的亮点。

在峡谷外跑了一阵,辐光杀了个回马枪,反过来把黑晶扑倒在湖边的一片草地上。她开心地笑着,故意没有使劲,想等着黑晶反过来压住她,但黑晶却任由她骑在自己的肚皮上,嘴角微微抽搐着。

“啊……对不起。我弄痛你了吗?”辐光收起了疯笑,关切地问,想从黑晶身上下来。

“别动。”黑晶命令她。随后,他用魔法把周围的大片草皮全部铲了起来,丢进了湖里。

“哇哦。这是不是有点太粗暴了?”辐光一边说着,一边滑溜到地上。

“它们再长起来很快的。”黑晶有些艰难地站起身,用一个透明的魔法泡泡把他俩身处的那一块没有草皮的土地罩起来。“我不想晚上睡在一片可燃物上。”

辐光往后一倒,躺在松软的土地上。她抽抽鼻子,感觉到夜间的轻风拂过面颊,抬起视线又看到一轮明月高挂夜空。“你这个泡泡是干什么用的?既不能抵挡哪怕是这一丝的微风,也不能折射光线隐匿我们的踪迹,干嘛多此一举耗费魔力?如果是用作入侵警报……那它是不是范围又太小了?”

“防火的。”黑晶简单地说。

辐光失笑。“你是有多怕火啊?又是铲草皮又是设防火屏障的。”

黑晶一时没有回答她,静静地也在她身边躺下,凝视着夜空。“火带来了差异。”

辐光扭头看着他,一头雾水。

“没有火焰的话,小马们甚至不会觉得黑夜是寒冷的吧。”黑晶过了好一会儿才继续说。“火焰刚刚燃起的时候,只不过是摇曳的火苗,任何东西都可以轻易地把它扑灭……但是当小马感觉到了火焰的温度,感受到了之前在黑夜里一直在经受的寒冷,他们会全力以赴地让火焰壮大起来的吧。但是火焰总会熄灭的。或碰上暴雨,或燃料耗尽。永远都会。”

辐光也沉默了一小会儿。“既有熄灭之时,便有重燃之日。生生不息。”

黑晶也回过头,四目相接。“谢谢你。你就是我的火焰。”

“哈!那你是承认怕我喽?”

“这世上没有惧怕火焰的小马,只有敬重火焰的小马。”黑晶说。

“那你跟我表现一下你的敬重呗?”辐光又想压到黑晶身上来,但他避开了。辐光感觉有些郁闷,似乎黑晶在刻意规避和她过分亲近,但随即没当回事儿地晃了晃脑袋,瀑布般垂下的漂亮鬃毛在月色下银光透亮。“好啦,我也知道你今天大概累坏了吧。驯服茧之穴感觉并不比对阵女王本尊轻松呢。”

“主要是控住迷宫的部分。很考验分心能力。”黑晶说,算是赞同了。

“唉,其实啊,你只是想寻回被你丢弃在世界各地的爱茉公主的碎片的话,凭你的能力根本不用这么麻烦的。就像在塔克希拉的时候,我们直接把那灵骨塔上的碎片抢了就跑就是了,翎马啊、龙象什么的根本对此无能为力。可你偏偏到每个地方都要路遇不平拔刀相助。”辐光轻声说,“虽然我很享受所有这些和你一起的冒险,但你所做的这些也太大费周章了吧。如果少了这些善举,爱茉公主说不定早好几年就能复活了呢。”

“爱茉公主的事情是我罪恶生涯的开端。有时候我觉得,复活她便意味着我的罪恶生涯结束了。如果在那之前,我的罪过没有全部偿还……我不希望那样。我之前留在世间的都是恶名。我也不敢奢望留下我的美名,能功过相抵我便满足了。”黑晶说,“我所行之善并非真的不求回报。我想要的回报是给我自己赎身。从罪恶的大沼里。”

“别说恶名啦,你现在就像尖锋雷霆(Sharp Thunder)一样热心呢。也许你可以像她一样被所有小马们铭记?”

“尖锋雷霆是谁?”黑晶有些不明所以。

“啊,你从来没探索过东方吗?那边真的值得一去。”希望辐光兴奋地说,随后声音低了下去,“啊……对不起。我总是潜意识地觉得在我探索世界的漫长时光里你在陪着我。我每天夜里都要和我想象出来的你说话才能入睡。看到的小马都以为我疯了。”

“没关系啦,现在我不是陪着你吗?我还会一直陪下去的。”黑晶宠溺地揽过辐光的身子,把脑袋和她的脑袋贴在一块儿,“好啦,快跟我讲讲这个尖锋雷霆究竟是何方神圣吧。能让你想到这样听起来就很好的小马,我在你心里应该还是正面的吧?”

辐光满足地往黑晶怀里蹭了蹭。“当然啦,你是最棒的小马。尖锋雷霆是一匹麒麟——东方特有的一种小马——她生前不求回报地帮助过许多其他麒麟。麒麟们都很尊敬她呢,现在这个名字在麒麟们中间就是热心肠的象征啦。”

“原来如此……哦,原来那些捻角山羊提到的他们真正的朋友——麒麟——也是一种小马啊,我还以为麒麟是一个个体的名字。”黑晶也把头倚靠在辐光的脑袋上,“如果我最终也能像尖锋雷霆一样留下令马怀念的印记那该多好啊。”

“你一定可以的。”辐光呢喃着。

“我不行的。我现在这样只不过是在赎罪。”黑晶苦笑道,“等我偿还完我的罪孽,我剩下的生命应该不够我留下足够正面的印象了。”

“不要这样想啦,我们有的是时间啊。我再也不要你离开我了……我们一起建立功德,好吗?”希望辐光突然抬眼望着黑晶,目光如炬,灼热得令他有些难以直视,“没有你陪伴的三十多万个日夜……我再也不想、再也不想重新经历一次……”

“我也是。相信我。”黑晶紧紧抱住她,轻柔地用蹄子划拉着她头上的鬃毛。

他们相拥而眠。月光不为所动地倾泻在他们身上,清凉清凉的。

……

哗啦。

有什么极其轻微的声音在辐光耳边响起。她没有立刻睁开眼睛,谨慎地侧耳细听。

哗啦。

过了一阵,又是一声同样的声音。那声音极其轻微,不管它是什么,听得出来发出这声音的东西极其谨小慎微,似乎生怕吵醒了自己。老实说,那个微弱的声音其实确实也不比风声响亮,但辐光在千年来的时光中磨练出了浅度睡眠的习惯,任何不能为她的逻辑所理解的细微响动都能把她惊醒。

那个声音还在响着。每次响起总是间隔大约相同的一段时间。辐光琢磨了一会儿那是什么东西发出来的——她想来想去,觉得那听起来像是弯折水分还未干透的落叶的声音。但那显然不正常,谁会在她耳边隔一段时间就反复弯折一片死掉的树叶呢?

她悄悄地把眼皮抬起一条细缝。但令她惊讶的是,她什么也看不见。她惊出了一身冷汗,立即完全睁开双眼,但眼前的一切依旧是一片穿不透的漆黑。

辐光心跳开始加速。她在和伪装得可爱善良的荒原影魔生活的日子里逐渐适应了光照条件极差的环境,她的夜间视力几乎堪比猫头鹰了,何况睡前还是皓月当空。就算是乌云遮蔽了夜空,以她的视力也不该什么都识别不出。就在这时,那个细微的声音再次响起,她感觉自己的心被一只钩子往上狠狠地扯了一下。微弱的响声此时在她听来却仿佛惊雷直接在耳边炸响。尽管如此,辐光依旧没有任何下意识的动作展现出来。她在自我控制上很有造诣。她相信那个发出声音的东西——不管是什么——都暂时没有发现她已经醒了。

小心地把魔力融入每一次平稳的呼吸当中,辐光通过气流判断出黑晶安静地卧在自己身边,除了呼吸的起伏以外没有其他动作。这是否说明黑晶并未察觉到这个奇怪的声音?

她决定先制。不管那个东西是什么,她都绝不会让它伤害呆在自己身边的黑晶。

在那个响动再次出现的时候,希望辐光紧绷的神经瞬间离弦,她以她能达到的最快反应速度向声音的源头射出一个拘束泡泡。电光火石之际,在魔法的照亮下,她却发现那是黑晶在阅读一本摊在他面前的厚重大书。

“啊——对不起!”辐光赶紧收了魔法,但还是保留了发光的独角来照明,“你大半夜的不好好睡觉补充体力,啃书干嘛?我还以为是什么奇怪的东西进来了你没发现呢。”

“啊,是这样,我醒得早。”黑晶似乎为辐光的突然攻击有些意外,但并未作出任何反应,“我每天睡两个小时就够了。然后等你醒来的时候就读读书,补充一下千年来我缺失的知识和见闻,努力不拖你后腿才行呀。”

“你每天都是这样吗?”辐光问,“可是你是怎么做到完全没有动作、也不靠魔法来翻动书页的啊?”

黑晶用鼻子哼出一小口气,就是他平时最普通的呼吸的节奏。这股小小的气流精准地把他正在阅读的书向后翻了一页,发出刚刚让辐光如临大敌的轻微哗啦声。

“是这里的声音啊……”辐光为自己的大惊小怪有些难堪,但她很快想到更重要的事情,“周围为什么黑了?”

“我把泡泡涂黑了。”黑晶平静地回答。

“不点光我可是一点都看不见了,你能看清书上的字?”辐光还是有些怀疑。

“希望,我亲爱的宝贝,影魔的天性就是在影中生存的。”黑晶笑了,“虽然我现在获得了独角兽的身体、不再惧怕水晶之心的光芒了,但我想我那些看家本事我也还没丢光。”

“好吧。以后不准再这样吓唬我了。”辐光如释重负,重新把四肢盘在一起。

“自从我们从水晶帝国启程以后,每一夜我都是这样的,不知道为什么今天把你吵醒了。”黑晶挠了挠头,“也许因为今天我看的这本书年头有点久远,纸页比较松脆吧。”

“你带了多少书啊?”辐光难以置信地瞅了瞅黑晶那看上去只够放两块松饼的小鞍包。

“走之前我问韵律公主要了水晶帝国的国家图书馆的许可。没带多少,大概只搬了那座图书馆的三分之一吧,大部分都是关于水晶帝国重现世间以后新增加进去关于我消失的那一千年发生了什么的。”似乎很清楚辐光下一句要问什么,黑晶紧接着补充了一句,“我的包被我施了空间扩张魔法。我曾经用它在水晶帝国建造了一个属于我的异维度空间。”

“塞拉斯蒂娅在上。你真是每天都能给我带来惊喜。”辐光翻身滚了一下,又滚了一下,似乎怎样也找不到一个舒服的姿势继续睡下去,“我觉得我已经休息得差不多了。我们要不继续赶路?还得找地方给韵律公主报个信什么的,我们还没通知她爱茉公主就要回来了。”

黑晶在魔法泡泡的壁上刮了两下,一道强光从刮去黑色涂层的那一小块里投进来。

“太阳刚刚升起来。”黑晶说着,解除了魔法泡泡上的黑色涂层。辐光看到周围和她昨夜入睡之前看到的一样:随着和风一浪浪地摇曳的草地和闪烁着粼粼波光的湖面。只有他们所处的这一块区域依旧保持着被铲走草皮的地貌,就像一块难看的秃斑。

撅起屁股伸了个长长的懒腰,辐光蹦了起来,活动了一下四肢。她左右望了望,准备朝湖边走去,“我去喝点水,我们就上路,沿途找点吃的。你喝水吗?”

“保险起见,喝我们绝对可以信任的水源吧。”黑晶从包里甩出一只方形的小水壶。辐光似乎觉得伴侣太过谨慎,但也没多说什么,接过水壶痛饮了半壶,擦了擦嘴巴。

两匹小马收拾了一阵,黑晶把书做上记号塞回包里,准备继续赶路。不过他却执意不肯收起那个魔法泡泡,甚至于要一边走一边铲掉将经之路的全部草皮,引起了辐光的强烈抗议。辐光觉得过夜的时候铲掉一大块草皮已经够过分的了,没道理继续破坏这处美丽的地方,而且她也实在看不出有什么必要一直走在没有草地的土壤上。最后他俩各退一步,黑晶没有对草地继续进行破坏,但他要求辐光在接下来进入下一个村镇之前的路段由自己驮着,辐光虽然又好气又好笑,但最后还是美美地趴在了爱马背上。黑晶蹒跚地在草丛中行走,还引起了辐光些微不满——“我有那么重吗,压得你路都走不好啦?要不我还是下来自己走好了?”可黑晶坚持驮着她继续前进,她拗不过他,只得从了。

红日初升,其道大光。那光芒随着太阳彻底离开山头而愈发强烈,将夜间的寒气一扫而空,反射在草叶上的露珠间,反射在湖面慢吞吞地泛出的泡泡上,反射在早起歌唱的雄画眉的眼瞳里。

草地里,有个赤色的影子也沐浴在光辉下,几乎不为其他生灵所见。那个影子活似一只云雾构成身体的耳廓狐,前额生着两只冰锥般的弯角,腰间围着虎皮裙。他默默地注视着黑晶驮着辐光渐行渐远,就要消失在朝阳的晨光里。

“昨天晚上有收获吗?我饿了。”那个赤色的影子身旁,一个蓝色的影子打着呵欠出现了。她的打扮和他如出一辙,不同的只是她的脑袋只有一只角,位于前额正中央。

“没有。昨晚有条好汉在这里留宿,我为难不了他。”赤影淡淡地说。

青影往前瞥了一眼,正好赶在黑晶走出自己的视线范围之前最后看到了他。“还有你搞不定的猎物?我可不信。你又偷懒了吧,每次轮到你守夜你都这个样子。”

“那条好汉真的很厉害。他能看透我们的荆棘地带和蒸汽毒渊的本来面目。对付一个无法被迷惑的高灵视对象,我没有必胜的把握。”

“你就扯吧,就算那公马真的跟你说的一样厉害,他背上那小母马难道灵视也高到足够识破我们的把戏?”青影撇撇嘴,“换我守夜的话我早就通过她把她俩一口气灭掉了。”

“你做不到的。”赤影平静地说,“我尝试了所有方法。那公马本来在和母马嬉戏,但为了避免母马被荆棘伤到,他有意改变了方向,被她扑倒在荆棘上。他铲走了一大块荆棘地带来作为过夜的场所,又用魔法泡过滤了毒渊蒸腾出的无形毒气,我们的陷阱完全拿他没办法。深夜我召唤出了幽鬼想要逼疯他们,可那公马见到团团包围着他们的幽鬼一点反应都没有,仿佛他是身经百战见得多了。这也在我的意料之中,本来我的目标也不是他。我相信那匹小母马对于幽鬼的精神狂乱没有抵抗力,我所需要做的只不过是等她偶然起夜,瞄到幽鬼就可以了。虽然幽鬼没有实体,但只要她被精神攻击震荡到,受惊冒出那公马设置的滤气泡泡哪怕半根鬃毛,我就可以拿下她了。在太阳光把幽鬼化为灰烬之前,我有足够的时间。”

“但显然你没有成功,对不对?”青影轻蔑地嘲笑道,转而怒气冲冲,“他们胆敢破坏我可爱的荆棘丛——这两匹可恶的害马——而你甚至不能拿他们怎么样?”

“那公马觉察我的意图之后给他的泡泡加了一层不透明的概念。如果只是用黑色素遮挡,幽鬼的力量轻而易举就能穿透,但是面对概念改变的魔法幽鬼无能为力。”赤影说,“我必须在太阳升起之前召回幽鬼,不然一无所获的同时还得损兵折将。”

“那他们启程离开之后呢?你明明可以让幽鬼盘踞在他们自己的身体投下的阴影里!你明明可以用沙子射击他们的影子,你能射多远我是见过的!有那么多方法能够把这两匹胆敢糟蹋我的荆棘丛的害马留在我们的陷阱里!”青影冲她的同伴大喊大叫,“你知不知道这波如果得手我们两个星期都不愁吃喝?你是没经历过饥荒年代不晓得食物的来之不易是吗,这么好的机会都让它白白溜走?”

“我当然经历过。我们都经历过。但是我一向敬重好汉。他在我们的可笑把戏面前轻而易举就能自保。为了不让同行者担心自己,他宁愿不告诉她眼中‘可爱草地’的真相,也不采取魔法翼之类可能让她感到哪怕是一丝反常的咒语——讲真,他若是决定飞离这里,反到能撞上我们布下的结界,那样我们就真的十拿九稳地阴住他了,我很确信他没有发现那个结界的存在——驮着她在荆棘地带穿行,任凭自己的蹄子、四肢和肚皮被尖刺豁得血肉模糊。”赤影感慨道,“我了解那是怎样的疼痛。看看我们的荆棘上那一条血路吧……那是勇士的丰碑。”

青影显然对赤影的说法不屑一顾,她骂骂咧咧地转身离开了,也许是去对付新的落入他们陷阱的倒霉蛋了。但赤影却还在久久凝望着黑晶从他的视线里消失的地方。

“那公马必是大智大勇之辈。这样的英雄好汉,不该屈死在我们这卑劣的陷阱里,成为我们这样的低级物种的食粮。”他庄严地向着那个方向说道,“愿你在将来寻得配得上你的、英雄般的死亡作为你最终的归宿。”


注①:即幻形灵帝国中心的城堡,为大部分幻形灵饮食起居的主要场所。

注②:“荒原影魔(umbrum)”和“雨伞(umbrella)”前半头发音相同。

注③:殖民地遍布世界的海上霸主永耀帝国的主体民族,外观形似蛇首、豹身、鹿腿。“最可恨那些毒蛇猛兽,吃尽了我们的血肉。”

注④:侍奉死神的阴间小马,有八条肢体,能自由往返阴间和阳间。


Polevik  果马

边境北国欧斯提夫(Ostive)的主体民族,是一种植物性的偶蹄目小马。果马的鬃毛是生长在他们身上的植物,他们的鬃毛就如同小马国的小马的可爱标志一样是他们每个个体自身的最佳代表。拥有同样种类的植物鬃毛的果马也会略有不同:例如,同样是长有麦穗的果马,他们产出的麦粒的颗粒和口感都不尽相同。

不同种类的果马能力不同。有些果马的鬃毛能够分泌毒液、致幻花粉或其他具有很强杀伤性的物质,这些果马一般在军队中服役;有些果马的鬃毛具有舒缓心神的芳香和观赏性,他们一般从事服务业;鬃毛是可食用作物的果马一般从事农业生产。部分果马能够生长出复数的植物形态。

 

Karahi  翎马

热带内陆国塔克希拉(Taxila)的主体民族,是一种长着华丽羽毛的卷耳小马。他们头部和尾部的鬃毛都可以开屏,像孔雀一样。不同的翎马开屏以后展现的形态、图案和花纹也不同,一般这是决定翎马社会地位的关键。

翎马可以在开屏状态借助风力滑翔,但他们并不能主动飞行。部分上位翎马拥有宽阔的双翼用以作战:其上生长的羽毛薄如蝉翼又坚如精钢,脱落后生长速度极快,经常被当做投掷武器使用。

 

Wildbeest  角马

一种形似小马的生物,又称牛羚,是斑马们的邻居。许多次斑马大迁徙都有角马作为伙伴。

角马的鬃毛从头部后侧一直延伸到背部和尾部,形似豪猪刺,对于其他种族来说坚硬锋利,但对于其他角马来说就像草叶一样柔软。因为角马的体格与其他小马并非有质的差距,所以角马们鬃毛的种族判定机制也被视为他们的魔法。

角马和斑马一样没有明确的具有代表性的统一国度,他们广泛地分布在阿比西尼亚一带的草原上。文化上,角马具有鲜明的死者崇拜风气,因而巫术盛行,他们相信死者能够获得生者所不能及的智慧。

thumb_up 11
0 thumb_down
share
chevron_left import_contacts chevron_right file_download share
排序:按时间 升序
乐梦Brella Lv.4 陆马
评论 一步之遥

甜的令马窒息:ftemoji_soawesome:

这个黑晶太棒了,他与希望的旅行简直跟我想象的一模一样!

异种小马的设定也很赞啊,配上这描写,这应该是我见过最好的一篇hopebra文:ftemoji_lyra:

11 天前

登录后方可发表评论

收录该文章的频道
  • 反派聚居地

    Ligh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