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re_vert
SOUNDLORD
SOUNDLORDLv.1
麒麟
中篇原创
T
已完结

虽千万马吾亦往之

本作属原创作品,未经作者同意请勿转载。

序幕-荒芜废都

chrome_reader_mode 6,505 event 6 月 26 日 thumb_up 11 thumb_down 0
visibility 160 forum 1

森绿的夜空下群星闪耀,忽明忽灭,将百万年前的光辉远远地送入天幕。不管她们本身有多么光彩夺目,在艾奎斯陲亚①上的居民们看来也只是一个个小小的亮点,甚至比不上眼前的一只萤火虫的亮光。命运就是这样奇异而残酷:苍生只能看到近在眼前的希望,却对跨越星河的远方奇迹视而不见,尽管那奇迹遍布苍穹,多得不可计数,而且每一个都不亚于塞拉斯蒂娅公主升起的那颗给这片大地带来全部光与热的太阳。那来自繁星的光芒却只是静静地跃动着,把生命奉献给火焰,给黑暗冰冷的宇宙带去一点温度和明亮,即便燃尽之后远方的生灵依旧能够看到自己生前的光芒万丈——即使在他们眼里,那只是一点点不值一提的星光罢了。

一只松鼠蹦蹦跳跳地在一片针叶林的地面晃悠,满心想着抱走一颗落在泥土上的松果作今天的夜宵。它捡起一颗,在怀里捣鼓一番,又丢在一边;重复了许多次,依然没有找到令它满意的品相。在它垂头丧气的时候,一阵微微的暖风刮过,一只大松塔被风裹着在地上滚动,直接栽进松鼠的怀里。它有些惊讶地掂了掂那颗沉甸甸的大松塔,用牙齿啃了两下,感觉外壳质地坚韧,用来磨牙会很舒服;揭开一片外壳,里面整齐排列的松子传来一片油乎乎的芳香。松鼠开心地把这颗被暖风送来的松塔叼住,开开心心地回到巢穴里去了。

那股暖风继续刮了一阵便戛然而止,仿佛正在朗诵着优雅古典乐的留声机被什么东西突然掐断一般突兀。异常的静谧持续了好一阵,林中的生物们不约而同地被这静谧震慑,纷纷回巢,很快林地便一片死寂。随着一阵呼啸声,一阵锋芒毕露的尖锐狂风飒地将高深莫测的寰宇一分为二。那是某个生物直线快速向前飞行留下的尾迹。那个生物迅捷如风,那道尾迹几乎瞬间消失,几秒钟后地面上的林木才被高强度的风压包裹,枝叶横飞。如果那些在坚固巢穴外的小动物们被裹挟在这样的狂风中,后果简直不堪设想——那用热风给小松鼠送来松塔、又用反常的安静来警示林中居民的某个存在,一定是充满慈爱的圣灵吧。

那阵风飞过夜生活正盛的繁华都市,飞过接触自然的乡村小镇,飞过荒无马烟的原始森林和沼泽,终于在一处峡谷前减缓速度,显露出身形。那是一匹看上去像是由发亮的气流组成身体的生物,看起来类似小马,却比小马狞恶凶狠得多。那生物在那看上去深不可测的大裂谷上方绕了三圈,似乎遵循着某种不可描述的规律,随后峡谷下方的浓雾里亮起八点亮光,似是八只眼睛在审视着这个不速之客。

“什么情况下刹那即为永恒?”隆隆的声音从浓雾中传来。

“心中充满爱时。”那生物答道。她的声音意外地清脆玲珑。

得到这个回答,裂谷下传来阵阵低语,都是无法理解的语言,似是在讨论这个答案能否合格。随后是一阵沉寂。

“何求?”那个声音唐突地又出现了。

“面圣。”来访者立即答道。

“何为?”

“黑鸦。”

“何分?”

“穹窿。”

那八个亮点闪动一番,随后变换位置,发出一阵地动山摇的巨响,但来访者不为所动。亮点组成了一个圆圈,来访者飘到圆圈中心上方,放松身体向下坠落,沉入浓雾之中。

来访者在浓雾里下沉了许久,终于看到自己在那些光点组成的环里通过,此后眼前豁然开朗。这是一座被遗弃的城市,尽管许多建筑早已破败、被植物缠绕、被野生动物们改造成新家,但那些高耸的尖塔和城堡的穹顶依旧昭示着往日它们的辉煌岁月。但来访者无暇欣赏这片新天地,立即全速向某个方向飞去。

在一座宛如四角巨大生物颅骨的高大城堡门前,来访者轻灵地落地。这座建筑看起来和其他那些建筑没什么不同:年久失修,伤痕累累,杂草丛生;但是大门上雕琢成兽口衔着的门环和大门两旁的怪兽石像却又和建筑本身格格不入:它们尽管陈旧,但却完整,似乎并没有这座废都那样久远的历史。来访者叩了叩门环。她的行为看起来很蠢——很难想象这样一座废弃建筑里会住着什么能够交谈的生物。但门环敲在门上之后,两旁的石兽就有了反应。它们缓缓地扭动身子,似乎在挣脱什么看不见的枷锁,身上的尘土和其他凝固的杂物纷纷脱落;在它们的行动完全流畅之后,两只石兽转过脑袋对着来访者,将爪中所握长枪铿地交错在大门前。

“先生正在休息。”一只石兽咆哮着。

“我知道。事情很严重,是穹窿等级的黑鸦事态,我以为流蛛放我进来的时候已经通知你们了——”来访者想要争辩。

“上一个穹窿等级的黑鸦事态还没有解除警报。我们现在一直处在这样的事态之中。再叠加一个毫无意义。先生需要休息。”另一个石兽也开口了。

“我知道!我已经很努力地在尝试解决上个黑鸦事态了好吗,但是这次我只是来传信的,我需要老师的指引!我马上就会回去继续努力平息危机的,但我没有老师的指导的话我已经黔驴技穷了——这次黑鸦事态比还没解决的这个威胁更大,拜托你们——!”来访者据理力争。看得出来她确信自己的报告十万火急。她不能理解为什么老师的看门狗这样不近马情。

“他需要休息。他不是谷外那些不知疲累的机器,也不是像我这样没有感觉的魔像,更不是像你这样自然元素的精灵。而且他年纪大了。”石兽依然不肯放行。“你可以等他醒来。”

来访者还想说什么,大门忽然铮铮作响,听上去像是从内侧打开门锁的声音,随后门向内左右打开了,一匹蹄瞪高跟小皮靴的骷髅马站在那里。那副骨架的眼眶里冒着盈盈蓝光,关节之间用魔力连结着,用绸缎精心地扎在脑后和臀部模仿出鬃毛的效果。见到她,两只石兽将长枪从门口收回,向两侧退开一步。

“丝凯莉诺儿(Skellinore)!对不起,我吵醒老师了吗?但是我真的有紧急——”来访者对那骷髅辩解道。

“先生已经醒了。在你进入废都的时候他就醒了。” 丝凯莉诺儿说着,转身向内走去,模拟出来的鬃毛在身后左右甩动,“他想见你。请随我来。”

“谢天谢地!”来访者忙跟了上去。

骷髅马和来访者穿行在城堡里。城堡的内部也像它的外观一样破败,裂缝和缺口堆积着各种各样触目惊心的腐败物;但她们没有在这里停留,而是穿过了整个城堡,来到城堡后的花园门前。丝凯莉诺儿在花园门口的一棵树下停住了:“他在里面等你。”

“谢谢。”来访者对骷髅马说,但没得到回应。她似乎也没期待得到,迈步飘进了花园。

花园坐落在一个草坡上。它看上去像是被精心地打理过,不过打理它的无论是谁显然不喜欢井井有条的风格。遍地都是卷曲的带刺藤曼和奇形怪状的肉食植物,在它们之间的空地上密密麻麻地排列着许多花骨朵——它们看起来并没有盛开的意思,但也没有死去,就像襁褓中熟睡的婴儿一样轻轻颤动着,打着可爱的小呼噜。来访者似乎看到有几朵花骨朵用茎部的叶片挠挠花瓣根部,但她不以为意,小心地避开了它们。

“老师。”来访者恭敬地对草坡上大树下一堆笼罩在阴影中的不可名状之物致意。

听到这声呼唤,那个东西缓缓地抬起长着一对弯曲大角的脑袋,睁开了浑浊的黄眼睛。他看起来已经很老了,风烛残年,行将就木,简直是半截身子埋在土里了;体毛稀疏凌乱又暗淡无光,如若披着一张被长期粗暴使用过的剥制毛毯;他的下半身被固定在一个两侧带有大轮子的辅助器械上,可以想象这个器械本来是为后腿残疾的四足生物使用的辅助工具,但看着这个老家伙很难想象他拖着这两只轮子健步如飞的情景——他实在是太老太老了,若不是他半梦半醒的老眼无精打采地看向来访者的方向,任何在附近的生物都会觉得他是一具尸体。老者看上去平平无奇,疲惫不堪,甚至令马生厌,但来访者对他的态度却毕恭毕敬。

“请原谅我冒昧的不请自来,但确实有要事相告,希望得到您的建言。我没有打扰到您吧?”

“没有,温迪戈(Windigo)②,我亲爱的孩子。但说无妨。”老者的声音如他的外观那样老态龙钟。

“是这样的,我……呃……”那来访者,温迪戈,此时却丧失了方才风风火火试图面圣的紧迫和自信,吞吞吐吐地说,“我不知道怎么开口,但是——”

“黑晶出问题了,对不对?”老者一阵见血。

温迪戈默然了一小会儿。“是的。我很抱歉带来这个消息。”

老者长叹一声,发出一声似笑非笑的古怪呻吟。“这也是没办法避免的事……我早就看到过这一天,并且也在暗中准备着应对方案。只是我没想到这一天会来得这样迅速,让我之前所有的布局都显得过时且可笑。”

“老师……我很抱歉。”温迪戈垂下脑袋,小声说。

“这不是你的错,孩子。”老者宽慰道,随即话锋一转,“邪茧救出来了吗?”

温迪戈一时间显得有些窘迫。

“她还被暮光她们关押在眼皮子底下。自从我上次来见您以来,我们一直没有停止组织营救行动,但是所有的行动无一例外都失败了而且损失惨重,她们的防御无懈可击。事实上,就在我这次来见您的时候,新一轮的营救行动就已经在进行了,但我恐怕它会像之前的行动一样失败。照这个损耗速度,我们会徒劳地消耗光全部的有生力量。”

“可怜的邪茧……”老者叹息道,“我恐怕她撑不了太久,她的身体状况你是知道的。她受过太多苦了,任何伤害都有可能成为压垮她的最后一根稻草。必须动用一切资源立刻把她和她的同伴们救出来。去请无序,我要通过他和混沌天国的邪龙马氏族联系。”

“可是……”温迪戈有些迟疑,“无序未必会给我面子,他之前只跟黑晶有过交情,而黑晶已经——您知道的,用‘投敌’来形容他并不过分——不再坚定地站在我们这边了;何况无序现在跟某一匹站在我们对立面的小马关系紧密,我认为我能说服他的机会不大。”

“只有试一试了。”老者沉吟,“只有邪茧能够让现在的黑晶迷途知返,再次回到我们这边,哪怕只是暂时的。如果有必要,我会出面干预。”

最后这句话的效果就像在温迪戈面前凭空变出一群大熊座。

“您……您不能随便移动,老师!”温迪戈大惊失色,“您的身体无论如何都吃不消现在这样强度的战斗了!我去请无序便是,我无论如何都会把他请过来,您就在这里安心养着就好了!我们怎样也不能失去您啊……!如果您也出了什么事情,我们可就真的连最后的一点希望也失去了……”

老者咧开嘴笑了,露出他残缺不全的黄牙。“我想无序还是会卖我这老东西一个面子的。我借给过他我的形象,他欠我个情。”

温迪戈行了一礼:“那我即刻去拜会无序。只要能救出邪茧,黑晶的问题也能迎刃而解了。”言毕,她便要动身离开。

“且慢。”老者突然叫住她。

温迪戈不禁愣了愣,“还有什么更要紧的事情吗,老师?”

老者一时间没有说话。他那呆滞的眸子突然显得炯炯有神,宛如一个年富力强的他被禁锢在这副日薄西山的破烂皮囊里熟思审处。温迪戈不敢打断他。她几乎能听到老者的大脑里世界被当作立体拼图一样被一块块嵌回原位发出的巨响。

“一直以来,我们所做的一切都只不过是扬汤止沸。”老者终于开口了,审慎而平缓,“我一直以为,只有做好现在的权宜之计,才能一边稳住现状一边准备好釜底抽薪。但是现在看来来不及了……热汤被扬起来的时间已经不足以它在落回釜中之前冷却下来了。邪茧尚未脱险,黑晶又背弃了大道。这些热汤一浪接一浪地袭击过来,每一次都带着更高的温度,我们已经开始疲于应对了。釜底抽薪必须排除万难,立刻开始。”

“……恕学生愚钝,不明白老师的意思,请老师明示。”温迪戈低伏身子,又行了一礼。

老者看了她一会儿。“那把‘薪’……你没见过。我的力量鼎盛的岁月里曾经跟那‘薪’展开过旷日持久的鏖战。我们谁也奈何不了对方,谁也占不到对方一点儿便宜。我们都不想无休止地打消耗战,我曾和那‘薪’约定永远互不侵犯。那个约定一直持续到今天,双方都没有打破。”

老者缓缓地换了口气。温迪戈安静地等候着下文。

“但是不侵犯不代表没有影响。那‘薪’的作为大大地干扰到了我,干扰到了世界,也干扰到了你们的生活。想想看,如果你不是作为呼唤风雨的桑塔纳使者而是作为和普通小马一样的平凡生灵度过一生,你会少遭多少苦难?”

“我愿意为老师付出一切。我永远忠于您。”温迪戈不假思索地说。

“如果没有那‘薪’,你本不必如此。你可以像普通的小马一样茁壮成长……像普通的小马一样坠入爱河……像普通的小马一样在满堂子孙的陪伴下安详睡去,不再醒来……而不是像现在这样背负着永生的诅咒,一遍遍地把惩戒带给失和的大地。”老者说,“那‘薪’的所作所为对世界造成的影响比我原先预计的要大得多。没有那‘薪’,邪茧根本不必落得那样悲惨的境遇。没有那‘薪’,黑晶根本不会背离他的本心。那‘薪’就是我们一切苦难的根源。只要‘薪’存在,釜中永远水深火热。”

“那把‘薪’指的是……?”温迪戈试探地问。

笼罩在黑暗中的身影抬起前蹄,在地上画了一个符号,看起来很像一个G。

温迪戈抬起前蹄捂住嘴巴。她被惊得瞠目结舌。“‘薪’原来就是那个家伙……是这样可怕的存在吗……?”

老者严肃地点点头。

“那我们别无选择了。我们只有不计一切代价去把‘薪’给拿下才行,绝不能放任这‘薪’继续威胁我们。那刻骨的仇恨和滔天的愤怒无时不刻不在腐蚀我的身心,我再也不能忍受这个可憎的家伙继续作威作福。集结全部力量,把‘薪’彻底消灭,还我们一个乐园世界!我跟我的师兄弟姐妹们和‘薪’,今天必须死一边。”温迪戈慷慨激昂。

“我们不是对手。我和那‘薪’都早已今非昔比了。我正一天天衰弱下去,而那‘薪’却在一天天强大起来。你可曾记得我那丢失的铃铛?那就是被那‘薪’给夺了去。就算不考虑这个因素,那‘薪’的势力也是古老而庞大,恐怕‘薪’的继承者们也不是你们能够应对的。我们本来就已经势单力薄,正面出击只能造成无谓的牺牲。”老者沉着地说。

“那我们要怎么样对‘薪’展开行动啊?”温迪戈忍不住发问。她完全看不到一点希望。

“我们不能再分开执行短期计划和长期计划了。所有的行动,所有的布局,都将收束在一条主线里。”老者说着,意气风发,精神矍铄,话语急促而连贯,仿佛突然年轻了几千岁,那肮脏的皮毛和嘴角不受控制地垂下的涎水看起来似乎也不那么令马作呕了,“我们将展开猎杀。我们猎杀异化的野兽。我们猎杀失去理智、背弃目标的昔日同伴。我们猎杀跨越星辰的远古巨神——这个计划,我称之为‘猎杀’行动。

“星火可以燎原,杯水难抵车薪。不能再浪费时间了。‘猎杀’才是我们唯一的出路。”

温迪戈打了个寒战。“真的必须猎杀旧日伙伴不可吗?我们不能把他们拉回来吗?”

“我们没有时间了。我很抱歉,孩子,这一切都必须迅捷而隐秘。我们的渗透绝不能让‘薪’的势力发觉。有那么多工作要做,有那么多棋局要布。我们和‘薪’之间的博弈是以弱对强,容不得半点失误。一着不慎,满盘皆输。”老者说,语气慈祥却又投射出不容置疑的威严。

闪闪发光的风之魔物黯淡了一会儿,随后她平复心情,坚定地点点头,“我明白了。我还是会为我们不得不除掉的每个同伴而愧疚和悔恨……但我面对她们的时候绝对不会心慈蹄软。”

“这才是你该有的样子,温迪戈,我的孩子……”老者似笑非笑,混杂着宽慰和凄凉,可在恶劣的光照条件下温迪戈看不清他具体的神情。“那末你快去找无序。我会召回我所有仍然在世的学生,只要她们还愿意响应我这个糟老头子的号召。‘猎杀’刻不容缓。”

“我这就动身。”温迪戈最后行了一次礼,“可是老师,请容学生问最后一个问题。”

“问吧,亲爱的孩子。”

“‘猎杀’的棋盘要从哪里展开?”温迪戈抬眼直视着老师,专注而冷静。“如果您的计划要提前付诸实施,如果您的安排要突然排上日程,我想尽可能多地知道‘猎杀’的细节,这样我去与无序这样的强者会面也更有底气。”

老者眯起眼睛,嘴巴颤了颤,下颚的胡须抖动着,似乎在咀嚼已到嘴边的话。

“黑晶王,就是要落在‘猎杀’这块大棋盘上的第一颗子。”


注①:本文的设定中,Equestria根据语境有三种不同含义,其一为塞拉斯蒂娅和露娜公主为国家元首的政治实体,即小马国;其二为小马国所在的大陆;其三为小马国所在大陆所在的世界。故本文中的Equestria将使用音译,每次出现具体代指的意思将根据语境的不同而不同。

注②:即雪魔。


Skellinore  丝凯莉诺儿

打理神秘老者饮食起居的管家,是一匹骷髅马。似乎是神秘老者为了纪念某个对自己很重要的小马而用骨头制造的、魔像一般的亡灵生物。她对于什么样的环境是适合活物居住的并没有清晰的概念,因此只照顾神秘老者而不负责打理其住所。

在正剧s8ep10中,无序在“巨魔与地下城”中召唤出了一个卡牌版本的丝凯莉诺儿尝试安慰“失恋”的大麦哥,暗示了无序与丝凯莉诺儿所照顾的神秘老者可能存在的联系。

thumb_up 11
0 thumb_down
share
chevron_left import_contacts chevron_right file_download share
排序:按时间 升序
乐梦Brella Lv.4 陆马
评论 序幕-荒芜废都

这脑洞真棒:ftemoji_sgpopcorn:

11 天前

登录后方可发表评论

收录该文章的频道
  • 反派聚居地

    Ligh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