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re_vert
Miemeng
MiemengLv.6
独角兽
长篇原创
T
已暂停

你Mie的同人文集

本作属原创作品,未经作者同意请勿转载。

双“马”传统(OC:海特×汲黯)

chrome_reader_mode 4,624 event 6 月 26 日 thumb_up 27 thumb_down 0
visibility 238 forum 8

写在前面:

(这篇不是你们最想要的吗?)

  其实这个可以再多写点,如果有想接的告诉我一声,直接写就完了。(标个前后传即可)

正文开始!

  在小马镇有一个不成文的传统,一间房间里至少要入住两只小马。这是友谊理念的大成功!比如天琴和糖糖,DJ-pon3和奥塔维亚。如果你去小马镇租房子住,两只小马合租一间房,每只小马只需要付出原租金的四分之一。

  汲黯正坐在房屋租借处前面的椅子上,为了省下租金而等待着,一边等着一边想着,“就算我一个人付了全额房租,也不和一个那些讨厌的贵族住一起。”

  汲黯用蹄子遮着眼睛,往远处看了看。正午的阳光将路面炙烤得模糊不清。汲黯暗暗想着,快来个马吧,不然毛都要晒掉了。他挪挪身子,擦擦自己被汗粘住的皮毛。

  汲黯望着自己的包裹,里面应该还剩着两瓶水,或者至少,还可以拽条毛巾擦擦汗。他打开包裹,一包被褥和衣服将他的必需品压在了最下面。汲黯在心里骂了一句,他开始犹豫是否要在这里把东西掏出来。对水的渴望压过了他最后一点的自尊心,他抓住了那个包。

  “您好?”一个清脆的雌驹声音。

  汲黯下意识地收回蹄子,转过头。

  一位淡蓝色皮毛的独角兽雌驹正站在汲黯的面前,一顶干干净净的礼帽戴在她的头上。

  汲黯正在一边思索说什么话,一边听着自己的心跳声。随后的一句话却使他有点心脏骤停的感觉。“您也是来租住的吗?我叫月光草,从坎特洛来。”

  汲黯听出了那小马的坎特洛口音,一阵反胃的感觉从他的腹部传来,种种在坎特洛受到的不公和白眼在他的脑海里反转,盯着面前的坎特洛小马,他做出了一个决定。为了生存与尊严,他需要一次豪赌。

  汲黯起身走向租借处,拿出了自己的钱包。



  “谢谢您帮我搬东西。”月光草笑吟吟的。

  汲黯回头看看她,心里想着,我竟然要和一个坎特洛小美马住一起……汲黯甩甩头,清除了那些想法。

  第一天的下午,汲黯把这间距离镇中心一般距离的房子打扫了一边,虽然月光草也帮了一些忙,但是汲黯觉得她似乎真的不会干活。晚餐汲黯是在一家连招牌都没有的小酒馆吃的。喝着一瓶自酿酒,汲黯回想起他这些年的打拼,有了一点积蓄,也有了些事业——就是少了一个雌驹。汲黯情不自禁地笑了,结账离开。

  似乎很平静的样子,就这么过了一些日子。汲黯在镇上的生意一如既往,月光草在珠宝店里实习。



  汲黯面前是半块三明治和今天的报纸。“这报纸真的越来越扯了……大公主就蛋糕价格和商务部代表商讨……夜骐游行抗议,反对‘早上的饭必须叫早饭’相关法令……这都什么破事。”他自言自语着,找了几条娱乐新闻。

  在中间的一版的一角上一则简讯:“坎特洛伯爵女儿出走,原因未知。”

  汲黯咂咂嘴,继续读。“月光草?”

  这天很快过去了,汲黯决定提前回来问问月光草,他背着小包,报纸卷着放在包里。“月光草?我回来了。”汲黯走进昏暗的房子里,窗帘严严实实,也不开灯,但看起居室里的丝质鞍包月光草应该已经回来了。汲黯放下包,把报纸安排在鬃毛里,往楼上走去。安静的房间里回荡着木制楼梯的吱嘎声。

  月光草卧房的门虚掩着,汲黯敲敲门,“那个,你在里面吗?”

  “啊……我在,你别进来,我在……那个……换衣服。”

  汲黯心想着,“小马本来也不穿衣服啊。”便推门进去。眼前的一幕让他觉得自己的四肢似乎被钉在了地板上,他想叫,但是又叫不出来。

  在梳妆台前,那顶礼帽下,是一团像是血肉的生物,之所以那么说,是因为它还在蠕动。淡蓝色的皮毛有一半套在这一团血肉之上,另一半松垮垮地拖在地上。

  汲黯慌乱地回忆着自己父母在他很小的时候让他学的斑马格斗技巧,身后的门又在一团白色的魔法光下“哐”的一声关上了。汲黯有点颤抖而快速的抄起旁边的一个小凳。

  “汲黯……你听我解释……”血肉发出低沉的声音。

  汲黯把凳子丢出去,“你别过来!”他大叫。凳子被白色的魔法接住,稳稳的放到一边。

  “冷静点!汲黯!”血肉开始缓缓地靠近汲黯,汲黯的心脏像是发了疯的一样跳动。他脑子里只剩下一个字——跑!

  汲黯下意识地往窗口冲去。在他撞碎玻璃,做平抛运动之前,他的四肢笼罩在了白色的魔法光中,像是四蹄被捆住了一样。那一个瞬间,汲黯突然觉得有点舒服。

  魔法的阻碍并没有完全消耗汲黯的动量,他重重的撞在了墙角的箱子上,黑暗渐渐的覆盖了他的视线。



  “护士……他还好吗?”

  “有点轻微的脑震荡,还有这个包,剩下的好像并无大事。”

  汲黯缓缓睁开眼,他看到所谓“月光草”在和红心护士谈论他的病情,他想大叫,“她是怪物!”但是张不开嘴。

  门咔哒一声关上了,红心护士离开了。

  “月光草”走到汲黯的床前坐下,叹了一口气,“汲黯,我们得谈谈。”

  汲黯脑子里混乱惊悚的记忆仍然没有消去,他不知道如何去表述。

  “怪事!我已经解除了你的禁言魔法了啊?”“月光草”看着汲黯的嘴。

  “我只是不知道怎么说好……”汲黯想坐起来,但是被制止了。

  “躺好!”“月光草”训斥他,“好吧,既然你已经了解了,那我们是不是可以……嗯……坦诚相待?”

  “你究竟是谁?”

  “其实我不是月光草,你可以叫我……海特。”听到一个低沉的男声从一个雌驹的嘴里发出可不是汲黯所希望的。

  “那……难道是……”

  “对。”海特起身走到窗边,“是她先发现我的,我迫不得已……杀了她。”

  “你还是一个杀过小马的怪物?”汲黯感觉一阵晕眩。

  “那又怎样?本来她是个矫揉造作、一心想着自己的贵族身份、攀附着各个名流的大小姐。——而且,她歧视你,我指的是斑马。”

  汲黯默不作声。

  “请您替我保守秘密,好吗?”(月光草声线,下用“月”来简称)海特回头含情脉脉地看着汲黯,汲黯脸上泛起红色。

  “嘿,原来斑马脸红的时候会出现好多颜色。”(原声,下用“原”来简称)海特笑他。

  海特给汲黯炖了点菜汤,在床边喂着他。

  “(月)尝尝看,烫不烫?”海特浮着一把小勺。

  汲黯尽力不去想她(或者说他?)的皮毛下是什么,这样才能让他在床上还能感受到一丝丝的幸福。

  “所以你是……男的?”汲黯喝完最后一勺汤,舔舔嘴唇。

  “(月)好啊!我把你当兄弟,你却馋我身子!”海特悬着碗和勺子,往厨房走去,他回头看看汲黯,“(原)嘿!你脸上是黑蓝紫色交错!”

  汲黯脸上发烫,又气又想笑,想从床上爬下来。

  “(月)回去!躺好!”海特从厨房门口走来。

  汲黯躺回去,从床边抓来报纸。“那这个怎么办?”他指着那个边角消息。

  “(月)嗯……我知道怎么办。”海特戳戳汲黯的鼻子,“(月)办法就是你啊!”

  “什什什什什什什么?”汲黯打了个哆嗦。

  “(月)你会知道的。”海特背上鞍包,往门外去了,“我去上班了,你别乱跑!——我已经叫小马来帮忙看着你了。”

  汲黯打了个响鼻,“我倒要看看是谁能看住我。”

  ……

  “回到床上去!”小蝶终于发飙了,“你这家伙一点都不爱护你自己!我替你的妈妈为感到羞耻!”

  汲黯怂了。

  汲黯在自己的卧室里待了一周多,这一周里,海特请来了小蝶,还有可爱标记童子军,和史密夫婆婆来帮她看着汲黯。汲黯本以为自己已经不再惧怕什么了,但这次着实刷新了他的认知。

  汲黯养好了伤,继续忙着他的工作。只是有时候,他会忍不住想起自己的妖魔鬼怪室友。



  那是一个周六。

  “(月)汲黯?为什么闷闷不乐的。”海特摆上一盘时蔬。

  “我?我挺好的。”汲黯把头放在桌子上。

  “(月)你不爱我了吗?”海特抓住汲黯的一只前蹄,“(月)有什么事说说嘛。”

  汲黯转转眼睛,“你真的不会吃了我吧?”

  “(原)那得让我尝尝好不好吃……(月)啊不是,当然不会。”海特尴尬地笑着。

  汲黯站起来吼道:“你还说你不会!你这外星的怪物!你一直在谋划着吃我!我忍不了你了!我要离开这里!”

  “(月)那你就试试,我不会叫你离开的。”海特咬了一口煎饼。

  汲黯冷笑一声,“我的蹄子长在我的身上,我想走就走,再见!”

  汲黯背上鞍包,把外套搭在身上,往门口走去,他推开门,往外面去了。

  汲黯没走两步,一只后蹄就谁抓住了。“你倒是敢拦我!我倒要让镇里的小马看看你是什么玩意!”汲黯扭过头,海特涕泣涟涟。

  “(月)你不要走!”海特带着哭腔喊着。

  “你还装!我今天非走不可!”汲黯拖着海特挪动着步子。

  “(月)你不爱我了吗?我的全部都奉献给你了。我从坎特洛逃出来,放弃了我的一切,只为了你。你现在却要抛弃我!”海特抽泣着,搂住汲黯的后蹄不放。

  一旁围观的小马越来越多了,甚至还有记者开始拍照。

  汲黯在心中积郁的怒气越来越多,他踢开海特,海特伏在地上抹泪。

  一旁的议论声此起彼伏。

  “这是月光草小姐吗?原来是为了爱情在抛下所有的啊!”

  “那斑马可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这么好的小马都不珍惜。”

  “一看就知道他不是什么好马!”

  ……

  汲黯强忍住自己的怒火,给了自己两蹄子,扶起海特,开始往回走。

  “他回心转意了!”“多么美的爱情啊!”……

  “(月)我已经说了,你没办法离开的,所以考虑考虑你的名声,我们快快乐乐地生活在一起,多好啊!”海特用毛巾擦净身上的土,“(月)把我的蹄子和皮毛都磨坏了。”

  海特拉上所有的窗帘,卸下伪装。

  汲黯看着海特用一个瓶子里的胶状物修补着磨坏的蹄子,用一些布料和毛料修补着一些小洞。他心里的气开始慢慢消去了,做一个异类,处处靠着伪装是一件多么辛酸的事啊。回想到当时在坎特洛,靠皮毛染料在各个府邸里打工,汲黯叹了一口气。

  “对不起。”汲黯走到没有伪装的海特身边,坐下。“也许我们之间是有些误会和隔阂,但我选择,一起共度难关。”

  “(原)有够酸的。”海特看了看汲黯。

  那件事很快便传开了,大家便都知道,一个贵族小姐爱上了一个混血斑马,还为他抛弃了一切。

  于是在一天汲黯和海特散步的时候,遇到了他们。

  “你这不知廉耻的家伙!回来!”一个戴着眼睛的老独角兽,带着一个珠光宝气、披金带银的妻子。

  “(月)完了,这是月夜伯爵,月光草的父亲。”海特凑到汲黯耳边说。

  “你和那个条纹杂种咬耳朵?反了你了!”那伯爵气势汹汹。

  “很抱歉,伯爵先生,在当下社会,血统不是反对自由恋爱的理由。”汲黯挡在海特前面。

  伯爵看起来要气炸了,跺着蹄子,“你究竟对她做了什么?我的女儿从不会和这种下等小马讲话!”

  “(月)小马是会改变的,今天的我早已不是昨日的月光草了。您也没有权力管我一辈子。”海特站了出来。汲黯暗暗叫好,因为这话里似乎掩盖了许多事,但也确实是一句事实。

  汲黯一只前蹄搂住海特,深情的一吻,给了伯爵及其伴侣最后一击,只是距离伯爵心脏病发作差一点点。在那一刻,汲黯忘了海特的身份,他的心中充满了幸福。也许,这就是爱吧。

  “(月)汲黯,真有你的。”海特和汲黯在街角共进晚餐。

  “为朋友赴汤蹈火,在所不辞。”汲黯一蹄子敲在桌子上,杯子和碗左摇右晃。

  “(月)那……这怎么办?”海特递过去一张报纸,上面头版写到“贵族小姐和一名混血小马坠入爱河,几个月后或将举行婚礼。”

  汲黯陷入了沉思。

  “恭喜汲佬脱单!”汲黯的旧友们不知从何处冒了出来,还拿了礼物,“这是汲太太吗?”

  汲黯和海特互相看了看,汲黯转了转眼睛:“当然!”

thumb_up 27
0 thumb_down
share
chevron_left import_contacts chevron_right file_download share
排序:按时间 升序
Haiter Lv.16 独角兽
评论 双“马”传统(OC:海特×汲黯)

来了来了。

还有这种操作?!

走了走了。

不对好像还差点什么……

彳亍,我自己往后补:ftemoji_twicrazy:

6 月 26 日
Haiter Lv.16 独角兽
评论 双“马”传统(OC:海特×汲黯)

许多个月以后的一天晚上,又到了给月光草修蹄剪毛的时间。

因为许多原因,这种事总归不是那么方便。

只不过有一件事汲黯一直没想明白。

“呃……那个……”

“(原)哪个?”

“就……就那个……”

“(原)哪个啊?”

汲黯看了看海特,又看了看一旁的雌驹,他似乎还看到雌驹的胸口有轻微的起伏?

“(原)噢……你想知道为啥她的毛发之类还在继续生长是么?”那生长着血肉触手的诡异红肉块一下滑到汲黯蹄边,一只触手紧紧抓着他,“(月)这个问题困扰了你很久?”

“啊……啊这……这个……”

“(原)嗐,回话就行了。”一只眼球肉块中生长了出来,最后达到和汲黯平高的位置,“(月)说嘛……”

“别,别用她的声音……”

“(原)没问题。”

汲黯往后缩了一个身位,“是,是的。”

“(原)噢,就这啊。”肉块又一下滑回了原本的位置,然后钻进了月光草的皮肤,“(原)对,我骗了你,她还活着。”

“那……那你不是就是……”

“(原)不,我不是蟹奴,你见过这么聪明的寄生生物么?没这身皮囊我当然也能活,自然的,我也不会让她死。”海特拿起一旁的果汁,狠狠的吸了一口,“当然,你放心,我才不会让她‘生活’在这里。”

海特干笑了一声,又吸了口果汁,“(原)她的大脑现在处于……休眠状态,这事对我而言比按开关还简单。而她的其他部分……在和我的血肉结合后达到了某种程度的稳定,也就是说,在我放弃这具皮囊之前,她不会老,也不会死,你可以放心。”

“所以你到底是……”汲黯感觉自己的世界观突然冒出了一个+3的标识,而这个数据还在不断上升。

“(月)为了避免你的大脑处理不了这些信息而爆炸,你还是不知道为好,还有什么要说的吗?”

“这……”汲黯现在感觉和第一次见到他一样。

“没什么要说的……”海特把一杯茶浮了起来,端到他面前,“把茶喝了吧。”

6 月 26 日
某张姓男子 Lv.9 天马
评论 双“马”传统(OC:海特×汲黯)

经典传统.jpg

我也想投,但是没OC,我总不能把希姆莱放上去吧.jpg

总之,你赞有了

 

6 月 26 日
Agera Lv.1 麒麟
评论 双“马”传统(OC:海特×汲黯)

火钳刘明:ftemoji_twicrazy:

6 月 27 日
Vesper欣海 Lv.3 幻形灵
评论 双“马”传统(OC:海特×汲黯)

新 的 肉 身 在 哪 里:ftemoji_pinkamina:

6 月 27 日
NarratingHuman Lv.2 独角兽
评论 双“马”传统(OC:海特×汲黯)

第一分钟:exmwtf

第五分钟:exm

第十分钟:ex...wtf

第十五分钟:我觉得我重燃了补文章的欲望

6 月 30 日
Dim Lv.9 陆马
评论 双“马”传统(OC:海特×汲黯)

边看边挡嘴,这是什么马间疾苦

精*狂喜

7 月 5 日
寒星与分贝 Lv.9 独角兽
评论 双“马”传统(OC:海特×汲黯)

身为初一的我有点 哪来的有点? 一头雾水

7 月 24 日

登录后方可发表评论

收录该文章的频道
  • FT群友互相迫害文集

    Miemeng

  • 喜欢故事杂烩集

    寒星与分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