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vorite_border more_vert
Cyan6
Cyan6Lv.6
独角兽小编
长篇翻译
T
连载中

图书馆里的幽灵公主

原文地址: https://www.fimfiction.net/story/240255/the-enchanted-library

~楔子IV~遗落的睡前故事~

chrome_reader_mode 11,939 event 17 天前 thumb_up 118 thumb_down 0
visibility 268 forum 5

~ Interlude IV ~ An Untold Bedtime Story ~

 

~楔子IV~遗落的睡前故事~

初翻:青竹、C6润色:C6校对:jazspid


════════════ ✲ ✲ ✲ ════════════

  苹果酥遇见混沌之灵的时候还只是个孩子。

  那是个平常的一天,平常的一周,但不平常的一年。对小酥而言,小马利亚王国风平浪静,父亲在夜深时谈的那些战争仿佛虚幻而遥不可及。在小马驹心中,孤树谷(Lone Tree Valley)就是这片大陆上最安全的地方——仅次于他的老家,跃马京。

  在那个平淡无奇的一天,整个苹果家族早早地聚在一起准备吃晚餐。火绒苹果(Tinder Apple伯伯和季冬(Winter伯母带了蒸菜,青苹果(Green Apple)表兄带了炸苹果片,小苹果酥的父母(酥皮铁(Iron Cobbler)和梨屑(Pear Crumble))做了雏菊向日葵三明治,他的妹妹苹果心(Apple Heart)则做了一个苹果派。

  热气腾腾的盘子纷纷摆上了桌,空气中一时香味四溢,飘进七匹饥肠辘辘的小马的鼻腔里。他们都围桌而坐,百无聊赖地把玩着蹄边的东西。

  毕竟,马没到齐就开吃是不礼貌的。

  “早跟你讲过了,阿梨。她忙得很。她是公主,没空过来跟咱们——”

  “阿铁,就算她是塞蕾丝蒂亚公主又咋的。她是公主没错,但她嫩得都能当我闺女了,只要是我闺女,哪一顿饭都误不得。还有那个龙娃娃,难道你想让他空着肚子出远门?!”

  小酥听过这种没完没了的吵嘴,毕竟这是每晚的家常便饭了。就算暮光公主不是她的姐姐——虽然他希望是——苹果酥的母亲也会视她如己出,她约莫也是唯一一个敢训斥公主通宵工作的小马了。

  “我们可是在打仗啊,阿梨!近十年来的第二仗!说真的,我真应该在京城协助银甲长官,而不是搁这儿种苹果的!我本就不该解甲归——”

  “那个,”火绒伯伯打断他的话,引起了在场所有马的注意。“干脆我们派马去喊他们来吧?再不吃饭就要凉了……”

  这正是苹果酥想听到的。

  “我去喊他们,爹!”他从凳子上蹦起来,差点摔了一跤。

  “别去太久!”梨屑的叮嘱几乎成了耳旁风,小马驹一溜烟跑出了房子,进入山谷。

  五年来,他和家马们一直住在这座首都南边的大山谷里。他不太明白这里为什么被称为孤树谷,毕竟这里一点儿也不荒凉。

  这里有十二颗大苹果树,是他父亲和伯伯种的。这里有条河直通马蹄湾,河里全是鱼和青蛙;这里有他的房子,他伯伯的房子,有谷仓;这里还有暮光公主的图书馆。

  虽然天还没黑,但太阳就快下山了,小酥不太喜欢晚上在山谷里游荡。他向右看去,看到远处有十二棵苹果树,向左看去,看到了火绒伯伯的房子。

  最后,他向前看去,看到了远方有棵巨大的橡树。他飞快地跑去,随着距离越来越近,他注意到有一匹陌生的公马在橡树附近徘徊。

  奇怪了……小酥的父亲告诉过他除了他们之外没马知道暮光公主在图书馆里,所以他肯定不是来找暮光公主的吧?

  小酥停在半路,不知道该怎么办。他的父亲也告诉过他如果看到不认识的马在图书馆边上逗留,应该立刻去告诉大马,但……这匹公马身上有什么勾起了小马驹的好奇心,诱使他继续向树和陌生马走去。

  这匹披着灰色大斗篷的雄性独角兽对刚到的小马驹毫无反应。他一边低声咕哝着什么,一边绕着大圈行走,拖曳着一根木棍划过草地。好奇心驱使下,小酥迈着碎步跟在他后面,惊奇地发现棍子划过时留下了一条白色的轨迹。

  突然,公马停了下来,他转过身,一双透着疯癫的黄眼睛盯住了苹果酥。

  “今儿好个良辰吉日啊!”他哈哈大笑,吓得小马驹向后一跳。

  “良辰吉日?”小酥问道,心咚咚直跳。“什、什么啊?”

  公马眨眨眼,皱起眉头。“明儿也好,后天也行,周一也不赖!”他俯下身来,大声说起了悄悄话。“周一是最适合制造混乱的日子,你懂的。”他抬起头环顾了一下四周,又说“别掉坑里!”接着继续绕圈行走。

  小酥眨巴了三下眼,低头看了看地面,没瞧见哪里有坑。

  “你喜欢惊喜吗,苹果酥?”

  小酥抬起头,吃了一惊,这匹怪小马竟知道他的名字。

  “她把你的事都告诉过我咯!暮光公主和我是顶顶好的朋友。我是来拜访她的,”听了公马的解释,小酥稍稍不那么担心了。“所以说,你喜欢恶作剧吗?我知道暮光公主可喜欢了!”公马继续说着,停了下来,把棍尖使劲往地上一插。“而且啊,她还相当擅长哩!”

  这么说就有些难相信了。虽说暮光公主绝不是一匹无趣的小马,但小酥也很难想象她会对别马恶作剧,更别说擅长了。换成斯派克倒说得过去。

  “她做了什么?”小酥一时忘了自己应该假装不认识公主,问道。

  公马抬起头。“她做了什么?”

  他猝不及防地消失了,转眼间出现在了小酥身旁,暮光公主也会这样。

  “她耍了我!我,万千生灵中的我啊!”公马大叫起来,眼中疯癫的光越来越强烈。“哎,也说不准,是吧?她们都耍了我,但全是她算计好的!冲我!”说着说着,他的语气渐渐没有了先前的欢快,取而代之的是……愤怒?

  不过这股怒意转瞬即逝,公马恢复了笑容。“接下来轮到俺了!”他说。“我给她们都准备了永生难忘的惊喜!”他又悄声道,“你要不要来帮咱一把?”

  小酥皱起了眉头。他喜欢恶作剧和惊喜——特别是逗他妹妹的时候——但对暮光公主恶作剧就另说了。她可能会生他的气的,而小酥不喜欢让公主生气。

  “是那种好玩的惊喜吗?”他试探着问,想确保自己不会被骂。“她会不会喜欢啊?”

  “那肯定的,”公马信誓旦旦地说,挥蹄打散他的担忧。“她会喜欢死的,她会在图书馆里玩上好几个世纪呢!”

  公马走向棍子,招蹄示意小酥跟上来,小马驹很快遵从了,冲过去站在公马身旁。

  “嗒哒!”公马大叫一声,指着棍子,两眼在棍子和小酥间看来看去。“森林!”

  小酥在原地坐立不安,他小心地抬起一只蹄,戳了戳所谓的‘森林’。“唔……”  

  “来,取个名儿吧。”公马说。“孤独森林(The Lonely Forest)?不,太没意思了。奇异之森①(Boggly Woods)?不,有人用过了。无路可逃之森(The Forest No One Is Free From)?不,太长了。

  “违禁之森(The Neverfree fores)?”小酥提议。

  “无尽之森(The Everfree Forest)!完美!”公马大声说道,小酥兴奋地笑了。“现在,看好了。”

  公马后退了几步,小酥也照做了,他跺了一下蹄,一股黑黄相间的魔法渗进了木棍。过了几秒,魔法消失了,一片小小的叶子从棍子顶端冒了出来。

  公马满意地点了点头。“接下来是她的书架。也许我可以让书架都飘在半空中?或者把整个图书馆翻个面儿?”

  虽然公马是在自说自话,但小酥十分用心地想着怎么给暮光公主找点乐子。让书架飘在半空中是很有意思,但小酥自己够不着,而且把图书馆翻个面儿会把所有书都弄乱的。他可不想帮公主打理那么多书。

  “迷宫咋样?”公马建议说,小酥立刻赞同地“哦!”了一声。

  迷宫总不会无聊!他可以和公主在里面玩捉迷藏!

  然而,他还没来得及开口附和,肚子就咕咕叫了起来,提醒他一开始是为什么跑出来的。

  “哦,嗯……我得去吃晚饭了……”他的声音渐渐弱了下去,不确定接下来该怎么办,是在公马眼皮底下进图书馆,还是等公马走了再说。他又想起母亲鼓励过他要对流浪的旅行者伸出援蹄,“你想来和我们一起吃晚饭吗?”

  “哦,不用了!我今晚还得筹备很多事情。”说完,他清了清嗓子,拍了拍小酥的头,谢过了他的帮助,接着便转身跑走了,又回头一看,提醒小酥不要破坏给暮光公主的惊喜。

  小酥目送着他离开了,待公马的身影消失不见后,他看向那根孤零零的棍子,胃里顿时有种不安的感觉;具体是怎么回事却懵懵懂懂

  那匹公马……他可以像暮光公主一样瞬移。小酥告诉自己,强如暮光公主的小马也一定同一样好心吧毕竟其他公主都是这样的。想到这一点,外加准备了要和公主一起玩的惊喜的期待,小酥便抛开了所有顾虑,向树底下跑去。

  他打开活板门,花了一分钟鼓起勇气后才走下楼梯,迈入黑暗中。探完最后一阶后,他看见隧道尽头透着光亮,于是他深吸了一口气,朝着光跑去,不愿在黑暗里多留一秒钟。

  对苹果酥而言,图书馆是一个天堂。他三天两头就会去那里待着,读一些好懂的书,等暮光公主做完研究了就围着她转。她说的大部分东西他都听不懂,但斯派克总会在一旁解释给他听。

  他首先注意到大厅中央放着一个大鞍包,里头装着的衣服、书、卷轴和翎笔都满出来了。他意识到这是斯派克前往跃马京之前备好的行李,也就是说接下来一整周都会由小酥来替他给公主当助手了。

  他又注意到墙壁上到处贴满了纸张,上面画着各种奇形怪状的石头图案,每一个下面都写着字,从“欢笑”、“善良”到“沉默”、“黑暗”、“爱”和“风”。他知道这些词的意思,但他不明白这些跟奇怪的石头有什么联系,也不明白为什么有些词被横七竖八地划掉了,看着像是十分窝火地划掉的。

  有一张特别抢眼的画是一块石头后面排着五条横杠。石头上的符号他认得,毕竟每天都能从暮光公主的王冠上看到,石头下面认真地标出了“魔法元素”,而其他五条杠下面全是问号。

  他再次也是最后注意到的,或者说听到的,是暮光公主和那条跟她同住的小龙的声音。

  不出所料,暮光公主正把脸埋在一本书间,背后则是看上去一脸不高兴的小龙,叉着双臂,一只脚不耐烦地点着地板。小酥从来没见过斯派克对暮暮这么生气,他默不作声地观察着这新鲜的一幕。

  “暮暮,说啊。”

   “斯派克,你收拾好行李了吗?”暮暮回答,用一句不痛不痒的问话敷衍了过去,这也不出小酥所料。

  他父亲曾提到过一匹叫无序的小马,而当小酥向暮暮问起他时,换来的是长达一个钟头的既莫名其妙又八竿子打不着的关于独角护理重要性的演说,哪怕事实是他没角可护。

  “暮暮,你不说我就不走。”斯派克坚持道。

  公主闭上眼,小声嘀咕了些什么,小酥没听清——其实斯派克也没听清。

  “暮暮……”

  听罢,她大声地叹了口气,然后更大声地说:“这不是我的错。说完了。”

  斯派克皱起眉头。“发自内心说,暮暮。”

  暮暮把书一合,转过身来要骂他,这时她的目光一下落在了小马驹身上,她立刻收敛起了怒颜,站起身,双翅微张,对小马驹露出灿烂的微笑。

  “噢!你好啊,苹果酥。”她打着招呼,飘走书放在一旁的桌子上。

   苹果酥也咧开嘴笑了,又向斯派克挥了挥蹄。“你要出门了吗,公主?”他问道,指了指鞍包示意。

  “哦,没有啊,要出门的是斯派克,”暮暮解释。“他得去京城送点东西,明晚就会回来的。”

  小酥垂下了耳朵。“哦……”

  本来还以为能辅佐公主一星期呢。

  “我走了你怎么不难过啊,小酥。”斯派克扬起一条眉毛说,笑着看小马驹慌张地声称他可没那么不够意思。真是的,他也不是满脑子只想着争做暮光公主的头号助手啊!

  “我能帮你什么忙,小酥?”暮暮终于问道,免得斯派克继续戏弄这匹无措又无辜的小雄驹。  

  小酥清了清嗓子。“嗯,晚饭已经开了好一阵子了,公主。”他通知说,斯派克一听放声哀叫,逗得他笑了起来。

  “暮暮!我早跟你说过我们又要吃不上晚饭了!”他嘟囔着朝鞍包走去。“今晚梨屑太太可是做了我最爱吃的菜啊!”

  “那还不赶快把你东西收拾好!”暮暮斥道,调皮地抛个白眼。“饭桌上见啰。”

    撇下斯派克去忙着收拾行囊后,暮暮走向了苹果酥,而小酥感到自己就像个护送公主出城的义勇双全的皇城卫兵。也许这就是他长大后的样子:成为暮光公主的御用护卫。

  当他们离开图书馆时,夜幕已经降临。小酥爬出门,面前的山谷晴朗无云,阴冷的微风拂过他的皮毛。他向前走了几步回过头看着暮光闪闪公主从图书馆中走出她每天总不免要在地下浸染了一身的阴潮气息后再去吃晚饭。

  迈出一步,两步,三步,然后站住,闭上双眼,深呼吸。她的胸膛随之起伏,鬃毛随风舞动嘴角柔和地挑起。小马驹端详着她发现自己很高兴看到公主这么放松自在哪怕只有片刻她一直一直在图书馆里待着,从不出来玩那会是什么样的生活呢一定很没劲吧

  “从这里可以看到麒麟座。”

  暮暮已经睁开眼,举目望着天边闪烁的星星。小马驹连忙依葫芦画瓢,眯起眼看着夜空中广袤的星河,想装作一副星相百事通的样子。

  “哦,我喜欢。”他自信地高声道,指向几颗星星,看着像是……淇淋座?不如说像几个画得歪七八扭的圈哩,对了,“麟”就是指零蛋的“零”嘛,对吧?

  然而公主的笑声表明他的把戏瞒不过她。

  “好吧,我很高兴你喜欢,可那个不是麒麟座呀。”她说着,抬起一只蹄指向一组星星,离小酥眼中的零蛋远了去了。她正要开口继续说,却又闭上了嘴,把注意力转向几米开外那根孓立的棍子。

  随着她锁起眉头,小酥心里一沉。莫非她要看出来了?

  “小酥,”她缓慢而警惕地说,转身朝棍子缓缓迈出一步。她的角也亮了起来,两翼微微。她的神情无不让小酥想起父亲听见有可疑陌生马敲门时的样子。“那是什么?”

  小雄驹恐慌极了,拼命想着该回答什么好。他不想骗暮光公主,主要是因为她肯定有那个能力读他的心,可他更不想破坏这个惊喜。

  所以他决定说实话——至少一部分实话。

  “那是我种的,暮光公主!”他大叫着冲到棍子前,挡住公主警惕的目光。

  “你种的?”她扬起一条眉毛问,姿态依旧紧绷。

  “是用来保护你的!”他解释说,昂头挺胸地站好模仿父亲曾在京城时的军姿。“要是有坏马打你的主意,就会出现一大片森林掩护你!”

  暮暮并没有立刻卸下防备,仍心事重重地盯着棍子。

  “我向你保证!”小酥又说,这也没错吧?那个陌生马会帮小酥永远保护好公主的。

  在小雄驹的坚持下,暮暮让步了,她缩回翅膀,后退几步。她举起一只蹄按摩着太阳穴,闭上眼,长长地呼出一口气。

  “可能我只是被他搞得疑神疑鬼的了……”

  片刻后,她终于睁开眼,低头对小马驹笑了笑,随后便朝着远处的小屋走去。

~o~

  那一夜,晚饭照常吃,但也有些许不同。因为斯派克要远行至跃马京,所以苹果一家都在无微不至地为他饯行。

  其实小酥想不通他们为什么这么大惊小怪的。毕竟斯派克之前就出过好多次远门了。搞得好像他回不来了似的!要是哪天小酥也去跃马京,大家会不会也这么热心?说不定会准他在暮光公主的图书馆里多待一会儿呢!

  “公主,听我的!把盘子给我!”

  “阿梨哟,我的灶王爷,算了吧!你都给她添了五盘了!”

  小酥坐在公主身旁,也是他的特别席位上,忍不住对这熟悉的一幕笑出了声,只见第五张馅饼啪的一声落在公主的盘子里,紧挨着上一张馅饼——顺便一提,上张一口还没咬呢。

  “您太客气了,梨屑太太,但我真饱了。”暮暮礼貌地推开盘子,拿起餐巾去擦自己的大花脸。暮光公主吃饭实在是不利索,小酥笑嘻嘻地看着母亲被天角兽的吃相震惊的表情。

  “我吃!”斯派克立刻叫道,几乎是爬过半个桌子把馅饼抢去了。他一口就塞下了整张饼,然后美美地靠在椅子上打了个饱嗝。“好爽——痛!”

  “我是不会让你带着这些个臭毛病去京城的。”梨屑呵斥道,收回刚刚用来打了斯派克一下的木勺。她说“臭毛病”几个字时故意瞟了暮暮一眼,给天角兽吓得一缩,显然是也怕挨上一下。

  “天就快黑了,孩子,”酥皮铁看向斯派克说道,“如果你想在韵律公主升起太阳前赶到跃马京的话,你现在就得走了。”

  斯派克起身去拿行李了,小酥则仰起头看向暮暮,轻轻摸了摸她的皮毛。“暮光公主?”公主低头看向他时,他又说:“为什么是韵律公主来升太阳啊?塞蕾丝蒂亚公主生病了吗?”

“苹果酥!”阿梨立马一喝,嗓音沙哑而慌张,小酥不懂他哪句话说错了,于是回看向了暮暮。

  暮暮先是愣愣地盯着小雄马,又瞬间变了脸色。她两眼睁大,两耳耸拉,一动不动地瞪着他。这让他感觉自己似乎问了个吓马的问题。

  暮暮垂下头,收回了视线,转而闭上双眼。她深呼吸了一次,两次,三次,嘴里念念有词。缓了一阵后,她抬头看向那匹年长的雌驹。

  “公主,莫怪娃娃,他不知——”

  “没关系,”暮暮说,对阿梨笑了笑,又对一头雾水的小雄驹笑了笑。她清清嗓子,转头望向停在门口的斯派克。“你好了吗?”

  斯派克后脚刚踏出门,阿梨也动了起来。“哦!对了公主,我还给你做了一坛子苹果酱呢!”她看向放在附近桌上的一只大坛子。

  她下了椅子准备去拿,但小酥抢先一步。“我来拿吧,娘!”他喊道,要做好头号助手,就应该帮公主把每件事都打点好才行。

  “酥宝,那个太大了!你拿不稳的!”但她的警告成了耳旁风,小马驹已经伸出蹄去拿坛子了。

  他人立起来,不拿到坛子誓不罢休,他都是匹大马了,得在暮光公主面前秀一秀力气才行。他再次无视了母亲的唠叨,把坛子往怀里搂。直到坛子向下一倒他才发现这坛子重得出奇,而他力气也没自己想得那么大。“诶诶诶!”他向后跌去,坛子哗啦一声在地上摔破了,果酱泼得到处都是。

  “苹果酥!”阿梨厉声喝道,训起满身果酱一脸委屈小马驹来。“你怎么就不听话呢?!”

  “对、对不起,娘。”小马驹细声说,比起摔破了坛子,更多是因为公主面前出了丑而感到难过。一会儿等大家都去给斯派克送行的时候他还得留下来收拾残局,简直是雪上加霜。

  他熬了足足十五分钟才清理完自己弄出的烂摊子,冲出家门,幸好斯派克还没出发。

  小龙正在和愁眉苦脸的天角兽说着话,看到那一幕,小马驹不免嫉妒起他来。

  “暮暮,没事的啦。又不是说回来了,我明晚就会回来的。”斯派克说着,把最后一样行李放到苹果家借给他的小拖车上。“我更担心的是你一个马在这里……”

  “一晚上而已,”暮暮说,尽管听上去更像是在安慰她自己,她耸拉着两耳。“你也清楚他什么个性了,斯派克。要是……要是你看到什么……混乱——”

  “第一时间通知塞蕾丝蒂亚公主。”斯派克接道,立马点了点头。

  “无须担心,公主,”酥皮铁说。“通往皇宫的路十分安全,每条大路均设兵把守。那畜生今晚谁也别想碰。”

  暮暮在小龙和雄马间来回看了看,不再多虑。“好……”

  听她这么说,斯派克也放心了,他松开车把手去拥抱天角兽,她也用鼻子蹭了蹭他。小酥移开目光,又一阵醋意爬遍全身。是马都看得出来暮光最喜欢谁了,不是吗?

  他们分开后,苹果小马们大多都道完别回家去了,只有阿铁、小酥和暮暮留下来目送斯派克离开。只是,临行之际,他再次问了一遍几小时前的那句话。

  “说吧,暮暮?”他的眼中闪过一丝关切,“发自内心,好吗?”

  公主沉默了片刻,接着调皮地翻了个白眼。“这不是我的错。”她说道,声音轻如耳语,但对小龙而言已经足够,他迅速点点头,挥挥手便踏上了旅程。

  目送斯派克的身影逐渐消失在远方后,酥皮铁发话了。

  “暮光公主,传言是真的吗?”他的口气冷静而慎重。“没办法制服那个畜生了吗……?”

  “有的,将军,”暮暮仍眺望着斯派克远去的方向,答道。“这也是为何只留韵律守在皇城,而其他马去寻找……”她逐渐说不出话来,抬头望向夜空。“斯派克几天前给塞蕾丝蒂亚公主寄了封信,询问她的进展,可还没有回应。”

  “那露娜公主呢?”

  暮暮又垂下目光,看着地面。“我……我还没有她的消息……我准备再多等几天,如果还是没有的话……”她又说不出话了,悬而未决的半句随风飘远。

  “我们就一起去找她吧!”小酥提议道,这一定是公主想要的回答。“娘说我可擅长捉迷藏了!”

  “暮暮,”阿铁只对小马驹浅浅一笑,再次开口了。小酥吃惊地听见父亲叫公主时不带头衔了。“如果银甲长官告诉我的是真的,那么我也同意斯派克的话,你没有错。”

  沉默了一会儿,暮暮看向阿铁,感激地笑了。“谢谢你,将军。”

  酥皮铁打了个哈欠,透出一丝困意。“那,公主,我们这就回屋里去吧。我侄子今晚大老远回家来,得有马醒着等他才行。”他低头看了眼儿子,又朝远处的橡树努了努头,逗趣地一笑。“要跟我来一道护送公主吗?”

  小酥挺起胸膛:“嗯哼!”

  三匹小马拖着步子向图书馆走去。说来奇怪,但小马驹感觉就好像公主和他父亲故意慢些走似的。是不是她还不想回去?是不是她想去他家里过夜?这样他们俩就可以一起读睡前故事了!

  但接着,他想起了斯派克走之前说的话。

  万一公主真的犯了什么错,那她可能不太好受吧,怀着伤心事入眠可不好。

  说实话,小酥并不知道说些什么才能让她心情好起来。他也常常有这种感觉,就是不知道该怎样和公主相处,所以他没有说话,而是轻轻地把一只蹄扶上公主的前腿,拍了三下。

  “想听我给你念一个睡前故事吗,暮光公主?”

  每当他某天遇到糟心事了,听完睡前故事心情就会好一些。这也一定能帮助公主舒缓一下对斯派克的挂念的。

  “睡前故事?”就在他们到达树下时,阿铁开玩笑说。“你是不想早点上床睡觉吧?”

  “不、不是的!”

  “明天行吗?”暮暮打断了父子俩的拌嘴。“今晚我还有一些关于元素魔法和小马利亚之源的研究要完成。不过,你这么一说倒提醒我了……”

  魔光一闪,她面前出现了一本书,她把书递给小马驹。

  “给你,”她满面笑容地说。“这是一本小马利亚古代神话传说集。你今晚先读第一章,然后明晚我们再一起读第二章如何?”

  小酥眨了两下眼,低头看着那本书。它看上去好新,封面上还印着各色异兽和身披盔甲的小马。“跟爹爹一样哎!”他兴奋地指出,把盔甲雄驹的图像指给两匹小马看。随后他小心翼翼地把书翻开,感觉心脏都快跳出嗓子眼了。

  就在第一页上,提着“赠给苹果酥,暮光公主”几个娟秀的大字。他扬起头看向公主,两眼星光闪烁。

  “这、这是给我的?!谢谢你,暮光公主!”他欢呼道,不等暮暮说不用谢就向她扑去,连马带书紧紧抱在怀里。

  “里面还有插图哦,”抱完了,暮暮补充道,语调也欢快起来。“塞蕾丝蒂亚公主给最后几章配了插图,我都给你标好了。”

  “咱们就不能今天晚上读吗?”小酥求道,见天角兽摇了摇头,又失望地哭了一声。

  “明天再读,”她坚定地说,“说话算话。”

  听罢,小酥识趣了。他叹了口气,点点头,看着公主给他传送来一个小鞍包用来装书。在他内心深处,一想到还能再见到公主,小酥也就安心了。下次还有惊喜要给她瞧呢。

  “多谢了,公主。”阿铁说,微微一鞠躬。

  暮暮对他摆了摆蹄,摇了一下头。“不必,将军。是我该多谢你和你们一家才是啊。”

  说完,小酥默默地看着暮暮提起了通往图书馆的活板门,想到终究还是要道别了,心中不免黯然。每当他看着她走进隧道的时候,就感觉她仿佛再也不会出来了似的。

  “晚安,暮光公主。”他尽全力挤出最灿烂的笑容,说道,将书紧紧贴在胸口。

  正望着那深不可测的隧道的暮暮转过头来,朝小雄驹一笑。“晚安,苹果酥。晚安,铁将军。”跟着便回过了头,走了下去,门也在她身后合上——不动了。

  两匹小马久久地伫立着,看着门,久到仿佛有一辈子。最终,酥皮铁催促他们该走了,小酥跟在父亲身后,只掠了一眼那根钉在地上的棍子。

  “暮光公主做错什么了吗,爹?”路上,他问道,未谙世事的他还不知圆滑为何物。

  小马驹没察觉到气氛瞬间沉重了起来,他父亲的脸色白了又黑。过了一阵,酥皮铁低下头,堪堪一笑

  “暮光公主觉得她也可以自己拿起一大坛果酱,”雄马凝重地、缓缓地说,“她也弄洒了。”

  “哦……”小酥低下头,看着被他踩扁的草叶。他又皱起眉,仰起脸来。“但我们可以帮她打扫呀!”

  “我们可以的,”酥皮铁说着,回头瞥了一眼橡树。“我们会的。”

~o~

  十五分钟后,小酥已经上了床,一遍又一遍地读着暮暮给他的赠言。

  二十分钟后,他已经读完了大约第一章的一半,尽管烛光昏暗,还有他母亲吼了好几声“该睡了!”

  一个小时后,小马驹已经很快沉入了梦乡,脸枕在摊开的书页上。

  两个小时后,他的梦变成了一场噩梦,梦中的恶龙和野兽在无边无际的森林里追赶着他,他嘶声哭喊,但暮光公主没来救他。

  终于,两个半小时后,苹果酥从噩梦中醒来,迎接他的却是又一个噩梦。

  他眨巴了一下,两下,脑海中残留的梦境尚未褪色,他转动眼珠扫视了一圈房间。他的妹妹躺在床上睡得正熟,所有大马都围在一张桌子边,在五盏烛灯拉起的昏黄幕布下窃窃私语。

  一阵敲门声响起,小酥看见他的堂兄走进了房子,双眼由于远行了一整天而显得憔悴,背上驮着许多鞍包,里面装满五花八门的货物。

  小马驹在半梦半醒中静静地看着。说话的有成年马,有青年马,可他一句也听不清。事实上,他唯一听清的一句还是他父亲说得太大声的缘故。

  “有匹独角兽问起了暮光公主?”他问,语气之尖利跟他在责骂小酥闯祸时一模一样。

  他的堂兄长舌果(Tattle Apple)则慌了神。“是的,”他忘了压低声音,“我……我在去城里的路上,有个流浪的旅行者向我打听小马镇和暮光公主的事……”

  “你还真就抖出去了?!”火绒苹果伯伯大吼,“你脑壳被驴踢了?!”

  “可、可是,他身上有露娜公主的王冠!”长舌果立刻辩解道。

  “他有公主的王冠?”酥皮铁问,语带威胁。他腾地站起身来赶到床边,从床下抽出一把剑。“情况不妙。我们着了无序的道了。”

  “等、等等!”长舌果看着他的舅舅大步穿过房间走向门口,喊道,“我、我我不是故意要——!我以为——!”

  “我去找暮——”

  紧接着,该来的来了。

  很难辨明最先来的是什么:是响彻整个山谷的爆裂巨响,还是震倒所有小马的地动山摇。

  “爹爹!”猛然被惊醒的苹果心大叫一声,惊恐地四处张望。

  阿铁举起一只蹄,小雌驹立刻安静了下来。

  一种令人窒息的寂静充斥着整个房间,宛如暴风雨前的宁静。在场每匹小马都一动不动地静候着,静候下一步动作,下一波震颤,下一个未知。一分钟过去了,似乎不会再有什么发生。慢慢地,大马们重新从地上站了起来,但即刻又被地震晃倒在地——还不止如此。

  随着一阵振聋发聩的巨响,木地板裂开了,一棵魁伟的大树从室内拔地而起,撕裂屋顶,连带小酥的床也几近散架。

  “他来了!”阿铁咆哮着,忙从树边爬走。“梨,带娃儿们走!”他看了火绒苹果一眼,朝门摆摆头。“去找公主!”

  火绒苹果点点头,两匹雄马冲出了门,留下伯母和母亲照顾惊慌的小马驹们。

  “快来,娃娃们!”阿梨喊道,抵住门让幼驹们逃离房子,却仓皇进入到另一重噩梦中。

  小酥面无血色地看着山谷,他的家,生生在他眼前变成了一片森林,大大小小的树木四处疯长,将他包围在黑暗中。这不是他想的那种森林,不是暮光公主从书里读给他听的那种森林。这是噩梦的森林,是没有暮光公主来救他的森林,远方还有狼的嗥叫。

  不要。

  几乎是在本能驱使下,他纵身飞奔,不顾母亲惊慌的呼唤,不顾一切去向那个他所知的天堂。眼泪盈满了他的眼眶,喑哑的哭喊冲出他的喉咙,唤着那匹雄马,回来吧,先生,收回这个惊喜吧,求你了,求你了,求你了。

  终于,他从地平线上看见了。那棵巨大的老橡树就在新长出的树木中高高屹立着,感召他投向它安全的怀抱。小酥闭上眼,全速冲过去,眼见越靠越近,他心中升起一线希望的曙光。

  正跑着,他突然蹄下一空,伴着一声尖叫,小马驹跌进坑里,扭伤了脚踝。他两眼噙满泪水,前腿疼痛难忍,他费力地睁眼一看,才发现树往下陷了一些,好像有谁在树四周挖了个坑似的。

  小酥这辈子都没这么害怕过。他闭上眼想着暮光公主,拼命想着她的面庞,嘴里无助地轻念她的名字。

  “深呼吸十次,小酥。如果你感到害怕或紧张了,就深呼吸十次。”

  他照做了,颤抖,急促,惶恐地一呼一吸,努力不去感觉腿上的痛。最后他抬起了头,看见活板门就在不远处。

  “暮光公主!”他绝望地高声乞求,泪模糊了视线。“暮光公主,出来帮帮我吧!”

  他听到远方的嚎叫声愈发清晰了,他呼唤她的声音也提高了,一声高过一声,直到喊疼了嗓子,突然,眼前的门动了一下。

  他的心跳仿佛骤停了一般,接着他吃力地站起身,决心走向门,公主的身影随时都会从中出现。她来救他了,她总会来救他的。

  “暮光公主!”他喊,只见活板门猛地被打开,是他的父亲。“爹、爹!”

  “苹果酥?!你怎么在这儿?!”酥皮铁倒吸一口气,冲向他的儿子,小酥立刻扑到他怀里放声大哭。

  “爹、爹,暮、暮光公主在哪里?”小酥问,试着侧过父亲往门里看。她为什么不出来?这里不安全,不安全!她要跟他们一起走!

  过了一会,又有匹小马出来了,他认出是他的伯伯。

  “那屏障!”火绒苹果扯着嗓说,从门前走开,又几近惊惶地回扫了一眼。“怎么搞的?!公主她——!那个杂种他——!”

  酥皮铁没理会他的话,一把叼起苹果酥扔到背上。“先走吧!走!”

  “可是公主——!”火绒苹果迟疑道,“她还在里头!”

  “先联络其他公主!”酥皮铁震声说,一并无视了背上儿子的尖声抗议。“再不走我们会被那些木头怪咬死的!”

  “不、不要啊!爹!暮光公主还在里面!”小酥叫喊着,无力地打着父亲的背,又转头望向树。“暮光公主!求你出来!”

  酥皮铁和火绒苹果一言不发,带着负伤的小马驹扬尘而去,任他眼睁睁地看着图书馆和公主消失在了彼方,永永远远。

 

注释


①Boggly Woods:出自游戏《纸片马里奥:千年之门》。日文ふしぎの森直译为不可思议之森。

thumb_up 118
0 thumb_down
share
chevron_left import_contacts file_download share
排序:按时间 升序
SunriseShadow Lv.1 独角兽
评论 ~楔子IV~遗落的睡前故事~

深夜放毒?不过我觉得可以:ftemoji_sgsneaky:

17 天前
高卢鸡 Lv.3 天马
评论 ~楔子IV~遗落的睡前故事~

我最后果然还是经不住诱惑又熬夜看了tel:ftemoji_facehoof: 不知道明天数学课会梦到什么

15 天前
YU Lv.1 天马
评论 ~楔子IV~遗落的睡前故事~

加油

12 天前
Cyan6 Lv.6 独角兽小编
评论 ~楔子IV~遗落的睡前故事~

回复47000 @高卢鸡 :

:ftemoji_facehoof:别说了 我当晚熬夜翻译完隔天就梦到猎奇版TEL

12 天前
高卢鸡 Lv.3 天马
评论 ~楔子IV~遗落的睡前故事~

回复47412 @Cyan6干,梦里都有啥?我也想来一次(

 

11 天前

登录后方可发表评论

收录该文章的频道
  • 往期推荐

    jazspid

  • 独角组

    DreamsSetFree

  • DreamsSetFree的推荐

    DreamsSetFree

  • Shipping♥CP合集之M6内部CP

    DreamsSetFree

  • Monochromatic的文章集

    DreamsSetFre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