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不支持 display:grid 功能, 可能无法正常显示此网页,建议使用 Firefox 浏览器Chrome 浏览器
仰天放歌,寂夜长啸。

阴差阳错

午夜星下

本章发表于 2018-10-07 • 0人收藏 • 407人看过 • 14,426字 • 1评论 • 0 HighPraise

  • dvr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

  她哼哼着,眨着眼睛,张望着四周。

  已是深夜时分,大家都已经睡熟了。当然,这个“大家”的意思就是除了暮光闪闪之外的另外五只小马。紫色独角兽坐起身来,揉着眼睛,看着她的朋友们。

  云宝黛茜的呼噜打得山响。在她后面的苹果杰克似乎跟她较上了劲,鼾声此起彼伏,不管是音量还是频率都毫不相让。瑞瑞正蜷缩在角落里,窝在一堆毯子下面,幸福地喃喃着什么梦中男神之类的呓语。出乎意料,最安静的居然是萍琪派,她蜷着蹄子,睡得无比香甜。

  而小蝶……看到她就这么坐着睡着了,暮暮只觉得心里一阵莫名的痛楚。黄色的天马依然坐在笼子前,脑袋轻轻地靠在笼门上。而笼子里面的安吉拉也睡着了,缩成了白色的毛团,尽可能靠在羞怯的小马头边。

  我……我不能这么做。这时候她已经醒悟了。她们……她们全都在指望我,我不能这么做。可……可我也不能那么做……

  我明白我应该做什么。

  可……可我不能……

  独角兽用蹄子撑在地上,静静地站了起来。

  我……我不能……拜托……

  她用四蹄站稳,凝望着她的朋友们,她最爱的朋友们。她信任的朋友们,一直信任她的朋友们。

  我……我不能……

  她不知道自己心里这到底是在求谁。但是泪花不由自主地溢出了她的眼角。她开始迈开了蹄子,从朋友们身边离开,一步步走向树篱基地的洞口。她知道,自己该做什么。为了她们,为了他们,为了他们所有的小马。但是她的恐惧……那残酷无情的,无时不刻不在折磨她的恐惧……

  我……

  ……实在是……

  ……不行。

  没一会儿,紫色小马已经步出了树篱基地,步出了这安全的庇护所。皎洁的明月高高悬挂在夜空中,照亮了田野和树林,让她可以看得够清楚了。而且,也让她看到了正等在前方的家,那远远的小镇……

  ……还有那栋树屋,在这个时间,全镇唯一依然亮着灯火的树屋。

  步履缓慢,孤孤单单,毫无遮掩,如鲠在喉,暮暮踏上了前往小马镇的漫漫长路。

  * * *

  街上空荡荡的,一只小马也没有。都这么晚了,她也从来没理由在这个时间出来散步,除了不得不把小星座熊哄睡觉的那次之外。不过她暗暗决定,以后应该更经常晚上出来溜达溜达,这感觉真是很放松。

  至少她现在觉得挺放松的,直到她转过一个拐角,面对着小马镇公共图书馆那扇亮着灯的窗户为止。忽然之间,她只觉得嗓子里那个大疙瘩又回来了,就和之前一样,让她觉得呼吸困难,上不来气儿。

  现、现在还不算太晚。她心里自言自语道。我可以直接转身回去,对,我、我这就可以回树篱基地去,回去躺下睡觉,谁也不会知道的。我、我可以再等到明天早上,再试一次那个魔法。我、我、我这次一定能行的……对……

  ……可这对她们而言,公平吗?让她们再继续这么等下去?让她们等我施展一个我根本不知道该怎么控制的魔法?而且我还根本没有资料可以参考?现在我没有那本书。我能整理,编写,记忆……可要是没有书本来做参考,那我什么都做不来。就算我明天真的再施一次魔法,只靠我自己,能不能成功地送我们回家呢?我不能保证,根本就不能保证。

  我实在是不……我需要帮助。

  可、可是,那只唯一能帮上忙的小马……我……我能行吗?

  我能……面对他吗?

  在内心的激烈斗争中,她甚至都没有发现,自己已经开始向前走了。等到她的视线再次从地上抬起来的时候,她意识到,眼前看到的,已经不是远远的那棵大树了。她,现在就在正门口。

  她的家门口。

  他的家门口。

  颤抖着,她抬起了一只蹄子……敲响了门。

  起初,门内什么回应也没有,只是一片沉默。有一刻,她真心希望,这房子里的他们……只是在灯光之下睡着了。

  然后,门把手开始转动了,可她却没听到有任何蹄声从门后传来。那如鲠在喉的感觉变得更重了,她努力支撑着没后退,直面门后的……

  门后谁也没有。

  那扇门就这么不紧不慢地敞开了,然后,有一只猫头鹰从里面飞了出来,鸟儿在空中盘旋了一圈,上下打量了她一番,然后才落在了门把手上。

  独角兽试探性地朝门里迈了一步,然后回头看着那只夜行的飞禽。“我猜……你在这里不叫小贤枭(Owlowicious),对吧?”

  “Who?”

  她自嘲地翻了翻白眼,又环视着图书馆内。书、书、书,到处都是书,丢得东一本西一本,地上也是桌子上也是,四处乱扔乱放。这乱摊子可不是她搞出来的。不过每次她学疯了的时候,都是斯派克任劳任怨地替她收拾打扫。此刻她不由得对斯派克产生了由衷的敬意。

  很显然,另一个她自己现在就处于这种学疯了的状态。当她看到他的那一瞬间,只觉得心都被冻住了。那只紫色独角兽雄驹就这么低着头,伏在书桌前,如饥似渴地研读着摆在他面前的那厚重的书本。

  他正背对着她,他没看到她的来临。

  她朝他走去,蹄子仿佛灌了铅一般沉重。她能听到他在轻声说着什么,音量放得很低,不会吵到楼上睡觉的头号助手。她竖起了耳朵倾听着,想听听他说的是什么。

  “……有四种解释,每一种都以不同的方式解释了‘为什么’这个问题。这四种不同的解释方法可以归类为四种常见类型的因果关系,具体如下……”

  亚里士多德,她认出了那段文字的来由。他正在阅读亚里士多德的因果论。

  他的头微微转动着,继续阅读下去。

  “第一因,即质料因,乃是物质性问题,基本上是其原料问题,即制造事物所采用的原料,在事物内部所包含的原料。”

  他继续阅读下一个规则。“第二因,即形式因,可以告诉我们的是,通过类推工匠的计划,凡事都……”

  “……必然存在其存在的意义。”

  “……必然存在其存在的意义。”

  幽光的头微微抬起了一点点。他不确定,但听起来……好像有谁和他一同念出了第二因。

  他的视线重新回到书本上,继续念诵着第三条法则。“第三因,即动力因,乃是改变的事物的动力和外因……”他的声音渐渐消失了。

  “……范围包括了变化的方式,变化的结果,以及第一启动项。”在他身后的暮暮开了口,帮他补全了后面的内容。

  幽光没有动弹,他纹丝不动。那只雄驹抬起了头平视前方,独自吟诵着记忆中的最后一部分内容。

  “目的因,乃是事物存在或者改变的原因……包括有目的的行动和活动……”

  坐在他身后的雌驹微微张开了嘴,情不自禁地同样吟诵着回忆之中的文字。

  “目的因,或者说目的,乃是其目标或者终点……事物的目的因,是它之所以存在,之所以改变的原因。”

  沉默横亘在两只小马之间。

  一时间,谁也没有移动,谁也没有说话,但他们俩都敏锐地理解了这房间中另一位的身份。

  最后,浅紫色的雄驹轻声地向空中发问了。

  “你……你的目的因……是什么?……你……你们……到底想要什么?”

  这时候,她几乎都要窒息了。如鲠在喉的感觉此时强烈得可怕,令她上不来气,就好像只要说错一个字都会噎住她一样。我到底该说什么?我到底该怎么开口?

  ……如果是你自己,你希望对方怎么说?

  “我们只想……”暮暮终于说了出来。“我们只想……回家。”

  几秒钟之内,幽光依然一动不动……然后,他慢慢地转过了身,第一次,和另一个自己面对面地相会了。他的鬃毛有点乱,紫色的眼睛半掩在垂落的刘海下。但他正视着她的时候,依然能看到那只雌驹的瞳孔缩小了。

  他站起身来,静静地朝她走去,然后坐在了她面前。值得夸奖的是,她既没有逃跑,也没有胆怯。相反,他们只是继续对视着彼此,凝视着对方,仔细观察着互相之间的异同之处。坐在面前的不是别的小马,正是他和她自己。

  终于,男生又开口了。

  “我的名字叫幽光亮亮。我是我们仁慈的领袖,索拉瑞斯王子,艾奎斯陲亚统治者的得意门生。而且,我还是小马镇本地的书籍与枝条公共图书馆的管理员。”

  “那……你呢?”

  她尽最大努力,把嗓子里添堵的感觉咽下去。

  “我的名字叫暮光闪闪。我是我们仁慈的领袖,赛蕾丝蒂娅公主,艾奎斯陲亚统治者的得意门生。而且,我也是……小马镇本地的书籍与枝条公共图书馆的管理员。”

  又是一阵沉默之后,雄驹点了点头。“至少……至少,从你的鞍包来看,我们的品味差不多。”他试着开了个玩笑,心里有点紧张。

  暮暮朝身边瞅了一眼,她一直都把鞍包背在身上,甚至都不记得自己离开树篱基地之前什么时候把鞍包背上了。她点亮自己的角,翻了翻里面的东西,然后有点愕然。从鞍包里飘出了一本书,她看着那本书,又转回头来面对着另一个自己。

  “这个。”她把那本厚厚的绿皮书飘给了他。“我……我希望没过期限吧?”

  幽光用自己的法力场把书接了过来。《超自然》,他本来都担心这本书再也找不回来了。感激地朝她微微一笑,然后男生把书飘到了附近的书架上。

  又是一阵紧张的沉默降临了。真是太荒唐了!幽光心里不由得想道。我一直都在自言自语,跟自己说话。可现在这里有两个我了,结果我们俩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而紫色的女生却轻声开了口。“对不起。”

  他摇了摇头,稍稍向前凑了凑。“我这几天都在找你们。”

  “我知道,我……我很抱歉,害得你们经历了这么多麻烦。”

  “为什么你们要藏着呢?我们明明可以帮忙的。”

  “我们觉得,我们可能会对你们的世界造成不良影响。我们不想再让这影响扩大化了。”她低着头,怅然地盯着地面。“不过上个礼拜的教训告诉我们,这几乎是不可能的事。”

  虽然是这种情况下,独角兽雄驹还是忍不住好笑。“那,你们来了几位?全来了?”

  她抬起头来望着他。“六个女生。大家全来了。”

  他不用去胡乱猜测另外五只小马是谁。重新安稳坐好之后,他继续问道。“奶糖?”

  “小蝶。”暮暮点点头。

  “云宝霹雳?”

  “云宝黛茜。”

  “苹果杰克?”

  说到这里,她也不由得笑了起来。“没变化,还是苹果杰克。”

  “哦……呃,那……瑞祥?”

  “瑞瑞。”

  “还有……贝瑞泡?”

  “萍琪派。我懂,我也吓惨了。”

  他们俩都不约而同地一阵苦笑。重新抬头凝望对方的时候,笑声消失了。沉默继续笼罩在他们周围,从上面,传来了斯派妮轻轻的呼噜声。

  “……我本来以为你们是故意来这里的。但是,这其实是个意外,对吗?”幽光问道。

  雌驹点了点头。“我们本来只是想去马哈顿观光旅行的。苹果杰克说她挺了解那地方,而我又找到了一本书-”

  “是那本《有乐有利的以太探索》?”

  暮暮猛地抬起了头,那副错愕的样子不由得让男生一阵好笑。他的角一亮,一本书便从周围大大小小的书堆里飞了出来,停在了两只小马之间的空中。没错,这是同一本旅行书。

  他翻开了写着那个传送魔法的页面。“这纯粹只是我的推测……但是,你把传送魔法和直接写在下面的跨维度观察魔法给搞混了。你看到了我们的维度,把它当成了……通往马哈顿的地脉线,对不对?”

  紫色雌驹又把跨维度观察魔法和后面冗长的警告列表仔细看了一遍,只觉得脸红得耳朵都发烧了。她意识到,要不是因为她当时那么心急的话,现在这一切都是可以避免的。“是频率。”她澄清道,“当我试图去感知地脉线的时候,我调到了错误的频率。我用的频率是列在跨维度观察魔法上的那个,而不是传送仪式上的。”

  “几天以前,我找到了这本书。”雄驹的视线慢慢从书本上扫过。“当我刚开始读的时候,我对能记住这些魔法真是太兴奋了。不过还没等我翻到这一页呢,就发生了一些……意外。”

  她转过头来,更加好奇地看着男生版的自己。“意外?……什么意外?”

  “在小马镇外发生了剧烈的魔法能量波动。我很意外,居然没有其他独角兽感应到它。当我赶去检查的时候,我发现了一座小山,整座小山都弥漫着残留的魔法痕迹。”

  暮暮倒吸一口凉气。“……我们……我们的传送魔法……”

  “然后,等我回到图书馆的时候,发现奶糖来了,还戴着牛仔帽,脸裹在围巾里。”他摇摇头,笑了起来。“声音听起来挺怪的,他……说他病了,借走了那本《超自然》……”接着,男生扭过头来,迎上了女生的视线。“不过你已经知道这是怎么回事了,不是吗?”

  困难地咽了口唾沫,暮暮点了点头,听他继续往下讲。“在‘他’走了之后,我就回去继续看那本书了。我看到了那个传送魔法,然后我脑子里冒出的第一个想法就是‘我认识十只小马,不过我最想邀请的是其中五只小马!’可是,我马上又想起奶糖他生病去不了。于是我就只好继续看下一条魔法了。等我这一看完之后啊……好吧……”

  “然后这些看似不相关的碎片就联系起来了。”雌驹补上了话。“你产生了某种预感……觉得可能发生了什么事。”

  “对。在我仔细阅读了那个魔法,又参考了因果律法则之后,我决定去探望一下奶糖。结果,他根本就没生病,而且那本借走的书也没在他那里,而他更不记得自己去图书馆借过书。然后当天晚些时候,霹雳飞来告诉我,我们那位腼腆的朋友,遇到了他的‘那位’了……”

  “然后,事态就从那时候开始急转直下……”现在暮暮的心里更加窘迫,脑袋都快耷拉到地板上了。“黛茜闯进了霹雳的家,苹果杰克跟她的‘表弟’吵得不可开交,瑞瑞使花招把我们都耍了,只为了跟自己来一场浪漫的‘爱情邂逅’,还有萍琪和贝瑞……好险啊,我们差点都完蛋了。”

  “这些天,你们还真是把我们的生活搞的……十分有趣啊。”幽光承认道,有点担心地看着另一个自己。

  “你是说我们把他们的生活给搞得一团糟,变成了彻底的灾难吗?我已经尽了最大努力避免和你们的世界发生接触了。结果我一败涂地。”她的整个身体都佝偻起来了。

  “好啦好啦,”他慢慢伸出了蹄子,快要摸到她肩膀的时候却又犹豫地停住了。“就算计划赶不上变化也好,你知道吗……你们其实还是救了我们的。”

  这番话令她的头微微抬了起来,惹得他把前蹄收了回去。“救了你们?怎……怎么会?”

  “好吧,仔细想想看。假设我们的世界是相互同步的,或者你们因为什么原因,旅行拖延了一个钟头。怎么都好,假如,你和你的朋友没有来到这边世界的小马镇,如果你朋友小蝶没有出现在图书馆,假装生病的话……”

  “那,非常有可能,我们会步上你们的后尘。我会召集我的朋友们。苹果杰克会提议去马哈顿,霹雳会献出羽毛。而我……我会在那座小山上施展这个魔法。最后,穿越维度的反倒会变成我们,我们都会穿越到你们的世界去。哦,索拉瑞斯的鬃毛啊,这个维度发生过的一切,很可能就会在那边的维度发生。我们会在小马镇里徘徊,看着周围的那些陌生的小马,努力想找个熟面孔-”

  “天琴和糖糖。”女生忽然说道。

  男生惊讶地看着她。“那是谁啊?”

  “天琴和糖糖。我们到了这里之后最先认出来的小马,就是你们这儿的七弦琴和巴巴尔。在我们那边的世界,她们叫做天琴和糖糖。”

  想象着那情景,幽光稍稍睁大了眼睛,但还是摇了摇头。“不管怎么说,我想说的其实是这个意思:我们欠你们一份情。要是你们没来这边,那么很可能,我们就要和你们有同样的遭遇了。”

  暮暮闭上了眼睛,陷入了沉思中。她另一个自己说的非常中肯。不用费多大力气,她就能想象出六只奇怪的雄驹落进她们那边世界之后,自己将会体验何等的紧张,又会体验何等的沮丧。就好像照镜子一样,她想象着这几天她发疯一样在无尽之森边缘跑来跑去,想追踪那只蒙面的雄驹,然后又会追着两只雄驹从镇里一直狂跑到无尽之森边缘的干河沟。

  “我们还是给你们惹了那么多麻烦。”她的声音里充满了歉意。“你为了找到我们,肯定又着急又沮丧……”

  “这个嘛……没错,之前确实有过这么段麻烦时光……”他微微低下头,凝视着她的双瞳。“不过都已经是过去的事了。现在,你已经来了。暮……嗯……暮暮。我其实只想知道一件事……为什么你不早点儿来?我知道,你说你们不想影响我们的世界,可是……你也明白我们是能帮你们的。为什么你们不找我们帮忙呢?”

  雌驹抬起头来,只觉得自己舌头好像打了结。“因、因为……我……我……我害怕你,幽、幽光。”随着她的回答,泪,止不住地从她紫色的双眼中潸然而落。“我实在是害怕得要命!赛蕾丝蒂娅的鬃毛啊,我现在都还在害怕你!难道你感觉不到吗?!每次你一出现在我附近,我都觉得嗓子里堵得慌,上不来气儿!告诉我,你现在难道没有这种感觉吗?”

  男生默默地把视线移开,不由自主地咽了口唾沫。没错,他现在的确是这种感觉。实际上,自从他听到她的声音的时候,这种呼吸困难的恐惧感就开始了。但他一直都在努力忽视它。

  “对不起,对不起,幽、幽光,可我……我……这种毫无理性的恐惧感,我实在是无法解释!我是说,真的!你就是我,我就是你!我们俩之间唯一的区别只是性别而已!而、而这……这反倒让情况变得更尴尬了!我该对你抱着什么感觉?!我该像苹果杰克那样,把你当成我表亲吗?或者是像云宝黛茜那样,偷偷钻进你的家吗?而、而瑞瑞和瑞祥的那种关系,我、我连想都不敢想!我……我……我实在是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这简直吓死我了!根本就没有什么参考书来指导我如何应付这样的情况,因为这种情况甚至从来都没发生过!至少我觉得是没有什么参考书之类的!就算有,我也没读过!”

  面对着另一个自己的情感爆发,幽光发现自己也有点乱了阵脚。他从来都不擅长应付女生的情感问题,更别提面前这位他正在应付的,还是他自己的女生版本了。听着她的声音越来越高,他不由自主地指着楼梯方向,用蹄子比了个“嘘!”的口型。

  她一下子睁大了眼睛,急忙用蹄子捂住了嘴。两只小马静静地坐着,抬头望着上面的卧室。幸好,上面雌龙宝宝打呼噜的声音并没有中断。

  “对不起……”暮暮轻声抽泣着,把眼泪从眼中抹掉。“我没想……这么……激动……”

  男生摇了摇头。“没关系的,更吵的时候她都能睡着。”说道这里,他嘴角不由得微微扬了起来。“不过我觉得你早就知道了吧。”

  她朝他点了点头。一时间,他们俩谁都没说话,把前一个话题抛到了脑后。他们只是静静地坐在那里,听着斯派妮打呼噜的声音。

  “我很想念他。你懂的。”暮暮轻声说道,眼中依然朦胧一片。

  “你是说,你的‘斯派妮’?”

  “我叫他‘斯派克’。”她回答道,“我把他留下照看图书馆了。在我们临行之前,我告诉他……大约两三天,我们就能回来了……”说到这里,她觉得鼻子又开始发酸了。“我……我希望他打理的还好,我没法给他带披萨回去了……”

  “……胡椒、翡翠,再多加起司?”

  “他最喜欢那个了!”

  尽管是这般状况,他也不由得笑了起来。“我相信他肯定干得很好,你懂的,嗯……凡是能有机会吃到披萨的话,他们都……”他抬头望着楼上,悠然叹息。“我敢打赌,他肯定会把图书馆打理的像座堡垒一样井井有条,就像斯派妮一样,当然,如果我离开了的话……想到她身为雄龙的样子……还真有点怪。不过,不管他们性别如何,性格还是一模一样的,我说的对吗?”

  暮暮点点头,依然抬头仰望着上面。“这是这个世界让我们感到安心的一点。我们在这里遇到的每一只小马,依然和我们家乡那边的他们很相似。当我头一次听到斯派妮的声音,看到斯派妮的样子时,她……居然和斯派克那么像,真让我心里无比安宁。……有她这样的小家伙陪伴你,你真应该感到自豪。”

  “相信我,我确实很自豪。”他回答道,“当我成长的时候,斯派妮来到了我身边……就算她不是小马,她在我心中,依然像我妹妹一样……”

  又一轮沉默之后,男生重新面对着他的访客。她注视着他,眼中已经焕发出了新的光彩。“弟弟……”她轻声说道,“我和斯派克也是一样。他成为了我的小小助手……但他,在我心中,从一开始,就一直都是我的弟弟……”

  不知何时,两只独角兽的思绪渐渐统一。我不知道该怎么对待你……你,你就是我,但也不是我。我们有这么多的共同点,都经历了这么多的波折。这么多无法理解的感受,如果我不能把你当做表亲,对手,或者爱侣……那,我可以把你当做……我的朋友吗?我能克服我的恐惧,把你……当做我更亲密的对象吗?就好像……

  慢慢地,犹豫地,暮暮和幽光各自都伸出了一只蹄子。两只蹄子在空中停顿了一下,最终碰到了一起。两只蹄子就这么接触,停留在空中。在图书馆幽暗的灯火下,他们,就只是静静地越过那两只相触的蹄子,凝视着彼此。

  “幽光……”她发现自己开了口。“我已经试过再次施展那个魔法,把我们送回去,……可我做不到。我找不到我们的维度线,我……我需要帮助。请帮助我们,请帮助我的朋友们,帮我们回家。这就是……这就是我全部的请求了,拜托?”

  男生笑了,他点了点头。“当然,暮暮,我会尽我所能来帮你……姐姐。”

  听到他这句话,雌驹忽然发现自己呼吸又顺畅了。之前堵在她嗓子里的……那种如鲠在喉的感觉,消失得无影无踪,在她心中……她不知道,感觉多出了什么东西,就像一种悸动感,就像是……一团火花?她知道,不管那是什么,它都是一种明亮而美丽的东西。他真的没打算伤害我们,一点儿也没有。他……他根本没什么可怕的。他就是我,而同时……他又不是我。但从好的方面来讲,他就是……我可以把他当成……就像斯派克那样……

  就像我的弟弟。

  她用自己的微笑回应了他。“谢谢你……弟弟。我……我本来害怕得要命,我害怕你不会答应。我不知道为什么,可就是……忍不住会这么想……”

  紫色的小伙子饶有兴致地拱起了一边眉头。“因为我是雄驹。不是吗?就算我们俩再相似,你的基本思维还是会受到性别的影响。由此,我的思考方式也会和你存在明显的差异……对吧?”

  她不由得低下了头,脑袋静静地点了点,耳朵也耷拉下来了。但是,当她重新抬起头来的时候,只迎上了他安慰的目光。“没关系的,我知道我们这些雄驹大部分都比较……粗鲁。但我并不是他们。我是你,除了偶尔会因为解不开的学术难题而发飙之外,你也明白,我都是尽我所能,不让自己变成那种刻板老套的雄性形象。说真的,姐……你真会以为,你会把你自己拒之门外吗?”

  女生坐直了身体,现在她心情更轻松了。“之前我真以为会这样……不过我现在已经更明白了。谢谢你,幽光。我、我从来不该怀疑你的。不过,我也不得不猜测,你之前,真的以为我们是要入侵?或者取代你们?就好像二重身那样?”

  他不由得也红了脸。“你听见了?呃……这个,你看……我之前还没好好调查过呢,所以……”

  暮暮觉得他脸红起来真是太有意思了,差点儿笑出声来。当她捂着嘴的时候,那憋回去的笑声却变成一个大哈欠,真是够大的。抒发完了自己的困意之后,她自己的脸也羞红了。

  “啊哈哈……真对不起啊。现在确实好晚了。可我心里内疚得要命,让我实在是睡不着,所以就只能来找你了。”

  “哇哦,”他眨了眨眼睛,然后朝门瞅了一眼。“那……你是要回去找你朋友们?去告诉他们我愿意帮忙了?”

  “我确实该这么做。”女魔法学徒朝门口望去,想想从藏身之地到这里那漫长的跋涉,然后又抬头望着卧室。想到自己的床就近在咫尺,不由得满脸渴望。“不过我不得不考虑一下……我是该现在去叫醒她们,还是等到早上?”

  幽光留意到了她在看哪里,也不由得笑了。“你知道吗……上面那张床是我的。不过也是你的。”

  新一波的热浪忽然涌上了暮暮的脸庞。“哦!哦不!不不不!我、我不能这么做。我、我是说,这里是你的维度,不是我的,我、我我我可以走!就只是-”再一次,随着一个大哈欠,她的身体在疲倦之中微微蜷了起来。“……一直走到无尽之森的边上……”

  “对对,我想我知道。”他一边回答一边站起了身,走到了他双胞胎的身边。“真的,今晚就留下来吧。我去把第二张床拉出来,今晚我睡那里就好。你就睡我的吧。我让小贤枭明天一早在斯派妮醒过来之前先把我们叫醒,然后我们就能去找你朋友们了。”

  女生皱起了眉头。“第二张床?那东西不是还被苹果杰克和瑞瑞-呃……我是说,瑞祥,他们俩上回在上面打架,不是还弄得那床凹凸不平吗?”她有点好奇地猜测着男生是不是也会开睡衣派对。

  “呃……对,这倒是……不过还是能用来睡觉的。”男生继续朝楼梯走去。“另外就算真的很不舒服的话,不是还能打地铺嘛。”

  “幽光,我、我……”她咬着嘴唇,终于把一直憋在肚子里的话吐了出来。“你想不想……你懂的,和我睡一块儿?”

  他僵住了,怀疑地盯着她看。他慢慢地转过身来,长时间地注视着她。得到的回应是对方同样充满好奇的目光。

  “……呃……你……确定这样合适?”

  “嗯……为啥不合适呢?不管怎么想,都没问题吧?反正睡在床上不都是我自己吗。”

  “我懂,我懂,不过,我……我的意思是……”他向前走了几步,站在浅紫色雌驹面前。“你……我的意思是说,我们互相很了解,我们……都知道我们是谁……可……你对你的‘弟弟’真的信任到了……这个地步?”

  暮暮站在原地不动,注意到他脸上的红晕和她是多么相似。“你信任你的‘姐姐’吗?”她反问道。

  两只紫色小马站在那里,面对面,凝望着彼此。这问题一直萦绕不去。在他们周围,夜色更深沉了……

  * * *

  “早上好,姑娘们!”

  哈欠连天的云宝黛茜含混不清地嘟嘟囔囔,听起来好像是什么再多睡十分钟之类的。

  “好啦姑娘们!快点儿起来啦!”

  “暮暮……?”苹果杰克哼哼着,伸着懒腰,后背关节咯嘣直响。“咋了这是,甜心?”

  “我是头一个起来的,你们其他的也别偷懒啦。快起来,起床啦!”

  “哦……星星在上,这才几点啊?”瑞瑞呜咽着,揭掉了脸上的睡眠面膜。“暮暮,我必须严正抗议……暮暮?”

  小蝶哼了一声,被自己给吓醒了。她慌张地东张西望,丝毫没察觉自己的脸上还被笼子栏杆压出了网格。她们都听到有只小马在喊她们起床,可是在树篱基地里哪里都看不到她的踪影。

  “哦!哦哦哦!我们是在玩捉迷藏吗?”萍琪一下子就醒了,兴奋地蹦来跳去。“如果我们在玩捉迷藏,那你真是好厉害,暮暮!”

  一阵咯咯笑声从洞外传来。“我没有藏着,傻姑娘,我在外面呢!”

  暮暮,在树篱基地外面?农家女头一个一骨碌跳了起来,朝出口狂奔而去。“暮暮,看在老天爷份上你这到底是-”

  她脑袋一探出洞口就顿住了。她的紫色独角兽朋友正站在洞外几步远的地方,看来休息得挺不错,那双明亮的眼睛炯炯有神,鞍包紧紧地绑在她身上。

  可是阿杰没有想到的是,她的朋友身边还有一只和她体格和颜色都差不多的雄驹,就站在她朋友的左后方,只有一步之遥。他的眼睛睁得很大,很显然,他可没想到居然会有谁藏在这下面。

  “暮暮!!!”黛茜惊声尖叫,那音量吓得橙色小马一哆嗦。她的脑袋紧贴在阿杰的头边,也看到了眼前这一幕。“你在干什么?!他就在你后面呢!!!”

  暮暮眨了眨眼睛,扭头往后看了幽光一眼,雄驹也眨着眼睛。于是她转回头来朝着朋友们笑了。“对,他就在这里,云宝。大家为啥不出来问声好呢?”

  两个女生被惊得目瞪口呆,下巴都砸到了地上。当小蝶从她们身边挤过,和两只独角兽走到一起时,她们俩甚至都没反应。

  “哦……嗯……你、你好,嗯……幽光。”黄色小马说道,不知为什么,她的心情比自己想的还轻松。“嗯……我……我是小蝶。你可能不知道,不过,嗯……还记得那天你以为奶糖他生病了吗?嗯……这个……那其实是我。我、我很抱歉骗了你……”

  他只是笑了笑,挥挥蹄子让她静了下来。“暮暮已经把一切都告诉我了,而且她也把书还了回来。你用不着抱歉,亲爱的。”

  “哦,哦,听到这个我真的很高兴!”

  “哦~暮暮!”一个夸张的高音之后,另一只小马(当然就是那只白色独角兽)也挤出了洞口。她快速而平静地打量着那只雄驹。而幽光则尽最大努力保持平视,不去窥探她的身姿。“哎呀,在我看来,你昨天晚上真的很忙哦!这是不是意味着……”她的蓝眼睛开始发光了。“你们真的……我们真的能……?!”

  魔法师点了点头,然后她的表情严肃起来。“好啦,大家都听好啦。小蝶,现在你可以把安吉拉放出来了。各位,开始打包,趁着小马镇还没醒过来,我们还有一刻钟左右的时间。”

  “来吧,回家的时间到了。”

  * * *

  清晨的小马镇街头有一支有趣的队伍在行进。总共七只小马,其中两只看起来像是双胞胎。现在时间尚早,几乎没有小马出来活动……于是这些小马也能稍微能享受一些安宁了。

  “所以,终于听进道理去了,是吧甜心?”苹果杰克开着玩笑,朝暮暮那边温和地笑了笑。

  “是啊……我想可以这么说吧。”她承认道,脸上露出了一丝羞愧。“我很抱歉,我实在是……唉,太害怕了。伙计们。但是你们是对的。这样真的更好。”

  “我很高兴你们都能来。”幽光笑着,回头看了女生们一眼。“虽然我还是不明白为什么你要大半夜地自己跑过来商量,不过我一点儿都不会在乎!”

  “哦,天呐,暮暮。”瑞瑞轻声叫了起来。“半夜三更那么晚?你甚至都没弄醒我们?”

  “我当时心情糟糕得要命,充满了内疚。特别是看到小蝶的样子就更心里难过了。你在那里靠着睡觉没问题吗?”

  “哦……哦!我没事的。”黄色天马揉着脸上被压出的印子,现在几乎都消失了。她低头看看她身边,只见安吉拉就跟在她身边蹦蹦跳跳,顿时露出了微笑。

  “内疚,嗯?”云宝黛茜问道,那拱起的眉头表示她还没完全相信。“你确定没别的吗?我是说,真正让你改变决意的是什么?你昨天还铁了心不打算跟幽光这家伙扯上半点儿关系呢。”

  “确实如此……不过那是恐惧作用下说出来的话。”紫色独角兽解释道。“我实在是害怕他不会理解我,或者不会接受我。要说还有什么害怕的,我更害怕他会把我们列为国家公敌什么的。而这些猜测把我吓坏了。因为……好吧,仔细回想一下,我相信,如果我处在他的立场上,我就会这么做。你知道那句老话是怎么说的,有时候,最糟糕的死敌就是你自己。”

  “哎呀,这猜测可真低级,姐。”

  “对不起,弟。不过无意冒犯,你懂的。”

  听了这话,列队行进的女生们都眨了眨眼睛,一阵面面相觑。“姐?弟?咱、咱是说,咱看得出来你俩为啥会把对方当一家子,不过……真的吗?姐弟关系?”农家女质问道。

  “这是另一回事。”暮暮回答道,扭头看着她的朋友们。“我甚至都不知道该和幽光是什么关系。在我们停留在这个世界上的时候,我们所有小马,都和另一个雄驹版的自己发展出了不同的关系。小蝶和瑞瑞,你们俩都把奶糖和瑞祥当做了‘情侣’-”

  被提到名字的两只小马不约而同地红着脸低下了头,不过暮暮只是继续说下去。“云宝黛茜,在她短暂的相会之中,把云宝霹雳当成了好对手。”

  “切,说得真像是有那么回事似的。”蓝色天马高声说道,“那个臭美野小子,一个礼拜里随便找一天比试比试,我随随便便都能把他甩出八条街那么远。”

  其他小马们基本上都在翻白眼。领头的两只小马互相耳语了一番。“她是霹雳的女生版本。对。”雄驹点头道。“不过不得不承认,看着这么一个娇小的身躯配上他那个高傲又粗枝大叶的性格,还真是有点不容易适应啊!”

  魔法师小姐一阵窃笑,然后继续说。“萍琪派,我看得出来,仅仅共处了这么短的一段时间,你和贝瑞泡就已经成了真正的朋友了。”

  “哦!我们为啥不能啊!”粉红丫头尖叫着,“我特别特别喜欢开派对!贝瑞也特别特别喜欢开派对!哦!而且我们都喜欢黑松沙司还有冰沙还有马芬还有蛋白饼还有钉 马 尾 巴!!!我的意思是,真的!为啥不会啊?!”

  “还有苹果杰克。”听到自己的名字,戴牛仔帽的小马抬起了头。“我之所以能想出该和我的……另一个我有什么样的联系,主要还是得多谢你。你和这个世界的苹果杰克把对方当成自己的表亲,因为你们俩都是同一个家族的成员。”

  “这个……说的没错,暮暮。”苹果农家女承认道。“咱也承认,当咱那个雄驹版自己请求咱再给他一次机会成为他的亲戚时,咱心里可真是松了好大一口气啊。这感觉很合适,就好像……他真是咱表弟一样。不、不过,那你呢?咱是说……当小苹力在咱身边的时候,咱就确实能感受到兄弟姐妹的情谊了。……可……你呢?

  两只独角兽彼此对视,然后雄驹朝他“姐姐”安慰地笑了。回应了他的笑容之后,暮暮再次开了口。“这是因为……好吧,昨晚,当我去冒险……当我去和幽光交谈的时候……我们俩都感受到了一些非常强有力的东西。这感觉真的非常强大,比单纯的友谊要更强……就好像你说的,感觉很合适。那时候我意识到,我心里对他的感觉……就和我对斯派克的感觉是一样的。”

  “而我,我对斯派妮的感觉也是一样的。”幽光接上了话。“当她向我做了自我介绍之后……当我们终于设法坐下来好好交谈的时候……我意识到,我心里对她抱着一种渴望,就像对斯派妮那样。于是,我们开始称呼对方为姐姐和弟弟了。”

  “而且到目前为止,这关系对我们而言相当好。”紫色独角兽对她的朋友们露出了真诚的笑容。“我可以说……我感觉挺不错的。现在他在我身边的时候,我再也不会有喉咙里添堵的感觉了。真是件好事。”她回过头来,如释重负地长叹了一声。“不然我昨晚可真没法睡个踏实觉了。”

  后面传来了小马们撞成一堆的声音,惹得两只领头的紫色独角兽停了下来,扭头奇怪地看着她们。

  “睡个……踏实觉?”瑞瑞的眼睛睁大了。“暮暮……你……你去见了幽光之后,没有直接回树篱基地来,对不对?”

  “嗯,那段路真的是好长。而且我……好吧,最后实在是没力气了,说老实话,但还是-”

  “暮暮,”这次黛茜开了口,一时间结结巴巴,纠结着该怎么说才好。“你们俩没有……我是说,跟……幽光?你没有……这个……那什么……”

  两只独角兽同时拱起了眉头。“你是什么意思,霹-呃……黛茜小姐?”雄驹问道。

  “好、好啦好啦,”苹果杰克急忙让大家安下心来。“瑞瑞你该记得,暮暮家还有一张床的,对吧?咱可以确定他们俩这个……没出那啥……”说到这里,她瞅了那俩一眼,干咳了两声。“*咳咳*……嗯……不合适的事,对吧,暮暮?”

  两只紫色独角兽足足愣了几秒钟,才反应过来这是什么意思。顿时脸都白了。紧接着,男生和女生的脸却又飞快地红了起来,他们俩不约而同地开始了一连串结结巴巴的控诉。“什-?!怎-?!真-!你们-!我跟他/她?!他/她可是我弟弟/姐姐!你们怎么往那方面-?!”

  其他女生要知道的有这些就够了。她们同时哈哈大笑,笑得直不起腰,好半天才从地上重新爬起来站稳。

  “哦~呵呵!哦……对不起啊,甜心!”农家女一边道歉一边把笑出来的眼泪抹掉。“对,咱都知道你们俩根本不会那么做的。不过……这模样……太难得了,你们俩……噗……哈哈哈!”

  当幽光一头雾水地看着面前这些女生们的时候,书虫丫头只是摇着头,脸上还红得透亮。“哈哈哈真好玩,姐妹们。好啦赶紧的,我们还得去图书馆呢。除非再有突发的意外事件,不然我们到图书馆的时间还有的是呢。”

  最后,那棵巍峨的大树终于出现在了他们眼前,让大家不由自主地加快了脚步。随着他们越来越接近图书馆,又一次突发意外事件开始了。

  小蝶忽然惊叫一声,趴到了地上。在她前面的萍琪不知怎么回事,两只后蹄忽然不由自主地向后踢了出去,差点没踢到她。

  “哎呀呀!真是对不起啦!”派对小马道着歉,然后两条后腿开始风车一样踢腾个不停。“哦呀!这个又来啦!”

  “超级大震惊……!”暮暮瞪着她正在抽搐的朋友,然后猛地扭过头来盯着另一个自己。他正睁大了眼睛,眼看着萍琪超感觉的大发作。“幽光!拜托……拜托告诉我你没有……!”

  男生看着她,然后叹了口气,摇摇头,伸出蹄子放在图书馆的门上。“我们今天早上离开之前,我给斯派妮留了张便签。对不起,暮暮。你确实已经向我解释了所有的一切……”

  “但是,我们其他的,也该得到一个解释。”


=To Be Continued...=


下集预告:

  “她来啦!!她来啦她来啦她来啦她来啦~!”

  “臭美野小子?!要是你问我,这腔调听起来可真挺像是‘性感大帅哥’的嘛!”

  “对不起,表弟,咱名字不叫杰杰……而且,也不是杰尼卡•乔纳金……”

  “你……你确实说过,有一天想看到我真正的可爱标记,不是吗?”

  “我……我从没有想过这些,但你说得对……我们……我们现在是兄弟姐妹了。而这……只会令这一切……变得更加……痛苦……”

  “哦-哦……我相信你,小蝶。安吉拉不会……好吧,我猜你会知道的……嗯,不过,你知道我就是你,而……你……依然还喜欢我吗?”

  “瑞瑞小姐!……姐姐!!”

  “咱希望你留下来!咱想更好地认识你!咱想和你成为一家!”

  “我觉得我爱你!!”

  “我觉得我也爱-”


智光闪耀  天马 #1
回复 午夜星下

暮光、幽光对得起他们JL紫色的肤色,认识没多久就GCD了[滑稽][滑稽]

登录后方可回帖

关于作者
Nightscream  夜骐 站务

仰天放歌,寂夜长啸。

favorite 关注
  • dvr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