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vorite_border more_vert
晨星翻译组
晨星翻译组Lv.1
长篇翻译
T
连载中

救一堆小马的同行之旅

原文地址: https://www.fimfiction.net/story/418922/princess-celestia-and-nightmare-moon-team-up-to-save-everyon

第二章 我的小女王

chrome_reader_mode 7,562 event 29 天前 thumb_up 13 thumb_down 0
visibility 238 forum 5

  翻译:氢锂

  校对:Shadow Night

  润色:Shadow Night

 

  “谢谢。”邪茧把腿垫在身下,晃来晃去,试图让自己这狭小的身体在桌子上坐得舒服一点。

  “不用……谢。”塞拉斯蒂娅皱着眉头答道。她盯着小一号的女王,向后退去。

  “抱歉。”邪茧紧张地问,“有什么问题吗?还是我做错了什么?”

  “不!只是,额……”、

  “一般来说,你都跟个婊子似的。”苹果杰克毫不遮掩地说道,她看着房间内的一众小马,耸了耸肩,“怎么了?诚实元素,记得吗?”

  令她们震惊的是,邪茧对此只是发出一声轻笑:“我想我可能是的。不过在这种情况下,事情……总是会变的。“

  “你以前也爱过一位公主,然后被变成石头,最后以侏儒的形态回归吗?”萍琪派倒吸一口凉气。

  “并不尽然,不过顺便一提,这不是我第一次回归虫巢。”

  “我不太明白。”银甲一脸疑惑,“你不是一直通过虫巢思维和巢群在一起吗?”

  “巢穴不灭。”似乎想起了什么,塞拉斯蒂娅突然说道。

  “没错。”邪茧点点头,“啧,你到底是在哪儿听说过的?”

  “喀拉拉和夸嚓跟我提到过,在我们一起……做事的时候。”她瞟了一眼银甲,不想去具体解释,“我们为数不多的幻形灵文学书籍中也有提到。我知道你已经在这个世界上存在一段时间了,但……你并不是真的不朽,对吗?”

  “巢穴不灭。”邪茧对塞拉斯蒂娅回答道,“是的,我并非不朽。尽管我和你几乎一样强大,但永生似乎是天角兽独有的天赋。”

  “那么,你现在到底是什么情况?你是怎么活了几百……几千年的?”

  “我不怎么打算,给你详细描述下虫巢思维。”邪茧换了一个更舒服的姿势,“那种经历,那种感觉,我强烈怀疑仅仅用语言,尤其是小马的语言,是否能完整地表达出来。不过虫巢思维……它绝不仅仅是思维共享。我们中的每一员,每一只幻形灵,都同时存在于虫巢思维和我们自己的身体中。我们的记忆,我们的意识,我们的灵魂……随便你怎么叫,它们都在虫巢思维中。”

  “死亡对我们来说意义不大。我们就是会回归虫群——回归虫巢思维,等待着在一副新的躯体中重生。当然了,经历一次死亡也是挺难受的,但对我们来说,其影响也仅是不便罢了。”

  她抬起头,严肃地看着聚在一起的小马们,她眯起眼睛说:“共享着我们虫巢思维的幻形灵,只要还有一只活着,其他的幻形灵就不会消亡。也就是,巢穴不灭。”

  “难以置信。”塞拉斯蒂娅低语道。

  “听起来有点开挂啊。”云宝黛西叨咕着。

  “呃,死亡……它……它疼吗?”小蝶颤抖着问道。

  邪茧盯着她看了一会,突然咧起嘴大笑,露出满是毒液的尖牙:“是的,从某种角度来说,相当疼!永远别相信其他小马说的所谓‘无痛死亡’。”

  小蝶吱的一声尖叫,消失在桌子下面。

  “邪茧,不许这么干!”塞拉斯蒂娅呵道,“你如果再这么做,我就亲自送你回一次巢穴!”

  “一次?”邪茧挑起了眉毛,“你还记得几百年前我们的第一次相遇吗?”

  “当然。”塞拉斯蒂娅打了个响鼻,“你一受伤就带上你的所有部下跑掉了。我们还从来没好好战斗过呢。”

  “我的伤可能比你想的要……更致命一点。”

  赛拉斯蒂娅脸色惨白,用一只蹄子捂住了嘴!“你是说我……你……”

  “几个小时后。”邪茧肯定了她的猜测。“无比痛苦。”

  “哦,天哪……我……我很抱歉,我——”

  “这不重要。”女皇毫不在意地挥挥蹄子,“就像我说的,这不是第一次,也不会是最后一次。”

  塞拉斯蒂娅似乎正在为曾杀死过邪茧的消息而愧疚不已,所以银甲清了清嗓子。

  “所以……你是来帮助我们的?”他问道,呃,在请求邪茧帮助时,他果然还是会感到不适,“你能做些什么吗?”

  “这一路上我都会提供帮助,但我不会亲自帮助你们。我做不到。”她答道。

  “什么意思?”

  邪茧脸上涌出一系列矛盾的表情,最终,她叹了口气:“我基本上是来请求你们帮助的,然后也顺便告诉你们,关于把我从石头里面解救出来这件事,是有时限的。”

  “可……你不就在这吗?”苹果杰克语气中满是疑惑…“你不是该通过你那花里胡哨的虫群思维什么的重生,然后获得一幅新身体吗?”

  “不……不,那种事绝不能发生!你不明白……”缩小版的幻形灵女王激动地站起身,摇摇晃晃地踱起步子。

  “别紧张。”出乎意料地,小蝶从桌子下面出来,用翅膀给女王了一个拥抱,“告诉我们原因,我们会理解的,然后,我们就可以帮助你了。”

  “好的……谢谢你,小蝶。”邪茧冲她笑了笑,她闭上双眼,深吸一口气,冷静下来。

  “我现在还在石头里。”邪茧睁开双眼,说道,“如果我带着一副新身体回来了,而那个我还在石像里,那当你们释放我……在石像中的那个我,我真的不知道会发生什么。”

  “我承认的确有这么一种可能性,那就是会出现两个活蹦乱跳的我——我敢肯定露娜会喜欢的,但我觉得这情况发生的概率不大。我甚至不知道虫巢思维会对此作何反应。这可能会造成分立,将虫巢思维撕裂,产生无数个小派系,并因争夺控制权而爆发战争……简而言之,一堆不好的事。而且如果我在你们释放我之前就重生了的话,我觉得这还算是种最好的情况。”

  “这是最好的情况?”云宝喊道,“我的意思是,我虽然真的很想再参加一场大规模的幻形灵战争,但我不觉得我会用好来形容这种状况。”

  “因为相比于其他的可能性,最可能的结果是……那个在石头里的身体会在被释放的那一刻死掉。毕竟我的灵魂在一个新身体中,老的那具已经什么都不剩了。”

  “没看出来这怎么比那种情况还糟。我是说,身为虫巢思维的一部分,你根本不会在乎这种事的,不是吗?”

  邪茧弯下腰,把自己缩成一团,双眼紧闭:“当我们被变成石头时,露娜正把我抱在怀里。你们能把我们移走,但你没法把我们分开。如果真的发生那种情况,当你释放我们的时候,露娜就会眼睁睁地看着我死在她怀里,她会怎么想?她可不知道虫巢意识,也不知道我可以死而复生……她会怎么想……她心情会……她的感受会……”

  塞拉斯蒂娅公主用翅膀抱住了幻形灵小小的身躯,吓得她睁开双眼,抽了口气。

  “哦,你个小甜心!”塞拉斯蒂娅抚摸着女王的脑袋,温柔地说,“这一切都是为了露娜,不是吗?”

  “我……我只是……好吧…是的”幻形灵红着脸在塞拉斯蒂娅的怀抱中扭动,“我知道这种可能性的发生,可能并不会对她造成很大的伤害,但是……我还是希望她能别受这种罪。”

  “哦~这太浪漫了!”瑞瑞尖叫道。

  “啊……感情戏。”云宝吐着舌头,把头扭向一边,抱怨道。

  “我想关于她从良这事,你没说假话——她真的不再是我们想的那样。”苹果杰克一脸难堪,尴尬地俯视银甲说,“真希望我们一开始就相信你的话。”

  “别在意了。我第一次发现邪茧的时候,她们为了让我相信,一股脑地把我绑进了一个小房间。”银甲回答道,“不过和她相处了一天之后,嗯……看着她和露娜在一起的甜蜜模样,真的很难再让我相信,她之前居然做过那些事。”

  “关于为什么想要在重生之前被释放,我还有一个理由。”邪茧一从怀抱中挣脱,就用嘴捋了捋毛,试图恢复自己高冷的设定,“露娜跟我说,你早就知道幻形灵的恋爱羁绊了。”

  “啊,是的。”塞拉斯蒂娅紧张地扭着身子。“对此我真的很抱歉。我当时没想那么多,完全没有意识到,这跟操纵你的情感有多像——”

  “没关系的。”邪茧把一只蹄子放在塞拉斯蒂娅的肩膀上,轻柔地说,“我并不是要声讨你的所作所为。你给了我一份属于我自己的爱情。我真正担心的,是重生,对这样一段刚刚建立的羁绊究竟会产生什么样的影响。”

  “它的运作机理,对我们来说也是一样神秘,在此之前和我结成羁绊的生物还没有一位,呃,在那种经历中活下来。但我知道,尽管这种羁绊会影响女王的情感,对方却完全不会受到影响。露娜对我的爱是真实而自然的。”

  她眉头紧锁,陷入沉思:“但对我来说不一样。有种隐秘的联系,在我们相爱前就已经确立,而我与她的依恋不过是那种情感的外在流露。这种联系才刚刚建立,如果现在就重生的话,我完全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它很可能因为没有足够的时间去‘落实’,就这样彻底消失了。”

  “我不想这样!我不知道在我被强制重生之前,虫巢思维还留给了我多少时间。所以,请你们一定要抓紧时间!我现在是如此地深爱着露娜……即便知道失去所爱之后我可能并不会遗憾,甚至毫无感觉,但这依然令我无比恐惧。”

  她趴在桌上,看起来十分痛苦。尽管周围的小马们没有感觉到,但哪怕是其中最铁石心肠的小马,对她的隔阂也开始逐渐消失。

  “我绝对不会让你忘了这一切的。”塞拉斯蒂娅露出了大大的笑容,“你知道的,不是么?”

邪茧翻了个白眼:“我对你敞开心扉,你就这么对我?还疑惑为什么我会觉得袭击比和平共处好……”

  “哦,下意识的刻薄回答。你会适应的。”

  桌子周围的小马们传来一阵笑声。

  “你真的确定是露娜深爱着女王么?“苹果杰克偷笑道,”看着有点像是你哦,公主。“

  “你俩听起来真像一对老夫老妻。“瑞瑞的语气中充满歉意。

  “没关系,暮暮才是她想上的小马。”邪茧随口说道。

  塞拉斯蒂娅用一只蹄子扶着前额,叹了口气。这怕是要解释上一会了。尤其是她还得等到那些尖叫声消失。

  “这就是你想要的吗?”她眯着眼睛,看向小小的女皇。

  “你说过,你永远不会让我忘了我说过的话。”邪茧四仰八叉地坐在桌子上,露出一抹坏笑,“对我而言,复仇总是来得越早越好。”

  “好……浪漫……”瑞瑞仍瘫在她的椅子上,喃喃自语道,然而大家忽视了她。

  “你知道吗?当邪茧出现的时候,我以为今天会是很酷的一天。”云宝咕囔着,“结果,我们最好的朋友们被变成了石头,然后我们还要处理这一堆烂透了的肉麻话题。我真的不确定这两件事中哪个更糟。”

  “你确定,黛西?”阿杰挑了挑眉,“我记得你好像写过一个故事,里面的情节和这些可是非常相似啊。”

  “阿杰!”云宝满脸通红地喊道,“只有咱俩在一起的私密时刻我才给你看的。”

  “哦,你们在一起真是太好了。”小蝶表态道,“我真为你们俩感到高兴!”

  “呼~”萍琪派猛地吸了口气,“那就是说我要开两场‘祝贺你们结婚了’派对,一场给茧月组,一场给师徒组!”

  “我——不是那样的!”塞拉斯蒂娅涨红了脸,大声喊着,“我还没跟她告白过呢。她根本不知道我对她的情感……她可能会拒绝的。”

  “认真的?又来?”银甲无奈地问道。

  “那绝对不会发生!”瑞瑞从椅子上弹了起来,“爱情的浪漫标签绝对不会允许这种情节发生的!”

  “绝对不会。”小蝶肯定道。

房间内的所有小马,包括邪茧,一起发出一阵含糊不清的同意声。最终,塞拉斯蒂娅狠狠把蹄子砸在了桌子上。

  “你们讨论够我的爱情生活了吗?”她一针见血地问道,试图回避自己脸蛋已经红得深紫的事实,“很好。因为我也有一个问题,而这关系到能不能把那些小马从石头里救出来。邪茧,你之前是说你能帮助到我们吗?”

  “我……可能吧。你说你们没有书,也没有线索来帮助你们,但我有。反制谐律精华并解除其影响对我而言是——咳咳,某种程度上的优先任务。”

  她看着塞拉斯蒂娅,然后似乎在经过一些内部讨论之后,她微微点头:“我会允许你们进入我的虫巢,好把我们那些收集了数百年的典籍和法器借给你们。”

  “这可真是……谢谢你,邪茧。我知道你一定是对我们有着无与伦比的信任,才会让我们进入虫巢。我想,还没有小马在你的准许下进入虫巢吧。”

  “没有。呃,至少不是在茧外边自愿进入的。”她咧着嘴大笑道。塞拉斯蒂娅瞪着她,但是笑容却仍挂在脸上,毫不在意。

  “我暂时不对此发表言论。”塞拉斯蒂娅忽视了幻形灵的嗤笑声,优雅地说道,“你的虫巢在荒地,对吧?”

  邪茧突然高兴地笑了起来:“谣言真是个有趣的东西,不是吗?它不在荒地,但的确位于荒地附近,一个能让我们观察是否有谁在观察荒地的地方——我的虫巢在苹果鲁萨地下的废弃矿道里。”

  “啥?!”

  云宝、萍琪派和银甲闪闪正一起拉着苹果杰克。见此情景,邪茧打了个响鼻,轻笑几声。

  “等下次想吃点东西了,我会去跟布雷本打个招呼的。”苹果杰克刚冷静下来,邪茧就又用这一番话激起了她的怒火。

  “邪茧……”塞拉斯蒂娅瞪着那只幻形灵,语气中满是警告,所幸无数年的经验让她仍能面不改色。

  “哦~让我找点乐子嘛。”邪茧翻个白眼,抱怨道,“之后好一段时间我怕是搞不出什么好玩的了。”

  “哦。”塞拉斯蒂娅皱起眉头,“你真的不打算跟着我们了?”

  “不。我的幻形灵们已经知道你们要过来了,你们也被赋予了在虫巢内任取所需的权限。但我是不会因为我自己的身体消失了,就从喀拉拉那里抢走他的。当然,他会在这一路上跟着你们的,把他想象成我的全权代表就好。”

  “谢谢你,邪茧。”塞拉斯蒂娅无比感动地说道,“他是一只很有能力的幻形灵。我很高兴有他在我身边。”

  “当然,跟你在一起时,他似乎总能把工作完成的很好。无论是把你塞进茧里,还是,嗯……抢劫金库……”听到这,银甲闪闪猛地抬起了头。“嘛,反正涉及到你们两个的事情总是会一帆风顺,我希望这次的冒险也是。”

  “是啊,谢谢你。”塞拉斯蒂娅咬着牙,试图躲避银甲闪闪那满是指责的目光。

  邪茧站起身,用满是温暖、快乐的眼神环视房间:“在我离开之前,我在此向你们表达我的谢意,感谢你们今天对我的欣然接受,并愿意为我提供帮助,以便在某些可怕的事发生之前,将我,哦,还有其他小马解救出来。”

  “然后……还有一件我想说的事……”小小的女皇停顿了一下,擦擦眼泪,“那就是……你说我是婊子的事,我记下了。苹果杰克,你最好别睡觉。”

  “什……什么?”

  没有回应,邪茧开始缩小,绿色的火焰席卷全身,只留下了一只幻形灵在那里摇摇晃晃,最终摔在桌面上。

  “喀拉拉,你还好吗?”塞拉斯蒂娅小跑到他身边,一脸关切地问。

  “还好,只是……呃啊,有点头疼。”他用一只满是孔洞的蹄子捂着独角正下方的前额,揉了揉,“我知道通过虫巢思维连接另一个意识会很疼,但我没想到会这么疼,我真希望——”

  金色的光芒照在喀拉拉的额头,疼痛开始消退了。话卡在了一半,他望向光芒的来源,惊奇地发现塞拉斯蒂娅正冲他温柔地笑了笑。

  “谢——谢谢。”他结结巴巴地说。

  “诶呀,我可不能让我助理的身体状况不适宜这次任务啊,不是吗?”她打趣道。

  “你真要这么做吗?”银甲闪闪低声问道。他看着那只幻形灵,接着说道,“我知道我之前对邪茧所作的评价,以及她刚刚对我们说的那些话……现在还要考虑上她与露娜的关系,可……我还是信不过她。”

  塞拉斯蒂娅刚要回答,却对上了喀拉拉的目光。他们相互注视了一会,最终,喀拉拉耸耸肩,点点头示意她说下去。

  “我相信她……比以前更可靠了——当然,依旧不是很多,而且绝对不够让我直接冲进她的虫巢。”她轻声说道。“至少正常情况下是不够的。但是,她虫巢内的那些信息是我们目前最有价值的信息。我们没有选择的余地,只能去亲身检验。”

  “还有……她刚刚对我们敞开心扉,我不觉得她在刚刚那些话中对我们撒了谎。如果她真的在酝酿什么计划,那最好的选择就是不告诉我们有关虫巢的事,直接重生并趁着其他几位公主都被困在石头里,而我们也毫无准备地当下发动袭击。她之前已经击败过我一次了,而那次还是孤注一掷地正面对决。如果真的按她的方式作战,我怀疑我连自己怎么输的都不知道。”

  “没错~”喀拉拉欢快地说,然后在房间内众多小马的怒视下缩了回去。

  “我不排除这可能是一个无比精细的计划——她说谎与欺诈的能力强大到恐怖,但那些话感觉起来并不像是。实际上,我敢肯定她的虫巢不会是个陷阱。因为虫巢思维,所以如果这是个陷阱,那喀拉拉一定会知道,而我不认为他会把我领向陷阱。”

  “你真的这么信任我?”他抬起头问道。

  “当然不是了,小傻瓜。”她用一只蹄子揉着他脑袋上的刺鳍,回答道,“但是在虫巢的这一整段时间里,你都会在我身边。也就是说,如果真的有伏击,哪怕只是一点点预兆,你都会是离我最近的幻形灵。”

  喀拉拉咽了下口水。她俯下身子,笑容依旧:“现在我知道了,身体对你们来说……不过是种消费品,那我就有更大的回旋余地来做那些我能做的事了。你或许不在乎死亡,但请记住,我可以让过程变得十分不愉快。当然,这只是在不得已的情况下。我只是……告诉你一些你或许需要记住的事。”

  她直起身子,离开了那只颤抖着的幻形灵:“考虑到现在的情况,我建议我们还是回家过夜吧。明天我们可以一起想个计划出来。现在,还望诸位见谅,我觉得我降下太阳、升起月亮的时间已经有点过了——”

  “嗯?”刚刚一直沉思了大半章的梦魇之月抬起头,“哦,在到点的时候我就帮你做了。别担心。”

  五只彩虹化的小马外带一只银甲闪闪才拉住了塞拉斯蒂娅。即便被拉倒在桌上,她还是用翅膀牵着自己,一步一步前进着。

  “你没这个权利!”她怒号着,四肢疯狂而无用地抽动着试图向梦魇之月冲去。

  “我……我只是试着——”

  “你就是个怪物!”塞拉斯蒂娅重新站了起来,把压在身上的几匹小马像布娃娃一样甩到一边,“如果你再敢碰我的太阳或者露娜的月亮,我就把你放逐到一个你永远都回不来的地方!”

  “我——”梦魇之月猛地站起身来,她摇了摇头,最后又还是扬起。突然传来一道轻柔的声音,就像是一场几乎无声的爆炸。房间的光线突然变暗了,她狠狠把蹄子砸在桌子上,在那一瞬间,即便没有穿上战甲,梦魇之月看起来还是像变回了之前的自己。

  “我也想治理小马国!”她吼道,脸上布满愤怒和绝望的痛苦,“而这就是我想要的一切!但你却夺走了它!你总是以为自己要亲自处理蹦出来的每一个任务!你说我是自私,是嫉妒,可你自己却夺走了我珍视的每一件事!你……你总是……”

  这次她真的爆炸了,化为虚无的烟雾四散飞离,从门窗和墙壁上的每一个裂口飞离了房间。

  “她——”有谁似乎试着说些什么,但立即被打断了。

  “去睡觉。”塞拉斯蒂娅说道,声音无比严厉,“明天的事还多着呢。”她用力拉开房间的门,把它们使劲砸在墙上,大步离开。

  剩下的小马面面相觑,然后,一声不响地一个接一个起身离开。她们身后,是仍坐在桌子边的苹果杰克,她正凄凉地望向四周。

  “呃,邪茧刚刚发誓要向我报仇,你们都没有小马关心一下吗?”她冲着已经分散的小马们那边问道,“有小马吗?”

  没有回应。

  身边的墙发出一阵咔咔声,苹果杰克猛地蹦进她的椅子,紧张地笑了笑。当另一声轻响从身后传来时,她急忙四蹄着地,冲出了房间。

  “等……等等我,你们几个!”

thumb_up 13
0 thumb_down
share
chevron_left import_contacts file_download share
排序:按时间 升序
Sunsight_Skytech Lv.8 天马
评论 第二章 我的小女王

这文也太踏马的欢脱了吧——我喜欢:ftemoji_pinkamina:

29 天前
Sealevel Lv.9 独角兽
评论 第二章 我的小女王

啊哈,更新了:ftemoji_pinkamina:

28 天前
Sealevel Lv.9 独角兽
评论 第二章 我的小女王

“你没这个权利!”她怒号着,四肢疯狂而无用地抽动着试图向梦魇之月冲去。

 

塞拉斯蒂娅怕是忘了她有角了:ftemoji_sgpopcorn:

26 天前
Sealevel Lv.9 独角兽
评论 第二章 我的小女王

坐等更新:ftemoji_pinkamina:

16 天前
枫夜 Lv.1 夜骐
评论 第二章 我的小女王

回复46561 @Sealevel :

独角兽/甜椒日常忘记魔法:ftemoji_twicrazy:

13 天前

登录后方可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