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re_vert
Lin
LinLv.10
陆马
长篇翻译
T
已完结

掠食 (Prey)

原文地址: https://www.fimfiction.net/story/462871/prey

如若转载,请与本作的原作者与译者联系。

第十五章:谈情说爱

chrome_reader_mode 11,771 event 6 月 1 日 thumb_up 58 thumb_down 0
visibility 316 forum 9

第十五章:谈情说爱

 

“假装不知道我是谁没有任何好处。”


 

“什么……她?法瑞克斯?邪茧?

 

奥瑟蕾丝在已经安全的房间内不安地踱步,想甩掉刚刚狞翅女王的话语。她见到镜子里自己的身影,也就是暗焰的身影,焦虑的表情刻在暗焰的脸上,真是一条愚蠢的忧心龙龙。

 

真正的暗焰坐在一个装满花盆的板条箱上,她看着奥瑟蕾丝,懒洋洋地翘着腿。

 

“听着像是邪茧的女儿曾经想谋权篡位,”暗焰说,“不过失败了。”

 

她稍作思考,然后继续补充,“以我看来,她当时想拉拢索拉克斯的哥哥一起造反,却被出卖了。我打赌当时邪茧以某种方式,把她和她的随从都放逐了。”暗焰抬头往上看,“也许用了和露娜一样的镜子。”

 

奥瑟蕾丝对暗焰能如此轻松推理出谜团的答案感到惊讶不已。

 

暗焰耸耸肩傻笑了一下,“背叛和篡位是火焰盛会故事会中最常见的主题了。”

 

看着自己的样子在踱步实是奇怪,她决定转移视线,飞到通风口的格栅前,开始拧螺丝。

 

右上方的螺丝很容易拧,没几下功夫,暗焰就把它拧出来了。她轻轻地弹一下,螺丝钉哐当地掉在地上。

 

但左上方的螺丝很不配合,一点也不想动。

 

暗焰清了一下鼻子,让游魂的奥瑟蕾丝回过神来。而奥瑟蕾丝想告诉她不如直接把格栅扯下来算了。

 

“让我试试。”奥瑟蕾丝主动上前,但她很快就想到,强行破坏会制造很大的噪音。尽管梦魇并不能探测到她,而狞翅女王的目标暂时是法瑞克斯,但她更担心的是吸引到隐形的喧闹鬼。

 

暗焰给奥瑟蕾丝让开了位置,然后去对付右下角的螺丝。

 

奥瑟蕾丝飞到左上角螺丝的位置开始捣鼓。她和暗焰靠得非常近,甚至可以在寒冷的环境中感觉到暗焰温暖的体温。期间奥瑟蕾丝的翅膀和暗焰的不小心拍到了一起,她敢说看见了暗焰脸上不由地泛起了红晕。

 

暗焰继续专心致志地拧右下角的螺丝,像是被鸡头蛇监督一样,不敢去看其他地方。

 

左上角的螺丝真是顽固。

 

“要知道,”暗焰打破了宁静,“你现在跟我一样强壮。如果我做不到,你也就只能这样。”

 

“大力不一定能出奇迹,还要体位正确。”奥瑟蕾丝开玩笑地说。

 

“还有这种体位?暗焰不屑地问。”

 

突然她愣住了,睁大了眼睛,满脸通红。

 

奥瑟蕾丝咯咯地笑起来。

 

“我不是那个意思!”暗焰为自己辩解道。

 

奥瑟蕾丝几乎是吟唱地回答,“别装了。”

 

螺丝最终松动了,暗焰形奥瑟蕾丝愉快地吹起了一声口哨。

 

******

 

奥瑟蕾丝见到地上有一堆黑色的石头,在把它们捡起来放进鞍包作为平衡之前,她整理了一下里面的物品,包括自负元素。然后开始调整自己鞍包的背带,让龙形的身躯背起来更舒服一些。

 

“女王说她要吞噬你的家园,是指夺走你们全部的爱意吗?”暗焰好奇地问,“然后把你变回像她下属一样的饥饿幻影灵?”

 

奥瑟蕾丝摇摇自己的龙头,“不,她的意思是要吃掉我们。”

 

暗焰不敢相信,目瞪口呆,“等等,吃了你?就是你,咀嚼,咬碎,咽下……这样子?”

 

奥瑟蕾丝点点头,尽量不要去想象她的小姐妹或者父母又或者索拉克斯被吃掉的情景。她感到撕心裂肺,眼泪盈眶。更糟的是,她又想到了梦魇舌头上有她的小姐妹和父母的面孔。够了!她心里对自己暗骂着。我可不要这些记忆!

 

听到这里,暗焰看起来像是自己也被吃掉了一样难受。“第一,呀!第二,幻影灵女王会做出这种事?”奥瑟蕾丝敢说暗焰在想象着龙王余焰甚至是龙王炬焰在吞食不听话龙族。“这太恶心了!……无意故犯。”

 

奥瑟蕾丝点点头,继续忍住没有哭出来,她今晚已经哭得够多了,哭也解决不了问题。她对暗焰为之震惊并不意外,龙族虽然是站在食物链的最顶端,但她相信龙王不至于去吃同类,同类相食还真是虫族特有的现象。

 

她可以见到暗焰龙鳞下的皮肤是多么苍白,已经不只是震惊这么简单了。奥瑟蕾丝知道暗焰在想什么,她记得暗焰不久前说过的一句话:如果女王派幻影灵来伏击我,那我早就把它们吃了。

 

暗焰看出奥瑟蕾丝受伤的表情,要让她振作起来。她清清鼻子,喷出一小团烟雾、“第三,别担心,这事一定不会发生的。就算女王真的带着幻影灵军队穿过了传送门,她也必须要先过星光校长,暮光公主和教授们那一关。而且龙王余焰绝对不会让索拉克斯和他的子民被一个邪恶的女王征服然后……吞食。”

 

奥瑟蕾丝轻轻地抽噎着,而暗焰的话语像一张舒适的毯子裹在身上。她虽然无法从她的朋友(现在应该叫女朋友?)身上尝到任何感情——包裹在她身上暗焰的爱意依旧盖过了所有味道——但可以听出暗焰的字里行间都充满了坚定的信念。

 

奥瑟蕾丝露出自信而欣慰的笑容。

 

但有疑问闪过奥瑟蕾丝的脑海。如果狞翅女王当初要推翻邪茧却失败了,那为什么邪茧没有把吃了?奥瑟蕾丝希望是因为虎毒不食其子,狞翅毕竟也是邪茧的女儿,或者是出于母性的本能。她无法得知邪茧当时是怎么想的,尽管如此,但为什么邪茧没有吃掉狞翅的支持者呢?

 

她又想到了镜子传送门。露娜说过,要传送到月亮可不是什么容易的事情,需要强大的魔法能量,例如谐律元素,邪律元素……就连镜子都要用到树屋,也就是谐律之树的残余能量。

 

奥瑟蕾丝皱起眉头,她虽然觉得自己已经向答案迈进了一大步,但是仍然搞不清楚这些幻影灵为什么会在月亮上。至少,她不知道是怎么来到月亮上的。

 

她注意到暗焰忧虑地看着自己。奥瑟蕾丝除了能尝到裹在自己身上的肉桂和红宝石味道之外,就没有其它了。

 

为什么她要做出这样的表情?在感受器暂时失去作用之后,奥瑟蕾丝才意识到自己平时是多么依赖感受器去了解朋友们的心情,就算没有必要这样做的时候。

 

奥瑟蕾丝打破了宁静,“我想我们爬过这通风口之后就可以到达法瑞克斯所在的精华储存间了。”

 

“对。”暗焰看着通风口点点头,“你确定我们不可以直接飞过去吗?”

 

“我们不清楚袭击过我们的喧闹鬼现在怎么样了。”奥瑟蕾丝提醒暗焰,心底里希望它是被梦魇吓跑了。“而且,那里肯定会有很多傀儡灵。”

 

奥瑟蕾丝继续解释,“如果我们能够偷偷溜过去,然后顺走法瑞克斯的暴怒元素,这样就可以终止他对傀儡灵的控制了。难道这不是比直接杀过去要好很多吗?”

 

“你果然还是披着龙族的,没有龙族的斗争心。”暗焰取笑道,“好吧,那就爬通道。不过这次,轮到你跟在我身后,我不想再盯着自己的屁股了。”

 

“不要!”奥瑟蕾丝也跟着开玩笑。

 

暗焰的脸又红了,她哼了一声,尾巴不安地拍打着。“等你不是变成我的样子的时候再说吧。”

 

奥瑟蕾丝露出顽皮又得意的笑容,她知道这表情在暗焰的脸上可好看了。

 

******

 

“哦,不好了!”暗焰形奥瑟蕾丝隔着通道出口的格栅观察着房间里的精华池,哀嚎了一声。“我忘了还有这事。”

 

这个房间相当大,六个储存池分布在房间的四周,里面装满了不同颜色深度的天蓝色流动液体。就算露娜没有告诉过她,奥瑟蕾丝也能认出这些常见深蓝色液体是什么了——高度浓缩的纯净黑暗精华。

 

连接储存池的巨大管道蜿蜒爬在墙上,然后汇集到悬挂在房间天花板中部的一个架构里——想必那就是控制中心了。根据奥瑟蕾丝的观察,控制中心被一层黑色透明的魔法屏障保护着。

 

有两条管道连接着放在墙边一排排的铸台,铸台上闪烁着白光,燃起黑色的火焰,不断喷出烟雾和黑,然后形成了一个黑色的茧。很快茧孵化了,一只傀儡灵就此诞生。

 

房间里同样排满了整齐的傀儡灵,地面上有十多只,空中也有不少,但它们都面向着通往植物园的舱间。看来法瑞克斯已经在建军队了。

 

房间里的八条管道让奥瑟蕾丝联想到了昆虫的腿,加上中央的黑色屏障,整个结构活像一只巨大的蜘蛛,不知道暗焰有没有看出来。

 

“约娜肯定喜欢这东西了。”

 

奥瑟蕾丝看了看暗焰,不知道她是认真的还是在调侃。约娜有严重的蜘蛛恐惧症,直到认识了纺锤(译者注:一只蜘蛛的名字,详见S8E22),现在她确实喜欢上了蜘蛛。

 

奥瑟蕾丝回到原来的话题上,“法瑞克斯和暴怒元素就在那黑色的屏障里面。”

 

“你确定?”暗焰问。

 

暗焰形奥瑟蕾丝点点头。“对,我见过这种情况。现在我们要找到一个白色月亮形状的小按钮。”

 

这个可难倒奥瑟蕾丝了,因为这房间实在太大了,就算没有傀儡灵的看守,她们也很可能找不到。“这个按钮会藏得很深,也许还很难够得着,就把它当成一个谜题就好了。”

 

暗焰嘴角上扬,“你确定这地方不是造的?”

 

暗焰形奥瑟蕾丝翻了翻白眼(她终于有机会做出这个表情了),“对呀,因为我可是梦魇之月的大粉丝。”

 

暗焰摊开爪子,“真是奥神蕾丝!”

 

暗焰从格栅的缝隙往外看,“我觉得我找到按钮了!”

 

奥瑟蕾丝张大了她的龙嘴,用暗焰的声线惊叹道,“什么?怎么找的?在哪里?”

 

“就在我们的对面。”暗焰指着对面墙上的另一个通风口,但并不是用普通的格栅盖着,而是厚重的铁栏。

 

奥瑟蕾丝回忆起地图里的描述,在植物园的这一头,就只有这个房间。按道理来说,对面墙上不可能有通风口。

 

奥瑟蕾丝很赞许暗焰,“好,这很有可能。”但是她们需要上前去确认。

 

如果按钮就是藏在了铁栏之后呢?通常来说,这并不困难。她可以变成熊蜂然后把铁栏拆下来,但这样就会吸引到傀儡灵大军的注意,而且变成其它形态也会立即被梦魇追踪到气味。

 

就在奥瑟蕾丝思考的时候,一小群傀儡灵飞到了铁栏的正前方,为了给新生的傀儡灵腾出空间。

 

难上加难了。

 

“呃,除非你改变注意,跟它们……”暗焰耳语道。

 

奥瑟蕾丝叹了口气,“我们只能等了。”

 

除非傀儡灵离开,又或者女王找到这里,否则她们无法行动。

 

******

 

两只暗焰挤在狭窄的通道口里等着傀儡灵挪开。

 

然而铸台仍然在不断产出更多的傀儡灵,每一只都被深红的光环包裹着,然后加入到队列之中。

 

她们等了又等。

 

还在……

 

过了不知道多久,奥瑟蕾丝听到暗焰在嘀咕着什么。

 

她看着暗焰,压低自己的声音,但没有暗焰的低,“什么?能再说一遍吗?”

 

暗焰又嘀咕了一下,这次稍微大声了一点,不过还是看着前方。

 

奥瑟蕾丝面无表情地盯着她的朋友,“暗焰?”

 

暗焰稍微动了动嘴巴,小声地说:“我说,要不要来谈谈感情?”

 

奥瑟蕾丝木讷地瞪大了自己暗焰的眼睛,她花了点时间才相信自己听到的是真的。“我还以为龙族不会聊这话题的。”她耳语道。

 

暗焰马上摇摇爪子,“我们不会!确实不会!”然后朝奥瑟蕾丝扭过头来,继续耳语,“但是你们幻影灵是,你们还有心灵交流会,所以我想……既然我们要在这里干等……而且又发生了这么多事……女王的话语对你的打击,在梳妆间里的事,还有你不得不变成它们的样子混入巢穴,更别说我想囚禁你……”暗焰意识到开始胡言乱语,就没有继续说下去。

 

她深吸了一口气,然后继续温柔地说:“所以我觉得你也许需要谈谈。”

 

奥瑟蕾丝的目光还在她身上,只是不再感到诧异。暗焰现在所做是很是触动了她的心灵,她就是如此和蔼可亲。奥瑟蕾丝感觉眼睛都湿润了,甚至能再次尝到暗焰的爱意。

 

奥瑟蕾丝耳语回答:“那好吧。”

 

此时奥瑟蕾丝百感交集,今晚经历得实在太多,太多让她费解的事情,还有太多沉重的阴影,其中一些可能会让她想都不敢想,如果她执意去想,她相信暗焰会帮她收拾残局。她记得暗焰在她面前摇晃着灯笼,让她振作起来。但现在不能在这里垮掉,不能再依赖暗焰来收拾残局了。

 

奥瑟蕾丝深吸一口气,挑了一个稍微轻松一点的话题。她很了解暗焰,即使没有深入交谈,只是随便谈谈也是很有帮助的。

 

“所以你告诉过加鲁斯,你对我有什么的感觉?”

 

暗焰对这个开局有点意外,她眨眨眼,然后小声地笑了。

 

“是的。就在几个星期之前。”暗焰用爪子戳了戳奥瑟蕾丝,“你当时也在。”

 

“什么?”奥瑟蕾丝差点忘记了要压低声音,“不可能!如果是我肯定记得。”

 

除非,暗焰是指我的这副身躯,她的意思就是她在那里。但这以这种方式说话也太奇怪了……好吧,暗焰是对的,这样变身太离奇了。

 

“我有点意外你会不知道,不过你当时快睡着的样子。”暗焰微微一笑,引来了奥瑟蕾丝更疑惑的目光。

 

“那是几个星期前的一个周末。都快凌晨了,你还没有回宿舍,我就去找你。我首先去了图书馆,你果然就在那里。你一直都在帮加鲁斯复习星光校长的课程,应对大考。我发现你的时候你已经睡着了,你倚靠在他身上,把他当作了一个蓝色的大羽毛加鲁斯枕头。”

 

“然后加鲁斯看见了我,问我是不是妒忌了。”

 

奥瑟蕾丝很愕然,他居然这样问!

 

暗焰揉了揉左臂,“然后我就回答:是,有点。”

 

奥瑟蕾丝不由地脸红起来,她并不觉得这个“有点”会有趣,她不想打断暗焰的话。而裹在自己身上的暗焰爱意又无法让她知道暗焰此时此刻是怎么想的。

 

暗焰低下头,“我觉得加鲁斯可能是感到有点孤单了。你看,约娜已经和沙坝在一起有一年多了,然后又看见我们走得这么近,所以除非他会和银溪走在一起……”

 

奥瑟蕾丝突然来劲了,“哦哦!这对我吃!”

 

暗焰迷惑地看着她,“你想吃了他们?”

 

奥瑟蕾丝无奈地捂住自己的额头,“不,不是这个意思。我是说我赞同他们在一起。我甚至在白天上课发呆的时候也想象过他们坠入爱海情景·。”

 

暗焰傻傻地盯着奥瑟蕾丝好几秒,期间几次张开嘴巴却不知道说什么好。“我觉得幻影灵天生就有浪漫感。”

 

是我赐予了你力量,还给予了你地位!但是我并没有得到爱意,却只有背叛!

 

“我觉得法瑞克斯会不同意。”奥瑟蕾丝回答。

 

暗焰的视线转到外头不断集结的傀儡灵大军,“好吧。”

 

她们有一段时间没有继续聊,只是看着傀儡灵小队在变换着位置,其中有好几队前往了舱间,准备前往植物园,但是法瑞克斯并没有打开舱门。

 

奥瑟蕾丝思索着这里的结构,为何在精华储存室和植物园之间设置这么多道舱门。她觉得应该是梦魇之月想保护这个地方。也许狞翅女王的幻影灵没能入侵到这里是因为这房间有着和正殿一样的防御工事?

 

“然后加鲁斯当时就问我,为什么我会喜欢你,还有是如何喜欢上的。”暗焰终于继续话题。“我一时答不上来,因为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反正……就是喜欢上了。”

 

暗焰的脸上不禁露出笑容,“但我告诉他为什么我是有史以来最幸运的龙族!”

 

奥瑟蕾丝专心地听着。就如其他幻影灵所想的一样,她知道爱情这东西没有道理可讲,谁都没有刻意去选择自己要去爱上谁。(虽然暗焰的取向也许是在一个更健康的环境下培养而来,而不是在像邪茧女王强加思想。)

 

“比起我喜欢小可爱……”

 

奥瑟蕾丝打了个趔趄,不得不去打断暗焰,“你把这事告诉他了?”

 

暗焰先是瞪大了眼睛,然后眯了起来。她拍了一下奥瑟蕾丝,从鼻子里喷出一小团火苗,“才没有!这可是我们之间的秘密!”

 

奥瑟蕾丝欣慰地笑了。她喜欢这个秘密,虽然她也知道其他应该朋友不会在意,(也许加鲁斯会无情地嘲笑暗焰。)但暗焰还是不愿意向其他朋友公开。而正因为这个秘密,让奥瑟蕾丝觉得暗焰很有个性。秘密茶会就是她们最私隐的活动。

 

冷静过后,暗焰把后半句补上,“我所告诉他的是我讨厌肉麻。龙族并不多愁善感,要说龙族讨厌小马的节日清单,排第一位就是理节了。”

 

“我喜欢上的对象能感知到我对她有意思,而且我又不需要用去暧昧地表达,因为她已经知道了我的感受,这就是我的幸运之处了。”

 

暗焰把目光随意地转到外头,“我从来不需要说一些我不知道怎么说的话,或者那些可能会说错的话,又或者那些可能会搞砸的事情……因为你尝到我的感情比我自己还要表达得更好……”

 

奥瑟蕾丝能听出暗焰在努力去表达得更清楚。讽刺的是,奥瑟蕾丝现在无法尝到暗焰流露的爱意情感。不过其实,她不需要这样做,因为她已经包裹在这感情之中。

 

奥瑟蕾丝给予暗焰肯定的回答:“确实如此。”

 

暗焰点点头,眼里流露出感激的神情,然后叹了口气,“这事我只打算告诉你,但不知道为什么我还是向加鲁斯说了。这听起来像是我选择你是因为我比较随意。”

 

奥瑟蕾丝明白,“但我知道你不是。如果是这样,你的爱意尝起来就不会真实了。”

 

她们躺在一片温暖的寂静中。在通道外头,法瑞克斯的军队在不断壮大,看样子是准备要出战了。

 

“当时你俩还聊了什么?”奥瑟蕾丝打破了宁静。

 

“没其它了,你当时在喃喃自语什么的,我们以为你已经听见了。”

 

奥瑟蕾丝记得她很快也很明确意识到,在暗焰告诉加鲁斯之后,他就知道暗焰对她的感觉是如何了。“也许我当时的潜意识听到了,但表意识还没有反应过来。”

 

暗焰点点头,“那么,轮到你了。”

 

奥瑟蕾丝眨眨眼,“我怎么了?”

 

面对暗焰的凝视,奥瑟蕾丝摇摇爪子辩解道,“嘿,你也看见,我当时把加鲁斯当成一个蓝色的毛茸茸枕头,我没有跟他聊天。”

 

暗焰略带沮丧地对她哼了一声,“轮到你谈谈自己的感情了。如果我们不彼此了解,对我们的关系可不是好事。心灵交流会不也是这样的吗?”

 

并不完全是,但很接近了。

 

奥瑟蕾丝假装诧异地睁大眼睛,“暗焰,当我在跟大家介绍心灵交流会的时候,你居然有认真听!”

 

“当然啦。其实我当时为了逃避其他琐事找借口。”

 

奥瑟蕾丝深吸一口气,接下来的话题就很尴尬了。

 

“我第一次被你吸引住是因为你说不想上学。”

 

暗焰盯着她,更多的是疑惑。奥瑟蕾丝马上解释。

 

“并不是浪漫意义上的吸引,也不是其它,我指……”她稍作停顿,真理一下思维书架,让书本井然有序。“那是上学的第一天,我和索拉克斯来到了小马镇,这是在我蜕变之后第一次离开了虫巢,第一次站在众多其他种族之间……”

 

暗焰疑惑的表情散去,她的朋友(女朋友?)也很清楚那一天的情景。奥瑟蕾丝用暗焰嘟囔的声线继续说。

 

“……不算袭击中心城的那次,当时环境中也没有多少爱意……”

 

奥瑟蕾丝见到暗焰再次瞪了一眼,举起爪子但又放下了,不想打断。不过奥瑟蕾丝知道,关于中心城的事早晚都要告诉暗焰的。

 

奥瑟蕾丝的声线恢复到平常的耳语,“……而在开学那天,不只是拥挤的大堂,还有浓厚的爱意。你根本不知道有多少孩子如此上学的。”

 

或者是家长对孩子的爱意,或者是对暮光校长的爱意,或者是其它各种各样的爱意在无处渗透

 

暗焰清了清喉咙,好像在说:“其中肯定有沙坝。”

 

奥瑟蕾丝笑了笑,也在喉咙里咕噜着:“银溪。”

 

她们目光交汇,脸上露出一样的调皮表情,同时咕噜了一声:“还有约娜!”

 

这短暂的玩声让奥瑟蕾丝感觉好多了,好让她调整情绪继续说下去。

 

“当时大堂里充满了爱意,我都快呛到了,从四面八方袭来,无处不在。”接着她注视着暗焰的眼睛,“我当时快要被爱意淹死的感觉,而你就像一片绿洲,我需要来到你身边。”

 

“但你是一条龙!我知道小马不会拒绝我们幻影灵,但我不知道龙族是否愿意让一只幻影灵靠近她,所以……”

 

暗焰帮她补上后半句,“所以你变成了一条龙。”

 

奥瑟蕾丝点点头,然后低头看着铺在通道上的蔓藤。“我并没有变成具体某条龙的样子,那只是……属于我龙形态的样子。但那是我唯一想到可以靠近你的办法了。”

 

奥瑟蕾丝感觉到暗焰的尾巴抱在了她身上。安静片刻后,暗焰笑着说:“自从那天,我们都变了很多,我现在可喜欢上学了。”

 

奥瑟蕾丝脸红了,“我也知道。”

 

她稍作停顿,在今晚早些时候的一些想法突然又冒出来了。“然后我再也没有这样做了,我没有去变成狮鹫或者牦牛……”

 

她停了下来。意识到接下来将要说的两句话,都是错的:“我没有变过骏鹰”和“我变身不再是为了让自己舒适”。对于第一句,她今晚已经做过了,为了……某些原因?对于第二句,当她想到今早无意识变成龙形态的时候,就没法解释了。还有在今年某些日子,早上醒的时候来发现自己变成了其他形态,尽管当初搬到暗焰的宿舍时承诺过这事不会发生。她能说这些无意识的变身不是为了让自己舒适吗?

 

暗焰说:“这我们有注意到。”

 

奥瑟蕾丝眨眨眼,花了几秒把刚刚被打断的思路重新接上。

 

“在今晚我变过骏鹰,”她承认道,“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没有用龙形态。当时我需要举起很重的东西,而龙形态应该是更好的选择。”

 

奥瑟蕾丝听出自己的声音里带着一丝忧虑。除了让朋友们开心,她的变身都是为了实用性。她早就学会了变龙形态,但为何偏要用上一个全新的形态,一个并不完全适合当时解谜的形态呢?她一点都没有去想过。

 

“那是你在遇到加鲁斯之前,对吗?”暗焰猜,“当时你觉得只有你被困在这皇宫里。”

 

现在轮到奥瑟蕾丝感到诧异了,暗焰怎么知道这事的?而且为何暗焰对此一点都不感到意外?

 

奥瑟蕾丝缓缓地点头,“这又有什么关系?”

 

“说明你太孤独了。你的朋友们按道理来说是在另一个世界里,所以你当然会这样变身,我能理解。”

 

奥瑟蕾丝一头雾水,暗焰能理解,自己却不能。她真想去问:那你能给解释一下吗?

 

就在奥瑟蕾丝变得更懊恼之前,暗焰把爪子搭在她的脸上。暗焰的眼神在告诉她,就算她不问,也已经看出忧愁的心思。

 

“还记得在秘密茶会上我给你讲过的故事吗?”

 

奥瑟蕾丝虽然对这个突如其来的问题感到意外,但是她完全相信暗焰正把话题带向她所想的方向走。奥瑟蕾丝回忆一下,她们的第一次茶会很朴素也很尴尬,话题也没有多少意义。暗焰对普通茶会已经很紧张了,所以她们把第一次的秘密茶会看作是黑历史。

 

到了第二次,她们谈论了小可爱,那时候的暗焰比以前都要敞开心扉。

 

“并不是因为我是一条龙,而是整个龙族社会文化都不存在小可爱,因此要龙族喜欢上小可爱极其困难,不过又不至于造成‘小可爱恐惧症’。”暗焰跟她说。

 

“并不只是我出身的环境,还有我父母,龙王炬焰一直都跟我说,龙族不喜欢小可爱。”

 

奥瑟蕾丝记得当时她对此感到很愕然。她从来都没有想过前任的龙王会花时间去陪伴年轻一代,更不用说去教导暗焰了。而根据暗焰跟她说的,奥瑟蕾丝确实不应该去想象龙王授课的方式。

 

“那是我遇上的第一次龙宝宝孵化季节……严格来说是第二次……然后我不小心用‘可爱’一词来形容龙宝宝,被龙王炬焰听到了——在孵化季节看守龙蛋孵化是龙王的义务——然后他立即就给我上了堂课,指出我的错误。龙族不能用可爱形容,龙族不喜欢可爱,龙族是凶猛强大的。这就是简单粗暴的课程了。”

 

奥瑟蕾丝记得在茶会上暗焰穿着裙子,坐在那捏着茶杯的样子是多么娇小,多么文静。

 

暗焰的爪子还搭在脸上,以一种龙族不可能有的温柔轻抚着。她用特有轻柔的声音说:“开学的第一天吗?我也在那,我听见了他对你说的话。”

 

他?索拉克斯!她的国王

 

保持你本来的形态。

 

“那并不是他第一次这样说了。”

 

还记得我怎么跟你说的吗?

 

暗焰叹了口气,眼中流露着怜悯和忧郁。“你仍然是唯一让我感到舒服自在的小可爱。在遇到谐律之树的考验之前,当我确认周围只有自己的时候,我会偷偷地意淫一下小可爱,但其间我会为自己的行为感到很内疚,认为自己是一条坏坏龙。”

 

“我认为,当受尊敬的权威代表告诉你某种行为是错的时候,你会深信不疑。即使你后来发现其实并不是什么问题,你心中的一部分仍然相信这行为是错的,所以你还是会有抵触。或者当你做出这种行为的时候,即使你知道没有任何问题,你的内心还是会觉得自己在做错了什么,就像……”暗焰摇摇爪子,声音收小了。

 

奥瑟蕾丝帮她说完后半句,“就像不礼貌的行为。”

 

暗焰点点头。

 

奥瑟蕾丝从中得到不少启示。她可以变成帕克奇或者蝙蝠,然后和小动物们交朋友,但是如果对于亲近自己的朋友来说就不一样了。直到今天之前,她都没有变身过牦牛或者狮鹫……或者骏鹰。除非出现了要变海马去救溺水的约娜这种情况,变成朋友们的形态会让很不自在。虽然朋友们也许不会在意,但她会。因为她理性的一部分会担心其实朋友们会介意。而她没有去用朋友的形态是因为……

 

……我不想污染我的食物源……

 

……她不希望无意中伤了她的朋友。

 

这突如其来的想法像被浇了一盆冷水。喂,喂,喂。她不是在害怕,而是自私。

 

但自我保护不是自私,是天性。

 

她的回避只是一种表面行为吗?她不仅因为旁观者的感受被决定了自己是谁,还被恐惧被决定她不应该是谁?又或者被恐惧的部分才是真正的她?她连自己难以捉摸的部分都失去了。如果这真的就是她,那么奥瑟蕾丝不会喜欢这样的自己。

 

她另一个想法当头一棒,内疚蜂拥而至。“那时候我变成了龙形态,是因为我太需要靠近你,以至于我忘了礼节。”

 

暗焰耸耸肩,“那是以前的事情,你受处境所迫,而那时候你也不认识我,但你现在很了解我了。”

 

“没-没错。而我现在还处于龙形态,因为这样才能够安全,而我知道你不会介意的……甚至你可能还会喜欢。”

 

这次轮到暗焰脸红了。

 

奥瑟蕾丝耳语道,“好吧……抱歉。”

 

“别这样。”暗焰委婉道,“奥瑟蕾丝,你是唯一让我感到舒服自在的小可爱。有你这个朋友在身边,我可以做我真正的自己,我很高兴能能够成为你的绿洲,我也很高兴在我身边你可以做真实的自己。”

 

虽然奥瑟蕾丝对暗焰跟她说“做真实的自己”没什么信心,但也许……暗焰是对的?这也许并不坏,或者应该顺其自然。

 

“谢-谢你。”

 

暗焰傻笑了,“谢什么?”她摊开爪子,“我并没有告诉你其他你不知道的事情。”

 

奥瑟蕾丝翻了翻白眼。也许在潜意识,或者在内心深处,或者其他什么的,明白拥有拼图的碎片不等于就有了整块拼图,尤其是你并不知道它的全貌。而就在奥瑟蕾丝张嘴准备说什么的时候……

 

轰!!

 

在舱门的上方,储存间的天花板和远处的墙壁出现了凹陷,炸开了蜘蛛网般的裂纹。而天花板、管道和储存池壁,房间里的每一个角落都闪烁着神秘的月光符文。

 

奥瑟蕾丝意识到自己是对的,精华储存间也有防御工事,但恐怕挡不住梦魇。现在她知道为什么梦魇在植物园见到她之后没有穷追不舍。狞翅女王创造梦魇的第二目的,是用来攻城破墙。

 

轰!!!

 

符文微弱地闪烁了几下,伴随着刺耳的金属扭曲声和难以形容的爆裂声,梦魇撕开了墙壁冲进了房间,女王正骑在它的背上,身边还带上了全巢的幻影灵。

 

傀儡灵立即摆出防御阵型,射出愤怒的红激光,抵抗着雨点般袭来的绿色敢死队。

 

对面的通风口没有看守了。

 

奥瑟蕾丝踢开了面前的格栅,已经不用担心在混战中增加一点噪音。

 

“就是现在!”

 

 

——未完待续

 


下一章,《月夜决战》

预告片段:

 

 

暗焰坐下来,语气随和地问:“变成朋友们的形态感觉怎样?”

 

“我感觉到他们与我同在,一起战斗,即使他们并不在我身边。”

 

奥瑟蕾丝补充了一句,“但很遗憾我没有变成沙坝。”

 

“为什么呢?”

 

“因为这次用不上小马的能力。”

 

暗焰耸耸肩,觉得也对,“但也许等下你要用唱歌来打败女王。”

 

奥瑟蕾丝皱起眉头,“唱歌又不是小马的专属技能。”

 

thumb_up 58
0 thumb_down
share
chevron_left import_contacts chevron_right file_download share
排序:按时间 升序
大黑星 Lv.6 麒麟
评论 第十五章:谈情说爱

“但不知道为什么我还是加鲁斯说了”是不是漏了个“向”?

“要说龙族讨厌小马的节日清单,排第一位就是理连节了。”是“连理节”吧

 

 

6 月 1 日
Lin Lv.10 陆马
评论 第十五章:谈情说爱

回复45335 @大黑星 :

噢,是的:ftemoji_twisheepish:

6 月 1 日
大黑星 Lv.6 麒麟
评论 第十五章:谈情说爱

感觉这篇开车越来越厉害了...

6 月 1 日
Lin Lv.10 陆马
评论 第十五章:谈情说爱

回复45338 @大黑星 :

也没有吧……:ftemoji_abwut:

 

如果你说是开头拧螺丝开的玩笑,那是就是我译者的问题了。其实原文是一个相关语笑话,螺丝钉screw其实也有脏话的意思,但是中文翻译过来就没有那味了,所以我就用其他去代替了。

 

说白了就是译者在开车

6 月 2 日
大黑星 Lv.6 麒麟
评论 第十五章:谈情说爱

你理解错了,我说的是“体位”那里,不过“screw”有脏话的意思,还是我从三傻大闹宝莱坞得知的

6 月 2 日
大黑星 Lv.6 麒麟
评论 第十五章:谈情说爱

“暗焰清了一下鼻子,让游魂了奥瑟蕾丝回过神来”

漏了个“的”吧?

忧心龙龙”,“奥神蕾丝”楼主,这是怎么翻译的

6 月 2 日
Lin Lv.10 陆马
评论 第十五章:谈情说爱

回复45356 @大黑星 :

没错,就是“体位”那里,原文是用screw双关语开玩笑,我把它全改掉了。

忧心龙龙 stressdragon,之前也出现过忧心虫虫 stressbug,均为“忧心忡忡”的谐音。

奥神蕾丝 Gothcellus,读音和Ocellus相近。

6 月 2 日
评论 第十五章:谈情说爱

“还有这种体位?暗焰不屑地问。”

Skill at screwing...你们可真是sinnocent……还有下引号得换下位置

暗焰稍微动了动嘴巴,小声地说:“我说,要不要来谈谈感情?”

潜行的时候谈这个?认真的?:ftemoji_ohcomeon:不过小皮一边潜行一边看记忆球的操作更骚~

我甚至在白天上课发呆的时候也想象过他们坠入爱海情景·。

hmm...Celly上课应该是不会发呆的吧?这里感觉译的有点和设定冲突了~

她觉得应该是梦魇之月像保护这个地方。

像→想

奥瑟蕾丝突然来劲了,“哦哦!这对我吃!”

这么巧?我也磕这对~:ftemoji_silverstream:(话说Y6的一个问题就是可以组的CP很有限,基本上都被定死了……)

暗焰摊开爪子,“真是奥神蕾丝!”

Gothcellus...没办法想象Celly穿上哥特式的服装会是个什么样子,肯定很可爱~

期待下面几章的表现~

7 月 15 日
Lin Lv.10 陆马
评论 第十五章:谈情说爱

回复49123 @星耀StarTwinkle :

看来译者本人添油加醋有点过量,一个普普通通的双关语硬是变开车:ftemoji_pinkiesugar:

糖发完就是大战了。

既然你有这款游戏,我个人建议最好通关一遍之后再来看这作品的结局,因为这个结局的设定和游戏的很相似。

 

7 月 15 日

登录后方可发表评论

收录该文章的频道
  • 辐射小马国

    CelestAI

  • 民间推荐

    魔法师T_T

  • 那些中长篇精选著作

    Original_Intention

  • 长篇著作

    梅子汽水

  • 星云影盾的吃灰书架

    星云影盾

  • 幻形灵

    林sad

  • 交叉故事

    希望晨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