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re_vert
Sealevel
SealevelLv.13
独角兽赞助者
短篇翻译
E
已完结

【短篇翻译】表演者(Twilightning)

原文地址: https://www.fimfiction.net/story/152262/twilightning

如若转载,请与本作的原作者与译者联系。

表演者

chrome_reader_mode 10,989 event 5 月 30 日 thumb_up 19 thumb_down 0
visibility 406 forum 8

在金黄色橡图书馆中间的一张桌子上,有一大堆书。这堆破书和精装书大致都是三角形的,每一本书都是从永恒自由森林里的古堡里抢救出来的,所以没有小马考虑是哪一类的书组成了这堆破书和精装书。

 

 

斯派克在图书馆里来回踱步。一边大声抱怨一边把鼻子卡在一本书里。“我真不明白你为什么要整理整个图书馆。”

 

暮暮对他翻了个白眼。“这堆书没有分类,斯派克!其中大部分是在没有出现任何书籍分类的方法之前写的。”她从斯派克的爪子里抽出了那本卡在他鼻子里的那本书本书,又把它放回了书架上。

 

 

斯派克挠着头,爬到那堆由书组成的山前。“那么,我们又要做分类了?”他刚刚一直在读的那本书又被他拿起来。

 

“完全正确!我们会阅读它们,给它们一个合适的分类标签,并把它们放进我的收藏中。一定会很好玩的!”暮暮几乎尖叫起来。

 

 

他们晚上的计划已经定好了。暮暮把这堆老古董分成两半;她在桌子底下慢慢地读着自己的那一半,而斯派克则懒洋洋地在楼梯脚下一目十行地扫过他的那一半。

 

 

斯派克在阅读的过程中大部分时间都是沉默的,偶尔抬起头来看看暮暮的进展。他第一次看到她已经建立了自己的分类方法,几本书整齐地排成一排,每一排上面都贴着小标签。有时,她翻页或阅读特别有趣的句内容时,会发出清晰的、令马感兴趣的咕噜声(就像猫那样)。

 

 

一个小时后,斯派克再次抬起头,惊奇地发现暮暮几乎没有任何进展。只有几本新整理过的书使书架增添不少色彩,暮暮全神贯注地看着那本似乎很旧很旧很旧(此处省略N个“旧”)很破旧的棕黄色的书。斯派克不以为然,转身继续自己的分类工作;他的分类要简单得多。一堆书代表“无聊”,另一堆代表“酷”。

 

 

傍晚时分,他的那半堆书扫读完了,他把最后一本书抱在怀里。他站起来,看见暮暮还在看那本肮脏的古董笔记。她全神贯注地皱着眉头,她的目光在书页上飞舞,因为她似乎一句话要读好几遍……

 

 

“你一整天都在看同一本书。怎么了?”斯派克问道,一边说着一边向她走去。他没有得到暮暮回答。

 

 

“暮暮?”

 

 

暮暮甚至都没有抬起头来,她挥动着蹄子。“告诉他们图书馆要关门了。”

 

斯派克以前见过这种情况;这本书对暮暮太有吸引力了,他几乎不可能引起暮暮的注意。他在她面前挥舞着一只爪子。她眨了眨眼,但除此之外没有任何反应。

 

 

是时候需要采取更严厉的措施了!他深吸了一口气,吐出了胸膛。“现在谁读书谁是呆子!”

 

暮暮的头立刻从她的书里抽了出来。“什么! ?”

 

 

“真是屡试不爽!这个方法从来没有失败过,哦,对了暮暮,你在读什么?你一整天都在看这本破书。”

 

 

她对斯派克的诡计感到好笑。“哈哈,这是一本魔法书,斯派克。”

 

 

“可是我们已经有很多魔法书了!”

 

 

“可就是没有像这样的。”暮暮说。她示意斯派克过来。当他走过来的时候,斯派克亲眼看到了这本书的“真面目”。可字迹太小,他不得不眯着眼睛看。

 

 

 

暮暮继续说“图书馆里的大多数咒语书,每本都有几十个或几百个咒语。据我所知,这本书是只是在描述一个咒语。”

 

 

“整整一本书只有一段咒语!?”它是做什么用的?”

 

“那就是问题所在,我不是很确定。听着,”她说,一边拿起书大声读着,一边在房间里踱步。因此,施法者必须使用岛屿之钥(island-key)和星璇护符(Sigil Starswirl)接地,否则将有超载的危险。一个接地的符文雕刻必须刻有星旋的接地咒。这将加快消散多余的魔力。必须小心……”

 

 

 

“咒语的转换!”

 

 

暮暮快速翻了几页。“你必须小心这些漏掉的东西,否则它会爆炸。我认为。这就像作者只写下了他认为他会忘记的咒语。所以咒语才不完整”

 

“那么这咒语是干什么用的?”

 

 

“你知道,这本书里从来没有真正说过。它一直提到“超速”和“正负交叉”。所有的准备……也许是空间扭曲咒语?我想我们只有进行实验才能知道结果。”

 

 

斯派克叹了口气;如果整个宇宙中有一件事会让暮暮推迟去图书馆的时间,那就是有机会学习一种新的咒语,尤其是一个从她未听说过的新咒语……

 

 

暮暮继续扫读着这本书。“哦,我必须在外面实验。斯派克,你能拿些粉笔来吗?”

 

 

“我们现在就干?”

 

 

斯派克没有得到回答;斯派克拖着一本书走了出去。顺便拿了一把粉笔。他甚至懒得去看到底有多少根;暮暮在他的爪子里飘起了一根粉笔。

 

 

他又叹了口气,走了出去。实验的咒语越快失败,他们就能越快回到图书馆里面去,因为那本书的作者作者显然是匹怪马。

 

 

   =========※※※=========

 

 

暮暮开始指示斯派克在她周围画一个大圈。

 

 

 

但是之后一片混乱

 

 

暮暮向他展示了一些他应该在圆圈里画的符号到底是什么,但他几乎总是被暮暮打断,因为暮暮总是在纠正他。

 

 

“这个符号根本行不通。还有这个:为什么所有的咒语前的物质都转移到符文里去了?这纯粹是浪费!”暮暮发着牢骚

 

 

斯派克从他的“涂鸦”中抬起头来,皱着眉。“所以?”

 

 

“我想我们可以不用额外的东西来念这个咒语。”

 

 

斯派克耸了耸肩,走出了魔咒区。“暮暮,你准备好了吗?”

 

“准备好了!”暮暮大喊道。她闭上眼睛,开始集中注意力,她的角发出一种不同寻常的栗色光环……

 

有好一会儿,暮暮的身体因为释放着魔力在颤抖,她继续着她的施法,什么也没有发生。然后,一阵微风吹到斯派克身上,他打了个寒颤。也许是风的咒语?又一阵微风从上面吹过来,他抬起头来,看到了一些奇怪的东西。

 

 

一片乌云笼罩在黄昏上空,剧烈地摇晃着。

 

 

斯派克指着颤抖的乌云。“嗯,暮暮?”

 

 

暮暮没有听到他说什么,她对咒语太着迷了。微风现在已经变成了一阵稳定的阵风,很快就把暮暮裹住了。云的形状在它的痉挛中变得越来越随机,几乎好像有什么东西在试图逃离这符文组成的监狱。

 

 

“暮暮!”斯派克喊道。云开始变成深灰色。斯派克又喊了一遍她的名字。暮暮突然睁开眼,一时间他以为自己引起了暮暮的注意,但他看到她的眼睛里闪过了魔法般的白光。

 

 

就在这时,云块爆炸了,在爆炸的时候发出一道金色的、几乎是纯白色的闪电,暮暮只来得及抬头一看,就被闪电击中了。暮暮被击中时的爆炸向斯派克袭来,斯派克被炸飞了起来。

 

 

 

他赶紧爬起来,却只看到了焦黑的地面,那里曾是暮暮的所在的地方,还有头顶上低沉的雷声。

 

“暮暮!?”

 

   =========※※※========

 

 

暮暮眼中的世界变成了一片纯净的白色。她不知道该走哪条路,最后才意识到自己根本没有身体,尽管她能感觉到周围巨大的爆裂声。过了一会儿,白色的永恒突然变成了淡蓝色。接着是一声巨响,就像她刚才被击中前听到的一样,暮暮的知觉慢慢地恢复了。

 

 

 

她的触觉是第一个回来的东西,伴随着一股猛烈的狂风在她的背上怒吼。她眨了几下眼睛,眼睛开始聚焦。那巨大的淡蓝色是天空,中间点缀着几朵高高的云。她没精打采地回头一看,只见下面有一大片绿色,在逐渐地变大。

 

 

她眯起了双眼。“这些都是些什么鬼东西啊!”

 

 

 

暮暮的听觉突然恢复了,注意到风从她耳边呼啸而过,震耳欲聋。

 

 

“嗯,”她脱口而出,“我在几千英尺的空中?”

 

 

 

她的大脑花了几秒钟来处理她刚才说的话。

 

 

 

 

“我TM在几千英尺的空中!擦,完蛋……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她试图扇动翅膀,但没有成功;它们疲惫不堪,翅膀毫无用处。她的角开始发光,她试图传送,但在她的恐慌中,她只传送了几英尺,她往下掉的势头仍然强劲。她看见一团乌云迅速从她身下升起,便施了另一个咒语来避开它。

 

 

当她飞近它的时候,那朵云在颤抖。当她飞到离她不到一百英尺的地方时,她的角开始发出火花,乌云向她涌来。就在离云层一箭之遥的地方,她看见一道巨大的闪电从云层中爆发出来,向她飞来。刹那间,世界又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白色的虚空。

……

 

 

 

一秒钟后,她感到电涌消失了。她感觉到了马蹄下温暖、坚实的土地,而不是扑腾的空气。然后她摔倒了。

 

 

斯派克一看见她闪电般地向她奔去。“暮暮!”

 

 

暮暮转向斯派克  “什么 ?”

 

 

“发生了什么事?我还以为你被炸成薯片了呢!”

 

 

暮暮抬起头来,看到她头顶上漂浮着一个毛茸茸的小东西。

 

 

斯派克指出。“那是你爆炸后留下的云。”

 

 

 

 

她转过身去,不顾疼痛,用蹄子抵住下巴。“嗯,”她考虑了一会儿,回答说。“斯派克,我想这是一个传送咒。”

 

 

“等等,”斯派克说,“所以你传送了?……”

 

 

“……还是骑着闪电的那种……”

 

 

 

斯派克盯着她看了一会儿,然后又说话了。“你会一直这样实验,直到完全掌握它,嗯?”

 

 

暮暮笑了。“是的!我的意思是,至少我们现在知道了它是个传送咒。我只需要做一些小小的修改……”她说着,四下里寻找着那本书。她发现它躺在地上,离她画的符文圆圈很远。她飘起那本书,拿出一支小羽毛笔,打开书,在页边空白处潦草地写下自己的笔记。

 

 

斯派克呻吟了一声,跟着暮光回到了图书馆,尽管他知道她听不见他叹息的声音。

 

这将是一个漫长的研究之夜……

 

 

   =========※※※========

 

 

 

对,没错,这的确是一个漫长的研究之夜。为了满足暮暮的好奇心,斯派克翻遍了所有关于电的书。在楼上临时实验室里,暮暮已经完全进入了科学模式。黑板上写满了复杂的方程式……

 

 

 

她开始称自己的项目为“弧形跳跃”(Arc Jump),因为这本书没有给这个咒语起名字。斯派克认为,这可能是因为这个咒语害死了这本书的作者。随着夜幕的降临,斯派克最终在一座满是电气工程书籍的小山上睡着了。当他醒来时,他眯起眼睛,凝视着窗外落日的余晖。

 

 

不知何故,房间里被白垩的方程式盖得更满了。

 

 

“黄昏?”他迷迷糊糊地问,“暮暮,几点了?”

 

 

她一边回答,一边在房间里读一本厚厚的书。“大概下午五点。”

 

 

 

斯派克试着站起来,但他的临时床铺翻了过来,把他狠狠地摔到了地板上。他振作起来,宣称自己没事。“那么,我们离使咒语起作用更近了吗?”

 

 

暮暮合上书。“事实上,我想我已经准备好再试一次了。”她站起来走下楼,斯派克就在她身后。他们出来后,她在第一次施咒的地方附近找了又一块空地。

 

 

 

“看起来不错,”她说,鼓起勇气。她的角闪烁着明亮的光芒,头上的乌云开始变暗。

 

 

 

“你不会画那些疯狂的符文圈吧?”

 

 

 

“不需要!”她的声音盖过了在她的角周围形成的力量的嗡嗡声,“古代小马的魔法经常是非常仪式化的!这使得它可以让马非常容易预测!只要你知道你在做什么,你就可以……”

 

 

有什么东西从云里掉出来,打断了她的话。这不是一道闪电,而是一个非常明亮、紧凑的球体,它剧烈地晃动着,发出一种介于嗡嗡声和嘶嘶声之间的声音。

 

 

 

“球形闪电!!!”她叫道,“斯派克!快离开!”

 

 

斯派克转身就跑,躲开了那个球的撞击。球形闪电在斯派克身后拐来拐去,威胁要在暮暮扑到斯派克和球形闪电之间之前打到斯派克。闪电径直打在她身上,暮暮一下子就消失了。

 

 

 

斯派克被冲击波击飞。他站起来看看发生了什么事。

 

 

暮暮传送走了,只留下一片和以前一样的焦黑的草地,只是没有一圈烧焦的土地。在暮暮从视野中消失之前,一条长长的冒着黑烟的轨迹从传送地向外延伸,绕过图书馆,越过山丘。

 

 

斯派克沿着冒烟的小道跑。它出了城镇,过了桥。它绕着小马镇的边缘的一棵橡树转了六圈,最后径直进入了永恒自由森林……

 

 

 

“哦,天啦噜,不!!!!!!”

 

 

   =========※※※========

 

 

泽科拉刚刚完成了三个小时的准备工作,准备工作是按照她的口味泡绿茶。她花了更长的时间采集药草,蜷缩在树屋温暖的角落里,突然一个声音传来,好像有人突然戳爆了世界上最大的气球。茶杯从她的蹄子上掉了下来,连同墙上大部分搁置的配料一起掉了下来。她从床上一跃而起,用嘴叼起她那根可靠的附魔竹竿做为武器。砰的一声,她砰的一声把门撞开了,准备对付那个妨碍她喝茶的倒霉怪物。

 

 

她看到的不是一个巨大的扭动的怪物,也不是闪烁的眼睛或焦躁不安的闪着复仇的眼神的怪物,而是看到一个白热的球体在她房子前面的地方绕着圈转。它一边往前飘,一边轻轻地蹭着地,把泥土和草都磨了起来,磨的就像烧焦的树丛一样。

 

 

她跑到院子里,用棍子砸在地上说“住手!”她命令。那个球体仿佛听从了她的话,球体开始摇晃起来。它放慢了速度,然后停了下来,一长串的闪电从它身上跳出来,在离泽科拉只有几英寸远的地方劈上了她用来做武器的附魔竹竿。

 

 

 

 

 

这颗发光的球体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神志不清的暮光闪闪,还有轻微烧焦的鬃毛。在她注意到泽科拉之前,她神志不清地查看了她的新地点。

 

 

“嗨,斑马女士!”她在倒下之前用一种傻傻的声音会应了泽可拉。

 

 

 

   =========※※※========

 

 

 

当图书管理员昏倒时,泽科拉迅速把她拉进去看她是否受伤。幸运的是,唯一真正被破坏的是她的发型。竹竿就没那么幸运了。它已经变成了一个黑的、冒烟的空壳,考虑到她花了多少时间用炼金术来加强它,这竹竿本身就是一项壮举。所以暮暮在做什么?

 

 

 

 

当泽科拉在她巨大的黑色大锅里为暮光之城搅动一些药水时,前门传来了响亮的敲门声。泽可拉猜到是了谁。

 

 

她从坩埚旁走开,打开门,发现了一个惊慌失措的龙。

 

 

“暮暮!咒语!糟糕!”("Twilight! Spell! Bad!")他唾沫四溅地说,用疯狂的眼神扫视着不同的方向。

 

 

 

泽可拉把门完全打开,邀请他进来。“暮暮状况还不错,不过外表看起来有点糟糕。她现在就睡在这里,由我照顾。”

 

 

 

斯派克用爪子按住自己的胸口,放松了下来。“谢天谢地。我能看看她吗?”

 

 

她点了点头,指着已经开始从昏迷中苏醒过来的暮暮。她从泽科拉给她做的临时床铺上抬起头来。“斯派克?”

 

 

“暮暮!”斯派克哭了。他跑向暮暮。“你还好吗?那个球到底是怎么回事?”

 

 

她没有立即回应,而是不顾泽可拉的抗议,从床上滑了下来。“我想我可能犯了一个小小的错误。”

 

 

“小小的错误!?你差点被烤焦了!”

 

 

“这是只不过是一次失败的经历罢了。再说,我现在知道什么是不该做的了!”

 

 

斯派克呻吟着。“暮暮!那个咒语真的太危险了在你真的受伤之前,你必须停下来!”

 

 

泽可拉背着她那根坏了的手杖,走到斯派克旁边。“斯派克是对的,而且理由很充分。”她耸了耸肩,她的手杖掉到了地上。“如果事情变得更糟,这根烧焦的棍子就会是你!”

 

 

 

暮暮低下了头,叹了口气。“我想你是对的。幸亏那根手杖指引了我的咒语,不然……”

 

 

她张大了嘴巴。“就这样。”她低声说。

 

 

“哦,不。”斯派克捂着脸低声说。

 

 

暮暮是满面红光的说。“怪不得咒语这么难控制!”它需要一根像控制棒一样的东西!”她跑出开着的门。“快来,斯派克!”她从外面喊道,“我知道怎么让弧跳(Arc Jump)起作用了!”

 

 

 

斯派克看了看泽可拉,皱了皱眉头朝门口指了指。

 

她笑着摇了摇头。

 

 

斯派克眯了眯眼睛,消失在暮色中……

 

 

   =========※※※========

 

 

他们又回到了前院。暮暮站在前两个测试地点的中间。在她的右边是奥洛威平时用来站的架子,架子半埋在地里。

 

 

“你是认真的?这就是你要用的吗?”斯派克问道。

 

 

 

“Who!”奥洛威从图书馆的一根树枝上愤怒地喊道。

 

 

“别担心,奥洛威,我待会给你买一个新的。”

 

 

 

暮暮闭上了眼睛。她没有像前两次那样绷紧肌肉,而是在积蓄力量的时候站直了身体。雷声响彻整个城镇,预示着图书馆上空形成了一片不祥的乌云。一道道的光照亮了黑暗的团块,它慢慢地盘旋下来,直到碰到那棵大橡树(图书馆)的顶端。

 

 

图书馆的看台开始摇晃起来。先是轻微的抽搐,然后是持续的痉挛。

 

 

 

一个巨大的闪电从云层中飞了出来。它没有直接击中暮暮,而是击中了看台。看台被劈得东倒西歪。当看台的螺栓从支架中一个接一个的崩断时,支架爆炸了,一条闪电飞向暮暮。闪电在她周围形成了一个圆圈,她开始飞向空中。她的眼睛睁开了,周围的一切都在崩溃。那一团闪电瞬间变了形,划出一道弧线,重新升上天空。

 

   =========※※※========

 

 

邪茧女王的日子过得很糟糕。她也住在荒地,老实说,这样的环境使她的坏心情雪上加霜。在过去的一年里,她两次接管马国的企图都被挫败了。通常,她会尽力忽略以前的失败,但出于某种原因,她的头脑决定她需要在记忆的道路上走一趟。

 

 

 

突然远处传来了嗡嗡声

她吓的尖叫起来,声音在洞穴里回荡。她决定把一个大台面作为她的新宝座,只不过她的蜂群把它挖空了。

 

 

一个瘦小的幻形灵从房间众多的洞里钻了出来,朝她飞了过来,僵硬地向她行了个礼。

 

 

“喝,”她命令道。幻形灵点了点头,嗡嗡作响地离开了邪茧的临时指挥部。几秒钟秒钟后,它突然退了回来,疯狂地吱吱叫着。

 

 

它一直指着外面,喋喋不休地说有暴风雨。

 

 

她从宝座上站起来,走到她的幻形灵非常害怕的“暴风雨”。外面,地平线上确实有一大片乌云。

 

 

女王又转向她的幻形灵。“你是认真的吗?你怕云?滚一边去!”

 

 

她回头看了看云,看到一个闪电从云里跳了出来,劈在了附近的另一个云里。云层发光,又将闪电吐到附近的另一片云中,这些云在邪茧的王座厅的顶上重复这个滑稽的乱射,直到最后击中了靠近台地的一片云。那道闪电没有跳到另一朵云上去,而是直接射了出去出去,直接从幻形灵女王身边飞过。

 

邪茧尖叫着,跳出闪电的攻击范围,当闪电击中墙的另一边时,整个房间都变白了。闪电击中的地方,尘土和岩石碎片飞了出来,把碎片崩到一边,迫使她竖起一道护盾。

 

 

 

当尘埃开始沉降时,邪茧听到从闪电劈成的洞口传来的咳嗽声,便放下了护盾。她挥动着独角,在废墟中飘出一块块石头,看到了洞里发出的微光。

 

暮暮停止了呼哧呼哧的喘气,抬起头来。“等等,这不是坎特洛特!”

 

 

“你!”邪茧咆哮着,在暮暮发出一阵魔法时。邪茧在撞击前从洞口口跳出来。

 

 

 

在攻击过程中,邪茧继续咆哮。“你!胆子真大!听到没有?!不要动!”

 

 

暮暮巧妙地用自己的魔法闪避了每一个咒语,同时绕着被激怒的女王跑了一圈。把她带进王宫的那朵乌云还在那里,慢悠悠地飘在窗外。暮暮眨眨眼,闪现在幻形灵女王的身后。暮暮不停地跑着,从洞口跳出来,朝着云朵跑去。

 

 

邪茧突然转身扑向她。“哦,不,你不能这样!”她尖叫着,抓住暮光之城的后腿,施了一个咒语来准备消灭入侵者。但是邪茧立刻感到一阵刺痛的电流流过她的身体,随着施咒者一起成为咒语的一部分。暮暮随着一道闪光消失了,把她转化为纯净的闪电能量,带着她进入平流层。

 

 

邪茧只是认为暮暮尝试了某种能量咒语,然后大笑起来。“这还不够,你这笨蛋……”

 

 

女王意识到自己什么都拿不到,觉得非常生气,就把自己的王座打碎了,只剩下许多黑烟覆盖着她的腿。

 

 

“我讨厌这份工作,”她低声说。万有引力起了作用,把她拖到了地面上。王座厅里的幻形灵已经看到了整个“战斗”的结局,但还没有快到赶上她。

 

 

其他几个幻形灵从他们的洞穴里钻了出来,调查这个近乎“神秘”的事件。他们在空中盘旋,盯着地面上那个几分钟前还没有出现的洞。

 

 

 

   =========※※※========

 

随着一声爆炸,一条闪电把她带到了荒原的另一个地方。她迅速摆脱了来到这里的震惊,气愤地跺着蹄子。

 

 

“该死的!难道不是这么算的吗?!为什么这行不通?”

 

 

她的角还在噼噼啪啪地响着,她认为这是一个信号,表明她可能在咒语中漏了一步。她四处寻找可以写字的东西。由于附近没有棍子,她就在附近的一块石头上坐了下来,开始沿着沙滩飘着石头,写下了使咒语生效的数学公式。

 

 

当她完成时,她仔细研究了方程式。她划掉了一些公式,做了一些微小的修正,同时一直在自言自语。

 

 

“嗯。我想我得修改这部分。这。为什么我的角还在发光?我现在应该已经把多余的精力消耗掉了……”

 

 

 

最后一部分让她很烦恼。她仍然觉得自己被咒语吓得心惊肉跳,就像刚刚施了咒语一样,她的身体仍然觉得自己随时都有可能飞入云端。

 

 

 

这时,她突然想起来,在施法的时候邪茧抓住了她。

 

 

在得出任何草率的结论之前,她先把邪茧的冲锋力量估计值和她自己的一起写下来,然后用公式计算出来。

 

 

 

她盯着公式看了一会儿。当然,它没有起作用,她需要两根杆子。两匹马。“我想我知道该怎么做了,”她低声说。

 

 

 

“我知道了!”她更加自信地说。她的角开始发出紫色的光,没有任何提示,她抬头看,上面的云已经开始变暗。

 

 

“我明白了!!!(EUREKA)”她尖叫。她的情绪高涨,她把她的角挥舞到空中,命令天空服从她,发出一个巨大的闪电直接对她。她全身充满了能量,在云层间跳来跳去,她在一股长长的能量流中穿梭,有时会使云层负荷过重,如果云层负荷过重,她就会强制停止传送。她一会儿传送到这儿,一会儿传送到那,在她再次变成能量之河之前,只能抓住她脚下的地面的最短暂的一瞥。暮暮在小马国绕了一个大圈,飞跃了苹果鲁萨和云中城的云层。

 

 

 

整个天空成了她的高速公路。

 

 

当她在空中穿梭时,一个想法突然闪过她的脑海。她必须告诉塞莱斯蒂亚公主关于弧形跳的事!

 

 

 

仅仅是一想,构成她的本质的闪电就从一排云间跳了出来,直奔坎特洛特城。

 

 

   =========※※※========

 

 

 

塞莱斯蒂亚正在卧室的阳台上喝下午茶。当她飘起杯子准备再喝一口时,不知从哪里突然冒出一道巨大的闪电,击中了阳台的栏杆。塞莱斯蒂吓得跳了起来,茶杯脱离她的悬浮术掉了下来。杯子碎成了渣,但她更关心的是刚才砸在城堡上的东西。她还没来得及俯下身去看个究竟,就看见一匹小马的腿伸出来抓住栏杆。

 

 

 

“是暮暮吗?你到底出了什么事?”她问道,轻轻地把她飘到阳台的地板上,放了下来。

 

 

 

“这是一个…说来话长,”她喃喃地说。“我在一本旧书里找到了一个咒语,可以乘闪电传送小马。这是可行的,但研究太草率了,我想我永远也做不出来。然后,我成功了!一匹小马告诉我光靠咒语是不可能的。你需要别人借给你额外的能量来启动咒语,否则咒语将无法控制。不过,一旦你开始使用咒语,你就可以无限期地控制它。”

 

 

 

塞莱斯蒂扬了扬眉毛。“哦?继续说。”

 

 

而且,不管谁写的这本书,他都是个白痴。他不知道能量调节是如何起作用的,对环境魔法一窍不通,而且我敢肯定他们连法力流的基本知识都不懂。不仅如此,一旦新鲜感消退,你就会被瞬间移动魔咒所迷惑,这太危险了,会消耗太多能量,还会让你一直处于乌云中。”

 

 

 

她们俩都听到了翅膀拍动的声音,转过身去看,对,是露娜,她的眼睛睁得大大的。

 

 

“姐姐,”她说,“刚刚的闪电是怎么回事?有人在攻击我们的堡垒吗?”

 

 

“是暮暮。她发现了天堂之门(Heaven's Gate)。”

 

 

露娜警觉地摇了摇头。“等等,什么?”

 

 

“等等,什么?”暮暮重复。

 

 

塞莱斯蒂亚又看向暮暮。“岛屿之钥(island-key) ?星璇护符(Sigil Starswirl) ?”

 

 

“那本书是你的吗?”

 

 

露娜降落在阳台上。“很久以前,当我们还小的时候,姐姐就迷上了……”

 

 

“着迷”,塞莱丝蒂雅纠正。

 

 

“……吸引闪电。她开始相信她可以像神的战车一样骑着它。于是她创造了一个咒语:天堂之门。她为此努力了好几个月,却从来没有让云彩听从她的命令。后来有一天,她念错了咒语,差点就断送了自己的生命。”

 

 

所以,我把它放在了一边。直到现在我还认为这是不可能的。我必须承认,我从来没有想过用两匹小马给咒语充能。”

 

 

 

暮色在脸上显得苍白。“哦,不。这意味着我刚才说的那些可怕的话……

 

 

塞莱斯蒂亚慈祥地笑了笑。“暮暮,我为什么要生你的气?你完善了一个我认为不可能的咒语。!””

 

 

“我说这本书的作者的作者是个白痴,也就是我……我说你是白痴!”

 

 

塞莱丝蒂雅做了下来。“暮暮?你想知道些什么吗?”

 

 

“没错,我放弃了。这是你永远不会做的事情,不管你犯了多少错误,或者事情变得多么困难。我真为你骄傲,暮暮。”

 

 

暮暮的视线模糊了,一道细细的泪痕出现在她的脸庞。她走上前去,紧紧地拥抱了她的导师……

 

 

过了一会儿,塞莱丝蒂雅松开了暮暮,站了起来。“嗯。你把那个咒语叫什么?现在回想起来,我觉得天堂之门可能有点……太夸张了?”

 

 

“我想你在书里从来没有写下这个名字。我一直称它为Arc Jump(弧跳)。”

 

 

塞莱丝蒂雅点点头。“弧跳这个名字就很好。你介意给露娜表演一下看看吗?”

 

 

暮暮咬着她的嘴唇。“说实话,这个咒语让我失去了很多东西。我想我还是走回家吧。”

 

 

 

露娜点了点头。“也好;当我姐姐过度使用咒语时,姐姐烧掉了她的整个鬃毛。她当时秃顶了三年。”

 

 

塞莱斯蒂亚咬牙切齿对露娜说“我似乎记得我们曾同意永远不谈论那件事。”

 

 

 

“你的魔法演绎史在暮暮那里是安全的。”暮暮的眼睛亮了起来。“哦,我必须告诉你姐姐睡觉时做的那件事。当她倾斜到合适的位置时,她……唔……唔唔……”露娜的嘴巴被金黄色的光环重重地捂上了。

 

 

塞莱斯蒂亚在落日的余晖中微笑。“暮暮,你是我所知道的最伟大的施咒者之一,但你真的应该离……唔……唔唔……”

 

 

 

塞莱丝蒂雅的嘴又被一个愁眉苦脸的露娜给捂上了。她们开始推着对方穿过阳台,暮暮把这当做是她离开的信号。她走过那些吵吵闹闹的姐妹,走下了皇家城堡。当她到达坎特洛特火车站时,她发现站台上飘着无序的声音。

 

无序皱起了眉头。“暮光闪闪,我冒犯一下。你怎么会有这种想法呢?”他打了个响指,啪的一声,一个巨大的卷轴出现了,展开到火车站的平台上,向外延伸了好几英尺。“这更像是一场烟火会,真的。嗯哼。“那个咒语只是昙花一现,对吧?”“我真想再看一遍!”“闪电什么的。”’我也在研究这个!”

 

无序继续读着他的卷轴时,暮暮翻了个白眼,听着火车进站时,她发出了一声如释负重的叹息……

 

 

       THE END

        剧终

 

 

 

thumb_up 19
0 thumb_down
share
chevron_left import_contacts file_download share
排序:按时间 升序
魔法师T_T Lv.21 站务
评论 表演者

总感觉ts每次发现了什么新魔法,到最后都是大屁股看到过或者学过的

6 月 29 日
Lin Lv.10 陆马
评论 表演者

题目翻译成“暮光闪电”会更好吧……

还有,Discord明明就是无序,哪里是迪斯科尔了,原文也是写着打响指施法。

而且空行没有必要空这么多吧……

6 月 29 日
Sealevel Lv.13 独角兽赞助者
评论 表演者

回复47554 @Link_Hey :

感谢指正!

已经对原文进行了修改!:ftemoji_lyra:

6 月 29 日
海豹晒晒 Lv.9 独角兽
评论 表演者

:ftemoji_twieek:大概扫了一遍,discord是无序,那个spell不是拼写,是咒语。

6 月 29 日
Sealevel Lv.13 独角兽赞助者
评论 表演者

回复47585 @海豹晒晒 :

感谢指正!

已修改,:ftemoji_lyra:

6 月 29 日
Captain Lv.2 独角兽
评论 表演者

尤里卡”是?

7 月 12 日
Captain Lv.2 独角兽
评论 表演者

回复48789 @Captain :

我找了一下,这词原义是应该是“我会了/我行了/我懂了”,原文中如果用大写的话,应该就是阿基米德的梗了。

7 月 12 日
Sealevel Lv.13 独角兽赞助者
评论 表演者

回复48790 @Captain :

感谢指正,已对原文做出修改:ftemoji_lyra:

7 月 12 日

登录后方可发表评论

收录该文章的频道
  • 往期推荐

    jazspi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