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emeng
Miemeng
Lv.4 560/760

你可以叫我雨中麦秸(Rainy Wheat) 我们都太浮躁了,太浮躁了……

你Mie的同人文集

了解(OC:海豹晒晒)

本作评价
6()
()0

前面的话:

  诱捕海豹。@海豹晒晒

  这本来是第二弹,但是…… 为什么我自己OC的那么难写啊?

了解

  我一直在担忧着我会不会遇到一位令我痛苦的同学,一直。直到我遇到了海豹晒晒,我不再担忧了,因为担忧成为了事实。我不能说她有多么的可恶,也不能说她哪里有什么不好,但是她总是让我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我厌恶她,但我不知道为什么,也不知道该怎么办,更不知道她有什么问题。

  魔法学院开学第一天。

  “你好!”我旁边坐下了一匹小马。

  “你好。”我漫不经心地回答,但她好像没有什么反应,只是自顾自地自我介绍着。

  第一天并没有和任何一天不同,除了一些准备工作。一样是魔法课程,历史知识,自然理论,自习,当然还有体育活动。于是我认识了我的同桌。在一所魔法学校还有体育这么优秀的小马,连戴着棒球帽、太阳镜的体育老师都略有点惊讶。也许这样的独角兽学校,很长时间里都没有这样的独角兽了吧……

  我不讨厌她,但是我也不喜欢她。

  没有谁能容忍一匹小马拿着自己的成绩单往你的脸上蹭吧……当然。每次海豹晒晒比我的魔法课成绩高了之后,她就会把下巴对着我,把她的成绩单放在她桌子靠近我的那边。如果我没有蹬她,我猜她就会把成绩单直接放在我的桌子上。更不用说是体育课了,她会在又超了我一圈的时候,用蹄子打打我的背,用尾巴扫我的脸。

  她可能不是有意的,但我很难受。我不知道,我很迷茫,我怀疑我的生活可能就会一直像这样……在浑沌之中,在吊车尾的同时还被一个只比我强一点点的家伙鄙视着。

  我觉得我应该和她谈谈,但是我想错了。

  我去找她的时候,她正在走廊的尽头,一堆清扫工具的后面。

  我看见了什么?我不敢相信。

  海豹晒晒用魔法抓着一个小马的脖子往墙上撞,把她摔在地上,用蹄子踩她。她是内行,她知道如何把小马打得很疼但不留淤青,她知道怎么让小马们闭嘴,或者……不知道是谁干的。

  她是一名优秀的运动员,她不知疲倦。她在那个小马的耳边轻语着,我不敢想象那是什么样的语言。不,我甚至不能想,那些肮脏恐怖的词汇在我的耳畔回响着。她把那小马扔进那堆扫帚的山里,一甩尾巴,往这边走来。

  我在颤抖,对吗?

  “你好啊……你有没有看到什么东西呢?”她笑着说,对我。

  “没有。”我尽可能地让我的声音保持平稳,但是我还能听到我的颤音。



  她举着餐盘坐到我的对面,“这里没有小马,对吧?”

  我心里突然冒出一句话,“就算有也被你赶跑了。”

  好辣,我的眼睛里。为什么我会把那句话说出来?我在干什么?我从来没有在吃饭的时候被小马拿饭糊过脸,直到刚才。我的眼泪和洗脸的水混杂在一起,我照着卫生间里的镜子,我的鬃毛里还有碎屑和酱汁,双眼通红。

  她给我又买了一份。我吃着饭,听着她的道歉。虚伪。我尽可能保持着理智,我向她道歉。



  我躺在寝室里硬硬的床上,很迷茫,而且真的好硌,没有带足够厚的垫子总是很不舒服。

  必须要想办法改变,虽然可能不会有用,可能,还会让事情更糟。

  “对不起,对不起……”我现在被按在墙上了,都能闻到墙上的白灰味。

  “啊哈,你还想打我的小报告?我告诉你。我,做的事,都是,正确的!而且就凭你,也不能让老师处理我。”她晃着蹄子,“但是我不能忍受你这种行为,所以……我要给你个教训。”

  “那是什么?”我看着她从鞍包里拿出来一个瓶子,她把瓶盖用蹄子旋开。

  “你尝尝就知道了。”

  芥末。

  我哭得像个小雌驹,虽然我也只不过比小雌驹大一点点,为什么她总是喜欢用调料刺激我的眼睛?她甚至灌到了我的鼻子里,辣,好辣。

  我不只是迷茫了,我开始痛苦了。

  海豹晒晒好像没有什么反应,她还是像平常一样,早上寒暄,晚上告别。她还是喜欢借我的纸。还是一样在体育课上大放光彩,好像她从来没有往我的嘴里灌过芥末一样。

  也许她只是觉得好玩吧。

  我在回寝室的路上遇到了那天被海豹晒晒暴打的小马。她靠近我,我出于同情,走上前准备问她些事情。

  她没有让我靠近她,而是从鞍包里抽出一把小巧的美工刀。不,那不是一把美工刀,而是一把缩小版匕首,被颜色丰富的塑料外壳包裹成一件文具。我被劫了!该死,现在的学生都在做什么?

  但是我从不把很多钱带在身上,只是带上零钱,够一天的花销。所以我看着那刀子在接近我,用念力反抗她,把刀尖压回去。但是我的念力显然没有办法和她抗衡,她是念力测试的前十。

  我只能在心里默念救命了。这里不会有小马的,因为我为了躲开海豹晒晒,总是绕开操场而是从楼后走。

  “啊哈,看来你还没被打够?”我听到了一个熟悉的声音。



  好吧,这误会有点大了。海豹晒晒把那家伙直接撂倒送到教务处了,我才渐渐明白,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海豹晒晒是在教训那个小马,因为海豹晒晒发现她在悄悄抢钱。

  “那餐盘和芥末呢?”我和海豹在操场的跑道上绕圈。

  “哈哈,那是和你玩,你以为我没被喂过芥末,盖过饭吗?”

  那我还猜对了?

  和一个不太分得清界限的小马做朋友可不是一间容易的事。你会很生气,会经常生气,但是她却没什么反应。

  我发现我在努力的练习,只想稍稍让她收敛点。但是我错了,我现在看着她在别的小马面前拿着成绩单,或者是一块稀有的纯净宝石,那些宝石上可以施加一些法术来运行。



  之后的生活仿佛就开始千篇一律起来,但是生活不会总是重复,一些问题总会出现。虽然我们还是垫底,但是我们还是有不少的进步的。

  海豹晒晒又打架了。

  我有时候不太能理解她,但是这回尤其不能。她为什么要打月舞?还是从楼梯上推下来?我去问她,当时她还在教务处。

  “看她不顺眼,没什么。”她没有看着我,而是看着窗户。

  唉,好吧,我不能再问了,不会有答案了。但我得做点什么,我不能看着海豹被惩罚,我相信她做事一定有原因,一定。

  月舞一只前蹄骨折了,但我得去找她。如果月舞能原谅海豹晒晒,那就能解决这个问题了。我费劲口舌,想尽一切办法,去求月舞,但是没有用。她这个书呆子!

  但是我还有一个最后的办法。再努把力,你是最没用的,快啊。

  成功了!哭不是解决问题办法,但是可以是劝说的方法。

  感谢塞勒斯缇雅,成功了,月舞和我去找老师解释了。

  如果这就结束了,那么这个故事就结束了。而这只是一半,一半而已。

  奇怪……什么样的冲突能让海豹晒晒被开除?而且月舞和老师解释的时候也不让我在一边听。她们说话非常小声,为什么?



  我走出校门,舒服的假期。我左拐,在小路上一边走,一边呼吸这黄昏。在解释后,海豹最后也没有被开除而只是写了一份超长的检查,还抄了那个大厚本校规两遍。

  我能感觉到,她还在生气。我问过她,她告诉我:“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但是我感觉我仍然看月舞不顺眼。”

  我看见海豹晒晒在学校侧面的小巷子里猫着。

  “呃,你在干啥呢?”我走过去问。

  “嘘!你看。”她用蹄子给我指了指墙上的一个小孔。

  不就是一个孔吗?我过去看。这是一个我从来没见过的房间,里面存了一堆玻璃罐子,五颜六色的液体在里面闪着光。我觉得这是那些无聊的美术小马堆放他们颜料的地方。

  “不是那个,看另外一边。”

  嗯……一个看起来很结实的箱子,上面有一个奇怪的符号,和一些警示标识。

  “怎么了?”

  “边走边说。”

  海豹晒晒觉得那是一些违禁药物,但是她已经查过了几乎所有的书籍,却没有发现那种药品。不然,为什么会在颜料室而不是实验室?

  “所以你觉得发生了什么?”

  “我感觉很不好,也许,有什么秘密在这里藏着。”

  后来我们又去看,那里只剩下颜料了。海豹是喜欢看点侦探悬疑警匪片。但是,在学校不太可能吧?也没有谁在学校制毒。说不定呢?



  头疼,疼死了。

  我醒了,半夜。为什么头疼?

  我把头放在水管下面冲了一会,然后擦干鬃毛躺回床上。隐隐作痛,昏昏沉沉的睡了。一个奇怪的梦:长着螃蟹钳子的小马夹着我的头。

  “海豹,我昨晚上头疼的要死。”我用蹄子托着头,困意侵袭。

  “我感觉愈发的不对劲了……”

  “怎么?你又开始想那个箱子了?”我笑她。

  谁好像在看着我。我环顾四周,没有发现谁。

  “我做了个梦,梦见的地方好像就在学校里,但是我好像没去过。”海豹晒晒揉着额头。

  “别想了,咱们中午找找。”

  我和海豹晒晒在校园里四处转着,甚至翻窗户进到一些奇怪的地方找了找。谁知道她怎么知道哪里的纱窗能拆下来呢?

  “没有那个地方吧,你骗我?是不是?”我用苏打水润润喉咙,开始对付我面前的饼。

  海豹晒晒还在回想。她试图从梦境给她的模糊信息中找到答案。“有个地方还没去找。你记得咱们在哪里看到的那个箱子?”

  我想了一下。

  “废弃校舍?”



  这哪里是废弃了?白墙瓷砖,水电齐全。

  我和海豹在这幢三层小楼里绕着,直到我们到达三楼的尽头。海豹盯着通往天台的梯子,“就是这里。”

  左面的房间门是锁着的,天台也上不去,但是从门的坚固程度来看,应该是一间重要的房间。我们趴在门上的小窗上看了看。

  “为什么那有一间实验室?”我用两只前蹄托着头,浮着叉子吃着干草条。

  “不知道,但是我总觉得不妙。”

  我去医务室拿了一点药。

  又是一个头疼的晚上,我半夜起来吃了点止疼药,我发现还有小马没睡。看起来她们都有点头疼,这就奇怪了,集体头疼?我借了她们一点药,大家都回去睡了。

  在止疼药的帮助下安静地度过了一个晚上。

  “我也开始头疼了。”海豹顶着一头凌乱的鬃毛,趴在桌子上。

  “是不是那种从你的独角里传出的阵痛?”我顺口问道。

  “你怎么知道的?”

  “因为我也是这样。”我冲她笑了笑

  谁在盯着我,我抬头去找,没有。也许是我自己吓唬自己?

  上午有一场念力测试,我拉了一个九百七十牛。我不记得我的念力变强了啊?但是全班的成绩都有所上涨,月舞一般来说是第二,仅次于全班最大的书呆子暮光闪闪,但是今天她只排到十几名。

  我觉得必须把这些事情综合起来看。尽管校园里很少出现悬疑问题,但是仍然有可能,对吧?

  “海豹?你真的不说说你打月舞的原因?”

  她看着我,叹了口气。

  “说实话。”她换了一个舒服点的坐姿,“我不记得了。”

  这怎么可能?一个小马会忘掉她打架的原因?我开始将所有的事情联系到一起。但是,在我们行动之前,我必须若无其事。

  “你也许真的奇怪为什么,但是我的确不记得了,回想那个时候,我感觉有一段记忆是缺失的—”我用蹄子捂住她的嘴。“啊,真的很神奇,我觉得你就是有点恍惚了。”

  呼,她没注意,现在她正在慢慢地往那边走。

  “你干嘛?”海豹有点闹,她扬起蹄子敲敲我的头。

  我揉揉头,指着那边,“她在听。我觉得这事跟她脱不了干系。也许……我们可以……”

  “跟着她。”海豹还是和我有点默契的。



  现在我们已经回到了那间废弃校舍里的实验室门口,躲在过道的拐角处。实验室里有说话声,我们悄悄的溜到门口。

  一个沉闷的男声:“有效吗?”

  一个年轻的女声:“有效,但是,老师,这药的副作用比我们想象中的大。”

  “是吗……有没有缓解的方法?”

  “目前,我可以说,没有。”

  “在正式的魔法测试上我们必须保持药效,现在抓紧时间去研究,我可以停掉你的一些不必要的课程。”

  “……好吧。”

  “海豹晒晒还记得你的实验吗?”

  “她已经忘了,记忆阻滞剂很成功。”

  “那就好。”

  我正用我的半边身子挡着海豹晒晒,我感觉她要愤怒冲上去了。但是显然我挡不住她。

  “你们究竟在做什么?”海豹已经站在实验室门口了,而我被她推倒在地上。我看见在我面前的,月舞,和教务处主任。

  好吧,我的预测是对的。

  “你私自闯入禁行区域,你的观察期还没过吧。”主任一点都没有慌乱,月舞已经吓倒在地上了。

  “而且,这里是废弃校舍,如果你从这里‘不慎’坠落,校方的责任也并不大。这周围的围栏,警戒线,你们也花了不少工夫才进来的吧。”

  “我不觉得你能做到。”海豹冲了上去。

  海豹的身体素质让她占了上风,月舞正准备溜走,被我用念力抓了回来。我接住了她丢过来的一些瓶罐。

  海豹晒晒正在应对主任的一些攻击魔法。月舞正在试验台上摸索,我用魔法网罩把她罩了起来,这很难,但在那药剂的加持下,我还是能坚持一会的。海豹把主任撞到墙上,转身给了他一蹶子。

  “你知道打老师有什么后果吗?”主任擦掉嘴角的血。

  “我不知道你还是老师,我只看到一个为了成绩不惜使用未测试过的药物的罪犯。”

  “你有证据?”

  海豹从前蹄上绑着的小包里抽出一支录音笔。“不然呢?”海豹做出了她经典的炫耀式笑容。

  主任被逮捕了,月舞记了大过,水塔里的水也被放掉了。

  海豹晒晒在无意间发现月舞在水塔里投药。于是便制止了月舞,把她从通往天台的楼梯上推了下去。月舞情急之下用实验室里的记忆阻滞剂清掉了海豹的记忆。本来要以严重斗殴开除海豹晒晒,但是在我的求情之下没有成功。随后月舞一直在试图了解我们的谈话,但是我发现了她。



  “呼……真的是有意思,不是吗?”海豹晒晒看着我。

  我费劲的洗着身上的胶水,“这不好玩!”

thumb_up6
0thumb_down
排序:按时间 升序
1楼
Miemeng Lv.4 独角兽
评论 了解(OC:海豹晒晒)

@海豹晒晒 许可放在这里了

4 天前
2楼
海豹晒晒 Lv.7 独角兽
评论 了解(OC:海豹晒晒)

:ftemoji_ohcomeon:啊这,虽然和我想得不太一样,不过反正我不要脸,感觉唯一被迫害的小马是月亮舞啊。

4 天前
3楼
Utopia Lv.16 幻形灵赞助者
评论 了解(OC:海豹晒晒)

四个大字

笑死

3 天前
4楼
欣海 Lv.1 幻形灵
评论 了解(OC:海豹晒晒)

海豹!你在做什么啊!海豹!(指迫真维护形象)

1 天前

登录后方可发表评论

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显示模式:

源格式
文本格式
极简格式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

信息栏

有问题?查看用户手册

EquestriaCN 小马中国

在爱发电捐助我们:https://afdian.net/@fimtale
如果您已完成捐助,您可以将捐助页面截图并联系我们以获得“赞助者”徽章。

FimTale 用户交流QQ群:938048195

FimTale分级制度
E

基于Everyone标签的内容应适合所有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不应包含任何黑暗、恐怖、血腥、性暗示、“哲学”、辱骂等内容,且不引起大多数用户的不适。



T

基于Teen标签的内容适合13岁以上的青少年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轻微的血腥、暴力、恐怖描写。



R

基于Restricted标签的内容:图片不应包含Derpibooru的explicit与suggestive标签;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刻意或详细描写角色死亡、受伤或其他暴力过程的剧情。此分级容易造成不适,请读者慎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