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夜耀光
轻夜耀光
Lv.1 104/160

冰霜纪年

|前奏|第二章 小马镇的日常,只是看起来像灾难

本作评价
3()
()0

        心气舒爽的暮光闪闪背着小龙宝宝,迈着轻快的步子,在小路上悠哉悠哉。

  

  “我想清楚了,斯派克。公主知道她自己在做什么,虽然不带上我,但她一定有自己的计划,如果我们只能添麻烦的话,那还是不要麻烦公主好了。更何况,我来这里可不是为了愁眉苦脸的,这可是夏日节庆典,斯派克,每匹小马一年中最期待的日子。”

  

  “唔唔···”斯派克含糊不清地回应,并十分骄傲地用爪子拍了拍暮暮的鬃毛。

  

  “现在嘛,我想我们还有些时间,不如就先从午饭开始吧,方糖甜品屋,怎么样?”

  

  “唔唔!”斯派克为暮暮的明智欢呼。

  

  天待暮暮不薄,并且天认为一帆风顺的旅程是没有趣味的。如果暮暮的注意力集中在两只耳朵上,他就会发现前方的街道忽然传来喧嚣,各种鸡飞蛋打的声音和被鸡飞蛋打的声音由远及近,几声莫名令马生畏的小雌驹叫声穿插其中。

  

  

  “抱歉!”“我想那能修好!”“哇哦哦好险!”

  

  “姑娘们,我想我们拿不到夏日节庆典宣传员的可爱标志了。”小萍花沮丧地摊开蹄子。

  

  “当然啦,谁不知道夏日节庆典呢。”甜贝儿附和。

  “唉!”齐声叹气。

  

  “不过别担心。”飞板璐边说边躲过一筐雨伞边驾驭着一辆飞驰的滑板车。“只要我们找到那匹新来的小马,我们就一定能获得小马镇导游可爱标志。”

  

  “甜贝儿,你确定那个叫暮光啥啥的小马是往这边走的?”小萍花举着蹄子四处张望。

  

  “没错,我确定。至少镇长是那么说的。”

  

  “呃,那她的鬃毛是不是恰好是紫色夹亮粉色的,就像前面那匹站路中间,不躲不内的小马一样?”

  

  “对!我想就是她。嗨!暮光小姐。”

  

  紫色的独角兽缓缓把头从地图中拔出来,然后看到一只小天马骑着滑板车拉着另外两只小雌驹,向她发起了牦牛式斗角邀请。

  

  她很感谢她们的邀请,并且保证自己的修养不会让自己骂娘,以及(一个小小的抛物线和短暂的恐慌眩晕)她从来不知道原来自己脑袋可以那么硬。

  

  “我们很抱歉,暮光小姐。你还好吗?”

  

  “小萍花,这个说法说透了,她看起来一点都不好。”

  

  “说的对。现在让我来试试。”甜贝儿走到暮暮身边,用蹄子敲击暮光耳边的地面:“嗨,暮光小姐,你听得到吗?你需要我们送你去医院吗?”

  

  “这听起来和我说的也没什么区别。”

  

  “才不是,我用蹄子敲击了地面。而且你看她有反应了。”

  

  “呃,我看那有点像回光反照诶。”飞板璐不安地跺了跺蹄子。

  

  “飞板璐那不是个好词!”小萍花想到了这个词的真实含义。

  

  “你干嘛吼我?”

  

  “呜哇哇,你不要死啊,暮光昂昂昂···”甜贝儿扑倒在暮光闪闪身边,紧紧抱住她的蹄子。

  

    这只有幸受此不幸的主角之一,边呻吟边勉强地把蹄子抽回到脑袋上,摇摇晃晃地试着站起来。“塞拉斯蒂娅的七彩太阳啊···发生了什么?”

  

  

  “我们很抱歉!”

  

  “什么?”

  

  “我们真的很抱歉把你撞倒,我们会努力承担你的医药费的!”抽泣声。

  

  “什么!我们真的要那么做吗?”

  

  “当然!飞板璐,我们不能留下她一匹受害马。”

 

  “等等,孩子们,我还好。”

  

  “真的?“甜贝儿浮起一条手帕擤一把鼻涕。

  

  “对,只是头还有点晕。哦不,不不,斯派克在哪!”

  

  小龙宝宝在树冠上向暮暮挥爪致意,不容易的老姐兼老妈松了口气,然后重新把目光转向三只小雌驹。

  “好吧,但是谁来解释解释这是怎么一回事?”

  

  “呃。”“啊。”“这个。”

  

  飞板璐上着意地看了一眼自己两位眼神飘忽的同伴,然后毅然决然地上前一步。

  

  “我们很抱歉,暮光小姐。我叫飞板璐,这是甜贝儿,这是小苹花。我们是可爱标志童子军,我们的目标是找到自己的可爱标志。”三位小伙伴转身示意自己空白的腰侧。

  

  “我们听到你和塞拉斯蒂娅公主一起来到小马镇,然后我们就想,也许你第一次来小马镇会迷路。”甜贝儿满怀歉意地接下去说。

  

  “或者是找不到餐馆吃饭。”

  

  “或者是找不到公共厕所。”

  

  “如果我们能帮助你,也许我们就能获得到导游可爱标志。”

  

  暮光长长吁出一口气,并决定试图讲道理:“这我能理解,可是孩子们,可爱标志是不能急于求成的。”

  

  “每匹小马都那么说,但是···”

  

  “但是你们总是忘记这点。”一个与之相似农家口音打断了女孩的辩解。

  

  一匹橙色的陆马跃入暮暮的视野,她戴着顶牛仔帽,金黄色的头发扎成一束垂在肩边,可爱标记是三个红彤彤的苹果。

  

  “咱叫苹果杰克,是那边那位的姐姐。”自称为苹果杰克的农家马抬起一只蹄子示意小萍花,然后摘下自己的帽子放在胸前,微微低头,绿色的眼睛带着歉意对上暮光。

  

  “咱得为咱妹妹和她朋友们的行为向你道歉。咱知道她们经常闯祸,特别是考虑到你才刚来小马镇。”

  

  “不,不会,她们还挺···友好的。”

  

  “可是阿杰你怎么会在这儿?”小萍花一只蹄子不安地在地上刨土。

  

  “你们三个闹出的动静两个街道外都能听得一清二楚。”

  

  “可咱们这次还没弄出大麻烦嘛。”

  

  后方街道混乱不堪的声音突然清晰。

  

  “我们只是想帮忙。”

  

  暮暮把斯派克从树冠上飘下来,用魔法努力清除卡在他衣服帽子里的树枝树叶。

  

  “求你了,暮暮小姐,让我们做你的导游吧。”聪明的孩子选择使用闪亮晶晶小狗眼。

  

  “拜托!”“拜托的拜托!”加强版闪亮晶晶小狗乘二。

  

  暮暮犹豫了。

  

  但在此处充当老姐形象的阿杰完全没有:“今天不行,你们都得和我回去收拾你们的烂摊子!”

  

  “可是我们绝对不能有收拾烂摊子可爱标志!”小萍花高声抗议,扭过头不去看姐姐瞪向她的眼神。

  

  “也许我们可以有。”甜贝儿在她二位同伴耳边低声提醒。

  

  “这主意听起来可不怎么样。”

  

  “不可能,如果真有这样的可爱标志,鉴于我们闯祸的次数,咱们早该得到它了。”

  

  “来吧,试一试又不会怎么样。”甜贝儿高举起一只前蹄,示意其他两位童子军“可爱标志烂摊子收拾员!”

  

  其他两位成员思虑了一下还能成为导游的可能性,默契地互换了一下眼神,耸耸肩,三位童子军一拍即合 。并以冲锋陷阵的姿势和一往无前的意志,用比苹果杰克预料还快的速度撤回混乱现场。

  

  “别又来。”阿杰恼火地用蹄子把牛仔帽在头上安正。“抱歉甜心。咱也希望能带你参观一下小马镇。但现在看来我必须去看紧那三个熊孩子了。”

  

  “没关系当然。等等苹果杰克!一一就是你的农场光能发阵出了问题吗?”

  

  “没错,那可真让咱头疼的。不过既然有你在咱就放心了,咱可真是要急死了。”

  

  “嗯,对,我正要去修复那个法阵呢。呵呵。”

  

  苹果杰克挑起一边眉头。

  

  “我,我要先去天琴能修复法阵的图样。看看对比标准法阵有哪些地方需要微调,你知道的,有时候事情就是得绕个弯。”

  

  “咱总是搞不清楚那种东西,不过这咱理解,甜心,那就麻烦你了。”

  

  “没问题。”

  

  “可怜的天琴,偏偏在这个时候生病。代咱向她问声好,额···”

  

  “暮光闪闪。”

  

  “暮暮,在农场遇到什么问题就去找大麦金塔,我哥哥会帮助你的。回头见。”

  

  “回头见。”

  

  

  暮光闪闪看着苹果杰克远去的背影,长长呼出一口气,然后漫步朝天琴家的方向走去。今天她注定要与午饭无缘了,既使严格意义上来说,现在已经到了下午。

  

  · · ·

  

  天琴的情况还算好,至少应该还能参加后天的庆典。

  

  但是她房子的情况简直糟糕透了。我是说,谁会认为用桌子顶着书柜是个好主意?而且塞拉斯蒂娅在上!她居然真的决定只按薄厚分类档案!这是对现已知的所有分类法的公然挑战,她到底有没有考虑过要查找文件的问题?

  

  相比而言,碗碟垫桌脚的之类情况倒不那么重要了。

  

  不过最后暮暮还是找到了她需要的图纸。然后是苹果农场,总之一切顺利,苹果派很美味,法阵修复得很成功,暮暮从来不知道原来苹果能有那么多做法。剩下的那些交给苹果杰克他们就行。

  

  小龙宝宝已经睡着了,不时发出几声小小的呼噜,街道上略显空旷,已经见不到什么小马了,毕竟按照设定再过两个小时大多数光能法阵就会停止工作,时间入夜。

  

  而暮暮正照着地图的指示,走向她的临时小屋去。感谢塞拉斯蒂娅(这次是真的得感谢她),她的临时居所被安排在金橡树图书馆的二楼。

  

  一座在树里的图书馆,直到直到见到那座图书馆的那一刻,暮暮才理解到陆马的命名方式到底有多朴实,连地图上也完全运用了写实的手法。

  

  但这就像一个小小的惊喜,她哼哼着调子,几乎要即兴唱出一首歌来。 

  

  暮光闪闪出生在中心城,从小就在那儿长大。那是一座专由独角兽构成的城市,城市主要的组成就是独角兽和法阵,为此独角兽们设计了很多很多法阵去完成那些单靠独角兽难以完成的工作,其中被法阵代替的也包括树。

  

  她想到了塞拉斯蒂娅公主第一次提到这座图书馆时莫名的轻笑声,此刻才惊觉是为什么。她又想到了生命中的温暖来的是那么突然。

  

  暮光仰望的那棵橡树,一颗高大粗壮,树冠浓密,附带一个图书馆,还能看到一个小阳台的树。接下来的几天里,这就将是她的临时小家。

  

  

  安静,美好,适合极了她,暮暮满怀着憧憬推开门。

  

  ”大惊喜!!”

  

  惊恐,胆寒,暮暮试着在一切切实发生之前把门关上。

  

  生命中的变数来的总比你想得突然。暮光闪闪的脑子哀嚎着,然后不情不愿地把注意力放回了现实世界。

  

  暮光从呆滞的状态醒来,小龙宝宝已经不见踪影,而她本马甚至都戴上了派对帽,站到了派对中心,蹄子里拿着杯热牛奶巧克力,在几乎所有小马的注视下准备发言。

  

  即使她完全不能理解到底发生了什么。

  

  暮光无助地扫过挂在书架间的彩带,挂在彩带上的七彩气球,画在气球上的斑斓图案,和一张张毫不相识的面孔“那个嗨,大家好,我叫暮光闪闪。”

  

  “欢迎暮光闪闪来到小马镇!”

  

  “哦呼!(欢呼声。)”

  

  “萍琪派?你在这里干什么?这里到底是怎么回事?”暮光庆幸自己到底还是见过其中一匹小马的。

  

  “当然是派对啦!”

  

  忽然意识到什么的紫色独角兽回头看了一眼她身后挂着的横幅。‘欢迎暮光闪闪和塞拉斯蒂娅公主来到小马镇派对。’

  

  “可是图书馆里不应该保持安静吗?而且我只是来这里检查庆典的,三天后就走了!”

  

  “来吧暮暮,每个小马都需要有个欢迎派对,我真不敢想象要是没有派对你该怎么认识更多小马,交到更多新朋友!”派对小马欢快地在暮暮身边蹦来蹦去,“我打赌你一定会爱上派对和派和钉马尾游戏的,但如果安静那可就太∽无聊了。”萍琪派特意暂停等待暮暮的回答。

  

  “我···”

  

  “等等···”她突然收起笑容,像是瞥见了什么,不由分说的又打断了暮光的话。

  

  “什么?”

  

  “这是···嗯?”萍琪派撅起嘴巴,一步重踏过一步地逼近暮光,瞪视暮光闪闪鬃毛里露出的半个毛球,语气越发不善。

  

  “哦哦!这个呀。”暮光谨慎的退后两步,又退后一步。伸出蹄子从鬃毛中掏出个圆滚滚毛茸茸的粉色小毛球。“你要是喜欢我也可以送给你,我只是半路捡的。和你很配!”

  

  萍琪仍只是无言凝视,与毛球相持不下,这时,原本散开的小马已经有几只注意到这边了,暮暮已经有点后悔叫住这只自己根本不熟悉的小马了。

  

  突然,这个小饰品似的东西左右摇摆起来,凭空摆出两对翅膀和四条小小的黑色的短腿,一双湛蓝色的特大号眼睛眨巴眨巴。

  

  “嗬!!没时间办派对了。口风琴!”萍琪派惊呼,急切的声音像是溺水的小马短暂而艰难地把头露出水面,所有小马都被按下的暂停键,转头注视本该欢乐的派对小马。

  

  然后就在这种注视下,萍琪一反常态一脸严肃地夺门而出,站在路上的小马都像不会移动的桌椅一样被推到了一边。

  

  就像是她忘了这是一场派对,又或者她是派对上第一个离场的小马。

  

  寂静一片,只剩下她的余语缭绕······

  

  “哇哦,这可不太像萍琪派的风格。”马群某匹小马终于提出点胆气出声。

  

  “我想···大概是她太累了吧,毕竟大家都忙活了一天了,对吧?说到这个,我想我也应该上楼睡觉了。”暮光敏锐的意识到什么,趁众马反应过来之前迅速跑路。

  

  留下一大帮失去了两大主角,拿着各自的蛋糕饮料和马尾巴呆立在原地的小马们。

  

  **

  

  “新的一天,斯派克,还什么出乎意料的事情都没发生。”暮光闪闪从自己的床上爬起来,看着昨晚按自己风格调整过的温馨小屋。“真高兴他们没有闹到太晚。”

  

  晨起的光芒,和简单的洗漱,带给小马良好的心情,暮光绕步下楼,一楼的图书馆已经被小马们打扫过了,完全看不出来开过派对的痕迹,小龙宝宝揉着睡眼跟在暮暮身后,一切看起来都棒极了。

    

  暮光打开门,今天会是一个好日子。

  

  混乱,灾祸,末日。

  

  砰!门与门框之间发出巨响。

  

  暮光木然地伸出蹄子揉揉眼睛,深吸一口气,呼出。

  

  开门。

  

  毛球灾难,满地狼藉,小马乱窜。

  

  砰!

  

  “斯派克,我想我可能陷入多重梦境了。”

  

  小龙宝宝捂着耳朵躲在暮暮身后。

  

  紫色的天才独角兽镇定地回想刚才看到的一幕,那不可能是真的,门外应该是小马们积极为夏日节庆典做最后的准备,而不是看起来像遭了土匪,或者毛绒制造厂失控。

  

  三根薰衣草色的鬃毛被干净利落地拔下,也有那么一丝可能是真的。

  

  暮光闪闪竖起耳朵,小心翼翼地贴到门上,小心取证任何能附和刚才无厘头景象的声响。安静,安静地令马安心,就像大家都在睡梦中。

  

  安静的气氛让暮暮放松下来,虽然莫名出现幻觉不是什么好征兆,但比起夏日节庆典突然被毁,也许还不算那么糟糕。

  

  她转身走向厨房,在这安静得只容得下催眠曲的清晨里,暮暮需要一杯咖啡来帮她体味美好的生活,以及列出一天的计划。

  

   虽然在她看到萍琪派在(严格意义上来说并不是)她的橱柜里乱翻找时,一切都显得那么扯淡。

  友善但并不open暮暮对这匹粉色小马的忍耐已经到达了极限,她想不出任何正当理由能解释萍琪派为什么会在她的厨房里。

  

  “早上好!暮暮,昨晚睡得怎么样?派对还好吗?你喜欢香草口味的杯糕还是巧克力口味的,还是超多糖霜草莓巧克力香草混合口味。”

  

  “不,不,不好。特别是当我发现一大早就有小马未经允许出现我的厨房时。你到底是怎么进来的?这是我家!”

  

  “抱歉,暮暮。但他们说乐器店要早上6点开门,市政厅还要等到8点。可是,···”萍琪派忽然以光速接近暮光,四目相对:“那太晚了,我们必须得找到大号。不,这里也没有,我还需要鼓。”她开始往门边窜。

  

  门被暮光有魔法关上了:“回来。萍琪派,如果你不解释清楚,我是不会让你走的。”

  

  “可是没时间解释了!”萍琪的眼神四处乱晃,几次扫过天花板和暮暮身后。

  

  “你必须解释!”

  

  ···

  

  “好吧。”最终她妥协,眼中却浮出说不出的伤心。“真的真的很抱歉我昨晚毁了你的派对,我从来没想过要毁了你的派对,但是,只是,我发现了精灵飞蝇,就是你给我看的那只,我,我得阻止它,不然来不及了,但,但,萍琪超感告诉我它们不止一只,它的同伴已经偷偷溜进小马镇了,所以,所以,我得找到大号,我不想让它们毁了夏日节庆典,所以,我就,我就离开了···我也没想到你的派对变成史上最糟糕的派对的!对不起,我只是想我只是我,对不起。”现在那种悲伤具体可感了。

  

  “等等,嘿!别这样啊。没什么大不了的,对吧。”暮暮有点不知所措了,明明刚才这匹粉色的小马还像是永远不会停下来一样,怎么突然就。暮光闪闪忽地又意识到什么,一种昭示着不幸的第六感油然而生。

  

  “你说什么?昨晚怎么了?什么是精灵飞蝇?”

  

  “真的没时间了,我需要大号。”萍琪吸了两下鼻子,像跳水运动员一样跃窗而出,几秒钟内就脱离了暮暮的视线。

  

  瞬间,嘈杂的叫喊夹杂着肮骂再次响起,透过小小的窗户,小马镇悲惨的景象被彻底展露了出来。所有可以用小马蹄子或魔法拎起并砸向四周的东西都受到了如上述待遇,所有按理说不能被扔在地上的东西也受到了如上述待遇。一股由五颜六色的毛球生物组成的洪流,正向仍顽强抵抗的护食者们发起一轮又一轮新冲锋。

  

  

  “哦对,隔音魔法。”恍然大悟的学者无声喃喃。

  

  

  

thumb_up3
0thumb_down
排序:按时间 升序
1楼
评论 |前奏|第二章 小马镇的日常,只是看起来像灾难

写的很棒啊

6 天前

登录后方可发表评论

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显示模式:

源格式
文本格式
极简格式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

信息栏

有问题?查看用户手册

EquestriaCN 小马中国

在爱发电捐助我们:https://afdian.net/@fimtale
如果您已完成捐助,您可以将捐助页面截图并联系我们以获得“赞助者”徽章。

FimTale 用户交流QQ群:938048195

FimTale分级制度
E

基于Everyone标签的内容应适合所有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不应包含任何黑暗、恐怖、血腥、性暗示、“哲学”、辱骂等内容,且不引起大多数用户的不适。



T

基于Teen标签的内容适合13岁以上的青少年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轻微的血腥、暴力、恐怖描写。



R

基于Restricted标签的内容:图片不应包含Derpibooru的explicit与suggestive标签;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刻意或详细描写角色死亡、受伤或其他暴力过程的剧情。此分级容易造成不适,请读者慎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