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奶咖啡
牛奶咖啡
Lv.1 26/160

铁蹄统领想要建立属于陆马的政权,但是在和小马国的战斗中失败了;在最终的对决里,英勇的银甲闪闪将他的野心连同他的两杆长枪一起粉碎。与飞马和独角兽冰释前嫌后,统领作为坎特洛特皇家的军官负责陆马士兵的训练。在他的回忆录里记录下了友谊公主继位后这个世界发生的变化。

后来的故事:风从千年来

【第一章 | 蛊惑之风】第一节 余烬

本作评价
2()
()0

在坎特拉市寒冷的夜风中,三个高中生模样的女孩裹着外套,披着银色的月华走在空旷的街道上。

 

“拜托,索纳塔,能不能赶紧把你的东西吃完?”扎着双马尾的紫色女孩停下脚步,叉着腰没好气地说。

 

“可这是我最后的一个卷饼了。”蓝发女孩一脸不愿意,宝贝似地把食物护在自己的胸口。

 

“唉。”

 

走在最前面的黄发女孩走了两也停了下来,叹了口气,转身对两个姐妹说道:

 

“如果你们两个不走快一点,我们就要在寒风中继续多呆上几分钟!”

 

“嗷?”紫发女孩听到这句话,有点生气地对着她大声说着:“回去就会好了,阿达吉奥?住在那个狭窄的房车里!”

 

这一声喊叫似乎耗尽了紫发女孩的全部火气,说完她的脸颊上便滑下泪来。接着便开始不争气地啜泣起来。

 

“呜呜....呜。”

 

“阿里亚...”索纳塔向自己的同伴伸出了手,却又不知道该做什么。

 

“至少我们拥有了属于自己的财产,对不对?”不大会讲话的她尽力安慰着自己的同伴。

 

至少从止住哭泣这一点来看她成功了。因为这个苦中作乐的言论招来了阿里亚的一个白眼。

 

稍微抹了一下眼泪,阿里亚发起牢骚:“阿达吉奥,是你说要去夺取小马国的魔法,可是现在呢?不仅没有取得小马国的魔法,连我们自己的能力也丢掉了!失去了带有魔力的嗓音,我们在这里过得甚至还不如以前...

 

“我也不想这样!我只是想让我们回到家园!”

 

听到阿里亚的指责,阿达吉奥也有些恼火。但这份气愤并不是针对阿里亚,而是针对自己。是自己害了阿里亚和索纳塔,是自己的错误决策让妹妹们跟着自己一起受苦。乐队之战后,失去了魔力的她们一直在坎特洛特市漂泊,虽然也有尝试融入这里的社会,但对于三个柔弱的女孩子来说这种尝试并不容易。好在...她们逐渐掌握了不利用吊坠也能歌唱的方法,尽管不复从前,足够靠这项技能生活下去了。

 

虽然很辛苦。

 

“那个,要我说...我们应该回到坎特拉高中。我觉得他们会接纳我们的。”索纳塔犹豫了一下,说出了自己内心的想法。

 

这个发言显然对另外两人带来了不小的震撼。

 

“我知道你的考虑...可是我们曾经用魔法控制过他们,还打算掌控这里...他们不会接受这样的我们的。”阿里亚的表情很复杂。

 

“那余辉烁烁呢?她不也曾经对他们做过不好的事吗?如果余辉烁烁能够得到原谅,我们也一定可以。”索纳塔仍然希望说服自己的姐妹去试一试。如果能回到坎特拉高中,她们的生活就会好上很多。

 

“那不一样!余辉烁烁和彩虹音爆是一伙的,但是没有人愿意帮我们说话。”阿里亚说完,自己也气馁地低下了头。

 

一边的阿达吉奥托着下巴,稍微思索了一会儿。

 

原谅自己和阿里亚她们...可能吗?不容易。

 

但是,只要能让阿里亚和索纳塔生活得好一点,自己愿意做出任何补偿去求得坎特拉高中的原谅。

 

“决定了。明天我会到坎特拉高中征求意见。这是现在看来最好的出路了。”阿达吉奥做出一副万事不愁的样子,将右拳锤向左手的掌心。在这个时候她要首先为其他两个女孩做出榜样。

 

“我和你一起去!”

 

“不用了,索纳塔。”阿达吉奥摆了摆手。万一坎特拉高中的态度不友好,可不能让索娜塔再受一次伤害。

 

“你也不要跟来,阿里亚。万一他们不愿意原谅我们,我们还需要明天的演唱来准备下一顿晚餐...阿里亚?”

 

阿里亚的眼睛里闪着泪花,喃喃地说:

 

“即使她们原谅我们...即使那样,我们还是被困在这个世界了!区别仅仅是待遇上的差别,我们依然是囚犯。”

 

听到自己不愿承认的真相,阿达吉奥沮丧地低下了头。

 

“嘿,你们看那里!”就在阿达吉奥刚刚开始伤感的时候,阿里亚指向她的背后,忽然兴奋地喊了起来。

 

“如果看到什么东西的话就自己去买,并不是所有人都会把钱都花在打扮上!”阿达吉奥当然看不见自己背后有什么,只是对于阿里亚态度的突然转变感到无语。

 

“不是的,阿达吉奥,是魔法!”

 

“哈?作为首饰的品牌倒是个不错的名字。”看到阿里亚眼睛里流窜着激动的光芒,阿达吉奥转过身去,想看看究竟是个什么“魔法”让她如此失态。

 

顺着阿里亚所指的方向,一颗散发着黄色光芒的水晶球,在夜晚的街道上凌空飞翔。

 

“那是...”阿达吉奥不敢相信地揉了揉眼睛。

 

“真的是小马国的魔法!”

 

虽然不知道究竟是怎么回事,但是她们绝对不能放过返回小马国的机会。阿达吉奥咬了咬牙,向阿里亚和索纳塔喊了一句:“跟上它!”

 

阿里亚立刻随着她跑了过去。

 

“嘿,我觉得我们不应该再追求什么小马国的魔法了!在这个世界已经有喜欢我们演出的人了不是吗?我害怕...喂!”

 

向着阿达吉奥和阿里亚的背影,索纳塔表达了自己不一样的看法。可是这不能挽回姐妹们的决心。

 

“唔。”稍加思索,索纳塔也追了上去。

 

......

 

跑了不知多长时间,塞壬们终于来到了那个古怪球体的面前。那颗散发着黄色光芒的水晶球带着她们跑了一路,来到了一个陌生的地方。

 

“呼...呼。终于让我给逮到了...”阿达吉奥一边调整自己紊乱的呼吸,一边向前方伸出了手。

 

水晶球像是有生命一样,避开了她想要触摸的手。

 

“看我的!”阿里亚搓了搓手,向水晶球扑了过去。

 

水晶球像是有智慧一样,在即将被捉到的瞬间向左面闪躲,让阿里亚向前扑到了地面上。

 

“唔...好痛啊。这到底是什么东西?”阿里亚干脆直接坐在了地上。她抬起头,询问自己最信任的人——阿达吉奥的意见。

 

“我们...要怎么办?”

 

阿达吉奥将索纳塔向后面推了推,自己站到了水晶球的最前面,表情严肃地盯着这个奇怪的法器。

 

忽然,透明球体上面的图案开始发生变化,以一种不可抗拒的力量将她的注意力吸引了过去。在黑色纹样的一连串变形中,映射出了她内心的一切。

 

小马国。

 

在小马国里生活的自己,还有阿里亚和索纳塔。拥有魔力与美好的嗓音,快乐而自由。那是过去。

 

“阿达吉奥?你在干什么哪?你可从来不会发呆的。”索纳塔对阿达吉奥的行为赶到奇怪,跑到她的面前摆了摆手。

 

黑色的纹样在黄色球体的表面如同液体般变化自如。塞壬们的影像消散,而球面上重新凝聚的图案是...白胡子星璇。那匹老独角兽,利用他的魔镜将自己和妹妹们传送到了这个世界。

 

然后...魔镜的图案破碎,分散的纹样经过再一次变形,最终展现在水晶球上的形象是人类的样子,一群演奏着的女孩。

 

彩虹音爆。

 

打散,聚合。阿达吉奥睁大了眼睛:这图案是自己的吊坠。然后...

 

嘣!!!碎裂。

 

“不!!!!!!”阿达吉奥无力地蹲了下去,抱着头痛苦地叫了起来。这个噩梦,自己不想再经历第二次了!

 

这时耳边响起索纳塔的声音。“嘿,阿达吉奥!醒醒!”

 

“喔。”被索纳塔唤回意识,阿达吉奥闭上眼睛,摇晃了一下脑袋。起身再次看向水晶球。光洁如镜的平面没有人任何变化。这很明显是某种干扰精神的魔法。她感到一丝沮丧,失去了魔力的自己甚至连这种水平的幻象都无法抵御。

 

“你刚刚是怎么了?先是盯着这个球一个劲地看,然后就突然蹲下去大喊大叫..。”

 

阿里亚从安达吉奥身后走过来,担心地询问着她的情况。

 

“我...

 

“过来...海妖们。到我这里来...”就在她不知该怎么回答时,从不知何处吹来的风,将一个苍老铿锵的声音送到女孩们的耳畔。

 

“你们...听到了吗?”

 

阿达吉奥有些不知所措,转身询问两个姑娘。她要首先确认那是不是自己的幻听。

 

阿里亚和索纳塔睁大眼睛,一齐点了点头。

 

“来我的王国...这是唯一的机会了...”那股奇异的气流再次送来陌生的声音。

 

“嘿,讲话的家伙。你能听到我的声音吗?”

 

阿达吉奥顺着风向喊道。

 

没有回应。

 

“哦,你这个没有礼貌的家伙!我们在问你话呐!”索纳塔对这整件怪事越来越不抱好感了,举起一只手臂对着空气大叫。

 

阿达吉奥伸出一只手,让索纳塔安静下来。“很明显,他并不能听到我们的声音。”

 

阿达吉奥的脑海里全部都是小马国的景象,树木茂密的森林,被白云所包裹的山峰,山脚下流淌着的清澈的河流....那是自己做梦都想回去的家园。在这个世界生活了这么久,几乎都要忘记了那里是多么美好。是那些影像重新点燃了她的思念...以及,不甘。

 

她垂下肩膀,看向自己的两个可怜的姐妹——现在这样的生活,她们还能再坚持多久?万一坎特拉高中不愿接纳她们呢?万一...

 

阿达吉奥转回身,暗暗握紧了拳头。

 

咬紧牙关。“走了,姑娘们。”

 

“走?怎么走?上哪去?”阿里亚不解地摊摊双手。

 

在阿里亚和索纳塔惊诧的眼神中,阿达吉奥从口袋里掏出了自己最宝贵的东西——吊坠的碎块,让它沐浴在水晶球的黄色光影里。

 

“你们和我一起来。吊坠剩余的魔力应该足够。”

 

“真的要这样做吗?我是说,它们已经坏掉了,我们不能使用它们...哦,好吧...听你的。”虽然不理解阿达吉奥的意图,但是阿里亚还是乖乖地掏出了吊坠。

 

不能说服两个姐妹,索纳塔闭着眼睛掏出自己的那一块。

 

本来已经不能再使用的吊坠与水晶球法器奇迹般地发生了共鸣。三束红色的光束从吊坠上射出,直直地照射进球体内,就像是被折射一般,从球体向四面八方发散出去——只不过变成了黄色。整个场地被水晶球所激发的光线所吞没。接着,一股更为浓厚的黑暗自球心开始,像喷发的熔岩一般,带着强大的气场裹挟住了那黄色的光芒。霎时间,一股黄色与黑色交织的风暴席卷了周围的一切,电闪雷鸣。

 

雷声响起,亮如白昼。

 

雷声息落,暗如黑夜。

 

......

 

“啊哦!”索纳塔从半空中掉落,一屁股摔在了地上。

 

“唔,痛痛痛痛痛...阿达吉奥,阿里亚,你们怎么样啊?”一边揉着自己摔痛的地方,一边站起来看向四周,女孩发出了惊呼:

 

“天哪。这里,是怎么回事?”

 

三姐妹被传送到了一个宽敞的大厅内。然而,由于拥有者的邪恶审美,这么宽阔的地方只令人感到压抑:

 

整个大厅只有额头上的吊灯在发出微弱的光亮,大厅的四角全部被隐藏在了阴影中;四面的台柱高大粗壮,却雕刻着各种丑陋骇人的怪物;脚底的圆形地毯,由于不加清洁已经被灰尘覆盖,看不出原来的颜色。除去身后的正门外,左方右方各有一扇暗紫色的铁门,证明这是一幢极为复杂的建筑。而正对着三人的地方,坐落着一个高大的铁王座。在悠久的岁月里,上面的鎏金装饰已经黯淡下来,只剩下四周突出的棱角在彰显着主人的权威。

 

“我不喜欢这个地方。即使是那个王座也一样丑陋!”阿里亚厌恶地抬起脚,顿时扬起一阵灰尘。三人捂住口鼻,用手扇走面前的尘埃。

 

“说得对。这里实在太脏乱了!”索纳塔附和道。

 

“你说什么?我听不见!”阿里亚大声说着。

 

不知是什么原因,大厅的窗户外面一直传来呜呜的风声,好像整座建筑就处在风暴里面。这风声压制住了姑娘们的声音。

 

“停下!有什么人来了!”

 

阿达吉奥张开双臂,示意两人安静下来。

 

从王座旁边的阴影里,传来蹄子落地的声音。

 

笃、笃、笃。

 

“灯...灯笼?”索纳塔好奇地指着前方。

 

有两盏大红灯笼,凭空漂浮着,从光线照不到的角落向着王座移动。

 

伴随着沉重的喘息声,一个佝偻的四足身影从王座之侧缓缓地走出。

 

“轰隆!”

 

忽然,窗外响起一声炸雷,一瞬间的雷光照亮了整个大厅。索纳塔和阿里亚吓得抱成一团。

 

阿达吉奥站在王座之下,紧紧地盯着那个身影。红色的“灯笼”闪烁着火苗,向着三人转过来——这双血红眼睛的主人,在闪电的映衬下,全身蓝色的毛发反射着雷光,踏着稳健的步伐,气凌九霄,宛如天神下凡一样威风。

 

“欢迎,欢迎。欢迎来到特伯隆城堡。我是格罗伽,这里所有一切的主人。”

 

thumb_up2
0thumb_down

登录后方可发表评论

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显示模式:

源格式
文本格式
极简格式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

信息栏

有问题?查看用户手册

EquestriaCN 小马中国

在爱发电捐助我们:https://afdian.net/@fimtale
如果您已完成捐助,您可以将捐助页面截图并联系我们以获得“赞助者”徽章。

FimTale 用户交流QQ群:938048195

FimTale分级制度
E

基于Everyone标签的内容应适合所有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不应包含任何黑暗、恐怖、血腥、性暗示、“哲学”、辱骂等内容,且不引起大多数用户的不适。



T

基于Teen标签的内容适合13岁以上的青少年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轻微的血腥、暴力、恐怖描写。



R

基于Restricted标签的内容:图片不应包含Derpibooru的explicit与suggestive标签;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刻意或详细描写角色死亡、受伤或其他暴力过程的剧情。此分级容易造成不适,请读者慎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