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阳光仁
欧阳光仁
Lv.1 108/160

罪夜:马哈顿

说出缘由

本作评价
3()
()0

“现场大家请保持冷静!保安们会管理好秩序的!请不要惊慌,大家尽然有序的疏散场地..........”

广播里面传来了那几声无力的命令,现场小马们几乎都是处于惊慌失措的状态下,这可是马哈顿啊,发生了凶杀案几乎是没有一次是镇定下来了的,马哈顿的警察局几乎就如同一个摆设一样在那里,说不定上面还会有一些大大小小的社会马的喷漆之类的东西,我也只是看猴子演戏一般的看着几个老态龙钟的保安们在挥舞着手中的警棍看起来就像是在驱赶蚊子一般的管理秩序,他们大多数都带着墨镜,但是这也丝毫掩盖不了他们也就只是一群小丑的角色一样。

“我们接下来呢?”黑络呆呆的问我,我看着她,她的样子是真的不像是一个厉害至极的黑客,看她的呆呆的表情就可以看出了,但是她真的就是一个黑客,而且你弄不过她,这一点是真的不敢相信。

“在那群小丑发现是我们干的之前,撤退。”我也只是最后的看了一眼那些保安们的滑稽可笑的样子,然后转身离场。

呼吸着有着一丝淡淡的火焰燃烧汽油的味道的空气,我也只是深吸了一口,这感觉很是难闻,但是这可以缓解一下子我杀戮过后的心情,我也起码可以享受享受杀戮过后的平静。

我好像还突然听见了身后像是有什么东西砸在了小马的头上面一样,还有一些小马们的惨叫声,而且还是接连听见了好几声这样子的声音,听那声音很像是警棍砸在脑袋上面的声音,你别问我是怎么知道的,我以前挨过,那滋味,绝对不好受,可以把小马直接给敲晕的那种,我估计着刚刚恐怕又有一些闹事情的小马们惹怒了那些老态龙钟的小丑,然后脑袋上面挨了重重的一棍子,说实话,换做是我的话一棍子下去可以把小马的脑袋敲碎,才不像是那些保安一样字的欺负小孩子显得自己很是威武一样的力度。

我也仅仅只是冷笑了一声,便头也不回的走出了案发现场,都这个时候了?那群小丑一样的家伙还想要借此机会来显得自己很是威风?呵呵,这又和哥谭市的警察局又有什么区别呢?警察们都是摆设。

我和那个黑客也就来到了停车场上面,找到了自己的车子,这个时候我注意到了我的身后有脚步声,但是我看见了那个傻呆呆的家伙是一蹦一跳的冲在我的前面,比我要先接近那辆车子的时候,考虑到我之前所杀死的那个吸毒者,而且再加上群众们很可能不知道那个家伙是我杀的,但是那些赛车手们可就不一定了,他们指不定有一个小马看见了是我杀死的那个猥琐的家伙?然后再叫上来同伴?来找我的麻烦,杀手的本能激发了我,我下意识的掏出了蝎式手枪直直的指向了后面,我差一点点就开枪了,但是考虑到我只听见了一匹小码的脚步声,我还是有那么一点点的犹豫我是不是应该先把那个家伙给痛扁一顿再说?

虾?这不是那个叫做“线粒体”的赛车手吗?她他妈的怎么会到我这里来?

“你是来干什么的?”我举起了蝎式手枪,尽管车库里面的灯光很是暗淡,但是我还是可以看出来她的面部表情,看起来她是有那么一些的惊讶。

“哇哦,老兄,你是不是太过于警觉了一点点?我就只不过跟在你的身后罢了,结果你就像是一个老练的杀手一般拿着你的那把..........?”她脸上面露出了一些疑惑,紧接着她有说:“UZI?抱歉我对枪械懂得实在是太少了,我以前也只是用过UZI,那玩意儿超级好用的.........”

“你来干什么的?”我在一次的举起枪来质问道,这个时候黑络又像是一个傻瓜一样的冒出来,说道:“哇哦!你是之前的那个赛车手小姐姐!我看见你开的车了!好快的!比起那群性骚扰的流氓要好多的!我不是故意提起那几个家伙的。”说完之后她甚至都还笑了笑,我有的时候是真的怀疑那个黑客是不是一个伪装起来间谍了,她的黑客技能和她的外表以及言谈举止实在是不符合,头脑就像是一个天才一样,但是从其他的小马看起来就像是一个傻白甜,再或者就是一个傻子,我是真的怀疑她是怎么在马哈顿长这么大的?那个叫做私法制裁者的家伙是怎么样对这个家伙抱起希望的?

“我正是为此而来的,还有,你可不可以把你的黑漆漆的洞给放下去?”线粒体说道,我也只是看着眼前这个赛车手,我真的是搞不明白,于是乎我就开口说道:“你还真的在乎那几个性骚扰你的毒贩子?我勒个天,我是真的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我差一点点开枪了,我是真的怀疑这个赛车手是不是有斯德哥尔摩综合征?遇上了几个不断的性骚扰自己的毒贩子还要去爱他们?我还不如不救这个家伙呢。

“我感谢你弄死了那群杂种!是真的感谢!那群杂种早该死了!”她此时此刻却和我想象当中的是完完全全的相反,好吧,看来我妄下结论了,我默默的把枪收了回去,这样子的感谢,身为暴力义警的我已经听得够多了。

“嘿?我话还没有说完呢!”她说道,紧接着她匆忙的从她的荷包里面掏出来了一颗小石子儿,等我看清楚了我才发现这原来就是她之前在赛场上面捡来的我射出去的子弹!原来她就是这样子的神不知鬼不觉的销毁了犯罪证据,我的感激之情油然而生,我脱口而出一句:“谢谢了,帮我销毁了证据。”然后我继续的去我的车子那边。

“需不需要我来开这车子?”线粒体继续说道,我也只是冷冷的回了一句:“不用了。”打开了汽车引擎,关上了车门,打开了探照灯,扭了扭脖子,然后开动了汽车,我注意到了,黑络那个家伙好像又在手机上面干些什么事情,黑入别的小马的网络里面?还是在浏览那些毫无意思的网络文章?还是在看一些什么头条新闻?我也没有去多管这些,黑络把车窗户摇了下来,对着那个赛车手把头伸出了车窗外面,还傻乎乎的挥了几下蹄子告别,脸上面的傻笑透过车反射镜我看得一清二楚,这家伙是不是觉得她今天惹给我的麻烦还不够多吗?先是在检票的时候像是一个小孩子一样的大声喧哗,然后还当着众多的混子们面前问我那些智障级别的问题,然后被那群流氓调戏,还他妈的被看笑话,还他妈的被别马误认为我是她的男朋友?还说我背叛了我老婆的在天之灵?呵呵,真是可笑,我现在都在怀疑我当初该不该把这个傻白甜从那群混子手里面救下来了,其实我是知道她是属于傻白甜这一类的,但是妻子走了过后,我可谓是把爱情这东西当作了一种感情给消除掉了,只留下了一个孤独的,伤痕累累的灵魂,飘荡在这马哈顿的罪恶之城里面,不断这靠着自己所谓的那些“行侠仗义”来缓解一下自己内心的痛苦罢了,想到这里,我…………

“铁铁?你在想什么呢?我看你的样子像是在沉思着什么?”黑络开口问道,这把我从我的悲伤的回忆录里面拉了回来,我下意识清醒了我的神智,我看着眼前的油漆道路,我们还没有开出去车库,我们还在停车里面,刚刚我完全的沉浸在了回忆之中,我都忘记了我是要把车子开出去了。

“你知道我可以帮你把车子设置成为自动驾驶的,你知道的吧?”黑络又在手机上面滑动了屏幕,这个时候我放开了双蹄,躺在了舒服的座位上面,看着汽车缓缓地离开这个是非之地,我心里面的一块大石头又落了下来。

“我可以问你一句话吗?”黑络又是以一种傻呆呆的语气朝着我说道。

“要实在是那些什么我爱你之类的,还是别了。”我回复道,我还顺便把我的蝎式手枪拿出来摆弄摆弄。

“你知道我刚才为什么要朝着那个赛车手招手吗?”黑络笑着对我说。

“为什么?因为你看见了她的车技很厉害?我们可以自动驾驶,这还是你弄的。”我深吸了一口气,想要打发打发这无聊的时间。

我就在想她可不可以加入我们的团队?不是,虽然我们可以自动驾驶,但是速度极其低下,她的车技很是灵活飘逸潇洒,速度极快,而且我觉得她看起来超帅的!面对着那群该死的流氓们也是敢于直接一蹄子揍上去,长得也是很好看,而且车技也适合你所说的那一样子,很厉害。”黑络的语气还是和一个小孩子一样天真,看来她还不清楚马哈顿里面的游戏规则。

我也只是说道:“你知道吗?在马哈顿这座罪恶都市里面,你很有可能随意地相信了其他的小马的话,很有可能连自己怎么死的都不知道,很有可能在你的后面给你来上一下子?还是说把你给卖了?还是说背叛或者是其他什么贪小便宜的,我在马哈顿有很多的毒枭或者是黑帮老大都是想要把我给除掉,他们想尽了办法,尽管我的老婆孩子全他妈的成为了黑帮火拼的牺牲品,你知道他们死的时候的那个样子吗?怀着孕的雌驹被开膛破肚,婴儿的眼珠子和她妈妈一样被挖了出来,眼珠子就像是哭泣的眼泪全是鲜血一样,空气中弥漫着血腥和杀戮的气息,还有一团仇恨的火焰在我的心里面怒火中烧,周围的环境一下子就是如同死了一般,那种样子是真的不好受,如果在马哈顿则座城市你可以随随便便相信其他的小马的话,我希望我这个例子可以给你起到一个引导的作用,相信我,千千万万的不要随意相信其他的不三不四的小马混子们朝着你打招呼或者是说什么照着你之类的套近乎的话,还是别来了,相信我,我感同身受。”

这个时候车子越过了减速带,稍微有那么一点点的颠簸,这把我手中的子弹抖落了,我低头下去把那颗子弹捡起来。

“那…………你为什么还让我跟着你?”黑络这个时候两眼放光,“莫非…………?”她的眼睛里面我看出了一股浓浓的恋爱的酸臭感。

“因为我看不出你是什么黑帮间谍,如果是真的有的话,那我也只能说她是一个敬职敬业的杀手,为了把自己伪装起来,不惜把自己脑袋敲傻。”我这个时候捡起了我的那一颗子弹,在手里面把玩了起来。

“嘿!你怎么能这么说?”黑络的样子看起来有那么一些写的丧气和沮丧,我也只是皮笑肉不笑的,看着眼前的这一大城市,小马们在大街上面来来往往,做着自己的事情,该死的,那是什么?我怎么又看见了一些混子在抽烟?我他妈的不是以前都把他们教训了一番了吗?

“你又在看什么?”黑络又追问道,这个时候我忍不住的打开了电台,上面播报着一些马哈顿里面的琐事,无非就是什么大大小小的股票和今天的社会治安,或者是一些什么无聊的综艺节目之类的,在要么就是一些流量明星们的那些散发着一股浓浓的恋爱酸臭味道的歌曲,但是为了避开这个嘴巴从来都没有停下来的雌驹,我还是忍心让我的耳朵承受一些不必要的噪音。

所以说我把音量开到了最大。

“我问你…………啊?这是什么?怎么这么吵?你什么时候听电台了?”电台里面播报着一则今天刚刚发生的消息,没错,就是我把那个毒贩子给弄死的消息,尽管我习惯了每一天都收听着我的那些“英雄事迹”,再或者在那些报纸上面看见我的那一张熟悉的身影,我可谓是报纸上面的常客,报纸上面几乎都是有我的影子,但是引起注意的小马并不是很多,暴力义警是谁都不想去惹的,就连马哈顿的警察都是看见暴力义警都是望而远之,我都说了嘛,这个警察局又有什么作用?

“今天一赛车手在表演时间车胎突然爆炸,是的赛车偏离了轨道。造成了该名赛车手的死亡,辛运的是观众朋友和其他的赛车手们并没有造成什么损伤,尽管场面一度十分混乱,但是马哈顿的警察及时到达了案发现场并且控制住了失控的观众们…………”

我关掉了电台,脸上面充满了烦躁。

“你干什么?听听自己的英勇事迹不好吗?我从来都没有过这样子的感觉,那样子的感觉如何啊?我还没有体会过呢,想想吧,当你在街上面走着走着,然后就有一些小马认出你来对着你说道‘啊!看那!那不是谁谁谁吗?我居然看见他了!’之类的话语。”黑络又开始了她的唠叨技能,好吧,顶多就是一种话多得很的那种样子。

“我可不这么觉得,很多的小马都巴不得把街上面的那个眼熟的小马剁成碎片,你知道我的意思,很多的小马都从广播里面听见我,但是十有八九的都是想要把我置之死地的那类型的,我招惹过很多的小马,但是很多的都被我给弄死了,然后就会有更多的广播站台来广播更多的你的所谓的什么英勇事迹,然后招惹了一帮更多的小马来找你的麻烦,这他妈的操蛋。”我又是一口气的吐出来了一大堆的话,天呐,我什么时候话变得这么多了?该不会是受到了这个家伙的影响吧?但愿不是这个样子的。

“额…………好吧?”黑络这样子的语气看起来这一阵子都不会找我唠叨了,我可以舒一口气了。

“铁铁?你可以让我叫你这个名字吗?”黑络这个时候又说话了。

“别在公共场合就行了,拜托了。”我就想不明白了,这家伙嘴巴不说话是不是会发霉?

“yes!看来我的铁铁终于接受我了!”我就在想这个家伙还可不可以再烦一点。

“你能告诉我你为什么不生气了吗?可不可以?铁铁?”黑络又把她的脸蛋挤在我的右脸蛋上面,要不是她是一个女的,我他妈早就用sks把她打死了。

“铁铁?铁铁?铁铁?”黑络还是在我的耳边不停的呼唤着我那可笑的名字。

“你还可以再烦一点点,真的。”我强忍着后出来的冲动从我的牙缝里面挤出来这几个字。

“那…………”我听见了她的语气更激动了,我突然有一股不详的预感。

“这可是你说的哦!铁铁!你最喜欢什么颜色!你最喜欢什么枪?年纪多大了?喜欢吃什么?喜欢什么样的类型的雌驹?力气有多大?…………………………”

我操你的…………

回到了卧的车库里面,我注意到一件事情,我多久没有洗澡了?

让我算算,这个傻逼作者就压根把这件事情给忘了。

算了吧,天知道他又要添加一些什么样子的剧情?和那个傻乎乎的家伙吗?还是什么样子?算了吧,反正我这个暴力义警一天到晚在外奔波的样子已经看起来够累的了,光是我杀死的那些尸体里面的流出来的鲜血都足够我洗澡了,更何况,我的车库力面的浴室已经很久都没有用了,原因是什么呢?是因为我光是掉近海里面去都足够给我洗个早了,而且在这大冬天的洗什么澡啊?我说不定洗到一半就会有一群荷枪实弹的黑帮混子跑进来把我的脑袋开个洞呢?为了应对这样的突击情况,我基本上是直接跳进海里面的,等到下一场的黑帮火拼结束过后,全身上下也就基本的干了,所以说,我是不用担心洗澡的事情的。

“铁铁!你洗澡吗?我已经很久都没有洗了,我现在才想起来,你洗不洗?一起吗?”黑络的声音又响起在我的耳边,我有的时候是真的怀疑这个家伙是不是精准踩雷,我不想要干什么她偏偏就要去干什么,更何况…………还是直接的提出了这个样子的要求…………唉,这叫我情何以堪。

“对了,你的浴室我还没有看那见过……能带我去一下吗?嘻嘻…………”她笑起来还是很可爱的,这点还是无可置疑的,我于是就开口说道:“好吧,但是我家的浴室已经很久都没有用了,不知道你先不嫌弃。”我说着说这就把她带过去,我走到我的衣柜面前,打开了那一扇沾满了灰尘的衣柜大门,拿出了一些我以前的小时候的衣服,虽然现在对于我来说是有那么一点点的小,但是对于这个家伙而言已经算得上是大号衣服了,还好,这还算是干净,我给她看了看,她依然是表示无所谓,反而还有那么一点点的欢喜之类的样子?是我看错了还是怎么样子了?

我的浴室环境还是很好的,很干净,有一个浴缸,可以容得下两匹小马…………额,我当初为什么要选择这样子的一个浴缸?现在好了,这个家伙的眼神看着我可谓是更加的邪恶了。

“铁铁?”黑络的声音听起来变得细腻了

“干什么?”我开始感觉到了紧张,有那么一丝丝的不好的预感渐渐地像是一条毒蛇一样爬上我的心头,我感觉到了黑络的蹄子已经开始接触到我的外套了,她此时此刻的声音也是变得那么的…………让我毛乎悚然?

“一起吧,就当是感谢如何?”黑络开始渐渐地脱去的外套。

“感谢什么?”我的声音居然有那么一丝丝的颤抖?天呐,我这是怎么了?我怎么一遇到这样的情景就紧张?我可是堂堂马哈顿的暴力义警诶!

“一起洗吧…………我很是期待,自从你把我从那几个混子手里面像是白马王子一样英勇的救出来时,你的公主就已经做好了随时随地献身的准备…………”黑络的声音还从来没有如此包含着…………诱惑?完了完了,她开始了。

“你知道我的故事,我不想要。”我本来还想告诉她的,但是她一下子就用蹄子堵住我的嘴吧,还是用着那极具诱惑的声音对着我说道:“我知道你的故事,听起来很是悲伤…………”紧接着她把她的小脑袋瓜靠在我的肩膀上面,“但是我可以来安慰一下子你的…………”

算是暮光闪闪在上,别让这个家伙说出来那两个字。

“身体。”

“不,求你。”我呆呆的站在原地,不知道该干些什么。

“拜托嘛…………人家想。”她已经开始脱去的我的外衣了。

“你知道我的身世,我不可能这样子干的。”我希望这个可以打消她的念头,尽管这几率很小。

“铁铁…………你一直是一个很有故事的小马,我相信我这一个小故事你是不会在意的吧?”她开始挨着我的脸颊了。

“你可不可以不要用这样子的语气说话,这搞得我很是难堪唉…………”我他妈的居然羞红了脸!这他妈是什么情况!
“什么难堪?就只有我们两个?这有什么好害羞的?堂堂马哈顿暴力义警……居然会如此的害怕…………女孩?”她也开始解开了自己的衣服了,哦,拜托!不不不!看在暮光闪闪的份上!不要啊!你不要过来啊!

 

 

 

 

 

 

 

 

 

 

 

 

 

 

 

 

 

最后,我帮她冲了个澡,我实在是受不了了,我原本是想直接跑出去的,但是想了想,还是算了,她接下来肯定是要追过来的,而且我也不可能摆脱这个死缠烂打的小马,所以说我就用我的悲惨身世来说服这个家伙,最后就达成了“双方共赢”的局面——————我简简单单的帮她冲了一个澡。

 

 

 

 

 

作者不想要被禁404,所以说………………你们懂得。

thumb_up3
0thumb_down

登录后方可发表评论

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显示模式:

源格式
文本格式
极简格式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

信息栏

有问题?查看用户手册

EquestriaCN 小马中国

在爱发电捐助我们:https://afdian.net/@fimtale
如果您已完成捐助,您可以将捐助页面截图并联系我们以获得“赞助者”徽章。

FimTale 用户交流QQ群:938048195

FimTale分级制度
E

基于Everyone标签的内容应适合所有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不应包含任何黑暗、恐怖、血腥、性暗示、“哲学”、辱骂等内容,且不引起大多数用户的不适。



T

基于Teen标签的内容适合13岁以上的青少年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轻微的血腥、暴力、恐怖描写。



R

基于Restricted标签的内容:图片不应包含Derpibooru的explicit与suggestive标签;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刻意或详细描写角色死亡、受伤或其他暴力过程的剧情。此分级容易造成不适,请读者慎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