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adowNight
ShadowNight
Lv.8 1547/1840

I am the Shadow hid in the Light !

R【Shadow…文】有一个姐姐

本作评价
3()
()0

本文根据真实事件改编!

至于哪些是真哪些是假…

咱才不告诉你们这些呢~

 

本文有注释,末尾的注释栏不是文章的一部分

有一个姐姐

(My Little Big-sister)

 

  你说,坠落的感觉,会是什么样呢?

  想想看,你一步一步走到那阶台阶,或者那道围栏,或是某个边缘之类什么什么的面前,仰头就是或阴或晴或看不清的天空,蹄子下边就是一切——街道,市场,或草地,溪流,也许会有小马之类的生物,也许就只有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你经过了无数的思想斗争,终于下定了决心,你决定跨出那一步!你开始挪动蹄子,独角兽或许还会疑问自己为什么不直接用魔法——管它的呢!你跳了下去,穿梭在氧气二氧化碳氮气吧啦吧啦混杂而成的空气之中。你可能会大声尖叫,或是因为决心,闭口不语,打算只留下最后的那一声巨响;你或许会紧闭双眼,又或者眼睁睁地看着地面越来越近;你也许会害怕,或者会感慨终于结束而松了口气。不管怎么说,你最终猛烈地迎向了地面,你准备好撞击了吗!你准备好变成一摊肉泥了吗?你准备好迸发出艺术般爆炸的鲜血之花了吗?!你想要就这样陨落吗!

  别想了,小马镇没有高层。

 

  “哈?你说乌酱有些难过了吗?”幽影难以置信地望着切拉。

  “嗯,虽说最初是他不小心用了你妹妹的模样耍了你一番,但那也不完全是他的错啊。你总是那样怼他,就算幻形灵有再坚强的外壳,他也抵不住啊!”切拉义正言辞地解释道。

  “唉……总,总是吗……”

  “当然,乌酱也总是捉弄天平,国庆啊中秋啊之类,但他们毕竟是小两口,这些小打小闹天平也并不会介意。乌酱啊,对幽影你这个突然冒出来的姐姐,还是不太熟悉的。所以……你明白我在说什么吗?”

  “嗯……明白的,切拉姐……”

  “幽影酱不会是讨厌他吧?”切拉皱了皱眉说。

  “唉唉唉?不不不,没有这回事啊切拉姐!”一听这话,幽影连忙否认,她焦急地挥舞着蹄子说,“咱,呃,我我我,我向你保证,我绝对没有讨厌乌酱啦!他可是我妹夫!我就是厌恶自己也不会讨厌他的!”

  “唉,那就行吧。你适可而止一点点就好。”切拉耸耸肩,她对这个回答还算满意。

  “我,我知道了!等会儿咱就去天平家和他道歉!”

  “嗯,要好好和说啊。”

  啊咦……似乎犯点小大错啊。哦,希望妹妹不会因此生气啦!哦,道歉道歉……嗯,可爱乌酱咱来了!

  想着,幽影告别了切拉,准备前往乌托邦的所在地,准备道歉。路上,她深深地叹着气。

  唉……自己真的讨厌乌托邦吗?答案当然是否定的。他是一只可爱的绿色虫虫,也是自己妹妹的伴侣。除了初见时一个误会,她们俩之间并无任何恩怨。那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样?幽影不知道。大概是因为自己太爱开玩笑,整天也没个正形吧……为什么自己会是这么只好不正经的雌驹呢?幽影也不知道。整天快快乐乐快活快活的,也不怎么嫌累。又或许,她每天挂在嘴边的嘻嘻哈哈只是……

 

  笑死!你说啥?上吊?拜托,这都啥年代了,还用这?过时了好吗!你也不想想,首先你得找间有房梁的房子对吧?你还得找条能撑得住你体重的绳子对吧?要摆个梯子爬高系上绳子,绑个圈再爬下来摆个凳子,你用前蹄抓住绳子,将脑袋搭绳子上,后蹄再把凳子一蹬——多麻烦啊!不必说这繁琐的步骤,也不必说如果是陆马行动的话有多不方便,也不必说还得麻烦第一发现的小马帮你放下躯体,单是踢开凳子之后那叫一个难受的窒息运动,就够烦的了!

  哦,同理还有跳河什么的,溺水太难过……就是游泳呛个水就够难受了!活来死去的,麻烦!这些窒息的玩意儿就该送去月球!谁要这么痛苦地逝去啊喂!

 

  “嗯……咱和乌酱道过歉了,很不好意思天天……”幽影对着蹄子,满怀歉意地对精衡说。

  精衡天平深深地叹了口气,她摇了摇头抱住了幽影说:“啊,我的好姐姐,乌酱只是有点太敏感啦。没关系的,难,难为你了,姐姐……”

  “谢谢……”

  唉,好,好姐姐?嘿,我是好姐姐唉~嘿,嘿嘿,唉……我真的算是个好姐姐吗……算,算吧?

  幽影紧紧地抱住她最爱的妹妹,她心里想着,那句特别俗套的话——想抱着她永远不松蹄……

 

  水不行,火呢?更不要啦,疼得很,呛得很,死状也惨得很!各种千奇百怪层出不穷百花争鸣锣鼓喧天的死法,要么难受要么麻烦,综合来说这种情况下,果然还是动听的“安魂曲”好使啊!

  你想想,这么小小的白白的圆圆的胖胖的几粒小片片,就能一只成年小马睡个安安稳稳的好觉,甚至可以没有痛苦地拜拜,实在是居家旅行必备良药呢~

  啊,钻进星空紫的温暖被窝,吮吸着床单上紫色天角兽的美丽香味,随着心爱饮品潺潺下肚,在梦幻般的灿烂夜空中,缓缓睡去……

  哦吼吼,你敢想象吗?!这——多棒啊!

 

  小马镇,某个平静的夜晚,兴高采烈的幽影来到了妹妹精衡天平的大屋外——

  “嘿嘿哟!老妹儿~你老姐最近搞出了首新曲子,来我那儿听听啊!唉?妹妹……”

  本打算敲门的幽影,却依稀听见,从某个窗内传出的嬉戏之声。她好奇地来到那窗前,踮起后蹄向里张望,眼前,是精衡天平、乌托邦、切拉三位,正欢乐地游戏着。

  “啊哈!Roll三个骰子一共五点,就让这几个房间堕入地狱吧!然后嘛……乌酱和切拉,你们又输啦~”

  “啊,天平又赢了,恭喜!”

  “啧,下一局我绝对会扳回来的!”

  “啊呀呀,可是乌酱你今天的运气实在不行啊!”

  “有一说一,确实。”

  “哼!本王还偏不信了!”

  啊,看来她今晚有事,他们今晚有事……我大概,还是别破坏她们一家雅兴好了。

  随后,幽影便打道回府,回到她那辆小小的房车。 

  ——她最终还是回绝了妹妹,让她也住在那间屋里的提议,尽管借住本就是她来小马镇的目的。梦魇夜之后,她的演出逐渐减少,她也的确能好好地休息一段时间,可以安稳地待在小马镇,有更多时间陪伴自己的可爱妹妹。但她决定平日里就睡在房车里——和她在那长久的巡演别名漂泊期间,没什么不同。至于原因,一是为了看管好她心爱的钢琴,二是为了看管好她心爱的房车,三是为了……不打扰到妹妹她们三个吧。当然主要是乌酱和天平。他们这小夫妻啊,每周总有个那么几晚……有点“激烈”。隔层木板隔堵墙呗。这也没什么不能接受的,毕竟,他们才是一家子不是吗?

 

  深夜,幽影仍未入睡。她坐在小桌旁,打着一盏小夜灯,让整间房车似乎多了些温暖。桌上摆着几本书,都是和精衡她们所玩游戏有关。

  “懂得多一点……也许就能和妹妹一起玩了呢……加油,幽影!Wait,这骰子有20面?这么夸张?天赋与怪癖……什么妖魔鬼怪?哦,原来如此!还有判定……啊,用闪电配修改判定的技能不要太强哦,一次三粒阴阳鱼呢~”

 

  唉,先不提那些美好的事,咱们瞧瞧这只怪怪的墨绿独角兽!你说说,她有朋友吗?

  好像她和身边的小马关系都不错呢,没有太大恩怨,也没有什么矛盾,就是一些,普普通通的关系咯。亲密无间?志同道合?高山流水?一片空白啊。

  你觉得,她是不想交朋友吗?可是也不像啊。你看,她的生活总是充满欢声笑语,对吧?欢声笑语的,挺好的。身边的小马都不讨厌她,挺好的。日常交往没啥关系特别的,挺好的。就这样,挺好的。

  对吧?

 

  “哦,妹妹妹妹妹妹!你真是全艾奎斯陲亚最可爱的存在!咱比马国中任何一个生物都要爱你!!! ”幽影姐姐宠溺地贴着抱进怀里甚至无法动弹的天天妹妹那肉嘟嘟的小小脸蛋,蹭啊蹭啊蹭啊蹭。

  ——“So……乌酱就这样吃醋了?”幽影难以置信地问道。

  “这不光是吃醋的问题啊!你是在大街上,光天化日之下,那么多小马面前啊!乌酱肯定不乐意啊喂!”精衡天平敲桌子回答道,“这又不是在咱们家里……”说着,天平的脸蛋又变得通红通红的啦。

  “唉,原来是这样啊,这么说在家里咱就可以为所欲为啦?”

  “喂喂,姐姐你什么理解啦!”

  “唔……”望着妹妹为难又无奈的通红面孔,幽影最终还是妥协咯,她耸了耸肩说道,“好吧,咱会注意的。在外面咱会克制一点的。”

  “哦哦,谢谢姐姐啦!”天平欣喜地拥入姐姐的怀中,但她并没有发现,姐姐嘴脸那抹……的微笑……

 

  嘛,本来就该是这样啊,她们是姐妹又不是情侣咯,那么亲昵干什么呢?况且还在家门外面,怎么可以那么亲密呢?她俩不过是姐妹罢了,那只可爱的绿色幻形灵,却确实是妹妹的丈夫。妹妹的生活,离不开乌托邦。而姐姐……可有可无离得开吧?反正她之前都为了演出离开很长时间,连妹妹有了特别小虫都不知道!还不如尽早离开这里呢!

  呵!她算个什么好姐姐?让自己的妹妹如此为难!她就该永永远远地离开那对如胶似漆的情侣身边!她的存在对她们来说有什么意义?

  灯泡,她不过是顆墨绿色灯泡罢了。

  你也很烦电灯泡这种生物吧?你想,和伴侣约会着呢,对方的亲戚朋友总是跟着,还比你更亲昵你的对象,你能不生气吗!吼,那只独角兽啊,真是讨厌啊。坏死了!还不如……

 

  “~I'm boring 我只想一匹马不说话~

   “~I'm boring 我只想一匹马不用笑~”

  一曲毕,幽影放下蹄子,她将脑袋轻放在琴键上,转头透过窗户望向远方无垠夜空的那轮明月。她叹了口气,伸长蹄子拿下放在钢琴顶上的相片。那是一张合照,天平仰着头深情地与乌酱对望,切拉在乌酱身旁守护。再往过,幽影特地的一张单独照,被剪好了粘在切拉隔壁,远远地望着他们仨。幽影的黑色背景,与另外三位背后的彩色,格格不入……她轻抚着这张“家庭大合照”,轻抚着,轻抚着……

 

  生活,真是无聊啊。

 

  钢琴家?

  那根本就是个吃力不讨好的干活玩意儿。现如今,能安安稳稳坐下来听一曲钢琴的小马越来越少,古典乐毕竟不是流行的东西吗?奥克塔维亚和维尼尔,她们是将古典大提琴与现代电子结合得最极致的音乐家——就像她们之间的爱情一般。可小马国又有多少奥塔和维尼尔呢?墨绿色独角兽终究不过是个孤零零的的钢琴家。她训练多年过硬的专业技术,终究抵不过那毫无水平却又洗脑烂俗的口水歌。

  她迟早会没饭吃的,她又不像妹妹,医生永远会有小马需要的,到时候该怎么办呢?哈,可以想象,可以想象呢……

  暂居小马镇之后,她的确远离了那飘忽不定的流浪生活,但也失去了无数的乐趣和刺激——而若隐若现的演出通告,也并不会给她的生活增色多少吧。

  起床,洗漱,早饭,练琴,闲逛,午饭,练琴,晚饭,闲逛,练琴,洗漱,上床,睡觉。枯燥无味的一天又结束啦~哈哈!

  无聊,无聊,无聊。

  啊,她的生活真是毫无意义,还不如和这种生活说拜拜呢!你说对吧?

 

  ………………

 

  “啊……又得换琴键了,真是对不起啊,总是害你受伤……”

  幽影轻抚着她的心爱的钢琴,深深地叹了口气。她拿来一块毛巾,擦了擦涨红的脸,然后大致擦干净了些琴上的液体。随后,幽影取下额头鬃毛下被始终盖住的方块纱布,丢了垃圾,重新换上新的一块。

  她缓缓地拂过琴身,道了晚安后,便轻轻地去吊床前躺下,然后呆呆地看着空旷的天花板。

  ……

  ……

  ……

  她皱了皱眉,用魔法移来一个小药瓶,口服三四粒,又喝了口水——她终于心安理得地闭上了眼。

  啊啦,今晚没有外出运动——听着音乐散步什么,精力太充沛,睡不着咯~

 

  ……

 

  “砰!”

 

  “砰!”

 

  “砰!”

 

  ……

 

  某天——

  “老婆,看看我给你买了什么?!”幻形灵乌托邦神神秘秘地凑到了精衡跟前。

  “什么呀?”

  “噔噔噔噔!”

  只见乌托邦不知道从哪儿掏出一个小红盒子,一打开,盒子亮出一道如美味佳肴发出般的绚丽夺目的银色光芒,精衡天平大为震惊。

  “一枚角环!哦天哪!谢谢你乌酱!”满怀惊喜之情的精衡激动不已,她接过盒子,感动地抱住绿色幻形灵,顿时让乌托邦还有些不好意思了。

  “嘿,嘿嘿,刚巧看到,就买咯~怎么样老婆?好看吗?”

  “当然好看啦!嘻嘻,我超喜欢!”

  “啊,喜欢就好,喜欢就好~”

 

  看啊,她的妹妹的爱情多么得完美!而她呢?她的那只小马远在水晶帝国,她们根本没见过几次面,还用着传统的书信往来,她们之间的关系真的有那么亲密吗?

  你觉得呢?你的内心一定也在持着怀疑态度,对吧?

  不过呢,说实话,你也没见过她的特殊小马呢……

  嘿,酸了?吃醋?不会的,本就是个没马爱的小马,怎么会呢?

  哈哈。

  啊啦,严格来说,她俩更像是闺中密友吧。听说她俩在五二零那几天和平分蹄了,恢复成了好友的关系,不知道真的假的。也是挺佩服,几封信就处理了相识相恋分蹄和好交友这几件事。

  真快,真平淡,真……无聊。

 

  “嗯?妹妹你要去哪儿啊?”无聊了又来找妹妹的幽影,却发现精衡在整理行李。

  “啊?哦,我,我要去马哈顿一趟,医院指派我去那里签收一批疫苗。”

  “原来如此,那,注意安全,早去早回吧。”

  “嗯嗯,谢谢姐姐!啊,对了,姐,帮我拿下抽屉里的角环。”

  “啥玩意儿?”

  “乌酱送给礼物,可以试试看,外出当然要漂漂亮亮的咯~”

  “哦,可以啊。”说着,幽影便偷懒着迅速地看都没看地用魔法打开抽屉直接取出一枚角环随后就戴在了天平的独角上。

  “唉?这么快!”天平戳了戳独角上的别样戒指,惊讶于自家姐姐的动作迅速。

  幽影自豪地高昂起头说:“嘿!咱妹妹嘛!走出去当然得有头有脸啊!瞧瞧这是谁家美丽可爱的小妹妹啊~”说着,幽影走上前揉了揉天平肉嘟嘟的小脸。

  “哎哟,知道了老姐!”

 

  哼,说实话这个世界只有妹妹会疼爱她了吧?毕竟是亲生的,有血缘关系的呢。她当然也非常爱自己的妹妹,只有妹妹是她能把掏心窝子的话倾诉的对象,日常工作,甚至是某些不一般的奇怪癖好,她都能与之畅谈。她们甚至有些共同的喜好和怪癖呢。

  她只有妹妹了吧,如果不考虑生物,或许还有她热爱的音乐,和美味的一杯奶茶吧。至于露娜,无论她多么喜爱这位公主,她也少有机会与之相识,那些与夜之公主充满美好回忆的交涉,大概也不过是一只普通音乐家小马的臆想罢了。

  她大概的确只有妹妹了吧。

 

  “呃,幽影,你有没有见着我在这抽屉里放的角环啊?”天平走后不久,切拉翻看着抽屉,一边对自以为死皮赖脸的决定留在这里吃晚饭的幽影问道。

  “啊?”幽影有些迷糊,“那不是乌酱送给天平的礼物吗?我戴在她角上了。”

  “啥?”切拉大惊失色,“那是幻形灵对‘奴隶’使用的魔法抑制器!天平的在这里!”她从抽屉深处拿出一个红色盒子,打开后,里面正是乌托邦送给天平的角环。

  “什么?!”意识到自己犯下大错的幽影一脸惊恐地尖叫着,她亮起独角,然后便瞬间消失在切拉眼前!

  “幽,幽影?”

  ………………

  “姐姐是大笨蛋!这都能弄错……搞得我魔法都用不了啦!”

  心情一度复杂的精衡天平,焦虑地行走在马哈顿的街道之上。举目无亲的街头,她费劲脑汁千方百计也取不下来独角上的银环。最终,她还是放弃挣扎了。

  精衡深深地叹了口气:“唉!这一趟只能和魔法说拜拜咯!体验体验陆马的感受也不错,就是没她们那强悍的体格罢了。希望不会遇到需要用魔法的情况——”

  自言自语话都还没有说完,一片阴影笼罩在她的脑袋上——

  “哈喽小姐!你是不是有什么难题在困惑着你呀?哥几个来帮帮你啊!”

  啊咧?

  “是啊小姐,我们可是非常绅士的哟~”

  啊哈?

  “我们来帮你解决问题,为了方便,把你那宝贵的鞍包交给我们保管吧!”

  哇哦……

  “我们保证,绝对绝对不会伤害你呀!”

  哈哦……

  可爱小雌驹天平就这样被四只魁梧的雄驹,一步步逼近了一条小巷中。被紧紧包围,无法使用一丁点魔法,硬拼根本毫无胜算,四面楚歌的精衡天平,额头不禁流下紧张害怕的汗水。此时的她,内心中正远远地呼唤着一个称谓——

  姐姐!!!

  ………………

  “Hang on,Accurate Balance!I'm a-comin'!”

  唉?!

 

  很俗套的剧情呢,女生被骚扰什么的,很,常,见,呢~

  唉,你说你说,这个世界,会不会有男生被骚扰呢?嘻嘻~

  看看那些可爱的雄驹哈!

 

  心里有些感到无奈的警官——这样说不太好,但那些雄驹实在是罪有应得啊——来到了马哈顿某家医院,迎接他的是一只青绿色天马——当然,这便是幻形灵乌托邦的伪装。

  “警官好,我叫过度幻想(Dramatic Fancy)。”

  “你好,请问那位伤马的小姐在……”

  “哦,警官请随我来。”

  他们来到了两姐妹的面前。

  “哦,那只橙色雌驹吗,应该是姐姐吧。”

  “呃,警官,她是妹妹,是受害者;打伤那些小马的,是她怀里的那只。”

  “啊?你确定?那只大哭得像只小幼驹的墨绿色独角兽,把四只流氓雄驹打进了重症监护室?!”

  只见那墨绿色的雌驹把身子缩进妹妹怀里,毫无姐姐形象地号啕大哭着;一旁的橙色独角兽,则不停地用蹄子轻抚着姐姐的后背,担心地安慰着。

  “啊!啊!!是我让天天遇到危险了!我是坏姐姐,差姐姐,全小马国最糟糕的姐姐!我就不配当这个姐姐!呜呜……天天,我的天天,姐姐对不起你,对不起你!呜呜呜……你没有受伤真是太好啦!要是你受了伤,甚至有生命危险,我该怎么活啊!我还不如死了算啦!呜呜……”

  心中满是担忧——主要是怕自家姐姐把医院淹了——的精衡反复地安慰道:“哎呀,好了老姐,我这不是没事嘛!别自责了,别自责了,这不只是你的错啊!哦,天哪,姐姐,你是最好的姐姐!小天平爱你的!我原谅你了,原谅你了!姐姐姐姐……”

  过度幻想叹了口气说:“可别小看她哦,警官先生,她可是从距这里特远的小马镇,用传送魔法直接瞬移到马哈顿这里,紧接着干翻那几个混蛋的!”

  “什么?!没想到她居然有这种能力!”听到这儿,警官的额头不禁冒出了几滴汗。

  “我想,主要是她救妹心切吧。就像地震中的母亲那样。”

  “原来如此……简直,就是个奇迹。”

  “嗯!话说警官啊,你看这个情况……”望着眼前深情相拥的两姐妹,过度幻想无奈地回头说道。

  警官耸了耸肩:“等她们稍微平复一下情绪,我再询问她们吧。”

  “十分感谢你,警官先生。”

  之后,哭了几个小时的疲惫的幽影,终于在妹妹的怀中睡了过去。精衡深深地拥抱着她那无比自责的可爱姐姐,也靠在姐姐身上睡着了——感谢模范小舅子、虫巢好丈夫乌托邦吧,他不辞辛苦地将姐妹俩安置到病床上,实在是有劳了——当然,也不过只是跑个腿问问护士那里有空床位罢了,转移她们的活儿还是独角兽警官出力帮忙的呢。

 

  实锤了,她就是个大失败的姐姐。

  让自己的亲妹妹陷入危险?啥样的姐姐会做出这种白痴的事?!还不如去死呢!

  白痴笨蛋,傻瓜坏蛋!

  如果你没有从能够学习开始,为了妹妹花了十几年锻炼魔法能力,你的亲妹妹或许就会被抢劫、侵犯,甚至死亡!到时候,你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你担得起这个责任吗?啊?!

  如果你没有趁“某个时候”在你妹妹的血液里打上标记,你能那么快赶到她的身边吗?你不会每一次都这么幸运的!万一法术失效了,你无法及时找到妹妹,你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你担得起这个责任吗?啊?!

  你这个该死的姐姐!

  该死的!

  该死的!

  该死的!

 

  ……………

 

  ~一切会好哒~

  ~你就得想着~

  ~生活是笑话~

  ~还管它干嘛~

 

  你想死吗?她想死吗?

  真的会有小马想死吗?

  嘿~

  她还有个始终爱她的妹妹,对吧?她妹妹就是她的精神支柱呢!只要有妹妹,一起都将会过去,一切就没什么大不了,对吧?

   没错,只要妹妹没事,健康快乐,她什么都愿意做!什么都愿意做!什么,都愿意……

 

  她没事真的是太好了……

 

  ………………

 

  姐姐?我来找你啦!我们一起去野餐吧!乌酱和切拉尝试了些新鲜的点心哟!幻形灵特制,包你满意!

  哦,知道了!咱来啦~

  姐……你刚才难道,在和你的钢琴说话吗?

  什么?不,怎么可能!咱只不过是趴在琴键上,感受音乐熏陶的同时休憩一下而已啦~

  嗯……好吧。

  哈,我,绝对,没有,啦。

  知道啦,我相信姐姐你~

  哦,天天,咱最爱你啦!

 

  说着,幽影扑上前紧紧抱住了她心爱的小妹妹。

 

  唉,我也爱你啦,姐姐~

 

  啊啦啊啦,有这可爱的一个妹妹,谁会想去死呢~

  呀嘞呀嘞,以上的某些话,不过是某时的胡言乱语罢了,请屏幕外的两足生物不要当真哦~

  咱健康着呢~

  真的!

 

  I'm fine~

 

 

 

---注释---

 

 

  *Roll三个骰子*:节选自Accurate Balance《精衡、小雌驹幽影和乌托邦的奇妙夏日》。

  *天赋与怪癖*:出自角色扮演RPG游戏《小马国之尾(Tails of Equestria)》。

  *闪电/阴阳鱼*:出自桌游《三国杀》。

  *一切会好哒*:节选自大张伟《阳光彩虹小白马》。

  *I'm boring*:节选自华晨宇《无聊人》。

  *Hang on*:改编自MLP S4E17 AJ原话:“Hang on,Apple Bloom!I'm a-comin'!”小萍花英文简拼为AB,与精衡天平相同。

  *注释*:改编自Accurate Balance《退行(Retrot)》简介。

thumb_up3
0thumb_down
排序:按时间 升序
1楼
Dim Lv.8 陆马
评论 R【Shadow…文】有一个姐姐

两三字的评论

文章,我。。。喜欢呢~

总之,挺好的

7 天前
2楼
Shining_Moonlight Lv.4 独角兽
评论 R【Shadow…文】有一个姐姐

我没有姐姐...(呜呜):ftemoji_pinkiesad:

7 天前

登录后方可发表评论

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显示模式:

源格式
文本格式
极简格式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

信息栏

有问题?查看用户手册

EquestriaCN 小马中国

在爱发电捐助我们:https://afdian.net/@fimtale
如果您已完成捐助,您可以将捐助页面截图并联系我们以获得“赞助者”徽章。

FimTale 用户交流QQ群:938048195

FimTale分级制度
E

基于Everyone标签的内容应适合所有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不应包含任何黑暗、恐怖、血腥、性暗示、“哲学”、辱骂等内容,且不引起大多数用户的不适。



T

基于Teen标签的内容适合13岁以上的青少年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轻微的血腥、暴力、恐怖描写。



R

基于Restricted标签的内容:图片不应包含Derpibooru的explicit与suggestive标签;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刻意或详细描写角色死亡、受伤或其他暴力过程的剧情。此分级容易造成不适,请读者慎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