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触之风
神触之风
Lv.1 6/160

冰封小马国

本作评价
1()
()0

前言(伪)

很早就想创作一篇描绘冰天雪地景象的小马国的同人了,冰汽时代的背景就不错。如果读者没有玩过游戏,也没有什么关系;而对于玩过游戏的玩家,请忘掉游戏内容,因为这里只用到了少量游戏设定。本文里的世界很“冰霜”,但一点也不“朋克”。

我原本想过取名“小马国冰霜朋克”,但这个名字并不贴切,“马国的冰汽时代”也有人在写了。于是就简单地取名叫“冰封小马国”了。

第一章只是试探性发表,下一次更新可能是第二章,也可能是很多个月后整部小说完成了才发表。后期有部分角色会严重脱离原设,闪卫粉慎入。当然我也加了一些我自认为合理的设定。既然星光的魔法天赋完全不逊于暮光,那为什么她当初没有进入天才独角兽学校呢?这部小说在小说本身的世界观中,是主角的后代为主角写的传记,那么“前言”就应该是作为小说正文的一部分了,是对主角一生的主要概括。在故事情节还没有盖棺定论的情况下我是没有办法写“前言”的。

后半部分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写完,但总之书记粉慎入。

 

 

第一章  香甜苹果园

狂风卷夹着细碎雪片,上千小马不畏寒冷聚集在小马镇市政厅广场前,观众们一言不发,都在等待主持人宣布一则已经众所周知的新闻。塞拉斯提亚公主重病不起已有两年,但小马国的不幸远远不止八个季节的轮回——准确的说,季节的旧有概念已经成为遥远的记忆了。暮光闪闪站在观众席的靠前位置上,当时她只是皇家科学院一名默默无闻的院士。暮光此时对已经发生的灾难历历在目,但对于今后将会降临的不幸却一无所知。

十一年前,不同寻常的寒潮在全世界肆虐,整个大陆笼罩在厚厚积雪之下。紧接着粮食绝收,燃料耗尽,中心城的秩序消失了,逃难的居民向各个文明可能尚还存在的聚落四散奔逃。十年之内,全国马口减少了80%~90%。8年前,暮光的父母携子女随塞拉斯提亚公主撤出中心城,小马国的行政机构也一并迁至年轻的小马镇。中心城是一座高度依赖外来物资的城市,是全小马国文化与艺术的焦点,小马国文明的一切成就,她的一切荣耀与典雅,都汇集于这座富丽堂皇的城市。可一旦维持她生命的物资供应被切断,中心城就成为了小马国伟大文明最脆弱的一角。中心城存在的根基在寒潮的摧残下不堪一击,这座沙石城堡已化为乌有了。面临相同命运的还有马哈顿、天马维加斯等。

塞拉斯提亚公主的健康在五年前迅速恶化,两年前开始卧床不起。宫廷医师始终找不到病因,奇怪的是,大公主自己似乎也不打算积极治疗。她在自己生命的最后岁月里,着力于重建已破坏殆尽的社会秩序,组织幸存者进行有计划的生产,保证食物与燃料供应,确保供暖设施正常运作,使以小马镇为中心的幸存者聚居地能够稳定下来。如果不提还在继续下降的自然温度,似乎一切都会好起来。

暮光现在正在参加塞拉斯提亚的追悼会。追悼会由小马镇的原镇长主持。镇长担任小马镇的镇长已有几十年,以至于大家都忘了她的本名。现在大半个小马国的幸存者聚集在了小马镇,既然原中心城的行政机构也来到了这里,那么她继续担任“镇长”一职也不太合适了。当然,大家还是愿意称呼她为“镇长”,即便她已经调任其他同样重要的职位。现在镇长是作为“小马国自救委员会”委员的身份主持追悼会。

“小马国自救委员会”是塞拉斯提亚重病期间成立的代替公主行使职权的机构,负责组织全国的生产活动,目前有五位成员,分别是:米娅摩•凯登萨公主韵律、塞拉斯提亚的亲授弟子星光熠熠、教育委员会会长驹绝、宫务大臣花花短裤和“镇长”。五位委员最初由塞拉斯提亚任命,但她规定每隔数年按照规定由代表大会来投票决定是否留任或改选。而代表大会则为由各个工厂、社会团体按照一定比例选举出的代表(当时共128名)共同决定国家事务的大会,一切重大事务都要由大会全体成员来决定。

至于为何要重建小马国的行政机构,这些都是塞拉斯提亚做的决定。但毋庸置疑的是,至少数年前大家都认为,她是小马国唯一的永生者(另外一个永生者早已被流放到月球上去了),那么维持一个以一位慈爱贤明的统治者为中心的君主制度并无不妥,并且这一体制确实保证了小马国千年来的稳定。而当这位“真神”很可能逝去,旧的制度遭到破坏的情况发生时,制度问题就要多加考虑了。如果找不到另一个同样接近永生的统治者,那么运作一个良好的政府更替机制会是一个更好的选择。

葬礼正式开始,惨淡的阳光无力地打在听众的脸上。早在举办葬礼前,公主逝世的消息很快就传遍了全国,因为现在已经不会有什么事情比公主的离世更令人震惊和沮丧的了。小马们心目中最敬爱的公主,在她试图拯救的子民还在遭受苦难的时候便撒手人寰。这位小马国兴衰的见证者的生命,如同小马国曾经创造的辉煌历史,已经永远的逝去了。镇长在主席台上宣读追悼词:

……塞拉斯提亚公主治理小马国已有一千多年,我们非常有幸能生活在她治理下的曾经如此繁荣富饶的土地上……她生命的结束并不代表末日的来临,相反,我们会继续在她为我们指引的道路上前进,用坚不可摧的决心与勇气战胜一切困难……

数千小马列队走向塞拉斯提亚的灵柩,有的观众两眼冒出了泪花。暮光瞻仰着大公主的遗容,目睹着她最敬爱的导师离去。暮光在日记中写道:

我不得不面对这一我最不愿意接受的事实,好像整个世界都崩塌了……我哥哥拍着我的肩膀说着安慰的话,但我脑子里一片空白,听不清他说了什么……星光在一旁也落泪了。

暮光同星光熠熠一样都是塞拉斯提亚的亲传弟子,曾一同在天才独角兽学院学习。这两只独角兽都表现出了非同寻常的魔法天赋。星光在处理政务方面更加得心应手,大公主死后已成为小马国的统治者之一,而暮光更倾向于学术研究,正于皇家科学院从事科技研究。暮光的研究内容与众小马的生存息息相关,大公主自病重后,再也无法指导暮光的工作,因此她必须自己牵头进行抗寒科技的研究工作。

傍晚,她回到实验室,看到月亮舞仍在捣鼓她的研究,月亮舞并未参加大公主的葬礼。不过暮光并不打算对此多问。

“昨天的气象记录他们上报了吗?”暮光问。

“上报了。”月亮舞面无表情地回答。

“水晶帝国的数据是多少?”

“平均-87.3℃。”

暮光一下来了精神,之前失落的情绪顿时抛之脑后,她自己的直觉告诉她,这一温度可能透露出一个重大信息。

“你确定这个温度是准确的吗?”

“虽然说这种数据经常会出错,但从周边的同时段数据来看,这个结果还是靠谱的。”

暮光猛地拽起一本数据图表,在实验室昏暗的灯光下仔细查找图表上的每一处细节。片刻之后,她严肃地说道:

“这个温度在隆冬时的北境十分反常,或者说,近段时间北境的温度都有些反常。我不确定这是不是有益的变化。至少这个时节水晶帝国不应该出现这么高的温度。”

月亮舞补充道:“最近气象研究部的确注意到了这个问题,觉得这也许是个好迹象。但我想,在我们还没弄清楚大寒潮的起因的前提下,不要太早下结论。

“你说得对。最近几天几个考古学家也声称有了新发现,总之这件事得再观察观察再说。”
沉默了一会儿,月亮舞突然开口:“你觉得这场大寒潮能过去吗。”

“我相信会的。”

“等天气回暖了,夏天我们一起去打雪仗吧,这回我一定不会输给你了!”

可能对过去的小马来说,大寒潮下的季节概念并不容易理解。大寒潮初降临的几年,大雪覆盖了整个大陆,大多数城市都在数米积雪的覆盖下被遗弃了,留下成堆冻毙和饿毙的尸体。接着温度逐渐下降,海水与河流都随之冻结。天空没有了水蒸气的输送,大雪渐渐停止。在寒冷季节,小马镇周边的自然温度会降到-60℃以下,整片大陆只剩下寒风狂啸。只有在最温暖的仲夏,小马镇温度上升到-20℃左右时,南方远洋的海水融化后才能给大陆带来水汽,因此漫天雪花飞舞的景象在夏天才能偶尔看到了。

当然,没有小马能忍受这样的低温。为了生存,小马们在各个聚居地建起了用于取暖的能量塔和暖气枢纽。一般情况下,小马镇的温度总是能比外界高20℃左右。在室内,甚至能加热到相对舒适的温度,以使健康不至于受到低温的过度损害。

能量塔和枢纽的能量由魔法石和煤炭来提供。魔法石是皇家科学院发现的一种特殊矿石,它能让煤炭的燃烧效率提高10倍以上,大大减少了农业和生活对煤炭的巨大消耗,使小马们在持续严寒的环境下得以生存。


就在葬礼结束后的次日,一封信突然出现在暮光的办公桌上,信上邀请暮光前去自救委员会的办公室谈话。但信中也提醒她来前不要向任何马透露此事。她当天下午步行来到了办公大楼门前,这是座新建的办公楼,对面就是小马镇市政厅广场。

楼梯右侧是来访者的问事处,墙上挂着一个大黑板,上面写着委员会各个下属机构的房间和“自救委员会”各委员的办公地点。此外还有接待来访者的日期和地点:“花花短裤接待了某某,时间是某时到某时……”进去也不需要通行证,只需要通过一个特殊的安检门就可以了。通过这扇门后独角兽的魔力会被暂时封印住,这种门曾经能在体育场入口见到,如今它被用于重要机构部门的安全检查。

暮光走进了接待室,刚一进门,就有一只戴着眼镜的中年雄驹坐在办公桌前问她:“您好,暮光。请问您找谁?”

她把信中指示的数字告诉了他。

“在3楼。小姐。”

会是谁要同她谈话呢?能安排她在这种地方见面,估计也只有韵律公主了。也许韵律对暮光是有什么私下的委托,才用这种方式把她招来,暮光当时心里这样想。韵律是暮光童年时期的保姆,二马的关系向来都很亲密,但自韵律忙于国事、暮光进入科学院以来,她们已经鲜有机会见面了。

暮光上到了3楼,这层楼出奇的安静,走廊地板是用长细木条镶嵌,每个房间和办公室上的门除了房间号码没有任何标记,并且每扇门都用毛毡裹得严严实实。在里面很难听到外面的马敲门,所以她直接就推开门走了进去。

然而等待她的不是韵律公主,而是星光熠熠。星光在办公桌前看到暮光到来,立马搬来另一张椅子到自己的办公桌面前。暮光落座,星光泡了一杯可可,一面亲切问道:“最近情况如何?来杯可可?”

“最近心情很糟糕。”暮光如实回答。

“这很正常,每匹小马都在为塞拉斯迪亚的死感到难过。但这些都会过去的,我们总要面对现实,不是么?”

星光和暮光年龄相仿,都留着十分有特点的齐刘海,不过星光在外马看上去更像一位成熟的大姐姐,暮光对她的大致印象也是如此。而暮光则看起来较为孤僻,整个交际圈只有科学院里的马,以及自己的助手幼龙斯派克。不过从中心城来的马都认识这位大公主的学生,知道科学院有一位十分了得的院士,即使暮光本马并不认识他们,这也包括接待处刚见过面的那匹中年雄驹。

星光喝了一口可可,接着说:“最近苹果鲁萨的事情你也听说了么?”

“当然。”

“有麻烦的并不只有苹果鲁萨,还有野牛、另一种头上长有犄角的奇怪小马……”

“你是说麒麟?我在书上见过这种生物。”暮光不加思索地回答。

“我想应该是。苹果鲁萨的覆灭实在让人唏嘘。现在已初步决定将难民集中安置在小马镇了。但目前的担心是,我们没有足够的食物来接纳这些难民。”

暮光叹了一口气,“我理解你的担心,就连我这种科研人员都很难吃饱饭,那普通居民该会是什么样子?难民有多少,到底有没有可能接收他们?”

“目前只有三千名,以后很可能还会继续增加。但现在要做的是解决食物供给问题,而不是拒绝这些难民。”

星光接着说:“现在委员会四位委员都赞成接收难民,除了驹绝——他说应该只允许按照食物余量接受难民,超出额定数量的部分,不管是冻死、饿死,抛尸野外,都不进行安置。至于怎么挑选出这部分小马,是按照年龄还是抽签决定,还是按照种族,这些都不是不可以接受的。至于驹绝不信任的其他种族的难民,他还认为必须限制他们的自由,防止这些异族惹是生非。

当然了,我们四名委员坚决反对这种提议,大会的大部分小马也反对。但不管我们怎么反对,现实问题都是要去解决的。要是不解决粮食紧缺的问题,到最后说不定大部分小马饿了肚子,还是会转过来支持驹绝的。你在科学院工作已经有一段时间了,农业技术部作为科学院最重要的部门,你也参与了。现在是时候去加强农业方面的管理了,有必要派遣一位真正的专家去农场,去香甜苹果园……”

“你是说我吗?”暮光对这一提议感到突然,这时星光也察觉到了暮光的一丝忧虑,说:

“我理解你可能没做好准备,不过这不是我最先提出的,我只是负责转告你而已。最先提出的是韵律公主。”

“韵律?!”暮光惊讶地问道。

“是的。她甚至希望让你进入自救委员会,我也表示支持,我觉得你肯定能比驹绝做得更好。不过现在可不能直接让你进入委员会,我估计大会是不会同意的。现在还有很多比你更德高望重的竞争者。但如果说让一位专业人士去指导农业生产,大会肯定就没有理由不通过了。一旦难民问题得到解决,让你成为自救委员会的委员就不会有任何阻碍了。我知道你是农业方面的专家,同时也是气象、物理方面的专家……”

“这就实在是过奖了,我只是略有涉猎而已。”

“无论怎么样,我们已经决定在下周的大会上提出这一提议了。你将作为特派员前往香甜苹果园。你以后就在那里继续你的研究。你也不需要太担心,你不会在那儿呆超过一年的。”

“很高兴能获得这一殊荣,我现在就去起身准备。”

暮光向星光简单道了别。回去让斯派克收拾完行李后,她推开实验室的门,月亮舞正忙着整理报表。

暮光踱步至月亮舞的身旁,带有歉意地说:“很抱歉,我下周就要离开一阵子了。我要去香甜苹果园担任特派员。”

月亮舞微微向暮光转过脑袋,然后一言不发,若有所思地愣了一会儿,又低下头继续自己的工作了。

“而且我可能要一年后才能回来。”暮光接着说。

“嗯。知道了。”月亮舞看似漫不经心地回应。


四天后,大会通过了任命暮光闪闪的决议,当日她就带着斯派克以及几名随从动身前往香甜苹果园。香甜苹果园距离小马镇并不远,但和城区之间有一段距离没有供暖设施覆盖,因此她在这个隆冬时节必须穿过一段温度在-70℃左右的路程。雪橇急速飞驰,强风无情地迎面呼啸而来,暮光的双眼隔着护目镜也能感受到疼痛。抵达目的地时,几座高耸的能量塔以及无边无际的大棚映入眼帘。这里的能量塔与在小马镇见到的基本一致,由圆柱形的金属塔身组成,顶部不断排出滚滚浓烟。能量塔周围连结着一片挨着一片的种植大棚,小马镇所有食物都要由这里产出。香甜苹果园的供暖设施十分密集,从远处看起来就像一座由钢铁和大棚组成的比马哈顿还要壮观的城市。

有趣的是,“香甜苹果园”这一名字只能作为对美好过往的怀念了,这里已经不再种植苹果,取而代之以土豆和少量的小麦。当今的气候条件已经不适合种植苹果树,农场必须以最少的积温、最大的产出来保证农场自身和城镇的食品供应。能满足这一要求,最优异的作物便是土豆。小麦要求的温度更高,只有靠近能量塔周边的一小片区域会有种植。因此这几年来小马镇的居民都靠土豆为生,面包成了特殊节日里才会出现的高级食物。至于蛋糕,那是少数小马才有可能享受到的奢侈品。

在夏半年,小马镇市中心的能量塔只能使城区勉强达到0℃,在香甜苹果园的大棚内却可以达到20℃。此外,大棚里还配备了大功率电灯,以供作物生长需要。

夏天是农场最忙碌的季节,这时农场主人一般都会在小马镇雇佣临时工,以应付农忙时节的需要。相反,冬季时所有的农活都会停歇,农场里除了少数小马留守外其他居民都会选择去矿井或小镇里打工。
接待暮光的是一只橙色体毛的雌驹。

“我是代表大会新任命的特派员,我……”

还没等她把话说完,这只雌驹热情洋溢地握着暮光的前蹄使劲摇晃:“我是苹果杰克,你可以叫我阿杰,小甜心,我能为你做些什么?”

暮光看到这只有着翡翠色眼睛的雌驹脸上长着雀斑,显得十分活泼可爱。同时又拥有一副其他雌驹没有的浑厚嗓音,从里到外散发出一股乡村阳光女孩的甜美气息。

苹果杰克很快把暮光领至谷仓,在这座暖气充足的屋子里,她们终于能脱下厚重的衣物了。苹果杰克把棉毡帽摘下,又戴上了一顶棕色的牛仔帽子。

随从在暮光身后从雪橇上卸下她的研究材料,农场其他小马则给她安排了住处,而斯派克在一旁和苹果杰克有说有笑地唠了起来。

“你好像不太爱说话啊,暮暮。”苹果杰克突然转过头对暮光说。

“我在想一些烦心事……苹果鲁萨的具体情况你了解多少?”

“我知道那儿发生了什么。”

苹果杰克收起了之前欢快的语气,开始给暮光解释事情的来龙去脉。

事情原委大致是这样的:香甜苹果园所用的农业设施构造复杂,但任何小马都可以通过简单的触发按钮来启动使用了魔法的能量塔,这是一项巨大的技术进步。然而苹果鲁萨只有更简单、更低级的设备,因此这些设备只有独角兽才能驱动。同时,要产生相同的热量,苹果鲁萨的装置要消耗更多的煤炭,魔法石的损耗速度也更快。另一方面,苹果鲁萨也缺少资源以用于更换设施,于是负责运行设备运转的任务就完全落在了独角兽身上——在苹果鲁萨这座以陆地小马为主的小镇,这意味着所有居民只能依靠来自中心城的少量难民才能维持生存。

很快这些独角兽难民就成了苹果鲁萨的管理者,他们身居高位的同时制定了一套食物和生活用品配额标准。按照当地规定,一名高级管理人员(多是独角兽)的食物配额是普通居民的1.5倍,这在食物相对充裕的时期问题不大。但在刚过去的一整年里,苹果鲁萨由于粮食歉收,平民的配给标准已经无法满足生存需求,灾难立刻开始酝酿了起来。

小镇平民要求更改配给制度,群众们开始了游行。诉求被驳回,部分激进的示威者直接冲击了市政厅。见此情形,部分官员下令警卫驱赶示威群众,结果这一举动成了引爆火药桶的火苗。

经过数日的骚乱与暴动,大部分独角兽逃出了苹果鲁萨,当地农业生产和社会活动陷入瘫痪,存粮难以为继。除少数平民逃至小马镇得以幸存外,苹果鲁萨大部分居民和外界失去了联络。

讲到这部分时,暮光向苹果杰克解释:“我们已经和他们取得了联系。据说当时我们的使者赶到苹果鲁萨时,那里的已经变成一座死城。这些使者花了好几天的时间挨家挨户寻找幸存者,他们近半数饿死在了自己的屋子里。于是我们不得不费力撞开房门,拖走这些尸体,并给剩下的幸存者发放食物和煤炭。现在大会正准备筹划如何将他们运往小马镇。我来这里的目的之一就是要确保物资供应以接收难民。现在镇里的食品供给十分紧张……”

“我不会抛弃他们的,”苹果杰克说,“我很多远房亲戚都住在苹果鲁萨。如果只是数千难民,我们会想办法解决食物问题的。”


就当苹果杰克给出肯定答复的同时,驹绝会长也在设法实现自己的主张。几乎是一夜之间,代表大会里的共识变成了分歧,大会分裂了。争吵的音浪似乎要吞没整个小马镇。

“大家安静,请听我说!”韵律在演讲台上摇起了铃铛,试图让众马安静下来。

thumb_up1
0thumb_down

登录后方可发表评论

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显示模式:

源格式
文本格式
极简格式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

信息栏

有问题?查看用户手册

EquestriaCN 小马中国

在爱发电捐助我们:https://afdian.net/@fimtale
如果您已完成捐助,您可以将捐助页面截图并联系我们以获得“赞助者”徽章。

FimTale 用户交流QQ群:938048195

FimTale分级制度
E

基于Everyone标签的内容应适合所有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不应包含任何黑暗、恐怖、血腥、性暗示、“哲学”、辱骂等内容,且不引起大多数用户的不适。



T

基于Teen标签的内容适合13岁以上的青少年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轻微的血腥、暴力、恐怖描写。



R

基于Restricted标签的内容:图片不应包含Derpibooru的explicit与suggestive标签;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刻意或详细描写角色死亡、受伤或其他暴力过程的剧情。此分级容易造成不适,请读者慎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