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使者
剑使者
Lv.3 358/540

一只居住在海西广南地区的幻形灵

海西州的故事

楔子:海西州

本作评价
6()
()0

       死亡是什么滋味?你们知道吗?疼?痒?还说什么别的叫不上名只能拿自己命去尝试的其他方法?不,都不是,死亡怎么样?很简单,当你能像另一个人看见你自己的时候,,你就已经死了。准确来说,是和自己的身体分开了。看见自己的身体和那个云宝的身体在水中漂流,直到下游的湖里。

  没有感到任何疼痛,大概那个时候已经没意识了吧,哦,得除去死亡时的那种憋闷。但在水中挣扎,时间过得很快。实际上,那个时候,我甚至还没有意识到自己已经死了,我只是很愤怒,很奇怪,为什么又多出来了一个我,已经多出来一个云宝了,怎么又来了一个?后来我意识到这个小马就是我自己,我才知道,原来这就是死亡。原以为死亡是什么可怕的事情,现在看来,真的,死亡可能比独角兽踢苹果树还要容易接受,如果不是虐杀的话。

  死后怎么办?好吧,死后就是死后,我能看到一些已经不在世的小马,例如我看到了苹果杰克的父母,还和他们说上了话。灵魂会说话,却也只有灵魂才能听见,这可不是一般的有意思,对吧?但我影响不了任何一个在世的小马,只能任凭你们把我给埋掉。哦,说到这个,还得谢谢你,暮光闪闪,真的,你当时用的是水晶棺材,还给我加了个防腐法术,不然我不知道自己还能不能站在这里,将那件事告诉你。 

  我希望能睡着,能做任何能打发时间的事情,但我永远不困。不过,我还是保留了黛西爱睡觉的习惯,也许睡不着,但只要我能躺着,也就可以了。反正灵魂这种东西并不占用空间。躺在棺材里我也能看见外面,反正它是透明的。下面是暗格,里面是凯西,上面是明格,里面就是现在的我了,对吧?暮光,不用惊讶,你们给我举办的葬礼我完整的参加了,你们的举动,哭天抢地的,我都看见了。不过,先让我说说后面的事情吧。

  在那里等了三天,我看见了剑使者和剑使自己,她们的拜访让我非常意外。

  我就在上面躺着,本来我没想那么多,还是迷茫,听剑使者和剑使自己的说话打发时间。结果这一听,我就复活了,尽管我到现在都没想明白,自己到底是怎么复活的,哦,怎么知道自己死了?其实我原本是不知道的,不过和那些已经死了的小马聊几句不就知道了吗?都是先看见一个和自己一样的小马,看见周围的小马哭天抢地的,然后埋了,有的小马还看见自己的身体渐渐腐烂,化为泥土,我算是里面绝无仅有的一个,在经历过这一系列的事情后还能回来的小马吧。

  “云宝,她们还真爱你啊,给了你如此高规格的待遇,棺不入土,尸不能腐,小马国历史上存在过的小马,享受到如此待遇的小马,你好像还是第一个。”这些记忆我自己已经记不住了,心海的记忆恢复帮我想起来了不少事,只是我不知道这样的记忆有没有经过过自己的扭曲,应该没有吧,毕竟我都死了。不过这些话并没有太引起我的注意,毕竟能怎么样呢,我死了,说再多又有什么用?但接下来他说的话,就让我不能淡定了。

  “我知道你还在这附近,能看见你,也能感受到你的气息。我觉得,你应该知道这件事的前因后果,虽然你现在不在了,我却不应该将它放在自己的心中。毕竟,你变成这样,我也有责任。”

  那个时候,我真是抑制不住自己的心情,立刻站起身来,想要质问他到底是怎么回事。没想到的是,我这一站,竟然连带着这身体,一起起来了。那个时候,剑使者的表情,竟然反常的平静,剑使自己立刻打开了棺材,把我拉了出来。其实我真的怀疑是剑使者他们把我弄复活的。但,并没有证据能证明这一点。

  “没想到你会站起来。”

  “你到底对我做了什么?”那个时候我真的是气到了极点,蹄子刚刚着地,就一把扑过去,想要把他掀翻在地,结果你知道什么情况?剑使者的力量比我想象的强大太多了,也有可能是我那个时候身体虚弱吧,总之我就和撞在了山上,剑使者纹丝不动,我就惨兮兮,差点仰面摔倒。

  “一切,是这样的。”剑使者就是用他的蹄子碰了碰我的脑袋,然后我就给拉到了某个地方什么的了。现在想起来,倒是有点像是心海的功能,但也不一样,因为剑使者就是碰了碰我的脑袋,然后我被拉到了某个纯白地方,然后,剩下的一切我就都知道了,明明白白,清清楚楚的知道。哦,又跑题了,还是先说说那之后我是什么情况吧。

  知道了这一切,我也稍微冷静了一点,真神奇,回忆起来,我都觉得自己那个时候很奇怪,我居然没有身体动的比脑子更快,而是真的在思考自己的处境了。是的,所有的小马都认为我死了,如果不是剑使者和剑使自己过来祭奠我,我就真的再也不会出现在这世界了。

  当我将这整件事了解透彻以后,我彻底迷茫了,眼前开始模糊,我却不知道我已经哭了。

  “你说,这件事,是谁的错?”

  “没什么人有错,暮光闪闪希望你能活下去,这是起码的朋友情义。我作为一个公主下属,履行公主交代的任务也是理所应当,朋友们支持暮光的举动,更是无可指责。她们没有更好的办法,不是吗?你被替换,想要替自己找回一个公道,也再正常不过了。所以说,整件事,都没有小马犯错。至少,没有小马怀有恶意,想要破坏你们的一切。”

  “这件事,道理你都明白,所以你不再那么狂怒的对我发脾气。是的,每个人都为你好,可最终还是害了你。”

  “你⋯⋯我⋯⋯”那个时候我真是觉得无比委屈,是啊,一切我都知道了,我不应该对这些本意是对我好的人发脾气,可难道就这样算了吗?我真的不甘心,我真的不能接受这样的结果!就这样,我僵住了,连泪都滴到蹄子上都没发现。

  “你想回去见暮光闪闪她们吗?她们失去了你,都沉浸在痛苦里,你应该看到了吧。”剑使者朝我伸出了蹄子。

  “不!你们⋯⋯好吧,你们都想为我好,却害了我,既然这样,你们离我远点,我不能报复你们。我真的⋯⋯真的很想揍死你们,但我不能。所以你们离我远点!我不想再受伤了!”我一把打开了他的蹄子。这可真是命运的一个决定,但再也不想看见你们,这就是我当时的真实想法。对,就是这么简单的一个原因,我就跑来这里了,而且还是现在的这个样子。

  “避开我们?那样也好,不过你打算去哪里?小马国四通八达,不管你去哪里,火车都是次日就到,你又那么有名,这次死亡更是让你家喻户晓,你很难找到一个合适的藏身之所。”

  “哦!有个地方,可以让你藏身⋯⋯与其说是藏身,还不如说是个完全陌生的地方,在那里不会有小马知道你,你可以在那里真正重新开始。”剑使者好像真的知道什么。

  “在哪里?快告诉我。”我很好奇。

  “海西天马自治州。”

  “什么?”第一次听说一个地方,肯定会有好奇,我就是这样的。

  “这样吧,我们去古代城堡,那里是我的住所,如果你有兴趣,我会把海西天马的前世今生,和你详详细细说一遍。”

  “那就去吧。”

  也许剑使者知道天马习惯于耳听六路眼观八方,才容易记住东西。所以,很多的知识,都是由远及近,反正我是记得一清二楚,哪怕到现在都是这样,比如说他说过海西比小马国冷得多,再比如说由此带来的海西州小马绝大多数都需要穿衣服,哦,其实来这里才知道这些东西真的都是平常得不能再平常的东西了,但别忘了,那个时候的海西,对我来说,还是个全新的地方。

  剑使者的介绍,当然让我大开眼界,但更多的是带给了我希望。嗯,我就是不想再见到你们了,很有意思,不是吗?我能去哪里?一开始我并没有想法,但剑使者给了我一个选择,还正是我想要的。

  虽然我希望达成这样的目的,可剑使者真的把那张船票交给我的时候,我却犹豫了。我真的对你们暮光闪闪,萍琪,小蝶,苹果杰克,瑞瑞没有感情了吗,我真的就可以抛弃自己的亲生父母,对他们不管不顾了吗?不是,这怎么可能?但我那个时候,又太草率了,想了想,也只是想了想,就轻易地选择了船票,来到了这里。对,一切的由来,就是剑使者的那张船票,哦,说是那个决定也没问题。

  “云宝,你怎么还在练怎么和那个什么暮光闪闪说话,那个剑使者也真是奇怪,不就是告诉你什么暮光闪闪要来访问海西了吗?你这至于吗?”

  至于,非常至于。

 

thumb_up6
0thumb_down
排序:按时间 升序
1楼
Link_Hey Lv.5 陆马
评论 楔子:海西州

身为忠诚元素的云宝,怎么说走就走了啊……

3 天前

登录后方可发表评论

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显示模式:

源格式
文本格式
极简格式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

信息栏

有问题?查看用户手册

EquestriaCN 小马中国

在爱发电捐助我们:https://afdian.net/@fimtale
如果您已完成捐助,您可以将捐助页面截图并联系我们以获得“赞助者”徽章。

FimTale 用户交流QQ群:938048195

FimTale分级制度
E

基于Everyone标签的内容应适合所有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不应包含任何黑暗、恐怖、血腥、性暗示、“哲学”、辱骂等内容,且不引起大多数用户的不适。



T

基于Teen标签的内容适合13岁以上的青少年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轻微的血腥、暴力、恐怖描写。



R

基于Restricted标签的内容:图片不应包含Derpibooru的explicit与suggestive标签;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刻意或详细描写角色死亡、受伤或其他暴力过程的剧情。此分级容易造成不适,请读者慎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