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张姓男子
某张姓男子
Lv.4 594/760

我好像一头宠物狗,吃的是牛排,挤出的是关于城乡结合部,官僚主义和自由法国的烂笑话。

马兰西内战(的引子)

本作评价
0()
()0

必要的警告

本文,正如标题所显示的那样,原本是《法兰西内战》的一个无厘头版小马同人。但是因为在本文结尾处提到的因素,你会发现本文实际上是大公主的倒霉一天的搞笑叙述,而不是政治隐喻一类的事物。本文中一切人物的观点不代表作者的观点。

如果你认为本文存在政治相关的问题,请先阅读文章结尾处的声明。如果你读完声明后仍然认为文章存在政治不妥,希望能向我私信以便改正。如果你认为本文有文笔上的不妥,可在评论区畅所欲言,本文作者会听取各位的宝贵意见。

 

“哎,老东西!起来!起——来!”门外传来一个拉长的,夸张化的老头的声音。 这声音像警笛一样直接贯穿了皇宫的承重墙,卧室的隔音墙和耳塞,成功地在大公主的老耳朵里激起一点振动。她稍微侧了侧身。

这个声音是属于她的老师的,而这个魔法——让她的老师的声音整天咆哮在皇宫上空,导致她补着觉的妹妹也睡不着——这种馊主意当然是属于她的学生的。换句话说,四公主拿她老师的声线给她做了个魔法闹钟。

事实上,每天早晨传出来的声音都比前一天又暴躁许多,这很大程度上是她学生的功劳。因为她设置的这个闹钟每天把二公主搞得神经衰弱,导致四公主天天和二公主在梦中激烈对线,结果是四公主一起床脾气更差,闹铃的声音被调的更高,二公主也就更生气了,在梦里对线的也更欢。因为二公主嗓门奇大无比,四公主对不过她,于是第二天早晨,战争又加剧了......而她自己呢,则成了这场战争中无辜的炮灰。

大公主对她的这番推理感到很高兴,遂获得动力从床上勉强爬起来,拖着老弱病的身躯爬向自己的王座。就像往日一样,一坐上王座,她马上陷入有如人类帝皇*1的永久性半身不遂状态,持续到出现大危机为止。

日子就这样一天天过下去,时光也就如此慢慢流走。时不时有个老对手兴风作浪,她才能从持续性肌无力中醒转过来,说几句漂亮话,装个死,又回到昏昏欲睡当中。据她说,这是因为太阳在不停的膨胀的缘故,正因这样她也要跟着变肥才行——好像星光从来没告诉过她,人民养肥了猪是为了在合适的时候杀了吃掉一样,她仍旧狂吃小蛋糕。

 就是在故事发生的这一天,这种平静的日子竟被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秘书打破了——他竟胆敢走进来大声告诉公主,还有一堆表格横陈在案上呢。不消说,这个小秘书马上就要从宫里消失了。不过,出于皇室人员所特有的高雅,在公主委婉地告诉他“滚出去 ”之前,她首先问了问小秘书的名字。

“俾斯麦*2,陛下。”老陆马抬起头。说这陆马是个小管家可能不太贴切,因为此马看似老态龙钟。然而,在老不死的公主们面前,他没资格谈起年龄。

说句题外话。说起老不死的公主们,资产阶级们很快就意识到在既不可能革命又不可能熬死公主的情况下,和平过渡到社会的下一阶段已经成为了一个艰巨的任务,需要一代又一代的压迫势力接起上一代的接力棒。在传统式的描写黑暗的中世纪的文学,以及靠后一点的封建统治的最后辉煌时期的文学里,解决此类问题的通常手段是适量的三氧化二砷粉末*3,但不幸的是公主们早就考虑到诸如此类的可能性,而要求皇室的食品供应只能以甜品组成,从奶牛的供应到牛奶的供应全有保安人员操办,这迫使新生的,继承了他们十来代被公主们熬死的资产阶级老爹的遗志的新资产阶级更换战略——现下,我相信他们正在给公主们药房里落着灰的二甲双胍做手脚*4呢。当然,这是题外话。

“很好,俾斯麦。怎么跟你讲呢,我们最近的秘书名额有点过剩了,你看我是个很民主的人,留这么一大堆私人人员在宫里,显得我很不亲民,现在呢,就是吧,我正准备,嗯,那个,这样啊,我们正在积极地安排,嗯,再就业工作,所以......”公主的嘴开始不由自主地打结,抽筋,发出“BBBBB”的弹嘴唇的声音,尝试从脑子里过滤出几块余下的滤渣来。

“皇帝陛下,需要我提醒您,您的私人厨师数量已经有三千余名了吗?”老陆马小心翼翼地提醒了一句。不知道为什么,他就是特别爱叫公主们“皇帝”,把马国说成是“帝国”,尽管马国实际上根本不算帝国,并且也同样地既不神圣也不小马*4.5

“你他妈算什么东西对着我指手画脚?滚!”大公主表面上气得不行,实则开心得不得了,因为这个小秘书竟给了她一个这么好的发泄怒气的理由,还不至于承担责任。毕竟她可是堂堂公主大人,没一个小秘书有什么干系?

俾斯麦站在那里不动了一会,挤眉弄眼,随即走了。大公主停止咬牙切齿,继续昏昏沉沉,半身不遂。

————————————————————————————————————————————————————

大公主又一次醒来了。这一次她谨遵和上一次一样的程序,先是痛苦,然后绝望,最后挣扎,醒了。星期一。

她再一次拖着半身不遂的身躯穿过长廊前往王座,听着一个老头和她老妹的咆哮声在宫里回荡。

一切看起来仍很平常。小蛋糕糖粉撒的太少而椰浆浇的太多,窗外的光线颜色不够粉,自己小腹又有了不祥的凸起。不幸中的不幸,新秘书还给自己拿来了一大摞文件——当然,这些都是她不得不承受的,作为一个国家领导人独特的压力和痛苦,那些只会种地的食不果腹的普罗大众是感受不到的。

文件里也没有什么不平常的新闻,统统都是一些大问题,靠她的学生就能解决。大公主喝了一杯茶,感觉神清气爽了很多。是的,她的学生可以完美的解决一切复杂到威胁世界结构稳定的大问题,却会被记事本断货*5一类的小问题困扰到疯人院的门槛上。

瑞雯在旁边替她解说:“世界又毁灭了三次...巨型风暴席卷东海岸...色情行业蓬勃发展...南极大陆爆炸了...劳动》社呼吁在正面突破中大集体主威力*6...牦意志帝国*7向我们挑衅,友谊公主下令开战。今天就这些。”她放下了文件,等待公主指示。

大公主嘴角抽搐了几下,随即眼角也跟着抽搐,随即四肢开始更狂乱的抽动,直到全身抽动不能停止,像个羊癫疯患者发病一样开始癫了起来。富有经验的秘书马上抽了公主几蹄,公主逐渐稳定下来。

公主摸摸肿胀的脸颊,尽全力维持嘴角微弱的生物电抽动::“不好意思,再说一遍?”

瑞雯扶了扶眼镜,看了一眼手里的文件:“情况是这样的。友谊学校学生断货,友谊公主要往学校里再送一批人,牦意志不送,还说我们‘这群阴界阳间的大傻是他们上的一根小抽抽’*8,友谊公主怒,遂战。战无不被克者。”瑞雯又看了一眼文件,把它塞了回去,而公主却没看见这个小举动,她已经陷入美妙的全身不遂(也即昏迷的皇家说法)了。

————————————————————————————————————————————————————

在遥远的北境的洞穴中,有这么一座集结了原始时代所有智慧的宫殿,这宫殿是新建起来的,却因为刻意做旧的长满青苔的巨石和锈迹斑斑的刀剑,仿佛已经屹立了几个世纪一样。在这座宫殿的正当中,我们能看到皇帝陛下本人的岩石宝座和他的会议桌,同样布满裂纹,不过这个可能是皇帝本人砸的。皇帝本人此时正坐在王座中央,尽管戴一顶文化含义不清不楚的维京海盗一样的帽子,却仍显得庞大威严,满身是毛。

不过,在会议室的阴影中,还有一个影子,比会议室的影子更黑,更暗的影子。不知道为什么,这个影子看起来似乎有点眼熟,如果让那位娇生惯养的公主本人之外的任何一匹马看到他,准保会打上一个寒战,而如果公主本人前来,则很可能大小便失禁矣。这个影子没有动,表情像外面的大雪一样冰封住了,坐在他旁边的皇帝陛下看起来醉醺醺的,倒是先开了口,他还拿着一封冒着烟的信。

牦牛皇帝卢瑟福一世看了一眼龙快递过来的回信,不耐烦地敲着石桌:“不是,俾斯麦,咱们当时发的件好像不是这么写的啊?*9你再帮我想想...算了,既来之则安之,他们要打,咱们奉陪,下令准备作战!”皇帝的咆哮声从会议室喷涌而出,传遍了四境,霎时间天昏地暗,不知道何时这片大陆的天才能再见光明。

...我同意您的观点,皇帝陛下。”俾斯麦冰封的脸突然笑了。这个笑是一种比皇帝的咆哮声和友谊的核聚变魔法可怕不知多少倍的武器,这是一支射向马国的复仇的锐箭

而这个笑,也代表了本文的正式开始。

————————————————————————————————————————————————————

一匹马始终在那里,坐在可旋转的快餐店样式的升降椅上,把前半身压在一个类似于桌子的东西上。这类似于一个桌子的东西其实除了表面的仿木纹平面之外和桌子没有任何相似之处,不过这不是我们的重点。听到背后传来的椰子互敲*10的声音越来越近,这匹马稍微转了个身,把她的前肢放到更舒服一点的位置,然后打了个响指:“来了?”

在阴影里浮现出一个声音,随着油灯发出的奇特蓝光而现形了。这个身影并非是一个幽灵,但如果单看她那忧郁的小眼神,和幽灵也没什么区别了。“我还是很好奇你到底是怎么打响指的。”

桌前那个不露出正脸的马形物体烦躁地说:“这不是重点。我相信你的能力。矛盾已经激化到了一定程度了,人民们会起来的,你只不过起到一个名义领导作用而已。时机尚未成熟,战争结束之后再活动可能更保险一些,免得被民族主义者们拍死在襁褓里 ...

“种族主义者。*11”幽灵似的影子轻声更正道,“这里是马国。”

“哦,对不起。”马形物体咯咯笑了几声,又接着话头严肃地讲道:”在战争期间你就可以组建武装了,我会分散四把手的政权的。大公主的退位是必然。依我看,真正掌权的友谊公主会退到陪都小马谷。要记住,哲学家们只是用不同的方式解释世界,而问题的真正关键则在于吃饱饭。*12好了,那么祝你一路顺风吧,星光!“等到阴影中的那匹马已经走远,马形的物体又突然想起了些什么:”顺便问一下,政权名字准备叫什么?”

星光正准备向外走,被这一个问题给拉回来几步,不耐烦地回答她:“坎特洛特公社。”

“啧啧,干脆直接叫巴黎公社好了,明目张胆的家伙。”马形物体语气中带上了一点责备的意思。

星光摇了摇头:“萍琪,我有时候真不知道该说你是天真还是脑瘫。”

她走了出去,只剩下那匹发疯的小马在黑暗的角落里发出金属摩擦般的可憎笑声。

————————————————————————————————————————————————————

*1战锤40k

*2是的,就是那个俾斯麦。

*3砒霜学名

*4糖尿病治疗药物。说真的,我有时候就很奇怪,马难道不会得糖尿病吗?

*4.5魔改自伏尔泰某名言:“神圣罗马帝国既不神圣也不罗马更非帝国”

*5致敬我过去的一个短篇作品《诺里尔斯克噩梦夜》。文章已完全写完加修改完,但是我并不确定能不能发到站里,故压下不发。

*6随便从《今日朝鲜》选出的一条社论标题。

*7牦牛+德意志

*8这其实是扎波罗热哥萨克给苏丹的回信的一部分。

*9皇帝当然不是这么写的,因为俾斯麦把埃姆斯密电给改了。

*10《巨蟒与圣杯》梗,经费不足时被剧组用来模仿马蹄声。

*11调侃马国智慧生物之间能力差异过大而智商相差不多。

*12马克思名言的魔改。原文:“哲学家们只是用不同的方式解释世界,问题在于改变世界

 

 

那么...文章结束了吗?

当然没有。按照还原真实历史的要求,这无疑只是一个很草率的开头而已,战争(对应普法战争)还未结束,而我们的主人公则应该是在坎特洛特(对应巴黎)组织公社的星光同志,在小马谷(对应凡尔赛宫)发号施令的暮光(对应梯也尔,哦对了,这个时候对应拿三的大公主应该已经被牦意志抓加放了),以及在背后操盘的神必马萍琪,这一切都要等到战争结束才能开始,因此本文就是个引子而已。

那么...还会有下一章吗?

不一定。这个引子整体来说是很无厘头的,但这样反而让我不知道如何向下写。文章从开头写到结尾必然要一个中篇的量,但我根本写不了短篇以外的任何小说。另外,原著《法兰西内战》的作者老马毕竟光伟正,要是我继续写下去,因为犯了什么不可说的错误惨遭举报加削除而连累了这个没有任何政治因素(好吧,最后一节可能有一点)的引子,那就显得无厘头了。(读者里可能还有人记得委内瑞拉的事情。那个黑历史就别提了。)

哦对了,如果你很喜欢这个点子和展开,拿走它吧。它是你的了。

 

thumb_up0
0thumb_down
排序:按时间 升序 显示:全部评论
1楼
Utopia Lv.16 幻形灵赞助者
评论 马兰西内战(的引子)

:ftemoji_twieek:

8 天前
2楼
某张姓男子 Lv.4 天马
评论 马兰西内战(的引子)

最后,为防范某些看到标题就直接翻评论区而不看文章的朋友们,我在评论区里简洁地重申一遍:

本文实际上是大公主的倒霉一天的搞笑叙述,而不是政治隐喻一类的事物。本文中一切人物的观点不代表作者的观点。

如果你认为本文存在政治相关的问题,请先阅读文章结尾处的声明。如果你读完声明后仍然认为文章存在政治不妥,希望能向我私信以便改正。如果你认为本文有文笔上的不妥,可在评论区畅所欲言,本文作者会听取各位的宝贵意见。

8 天前
3楼
Haiter Lv.13 独角兽
评论 以及更多.......

以我长期以来的看文经验,你属于一个极其奇妙且美妙的特例,可能是因为过去曾经发生过的特殊时间,你出现了在别人觉得你如何之前你就觉得别人觉得你如何的问题,你非常自觉的以为自己在站点的底线边缘反复横跳,但是事实上,根据以往经验,结合古今,总结数据你应该可以看出本站对于所有种类的文都持包容态度,并且这里有一套反应不算迅速但是可以说完全实用的制度可以精准的处理有关的问题,而你所需要做的就是复制文本内容、打好格式然后点击发表按钮后进行验证,在看到验证成功后放下电脑打开手机去看一会英剧冷静一下。

7 天前
4楼
Haiter Lv.13 独角兽
评论 以及更多.......

虽然我知道你肯定看得懂但是我还是翻译一下:

1、冲塔暴毙还轮不到你

2、如果你真的冲塔我们可以举报

2.5:既然已经写了,为什么不发呢?(微笑)

7 天前
5楼
某张姓男子 Lv.4 天马
评论 以及更多.......

回复44373 @Haiter :

啊,所以说有点多虑了(笑)

之前法师跟我说过以后文章里最好不要出现“社会主义”这四个字,所以说我一直没往上投新文章,因为所有现有的文章要么有这四个字,要么字缝里总能看出来有这四个字,不知道管理员看了会不会删掉(笑)

7 天前
6楼
某张姓男子 Lv.4 天马
评论 马兰西内战(的引子)

《诺里尔斯克噩梦夜》已好。

苏联题材,幽默风格,短小篇幅,敏感内容和乱七八糟的押韵。

想看到这部作品的在下面留个言,等到我混好了之后就发出来(笑)

6 天前

登录后方可发表评论

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显示模式:

源格式
文本格式
极简格式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

信息栏

有问题?查看用户手册

EquestriaCN 小马中国

在爱发电捐助我们:https://afdian.net/@fimtale
如果您已完成捐助,您可以将捐助页面截图并联系我们以获得“赞助者”徽章。

FimTale 用户交流QQ群:938048195

FimTale分级制度
E

基于Everyone标签的内容应适合所有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不应包含任何黑暗、恐怖、血腥、性暗示、“哲学”、辱骂等内容,且不引起大多数用户的不适。



T

基于Teen标签的内容适合13岁以上的青少年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轻微的血腥、暴力、恐怖描写。



R

基于Restricted标签的内容:图片不应包含Derpibooru的explicit与suggestive标签;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刻意或详细描写角色死亡、受伤或其他暴力过程的剧情。此分级容易造成不适,请读者慎入。

收录该文章的频道
  • 无厘头及其他解构主义

    某张姓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