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RK
SRK
Lv.1 136/160

BILIBILI:https://space.bilibili.com/404604832

【黑暗同人】【PONY CITY】(小马镇/小马城)S1

【终章】

本作评价
11()
()0

arrow_drop_down展开/折叠此处内容

 

 

 

 

 

 

 

PONY          CITY 

 

 

 

 

 

终章

 

 

 

 

“嘿,保罗,晚上好。”

“晚上好,道恩。”面前这个被称作保罗的年轻雄驹正在吸烟,话语随着一团烟雾被轻轻的吐出。

“伙计,你的状态看起来不怎么好。”而这个道恩,看起来似乎更为年长,块头也大一些。“你该不会......”

“没有。”保罗急促地打断他的话,随后意识到了自己的失言。“额......我是说,没什么,我没事。”他顿了顿,似乎又想说些什么,不过最后只是深深吸了一口烟。

“明天见,道恩。”保罗似乎不想再谈下去了,他整了整制服,快步走出了员工休息室。

道恩苦笑一身,也转身收拾自己的东西去了。

 

“您好,喝点什么?”看到有马往吧台前一坐,保罗下意识地问道。

作为维罗尼亚酒吧的酒保,保罗在这里工作了1年多。今天是他第一次值日班,之前大多是夜班,所以虽然已经喝了杯双份浓缩咖啡,但精神还是有些不好。

今天是周末,你永远不会知道酒吧什么时候会来客马,因为有些马们总是突然产生来喝一杯的想法,任何时刻都有可能。随后,保罗意识到他走神了。站在客马面前原地不动可不是什么好事。

“保罗?”那是一位经常来的熟客,保罗几乎每天都能看到他来。

“我没事,只是第一次值日班,有些不习惯。”说着,他已经用行云流水的动作调好了酒,递到了客马的面前。

“对了保罗,你看了今天的晨间新闻了吗?”那客人接过酒杯,与他闲聊起来。

“哦,我没有这个习惯。所以......有什么有趣的新闻吗?”保罗回答。

“什么,你不会还没听说吧?”客人把酒杯放在一边。“就是昨天的事,那个中心帮,你知道吧?”客人喝了一大口饮料。“中心帮的总部就在一夜之间,被警察端掉了。帮内的主要人员几乎全部落网,中心帮,已经名存实亡了。”

“哦,是吗。”保罗漫不经心地回答,他拿起一个杯子开始擦拭。

“这不是重点。”客人见保罗一副不在意的模样,急忙说道。“重点是那个马......据说,那个帮助警察搞定关键线索,并主导这次行动的,被称为‘马城的义警’的马。更关键的是,是警方主动承认的他的存在!”

保罗那正在擦拭杯子的手,突然停下了。

客人看到保罗的一愣神,于是他解释道:“就是他们找的非官方帮手。有人猜测,可能是一位强大的魔法师,也有人认为是情报侦探方面的专家。总之大家都对这位‘神秘人’议论纷纷。也是,谁能想到以往那只会在电影里发生的事,竟出现在了这马城......”客人掏出一根烟,随后施法点燃。“唔,反正至今为止没人知道那是一个怎样的马......”

“不。”在一旁,一直沉默的另一位客人忽然开口。“你们在说,那个‘义警’是吧?

我见过他。”

闻言,在场的另外两人都是一惊。客人连忙追问另一位客人:“什么,你说你见过他?什么时候,在哪?”

另一位客人清了清嗓子,随后开口:“就在今天凌晨,我下班回家的路上。一定不会错的,那个身影......我撞见了他。他似乎是正在赶往什么地方,而我,陷入了麻烦之中。”

 

凌晨时分,刚淋过夜雨的马城空气显得清新而寒冷。大卫是一个工厂工人,他刚下夜班,正走在回家的路上。

那是一条阴冷潮湿的小巷,是大卫走过无数次的路。可与以往的安静不同,小巷尽头却传来阵阵噪音。一个健壮的雄驹,脸上带着帮派的纹身,正火急火燎地向这边跑来。他看见大卫,一把抓住了他,用小刀抵住他的脖子,调转身躯,向前方大喊:“不要过来!你再敢接近,我就杀了他!”

然而在小巷的尽头,除了黑暗,大卫并没有看到其他任何东西。

不对,在那阴影之中,有什么正在缓缓移动。

一只紫色的角,没出了黑暗!

随后,大卫看到了令他万分震惊的景象:在黑暗中,一个身穿黑色长袍的马,正向他缓缓走来。从露出的角和一点点前蹄来看,是一位紫色的独角兽。而他的脸,始终笼罩在连衣帽的阴影下,让人完全无法识别。

黑衣马走到了不远处,便停了下来。

“该死的。”劫持大卫的马叫道。大卫发现了,那雄驹也和他一样感受到了一股莫名的压迫感,以至于声音都有些颤抖。“嘿!照亮你的后面,让我看看还有没有人跟着你!”

黑衣马默默点亮了自己的角。

可是这亮度却忽然放大,大卫只感到眼前一片白光,连忙用手去当。可当他把手放下来的时候,那黑色的身影就已经来到了他们的面前,随后一道闪光,直击他身后的劫持犯,把那马直接打晕了过去。

他就这样,被救了下来。

大卫再一转头,背后空无一人。那黑衣马,已经不见了踪影。

 

“......然后,警察紧接着就到了,我在被询问几句后就急忙回了家。”大卫说道。

听完这个故事,那客人十分震惊。“我的天,没想到能在这遇见真正见过那义警的马。快和我说说,他具体是什么样的。”

“我想,他一定是位强壮的成年雄驹,他的动作精准而迅捷。同时他还精通魔法,能够在短时间内迅速地切换并释放法术,所以他一定有着丰富的魔法经验。应该是一位中年雄驹,可能是国家的秘密特工,或杀人如麻的雇佣兵什么的也说不定啊。”

听到大卫说的话,保罗不令人察觉地皱了皱眉。

可惜他猜的都是错的。保罗想。因为根据他刚刚的描述,他可能猜到了他们讨论的那个“义警”是谁了。而恰巧,他在三天前,才刚刚见过那个马。

 

 

 

虽然还有20分钟才到12点,但保罗却是早早地来到了酒吧。两年前,他才刚刚来到这座城市。在这里,他没有任何朋友与亲戚,在断断续续地找并丢了几次工作后,只有维罗尼亚酒吧的老板好心接纳了他。所以除了来工作,他也没什么其他的事可以去做了。至少在这里,他还有些关系不错的同事可以聊聊。

只是,从他刚踏进酒吧门的那一刻起,他就有一种不对劲的感觉。而最让他感到奇怪的,是他的同事莫妮卡。

他刚进入酒吧工作时的搭档就是她,这个叫莫妮卡的雌驹,年龄和他相近,虽然对别人比较冷淡,话也很少,但经过这么久的相处,保罗已然发现她是一个外冷内热的女孩。而莫妮卡也似乎并不讨厌他,他想,这可能是由于他平时十分注意与他人交谈时的措辞吧。

可现在他看到的莫妮卡,却散发出一丝他不认识的完全陌生的气息。他与莫妮卡本不算亲近,可也是每日相处的工作伙伴。所以他确信,莫妮卡一定发生了什么事,以至于她今天如此的非比寻常。

先不管了,他想,他现在得赶紧去换上制服工作了。

 

整整30分钟,他始终没有和莫妮卡搭上话,除了关于工作间的对话,他们便再没有其他的交流。保罗心里暗想,下班前一定要逮住一个机会问问她。

只是他刚一抬头,便看见莫妮卡不知不觉已来到了他眼前。他吓了一大跳,莫妮卡开口便说:“13号包厢来了一桌新客人,他们点了两杯‘菲尼克斯’,4杯啤酒。”

“喔,好的。”

保罗还想和她说些什么,只是还没张口,她便已经回头离去了。保罗只好转身工作。

13号包厢吗?

保罗突然发现了刚刚对话中的一个细节。

是那个马来了吗?不会错的,这间酒吧的13号包厢只会留给那个马。因为这间酒吧是他常来的地点,所以他便告诉老板永远留着13号包厢给他。

保罗经常在这个酒吧见到他,大家都称他为“断角菲尔德”,据说为附近的黑帮“中心帮”干活。他不怎么说话,身边总是带着几个小弟。没有人敢去问他断角的原因,据说他做事心狠手辣,但似乎也是一个极为谨慎的人,所以也只是据说而已,你甚至打听不到他在中心帮到底是干什么的。

想着,手中的酒不知不觉便配好了。保罗按了两下电铃,可莫妮卡迟迟没有过来。

是发生什么事了吗?保罗心想,为了不让客人久等,保罗只好自己将酒端过去了。

保罗来到13号包厢门前。只是包厢内静悄悄的,听不见半点声响,门内也看不见光。“您好,您点的酒水给您送过来了。”他敲了敲门,可是等了好一会儿,还是没有一点动静。

 

 

“老大?你没事吧。”身边的小弟哈尔似乎察觉到了,阿尔跟菲尔德多年了,老大一举一动透露的含义他都清清楚楚。菲尔德摆了摆手,哈尔便也不再多说什么了。

自从进到这酒吧里来,虽然眼前所见的和往日并没有什么区别,但菲尔德还是感到始终有一股不祥的感觉萦绕在他的心头。

“怎么了,大哥,不舒服吗?要不要我来帮你按摩一下啊。”一只年轻雌驹靠了上来。小弟经常带一些妹子来陪酒,菲尔德自己倒是不认识,也并不与她们有过多的交流。自己已不是年轻时候那般了,而小弟却不然,所以菲尔德也没有制止这种行为。

他挥了挥手,阻止了那个妹子继续靠近。而就在此时,包厢的门外想起了清脆的敲门声。

“您好,您点的酒水给您送过来了。”

不妙的感觉顿时在他的心头涌起,因为就在几分钟前,他所点的饮料,已经被另一个服务员送到了。

难道说。费尔德一边快速的思索,一边抬手示意手下不要出声。果然,今天晚上的酒吧里的确有猫腻。在短暂的沉默后,菲尔德开口了,他冷冷的声音准确地传递到门外:“把你带的东西放到门外,不要进来,我一会儿自己去拿。”

话音未落,只见方才来到菲尔德身边的雌驹,趁他的注意被保罗吸引时候,慢慢地靠近,然后反手将一把锋利的匕首刺向了菲尔德的脖颈!而此时的菲尔德却丝毫没有察觉到身后的危险。

这陪酒的妹子,竟是来刺杀菲尔德的刺客。

而就在匕首快要刺到他的时候,尖锐的刀锋却好似被一股无形的力量扼住了似的,停在了距离他皮肤分毫之外。

而这时菲尔德才猛地回头,霎那间便反应过来的他,一把将他身后的雌驹掐住。“好啊。”看着那雌驹被瞬间制服,菲尔德冷笑道。“好一招声东击西。可惜,我最后留了一手。”说着,菲尔德从身上掏出了一块符文石。

“这是我托人专门打造的符咒。”他轻轻地把玩着石头,石头上符文发出的淡淡的光正在逐渐变暗。“这是一种来自于上古的魔法技术,现在很少有人能够像这样将魔法储存在符文之中了。”对于不能使用魔法的马来说,符文是他们释放魔法最简单有效的方式。只需要由其他法师提供的魔能,不同的符文便能释放出相应的法术。

“而我所携带的符文法术,便是‘任何金属制品靠近我时,强制将其停住’!”他的嘴角逐渐上扬。“不仅仅是刀具,就连子弹也能停住哦。”

 

 

听见门内传来剧烈的打斗声,保罗心中感到不妙。他也没想那么多,便推开了门。

眼前的景象,让他的心里不由得一惊。

几只壮汉正在制服方才的刺客,而那雌驹身体虽细小,动作却意外的灵活有力,好几只马一起上去才将她按倒。

保罗一推门,室内的数双眼睛便齐刷刷一起盯向他。

“是同伙吗?”菲尔德冷漠地说道。“把他也捆起来。”他的手下听见老大的话,便一齐向门口冲来。

此时,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保罗的脑中只有一个字:跑!

 

 

看着眼前被制服的刺客,菲尔德若有所思。因为他能感觉到,他内心中那冥冥的不安感,依旧没有消失。

他的贴身手下哈尔留了下来,此时他正在疯狂的按“呼叫服务”的按钮。不一会儿,酒吧的另一位女服务生莫妮卡便赶了过来。

“你们这个酒吧是怎么搞的?我们老大今天晚上多危险,你知道吗?酒吧的安全工作都搞不好,连凶手都能混进工作人员里,我看你们是不想干下去了吧。”一见到服务员,哈尔便劈头盖脸的骂了过去。

只是那女服务生,并没有停下脚步,而是径直地向菲尔德走去!

菲尔德心中暗叫不好,蹄子立刻向后腰摸去,然后几乎是紧接着,一颗子弹和一道闪光飞来,分别打掉了他和哈尔蹄上的枪,之后又是紧接着,连给他们反应的机会都没有,两支蹄枪便被一团光芒裹挟着,滑向了包厢的另一个角落。

 

只见莫妮卡身上轻光闪烁,随着幻形术的解除,暮光闪闪站在了他们两个的眼前。

“‘断角菲尔德’,二级在逃犯,靠着十多年来的努力从中心帮的低级成员混上了中心帮暗杀组头目,手上共有48条人命。哈尔佩尔,在逃犯,中心帮暗杀组成员,手上共有3条人命。”不等他们两人询问一句,暮光便用冷静而低沉的声音叙述道。“而你们有一个共同点,十多年前,那时你们才刚加入中心帮不久,在市郊附近的巷子内,抢劫并枪杀了两位首都官员,同时也是一对夫妻。”说完,暮光的头顿了一下。

“你说的话是什么意思?你究竟是谁,为何而来?”菲尔德的大脑快速地思索着对策,同时他向暮光发问。

“你不需要知道我是谁,你只需要记住,十多年前被你们枪杀的夫妇,夜光闪闪和鹅绒闪闪。他们和其他所有的死于你们枪下的马们一样,都是善良而遵纪守法的好公民。在你们死前,我要你们记住他们的名字。”说着,暮光抬起了蹄中和被魔法包裹的枪,对准了对面的二人。“而我,只是一个前来复仇的马而已。”

“可是,刚才的......”

看着菲尔德不解的模样,暮光打断了他的疑问:“我可以全部都告诉你。我花了数天的时间,设计了这一出完美又精准的计。我料到你身处黑帮,身上一定有着某样保命的东西,因此我用魔法控制雌驹向你攻击,发现了符文石的存在。那个男服务生精准地卡着时间到来,被你误以为是吸引注意的同伙,他支走了你的手下。而现在,刚解决完危机的时候,也就是你们最放松警惕的时候。”

菲尔德和哈尔两人顿时一身冷汗,就在菲尔德张嘴还想说些什么时,暮光又一次打断了他。“行了,你什么话也不用说了,我也没有什么好和你说的。我无法再等待了。

死吧,死在这你曾经用来杀害那些无辜者的子弹下!”

 

“住手!”

听到这熟悉的声音,暮光心里一惊。她回头一看。

在她身后,竟站着马城警局的警长沃尔雷森特!

 

“警长......警方从一开始就在跟踪我吗?”

“......不是的,暮光小姐。”雷森特警长坚定的推了推眼镜。“自从我发现了你查阅了档案室的那个资料之后,我就知道,你一定在调查那个案件。之所以愿意协助我们捉住昂科拉,也是因为龙帮与中心帮有合作关系,你可以借此找到菲尔德现在的位置吧。”

“所以呢?我做到了你们做不到的事,你不要告诉我,最后这个案件要由警方接手吧?”暮光冷笑了一声。

“不,暮光,现在我只代表个人与你谈话。而我想对你说的,你必须要相信我,我向你发誓,你不会后悔的。”

警长叹了口气。

“暮光,你不能杀他们。

因为这是你和他们唯一的区别。如果你击发了那一颗子弹,你就变得和他们一样了。

你就会变成罪犯。

我不能就看着你这样,变成一个罪犯。现在的你,只是被愤怒蒙蔽的复仇者,但我在你的内心深处,看到了嫉恶如仇的一面。”

“那我父母死的时候,法律又在哪呢?”暮光的声音逐渐响亮。“在这个城市中,法律就如同虚设一般。没有人去在乎的东西,拿什么来让我相信!”

“就好像是冥冥之中的,你来到这座城市。而我一直有这种感觉,你能带来这座城市所没有的东西,你能治好这个地方。我不是要你当什么英雄,我只是想要你能坚持你内心真正所想的。”警长目不转睛地瞪着她。“你真的是想复仇吗?暮光闪闪,难道杀了这两个人真的是你所追求的吗?”

“不管你怎么说,他们今天非死不可!”暮光厉声喝道,枪口又对准了两人。

 

两声巨响。

枪口的硝烟慢慢地上升。

 

雷森特警长慢慢放下了枪口,就在刚才,他射出的两颗子弹精准地贯穿了菲尔德与哈尔两人的胸部。

“我已经是个中年人了。”菲尔德带着疲倦的声音说道。“我已经无所谓了,这么多年的警察生涯,我都没有想清楚我参加警察的真正目的。就让我帮你一次吧,暮光,你感受到了吧。”

 

暮光还在巨大的震惊之中。

一个钱包从菲尔德的衣内掉了出来,暮光在一片血泊之中看到了那个钱包。她不知道钱包里是否也有一张全家福,但是透过地上的钱包与枪,她仿佛看到了当年的那场命案。

她看到了真正杀死她父母的东西。

大仇已报,罪犯死在了子弹之下,一切如她所愿。但是暮光没有感到哪怕一点点的爽快感或使命完成感。看着眼前的景象,她只感到一阵阵不好的情绪冲击着她的大脑。

这是我所追求的吗?

暮光痛苦地抱着头,蜷缩在地上。

为什么?

 

她所追求的,到底是什么?

 

她看到了爸爸妈妈,还有哥哥。

她看到了自己幼小的身影。

 

菲尔德、昂科拉、罪犯......

父母、斯派克、无辜者......

自己......

 

 

 

 

暮光起身,轻轻拍了拍身上的灰。

她已不再迷茫。她看到了自己真正追求的东西。

不是复仇。

 

而是拯救,拯救这座城市......

 

拯救,拯救自己。

 

 

 

 

 

 

 

 

PONY CITY

第一部

 

 

 

 

 

 

 

 

 

 

 

thumb_up11
0thumb_down

登录后方可发表评论

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显示模式:

源格式
文本格式
极简格式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

信息栏

有问题?查看用户手册

EquestriaCN 小马中国

在爱发电捐助我们:https://afdian.net/@fimtale
如果您已完成捐助,您可以将捐助页面截图并联系我们以获得“赞助者”徽章。

FimTale 用户交流QQ群:938048195

FimTale分级制度
E

基于Everyone标签的内容应适合所有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不应包含任何黑暗、恐怖、血腥、性暗示、“哲学”、辱骂等内容,且不引起大多数用户的不适。



T

基于Teen标签的内容适合13岁以上的青少年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轻微的血腥、暴力、恐怖描写。



R

基于Restricted标签的内容:图片不应包含Derpibooru的explicit与suggestive标签;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刻意或详细描写角色死亡、受伤或其他暴力过程的剧情。此分级容易造成不适,请读者慎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