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返尘缘
空返尘缘
Lv.5 883/1000

友谊是史诗

第四十章 甜蜜之家 下

本作评价
21()
()0

第四十章甜蜜之家 下

“将将—!时间差不多了,女士们,先生们。还有谁有问题吗?没问题游戏现在开始!”克鲁格这一声宣告拉开了死亡游戏的序幕。没有什么小马因为恐惧而逃离现场,毕竟这个游戏的死亡率只有50%,如果行动得当的话还不至于落败。

“我有问题!”嘉儿举起了蹄子,克鲁格眉毛一挑猛然看向了我,不过他的视线没有停留太久,又转向了嘉儿。在场的其他小马纷纷看向嘉儿,对她接下来要说的话也很警惕。

“这位小姐你有什么问题?”克鲁格这么说也是出于礼貌,其实该讲的他之前已经给我们掰碎说清楚了,他的规则解说非常完美。

“你之前只说赢过一个对蹄,这个游戏就算过关吧?但是你没说过关之后可以离开洋馆,所以到底我们怎么样才能出去?”嘉儿伸出一个蹄子指着克鲁格,大声质问他。现场的小马一片哗然,大多数小马都理所当然的以为赢了就可以走出洋馆了,说到底死亡的压迫让他们没办法细想这些。

“这位小姐,说真的我也不知道。我只是个可怜的流浪魔术师,只负责...嗯?”突然有一封信落在克鲁格蹄子上。

嘉儿的这次提问其实是我们这个计划最关键的一步试探,我们必须要知道所谓的诅咒或者说幕后黑蹄能不能根据现场的状况作出反应。之前据我的猜想,应该会在写有第四个游戏字样的信封上公布出去的方式。没想到真的和我想的一样,这让我对接下来的事更有把握了。

“嗯嗯,通过四场游戏的小马可以离开洋馆。这位小姐你还有别的问题吗?”克鲁格看了看信给出了答复。

“别开玩笑了!四场游戏要死多少小马?今天有几个小马能活着离开?”

“直接烧了洋馆!把这里的主马逼出来让他付出代价!”

“不要啊啊啊啊啊!!!”

各种呼喊声,谩骂声不绝于耳,我蹄子撑着头稍微观察了一下,就在马群之中发现了那个贵族小马和教授小马。没想到事态发生变化可能会导致游戏无法正常进行时,他们的表现有些动摇但还是强作镇定,说真的他们这种行为说好听点就是不堪重用,说难听点就是废物。

克鲁格对此却两眼放光,他知道嘉儿话还没说完。他背靠老板椅扬了扬眉毛神采奕奕的看着我,仿佛再说‘嘿!你这家伙还真是不会让马无聊的家伙。’一样。

“所以我有个建议!”在她说这话的时候我已经在准备了,准备用增幅术增幅嘉儿的自信,还有场内小马的负面情绪。接下来的一步可能真的是我这个阳谋最重要的一步了。

在场的小马无论男女老少此时都停下了自己的一切行为,死命的盯着嘉儿。她刚刚的话已经让她掌握了话语权,大家希望能从嘉儿嘴里听到一些有用的话,让他们逃出升天。

“干脆就换个游戏决一胜负好了,干嘛搞那么复杂?这样不是很有意思吗?五十个玩家直接同场竞技,决一生死。”嘉儿这句话刚说完,我感觉现场的气温下降了几度,很多小马都瞠目结舌的看着嘉儿。一个看上去老实真诚的小马事实上却是个杀马狂,这个残酷的事实相信在场大多数小马都受不了。这是为了能让我更好的调动场内小马的希望和绝望情绪设置的,否则幕后黑蹄很可能不会上钩。

“哦!有回复了!主马同意了,现在就有请嘉儿小姐陈述规则,主马听到之后会帮忙准备游戏道具的。”克鲁格看向我的眼神越发狂热,这不正是是他梦寐以求的精彩表演吗?

“开什么玩笑!我不同意!我...”贵族小马看到事情逐渐失去掌控准备开始煽动马群,但是他话还没说完就被一股莫名巨力掀飞出去,撞在墙上,他咳了几口血倒在地上,只是受了点伤没有大碍。这一幕都被众马看在眼里,很明显这就不是摄物术甚至连小马魔法都不是。

“好了好了,这位绅士,你要搞清楚。你只是客马,主马应该让客马宾至如归,但是客马必须知道自己只是客马。你可别让主马扫兴。嘉儿小姐,请继续。”克鲁格给自己倒了杯香槟,等着下文。

“咳咳!大家伙,我准备的游戏叫做心动扑克!这游戏能让全场所有的小马参加,需要准备一副扑克牌。每个小马抽一张牌,谁抽到塞勒斯提亚所代表的大王就算获胜!特殊规则:抽到露娜牌则算全员失败。怎么样,大家能理解吗?”嘉儿说完规则后所有小马都面无血色,虽然这个游戏看起来简单,但是刺激程度不是简单的能用心动说清的,说是‘心脏病扑克’也不夸张。

这个游戏只会有三种情况,要么是有谁先抽到塞勒斯提亚牌获胜,其他49个小马死亡;要么是在有谁抽到塞勒斯提亚牌之前抽到露娜牌,无马生还;要么是谁都没有抽到这些牌,导致无马生还。第三种情况虽然没有明说,但是一些聪明的小马已经发觉这个问题了。所以说这个游戏不一定会有赢家。

因为有了前车之鉴大家谁都不敢出声质疑,只能默默祈求主马别认可这个游戏。但是残酷的是他们身边的棋子都在慢慢变成白烟小说,聚集在克鲁格身边变成一副扑克牌。有几个胆子小的直接就晕过去了,但是在诅咒的作用下被弄醒了,之前吐血的小马看上去伤也痊愈了。看来在决出胜负之前主马会保持大家的身体健康,我真为他的体贴而‘感动’。

在克鲁格洗牌的时候,他的眼神朝我看了过来,他那眼神似乎想把我的头盖骨掀开看看里面到底在想什么。我知道他不明白为什么我要制作看上去那么对洋馆主马胃口的游戏。我嘴角上扬轻蔑一笑,如果让他都能看穿我怎么拯救在场的小马。

“这个毕竟是这个橙色小马自己想的游戏,她绝对会出老千!这不公平!”这个小马虽然说得理直气壮,但是蹄子抱着头生怕被攻击。所幸四周都没有动静。

“喂喂喂!这不是明摆着的事吗?不然这样,让你第一个来,你来出老千。还有这个牌不是普通的扑克牌,做任何标记记号或者附上味道都会被消除,想用微察眼镜看牌面看到的只能是一片漆黑。哦?又有一封信,嗯...这样啊。上面写了抽牌之前必须说‘我赌上自己的性命’,还有不允许做出大家看上去明显是作弊的行为,否则立即抹杀。还有比赛完成之前玩家谁都不准出活动室,员工小马只出不入。”说着克鲁格直接把牌丢到说话小马的桌子上,他明显就是教授小马。大多数小马都认命了就他还在找茬。

如果有小马准备耗时间,最后可能会被饿死在活动室。大家此时都聚精会神的盯着教授小马,看看他怎么做。毕竟第一个抽的风险是最大的,只有1/54的存活率,大家看向教授小马的眼神都很紧张。

他犹豫踌躇了很久,最终也没有抽牌。这倒不是说他和其他小马一样胆小,毕竟这游戏他也是第一次玩。按照教授小马的想法,准备先让别的小马试试,想借此寻找规律。所以他把牌推向一边,摇了摇头。大家对他这行为都很不满,开始大声叫嚷,但是教授小马不为所动。

这时我和嘉儿对了对眼神,看气氛差不多了准备接下来的行动了。

“还有小马要先抽牌的吗?”嘉儿问完这句话,在场的小马都面面相觑。有些小马张了张嘴,但没有说话。

“我赌上自己的性命!把牌给我吧。”嘉儿说完这句话之后,牌仿佛被一股冥冥之中的力量牵引着,来到了我们这桌。嘉儿看着桌子上的牌,毫不犹豫的就把牌放到了蹄子上。她金色的鬃毛被某种莫名的力量吹得飘散起来,意气风发看着牌的样子,让周围时空就像静止了,没有任何小马敢发出声音,此时的她宛若神明。

“高尚的话,就连弱者也能做到,但是要取胜的话,只有强者。伙计们睁大眼睛看好了!”我对她点了点头,周围的小马全都屏住呼吸,紧盯着这可能会决定他们命运的抽牌。

“54合1!”嘉儿释放出誓言之甲,说出誓言,双蹄合十。把五十四张牌拍成了一张。

“我的牌抽完了,就是这一张。”嘉儿释放出誓约之甲的时间只是一瞬间,大多数小马都盯着牌没注意嘉儿。他们没想到嘉儿力气大到能把54张牌拍成一张,严格按规则来说嘉儿已经赢了。毕竟赛里斯提亚的牌也在这里面!

“这...这太荒唐了!简直胡闹!”

“怎么可能,不用魔法单纯靠力气真的能做到吗?”

“呜呜呜——我要死了,你好狠的心。”

“这难道不算作弊行为吗?”

“哈哈哈——哈哈哈哈——!居然是这种做法吗?幽光亮亮!”克鲁格看到嘉儿的行为先是一愣,然后就开始仰天长啸。

“吵什么吵!你们不是还没死吗?安静点!”我一声大吼呵斥住了在场快要发狂的小马,这之后才是关键中的关键。为了能好好的观察那张牌的变化我必须要集中精神。

照我之前的猜想,嘉儿那么做了之后,54合1的牌会产生剧烈反应。按照之前的规则,嘉儿没有违规,确实只抽了一张牌,而那张牌包含了塞勒斯提亚的牌,应该算获胜。但是同时那被拍成一张的牌里面还有露娜的牌加上52张普通牌。按规则要杀死嘉儿和其他小马,这非常矛盾。

这个咒术主要的载体还是牌,我主要是冲着这个去的。按照我的猜想塞勒斯提亚的牌无论如何都是不会碎裂的,为了杀死其他小马除了这张牌都会碎裂。

就在这时那张牌发生了剧烈震动,青色红色黄色的闪电围绕着它,极其不稳定仿佛随时就要爆炸。她见状把牌直接丢出窗外,不过和我们想的不一样,并没有爆炸声传来。

突然空中射过来一阵耀眼的白光,我定睛一看,有一块结晶物在光中若隐若现。克鲁格,贵族小马,教授小马在白光之下已经蓄势待发,就等鬼雷晶成型大打出蹄了。

“嘉儿,带其他小马出去。”这里一打起来我顾不上其他小马,嘉儿听从了我的话把其他小马先带了出去。

我凝聚出了逐风者,贵族小马和教授小马看着我如临大敌,克鲁格则是连连后退。

“你们几位的事我就不参与了,免得遭殃。”他笑着退到了一边,召唤出了防御法塔准备见机行事。

右边穿着红色西服红毛棕鬃的中年小马拿着红铜古盾,左边穿着蓝色法袍教授小马也掏出了加倍之杖施展了魔法护盾。他们紧盯着我这边防备我突如起来的袭击。

在他们狂风暴雨的法术之下,我如同闲庭信步的走过他们身边,在他们还没察觉之前一息千斩。红铜古盾,魔法护盾,加倍之杖直接爆碎,碎片四散在活动大厅之内。

我瞥了一眼,他们瞪大了眼睛全身后仰,看来从来没想过自己落败的如此之快吧,连后续的蹄都没用出来。要不是他们是小马,早就连马带盾被我一起斩了。

两个小马被我用摄物术拘禁了起来,他们大声叫嚣贵族小马和教授小马不会放过我的,我没太放在心上。我把天上已经成型的鬼雷晶用摄物术拿到蹄子里,看着克鲁格。

“克鲁格,两座法塔好像不太够。我给你时间你再放二十座,你还能坚持久一点。”我用冰冷的眼神看了看他,和我想的不一样他根本一点都不紧张,我不禁警惕了起来。

“5——4——3——2——1!”克鲁格开始倒计时起来。

“住嘴!你别耍花招!”

“啊——!”嘉儿的惨叫在外面响起。

“啧啧啧~紫马王子,我可打不过你,你的大宝剑那么厉害。不过现在你是要在这里就解决我呢?还是去看看你的女朋友?”大意了,这个家伙,在刚刚嘉儿揪他领子的时候耍了花招吗?

“别那么不高兴,我知道你能先解决我再过去的,就当是给我补足这次的情报的差价,下次见。”克鲁格的身影消失在烟幕之中,我弄晕了控制住的两个小马,然后传送出去看看发生了什么事。不过有点不太对啊,幕后黑蹄为什么没出蹄呢?

 

洋馆门口——

“嘿,甜心!你看,这个烤盘可是上了年头的!我可想要这个很久了。你看看这朴实工艺,这可不是谁都能做到的。”看着她从帽子里惊喜的拿出烤盘,所以我就为了一个老掉牙的烤盘把抓住克鲁格的机会给丢了?想想都不可思议。叹了一口气想想还是算了,就算再来一次我还是会先赶到嘉儿身边,我甚至可能还要谢谢克鲁格给嘉儿买的烤盘而不是用法塔攻击她。

 

晚上,香甜果园,门口——

在用群体传送术把其他小马们全都车站以后,我和嘉儿一起传送到了香甜果园的大门口。

“嘉儿,我就送到这里了,再往里面可能遇见辉麦他们,今天我就...”就在我要离开的时候,嘉儿挽住了我的蹄子。

“甜心,就不能再多陪我一会儿吗?本来这两天你都说要陪我的。”她晃了晃我的蹄子和我撒娇,我只能陪她再走一段。

“甜心,能和我讲讲你家里的事吗?你也太狡猾了,就只给小蝶和瑞瑞讲自己的事。我也想更了解你一些。”我们走在苹果树下,她的眼神带着一丝幽怨,我无奈的叹了口气。

“我家族的事可不是什么好故事,可无聊了。你确定要听吗?”我看了看她,她认真的点点头。

“我爷爷暗光其实也不是城里马,他十六岁那年从乡下怀揣工具包来到坎斯洛特做了皮鞋学徒,是个帅小伙。然后经马介绍认识了我奶奶,我奶奶他们家境还算殷实,不过长得有点土。你懂的。”我突然后悔了,叹了一口气,这种事我真没法说。

“呵呵呵——甜心你想说你奶奶为了生好看的小幼驹才和你爷爷结婚?不过看来是成功了,你爸爸你哥还有银甲不都是帅小伙吗?尤其是你,甜心。看来你奶奶还是很有眼光的。”嘉儿笑呵呵的说到。

“之后我爷爷奶奶结婚,我奶奶有个弟弟,那几年家里有点困难,但是在奶奶的精简持家之下。我奶奶一家还有她弟弟一家都渡过难关。”

“那不是很好吗?你奶奶简直和史密斯婆婆那么能干。”

“并不好,在我很小时候她老欺负我。”

“呵呵呵——你还真记仇。然后呢?”

“其实奶奶在我很小的时候就去世了,不过据银甲说。我们两家的关系在他小时候的时候还不错,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

她弟弟的三个儿子有了好工作,就渐渐看不起我们家了。以前我们搬家的时候直接就要了个椅子坐在外面,不愿意进来。”

“他们怎么能这么做!你们可是风雨同车的一家马!”嘉儿一听到这开始愤愤不平。

“后面就断了来往,其他亲戚我们也来往的不多...”说到这里我眼神一片黯淡,就在这时,嘉儿托起我的下巴,盯着我的眼睛。

“所以你第一次来苹果家的时候,看我们家那么多亲戚相处的那么好就羡慕了对吗?”嘉儿的脸靠的很近,我感觉羞愧到有点发烧,把头转向一边。

“那你可以娶我姐姐,这样你也是苹果家的小马了啊。苹果家才不会亏待每一个亲马。”小萍花几点了你还不睡觉- -。不过我们没理她,我和嘉儿一直走到她们家门口。

“进来喝杯苹果汁吧?”她打开门的时候,我明显就发现辉麦,和金梨果酱匆匆忙忙各就各位忙自己的事。我看他们准备对我做一些特别的事了。

但是看了看嘉儿爽朗的笑脸我还是进门了,我和嘉儿一起上了两楼,准备到她房间坐坐。

我刚走上楼我就听到辉麦说他拿来了手弧焊,拜托,我可是独角兽,你们焊门有什么用。他们如果真拿来我肯定会用摄物术移走。

二楼,苹果杰克房间,苹果杰克视角——

我没想到甜心他的童年那么沉重,我是在苹果家小马的羁绊中成长的。而甜心的童年居然那么孤独,甚至连亲戚都不曾理睬过他,一想到这里我感觉有些心疼。

“嘉儿,那么我走了。”甜心的角亮了,要传送了,我突然心理有股压制不住的感情想要诉说,不想就让他这么离开。

“甜心!”

“嗯?”就在他回头的时候,我用马龙头套住他的头,用缰绳套住他的身体,他有点发愣。

“我不是说了吗,今天我就要驯服你这匹烈马。没有我苹果杰克做不到的事。”我挑衅的看着他,他也给我一个挑衅的眼神。

“那我倒要试试。”他舔了舔嘴唇,看来是等不及了。

幽光亮亮视角——

arrow_drop_down展开/折叠此处内容

“那么接下来就...”这时我的独角还很精神,就在她重新面对我准备继续我们的好事的时候。她房间的门一下被冲开了,她吓得直接就躺倒我旁边惊悚的看着房门。我用被子裹住我们的身体。紧接着一大堆猫咪冲了进来,还有一只猎豹和一只猞猁。辉麦金梨果酱和小萍花也被挤了进来。

“抱歉啊,小年轻们。小猫一不小心就冲进来了。”黄金苹果进来看到我们给我们直道歉。

“怎么办?现在要把幽光绑起来继续吗?”辉麦看这状况也直发愣。

“被子上完全没有凸起了,亲爱的今天还是算了吧。”金梨果酱看了看被子失望的说到。

“太可惜了,一步快步步快,明明今天幽光能变成我哥哥,说不定我还能有个侄子什么的。黄金苹果奶奶我知道你要来,但是你就不能明天来吗?”小萍花扼腕叹息。

我看了看猫咪们,在看了看苹果家的小马,叹了口气。

“甜心我...”嘉儿一脸愧疚,就在嘉儿想说话的时候,我用蹄子轻轻点住了她的嘴。

“没关系,今天晚上对我来说是个美好的回忆。”说着我的头和她的头贴在一起开心的笑起来。不过我没想到的是,有一张奇怪的卡牌黏在我的尾巴上散发着诡异的光芒。

thumb_up21
0thumb_down
排序:按时间 升序
1楼
Wimple Lv.4 独角兽
评论 第四十章 甜蜜之家 下

太棒了!!!竟然直接改游戏是没想到的哈哈哈

以及终于开车了(≧▽≦)

9 天前
2楼
空返尘缘 Lv.5 天马
评论 第四十章 甜蜜之家 下

回复44121 @Wimple :

虽然开到一半车又翻了。

9 天前

登录后方可发表评论

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显示模式:

源格式
文本格式
极简格式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

信息栏

有问题?查看用户手册

EquestriaCN 小马中国

在爱发电捐助我们:https://afdian.net/@fimtale
如果您已完成捐助,您可以将捐助页面截图并联系我们以获得“赞助者”徽章。

FimTale 用户交流QQ群:938048195

FimTale分级制度
E

基于Everyone标签的内容应适合所有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不应包含任何黑暗、恐怖、血腥、性暗示、“哲学”、辱骂等内容,且不引起大多数用户的不适。



T

基于Teen标签的内容适合13岁以上的青少年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轻微的血腥、暴力、恐怖描写。



R

基于Restricted标签的内容:图片不应包含Derpibooru的explicit与suggestive标签;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刻意或详细描写角色死亡、受伤或其他暴力过程的剧情。此分级容易造成不适,请读者慎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