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阳光仁
欧阳光仁
Lv.1 108/160

罪夜:马哈顿

线粒体

本作评价
3()
()0

    很快地,我发现了,我带着个家伙来到这个赛车场完完全全是个天大的错误,这就好比带自己的女儿来到一个玩具商场里面,这和我的形象完完全全的不符合,和我以前高冷冷酷的形象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而周围全都是一些小马用这一种奇怪的眼神看着我,就好比你在你的社会朋友的面前和你自家的弟弟妹妹唱儿歌一样的感觉,自己都觉得脸上发烧。

    “哇!那辆车车看起来好炫酷的啊!”黑络用自己的两只小蹄子贴住自己的小脸蛋,脸上面看起来肉嘟嘟的,这引来了不少的雄驹的猥琐的,不怀好意的目光,我下意识的准备拔枪,以防万一发生什么不好的事情,但是我的名声已经传遍了整个马哈顿了,现在那些混社会的基本上都知道我的名字了,还包括我的样子,所以说很多的小马见到我都是选择避而远之,这也是我之前为什么没有队友的原因·,但是还是有一部分的小马不怕死,或者说是胆子大一些,胆敢来挑衅我,结果都被我一枪爆头了,或者说是打了个半死,再或者是把他们的老二给阉割了,哈哈,想想都有趣。

    “铁铁?你会开那辆车车吗?”黑络瞪大了她的水汪汪的大眼睛,就像是一个小孩子一样的看着我。

    啊啊啊啊!天呐!她为什么要在公共场合这样子叫我?!还他妈的用的是那么智障的语气!我他妈为什么当初要带她来啊!!

    她的这一番极具孩子气的话语也引起了周围的带着一些花花绿绿的纹身的小马们的嘲笑声,不是对于她的嘲笑声,而是对于我这个暴力义警的,你想想看,你身为一个堂堂马哈顿的都市杀手,一个彻彻底底的暴力义警,久经沙场征战,见识过各式各样的大场面,双蹄上面沾满了许多的小马的鲜血,结果被你的一个像极了你女朋友的队友在大庭广众之下问这个样子的话语,还是用这那么亲切的语气说,身边的小马不笑死你才怪呢!

    我也只是涨红了脸,用自己的最低的声音对着眼前这个傻白甜说道:“你他妈别再说了........还有,别再叫我铁铁这个名字.........我们是来找马的,不是来逛商场的。”我尽力的避开那些灼烧这我的皮肤的嘲笑般的目光,我可以注意到那些不三不四的小马脸上面挂着一些不怀好意的微笑,当然不是对我的,而是,,,,对于这个家伙的,身为马哈顿暴力义警的我怎能坐视不管?我已经默默地把我的蝎式手枪上好了膛,时时刻刻都准备着朝着这些打折歪念头的小马们的老二上面开一朵鲜血花蕾,那场面,想想都觉得刺激。

    “啊!”黑络突然大叫一声,但是脸上面还是带着先前的那种微笑,但是她随之而来的从她嘴巴里面迸射出来的词语则相比之前的那些词语而言,更是让我颜面扫地。

    只听她说道:“你这次居然没有因为我管你叫铁铁而生气?!那么意思是说!”说道这里的时候她的表情显得更是兴奋了,她紧接着就说:“那么这就意味着我可以一直叫你铁铁咯!?”说完之后就蹭到了我的身上面,用她的毛茸茸的脸蛋贴在我的胸前,好像就当我身边的那群社会马不存在似的,我的脸上满满的都写着两个字————“尴尬”,看着周围的小马们的猥琐的笑容还有那忍不住的笑声,我感觉到了自己前所未有的羞耻感顿时间涌上了我的心头,我甚至都可以看见那些原本正在专心致志的擦拭着自己宝贝的爱车的小马们都是使劲儿的憋笑,笑着趴在了自己的爱车上面,还有一些抽着大烟的小马都被自己的烟给呛到了,看起来对于我这个暴力义警居然违背了自己当初的诺言,永远不在结交女朋友的诺言给违背了的时候,我还隐隐约约的听见了他们的一些窃窃私语,这也是让我觉得火冒三丈的事情,他们说:
    “看那看那,那不是大名鼎鼎的黑铁吗?还是和一个雌驹给抱在一起了!看来这年头暴力义警终究还是抵挡不住女色啊,可惜了。”

   “可不是嘛,是小马都会有七情六欲嘛,特别像是他这种饥渴难耐的小马。”

    “还真是对得起他老婆的上天之灵啊。”

    “估计要是要他的老婆知道了的话,肯定会从坟头里面爬出来把他老二给阉割了。”
    “哈哈哈,最好是那个样子,渣男。”

 “哦,天呐,看看那个家伙,脸色都涨红了,还在盯着咱们!”

 “哈哈哈哈!”

 “小心点!当心他把你给弄死!”

 “老子怕他个屁!他自己违背了自己当初的诺言,现在还有理由了不成?”

 如果此时此刻你正在高高兴兴的玩着侠盗猎车手,结果听见了路人npc给了你这样子的一番冷嘲热讽,你会怎么做?

 我的话会是开枪打死他们。

 毫无疑问的,经过了一番sks子弹洗礼过后,我用我的技能,也就是专注力技能,让sks的子弹给他们每一匹小马都免费的来上了一个子弹,全都是朝着他们老二的那个位置来的,也就是说我现场在十秒钟之内给他们免费的做了一套结扎手术,现在他们全都是一个个的捂住自己正在像是喷泉一样喷血的裆部部位,开始了杀猪一样的尖叫声,叫声久久的回荡在赛车场内,也回荡在我的耳朵里面,我多么希望我可以多聆听一下这样的美妙的声音,这简直是比我听见过的任何一首曲子都要美丽动听,特别是看着他们倒在地上面不断的抽搐着的样子,我以前见识过很多的类似于这样子的场景,但是这样的场景对于我而言是真的爽到爆了,真的是很解气,再看看黑络那个傻白甜,那个傻家伙,她只是脸上面的表情从恋爱的高兴感变为了看见了我阉割了那群杂种过后的震惊感,眼神惊讶无比,身体一动不动的呆站在原地,脸上面写满了一副“我是谁?我在哪?我要干些什么?”的表情,我也只是给她说了一句话:“以后别在这个样子给我出尽洋相了,你不要面子我还要面子呢。”然后收起了我的sks,最后在看了一眼那一群倒在地上面不断抽搐着的杂种,在众马的惊恐无比的情况之下,不慌不忙的走向了售票处,售票员是一匹雌驹,我看见了售票员的表情好似第一次见识这样的大场面一样,全身上下都是颤颤巍巍的,眼神惊恐无比,好像下一个死的小马就是她一样,我只是拿出了被我甩干了的两张门票,说道:“我现在可以进去了吗?”

 售票员颤颤巍巍的接过了那两张门票,头上面有了少许的汗珠,只见她颤颤巍巍的说道:“好,,好了,先生,,你的女朋友的票也包含在内吗?”

 我只是给了她一个锋利的眼神,压低了我的声音,一字一句的说道:“她,不,是,我,的,女,朋,友。”脸上面我从头到尾没有透露出一丝丝的笑容。

 那一位售票员很显然是吓坏了,连忙对我说着对不起,我也只是回头看了一眼傻傻的呆在原地的黑络,她的表情还有那可爱的样子是真的让我想笑,我也只是对着她说道:“你还不来吗?”她只是“哦”了一声,然后小跑步跑了过来,我还顺便看见了我身后的那一群小马们的惊讶无比的眼神,哦,我的暮光闪闪啊,我就只不过是杀死了几个小小的流氓罢了,有必要做得这么夸张吗?搞得马哈顿没有发生命案一样,想这样子的小混混在马哈顿不知道究竟死了多少个了。

    通过了一个比较狭窄的小道,我带着黑络慢慢的走进了赛场里面,里面全都是观众席,总的来说空间还是很大的,我的枪声很显然并没有这个地方的嘈杂声那么大,因为看观众们的表情就知道了,他们好像都是在激动地等待着某一匹小马的到来,当然,也不完完全全的只喊着一个名字,我还听见了其他的赛车手的名字,他们的名字大多数的都是花里胡哨的名字,总而言之都是和速度有关的,但是我听见了有好几匹雄驹都在讨论着什么东西,他们自始自终都是在嘴巴里面讨论着一个小马的名字,叫那什么?线粒体?这名字听起来可真是够奇怪的,但是这毫无疑问的是一个很能彰显出一个赛车手的粗狂的一个名字,线粒体,就代表着这个小马很是具有活力,而且我通过在这嘈杂的观众席之中偷听什么对话还可以发现,那一匹叫做线粒体的小马..........好像是个女的.......我是从那些雄驹们的那些黄段子笑话的谈论之中得出的结论,额.........那些家伙的谈话是真的让我觉得头皮发麻,简直是你能所想到的各式各样的黄色词语都可以算在里面了,真的不知道他们是怎么想达到这些词语的,我看见了一直都跟在我身旁的黑络,这个家伙,脸都羞红了,还不由自主的靠近我一点点,我也只是随她吧。

    “你能不能帮我查一下子?那个叫做线粒体的赛车手?也许她在这个地方小有名气,说不定可以向我们提供一些什么样子的关键线索。”我问了问她,黑络也只是在手机屏幕上面滑动了一下自己的蹄子,就把手机屏幕拿给我看,哦.......天呐,这家伙还真是有够快的,黑科技能看来是我这辈子都不可能学会的了。

    从上面的信息我可以看出来,这个叫做线粒体的雌驹是这个赛车场,乃至整个马哈顿都是鼎鼎有名的赛车手,而且,从她的相貌来看,还有我之前听到的那些雄驹们的讨论,我绝对可以推断出来这个家伙经常受到那些混混们的性骚扰,那些混混们还把线粒体归为什么“御姐”的那一类型,总而言之就是很漂亮,我他妈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这群家伙也是有够变态的,我甚至现在都还可以听见那些该死的混子们再说一些让我感到胃里面翻江倒海的语句,啊啊啊,这些家伙也是够了。

    黑络还尝试着黑进去,也就是黑进去那个叫做线粒体的赛车手的手机里面,她还打开了麦克风,所以说我们就可以偷听他们的对话了,谁知道这些对话记录还是那些让我头皮发麻的黄段子。

    “我他妈再说一遍,别来烦我。”线粒体的声音听起来果然就和他们所说的那样,满满的一股御姐风格。

    “怕什么嘛,你不仅能开车,还可以,开一下那种车吗?我听说你车技很好,不知道,是不是两种车都可以开好?”那一匹雄驹的声音听起来很是像社会上面的小年轻,但是可以说是“废青”,也就是那些彻彻底底堕落了的小马。

    “信不信我他妈的一蹄子砸到你的脸上面?相信我,我会这么做的。”

    “那,我和我的兄弟们就只能晚上的时候在床上面下手重一点咯?”说完之后便发出了猥琐的笑声。

    “对啊对啊,到时候后悔可来不及。“另一个听起来很像是一个胖子的声音传来了,照样子的还是那么的猥琐。

    ”我有的时候是真的想要把我的车轮子往你连上面碾过去。“

    ”那你的意思是?你会开那种车咯?“说完之后我便听见了许多的猥琐的笑声传来,我可以体会那个家伙的心情,换做是我的话,直接把他的老二给阉割了。

    ”拜托嘛,就让我尝尝鲜嘛.......“紧接着我听见了类似于脚步声的声音传来,然后就是一个肢体碰撞的声音。

    ”你在碰我一下子试试?“她的语气听起来有那么一点愤怒,还有不耐烦。

    ”哎呀,力气还挺大的,这一点我还是真的没有想到。“

    ”大哥,别废话了,干脆一点,直接霸王硬上弓!“那个胖子的声音传来了,紧接着就是他们的伙伴们的一阵猥琐的笑声。

    ”你干嘛!“我好像听见了一些语言不可描述的声音,我看了看黑络,此时此刻她正是脸色通红,我也是觉得头皮发麻,这群家伙这么恶心的吗?

    紧接着,线粒体的蹄子好像是一下子击打在了那个流氓的脸上面,发出了清脆的响声,对于我而言是那么的悦耳,这群渣渣们终于得到了应有的了。

    ”哎呦?还不错嘛?看来晚上我们还得多加把劲了,弟兄们,你们说?是不是啊?“好吧,语言还是那么的猥琐不堪。

    “是!”我简直是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我都有一点点想吐了。

    这个时候,广播响起,说是什么让所有的赛车手各就各位,比赛马上就要开始了,那一瞬间,我注意到了众席上面如同炸开了锅似的,很多的小马都是异口同声地叫喊着同一个名字,那就是“线粒体”的名字,我从耳机里面听到了下面的一段内容。

    “来吧,比赛啊,我赢了的话看我怎么在床上面好好收拾收拾你。”语言还是那么的猥琐不堪,所以说我不由自主把我的sks上好了子弹,因为从对话之中我可以得出那群猥琐男其实也是赛车手的一员,这样子的话我就可以在比赛的时候拿着我的sks除掉他们了。当然,前提是要给我机会。

    就当我要黑络把手机关掉,好结束一下子偷听到的折磨我的耳朵的对话的内容时,里面突然传来了一句话,这让我的汗毛立刻竖直了起来,全身上下都打了个啰嗦,精神瞬间清醒,因为那个内容就是。

    “等老子订购的毒品到了的时候我要把那玩意儿塞进你的阴道里面。”先不管这一句话是否让我的胃部感到翻江倒海,光是联系到毒品这两个词语我就是想到了我之前血洗的那个毒枭老巢,里面正好就有两张门票,也就是这一个赛车场的门票,而且这个家伙也是正好提起了这个词语,而且,即使是这样,光是吸毒这一项罪名我都已经可以有充分的理由杀死他了,所以说,抱歉了,小伙子,今天晚上你是死定了。

    赛车手们纷纷的从选手道上面走了出来,我看见了那个传说中的“线粒体”,的确,满满的一股御姐风格,皮肤的颜色是肉色的,头发一半边剪的很短,另一半留着很是粗旷而又炫酷的发型,至于是什么样子嘛........就看各位读者们想象的最酷炫的样子了,黑红色相间的头发,可爱标志是一个后面带着火的痕迹车轮,样子很是炫酷,颜值也是很高的,怪不得会有那么多有关于她的黄段子,从那些雄驹们猥琐的表情就可以看出来了,我怀疑他们压根就不是来看比赛的,他们就仅仅是来看那位赛车手的,我甚至还听见了那一群雄驹还齐声对着她打口哨,呵呵,这简直是过于可笑,我身为一个男的甚至都有那么一点点的同情这个家伙了,但是我的主要目标不是这个家伙,而是刚才的那一个在麦克风里面一不小心把自己的小命给说漏掉了的那个倒霉蛋,呵呵,还真的是悲惨啊,抱歉了,我默默地掏出了自己的蝎式手枪消音管,你问我我怎么身上面什么都带,我只想要说,你看看那个侠盗猎车手主角身上面没有那么多的装备,我这都可以算是少的了,相比之下,那个汤米维赛迪的男人就连下河洗澡都不可以,我这又算什么?

    我和黑络费尽心思的挤在了前排,途中甚至都有小马说是什么“你挡到我看美女了”,呵呵,这群家伙还真的只是来看雌驹的,就凭我而言,赛车这玩意儿可比那些妓女好看多了,真的不知道他们的思维方式是什么。

    我看见赛车引擎启动了,那么大的两个车轮子,凭借着我的枪法不可能打不中的,更何况我还开启了专注力呢,倒是黑络这个小傻瓜,倒是兴致勃勃的看起来赛车比赛来了,呵呵,还真的时候是觉得有那么一点点像是带着女朋友出来玩呢,但是,我是不可能和这辈子和任何一匹雌驹成为情侣的,自从亲爱的离世过后,我就再也没有燃起过火花了,可以这么说,我现在可谓是心如死灰,但是这并不妨碍我执行我的任务,我可是马哈顿这座罪恶都市的暴力义警啊,什么事情我没有经历过?

    随着赛车引擎声的一个巨大的轰鸣响彻了整个赛场内部,观众们的情绪也是随之而来的高潮,就像是一桶炸药内部突然间被点燃了一般的,简直是马声鼎沸,我见识过很多的街头飙车,但是这样子的赛车我还是第一次见到,无论是速度还是其他的什么方面,赛车手们的在车这一方面都是远远的甩了那群街头帮派份子们的一大截,所以说想要我的手枪子弹打中轮胎可谓是一件极其困难的事情,但是这也仅仅对于普通的小马而言,要知道我可是一个神枪蹄,我迅速的抓住了时机,也就是静静的等待着赛车经过我的这个位置的时候,这个时候,无论是赛车的引擎声还是观众席上面的观众们的欢呼声而言,都是整个赛场上面声音最大的时候,这个时候我要是在欢呼一下子,不仅可以盖住我的蝎式手枪的微小的开枪声,更何况我还为此特地的为我的蝎式手枪配备了消音器,这样一下来,估计是没有小马能听见了这个细微的声音了,再加上我是一匹独角兽,可以完美的掩盖住我开枪的动作,即使是这个样子还是被发现了的话,知道了我的真实身份其实就是马哈顿的暴力义警的话,其实也不敢拿我怎么样子的,所以说,我的暗杀计划堪称完美,没有小马会发现这一点的。

    我静静的等待着时机,等待着那一个混球的车子朝着我这个方向开过来的瞬间,我已经把我的蝎式手枪藏好了,魔法随时随地都可以扣动扳机,让我的子弹击中那个家伙的车胎,然后再来一个三百六十度的大飘逸,然后在随着自己的爱车和自己的小命一起一命归西,我准备好了,我开启了我的专注力技能,全神贯注的等待着绝佳时机,倒是我身边的这个小傻瓜还把自己搞得是真的来看赛车比赛的,一直就在我那边跟随着这些群众们欢呼着,好像是在为自己的赛车手喝彩一样。

    时间流逝着,赛车的引擎声距离我的耳朵是越来越近了,我可以看见赛车正在朝着我的这个方向疾驰而来,观众们的热情也随之而来的达到了顶峰,所谓的大高潮来了,我这个时候也是找准时机,我的专注力之下一切事物都好似被时间放慢了似的,除了那疾驰而过的赛车以外,当然还包括了我那一颗代表着亲切问候的子弹,他出膛了,由于我装上了消音管,再加上赛车的引擎声还有观众们的欢呼声,这声音可以说是没有任何的一匹小马可以听见,除非那匹小马是顺风耳,否则的话根本无法察觉到了这时我开的枪。

    一阵刺耳的急刹车声过后,那一辆赛车车胎被我打爆了,开始直直的撞向了赛场内部的建筑物,只见赛车一头撞在了赛场中间的一座看起来很是坚固的建筑物上面,霎时间,火光冲天,巨大的爆炸声代表着这个可怜的倒霉蛋正式一命归西了,观众席上面的阵阵欢呼声变成了一阵尖叫声还有惊讶时候才会发出来的的声音,黑络只是朝着我笑了笑,说道:“你打枪这么准的吗?”我也只是笑了一声,然后就继续细细的欣赏者眼前的这番美丽的景象,现在消防队已经赶到现场了,这看起来就像是在赛场里面自带的消防队,上一秒钟都还在飙车的赛车们此时此刻都纷纷下了车,都是怀着无比的惊讶的表情看着眼前的这一切,好端端的赛车怎么会突然的爆胎呢?而且还是那么的诡异,只见那个先前的很多的小马都在关注的一个赛车手,也就是那个叫做线粒体的赛车手,她却是急急忙忙的跑了过去,也就是跑到了我开枪的那个地方,在焦急的寻找着什么,她的眼神很是焦灼的看向了地面四周,仔细的搜索着每一丝她尽可能看到的细节,我也不知到这家伙到底是在想些什么?难不成她还喜欢这个之前对她进行疯狂的性骚扰的小马吗?我还是甚至看见了那几个赛车手的惊讶的表情,搞得好像这个家伙是真的喜欢之前的那个性骚扰的小马一样,天呐,简直是不可理喻。

    黑络的黑科技能就是方便,她已经把监控摄像头的画面给黑了,还把里面的监控视频给删除掉了,天呐,我什么时候也可以学一下子这样子的高科技?搞得我脑袋可谓是懵圈了一般。

   从我注意到了那个线粒体的小马好像看见了什么,急忙的把她脚下面的小石子一样的东西捡起来,急忙忙的塞进了自己的荷包里面,然后开始紧张地四处张望着,希望没有小马可以发现她刚才的举动。

    

thumb_up3
0thumb_down

登录后方可发表评论

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显示模式:

源格式
文本格式
极简格式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

信息栏

有问题?查看用户手册

EquestriaCN 小马中国

在爱发电捐助我们:https://afdian.net/@fimtale
如果您已完成捐助,您可以将捐助页面截图并联系我们以获得“赞助者”徽章。

FimTale 用户交流QQ群:938048195

FimTale分级制度
E

基于Everyone标签的内容应适合所有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不应包含任何黑暗、恐怖、血腥、性暗示、“哲学”、辱骂等内容,且不引起大多数用户的不适。



T

基于Teen标签的内容适合13岁以上的青少年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轻微的血腥、暴力、恐怖描写。



R

基于Restricted标签的内容:图片不应包含Derpibooru的explicit与suggestive标签;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刻意或详细描写角色死亡、受伤或其他暴力过程的剧情。此分级容易造成不适,请读者慎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