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rtualMirror_Eros
VirtualMirror_Eros
Lv.9 1940/2160

I am ,I Don Quixote.Oh,whithersoever they blow

彩虹小马可以拥有赛博灵魂吗? CyberPUNK

坎特洛特外环城 卡尔和硅米麻烦不断

本作评价
7()
()0

 

数据矫正完毕,定位开始获取..........

 

卡尔和硅米  第二部分

坎特洛特外环城 安全鸟社区 

 

可爱的像素雌驹头随着刺耳的8bits音乐从它胸前那块老旧的液晶显示屏中浮现而出,像素点的组成的小嘴随着僵硬的机械应答声变化,张合。

“欢迎使用幻方智能科技机器人,人形护工单位E-6竭诚为你提供最优质的医疗服务。在使用该单位前,请仔细阅读该机型的使用条款和规则书.......”

很沉,E-6扛着的这具尸体是小马的,脑前额被砸出了一个凹口,骨头队碎裂,血肉模糊。没有小马威胁他,用着离子枪指着他脑袋,或是动力蹄。是他自己一次又一次把头往墙上撞,当E-6发现这家伙时,他的左蹄上还插着半截注射器的针管。药物反应,他简易推测。每当他圆盘型的脑袋上,视觉传感器显示出如心率图般跳动的线条时,他就已经加足马力进入了工作状态。

只可惜E-6没办法救他,他救不了药物反应。他做了该做的,提出询问,诊断病情,展开行动。那家伙却癫笑的举着枪,指着他的大脑控制系统。失控的尖叫声中叫喊着:“铁罐子,给我走开!我叫你走开,别怪我开枪!”

他停在一片平地前,将肩上的尸体放下。他为他合上了眼睛,尽管他朝E-6开了一枪。子弹穿过了他那银白带红条纹的胸壳,没有击穿电路的链接。E-6若是有感情,他必然为之懊恼。他喜欢他的喷漆,他电路的排列方式,他的声音和外壳。附近的维修点为脱机状态,他也有一段时间没能和云蝶城市医疗重心取得联系。他成了单独的子个体。

屏幕前的像素雌驹在落下像素眼泪,她掏出一枚太阳徽章置于胸前,平静的闭上眼睛。E-6往后退了一步,开始执行应急火化。

E-6的第一埋葬准则是遵从传统方式——找个棺材把他埋了——在埋葬前他应该向家属询问处理方式,只不过礼貌的询问尸体也没有办法得到他想要的答案。他试着用机械手在水泥地上刨一个大坑,体面的把这倒霉的家伙送走,却差点弄松了指关节的链接。

侧出的凹槽对准了小马的尸体,随着机油的喷射,呼呼的火焰吞噬掉了雄驹的身体。他那被各种纹身涂花后的可爱标志在火焰之中荡然无存。直到E-6把这一切烧成了灰,他才按着程序的指导用着那断断续续的机械音缓缓说出:“愿塞拉斯蒂亚与你同在,阿马。”

一晚遇上一具的情况如家常便饭,只是他没有想到他会在下一个巷道遇见另一只。

或者是说是另一具人类尸体。

尸体的头埋在倾倒的垃圾箱堆里,两只长腿落在垃圾堆外。穿着可黏着的多地形灰色运动鞋,带有金属链条的牛仔裤。E-6迈着笨拙的步伐走了过去,扛起重物对他来说轻而易举。哐当一声,铁制的垃圾桶便被它扔到了一边。可调节温控的黑色长袖卫衣,印着友谊就是魔法的潮流标语。E-6伸出的电击器狠狠的给这家伙,电流从电极涌出,在一声哀嚎般的惨叫之中,男人如受惊的猫一样从地上坐了起来。

“老柯!”他大喊着,“我中弹了!不,我没有中弹。我在酒吧。不,不.......不,我不在酒吧。血,到处都是血.........我应该在酒吧.......”他脸色难看,蓝色的瞳眸打量着自己黝黑的双手,十指弯曲,绷直,弯曲,绷直。“不,不,不.....幻觉,幻觉又来了。我又回来了。”

“你的身体机能一切正常,欢迎回到现实。”

“你说什么?现实。”

“嗯,现实。”

“不..不可能,我明明在翡翠谷商业街..在.....你是谁?”

“也许我的诊断结果有所偏差,看样子你还患有轻微的脑震荡。”您现在的位置在安全鸟社区,我是E-6型护工机器人,需要我为你重新矫正生物件吗?”

男人恶狠狠的瞪了E-6一眼,他试着爬起却被自己裤脚上的金属链条一脚绊倒。E-6及时的抓住了他,把他搀扶起来。他嘴角抽搐,不自然的捏紧拳头。“放开,我自己能走。”E-6遵从着他的命令,他却直接趴在了地上,就像是马驹一样朝前爬动。

“我建议你得停下来,我可以帮你做一点诊断。”

“都说了,我没有生病。”

“不,你有。我的诊断结果告诉我你可能有严重的认识偏差症和空间偏差适应综合征。”

男人抱怨的向前爬行,怨声咒骂着这条粗制滥造水泥路。E-6只好跟了上去,趁着他的腰疼的厉害时采取了他的措施。

“放开我!”男人在E-6的手中挣扎,他的劲很大,但敌不过E-6的强制束缚。

“我建议你做一套临时诊断疗程,人类!”E-6断断续续的机械声就像是带有情绪,“你在把自己当做马!这不正常!”

“我本来就是马!”男人挣扎着。

“我可以为你进行认知矫正,只要你让我链接。你是人类,我的鉴别程序不会说谎。你身上还有204块骨骼........”E6伸出的电极朝着男人的生物件插口溜去。

“你不明白,铁罐头!”男人大叫,“我的身体,我的另一具身体有危险,在翡翠谷商业城!我...我的意思是说她被枪给击中了!”

“枪?”E-6停下了动作,“你能汇报一下伤者的伤情吗?”

“要是我再跟你废话,我早就已经没命了!”

“我不明白。”E-6松开了抓住男人胳膊的机械手,“你是否有严重的幻想症前科?程序告诉我......”

“甭管你那傻逼程序了,我都说了,我没病!我很健康!靠,塞拉斯蒂亚在上,我为什么在跟一台机械解释这么多我自己都不明白的灵异现象。”

“你很焦躁,暴躁。”

“那怎么样?”

“你的情绪不稳定,恐惧,怀疑,迷茫。”E-6那违和的雌驹化声音继续说。

“我是很暴躁,铁罐头。但你要是再读我的情感,你信不信我轻易的就把你拆成一堆破铜烂铁。”

“为什么?”

E-6不说话了,男人冷哼了一声。他的威慑似乎对他起了作用。像素雌驹的头上冒出一个又一个的问号泡泡,他的视觉传感器的上下波动形容天马维加斯那座安乐死过山车。

“我明白了......”E-6慢吞吞的挤出一串单词,“间接性失忆狂躁症.......”

 

“硅米”怎么也没有想到,她会被一台已经过时的机器人搀扶的朝着翡翠谷商业街前行。他们走的很慢,多是“硅米”自己在拖着后腿。锈迹斑斑的机械臂搂住硅米的一只胳膊,白色红色条纹外壳上拼接留出的细缝之间全是被熏黑的链接银件。她只能用“后两腿”前行,猿类的腿骨又是那样的无力。她的双腿嚎叫着,就差直接跪了下去。她不得不捏紧拳头,否则几根奇奇怪怪的手指就随着她手的摆动而动个不停。视觉起点很高,至少离地一米多远。虹膜上滚动的操作系统播放着她所看不懂的文字——不是艾奎斯垂亚语,不是人类的英语。英语字母,但组合在一起却是其他的字样。她的脑海里不自然的窜出“法语”二字,是身体在提醒着她,这具人类身体。

没有情感控制阀值更是让她万分恐惧。她还记得上次安装情感控制阀值还是在她读小学时,她疯子老爸主张的。还没等经过她本马同意,城市赛博格安装件中心就用一辆黑车在她放学前就把她给接走。几颗软糖的诱惑之后,那条阀值读条就一直存在于她的视野之中。情感阀值的好处就是,她不会因为神经元所散发出的指令和外界因素对思维的影响做出过激的情绪反应。这也不算太糟,至少近视眼有些还是得带上眼镜来弥补视觉缺陷,阀值就是令她保持冷静的辅助,他的疯子老爸才能带着她游走于血腥风雨,热浪激起的飞云摩托比赛之间。

失去阀值的感觉怎么样?硅米瞟了一眼E-6,就像是给一只机器人突然加进了一块生物用理解芯片,令它程序冲突,不知所措。幻方科技的古前机器人,人形,E型。幻方两字就足以令她脸色煞白。她不敢扭头看E-6,这玩意身上的情感捕捉系统能读心,更别说它劲大的能够轻易的掀翻一头蛮牛。光是一只机械臂中藏着的致命模块,哪一个都可以轻易的弄死她。记忆告诉无声的提醒她,在昏暗远离人烟的棚屋里,她用过那些只剩下残页的机械理论书,为自己拼凑了一个球型宠物机器人。它叫诺亚,是“硅米”为它命的名。每当它兴奋时会吱嘎吱嘎的展开侧边的两肢,在双日为繁忙的港口铺下阳光之际,笨拙的撑起它那圆胖的身躯立在桌面上,简陋的头部指示灯哔哔的射出蓝光,然后一次又一次的摔倒,挣扎。那是“硅米”的恶作剧,诺亚永远不可能凭借着自己立足在桌面上。在她置入仿生脊椎重新从轮椅上站起之前,就是这样一个可爱的小家伙陪伴着她生活。

不,这不是她的记忆。直升机呼呼的旋桨声从头上滑过。他们走过一条条的街道,在腐朽车辆筑成的锈蚀残堆间,经过一条条拖吊车的长龙,她开始变得对这两条腿的操控游刃有余。他们只走暗街后巷,那是E-6的主意。E-6只走后街小巷,在面对大道前他却选择了躲避,就这样偷偷摸摸的溜进商业区间。一路上除了E-6冷不丁的讯问,腿疼不疼,是否有头痛 恶心,乏力............她跟E-6没有说过一句话。她让它闭嘴之后,诡异的沉默让这一切变得更糟。

他们撬开了一扇紧闭的金属大门,墙上的商业广告还保持着几年前的风貌。“硅米”看着这些全息广告牌,滑舌兄弟的杰作。

“停下,”“硅米”说,“你现在可以松手了。”

“你的认知仍存在偏差 我建议你.......”

“够了,放手。我自己能走。我是人行了吧,我是人,好好的人,活着的人,会走路的人。”

“很高兴你能重新认识自己。”

“你会高兴?”

“不,不会。我的程序告诉我,我应该为你高兴。所以我说,高兴。”它松开了E-6 敲了敲自己胸前的显示屏。“笑脸。”像素雌驹灿烂的笑着。

她没有去看,迈出了步伐朝着上层走去。E-6沉重的脚步在空阔的楼梯连接口回响。她厌烦的回过头,大声的质问着,“你任务已经完成了,我好了。我知道我是谁了,你为什么要跟着我。”

“你很害怕。”

“这不关你的事。”

“虽然我不明白你为什么害怕,但我得申明我的任务还没有完成,人类。你还存在隐性的空间认知障碍..综合征......”

她懊恼的呻吟一声,拖着不属于自己的身躯朝着上走。一声尖锐的枪响从上层传来,模糊的尖叫和叫喊声从上层传来。

“硅米”感到不妙,翡翠谷虽然不是合法社区,枪击事件是家常便饭。好奇驱使着她扶着长梯跑上。零碎的枪声逐渐清新,从暗巷抢劫升级道帮派火拼的规模。E-6紧紧的跟在她的身后,它还不愿意就这样把她放弃。这不是她第一次被一台机器人追逐,那次是港口安保,而这次却是一台难以判断意图的机器人。

不是她的记忆,那不是她的记忆。她冲进了上层广场,漆黑的身影与一艘民用直升机斗在一起。枪火喷发出的火光在夜空之上,离子束和魔法在双方之间窜动。一只夜骐中队将直升机包围在有限的空间,双方的枪手争战不止。被光束击中的夜骐瞬间气化,膨胀。像是有人在玩手电筒,血花四溅,落在地面。她忍不住的用手捂住了嘴巴,将视线瞬移到了卑螺塔间。

一条细绳落下,直升机一直都在塔尖做着盘旋动作。两个模糊的身影从房车堆升起,抓着中子磁性升降阀将一只独角兽带走。硅米没有意识到她的脚,脚在大步朝着卑螺塔的方向跑。她在内心尖叫,飞快的翻下围墙落进广场。闹市间的人群在惊恐之中哄拥而散,她的人影渐渐被吞没在了其中 。

她冒失的撞倒了烤馕摊的机器,烤馕饼咕噜咕噜的从摊位上滚下。她心中默念着该死,凭借着本能的从摊位之间穿过。老金阴沉的注视着她跑上绳梯,她飞快的按下按钮,拉动绳索。

但绳梯却坏掉了。

如鬼魅般的直升机在等到两个黑影就位后,冲破了夜骐们的包围。其中一个倒霉蛋被锋利的螺旋桨切成了两半。轰鸣声越行越远。

他们的怀中抓着那头倒霉的独角兽——她的身体——她的本体。被抓走了。

 

thumb_up7
0thumb_down
排序:按时间 升序
1楼
奇幻光影 Lv.11 麒麟
评论 坎特洛特外环城 卡尔和硅米麻烦不断

哈……很好奇接下来会发生什么……硅米可有的受了

8 天前
2楼
VirtualMirror_Eros Lv.9 独角兽
评论 坎特洛特外环城 卡尔和硅米麻烦不断

回复44426 @奇幻光影 :

大家都会不好受,但这才是这场光怪陆离的霓虹赛博朋克的城市开端xd感谢你的支持,考完一定更新

8 天前

登录后方可发表评论

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显示模式:

源格式
文本格式
极简格式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

信息栏

有问题?查看用户手册

EquestriaCN 小马中国

在爱发电捐助我们:https://afdian.net/@fimtale
如果您已完成捐助,您可以将捐助页面截图并联系我们以获得“赞助者”徽章。

FimTale 用户交流QQ群:938048195

FimTale分级制度
E

基于Everyone标签的内容应适合所有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不应包含任何黑暗、恐怖、血腥、性暗示、“哲学”、辱骂等内容,且不引起大多数用户的不适。



T

基于Teen标签的内容适合13岁以上的青少年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轻微的血腥、暴力、恐怖描写。



R

基于Restricted标签的内容:图片不应包含Derpibooru的explicit与suggestive标签;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刻意或详细描写角色死亡、受伤或其他暴力过程的剧情。此分级容易造成不适,请读者慎入。

收录该文章的频道
  • 【Overkill】共生体组织

    Sp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