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curate_Balance
Accurate_Balance
Lv.16 4900/4960

#Accopia 此则岳阳楼之大观,而吾与子之所共适。 已有翻译归档:https://share.weiyun.com/53kL2IW (密码dg2H8z)

以巢为名(8/22)

五:坎城再陷落

本作评价
15()
()0

五:坎城再陷落    5: The Second Invasion of Canterlot

 

塞雷丝缇雅公主一向认为,自己周围时时有高贵端庄的空气,散发着自信的气质。她对自己的评价很准确。然而,站在西部空港的船坞上,与妹妹并肩而立,看着几公里外悬停空中那大致呈箭头状的东西,她的自信便在那钢铁怪物面前破破烂烂地流走了。

 

“皇姊,”露娜轻声询问,“我知道上层贵族对这种...应该是叫飞船,有偏好,可那是啥?

 

“我亲爱的妹妹,那是暮光的巢穴飞船。”塞雷丝缇雅瞥了一眼身后的马山马海。苹果鲁萨山脉(the Appleloosian Mountains)南边开来一艘巨型飞船的消息不胫而走,塞雷丝缇雅连公开说明的机会都没有,群众便已陷入恐慌。如果我让暮暮在坎特洛外等候,甚至在艾奎斯陲亚边境外等候,她会很伤心的。

 

露娜看到几个小黑点离开飞船,逐渐靠近。“即便是我见过最大的狮鹫飞船,与之相比都状若雏鸟!”她嘶嘶地吸着凉气,以免表现得太紧张,“我听闻暮光改造了一艘飞船,然而这实属不可名状。”

 

“更不用说还吓着市民了。”

 

露娜心中闪过一个念头,一个千年不曾考虑过的行动。“皇姊,倘若暮光能令建造一艘如此飞船,我们便可消灭北境混沌生物,终于消解心头大患。幻形灵科技也许就是为冰原带来和平的钥匙。”

 

塞雷丝缇雅皱起眉头。“刀剑相向赢得的和平,究竟是和平,还是拖延的战争?”

 

“对方并非敌对文明,甚至完全不可能建起文明,”露娜驳斥道,面露轻蔑而恼怒的神色,“混沌生物乃一群异物,亟待一劳永逸地解决。假使它们曾有创造文明的可能,也早已失去了那份灵智。它们既无荣耀,亦无善意,只知晓鲜血的美味。”

 

沉默降临在皇家姐妹之间,塞雷丝缇雅品味着露娜的话语。我如此努力地想逃离自己鲜血淋漓的往昔,露娜真的这么想重回那样的时代吗?...还是说,是我过于忽视了北方的危机?

 

接驳船未至,隆隆的引擎声先行,像是小马们熟悉的火车引擎声,只是其中多了更多齿轮扭转与蒸汽涌动的声音,而少了几分摩擦声。接驳船逐渐靠岸,狗仔队们拼命像胶卷不要钱似地,对着这艘没有气囊的飞船一顿猛拍。飞船降落,闪光灯仍闪个不停,船舱门伴随着大量蒸汽涌出,开启。

 

暮光和四名工蜂从中走出,皇家姐妹身后的皇家卫兵们加大了拦截围观群众的力度。她平静地来到两位天角兽面前,低头行正式礼节,点亮独角将声音传给在场每一只小马听见。“塞雷丝缇雅公主,露娜公主,S.G.C.S.凤凰余烬号请求进入坎特洛领空,进行外交及离舰事宜。”

 

“准许进入。”塞雷丝缇雅温暖地回答。

 

“欢迎回到坎特洛。”露娜补上一句。

 

“谢谢您。”暮光再一点头,无声地向飞船发去一条命令。几秒过后,凤凰号鸣炮二十一响向坎特洛致意。皇家卫兵与贵族们对此传统礼仪足够熟悉,然而围观的小马们就被那遥远的雷鸣般的声音吓了一跳。

 

礼炮鸣响的同时,暮光心中为自己要做这样一出戏暗暗叹息。我知道,一般鸣炮礼用的是魔法,但用火炮性质也是一样的。唉,多年前我搬去小马镇的时候,还以为终于逃开了各种繁文缛节了呢。

 

致意结束,暮光向舰长发去消息。<可以了,来吧,第一轮离舰的工蜂可以出来玩了。>收到回复后,她匆匆瞥了一眼自己的近卫,注意到坚盾的小队名列第一轮休名单。别给我添乱呀。

 


 

左舷机库附近排起了一条长队,坚盾站在队伍靠前的位置。她平时的队员——四名近卫——在她身边,队伍快速前进着。铁素在空中振翅,越是靠近登陆口,他脸上的笑容便越是扩大几分。“你们敢信吗,别的巢穴居然没有货币?”

 

密报靠在坚盾身上。“裸械没有吗?”

 

“裸械当然不算,”他反驳道,“你们能想象那样的生活吗?光是工作,睡觉都算娱乐的?我去,简直可怕啊。”

 

坚盾把弟弟推开。“别忘了他们根本不在乎这些事。幸好老妈大发慈悲准我们休假。”

 

“凯蒂外婆(granny Caddy)也给工蜂放假吗?”铁素问道。

 

密报耸耸肩。“这谁知道,她可能觉得姨妈们、舅舅们平时的休息时间就够了呢。还有,别以为我们以后总有这种好事啊,这次我们休假也是为了让小马们看看,幻形灵也是有‘文明’一面的。”

 

坚盾抬起翅膀拍了拍密报的鼻子。“别说得这么不开心嘛,我们乖一点不就好了,简单得很。”

 

“你最好会乖。”铁素讥笑道,转向登陆口,拿起分给他的小钱包塞进鬃毛里,“赶紧准备走啦!”

 

坚盾得意笑着,拿起自己的零用钱,追了上去。“可惜回流还躺在医务室里,我们进城里给他带点礼物吧。”

 

“听起来不错。”密报点点头,铁素也表示赞同。

 

坚盾来到虫满为患的登陆口时,凤凰号离空港只剩下不到一公里的距离。门前的一位管理员正在发布通知。<大家,听好!公主们允许我们在坎特洛城内普通区域随意游览,因此不要靠近城堡和卫兵岗位。进入空港不得飞行,必须立刻前往指定登陆点之一,然后才允许自由活动,十秒后准备跳船!>

 

欢呼与口哨声中,坚盾与工蜂们如一窝蜂冲出登陆口,急向空港去。铁素和密报在她身旁,他们仨与兄弟姐妹们一起来到地面,穿过空港,拥入坎特洛城内。坚盾短暂的生命中,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多幻形灵以外的生物,更不用说是这么多色彩各异的小马。然而,在马群中,也有许多带着敌意的脸。

 

<我们最好去跟着妈妈。>

 

听到坚盾冰冷的语气,密报的快乐稍有衰减。<怎么啦?>

 

铁素扫视周围,幻形灵与小马多数还在空港外,工蜂们仍在涌入城市,然而他关注的是小马。许多小马看上去既惊奇又有些恐惧,还有的面对着工蜂们将孩子藏到身后,甚至恶语相向。<四年前的事情还忘不掉吗。>

 

<可别这么说,>密报警告道,<别的巢穴彼此之间经常故意冲突,以此试探彼此的力量;这些市民们可能从来没有见识过真正的战争。>

 

<那我们就见过了?>坚盾反驳道,弟弟们转过头,<我们只遇见过一次西部狩猎区域的试探性攻击,诈术号甚至还没靠近就把他们解决了。我们唯一一次算是类似战争的经历,也就是老妈记忆中的侵略事件之类的几次了。>

 

密报凝视着坎特洛城堡的象牙塔。<我们也没办法去麻烦陛下的吧,她都到城堡里面去了,除非我们今天工作,不然绝对进不去的啊。>

 

<好吧...>坚盾翻着白眼咕哝一声,<那要不我们找个古玩店看看?>

 

两位雄性工蜂困惑地对视一眼,坚盾看看地图,一溜烟冲了出去,弟弟们赶紧追过去。“找古玩店干什么?”

 

密报猜到了坚盾的逻辑,快步追上去开口。“你不会以为我们随便找个古董店就能找到祖先留下的宝物吧?”

 

“估计没戏,”坚盾振振翅膀,“但谁知道会找到什么呢。”

 

“万一找到了呢?奖励肯定大大的有。”铁素眼中闪着贪吃鬼似的光,补充道。

 

“没错!”坚盾说完便加快了步伐。

 


 

暮光闪闪的笑声在城堡的小会客室里回荡不休,塞雷丝缇雅捂嘴偷笑,露娜也笑个不停。“然后,我就跟达蒙那伯爵(Count Da'monaa)说,叫他把他那套自私自利的税务改革计划拿去当厕纸——当然,是用委婉的语言说的。”

 

笑得魔法都快失控了,暮光好不容易才将酒杯小心放下。“他到底怎么想的啊,香蕉每十斤涨价一个金币,他以为能糊弄过去的吗?”

 

“可能他以为只有他会看市场波动吧,”露娜讥笑着补充道,满意地长叹一声,又啜了一口红酒,“能和你再度畅谈真是极好的,暮暮,你对自己的新身份适应不错。”

 

“谢谢,不过说实话,现在这个头衔几乎也就是个空头支票。”

 

“你的鬃毛改得很漂亮。”塞雷丝缇雅露齿而笑,评价道。

 

“颇为亮眼,”露娜打趣,“这是为你自己改的颜色,还是为你的雄驹呢?”

 

暮光挑起一缕香草般浅黄的鬃毛。“算是都有吧,瑞瑞想为我的新造型做一套新的服装,但时间还不够呢。”

 

“正好过几天我要举办舞会,你可以大放光彩。”塞雷丝缇雅做出回应,“如果你们巢穴要加入艾奎斯陲亚,肯定要让贵族阶级习惯幻形灵出现在正式场合。”

 

“我认为没有必要,”露娜哼了一声,“这些酒囊饭袋很快都是过去式了。”

 

“总之,”暮光察言观色,在此插话,“为了我们的种族,我愿意承受一些上流社会的活动。”不过也得尽快忽悠几个工蜂代替我出席才行。

 

“你在乌石城堡找到的资讯,读来实在不可思议。倘若真有幻形灵在坎特洛地下,在我们的眼皮下生活了几个世纪,难以想象。”

 

“这正能解释得清,为何在我...发作前,幻形灵们不断渗透进我们的城市。”

 

皇家姐妹交换了一个短暂到几乎转瞬即逝的眼神。“我在意的问题只有一个,”暮光试着打破沉重的情绪,“我的先祖们究竟是自行选择离开,还是被矿工们发现后驱逐而离开的?”

 

塞雷丝缇雅咬下一口蛋糕。“刚收到你信件时,我派了助理去文库里调查有关记录。所幸小马们早就不再在意水晶洞穴,你们去调查时应该不会受到阻挠。”

 

“太好了,那——”一位皇家卫兵叩响厚实的橡木大门,探进头来,打断了暮光的话。

 

“非常抱歉,三位殿下,闪闪氏家族的族长们求见。”

 

暮光心中顿时半喜半忧,向身后四位工蜂发去信息。<孩子们,在外公外婆面前表现要好一点。先躲一躲,我好专门介绍你们。>

 

工蜂们放下公主借给他们打发时间的书,照命令向后退去。所幸这间会客室的家具是按照牛头人外交官体格设计,高大的家具后正可以小心地躲藏。夜光闪闪(Night Light)与薄暮微光(Twilight Velvet)走入房间。公主与女王纷纷起身,二位天角兽向房间后门行去。“稍后再讨论也罢。”露娜如是说道,与姐姐向幻形灵女王道别。

 

薄暮微光没有上前,夜光闪闪先向公主们鞠躬致礼,再往暮光方向走来。“简直不可思议,小暮,你信里是说长个了,居然长了这么高——不过别以为你高到老爸抱不了了哦。”

 

父亲温暖的欢迎,让暮光的心飞上了天,她与父亲彼此紧紧相拥。“可能还是太高了点呢。”

 

夜光从怀抱中退出来,仔细看看女儿。“这下你真长成姑娘了呢,都公主一般高了。”

 

“大概是成为女王的附带产品啦。”

 

“但你还是我们的小美驹,”他站到一旁,恳切地看了一眼妻子,“亲爱的,你不打个招呼吗?你们好多年没说上话了呢。”

 

“打不打招呼,”薄暮冷冷地说,缓缓走上前来查看暮光的模样,“还要看这东西到底还是不是我女儿。”

 

暮光颈上绒毛竖立,工蜂们同样气恼。夜光脸上露出左右为难的痛苦,还混着些许的不耐烦之意。暮光想到,自己身后还有四位工蜂,紧闭的嘴角忍不住勾起。“你这样很伤我心的,母亲,我还专门带了外孙外孙女来看你们呢。”

 

能转移话题,夜光闪闪再高兴不过。他和妻子都收到过暮光的信,信中也有提到她的孩子们。确切地说,夜光闪闪收到过暮光的信——薄暮拿到暮光的信从来看都不看。

 

暮光占据着两位独角兽的注意力,夫妻谁都没有注意到,四位工蜂从会客室高大的家具后溜了出来,围站在女王身边。<笑一笑,我还是想和爸爸他搞好关系的。>

 

工蜂们的反应参差不齐,但夜光闪闪并不介意。在他眼中,面前四位年轻的工蜂,几乎和四年前的暮光一模一样。“真是不可思议,我确实听说过孩子像父母这种说法,但你们何止是像啊,这——”他伸出一只蹄子,“这样说来,我算是你们的外祖父呢。孩子们,我的名字是夜光闪闪。”

 

工蜂们扭扭捏捏,最后推举出一位代表,哆哆嗦嗦地与他握蹄。“我是火药充能(Powder Charge),不过...大多数、小马,都管我叫火药。”见到夜光闪闪外公的笑容愈发明朗,火药心中的紧张渐渐溶解,“我听——不对——我们听妈咪说过很多您的事情呢。”说出口,火药忽然意识到自己对暮光的称呼有些欠妥,微微一缩,但暮光轻柔地拂过她的意识,让她不再担忧。

 

“希望说的都是我的好话呢。”夜光饶有兴味地打趣道。薄暮满不在乎地‘啧’了一声,然而谁也没有在意。

 

火药连忙点头。“那是当然,她——啊不对,呜——”她看向暮光寻求帮助,母后却只愉悦地挑眉。算了吧!火药将小心谨慎抛在脑后,扑上去搂住夜光闪闪。“我一直都超想见到你呢,外公!”

 

接下来,夜光不知怎么就被嬉笑着的幻形灵们压在了最下面。暮光正要叫孩子们放过外公,却见薄暮绕过工蜂们,来到女儿面前。“暮暮,孩子,我们能私下聊聊吗?”

 

薰衣草色的女王双眼来回移动,看看与她父亲交谈的她的孩子们,又看看她焦虑悲苦的母亲,微微点头。“...可以。”

 

薄暮带头,暮光跟上,来到一张躺椅前坐下。“暮暮,孩子,我很害怕。”

 

猜也猜得到你在怕什么。暮光干瘪地微笑,藏起自己口中恶毒的回击,希望能让气氛好转。“为什么呢,母亲?”

 

薄暮咽下口中苦涩,抓起暮光满是孔洞的蹄子。“你当幻形灵的日子已经够长了,你的理想也实现了,艾奎斯陲亚与幻形灵们达成了和平,甚至有传言说,连凯蒂斯塔的巢穴都快要获得双重国籍了。你想做的都已完成,拜托你,求求你,回家吧。”

 

暮光重重地叹口气。“我已经有家了,母亲,我的家现在就在坎特洛上空悬停。”

 

薄暮无路可走,拉过暮光抱进怀里。“饶了我吧,暮暮!你该成为下一任大法师,该成为公主的得力助理,该是独角兽!回到艾奎斯陲亚吧,暮暮!回到身边吧!”

 

暮光用尽全部的自制力,才保持着理智的声音。“我们已经吵了四年,我受够了!我现在是幻形灵女王,将来也永远都是,无论是你,还是任何小马,说什么也不能改变得了我。”

 

薄暮泪流满面。“不、不要,小暮,我的小宝贝,不要这样,不要让凯蒂斯塔对你做的事情洗了你的脑,让我治好你,你就会明白了,只要——”

 

不!”暮光低吼,无意识地亮出獠牙,“你觉得你的所谓‘治疗’和你臆想的凯蒂斯塔做的事情有什么区别吗?!你左一个‘独角兽’,右一个‘变回去’的,我告诉你,我受够了!”她用力跺蹄,居然震碎了几个盆栽,引来夜光闪闪和工蜂们的注意,“我永远都是幻形灵,到此为止!

 

薄暮眼看着暮光怒气冲冲地回到父亲身边,几近崩溃。夜光闪闪一个字也说不出口。薄暮从房间前门冲出,这才轻声啜泣起来。她回头看向女儿,门合上,将她挡在其后。我会救你回来的,暮暮,你要恨我就恨吧。

 

暮光怒视着薄暮离开的背影,同时心中却深感愧疚。他妈的,为什么不能让我选择自己的生活呢?“爸,你不是说她会理智些的吗?”

 

夜光揉着后脑勺,发出一声疲倦灵魂的长叹。“对不起,小暮。”他跌坐在地,原本开心的脸上终于现出疲惫,“她本来答应我了啊。”

 

暮光心中的担忧与愧疚终于淹没了恼怒,她跑到父亲身旁坐下,工蜂们仍窝在外祖父身边。“怎么了,爸爸?”

 

夜光无言,双眼无神地看着地板。“你母亲她,很纠结,暮暮。她每天每夜都在担心你。”

 

“我知道,爸爸,可她担心的一点道理都没有。我没有变成邪茧那样的怪物,她为什么就是看不出来呢?”

 

夜光闪闪动了动身体,逐去些许疲倦。“你了解你母亲的,她比骡子还倔强,但是,就算她永远也接受不了你选择的路,也应该不会做出什么太严重的事情。”

 

暮光瞥了一眼工蜂们,他们或是静静坐着,或是朝她耸肩。“也许吧,但如果不是我在这里的话,她这样做就已经算是外交事故了啊。”

 

“如果在这里的不是你的话,”夜光的话带着批评的语气,“她也不会这么拼命了。”暮光的怒意大大衰减,父亲的情绪也平复下来。“她不会闹出乱子的,我保证。”我不会让她闹出乱子的。

 

暮光迟疑片刻,蹭蹭父亲。“如果需要什么,什么都可以,就来找我,好吗?”

 

他低落的脸上流露出骄傲。“不,不,没关系的,你自己也有很多麻烦,我不能给你添麻烦。好了,”他朝房门挥挥蹄子,“不知道你怎么样,但我还没吃饭,也好久都没品尝过宫廷料理了呢。”

 

“我也一样。”暮光小声笑着,房间里重新有了快活的空气,她深为庆幸,“孩子们,一起吧,我的卫兵们可不能饿肚子。”

 


 

叮——铃

 

坚盾用鼻子顶开门,走进一家偏僻的怪货小店,在午后明亮的阳光中,店里意外的昏暗。完全被遮挡的窗,零散的烛光,为房间蒙上一层神秘而颇具诱惑力的气氛。空气中带着微弱的熏香气息,正是这气味令坚盾大为好奇,便推门而入。

 

“有马在吗?”她试探地喊道,弟弟们跟了进来。

 

谁也没有回答,铁素进来后,门自己关上了,三只小虫便在店里四处查看。“真的开门了吗?”

 

“门上的标牌说是开门了,”密报指出,“而且门也没锁。”

 

“不太妙吧,要是小马以为我们擅闯店铺怎么办?”

 

坚盾正准备转身批评两个弟弟,忽然一位灰色雄驹的脸出现在她面前。“哎呀,哎呀,看看今天我的店里来了什么稀客?”

 

哇啊!!”坚盾一下飞入空中,本能地想去摸自己没戴在腰间的火铳。

 

另外两位工蜂做出防御姿态,然而雄驹只靠在货架上,嗤嗤发笑。“奇怪的小家伙来到了我的店里,奇怪的你们是来找奇怪的东西吗?”

 

工蜂雄驹们放松警惕,坚盾落回他们山旁。“你自己也没多正常,老头。”

 

“哈!看来怪胎之间是会互相吸引的。就叫我古董(Curio)好了。”他夸张地一鞠躬。

 

“...我,坚盾,”她先指指自己,再指指身旁的同伴,“我弟,铁素、密报。”

 

“我很荣幸。”古董推了推半圆形的眼睛,疑惑地沉吟一声,“不得不说,幻形灵身上长毛本身就够奇怪了,然而居然有长毛的幻形灵——还是三位——一同来到我的小店,更是不可思议。请问,是什么风把你们吹来了?”

 

<他还有脸说我们奇怪呢。>密报如是说。

 

铁素轻轻推开坚盾。“我们在城市里游览,你看见我们的飞船了吧?”

 

“自然。可惜你们的飞船体型太过庞大,否则我可真想收藏——”他眼中闪着贪婪精明的光,“不如你们仨四处看看吧,也许能找到真正将你们引来我这里的东西。”

 

“这是什么意思?”密报对着古董走向收银台的背影出言询问。

 

“看到就懂了。”

 

工蜂们还是有很多问号,然而并不很想出言发问,只环顾店内。古董点亮几盏灯笼,他们终于看清了货架上五花八门的小饰品、破书和奇奇怪怪的玩意儿。

 

“介意我们四处看看吗?”铁素问他。

 

“完全不介意,谁的金币不是钱呢?”古董坐在桌后抬起眼瞟过来,“你们用的金币吧?”

 

坚盾取出钱包,用魔法丢了一枚金币在他桌上。“你说呢?”

 

灰色的小马龇牙咧嘴一笑,伸出前腿挥向四周。“那么,就请尽情地,满足自己的好奇心吧。”

 

三位幻形灵耸耸肩,分头行动。铁素看到了一套相当有吸引力的书,密报则被一套牛头人的盔甲所吸引,坚盾则在几个奇怪的角环与护符中细细寻找。

 

坚盾看到的大部分物品,最多看个一分钟,兴味就又被下一样吸引过去。从黄金到铅,再到木头、骨骼、钢铁,其类甚繁,铺陈列锦。许多都令她忍不住想拍案买下,然而她的钱包轻飘飘,实在只能多看少买。

 

这里的宝物好多啊...假如零用钱能多给点就好了。她心中抱怨着,双眼落在一件铁质头环上。其上有简单金丝雕饰,佩戴时两眼上方位置各有一颗小钻石。她正准备移开视线,却感觉这件头环拉住了她的魔法。

 

坚盾将其拿起,更为仔细地查看。好奇怪,这东西似乎在吸取我的魔法,但很慢很慢。坚盾试着用魔法探查头环内部,然而它却有所抵抗。

 

她坚持用肉眼与魔法检查着面前这件奇怪的玩意,忽然一个声音在她耳边开口。“找到喜欢的东西了?”

 

“啊呀!!”坚盾惊叫一声,古董看着她一蹦,撞到墙上。铁素飞来这边,魔法中拿着几件小玩意。密报还在店那头,从一柄古剑后抬头看过来,见没有危险,便将视线移回古剑。

 

“姐,你今天怎么神经兮兮的?古董,这些是什么东西?”他将自己找到的宝贝飘到店主面前。

 

灰色雄驹颇为热情地作出答复。“啊,小伙子,你找到的正是红法师迅火(Swift Fire the Red)的战斗法杖碎块。他为钻石王朝(the Diamond Kingdom)效力多年,最终在角环战争中被一支天马军团斩落。”

 

坚盾小声嘀咕着,铁素重新打量起面前的碎片。“那你为什么不把法杖修好呢?”

 

“我没有那种技术,也不认识有那种技术的马,也许公主们可以做到吧。你想要的话...十五金币。”

 

“买了!”<老妈见到这个肯定会高兴!>

 

看着铁素这毛毛躁躁的作风,坚盾有些不爽地摇摇头,又看回自己找到的头环。它又不吸收我的魔法了...也可能,是吸收得太慢,我已经感觉不出来了。难道这是块法术电池吗?她等着弟弟付钱买下那根破烂法杖,这才将头环亮给古董看,“这是什么?”

 

古董皱起眉头,从她魔法中取走铁环。“啊,果然,这是疾翼恩赐(Fleet Wing's Boon),这是一件古老的铁制品,上面附了魔,佩戴者可以飞得更快...当然,必须有翅膀——”他看到坚盾背上一对轻薄的翅膀,“那你应该也能用。这件漂亮的强化装饰,我可以开价...八十金币。”

 

他在坚盾眼前晃了晃头环,送回她蹄中,坚盾打量着。“估计我用不了——听上去像是只对羽毛有用。”她振振翅膀。

 

“这可不好说,”古董微笑反驳,“不过,我愿意降价到六十金币,就算你自己不用,也可以当做礼物嘛。”

 

这么说来,确实可以送给她。坚盾思索着,脸上做出一副愈发不感兴趣的表情。“我朋友们都是这种翅膀...不过,这东西勉强能看,我愿意出二十金币。”

 

“五十金币。”

 

“二十五。”她语气平淡。

 

“三十。”

 

“成交。”<密报,能借我十金币吗?>

 

<干嘛花我的钱?>

 

<拜托嘛,你不还欠我一次吗?>

 

<你真狠啊,盾。>密报飞行而来,蹄中抱着一柄鞘中长剑。“我姐钱不够,我可以帮她付十个金币,但你得十五金币把这支剑卖给我。”

 

古董将剑从鞘中拔出,愉悦地嗤笑。“这不行,小伙子,这可是用前艾奎斯陲亚时代的天钢打造的。至少也要三千五百金币才行。”

 

铁素简单一算,发现情况不对。“喂,这不是连的钱也得用上了吗?”

 

<我想把这支剑送给回流,他最喜欢剑了。>密报回答道,铁素和坚盾表示赞同。

 

<可就算把我们的钱加在一起还是不够啊。>坚盾指出。

 

密报盯着剑看了许久,下定决心,取出自己的怀表。“那我加上这个呢?这是近卫团怀表,全世界只有二十枚这种表,不用魔法也能精确走时。”

 

古董脸上露出狡黠的笑容。“你是女王近卫?!...很好,成交了。”

 

密报将金币收到一个包里。“你怎么知道我们的编制,老板?”

 

“我只知一二罢了,像我这样到处旅行的小马总会或多或少地学到一点,祝你们旅途愉快。”

 

密报试了试剑刃,稍有些钝。问题不大。“谢了。”

 

古董接过金币和表,匆忙回到收银台后收拾起来。密报趁此时机催促同伴一起离开。铁素将他买到的宝贝装进鞍包里。<没钱了怎么办?回船上去?>

 

坚盾走上坎特洛城的街道,抬头看天。<不着急,我要去找云宝黛西。>

 

密报很想赶紧回凤凰号上打磨新买的剑。<不能等晚上吗?>

 

<她可是闪电天马的成员,记得吗?搞不好晚上就调走了,我想尽快把这个头环送给她。>坚盾向虫巢思维询问,答复是云宝在城西某地。

 

铁素脸上露出恍然大悟的神色,坚盾奔向云宝所在的方向,弟弟们拼命跑着追上去。<原来你买这东西是要送她的?>

 

<对啊,既然是真货,她肯定喜欢。她给我们上了这么多年的飞行指导课,至少送她点礼物吧。>

 

<你怎么知道古董没骗你?>密报质疑,<你买的这玩意也完全可能是垃圾——还有你的拐杖碎块也是。>

 

<是法杖,不是拐杖。>铁素气得冒烟。

 

坚盾愉快地一笑。<试试不就知道啦!>

 


 

久久坐在书桌前,蜡烛已燃至底端,宫殿的圣遗物记录簿,泛黄的书页,令暮光闪闪心中深深怀念,她竟从自己的研究中分出神来,抬头舒心地长叹。

 

推开左边的窗,太阳灶已落下。我真的已经整整五年没在这座塔中住过了吗?她的视线落在一名近卫身上。

 

尽管有月卫队在天空与宫殿的走廊上巡逻,上次到访坎特洛的危险经历还是令暮光心有余悸,她因此带上了自己的近卫一同前来。暮光的双眼转向坚盾,暗自赞赏这孩子的忠心,却发现坚盾比平时还要心情愉快。<看来你很喜欢坎特洛。>

 

坚盾瞥了一眼母亲,又凝望着夜空。<确实有独特的美,然而很多方面都挺落后的。>

 

“是吗?”暮光简练地问,“比如?”

 

坚盾的耳朵垂下去,紧张地振翅。“比如,他们的科技远不如我们先进。”

 

挺会说话的嘛。“这样一来,我们就有更多可以传授给他们的技术,而且,说不定还有惊喜等着我们呢。”

 

可别让老妈心情不好。“我今天已经找到了些惊喜。”她如是说,果然暮光的恼意消退了几分。

 

薰衣草色的女王将注意力放回记录簿上。“还有故事吗?”

 

坚盾无声地让密报到窗边代替她站岗,跑到暮光身旁。“还有,今天我学到了以物易物的方法。”

 

暮光的眼睛微微睁大,又将记录簿放下。“以物易物?”

 

一阵敲门声打断了坚盾的回答。一位月卫队的夜骐探头进门。“露娜公主驾到。”

 

暮光的工蜂们连忙立正站好,女王起身迎接月之公主。“露娜公主,您现在没在管理梦境吗?”

 

露娜向工蜂们点头致意,滑翔至女王面前。“正常来说,该是的,然而我此行正是为了梦境之事。”

 

“此话怎讲?”

 

“你们的巢穴,今日为市民留下深刻印象。”幻形灵们闻言纷纷侧耳倾听。“今夜有关幻形灵再次入侵的梦魇陡然增多,然而这也许与小马们恐惧北方混沌生物有关。”

 

“毕竟才第一天,会这样也还正常。”暮光答道,“但混沌生物应该已被镇压了吧?”

 

“确实,然而某些贵族与坎特洛时报(Canterlot Times)狼狈为奸,故意散播恐惧。”露娜声音中带着些许忧虑,走到坚盾刚刚离开的窗前,“当今社会支持媒体自由,这些记者所言也并非散播谣言,我实在无能为力。”

 

暮光离开自己从前的书桌,来到月之公主身边,无声地命令卫兵们暂且退下。“似乎不止这一点令你焦虑。”

 

露娜的视线移向南方的贵族生活区。“...该焦虑的并不是我。我今夜进入的最后一个梦境,属于你的母亲,薄暮微光。”

 

薰衣草色的女王咕哝一声,揉着太阳穴。“我猜猜,她梦见我变成了可怕怪物。”

 

“确乎如此,我只怕这并非此梦魇首次出现。我尽力为她排忧解难,然而她意识到我在场后,当即请我离开。”露娜沉重叹息,“恐怕她将要做出某些令我们都后悔的事情。”

 

暮光回想起自己印象中的生母。保险起见,还是让飞船保持三倍安保吧。“公主,我不会抢先对她发难。尽管...”她拼命让自己的声音不要崩坏,“尽管她讨厌现在的我,但我不会先出蹄的。”暮光严肃地看一眼露娜,“但我保护我的巢穴。”

 

我还以为你会更激进些。“你这话让我回想起,我堕入梦魇前,皇姊的态度。你一定记得,我险些令这世界堕入黑暗。”

 

那瓶药水的味道怕是永远也洗不干净。“说实话,露娜,你是天角兽,是公主,薄暮不过是独角兽罢了,”月之公主只盯着她看,不必多言,她便心知肚明,“...但我会小心的。”

 

“这便够了。相信我不必提醒你,此刻我们来到了危机的岔路口,希望不要发生闹剧,令你将来举巢加入艾奎斯陲亚的行动遭到阻力。”

 

“我也希望。”

 

“显然如此。接下来,我们可以讨论更轻快的话题。我希望明天能与你一同到洞穴中进行探索,既是身为朋友的陪伴,亦是向公众展示我们的合作。”

 

暮光微笑,露出一对尖牙。“我们很久都没有一起行动了呢,一定会很有趣,很放松的。”

 

“这样便好,则明日再见。”露娜不再拖延,走向大门,忽而驻足,“但愿不要再遇到女王的死魂灵。”

 

“别说这不吉利的话。”暮光窃笑。

 

“那么再会,暮光,我会看护你的梦境。”露娜瞥一眼蝙蝠标志,飞入夜空。

 

---注 释---

 

作者注:很遗憾,这章并没有“五十只小暮暮在小马镇齐声喊叫‘书’”的剧情。

 

---感 谢---

 

本章特别由切拉冠名播出。

 

现在,Acc有了爱发电账号,欢迎愿意资助的小马(或者其他生物)前来赞助。

下面是本章发布时,我已有的赞助者(按时间顺序排列,称呼依照赞助者需求):

切拉

Westwind

cf

MXS

thumb_up15
0thumb_down
排序:按时间 升序
1楼
Utopia Lv.16 幻形灵赞助者
评论 五:坎城再陷落

不过也得尽快忽悠几个工蜂代替我出席才行。

是难逃不过的哦~

上面服了魔

上面伏地魔

13 天前
2楼
剑使者 Lv.3 幻形灵站务站务
评论 五:坎城再陷落

这个……看上去暮光妈还是想让暮光变回小马? 其实我也挺想的:ftemoji_pinkamina:, 但不应该至少尊重一下暮光自己的意见吗

12 天前

登录后方可发表评论

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显示模式:

源格式
文本格式
极简格式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

信息栏

有问题?查看用户手册

EquestriaCN 小马中国

在爱发电捐助我们:https://afdian.net/@fimtale
如果您已完成捐助,您可以将捐助页面截图并联系我们以获得“赞助者”徽章。

FimTale 用户交流QQ群:938048195

FimTale分级制度
E

基于Everyone标签的内容应适合所有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不应包含任何黑暗、恐怖、血腥、性暗示、“哲学”、辱骂等内容,且不引起大多数用户的不适。



T

基于Teen标签的内容适合13岁以上的青少年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轻微的血腥、暴力、恐怖描写。



R

基于Restricted标签的内容:图片不应包含Derpibooru的explicit与suggestive标签;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刻意或详细描写角色死亡、受伤或其他暴力过程的剧情。此分级容易造成不适,请读者慎入。

收录该文章的频道
  • 那些中长篇精选著作

    Original_Intention

  • 暮暮是幻形灵?

    暮霭晖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