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hett
Rhett
Lv.3 484/540

梦见自己的醒来。

无常

本作评价
4()
()0

 

无  常

 

 

谨以此文

献给

所有被我忘却的曾经

所有被我铭记的曾经

 

 

 


 

 

12:03    现在

 

道路被一条狭长的影横断,风低回着,吹散了阳光。她驻足,望向小巷的尽头,却只看见薄雾般的一片青苔。

 

他不在那。

 

——他没有来。

 

 

 

 

11:52    过去

 

路自由地向前延伸去,他们奔跑,风拂过身侧。拐过一座街灯,小巷的尽头忽然出现在他们面前,灰色的墙壁被阳光照得格外分明。

 

他轻轻笑了笑,递给她一把刻刀,她便转身在墙壁上刻下那只属于他们的符号。刀尖一顿,她刚好看见他从单肩包里抽出一本很大的书。

 

“我们在此约定:”她听见他很庄重地读着,“三十年后,无论我们或得意或落魄,我们都会回到此地,像鸟儿终要回巢。我们会重逢,看见曾经的情谊跨越三十年的距离,在原处等候我们。”

 

她刻着最后的两笔横线,刀柄颤抖着,震得她的手生疼。听见翻页声,然后他的声音悠悠传来:

 

“我们会看见时光能改变很多,却不曾改变过什么……”

 

一道阳光划过刀身,刺中了她的眼睛,刻刀从她手中滑落,摔在地上。他合上书望过来,她连忙摆了摆手。

 

“不,没事。”她抚去眼角渗出的泪水,睁开眼睛同他对视,“十二点。我们定好了?”

 

“定好了。”他侧身将书放回单肩包,眼睛忽然闪烁两下。

 

她的最后一笔刻歪了。他一定看见了。

 

 

 

 

12:21    现在

 

 

青苔覆满了墙面,像伤口上一条长长的痂。她轻轻把手搭在阴冷的石壁上,闭上眼,手指顺着那道尚未愈合的刻痕,在她心中描出旧时的图案。

 

她忽然觉得心很沉地跳动,她想悲伤,但她已疲惫于伤感;她想笑,但出口的只有一声叹息。

 

他没有来。——他不敢来吗?他不屑来吗?

 

她不知道。——可这又有什么关系呢?他不会来,她早已知晓。

 

他永远比她成功。她不该渴求一个成功者的到来。

 

 

 

 

10:23    过去

 

阳光是不屑于来此的。她推开阁楼的门,灰尘与回忆纷纷扬扬地飘舞起来,牵扯着她的衣襟。借着昏暗的光,她看见了被她深藏了三年的梦。

 

在无数晚上的辗转中,她常常想起这本书,书的封面也在她无数次的咀嚼中变得面目全非。她知道书就在那里,但她是不会去的,她是怯于去的,她将一切都藏在阁楼上,藏在令她夜半惊醒的梦中,藏在她恍然时视线的余光之中。她以为自己能够忘却,却越来越刻骨铭心般地记住。

 

书就在那里,他却不会回来了。他永远比她成功,她知道他是不会被过去拖累的,不像她。直到最后一块石砖上的刻印也被时间磨去,一切的记忆都会失去痕迹,一切的情感都会化为虚无,这世界也将忘记他与她的情谊。

 

可她为什么无法忘记?

 

她恨,她怒,她悲。她想哭,却已没有泪水了。她竭尽全力注视着封面,试图从那一层灰尘之下拷问出曾经的美好,但回答她的只有一片令人窒息的沉默。

 

空气在轻轻颤抖。她的绝望化为她的疯狂,她抄起锈迹斑斑的刻刀,刺向了书的封面。刀起刀落,阁楼里回响着决绝而可怖的声响,掩盖了风轻声的抽泣。

 

她喘息着,刻刀落在地板上的沉闷响声惊醒了她。目光移回去,残破的书在她眼前颤动起来,刀痕蜿蜒着,爬行着,交错着,扭曲着,突然间有了形状。

 

 

那是一个图案,她认出来了,那是她和他的图案,她亲手刻下的图案,永远盘踞在她脑海中的图案。

 

昏睡的灰尘听不见她的叹息,门在她身后狠狠关上,刺耳的尖啸震碎了满地的阳光。她离开了阁楼,离开了她的幻想,没有回头。

 

他将成功,而她……她不会。

 

 

 

 

12:38    现在

 

她早已放弃幻想,她早已习惯痛苦。小巷里没有风,死寂的空气如一层层薄冰,紧压在她的身上。尽管极力克制,她还是本能地微微颤抖。她最后一次回头向小巷尽头看去,又很快地收回了视线,仿佛石壁在烧灼着她的目光。

 

天暗下来了。她仰望着翻涌着的灰色的云,看见云雾缝隙间隐隐透出的一点亮橙色——那是死在云里的阳光。她释然了,两次呼吸之后,她向着小巷外走去。

 

脚步声。她本无意再去将希望寄予偶经的行人,但似是向她走来的身影扣下了她的心弦。回忆纷扬,她的平静悄然坠地,碎为烟尘。地面在晃动,她不由得伸手扶住墙壁。

 

是他。……是他吗?

 

她的视线犹豫了,但还是飘忽地落定。她在黑色的长风衣上寻找,在潦草系在胸口的扣子上寻找,在梳得光亮但依旧粗糙的黑发上寻找,在眼角积淀着疲惫的褶皱中寻找,寻找哪怕仅存一丝的旧日。她注视着来者的眼睛,但没有,没有——她找不到一丝他的痕迹。

 

她早应知道,但她总会遗忘:她永不能见到过去的他了。无形的沟壑早已深嵌于他与她之间,远在他离开之前,他们便不可能再相认了。维系他们的只有墙上一个小小的图案,而这图案远远不能给予她跨越三十年时光的能力。

 

过去的已然过去。她相信他早已看透,而她不能。——她不如他,一向如此。

 

他来了。——可那又怎样?他们都不再是他们了。

 

“……是你吗?”她听见风一般轻的耳语。

 

那是试探,还是惊叹?她来不及去想,随话语跌落,石砖的地面激起波澜,她踉跄着后退。声音是最后的审判,将她最后的回忆粉碎,将她同久远的过去撕裂,如狂风般卷席着冷冰的现实,在她身边呼啸。

 

她后悔来此了。也许她隐约知道自己在害怕的,可她看不见她的胆怯,一如她看不见她的思念。三十年,她还困于三十年前的晴日,向着遥远得不真实的现在远眺。他如今如何成功与她如今如何落魄真的重要吗?那个约定再不可能实现了——曾经晴日里奔跑的男孩和女孩已经随一声耳语消逝在天空的尽头。

 

他们一直都是他们,只是过去的已然过去。

 

无声而苍白的微笑——这是她的回答。

 

再没有什么能令她哀伤了。她沉默着和另一双疲惫的眼睛对视,想要开口,却发现自己的话语已经干涸。风模糊了,小巷模糊了,那张脸却清晰起来,渐渐地和另一张稚气未脱的脸重合在一起。然后一切都在一层水雾中消散,她的眼前只剩下一片灰色——不,她不会哭泣,她再不可能哭泣了。她只是伫立,沉默地伫立。

 

天空压下来了,远方似有雷声。忽然间,她残破的记忆交缠在一起,在她脑中炸裂。惊愕的震荡传过她的全身,她颤抖着,手从墙壁上滑落。

 

她想笑,如一个胜利者般大笑,嘲笑她的对手的胆怯;她想悲伤,在无人能看见的角落独自垂泪。她悔恨,她不该幻想——可她又一次被自己的幻想刺伤。

 

她的脸凝滞了。一道闪电的白光中,她平静而坚决地宣判道:“你不是他。……你决不会是他——我记得他的眼角有块斑。”

 

那高大的身影如一棵树般在风中摇曳,衣领沙沙作响。她以为会面对恼怒或是懊悔,但只听见雷声间的一句平淡的回答。

 

“我不是。……他不便来,但他还在别处等你。”

 

 

 

 

6:42    过去

 

是啊,一切都发生在那时。

 

那时,她不喜欢书。她总是隐隐觉得书是一道无形的屏障,妄想将她与他分隔开来。每当她看见他独自坐在书堆里,每当她同他玩耍时看见他小小的单肩包里硬生生塞进几本很大的书,她总会有这样的感觉。

 

她想要他的陪伴,因而她更加讨厌书的打扰。

 

——可他喜欢书。他是常常捧着书坐在窗边的,头微微翘着,眼睛注视着远方。每当那时,她总觉得他会像鸟儿一般飞向天空。她总是会感到内心的触动,但立即被害怕所掩盖。她总会故作随意地拉他出门,把书关在屋子里,仿佛那样就可以将它和他永远分开。她总是在努力——可她仍在害怕。

 

她讨厌书。惟有在书外的世界,她才能毫无顾念地倾洒她的骄傲、她的喜悦。而在那她不能理解的书内的世界,她只能小心翼翼地藏起她的无知与恐惧。她兴许在嫉妒吧,可她的年龄还不足以让她意识到自己的嫉妒。

 

她只是渴望陪伴,——她只是害怕孤独。

 

他知道她所想的吗?她一定知道。他早已看见了他们的命运,不是吗?

 

中午,那个中午——那本书,他离开前与她许下的约定。他看见了那个寒夜吗?他——他是否也曾害怕过?那本书是他最后的补救吗?

 

……不。不!他走了,没再回来。他向着有更多书的远方去了,那是她永远不能到达的地方。他走了,书和过去被他草草地抛下,她不过是那堆杂物一角的尘土。他走了——他终究是要走的。他终究是要飞向天空的,他怎能被她所束缚?!

 

他走了。

 

可是他走了。

 

可是他走了,再没回来。

 

可是他——

 

他。

 

无光的阁楼,深黑如烧焦的书页。她枕着被她毁得面目全非的书,终于从纷杂的思绪中滑落,坠入沉眠。

不会有梦点缀她将尽的残夜,她将同最后一道晨光醒来,一如既往。

 

 

 

 

 

1:14    现在

 

灰绿色的草地在她四周翻涌,阴冷的云压在她肩上。她只是伫立着,如一座街灯,灯光不为自己而长明。

 

 

结束了,一切都该结束了。她这三十年太疲惫了,她再没有力气去思念、去恨了。他就在她面前,明媚的笑容里还有过去的阳光,可她已经不求他们能再相互忆起了。

 

三十年,三十年,梦该醒了。

 

她究竟还真正拥有多少曾经?日日夜夜,她都在为臆想的过去流泪,而那真正的过去早已被她遗忘。她恨,可她恨的早已不是他了。她于现在与过去的交界处回首,一切都是如此得虚幻,她甚至一度以为自己仍在梦里。

 

风划过她的脸颊,冷冽的现实在她脑中肆虐。她凝视着他无神的眼睛,终于发觉自己失去了一切的情感。她是处于风暴的中央,无形的壁障将她与外界隔开,她只听得见自己的呼吸。她看不见他了,看不见天空了,最后残留在她视野中的只有一片无边的灰绿色。

 

似有水滑过她的发梢。

 

——不,那绝不是泪水。

 

 

 

 

 

4:08    过去

 

她披着苍白的灯光,狭长的影子潺潺流向身侧。不见繁星,月亮早已溺死在无光的天空里,夜空黑得刺眼。

 

远望——暗黄色的光晕隐隐跳动,令她想到半支将熄的蜡烛。风送来蜂鸣般的噪音,她恍然间意识到,那是车将走了。

 

她扶着冰凉的灯柱,等待着,看着那暗黄的光终于沉没于黑暗中,将她和他们的过去遗忘在身后。夜空垂下来,滴落在她肩上,她不觉打着寒战。

 

他走了——在这样一个寂夜里,他逃走了。他不会告诉她,但她终于知晓。她欣赏着那胜利者的落败,也享受着刺骨寒冷的晚风。

 

直到最后的温度也从身上剥落,她才将手从灯柱上抽下,踉跄着向前走去。黑暗扑面袭来,但她毫不在意——她已没有光需要守护,为何还要躲避黑暗?她向前走去,脚步声在身旁旋转着消散,寂静潮水般退下又涨起,冲刷着她心灵的海岸。

 

她越走越快,然后奔跑,然后跌倒。然后她颤抖着起身,风卷起她的泪珠,砸碎在地。她继续奔跑,继续跌倒,黑色的夜中,她看不见自己的伤痕。

 

她是飞蛾,她终会扑火,终会折翅。纵然那火焰已逝,她也要循着火光的残影飞去。

 

——可现在,连那幻影也淡去了,消失了。门半掩着,她走进他曾经的家中,灯光闪烁,她霎那间看见了自己的未来。

 

他带走了一切。她的过去仅存虚无。

 

她兀自伫立,大地似乎要倾倒,墙壁似要倒下。她感觉自己旋转起来,破败的房间在她眼里摇晃。

 

灯光长明,泪珠映着门外的黑夜飘纷。她忽然看见了,斜架在墙角的书架上还留着一本书,摊开在书架中央。

 

她认得那本书。她惊愕的后退,寒风灌进衣领。书令她厌恶,令她害怕。她转身,冲入黑夜的庇护。

 

——灯光灭了,她再看不见自己的影子。无人看见她的落败,无人在意她的溃逃。他终究是成功者,而她,她终将失败。

 

他早已知晓一切。他将那旧日的约定留给她,而她却没有勇气接受。

 

是她抛弃了她的过去。

 

她仓皇逃去,黑暗在身后合拢。

 

她不会记得那个寒夜何时结束。无数的夜晚,她永不会梦见那无月的天空。

 

 

 

 

 

 

2:26    现在

 

雨一直下着,也许已经停了。灰绿色的海面渐渐平静下来,风却还在徘徊着,吹乱她的发丝。

 

他还在微笑,水珠顺着他的脸颊滑落。起伏的草地上,他是唯一的矗立不动的石碑,目光仿佛真得穿透了三十年的距离。

 

他何曾忘记?!她错了,他一直都在等待着,他一直都在思念着。他们的约定,那个约定还在,从一切的陌生与隔阂之中绽出光芒。是如此微弱的光芒,却足以让她看清自己的过去。

 

他们的约定终于实现。三十年,也许三十年真得可以跨越,也许所有的悲伤与苦痛都可以留在过去,也许这一天仍是曾经的晴日。

 

——也许,也许他和她还是朋友。最好的朋友。

 

可是她该走了。她注定不能和他长久地相伴。她终要与他告别,她终究还是要离开。无言,她闭上双眼,在一片黑色的茫然之中转身。

 

“——他曾向我说过,”她睁眼望去,只看见长风衣黑色的一角轻轻飘舞,疲惫的声音随风传来,“三十年。为什么?” 

 

她停在原地。为什么?答案竟如此明显,她却现在才知晓。

 

“……因为鸟儿终会回巢。”

 

因为曾经的情谊还在等候着他和她,在曾经的地方。

 

“即便如此?”

 

因为时光能改变很多,却不曾改变过什么。

 

沉默,她缓缓离开。灰绿色的草地埋葬了她的足迹,雨雾模糊了她的前路。

 

 

 

 

 

 

 

3:00    将来,未来

 

她驻足,俯身将一本破旧的书摆在地上。火焰没能真正毁掉这本书,封面上,熟悉的图案依稀可辨,一滴雨水正沿着书脊滑下。浅白色的花朵夹在书页里,几片花瓣露出来,低垂着轻轻摇摆。

 

草地向四处绵延,远处的沙沙响声将她环绕。风轻拂过,雨悄悄落下。她终于起身,向草地灰绿色的尽头走去。

 

“……你来了。”

 

她循声望去,看见有人走来,几道褶皱随风滑过黑色的长风衣。一朵白花别在来者的胸口上,淡黄的花蕊在花瓣间颤动。

 

“是。”她拂去肩上的雨水,侧目注视远处的草地,“……想见他。”

 

雨依然下着,草地间弥漫着沙沙的响动。曾经的引路人默不作声,很快淡出了她的视野。她仰头看向天空,太阳金色的光芒正隐隐从云层间透出。风吹动她的发丝,她终于又向前走去。

 

身后的天空中,一颗雨珠翩然落下,绽开在陈旧的书旁。浅白色的花瓣晃了晃,被风卷向天空,旋转几圈,又落了下来。

 

落在他的墓碑上。

 

 

 

 

 

 

 

 

滴答,滴答——

咔。

thumb_up4
0thumb_down
排序:按时间 升序
1楼
Disillusionment Lv.4 夜骐
评论 无常

本文写的还是不错的。

主要就是…请问这篇文的主题是什么呢?感情线上稍有点显得杂乱。

人物刻画的很不错。每一个人(马)的心灵感情写的也还算清楚。

她驻足,俯身将一本破旧的书摆在地上。火焰没能真正毁掉这本书,封面上,熟悉的图案依稀可辨,一滴雨水正沿着书脊滑下。浅白色的花朵夹在书页里,几片花瓣露出来,低垂着轻轻摇摆。

这段很好。

所以,“隙日”已经在30年后逝去了吗?!这个结局我并没有意料到。

所以请容我再读一遍。

10 天前
2楼
Rhett Lv.3 独角兽
评论 无常

主题方面,确实有些问题。

其实我刚写完时就有同学质问过我了——但我大约还是没有修改好。我只是想写写世事无常,但如简介所说,爱恨与宽恕永恒。我们只有宽恕他人和自己,才能走向未来。

大约是写得还是不够吧。

 

谢谢指出。

10 天前
3楼
Disillusionment Lv.4 夜骐
评论 无常

关于标点的几条短评。

他……。

在这里我的意见是,既然已经有了省略号,那大可不必再添加上句号。这两个符号显得有点…怪怪的?

……不。不!他走了,没再回来。他向着有更多书的远方去了,那是她永远不能到达的地方。他走了,书和过去被他草草地抛下,她不过是那堆杂物一角的尘土。他走了——他终究是要走的。他终究是要飞向天空的,他怎能被她所束缚?!

这里的第一句“……不。”最后的句号或许可以改成逗号吧?

她刻着最后的两笔横线,刀柄颤抖着震得她的手生疼。

这里一句“刀柄颤抖着震得她的手生疼”有点不太通顺,可以改成“刀柄颤抖着,震得她的手生疼”,这样可能会通顺些。

她的脸凝滞了。一道闪电的白光中,她平静而坚决地宣判道:“你不是他。……你决不会是他——我记得他的眼角有块斑。”

“你不是他。……你决不会是他——我记得他的眼角有块斑。”

这里的问题不大,句号(省略号之前的)可以删除。

“我不是。……他不便来,但他还在别处等你。”

这里问题同上,但不知是否可以删。

 

 

 

 

10 天前
4楼
Disillusionment Lv.4 夜骐
评论 无常

回复44071 @Rhett :

再改改吧…不过标点问题…

 

10 天前
5楼
Mistal Lv.8 独角兽
评论 无常

你Ft终于有人写星日了? 爷青结哦

不难看出格式是仿照《瑞瑞忘记了》那篇文章 格式挺乱的 虽然读起来有一种特别的感觉 恐怕会劝退很多读者哦(其实差距还是挺大的)

啊 还有感情故事线不是清楚会杀人的 可以问问星影的那篇《墙中露娜》有那篇内味了

这篇文章的语句上应该是作者按照这某种氛围和风格写出来的,不过效果有点过 让人感觉有一种在字句上的“为赋新词强说愁”

近六千字 感情线有些杂乱

最大的问题还是墨下重了 太重了

引用一句话

一切艺术品都忌做作,最美的字句都要出之自然,好像天衣无缝,才经得起时间考验而能传世久远...

最后的结局挺突然的 但实际上回头看看 也没啥了 前面的铺垫杂乱

基本全都是内心挣扎 我用几个字来评价吧

绕绕绕

环境铺垫太专注于细节 一整个大环境没有体现出来 说难听点 很失败

你非要让我说实话吧 讲真挺失望的(话说我对那篇我不是很满意的星光同人不失望了来着) 不过也只是我个人的意见 说不定我在底下说你写的不好 马上就有编辑把你推送上推荐了呢?

10 天前

登录后方可发表评论

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显示模式:

源格式
文本格式
极简格式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

信息栏

有问题?查看用户手册

EquestriaCN 小马中国

在爱发电捐助我们:https://afdian.net/@fimtale
如果您已完成捐助,您可以将捐助页面截图并联系我们以获得“赞助者”徽章。

FimTale 用户交流QQ群:938048195

FimTale分级制度
E

基于Everyone标签的内容应适合所有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不应包含任何黑暗、恐怖、血腥、性暗示、“哲学”、辱骂等内容,且不引起大多数用户的不适。



T

基于Teen标签的内容适合13岁以上的青少年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轻微的血腥、暴力、恐怖描写。



R

基于Restricted标签的内容:图片不应包含Derpibooru的explicit与suggestive标签;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刻意或详细描写角色死亡、受伤或其他暴力过程的剧情。此分级容易造成不适,请读者慎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