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wnlightShinning
DawnlightShinning
Lv.1 156/160

暖炉颂歌

本作评价
3()
()0

******

        “早上好!”一声早安问候从空中传来。

        我抬起头,看见了那匹冲我打招呼的淡灰色飞马,是小呆。

        “你也早。”我说道。

        “暖炉夜快乐!”她说着,冲我咧嘴一笑,她那双不对称的琥珀色的眼睛也随之眯成了一条缝。

        “又是暖炉夜了吗?”我自顾自的低语道。

        “你说什么?”小呆问道,从半空中降到了地上,朝我走了过来。

        “啊?没什么。暖炉夜快乐!”我冲她笑了笑。

        “嘿嘿…”她也笑了起来。

        “今天要送的信多吗?”我岔开了话题。

         “不多,”她答到,“我早上就能送完,下午就可以回家陪小乖了。”一说到小乖,她又一脸宠溺的笑了起来。“那么,”她又继续说道,用她那对琥珀色的眼睛看着我,“我该去送信了,拜~,暖炉夜快乐哟~!”

        我目送着她升空,朝镇子里飞去。

        “唉。”望着她远去的背影,我叹了一口气,“暖炉夜…”

 

        我没有名字。没有亲友。没有家。

        我是一个孤儿。流浪在小马利亚。没有归宿,不停奔波。我不知道我要去哪。

        我不知道。

        直到那一年,我流浪到了谢于霍勒斯,一个小马利亚北方的边陲小镇。

        那一年,我六岁。那一天,是暖炉夜。

        我讨厌暖炉夜!因为在那一天,所有小马都会回家。而我,没有家…

        我在暮光低垂的时分走进了小镇,披着破旧的披风,拖着疲惫的步子。天空飘起了小雪,模糊了满天的繁星。寒风从远处的雪山顶上呼啸而下,发出“呜呜”的声响。我低着头,不让寒风刮在我的脸上,但我的四肢却是暴露在凌冽寒风中,确乎是冻僵了,尾巴上的一层冰霜已经冻硬了。我艰难的挪动着蹄子,希望能在小镇中找到一堵挡风的墙,好让我能蜷缩起来,熬过这孤独又寒冷的暖炉夜。

        雪渐渐大了起来。

        果然,街上一匹小马都没有,所有的小马都回到了家,同他们心爱的马儿们在一起,围坐在壁炉前,唱着欢歌,交换继续……

        我顶着风雪,低垂着脑袋走在空无一马的街上,一面四下留意着能用来让我躲避的角落。

        “呜~呜呜~呜~~~”

        “呜~呜呜~呜~~~”

        我似乎听到了风声中夹杂着阵阵小马们的和声。我驻蹄聆听,没错。滤去风声后确实有小马们的歌声。

        “暖炉夜~暖炉夜~”

        我重新迈开冻僵的蹄子,朝着歌声传来的方向走去。

        “团聚之夜~温馨之时~”

        我缓缓的朝着前方挪动着,他们的歌声越发的清晰了。

        “陆马、飞马、独角兽~齐心协力打败风之魔~~”

        我跌倒了,重重的摔在雪地上,却没有发出一点声音。

        “小马利亚~小马利亚~”

        我一动不动,大雪仍旧在下着,几乎将我埋了起来。

        “和谐之邦~幸福之地~”

        我扭动着身体,努力着想用前蹄支撑着自己重新站起来,但是我失败了。

        “亲朋、好友、小马们~团结友爱共筑吾家园~~”

        歌声似乎是大了一点了,雪似乎也是小了一点了。一个个音符钻入我的耳朵,一个个街拍击打着我的灵魂。

        “来吧陆马们、来吧飞马们、来吧独角兽们~”

        “让我们肩并肩、蹄拉蹄~”

        “共唱这暖炉颂歌~~”

        我被着歌声感染了,努力抖落了身上覆盖的雪,艰难的支起了身体,吃力的维持着平衡。最终,我成功了,我重新站了起来,再次朝着歌声传来的方向挪动着。我似乎能看见他们了。

        “来吧亲朋们、来吧好友们、来吧所有小马~”

        “让我们脸对脸、心连心~”

        “共唱这暖炉颂歌~~”

        是的,我看见他们了,整个镇子的小马们,都围坐在一团高高的篝火前,齐声高唱着。他们中有成年马,也有小马驹;有雄壮的公马,也有娇小的母马。他们唱着、笑着,他们的欢乐与幸福已经融入进了歌声,声声入耳、声声入心。我多想加入他们啊!这气氛,多么温馨!多么和谐!可是,我毕竟是一匹外来的小马,一匹陌生的小马。我只能把自己藏在一个报亭后面,缩成一团,探出脑袋,看着那群欢乐的小马。

        “小马利亚~吾之所爱~”

        他们围着火堆转起了圈。

        “今夜良宵~你我共聚~”

        我情不自禁的将身体向外探了探。

        “钟声敲响~与子同唱~”

        他们伸出双蹄,同彼此紧紧相拥。

        “暖炉颂歌~星耀故乡~~~”

         随后,午夜的钟声敲响了,小马们欢呼了起来。欢乐洋溢在空气中似乎能够驱散冬日的严寒,我似乎感受到了一丝温暖。

        我缩回脖子,缓缓向后退去,希望在没有小马发现我之前离开这片欢腾的广场,找一个安静的角落。然而,我的屁股却装上了一根柱子。

        我扭过头,却发现那根本不是一根柱子,而是一只蹄子,一只银色的蹄子。它属于一只银色的上了年纪的小马。

        “怎么了?小家伙?”他问道,声音十分温和。

        “我…我不是…不是坏小马…”我支吾着,一面不停的颤抖着。既是因为冬季的严寒,又是因为我内心的不安与恐惧。

        “你的家马呢?”他关切的问道。

        “我…我没有家。”我伏在地上,将脸深深埋进双蹄之间,抽泣了起来。

        老独角兽的脸上浮现出怜爱的神情,他用魔法脱下了他的披风,搭在了我的身上。

        “没事了,孩子。”他安慰着我,伸出一只银色蹄子,隔着我披风上的帽子抚摸着我的脑袋。“你瞧,咱们都是孤身一马。这个镇子还不错,我挺喜欢这儿的。这儿的一年四季里春秋冬三季都是银色的,我喜欢银色,你呢?你喜欢银色吗,小家伙?”

        我微微抬起头,用红红的眼圈看着他那张慈祥的银色的脸和他那和蔼的笑容。而我呢?本该是灰色的脸上却呈现出病态的惨白色。

        “怎么样,小家伙?”他用慈爱的语气对我说道,“我叫银星流。同你一样,都是孤身一马。如果你愿意,就留下来吧!到我家去,你愿意吗?”

        家!他说他愿意给我一个家!一个我日夜期盼、日夜寻找的家呀!如今竟然就近在眼前了!

        “你愿意吗,小家伙?”他又问了一遍,向我伸出了一只银色的前蹄。

        我看着他的脸,看着漫天纷飞的雪花落到他银色的鬃毛上,它们是融化了吗?还是停留在了他的银发上?我吸了吸鼻子,点了点头,探出一只灰色的蹄子,搭在了那只银色的蹄子上。

        他微微用力,将我从雪地上拉了起来,扶我站稳后,他又用蹄子为我拍落了身上的雪,并为我整理帽子。

        “哇哦!”他惊喜的叫了一声,笑了起来,“原来是一匹小独角兽呀!看来我们爷俩还真是有缘。”

        我重重的打了一个喷嚏。

        “冻坏了吧?”他关切道,将一只蹄子搭在我的肩上,拉进了我们之间的距离,“走吧,跟我回家去吧。”

        就这样,他搂着我,我蜷在他身下,我们一齐往家走去。

        “你叫什么名字,小家伙?”

        沉默。

        我的名字?我没有名字。

        沉默。

        “这个冬天真冷啊!这样吧,就叫你…暖冬吧!”

        我的名字,叫暖冬。

 

        一只蓝鸟不知道从哪里飞到了市政厅外的小树上,叽叽喳喳的叫了起来,也将我从回忆中拉了回来。那已经是十三年前的事了。

        我扭头用魔法拿起门边的扫把,走下了市政厅的阶梯,开始打扫起了小广场上的落叶。

        “小心!!!”

        我扭过头,看见一匹深橙色的小马驹正踩着一辆滑板车朝我这边飞快的冲了过来,眼看就要撞上我了,小马驹吓得闭起眼睛尖叫了起来。

        当然,她最终并没有撞上我,而是被我的魔法力场连马带车一起举到了空中。

        “好了,飞板露。”我对那只还在魔法力场中歇斯底里尖叫的小马驹说道,“怎么回事儿?”

         “什么?”小马驹睁开了双眼,发现自己正被一层银灰色的力场包裹着,漂浮在空中,“哦,暖冬,是你呀!抱歉,我赶着去参加可爱军团的会议。”

        “嗯哼,合理的理由。但是你也不能骑的这么快呀!”我一面说,一面把她放了下来。“你说说看这都是第几次了?”

        她摘下头盔,露出一头玫紫色的鬃毛,“呃…第五次?或者第六、七?但是今天的会议真的十分重要!”她向前走了两步,双眼放光。是的,看得出来,她的确非常期待这次会议。

        “哦?”我将扫把移到身前,用一只蹄子揽住它的木头握把,将它斜撑在地上,“说来听听?”

        “好吧。”她一屁股坐在了地上,“我们打算举办一个联合暖炉夜派对!我们计划在暮光的图书馆里,让甜贝儿带上瑞瑞,小萍花带上苹果家族,而我则叫上云宝,当然了,还有暮光和斯派克,我们一起过暖炉夜!我们可以一起唱歌,一起听故事,一起交换礼物……多棒啊!”她欢呼一声,一下子跳的老高。

        “听起来不错。”

        “不错?简直是棒极了!我早就受够了只能一家几匹小马过暖炉夜,那太没意思了!”她说着,一边吐了吐舌头。

        “好吧,爱热闹小马。”

         “嘿!我可不是爱热闹小马!”她站起身子举起双蹄抗议着我,“小萍花才是爱热闹小马。”

        “好吧。”她那着急的样子把我逗笑了“那就…飙车小马吧。”

        “嘿!”她气鼓鼓的嘟起了嘴,双蹄交叉抱在怀里。

        “好了好了,飞板露。你是不是应该去参加可爱军团例行会议了?”

        “天啊!”她惊呼一声,从地上弹了起来,“我要迟到了!”她一个箭步冲到滑板车前,取下挂在车龙头上的头盔戴在头上,遮住了她那一头玫紫色的鬃毛。“再见,暖冬。”她踩上滑板车,双蹄把住车龙头,微微弓起身子,两只小翅膀在身后扇动了起来。

        “拜~可别再撞到谁了。”我笑着目送她从我面前呼啸而过。

        “果然,”我心想,“小马驹们都喜欢暖炉夜。”

 

        是呀,当我在谢于霍勒斯终于有了一个家后,我也开始期待暖炉夜了。当然,暖炉夜也从没有让我失望过,它总是在往后每年的十二月二十五日按时到来,从未爽约。

        “暖冬,快醒醒。”银星流爷爷用魔法掀开了我的被子,“快呀!太阳都晒屁股了!我们可还有好多活儿要干呢!今天可是暖炉夜呀!”

        “暖炉夜!万岁!”我激动的从床上蹦了下来,扑进银星流爷爷的怀里。

        银星流爷爷慈祥的脸上挂着和蔼的笑容,他将银发都整理道脑袋的一边,伸出蹄子轻柔的抚摸着我,“暖炉夜快乐!暖冬。”他将一个盒子塞进了我的怀里。

        “这是…”我看着这个用彩纸包装着的盒子,眼中闪烁着惊喜,“给我的继续?!”

        “快打开看看,喜欢吗?”

        我迫不及待的打开了包装,那激动的心情简直溢于言表。

        “是一件新披风!”我欢快的叫着。

        “是的。”银星流爷爷向我靠拢了几步,用魔法为我取出披风,帮我穿在了身上,“真不错呀!”他笑着说。

        我戴上帽子,又将帽子取下,再扭回头看看,然后一蹦一跳的跑到了镜子前面,扭过来,看过去,似乎怎么也看不够。

        “喜欢吗?”

        “是的!谢谢您,银星爷爷!”我再次扑向了他。

        我们爷孙俩的欢笑声穿透了小屋的屋顶,荡漾在冬日的晴空下经久不散。

 

        在那一瞬间,似乎有什么东西在我心里闪了一下。

        “飞板露!”我朝着那匹小马驹离去的方向喊了一嗓子,然而她早就没影了,我这一嗓子但是吧路过的天琴和糖糖吓得不轻。

        是的。我突然有了一个想法,一个无与伦比的想法。

        我直接将魔法力场取消,扫把掉到了地上,我并不理会,转生朝着甜苹果园的方向跑去,我撒开四蹄,跑的飞快,白色的鬃毛被迎面吹来的风刮的乱舞,可我根本没有时间理会这些。跑快点!再快点!

        我一路飞奔,来到了甜苹果园谷仓后的树林前,面前的一颗歪脖子树上有一间树屋,树屋下停着一辆滑板车,车龙头上放着一个头盔。

        我喘着粗气,一步一步的踏上木梯来到了树屋的门外。隔着门,我就已经能听见树屋内三匹小马激烈的讨论声了。

        我敲了敲门。

        讨论的声音停止了,一阵蹄声由远及近,来到了门前,门打开了一条缝。

        “是谁?”门缝里挤出一个深橙色的脑袋,她有着玫紫色的鬃毛。

        “你好…飞板露…”

        “暖冬?你怎么来了?”小马驹一脸迷惑。

        “我…我能进去吗…?”

        “哦。当然。”她后退几步,为我让开一条路,并将门完全打开了。

        我走进了可爱军团的大本营,这还是我第一次来这儿。正对面是一张高高的讲台,讲台背后的墙上是一幅小马谷地图,左侧靠墙有一张桌子,上面放着几个苹果,左右两边的墙上都贴满了各种图画。

        “你们好…可爱军团…我需要…你们的帮助…”

        “你也好,暖冬。可是…今天是暖炉夜呀。”甜贝儿开口了。

        “呃。她的意思是,你需要我们的什么帮助?”小萍花用蹄子戳了戳甜贝儿,对我说道。

        “嗯…是的。我就是这个意思…哈哈…”甜贝儿露出了一个不好意思的尴尬笑容。

        飞板露从我身边走过,去到那两匹小马驹身边同她们并排坐下。

        “是关于…暖炉夜,”我也坐在了地毯上,“我想…举办一个联合暖炉夜,把…全镇的小马都集合起来……”

        “可这是我们的计划!”甜贝儿激动的跳了起来。

        “我知道,但是你们计划的只有几匹小马参加,而我想的,是让全镇的小马都能够参加……”

        “你怎么会知道我们的计划?”小萍花也跟着跳了起来。

        “刚才飞板露告诉我的。”我看向飞板露,她正心不在焉的抠着地毯。

        “真不敢相信!飞板露。”小萍花惊呼,举起一只蹄子在空中挥来挥去,“你竟然把我们的计划告诉了其他小马。”

        “啊?什么?我……好吧。唉…。”飞板露垂下了头,叹了口气,显得委屈而又无奈。

        “那么,孩子们?”我打断了她们,“你们怎么认为?”

        “我同意!”甜贝儿第一个举起了蹄子,开心的在毯子上蹦来蹦去,“这一定会成为有史以来最棒的暖炉夜!”

        我将目光投向小萍花,她双蹄抱在胸前,说道,“如果飞板露向我道歉,那么我也同意。”

        “什么?我……”飞板露看看小萍花,又看看我,露出一个左右为难的表情,“好吧……我道歉。对不起…”

        小萍花跳到飞板露身边,伸出蹄子搂住了她,“我接受道歉,所以…我也同意!”

        “那么你呢,飞板露?”我问道。

        “我也同意!”她也伸出一只蹄子。三匹小马击了个掌,“可爱军团!耶!”她们欢呼了起来。

        “好的,现在该干正事了。”飞板露说着,从讲台后面拿出了三个斗篷,分发给了小萍花和甜贝儿。

        三匹小马穿上斗篷,齐刷刷的走上了讲台。

        “好的!暖冬先生,请问你需要我们提供什么帮助?”小萍花字正腔圆的问道。

        “哦,是这样,可爱军团,我计划在今天晚上举办一个暖炉夜聚会,希望能够邀请到全镇的小马,所以,我希望你们能够帮助我。”

        “很合理的诉求,暖冬先森。咳…我是说,先生。”甜贝儿害羞的笑了。

        “我们当然能提供帮助!”飞板露鼓起两只翅膀,“但是我们怎么帮呢?”

        “我来布置场地,你们能为我通知小马谷的小马们吗?”

        “我们最擅长这个了!”小萍花冲我摆了摆蹄子,露出了一个小菜一碟的表情。

        “好吧,那就这样,真的麻烦你们了,今晚落日后,在小马谷广场,好吗?”

        “没问题。我来写邀请信!”小萍花跳了起来。

        “我来设计卡片!”甜贝儿补充到。

        “那我就去送卡片!”飞板露最后说道。

        “可爱军团!行动!”

 

        “咱们要去哪,银星爷爷?”

        “咱们要去为暖炉夜做准备呀!小家伙。”银色的老独角兽答到。

        我们一道走出了小镇,往北走去,来到了一片山谷中。

        “看呀!暖冬,小家伙,这些树,咱们得选最高最大的!”

        “那一棵怎么样?”我问道,兴奋的朝着一个粗壮的松树跑去。

        “嗯。很有眼光。”银星流爷爷笑着说道,从他身后取出了一大一小两把斧头,用魔法力场将那把小斧头递给了我。

        “暖冬,小家伙。看,我们从这里砍下去。”他说着,用斧头在树干上划了一道痕迹。

        “好的。”我一边四下挥舞着小斧头一边应道。

        “一、二、砍!”

        “一、二、砍!”

        “一、二、砍!”

        ……

        “顺山倒咯———!”

 

        离开了可爱军团的树屋,我快步走回了市政厅。捡起了我丢在广场上的扫把,走进了杂物间,翻腾了好一阵子,最后找出了一把斧头,我将斧头塞到了披风下面,转身走出杂物间,关好门,朝着小镇北部走去。

        “北方的树总是最好的。”我暗暗告诉自己。

        来到镇外,翻过两个土坡,面前出现了一片树林,我缓缓走在树林中,左瞧右看,寻找着合适的树。

        天空中时不时的有几匹飞马推着一团团厚重的积雪云从云中城那边朝着小马谷去了。

        我也选定了目标,一棵绿松,又高又大。

        我从披风下面取出斧头,后退两步,调整调整角度,挥下了斧刃。

        树林中顿时响起了单调的伐木声,惊飞了一群鸟,惊落了一阵雪。

        渐渐的,四周都融入了一片雪白。

 

        “多美啊!”银星流爷爷赞叹道,“快看呀!暖冬,小家伙。银色的山,银色的湖,银色的树,银色的天,银色的地…”

        “还有银色的银星爷爷!”

        我们正抬着那棵树,从山谷里往镇子里走去,银星流爷爷走在前面,用魔法力场抬着树干,我跟在后面,举着树梢。

        “是呀…”银星流爷爷的嘴角微微的抽搐着,但我并没有注意到,“暖冬,我的归宿就在这里…爷爷喜欢这个地方,你能记住这个地方吗?”

        “能!我叫这里银色山谷!”

        “好名字…银色山谷…”

        我也没有注意到,银星流爷爷走过的地上,多出了几粒冰晶。

 

        “顺山倒了!”

        我吃了一惊,四下张望了起来,却并没有发现一匹小马,过了许久,我才意识到,那喊声是由我自己发出来的,我痴痴的看着倒在面前的绿松和掉在一旁的斧头。

        我忽然觉得十分疲惫,仿佛是生了病一样,孤身一马让我回忆起了那悲伤的一天。我朝着那棵倒下的树靠去,倚着树干卧坐在地上,望着天空出神,看着一片片雪花飞舞,消逝。

        如同生命一样。

 

        那是我在谢于霍勒斯的最后一个暖炉夜。

        与以往不同,那一天,没有了银星流爷爷叫我起床,没有了暖炉夜的惊喜礼物,没有了步入山谷伐木而归。

        他安详的躺在床上,我安静的坐在一旁。

        曾经的银发如今已经稀疏殆尽,曾经泛着银光的毛皮如今却是干皱苍白,曾经的欢声笑语如今却只有无尽的沉默。

        夜幕渐渐笼罩了大地,落雪了,一片一片的雪。

        今年的暖炉夜没有火堆。

        “咚咚咚。”有小马敲门,门打开了,是镇长。

        全镇的小马都来了。

        他们一个接一个的挤进了小屋,带来了继续,节日装饰,甚至还有一棵迷你的暖炉树。也带来了生气。

        大家轮流走到银星流爷爷的床边,俯身低头同他耳语。

        雪渐渐大了,风渐渐紧了,夜渐渐深了。

        当最后一匹小马同银星流爷爷说过话后,大家都安静的围坐在他的床边,谁都不再说话,大家都在静静的等待着。

        风声,雪声,夜声。再无他声。

        “哦…”床上传来一阵游丝般的声响,“谢谢……你们大家…来…来…看我……”

        沉默。

        “暖炉夜的…的…真谛……不只是……团结…友爱……还有……还有……颂歌…颂歌……”

        沉默。

        “呜~呜~呜呜~~~”

        “呜~呜~呜呜~~~”

        不知是哪一匹小马起了个头,大家便一起低声唱起了暖炉颂歌。

        “暖…暖冬……”

        我听见了银星流爷爷轻微的呼唤声,连忙来到他身边,将耳朵凑的很近,努力想听清楚每一个字。

        小马们齐唱着颂歌,颂歌即将进入高潮。

        “暖冬……你知道…为……为什么…北斗星……要…要比……南斗星……多…多一颗…多一颗吗……”

        “为什么?”

        曲终,马散。

 

        两行清泪顺着我的脸颊缓缓流下,滴落在雪地上,融化了几片雪花,更多的雪又飘落了下来。

        我拽起衣角擦了擦泪水,抖落了身上的积雪,缓缓站起身子来,却突然发现斧头被埋在了某处的积雪之下,便四处翻找了起来,终于是在树桩前的不远处找到了它,在魔法力场的包裹下,我将它放回了披风下面。

        绿松很大,我没办法用魔法力场将它完全包裹起来,仅仅是包裹住了一段树干。绿松很重,我也没法将它举到半空,只得将它拖行在树林之中。

        雪地上于是出现了一天长长的痕迹,联通了我的过往。

 

        翌日,往常寂寥无马的山谷涌入了了许多小马,每一匹小马,都带着一朵银色的纸花。

        银色的天空下,银色的大地上,银色的冰湖旁,银色的山谷里,银色的雪树底。一切都是银色的。

        银色的肃穆中,小马们一个接一个的走上前,将一朵朵银花插在雪树上。

        日落月升,于是幽静的银色山谷中又只剩下了我和银星流爷爷,以及满树的银花。

        北极星第一个从极北的夜空中探了出来,和着月光的银辉,迎出了七颗连成勺状的星群。

        反观南隅星空,南斗六星混隐在星海中但是略显逊色。

        “为什么呢?”

        山风微微拂过,满树的银花发出“哗啦啦”的声响。

        “为什么呢?”

        漫天的繁星沉默不语,以深沉的目光凝视着我。

        “为什么呢?”

        无语,凝噎。

        答案!我需要答案!

        我启程了,带着群星与明月,带着山风与雪树,带着希望与绝望。

        明月撒下银色的光辉,轻轻的拂过我的鬃毛,让它们微微泛着银光。山风同我耳语,雪树与我作别。

        白雪皑皑,铺满我的过往。

        星河滚烫,目送我离乡…

        一路冰晶,一匹独马;一宇繁星,一念银光。

 

        当我回到小马谷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了。我拖着绿松走在大街上到是吸引了不少的目光。

        突然,树的重量似乎变轻了些,我扭过头查看,一匹浅灰色的飞马正在树顶处,用双蹄抱着树梢。

        “小呆?”

        “是我,暖冬。”

        “你怎么?你不是应该在家里陪小乖吗?”我的声音略显疲惫。

        “本来是的,但是我收到了邀请卡片。”她一面说,一面停下一只扇动的翅膀取出一张白色的卡片,这一停可不当紧,她立刻失去了平衡,从半空中栽了下来,不过好在掉到了树上,没有受伤。

        “你还好吗?”我赶到她身边把她拉了起来。

        “哈哈,没事儿。”她伸出一只蹄子挠了挠脑袋,用她那双琥珀色的眼睛看着我。

        “那就好,我们得快点把树送到广场去了。”我用魔法力场举起了树干,同时小呆也抱起了树梢。

        “小呆,你说小马们会来吗?”

        “我不知道耶,小马谷的小马们年年暖炉夜都是在家里过的。”

        “那……你会来吗?”

        “我也不知道,不知道博士怎么想,他不太爱出门…”

        “哦,这样。”我失望的说道。

        一路无话,我们到达了广场,空无一马的广场。

        “谢谢你了,小呆。”

        “别客气。”她冲我咧嘴一笑,“需要我帮你把树立起来吗?”

        “哦?不用了。谢谢。”

        “那么…我先回去了。博士的实验应该差不多快做完了。拜~”她冲我挥了挥蹄子,傍着夕阳飞走了。

        我将斧头放回杂物间,再走出市政厅时发现可爱军团已经到了,同她们一起到的还有苹果家的史密夫婆婆、大麦克、苹果杰克以及甜贝儿的姐姐瑞瑞。

        “哦!天啊!暖冬,亲爱的,”瑞瑞一边整理着她身上那件光彩夺目的晚礼服,一面将一只蹄子放在前额上说道,“不是我说…这个会场…似乎有点寒酸…”

        “抱歉。我没料到砍树会花掉我一个下午,希望还来得及。不过好在还有可爱军团帮我送出了邀请卡片。”

       三匹小马驹骄傲的笑了起来。

        “当然了。”苹果杰克走上前来,理了理她的牛仔帽,“咋能指望一匹小马在半天时间里就布置好一个会场?哈!能做到这个的就只有萍琪派了吧!再说了,咱不是在这儿吗?这个树是要立起来吧?”她拍了拍树干。

        我点了点头。

        “要我说…这其实并不是第一次,想当年……”史密夫婆婆往昔的时光,讲起了故事。

        “好了,婆婆。我们可以等一会儿再讲故事。”小萍花轻轻的推了推史密夫婆婆。

        “瑞瑞,我说。你能不能来搭把蹄。算了,你能帮忙去把萍琪派找来吗?”苹果杰克一边用绳套系着树干一边说。

        “我?天啊!亲爱的,我的这双鞋子可不太适合走路。”瑞瑞抬起一只蹄子,亮出一只闪闪发光的水晶鞋。

        苹果杰克翻了一个白眼,自顾自的干活去了。

        “好吧。如果你坚持的话,我愿意为你效劳。”瑞瑞补充到。

        “暖冬,除了这棵树,咱还需要点啥?”苹果杰克问道。

        “唔……一个火堆。”

 

        我去过马哈顿,那里的商界精英告诉我,“小子!别管天上的星星有几颗了,我只在乎腰包里的金币有多少。要说星星,哈哈哈哈,我倒是希望它们都变成我腰包里的钱。”

 

        不多时,绿松已经立了起来,大麦克也从农场里拉来了干草与木柴,在广场中央围了一个火堆。

        “给我等一下!”突然,一匹粉色的小马像一颗炮弹一样射到了我面前,“这里有一个派对?为什么我会不知道!”她冲着我大声吼道。

        我后退几步,不停的用蹄子揉搓着有些耳鸣的双耳,“抱歉,萍琪派,我以为你收到了邀请卡片……”

        “这个小纸片儿?”她将尾巴甩到我的面前,上面插着一张白色的卡片。

        我正凑上前去准备仔细看一看那张卡片,她却突然跳的老高,“我就知道!软糖收到了卡片,却一只没有告诉我!该死的花生酱!”

        “萍琪派,我想…你能不能帮我布置一下派对……”

        我还没说完,她突然伸出一只蹄子堵住了我的嘴,做了一个安静的蹄势,“没有我的派对不是一个完美的派对,知道吗?”

        “我知道……”

        “你以为我是来干嘛的?!纸杯蛋糕?”

        “什么?”

        “派对!”她又冲着我的耳朵大吼了一声,一下子窜到了树顶,不知从什么地方掏出了她那门派对大炮,只听“砰!”一声巨响。桌椅、彩带、饮料、美食、气球、装饰……一切派对用品在一瞬间就布置到位了。

        毕竟,萍琪派,神驹嘛……

        “抱歉。我们来迟了。”一道彩虹从天而降,“刚才天气对的几个新来的家伙把积雪云给搬到永恒自由森林上空去了,那地方要雪干嘛?真不知道他们的小马脑袋里都装的是什么!”

        “哦…我想…云宝,他们…应该…不是故意的…”小蝶跟在云宝身后,缓缓的降了下来。

        “晚好,云宝。晚好,小蝶。”

        “派对开始了吗?我可饿坏了!”云宝一边说,一边朝着一桌蛋糕飞去。

        “嘿!云小姐,我可不是你一匹小马的派对哦!”苹果杰克适时出现在了云宝和蛋糕之间。

        “当然。”云宝在空中兜了个圈,落了下来,“但是,其他小马呢?”

        “是呀,其他小马呢?”我望着小马谷空旷的街道,自己问自己。

 

        我也去过洛马基,那里的娱乐大亨告诉我,“朋友,洛马基的夜生活可比那一成不变的星星有趣多了,来吧!好好享受,忘记烦恼,保证你能快活道分不清北斗星和南斗星。”

 

        “抱歉,我来迟了。”暮光和斯派克姗姗来迟。

        “书虫掉进了图书馆,你们猜猜是什么?”斯派克一脸不爽的说道。

        “我我我!是…蓝莓?不不不!…是……纸杯蛋糕!”萍琪派一下子跳到小龙的面前乱蹦乱跳起来,兴奋的不行。

        “呃……是暮光……”

        斯派克还没说完,暮光就敲了一下他的脑袋,问道,“我们没错过什么吧?”

        “当然了。”我沮丧的说道,“什么都没有错过,因为已经结束了。”我垂着头,径自走到火堆旁坐下,“我以为我能像爷爷一样,把暖炉夜派对办的很好,但是,事实却正好相反,我搞砸了一切……”

        几匹小马面面相觑,一时不知道说什么好。

        “我说,”一直未有开口的史密夫婆婆打破了沉默,“要知道,在很久以前,那是在小马谷刚刚建立的时候,每年的暖炉夜,是一年里最盛大的节日啊!所有的小马都会聚在一起。哦,那是很久很久以前了,后来呀,小马谷的小马渐渐多了起来,小马们都有了自己的家,也没有哪一匹小马组织,聚会也就不在举行了……”

        几匹小马都围到了火堆边上,挨着坐下,静静的听着史密夫婆婆讲述那些曾经发生的故事。

 

        当然,我也去过坎特洛特,那里的占星学者告诉我,“小马,北斗星和南斗星都是星群啊!可不止六七颗,那可是由成百上千颗星星组成的啊!你看到的不过是最亮的几颗罢了,而且它们都是不断在变化的。哈哈哈哈,可别再问这么愚蠢的问题了,小马。”

 

        “哈喽?”

        我们几匹小马齐刷刷的转过头去,只见小呆抱着小乖悬停在半空,她身后不远处跟着一匹棕色的陆马。

        “我没有来迟吧?”小呆问道。

        “当然了,一点儿也不迟。”

        “那就好。我带来了梅酒。”小呆指了指陆马,我这才注意到陆马的背上背着一只大号的杯子,里面盛满了紫色的梅酒。

        “我们能开始了吗?”云宝窜到半空中,迫不及待的问道。

        “当然了,云小姐。”

        她欢呼一声,扑向了一桌食物。

        我从披风的另一边取出了一叠银色的纸,用魔法将它们一一折成一颗颗银色的纸星。

        “亲爱的,你这是在干嘛?”瑞瑞好奇的问道。

        “哦,这是我家乡那边的传统,每一匹小马都要将一颗银色的纸星插到暖炉树上。”

        “哇哦~那一定美极了。还有,银色和我的晚礼服很配,我能…多拿一朵戴在耳朵上吗?”

        “当然可以。”

        她用魔法拿起两朵纸星,将其中一朵插在了左耳上,将另外一朵插在了绿松树上。

        “嘿!我要把我的拿个插在树顶!”云宝兴奋的喊了一声,叨起一颗银星冲天而起,绕着绿松盘旋而上,她的彩虹尾迹如同一条彩带围绕在树干四周,她飞到树顶,将那颗银星插在了最顶上。

        “云宝?你咋回事儿?树顶是插金星的!你不会连这都不知道?”苹果杰克一边嘲讽道,一面从我身边衔起了一颗银星,走到树下,像丢飞镖一样甩头将银星丢出,稳稳的插在了树顶靠下一点的位置。

        “什么?我当然知道了!”云宝冲苹果杰克嚷道,将她的那颗银星向下挪了一点,“我的银星还是比你的高!”

        苹果杰克翻了一个白眼走开了。

        “嗖!”萍琪派向一道粉红色的闪电一样从我旁边窜过,差点没把我撞倒,她抓起两颗银星,窜到小蝶身后,推着她来到了树下。

        “快呀!小蝶。我们可不能输给阿杰和云宝!”萍琪派一边喊到,一边从地上弹了起来,“为了糖霜!”她也将银星插在了树顶附近。

        “哦…这样,好吧,我…尽量……”小蝶扇动起翅膀,四蹄微微离地。

        “这样…可以了吗……”小蝶将银星插在了树的最底部。

        “当然了!小可爱!快!我们现在去吃纸杯蛋糕吧!”萍琪派拖着小蝶从树下跑开了。

        “我们也可以插银星吗?”可爱军团的三匹小马驹用三双无比期待的眼睛把我盯着。

        “当然了,孩子们。你们可帮了我不少忙呢!”我说着,递上了三颗银星。

        三匹小马驹欢呼一声,接过纸星兴奋的朝着绿松跑去,再树下叠起了罗汉马,将三颗银星并排插在了一起。

        “暖冬,我想,你之前问我的那个问题,我好像已经有了一点眉目了。”暮光走到我的身边对我说,“它应该是个象征,你说对吗?”她用魔法拿起了两颗纸星。

        “是呀!”我感叹道,抬起头来仰望凝视北方的星空。

        暮光用魔法将一颗纸星插在了绿松的中部,又对斯派克说到,“要我来帮你吗?”

        “好的。”斯派克应了一声,接过纸星。

         暮光用魔法包裹住斯派克,将他升到了空中。等斯派克插好了银星,她又把她降到了自己的背上。

         “暖炉夜快乐!暮光。”斯派克开心的抱住了暮光的脖子。

 

        后来,我来到了小马谷,在这里,我遇到的第一匹小马就是小呆,我问了同样的问题,她答道,“啊呀!我没有想过耶!但是,我想那颗星星一定有着什么特殊的意义吧!”

        特殊的意义,对我而言,是的。

        在小呆和其他小马的力荐下,我来到金橡树图书馆,找一匹名叫暮光闪闪的独角兽。

        “多一颗?嘿!我还真没想过!说不定这还是个哲学问题呢!哈哈哈,可能还能为我完成友谊学习提供思路……咳咳,我是说,星星是个意象啊,古代的诗马们都仰望星空怀念故乡,他们把某一颗星星看做是自己的家长或是亲马。北斗星……北方对你来说有什么特殊的意义吗?”

        特殊意义,是的。在一片银色的山谷中,有我的亲马。

 

        “我希望我们没有来迟吧?”天琴问到,用魔法力场将两张白色的卡片举到面前晃了晃,站在她旁边的糖糖的嘴里叨这一个篮子,篮子里装着各种各样的糖果。

         “当然没有!”我答到,递上了两颗银星。

 

        随着我在小马谷的日子一天天的过去,我越发的感受到了这个小镇的和谐与友善,似乎是有一些家的感觉。于是我留了下来,镇长为我提供了一份打扫市政厅广场的工作。

        答案似乎已经近在咫尺,我知道,它就在这里!

 

        绿松树上的银星一颗颗的的多了起来,广场上也渐渐的热闹了起来。小马们吃着喝着,唱着跳着,玩着闹着。

        白雪,火堆,绿树,马群,喧闹,欢乐……但似乎还是少了点什么……

        哦!少了一匹马,一首歌。

        “…哦,那是我刚来到小马谷的第一个暖炉夜,那一年的雪下的可真是大呀……”史密夫婆婆正在给小马驹们讲着故事。

         “呃…史密夫婆婆?”我不安的打断了她们,“请问您有没有听过一首歌,叫做《暖炉颂歌》?”

        “啊?什么?暖炉颂歌?让我想想…我的记性可是大不如前了……啊,好像…听过一次…”

        “您听过!”我难掩激动的问到。

        “是呀,我还认识它的作者呢!唔,我想想…叫什么呢?他是一匹银色的独角兽…啊哈!银星流!”

         “银…银星流……”我有些哽咽。

         “对呀!那是在我来到小马谷之前,那时的我还在小马利亚到处奔走,直到那天,我在谢于霍乐斯,是叫这个名吗?遇到了他。”

         “谢于霍乐斯……”

        “是叫这个名吧!他给我唱了颂歌,还告诉了我好些道理,就是因为这些道理后来我才来到了小马谷并决定在这里定居。他说:我们都需要一个家,都需要有一个归宿……”

        “家……归宿……”

        “对呀!不然你以为他屁股上的那颗银星是干嘛的?他可是个大名鼎鼎的诗马呀!”

         “谢谢您…史密夫婆婆,谢谢您还告诉我这些,谢谢……”

        我转过身,朝暖炉树下走去,强忍着泪水不让它流下来。

        “嘿!”不知道是哪一匹小马叫了一声,“这棵暖炉树的树顶上为什么没有金星?”

        没关系,我事前准备了一张金纸,它就放在披风的下面……等等?它不见了!

        我一时不知如何是好,小马们面面相觑,一时间气氛沉默了下来。

        “我有个好主意!”一匹浅灰色的飞马腾飞了起来,是小呆,“我可以来当这颗星星!”她指了指她头顶上戴着的那顶派对帽,帽子的顶上有一颗金色的星星。

        小呆朝站在树下的我挥了挥蹄子,转身扑倒了树梢上。

        “耶!”小马们欢呼了起来,几匹独角兽用魔法放起了烟花。天空顿时亮起了五彩的颜色,同时,也将繁星染上了绚烂的色彩。

 

        “你知道为什么北斗星要比南斗星多一颗吗?”

        “是的。那是我无比热爱、万分思念的家。”

 

        在冬日晴朗的星空下小马们一起唱起了暖炉夜之歌。广场中央的火堆燃的很旺,火苗不断的朝着明月跳动着,明月撒下清明的光辉同火苗共舞。

        繁星眨着眼,温柔的注视着这一群欢乐的马儿。

        一曲歌毕,小马们欢呼了起来,互相拥抱祝福,大家欢快的交换起了礼物。

        马群欢腾着,群星沸腾着。

 

        “咳咳!”我清了清嗓子,吸引了小马们的目光,待马群安静下来,我才继续说到,“感谢你们大家,能够来参加这次聚会。我知道,你们早已习惯于在家里同家马们一起安静的度过暖炉夜,改变是很困难的,我也曾几度差点放弃。不过好在我的心里一直有一个信念。请大家抬起头,看到那颗最亮的星星了吗?是的!它代表着我们所爱的家乡!请记住它!所以无论当你身在何处,只需要仰望星空,你就能找到你的故乡。”

        “讲的好,暖冬。”镇长走上前来,转身面对着马群们说到,“小马们,我呼吁:从今年开始,以后每一年的暖炉夜我们都举办一场盛大的庆祝派对,怎么样?“

        “耶———!”

 

        “呜~呜呜~呜~~~”

        “呜~呜~呜呜~~~”

 

        我抬起头,朝着北斗星的方向朝着那匹银色独角兽的方向,朝着家的方向,唱起了那首歌。

 

        “暖炉夜~暖炉夜~”

        “团聚之夜~温馨之时~”

        “陆马、飞马、独角兽~齐心协力打败风之魔~~”

        “小马利亚~小马利亚~”

        “和谐之邦~幸福之地~”

        “亲朋、好友、小马们~团结友爱共筑吾家园~~”

        “来吧陆马们、来吧飞马们、来吧独角兽们~”

        “让我们肩并肩、蹄拉蹄~”

        “共唱这暖炉颂歌~~”

        “来吧亲朋们、来吧好友们、来吧所有小马~”

        “让我们脸对脸、心连心~”

        “共唱这暖炉颂歌~~”

        “小马利亚~吾之所爱~” 

        “今夜良宵~你我共聚~”

        “钟声敲响~与子同唱~”

        “暖炉颂歌~星耀故乡~~~”

 

        歌声回荡在无边无际的银色之间,唱进了我的回忆中,唱进了我的灵魂中,唱入了满天的繁星里,唱入了满树的银星里。

 

        “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

        小马谷钟楼的大钟响了十二响,联通了往昔、此刻与未来……

 

        暖炉夜快乐!

 

        

        

thumb_up3
0thumb_down
排序:按时间 升序
1楼
DawnlightShinning Lv.1 独角兽
评论 暖炉颂歌

哦哦,说明一下,故事发生在暮光到小马谷的第一年。:ftemoji_silverstream:

13 天前
2楼
DawnlightShinning Lv.1 独角兽
评论 暖炉颂歌

暖冬会继续出现在长篇小说中的哦:ftemoji_raritydaww:

13 天前
3楼
暮光Sparkle Lv.1 独角兽
评论 暖炉颂歌

不错

7 天前
4楼
DawnlightShinning Lv.1 独角兽
评论 暖炉颂歌

回复44489 @暮光Sparkle :谢谢赞赏!:ftemoji_wahaha:

 

7 天前
5楼
一条老咸鱼 Lv.1 陆马
评论 暖炉颂歌

抓个错字

小呆朝站在树下的我   毁   了挥蹄子,转身扑倒了树梢上

毁——挥

5 天前
6楼
DawnlightShinning Lv.1 独角兽
评论 暖炉颂歌

回复44712 @一条老咸鱼 :哈哈哈哈,谢谢谢谢,错误已经改正了,感谢指正。:ftemoji_raritydaww:

 

4 天前

登录后方可发表评论

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显示模式:

源格式
文本格式
极简格式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

信息栏

有问题?查看用户手册

EquestriaCN 小马中国

在爱发电捐助我们:https://afdian.net/@fimtale
如果您已完成捐助,您可以将捐助页面截图并联系我们以获得“赞助者”徽章。

FimTale 用户交流QQ群:938048195

FimTale分级制度
E

基于Everyone标签的内容应适合所有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不应包含任何黑暗、恐怖、血腥、性暗示、“哲学”、辱骂等内容,且不引起大多数用户的不适。



T

基于Teen标签的内容适合13岁以上的青少年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轻微的血腥、暴力、恐怖描写。



R

基于Restricted标签的内容:图片不应包含Derpibooru的explicit与suggestive标签;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刻意或详细描写角色死亡、受伤或其他暴力过程的剧情。此分级容易造成不适,请读者慎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