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翠劲松
苍翠劲松
Lv.2 250/340

相对的自由是有的,但绝对的自由不可能存在。

菲特神父

正传;心死,肉生

本作评价
5()
()0

时过境迁啊!千年的岁月弹指间跳跃而过,历史长河用它那最为有力的武器,时间将千年间诞生的生灵们磨灭,他们中的大部分就像是从来没有来到过这个世界一般,被小马们所忘却。

但是,且看那无马知晓的黑暗角落,不屈不挠的,逃过历史的追杀的那一匹特殊的小马。森林中,层层叠叠的被荆棘与树丛环绕着的灰色石块,看不清面貌,但是胸口处的哪一点点微光却昭示着它的存在,然而,随着时间的推移哪一点点明亮的光终究磨灭了,就在那一天,苦苦支撑着的魔法器具最终耗尽了它所储存的魔力,灰暗了下来。

但这并不意味着结束,反而意味着新生,石像体内被压抑了千年的黑魔法爆发了出来,奔涌的魔力冲破了鸡蛇兽的法术,石像表面裂开了一道道纹理,纹理之中冲出了一股股黑雾,石像周身的生物在哪一瞬间化作了飞灰,它的身旁变作了一片焦土,黑雾的力度反而加大了,他们像是有意识一般想将自己的主人从禁忌之中解救出来。

这可费不了多长时候,墨绿色的幼驹身体显露了出来,石皮很快就土崩瓦解,幼驹紧闭的双目睁开了,但是很快就被炫目的阳光晃得闭上了眼。他依稀记得当时是在晚上,可是为什么阳光如此强烈呢?幼驹相当的不安,他本能的想向可靠的强者寻求保护。

“伯安叔叔!伯安叔叔!”幼驹的声音回荡在寂静的森林之中,就像是在平静的水面内投下了一块石子,森林之内传出了一阵阵野兽的低吼,幼驹再也不敢出声。

他使劲的想着,想着,用自己的记忆回想起了伯安的所在地,但是又不敢确定·,路径的变化太大了,辉光甚至怀疑自己是不是梦游了,他抬头看了看太阳,确定了方向后还是向着原地走去,他小心翼翼的避开荆棘,在野兽的低吼之下匍匐前进,他越走越感觉不对劲,身处于丛林最低端的他只能看见重重叠叠的草叶,灌木,荆棘,以及-----黑暗。

随着他的行动,身边的地势却在走低,辉光也感受到了这一变化,他抬起了头,直起了身子,从草叶间钻出,却让他看到了这样的画面。

方圆足有百米的巨坑!它呈漏斗形的向下延伸了几十米,百米内寸草不生,在巨坑的中间,矗立着的是一件牛角形的灰色石块,辉光站在巨坑的边缘都能感受到扑面而来的炽热气流,这就是寸草不生的原因,巨坑内的温度极高,植物是不可能在这样的高温下生长的。

如若不算上他沉睡的千年时光,他在当时已经七八岁了,自然是有明白发生了什么的智慧,可是他不愿意接受,一匹小马接二连三的失去身边的至亲,且是在心智正在走向成熟的年纪,会发生什么?

也许我们都清楚,那匹小马驹对着仍散发着炽热气息的巨坑时,他的心就已经扭曲了。

他对着巨坑沉默了很长时间,但是没有哭泣,也许是在他离开了他所挚爱的父亲之时眼泪就已经流干了罢。

但是我们也许都不清楚,如果是在他离开父亲之时心就已经死了呢?但是这些都不重要了,他本马已经死了。

辉光在那令马窒息一般的长时间的沉默之后慢慢的盘坐了下来,四肢着地,将自己的头蜷缩在前肢内不再动弹了,他想用这种方式离开,陪在陪他到最后一刻的马身边永久的沉默下去。

可是他的身体不允许,辉光从他的父亲那里继承来了惊马的意志力,他可以抵抗饥饿.性欲.乃至一切普通生物与生俱来的贪欲,他的精神对于身体的诉求可以置之不理,但是由于他的特殊性,在身体的能量长期无法得到补充时,一团团黑雾从他的身体里浮现出来。

黑雾飘过草木,飘过生灵,所经之处全部化为灰烬,像是有生命一般的,黑雾又飘回到辉光的身体里,就这样不停地进进出出,这让辉光足足坚持了七天。七天里,他滴水未进,半点草叶都没有碰过,他身后的森林倒是成了一片荒地。

辉光仍在坚持,他知道自己死不了了,但是仍不愿睁开双眼再看这个世界一眼,如果没有意外的话,他现在或许仍在那片巨坑之中,这一点我是深信不疑的。

命运总是喜欢开一些毒玩笑,黑魔法的肆虐对木狼没有用处,这些暗裔所制作的自走型傀儡对黑魔法有着天生的抗性,虽说不怎么高,但是对付幼时的辉光仍是绰绰有余

它们当然能够分的清楚暗裔与小马种族,但显然,辉光让它们迟疑了半天,在这附近徘徊的两条木狼只冲上去了一只,另一只却回到丛林之中消失了。

随着一声高亢的狼嚎,那匹巨大的木狼冲破辉光的黑雾,露出利齿,凶恶地扑了上来。

很难描述回光当时的心理,但是最大的可能性趋使他逃跑的只能是恐惧了,他自小就被激流保护的很好,哪里见过这等凶恶之物。站起来就想跑,可是连着跪坐了七天的四肢已然麻木,他一个站不稳,从陡峭的坡顶直接摔了下去,只觉得身下一片炽热,像是要烧起来一样。

他疼得大呼,本能地使用自己的魔力制造了一个保护罩将自己包裹了起来,球形的结构,下坡,诸位想必也知道会发生什么,辉光径直滚向了坑底,滚向了那块古怪的牛角状的灰色岩石。

他身后的木狼不依不饶的追了上来,它的眼眸之中闪耀着骇马的绿色光芒,它的身体在飞驰,随着它的接近,身上绽放出了橘红色的火光,它身上的火越烧越旺,几乎变成了一匹火狼,最后,它倒在了辉光的面前,半张着的大嘴刚刚碰到了他的护罩。

辉光木然的看着这一切,他撤去了保护罩,但是身体里再次涌出了黑雾,这次,那黑雾没有去找寻生灵,反而是将那石头包裹了进去,石头表面的灰色褪去了,露出它原本光滑的表面和尖锐的顶峰,炽热的气息更为浓重,但仅限于一会儿。黑雾仍在与它发挥作用,它的体积在不断变小,顶峰却在变得更加尖锐,不一会儿,就变成了普通的号角大小,被黑雾裹挟着向他飘来。

炽热的气息已经消散不见,拿在蹄上的感觉十分冰冷,辉光对于是不是出现在他身边的黑雾产生了好奇心,他问:“你是不是有意识?”

黑雾仍在他的身边漂浮着,他笑着摇了摇头,自言自语道:“我真是疯了,这东西,在我小时候不是经常从我体内出现么。”

将那奇怪的石头扔在一旁,他又坐在坑底,什么都不想干,什么都不想想,只是仰视着天空,呆呆的,愣愣的。他绝望了,一匹马连死亡的能力都没有的话可就真的没有什么活下去的意义了。

天空之中却突然传来了一阵爆响,紧随其后的,是一道绚丽的彩虹和巨大的气浪,气浪吹乱了他的鬃毛,彩虹和声浪惊醒了他沉沦的心智,他产生了一丝好奇,又有了一丝希望,他对于美丽的彩虹的始源之地有了各种猜测,无论如何,他站了起来,一口气跑到了坑顶,极目远眺,虽说只能看到森林,但是并不妨碍他内心产生的新的激情。

他回到了坑底,取回怪异的尖锐石块,向准彩虹产生的方向前进了。

跨过了山川,跨过了河流,坚持着啃食树叶,野草,果实以免伤及生灵,此时的辉光身上重现了他父亲的部分风貌。就这样,他风餐露宿,凭借石块的尖锐击退野兽,凭借心中的信念奋勇前进。

已经行进了两个月了,辉光感觉已经快到了,他望见了一座城堡废墟,虽说已经废弃了许久,可是对他来说是个不小的鼓舞,这意味着他离目的地近了。不过由吊索桥连接着城堡唯一入口的废墟让他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他小心翼翼的跨过摇摆的桥,十分惊讶于它的正常工作。

布满灰尘的厚重大门被他费力地推开,映入眼帘的是一根连接着五块圆形石球的石柱,辉光对石头已经受够了,更何况在他看来这只不过可能是城堡主人低俗的审美口味所致,最多不过是褪了色的球面绘画作品罢了。

他绕过石柱,向城堡深处探去,城堡像是经历了什么大战一样,原本绘着日月的金色和深蓝色的刺绣旗帜破败不堪,城堡的主人像是什么有身份的马,一大一小两个王座对应着两面旗帜,阳光从破洞处形成的光柱使这里显得十分厚重而有历史感。

辉光对于城堡的两位主人已经有了各种各样的猜测,但是他的注意力很快就被一件拉杆吸引了过去,像是连接着什么暗门,他用前肢推了过去,古老的机关吱吱呀呀的运转了起来,果不其然从地下冒出了一个洞口,像是地牢。

他用父亲教给他的照明术探了探,接着横下一条心,走了下去。又深又黑的通道过后只有一个小空间,地上有一堆灰烬和一本紫黑色的书,像是受到了什么诱惑,他径直走向了书籍,翻阅了起来。

就像是有什么魔力一样,辉光之翻看了两页就已经爱上了它,带着那书就想走,可是哪里有那么容易,城堡已经被下了禁忌,带着书是离不开这里的。

辉光望了望前方,又看了看那本书,最后还是回到了城堡里面,书上有关黑雾的介绍太多了,或许对他的帮助很大,辉光下定决心,只要自己弄清楚自己身上的黑雾的诸多疑惑,就立马启程,前往他所期盼的地方。

城堡内,多了一位千年来的第一位住户。

thumb_up5
0thumb_down

登录后方可发表评论

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显示模式:

源格式
文本格式
极简格式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

信息栏

有问题?查看用户手册

EquestriaCN 小马中国

在爱发电捐助我们:https://afdian.net/@fimtale
如果您已完成捐助,您可以将捐助页面截图并联系我们以获得“赞助者”徽章。

FimTale 用户交流QQ群:938048195

FimTale分级制度
E

基于Everyone标签的内容应适合所有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不应包含任何黑暗、恐怖、血腥、性暗示、“哲学”、辱骂等内容,且不引起大多数用户的不适。



T

基于Teen标签的内容适合13岁以上的青少年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轻微的血腥、暴力、恐怖描写。



R

基于Restricted标签的内容:图片不应包含Derpibooru的explicit与suggestive标签;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刻意或详细描写角色死亡、受伤或其他暴力过程的剧情。此分级容易造成不适,请读者慎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