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nk_Hey
Link_Hey
Lv.5 903/1000

米酒小水獭

掠食 (Prey)

第十一章:峰回路转

本作评价
32()
()0

第十一章:峰回路转

“一辆失速的火车即将碾过五个人,你站在月台上,旁边有个异常胖的男人,把他推到铁轨上能够让火车停下来。”


 

滴-答-

 

奥瑟蕾丝呆呆着盯着老爷钟,之前一直都很安静的,死一般地安静。当时她在画廊里,坐在这个老爷钟前,思考着关于自我存在的问题。

 

一个不会走动的钟,平平无奇,没有生命力。

 

滴-答-

 

寒意从甲壳下阵阵传来。

 

就在她把自负元素放进包里的,最终松了一口气的那一刻,时钟就开始走动了。毫无疑问,这些时钟都和自己有所反应。

 

这是闹铃吗?或者是警报?

 

还是在倒数?

 

画廊里充斥着杂乱的摩擦声——岩石的研磨、枯叶的碎裂和泥石流崩塌的声音交错在一起。在窗帘后的洞口,开始有砖头搭起,砌成了一个壁炉。画廊尽头两侧的画框被逐渐拉长,变成了新的拱门,画像如蜡一样在融化。

 

滴-答-

 

远处的拱门是通向一间用丑陋的蜘蛛纹墙纸装饰的起居室,另一个拱门是一间警卫室,里面有两队门卫,它们中有几个发现了她,便开始呼叫其他同伴。

 

奥瑟蕾丝飞到了被粘液箭头指着的其中一幅画作上,按下了月亮按钮。就在门卫即将冲过来之时,魔法屏障从拱门上降下。

 

奥瑟蕾丝转过身找约娜,她们现在要赶紧离开!

 

滴-答-

 

只见约娜毛发凌乱,神情哀伤,她爱意的味道消失了,自信全都垮塌了,只剩下自愧。奥瑟蕾丝感到不知所措,虽然沙坝和约娜没有公开说过,但朋友们都知道在学校舞会后的那天晚上,约娜躲在树屋里的事。如果约娜让朋友们失望了,她会悲痛欲绝。

 

奥瑟蕾丝飞到她身旁,轻轻地碰了碰她的蹄子。“约娜,快振作起来,求你了。我们要走了。”

 

滴-答-

 

约娜把头埋在蹄子里,模糊的哭腔从里面传来,“奥瑟蕾丝应得更好的朋友,约娜配不上。”

 

滴-答-

 

奥瑟蕾丝没有马上开口,因为不知道怎么回答。如果回答是——当然奥瑟蕾丝不会这样——那肯定会加深约娜的自责。但在这个状态下,奥瑟蕾丝知道就算回答否也不会有好结果。最好的情况,就是约娜会生气。而其他的坏情况,会让约娜感到奥瑟蕾丝高居临下,在教导她。无论如何,都对此没有帮助。

 

奥瑟蕾丝知道有什么可以让约娜振作起来,但她又不愿意这样做。,为了得到自负元素,奥瑟蕾丝刚才已经满口谎言地骗了约娜,简直就是对朋友感情的控制,这种低三下四的行为已经跨越了在学校教给她的每一条底线。

 

“约娜,”奥瑟蕾丝哀求道,“你必须跟我走,否则它们会来抓走你的。”

 

滴-答-

 

“也许这样最好了。”约娜说的每一字都在惩罚着自我。

 

滴-答-

 

奥瑟蕾丝装出一幅生气的样子,她不得不这样了,“沙坝不会接受的。”她责骂道,但每一个字都在钻自己的心。“如果你回不了家,沙坝会伤心死的!他会无时无刻地牵挂着你,却没有机会说再见。他会认为是自己错过了什么,是你抛弃了他。你不能这样对沙坝!

 

在感到深深内疚,一件更加内疚的事参与进来的时候,注意力就会转移至后者。奥瑟蕾丝很同情约娜要承受这么沉重的自愧,就连她也为自己行为感到内疚。

 

滴-答- 分针又走了一格。

 

约娜拿开脸上的蹄子,“约娜让太多的朋友伤心了,”她重新站了起来,“不能再让沙坝伤心了。”

 

奥瑟蕾丝带路,期间不敢去直视朋友的眼睛,而时钟继续滴答作响。

 

******

 

“这招真脏。”约娜终于吐槽了。

 

奥瑟蕾丝看着黑暗的走廊像拼图一样变化着,等待着这个移动迷宫打开出口。在听到约娜的话后,她惭愧地低下头。

 

“约娜能够理解。”在过了很长时间的停顿后,她接着说,“谢谢你没有抛弃约娜。”

 

听到这里,奥瑟蕾丝抬起头,回头给了她一个微弱的笑容。虽然她的心情依旧沉重,但在约娜说出了好听的话之后,让她心情有所缓解。

 

蜘蛛花纹墙纸开始剥落,发出绷带被扯下的声音。

 

奥瑟蕾丝从朋友身上尝到了一丝模糊的感情,她努力去分析,也许是担忧,但也可能是简单的感谢,或者其它情绪。

 

走廊里的一张长凳断开倒塌了。

 

奥瑟蕾丝对自己感到一丝沮丧。她能够感受到各种形式的爱意,而且也善于识别与爱意有关的感情——爱意在其中起着重要作用的任何感情,这是真的。但是要再进一步去仔细鉴别,就像看着影子来猜那是谁一样了。

 

墙纸后的墙壁向内凹陷裂开。

 

想到这里,奥瑟蕾丝在内心笑了一笑,她知道要从影子中认出暗焰,或者加鲁斯,又或者约娜,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但沙坝不行。和猜朋友一样,有些感情比起其他的来说,可以像读书一样根据上下文和语境认出来。

 

无论约娜正在表露何种感情,都不容易去确定。尤其是奥瑟蕾丝不知道自负元素是否影响了她朋友的感情。她无法想象期间的经历是有多痛苦。而且不像暗焰,约娜到现在都还没有恢复过来。

 

地毯卷开,铺在幽暗的新出现的走廊上。

 

黑色的石英像触须从地上伸出,互相缠绕扭曲着,最后变成了一把火炬,顶上燃起蓝色的火焰,让原本已经漆黑的走廊变得更加幽深恐怖。

 

奥瑟蕾丝探头进这条新的走廊,观察有没有幻影灵,又或者幻影灵伪装的物品。但走廊大部分区域都笼罩在黑暗之中,只有火炬能照到的地方才敢说是安全区域。

 

就在一块蓝色的照明区域边缘,奥瑟蕾丝注意到一个黑色的躯壳——有只幻影灵倚靠在墙上,睡着了。

 

奥瑟蕾丝指了指那只幻影灵,然后把一只蹄子放在嘴边,这是表示安静的通用肢体语言。约娜点点头,不需要多加解释,马上就安静下来了。

 

奥瑟蕾丝慢慢地走进去,蹄子陷进柔软的地毯里,没有发出声响。她不想飞,清楚在古墓般寂静的地方,即使是振翅声也已经非常响亮了。

 

她们在这条长走廊里缓慢前行,穿行在一片片照明区域中。约娜一直保持安静,这让奥瑟蕾丝有好几次以为她跟丢了,不过每次回头看,发现她始终跟着,约娜忧伤的眸子反射着火炬上的蓝光。

 

她们距离那只幻影灵越来越近了。

 

她真希望回家之后还能陪伴约娜摆脱这段阴影,约娜很需要像她这样的感情专家。但心撕肺裂的是,这意味着狞翅女王就会入侵到他们的家园。

 

“你会为了一个朋友而牺牲自己吗?”

 

会的,心里默默地回答。这个问题似乎在充满阳光,安全的树屋,和朋友、书本以及漂浮的灰尘在一起的恬静环境下,变得很难回答。

 

而在阴暗冰冷的陌生有危险的情况下,她可以快速地给出了答案。

 

她看见了有什么东西在那只幻影灵上反着光,胃里不禁地翻腾起来。

 

约娜突然从身后撞上来,奥瑟蕾丝差点吓得叫出声来。

 

她回头,看见约娜,张嘴要说对不起。奥瑟蕾丝示意她别出声,然后竭力让自己平复下来。

 

约娜在发出声音前马上止住了,然后继续跟在身后走。这时,她们即将要在那只幻影灵身边走过去。

 

奥瑟蕾丝感觉血液都要凝固了。

 

在幻影灵尸体的一侧,有几根空的银针闪烁着火炬上光。

 

******

 

回去的路上她们表现得既笨拙又害怕。

 

约娜在这条黑暗的走廊里一直保持安静,她必须更缓慢地拖动着自己庞大的身躯,给奥瑟蕾丝更多走动的空间,而幽暗寒冷的环境只会让奥瑟蕾丝更容易陷入自己的烦恼的思绪中。

 

不久之前,奥瑟蕾丝因为朋友用“水蛭”一词来形容幻影灵感到心痛,接着又和狞翅女王纠缠,然后又用虚伪的花言巧语从约娜身上骗走了自负元素和让她动身,现在还遇到一具神出鬼没的幻影灵尸体。

 

足足有三根已经空掉的银针,插在已经坏掉的眼睛上。

 

“奥瑟蕾丝?”

 

约娜的声音从走廊的中部位置传来,这时候奥瑟蕾丝才意识到约娜一直在原地。她心惊胆战地转过身,还好只有约娜,没有幻影灵的袭击,没有倒塌的建筑,也没有粘液。

 

奥瑟蕾丝从地毯上飞起,来到约娜的身边,心里责备自己没有看好约娜。

 

约娜抬起头看着她飞过来,“约娜并不认为她比朋友优秀。”(译者注:约娜似乎不会用第一人称,这里的“她”就是指约娜自己。)

 

奥瑟蕾丝差点想说“我知道”——为了认同和安慰她——但词卡在了喉咙里。

 

约娜有很多值得去自豪的事情:她的牦牛风俗文化以及牦牛种族。这都不是什么坏事,而且这些在很大程度上塑造了约娜她独特的自己。但这也是约娜可以和自负元素有如此强烈共鸣的原因。约娜很聪明,能够意识到自己被影响了,但同时明白责任并不全部在邪律元素上。如果奥瑟蕾丝为了保护约娜的感情而欺骗了她,那么就只会给她带来短暂的安慰,而在未来带来更多的痛苦。

 

奥瑟蕾丝只是点点头。

 

她降落在约娜面前,从她朋友的神情中看出悔意和不安。约娜同样看着她,等待着更多的回答,但奥瑟蕾丝还是没有说话,这让她更加不安了。奥瑟蕾丝还在整理思绪,像写论文一样认真地思考着,因为说正确的话太重要了。

 

“其实自负有好的一边和坏的一面。在你身上,通常都体现了好的一面。但那块魔法石把它过分放大了。那不是你的错,我清楚你在受到邪律元素影响的时候,那不是真正的你。”

 

约娜眨眨眼,“魔法石头?”她问,“但……约娜当时真的如和煦光辉所说的那样子。”

 

奥瑟蕾丝很快就知道约娜在指什么。就在谐律之树考验他们之前,和煦光辉企图挑拨离间他们之间的友谊。大家都知道,牦牛觉得牦牛最棒了,和其他生灵交朋友,简直像自降身价。

 

奥瑟蕾丝知道那些话伤透了约娜的心。尽管如此,约娜是唯一在听到和煦的演说之后没有去激动和争论的。

 

和煦光辉对暗焰的说辞也是相当荒谬——她企图利用龙族对矫情可爱的轻蔑,来取笑暗焰其实喜欢小可爱的事实。那么和煦光辉的论点是不是对约娜同样是荒谬的呢?现在奥瑟蕾丝觉得约娜也许曾经担心过,朋友们认为约娜看不起大家。

 

奥瑟蕾丝很快就知道不是这样了,“你向我们和谐律之树都证明了,你不会是她所说的那样子。”

 

约娜笑了——这让奥瑟蕾丝尝到了大蒜和红糖酱里的焦糖蘑菇味道——说明奥瑟蕾丝的回答至少有个及格分数。

 

她们继续前行,在结束谈话之后,约娜泥泞的爱意味道变成了淡薄模糊的不相关感情味道。

 

几分钟之后,奥瑟蕾丝转过身催促,“约娜?”

 

只见约娜低着头,很失落的样子。然后深吸一口,颤抖着呼出来,“朋友奥瑟蕾丝碰到魔法石头但没有变成怪物。”

 

过了一阵心痛的停顿之后,约娜抬起头,眼泪汪汪,“所以朋友比约娜优秀?”

 

“不是的!”奥瑟蕾丝吓了一跳,“噢,不,不是的。我……”

 

她确实碰到了自负元素。奥瑟蕾丝当时不得不去抓取邪律元素,然后以最快的速度把它放进鞍包里,尽可能少地去接触,以免被自负元素侵蚀到心灵。但还是没用,就在她用牙齿咬住自负元素的一刻,她感觉到……有某种强大的力量让她的动作停了下来,但这种陌生的力量又没有让她失去理智。

 

奥瑟蕾丝垂头丧气,“不是这样的,约娜。我觉得它没有像控制了你一样影响我,是因为我没有太多的自信让它放大。但这并不是说我比你优秀,”这次她没有说谎,真诚地看着约娜橄榄绿的双眸,“而是恰恰相反,我缺少自信是一种缺陷。”

 

约娜看着她,很明显在提问前考虑过怎么回复,“魔法石头没有让朋友变怪物是因为约娜的朋友病了?”

 

前几分钟的模糊味道有回来了,这很是揪心。

 

******

 

奥瑟蕾丝如释重负,她们终于来到正殿前的最后的走廊了,还听见暗焰和加鲁斯在聊天。她现在心情简直就是泥泞一般糟糕,一路上真的受够了,她很想和大家一起继续开玩笑来缓解一下。

 

约娜跟在飞行的奥瑟蕾丝身后,再一次陷入了沉默,这次不是沮丧的沉默,不过奥瑟蕾丝可以看出约娜因为自己的行为而不是很想马上见到其他朋友。

 

奥瑟蕾丝认为约娜并不是因为感到羞耻,而是怕把她的事说出来。

 

所以奥瑟蕾丝不打算跟大家谈论这事,好吧,不谈论约娜的所说所做,只说自己成功拿到自负元素,以及狞翅女王的某些话语就好了。自己的一些思考顿悟当然也不能说,这必须守口如瓶。

 

她们还没来到门口就已经听见暗焰的声音在空荡荡走廊里回响。“我也不想变成巨龙,但你真的见过露娜了吗?”

 

奥瑟蕾丝放慢速度,竖起耳朵,对他们的谈话感到很意外。

 

“我只听过了她的声音。”加鲁斯的声音回答,在寂静的走廊里可以听得很清楚。“在我们被火焰灵追杀的时候,她在一面破镜子里和奥瑟蕾丝说过话。为什么会这样?”

 

约娜笑了,“约娜听见朋友们的声音了。”他们的声音驱散了她心中的一些忧愁。

 

但奥瑟蕾丝并没有直接走进正殿的大门,而是继续放慢速度。

 

里头发出咔的塑料声,还有软绵绵的吱吱声。

 

“哎呀,打歪了。”她听到了加鲁斯说,“轮到你的回合了。”

 

“哈,看好咯。”这是暗焰愉悦的声音。

 

接着,她听见了加鲁斯标志性的语气,“你不会是在怀疑露娜只是奥瑟蕾丝幻想出来的吧?”

 

奥瑟蕾丝落在大门后,耳朵贴近去听清楚。

 

暗焰没有回答,而是又问:“那么为什么露娜没有跟我们说过话呢?我指,在我受到贪婪元素影响之前……”

 

咔哒,吱吱。

 

“中了!……真不相信你做出的海绵弹居然能发出如此幼稚的声音。”

 

约娜来从奥瑟蕾丝走过,但停了下来,疑惑地看着她,“为什么朋友停下来了?”

 

然后是加鲁斯的声音,“你知道萍琪一定会喜欢的。至于露娜的问题,我也许可以解释,但你可能会觉得有点难听。”

 

暗焰没有回答。

 

咔哒,吱吱。

 

“我觉得她怀疑我们是幻影灵。”

 

奥瑟蕾丝感到相当愕然,下巴都要掉下来。什么?这……但是……

 

暗焰的话接上了奥瑟蕾丝的想法。

 

“但是这部不是有防御工事吗?”

 

“是的。”加鲁斯回答,“能抵御外敌,但不能抵御幻影灵。否则,奥瑟蕾丝怎么能进来呢?轮到你了。”

 

约娜退了回来,低下头小声但又严厉地问奥瑟蕾丝,“为什么要偷听朋友?”

 

暗焰的声音接着说;“你-你不会认为奥瑟蕾丝也是这样想我们的吧?”

 

当然不会!我知道你们绝对不是幻影灵!

 

欣慰的是,加鲁斯同意她,“奥瑟蕾丝可以尝出我们的爱意,知道我们是真身。”他说出了重点,“但露娜不行。”

 

但露娜知道我可以,她知道我不会被骗的。

 

“好吧,我又在胡扯了,我一天下来都在胡说八道。但如果我是对的话……”

 

那么就是露娜不信任我了。

 

******

 

奥瑟蕾丝踏进房间,暗焰马上就注意到了,眼睛立即亮了起来,目不转睛地盯着奥瑟蕾丝,同时高兴地呼唤加鲁斯,“奥瑟蕾丝回来了!”

 

在查看油画的加鲁斯转过头来, 一见到奥瑟蕾丝安然无恙,鸟喙不由自主地咧开了。

 

奥瑟蕾丝站到一边,让约娜从身后走进来。

 

“约娜!”暗焰和加鲁斯一同兴奋地叫出她的名字。

 

两位朋友冲过来拥抱她,撞得约娜稍微退后了一步。

 

“见到你实在太好了,你这个臭烘烘的大牦牛!”加鲁斯高兴地说道。

 

约娜则结结巴巴地说:“约娜……很高兴……见到大家。”

 

他们松开了约娜,让出了一臂距离,他们面面相觑,然后带着疑惑和担忧的表情看向约娜。

 

“你好像不太高兴的样子。”暗焰注意到有不妥。

 

“约娜,你还好吗?”加鲁斯问道。

 

约娜又退后了一步,磨蹭着前腿,低着头,语气充满了悔意,她说出了实情,“约娜找到了奇怪的魔法石然后变成了怪物。”

 

加鲁斯和暗焰睁大了眼睛,然后暗焰平静地问:“说说看。”

 

加鲁斯怜悯地点点头,“对,暗焰也找到了一个,然后她差点把我吃了。”

 

暗焰瞪了加鲁斯一眼。

 

约娜诧异地抬起头,过了好一会儿才说出话来,“……好吧,看来约娜没有那么坏。”

 

暗焰哼了一声,呵,谢了。”

 

约娜笑了,这个笑容很微弱,但很真诚。奥瑟蕾丝打开感受器,能尝到流淌在他们友谊之间爱意,像一支融合了各种风味的交响乐团,奏出了美妙的味觉序曲。

 

但约娜的爱意突然之间消失了。一阵恐惧刺痛了她的心,奥瑟蕾丝看向约娜,只见约娜睁大了眼睛在盯着什么。奥瑟蕾丝马上就明白是怎么一回事,因为她也做过一样的事情。

 

约娜迈着艰难的步伐来到窗前,望着窗外的废土。暗焰飞到奥瑟蕾丝的身边,给予一个短暂的拥抱,喉咙里嘀咕了几声。不用去感受爱意,奥瑟蕾丝都知道这是暗焰在担心这她。

 

“我很好,”奥瑟蕾丝说,甩走了忧虑的感觉,“我会好起来的。”

 

但暗焰不这样认为,暗示她别装。“你没有眼珠的眼睛怎么看都很平静的样子,但你的样子像极了遭遇森林大火一周后依旧心痛的小蝶教授。”

 

奥瑟蕾丝觉得这个比喻未免太夸张了,她不想谈论任何自己的感受,至少在这里,现在不想谈论,尤其是在(曾经不会动的)老爷钟前对自我存在的感悟。

 

但暗焰依旧盯着她,已经看穿了一切,所以奥瑟蕾丝做了她之前在树屋里的事,找其他话题来顶上。

 

可笑的是,她想用来做替死鬼的话题正好和要避开的话题有密切的联系。

 

“我们碰到了一具尸体。”奥瑟蕾丝说,这消息可吓到了暗焰。她还听见了加鲁斯转身时羽毛的拂过的声音,“是一只幻影灵,他……嗑过头了。”

 

加鲁斯的眼皮不住地在抽动,“啊,我真希望没听说过这些。”

 

“呀。”暗焰落到奥瑟蕾丝身边,“这太……难怪你一幅疲惫的样子。”她摇了摇嘴唇,目光迅速漂移到其他地方,然后又回到奥瑟蕾丝身上,“我想我们在这方面帮不了你了。”

 

奥瑟蕾丝摇摇头。

 

加鲁斯也落到她们身边,“好吧,我知道你想去救它们,但别告诉我你又在自责。”

 

奥瑟蕾丝再次摇摇头,加鲁斯说得有道理,但真的没有为此自责。她露出了和约娜一样微弱的笑容,然后转移话题。

 

“我带了一份礼物。”

 

她很喜欢见到暗焰突然兴奋起来的样子,而加鲁斯只是挑了挑眉毛。

 

“给你。”奥瑟蕾丝把粘液喷枪递给了加鲁斯,“你应该会喜欢的。”

 

“喔,”加鲁斯不顾内心的厌恶接过了礼物,“又一门呕吐大炮。”

 

暗焰大量了一下装备了喷枪的加鲁斯,终于知道不久前在地牢里他们说的是什么了。“哦,”暗焰厚着脸皮笑道,“这挺适合你的。”

 

就在加鲁斯要表示不满的时候,奥瑟蕾丝从鞍包里倒出两打银针。加鲁斯变得严肃起来,“奥瑟蕾丝……”他警告道。

 

奥瑟蕾丝生朝他瞪了一眼,在她跟加鲁斯谈过之后,他还相信她会扎眼睛?

 

“把这些放在铸台上分解,然后制作你们想要的东西吧。”她对暗焰说,“例如宝石。”

 

“几乎所有的东西都可以,”加鲁斯让暗焰先别冲动,“但你首先需要一个模板,除非你的背包里有宝石的解析图。”加鲁斯突然停止了发言,像是在课堂上说错了答案的样子。

 

奥瑟蕾丝注意到暗焰并没有带上背包,所有东西都没有带上。

 

“呵呵。”暗焰古怪地笑道,“看来我不能把东西带回去了。”

 

加鲁斯脱下了自己的鞍包,“来,你可以用我的作为模板。虽然做出来的并不像你的背包一样合身,但你可以调整,我相信你一定可以做到的。”

 

突然第五把声音打断了他们的对话。

 

“奥瑟蕾丝!”露娜出现在漆黑的大镜子里,“很庆幸能见到你和你的朋友都安然无恙,但恐怕没有多少时间了……”

 

奥瑟蕾丝点头,情况和自己预想的一样,“我拿走了自负元素,也就相当于拿走了狞翅女王的食物来源。”

 

就在狞翅女王意识到自负元素的作用的时候,奥瑟蕾丝就明白她的所作所为会导致事态升级,她只希望还能有一些时间来反应。

 

身后的暗焰和加鲁斯看着大镜子,这是他们在这里第一次真正见到了露娜。

 

“哇!”暗焰深吸一口气,然后眯起眼睛。

 

露娜走到镜子的边缘,贴着镜面看着她,“就在你回来的路上,我察觉到女王拿走了大量的黑暗精华,恐怕她在准备着什么大动作。你要在她有所行动之前赶紧去拿暴怒元素。”

 

奥瑟蕾丝打开地图,暴怒元素是在宫殿最远的位置,在植物园后的精华储存室。

 

“好的。”奥瑟蕾丝点头示意,“但在我们出发前,我有些问题必须问你,一些我还没弄明白的事情。”

 

露娜眨眨眼,然后点头,“当然可以,我会尽可能回答你的问题的,但请必须要快。”

 

加鲁斯突然插进来,“为什么来这里郊游之前没有先检查一下这是否安全?”

 

奥瑟蕾丝问了她一直百思不得其解的头号问题,“为什么这些幻影灵会在月亮上?”

 

暗焰强烈需要这个问题的答案,“为什么你只跟奥瑟蕾丝说话。”

 

露娜愣住了,她的耳朵转向另一边,没有解答任何疑问,她只是小声说:“等等,好像有什么事发生……”

 

在他们身后,约娜惊讶地喊道:“什么。约娜在月亮上!?”

 

加鲁斯朝奥瑟蕾丝看去,“这怎么不是你告诉她的第一件事?”

 

镜子里的露娜消失了,只留下了一片漆黑。

 

暗焰皱起眉头,“看来不是什么好事。”奥瑟蕾丝的心情和暗焰一样紧张不安。

 

一个新的身影出现在漆黑的镜子里。

 

暮光公主对着她以前在友谊学校培养的优等生露出了灿烂的微笑。

 

“嗨,孩子们!”她从镜子里尽可能地看清楚他们的每一位,“你们还好吗?有受伤吗?我们很快就把你们带回家,全都可以!

 

约娜,加鲁斯还有暗焰都欣喜若狂,只有奥瑟蕾丝惊奇地眨眼睛,“暮光公主?”

 

加鲁斯锤了一下拳头,“太好了!”

 

暗焰热烈地欢呼着,“耶,快带我们离开这里!”

 

“约娜想要回家!”

 

奥瑟蕾丝听到了露娜的声音,“暮光?”她的声音听起来并不轻松,而是很忧虑。

 

暮光向一旁挥挥蹄子,好像在示意露娜稍作安静。她看着大家,再次露出笑容,“你们的朋友,沙坝和银溪,在出事之后第一时间来找我了。”她停顿了一下,然后补充道,“他们其实是先去找星光了,不过我当时恰好来学校看望她……”

 

银溪和沙坝都没事!这消息让奥瑟蕾丝心花怒放。

 

“但是……”露娜再次插话。

 

暮光公主皱起眉头,她转向露娜声音的来源,消失在镜子中,然后听见公主歉意又认真的语气,“对不起,露娜。沙坝和银溪听到了你跟奥瑟蕾丝说过什么,我能理解你的意思,但是我们真的不能把其中一位学生留在月亮上,我们有另一个计划。”

 

在她身后,加鲁斯嘀咕道:“等等,什么意思?!

 

暗焰摇晃着奥瑟蕾丝,生气地提高嗓门,“你是不是还有什么没有告诉我们?!

 

奥瑟蕾丝向后退缩,耳朵紧紧地贴在后脑勺。

 

暮光继续说:“虽然镜子传送门和正殿里的大镜子断开了连接,但还是可以再传送多一位过来。”暮光转身回来,打断了他们的交流。“我们打算传送多一位会把你们全都送回家之后摧毁传送门,然后自愿留在月亮上的志愿者。”

 

奥瑟蕾丝和大家一样倒吸了一口气。

 

这是暮光公主的计划??送多一个过来牺牲?这是暮光闪闪的作风吗?

 

暮光再次皱起眉头,很清楚注意到大家脸上的惊恐与不安。“说实话,这并不是我希望的解决方案,这也不是我的决定,而是他们的。”

 

露娜的声音再次在镜子之外响起,“不行!暮光……”

 

暮光转向声音的来源,展开翅膀打断了她,“露娜,这些学生是来自各个国家,这是一个国际问题。”

 

刚说完,暮光消失在镜子中……

 

……然后是索拉克斯出现了。“奥瑟蕾丝!终于见到你了!你还好吗?”

 

奥瑟蕾丝感觉一阵眩晕,像是坠入了月亮内部。胃里一个不断扩大的空洞在吞噬着她的灵魂。

 

“索拉克斯?!”奥瑟蕾丝大喊出来,热泪滚滚而下,“不!别跟我说你要牺牲自己。虫巢都需要你的领导!”

 

索拉克斯困惑地眨眨眼,“呃,不是的……我们是把法瑞克斯送过来,他应该已经到那里了。”

 

整个正殿陷入了出奇的寂静。

 

过了一会儿,暗焰首先打破了气氛,“呵呵,看来镜子传送门并不能准确地传送到位。”

 

身后的加鲁斯不安地摩擦着羽毛,“呃……奥瑟蕾丝?”他轻轻地问,“两个问题,谁是法瑞克斯?……”

 

“他是索拉克斯的哥哥,”奥瑟蕾丝马上回答,她的声音也跟着压下来,“他是我们虫巢里最后一只蜕变的幻影灵,负责我们虫巢的安保。”

 

加鲁斯花了一点时间来消化,“……然后他和暴怒有什么联系呢?”

 

奥瑟蕾丝睁大了眼睛,心脏坠入了无尽的深渊。

 

看见奥瑟蕾丝的反应,加鲁斯回到了大镜子前,“小马国在上,大难临头了。”

 

 

——未完待续


 

下一章,《梦魇降临》

 预告片段:

 

 

……正殿的天花板轰然倒塌。

 

轰隆!

 

一条巨大而细长的腿刺穿了梦魇之月的王座,把它一分为二。

 

狞翅女王从站在那头怪物的顶上,邪恶的笑声夹杂着刺耳的尖啸声和崩塌声。

 

“既然你想要梦魇!”她坐到怪物的背上宣告,“那我就把它带给你!”

 

成群的噬爱幻影灵从正殿上方的缺口涌入。

 

快跑!

 

“你无法摆脱自己的梦魇,奥瑟蕾丝。无论你逃到哪里,无论你藏在哪里,它都能找到你。”

 

“它知道你的感情气味。”

thumb_up32
0thumb_down
排序:按时间 升序
1楼
大黑星 Lv.1 麒麟
评论 第十一章:峰回路转

暴怒元素,再加上法瑞克斯那个脾气。。。天啊,他不会有叛变的可能吧

10 天前
2楼
大黑星 Lv.1 麒麟
评论 第十一章:峰回路转

我们打算传送多一位会把你们全都送回家之后摧毁传送门,然后自愿留在月亮上的志愿者。

是不是“多传送一位”啊

10 天前
3楼
Link_Hey Lv.5 陆马
评论 第十一章:峰回路转

回复43904 @大黑星 :

这两个表达好像一样吧……

10 天前
4楼
大黑星 Lv.1 麒麟
评论 第十一章:峰回路转

“这招真。”约娜终于吐槽了

楼主,这句原句是什么?翻译恰当吗?

9 天前
5楼
Link_Hey Lv.5 陆马
评论 第十一章:峰回路转

回复43961 @大黑星 :

That was dirty trick 这真的是卑鄙的伎俩

 

我把语气稍微放缓了。约娜确实有责骂的意思,但不至于太重,毕竟还是理解奥瑟蕾丝的用意。

9 天前
6楼
大黑星 Lv.1 麒麟
评论 第十一章:峰回路转

能更新了吗?

5 天前

登录后方可发表评论

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显示模式:

源格式
文本格式
极简格式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

信息栏

有问题?查看用户手册

EquestriaCN 小马中国

在爱发电捐助我们:https://afdian.net/@fimtale
如果您已完成捐助,您可以将捐助页面截图并联系我们以获得“赞助者”徽章。

FimTale 用户交流QQ群:938048195

FimTale分级制度
E

基于Everyone标签的内容应适合所有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不应包含任何黑暗、恐怖、血腥、性暗示、“哲学”、辱骂等内容,且不引起大多数用户的不适。



T

基于Teen标签的内容适合13岁以上的青少年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轻微的血腥、暴力、恐怖描写。



R

基于Restricted标签的内容:图片不应包含Derpibooru的explicit与suggestive标签;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刻意或详细描写角色死亡、受伤或其他暴力过程的剧情。此分级容易造成不适,请读者慎入。

收录该文章的频道
  • 民间推荐

    魔法师T_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