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curate_Balance
Accurate_Balance
Lv.16 4890/4960

#Accopia 此则岳阳楼之大观,而吾与子之所共适。 已有翻译归档:https://share.weiyun.com/53kL2IW (密码dg2H8z)

以巢为名(7/22)

四:女王新家

本作评价
15()
()0

四:女王新家    4: The Queen's New Groove

 

亲爱的塞雷丝缇雅公主:

 

  如我在上次的信件中所说,近来我着力于寻找我族的起源。最近...发生了一些小麻烦,我暂时不想提起,但问题解决后,我找到了一座知识的宝库,尽管残缺,却弥足珍贵。假如事情平息后,您在场的话,一定也会高兴的。那是整整一屋的历史资料,来自失落的时代,等待着我们的发掘。

 

  言归正传,这次写信给您,是因为我找到的线索居然指出坎特洛可能是幻形灵种族的发源地。更确切地说,发源地是艾奎斯陲亚皇城下的水晶矿洞。

 

  很奇怪,我也觉得很奇怪。考虑到矿洞的开采历史,我觉得里面可能还留着一些痕迹,甚至可能矿工们从未发掘出我先祖们居住之地。然而,考虑到现在艾奎斯陲亚的政治局势动荡,我需要您的意见:如果我将我位于飞船上的巢穴,凤凰余烬号,停泊在坎特洛,是否会引起恐慌?我不希望让婚礼侵略事件的噩梦在小马们面前重演。

 

  随信附详细的研究报告。

 

您忠诚的朋友兼盟友,  

 

暮光闪闪女王  

 

暮光重读一遍自己写下的信件,应该没有问题了。她将一份研究报告塞进卷轴里一并烧掉。“好了。要是我的巢穴就这样大摇大摆地飞进艾奎斯陲亚领空,恐怕会给公主们带来灾难性的政治后果吧。”

 

薰衣草色的女王猫儿似地伸伸背,瞟了一眼桌上的钟。“不错,离我和瑞瑞的晚餐还有不少时间。”

 

暮光走到镜子前,整理鬃毛,检查翅膀。一如凯蒂斯塔的习惯,她将王冠放在床头柜上。在我自己的飞船里,没有必要。

 

整理完仪容仪表,暮光准备往左上甲板的主餐厅行去。然而,她不仅仅是在飞船中行走这么简单:幻形灵女王的生活永远不会简单。每分每秒,每时每刻,两千个意识都在她这一侧的虫巢思维中交谈不息,工作、闲聊、讲价、研究、教学,一切信息都要从她的脑海中穿过,而她热爱着这样的每时每刻。不,这就是她生命的一部分。

 

然而,即便再算上偶尔穿过的、凯蒂斯塔的将近四千工蜂的意识,还是不够。不够,远远不够。暮光要指挥自己的虫巢思维,简直轻而易举,不仅因为她的工蜂们能自行解决大部分需求,更是因为女王生来就擅长扩张,也时刻想着扩张。

 

真想知道十年二十年后我能有多大的一座巢穴...一万工蜂?一万五千?我们不需要外来的爱意资源,假如能找到合适的巢穴地点,也许一两个世纪过后,我能承载几十万的工蜂也说不定。

 

她脸上露出如梦般的神色。几十万孩子的声音啊...简直是美梦成真。要是我再创造几位女王出来,百万也不是梦。

 

暮光忽然想起了什么,停下步伐。<母后,女王类幻形灵的发育过程和工蜂一样吗?>

 

凯蒂斯塔过了好一会儿才回答。<完全不一样。女王类幻形灵的...童年——这个词大概是最贴切的——童年比较长,公主从出生到成为准女王需要二十年左右。>

 

<真的吗?>暮光皱起鼻头,接着向主餐厅走去,<那为什么我一个月都不到就成了准女王?>

 

<其实这么长的发育期,主要是因为,要让大脑发育到能作为女王承受大量工蜂的意识,需要很长的时间。其实你算是个特例,你是从成年小马转化为幻形灵的,而且在身为小马时你就有极其强烈的秩序意识。>

 

暮光窃窃匿笑。<看来我确实是最合适的那只小马——那,要产生女王类幻形灵,需要怎么做呢?>

 

凯蒂斯塔沉吟几声,处理掉几个问题。<嗯,你可能以为,加以特殊魔药,就能将普通的工蜂卵转化为女王类,然而并非如此。要产下女王卵,需要暂停正常的产卵周期,在三天的排卵流程中摄入王浆——要是不暂停正常周期,搞不好就会生出来三十六个公主,麻烦就大了。产下特殊的卵之后,再要用魔药处理。然而千万小心,女王类幻形灵发育早期需要的爱意,比你现在需要的还多。举个例子,你在茧里摄入爱意的时候,一个月把我积攒了三百年的爱意库存全用完了。>

 

暮光蹄下不稳,脸先着地,然而她浑然不觉。<三百年的爱意!?你不会是逗我吧?>

 

<真不是。正是因为我储存的爱意够多,而你又本就成年,长达五十年的发育过程才被压缩到了短短两个月。假如当初被选定的小马没有你这么...重要的政治意义,她光是在茧里都要待四十年,而就算是那样,我储存的爱意还是要被消耗掉很大一部分。要将小马转化为女王类幻形灵,代价是很昂贵的。>

 

“哎哟。”暮光感觉自己脑袋一阵发晕。<好吧,我会记住的。幸好我的巢穴能自产爱意呢。>

 

<确实——你怎么突然对这个感兴趣了?>

 

<啊,只是刚才在幻想未来的美景而已,毕竟扩张巢穴本来也是我的天职吧。>

 

凯蒂斯塔用某种无法理解的方式,隔着链接做出一副板着脸的表情。<暮暮啊,乖女儿,你虽然是有史以来第一位能产生爱意的女王,可这不代表你现在就要开始造小虫啊。我能理解,你内心深处渴望扩大巢穴,每位女王都有着同样的渴望。>

 

<你也说了,一位公主需要半个世纪的漫长发育期,那之前还要筹备魔药。当初你和由米亚为了创造一位小马和幻形灵的嵌合体女王筹备了几百年,我现在开始做计划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对吧?>

 

暮光兴致十足的的语气让凯蒂斯塔觉得心很累。她看来是听不进去了。<...这么说也对。你现在也是位独立的女王了,我最多也只能劝你慢慢来。先用几百年时间巩固你的力量,在建起巢穴后,找到平衡点,别让虫口超标。你现在可能觉得自己能承担十万工蜂的意识,但感觉可不一定准。>

 

唉,理论上来说,我的承受上限至少是三十五万。暮光思索道。<嗯,妈妈,这些我都懂。别担心,管理我最在行了。>她颇为自得地一笑。

 

<希望你也能更擅长小心行事。>暮光收敛笑容。<做事前多想想后果。如果你成为女王后急于养育公主,峰会一定会有意见。这边有些麻烦的事需要我去处理,如果你还有问题的话,哀悼日后再联系我吧。>

 

暮光的热情熄了火。<说得对...那就改天再说。回见,母后。>凯蒂斯塔挂断联系,暮光将注意力移到另一位幻形灵身上。<柔触,我有新的任务要交给你。>

 

工蜂此时正在进行精密操作,然而暮光的语调令她的抱怨有些说不出口。<可我已经有好多任务了啊。求您了母后,您又不是只有我一个工蜂啊。>

 

<来找我,柔触,你要升职了。>

 

看护员听着暮光略显狡猾的语气,甚是狐疑。<可我已经是孵化厅最高级职位了啊。>

 

<上面现在就加一级。此时此刻起,你即刻卸任首席看护员,升职为御用孵化厅顾问。你来选择首席看护员的继任者。>

 

柔触结结巴巴地想说些什么,然而竟一时语塞。<御用孵化厅顾问?谢谢您,母后,那我为您筛选配偶的工作?>

 

<从职位的名字就能看出来,除了你新的任务之外,这一工作也属于你的职分。你的新任务是和我一同计划创造一位公主。>

 

怪不得要选我来呢。<无意冒犯,陛下,现在考虑公主的事是不是有点太早了?>

 

<胡说,>暮光语气轻快地反驳,<只是计划而已嘛,一时半会儿还不会付诸实践的。>

 

感谢元初母后保佑。柔触悬着的一颗心终于放下来,长叹一声。<那我这就开始准备。>

 

<很好,接下来只要——>薰衣草色的女王转过拐角,长长的独角和一只倒悬的天马撞了个满怀。“啊!”

 

暮光揉揉疼痛不已的独角,抬头瞧向云宝黛西,她倒吊在天花板上。“云宝?你在上面做什么啊?”

 

云宝疼得直哼哼,拼命抓紧天花板,怕自己掉下来。“嗨,暮暮啊!我在试穿你们的吸盘鞋咯,效果没我想象的好诶。”

 

<柔触,今天晚上我再来找你。>暮光用魔法包裹住朋友的身体,将她从天花板上摘下来,轻轻放到地面,“话说你为啥要试穿这个啊?”

 

云宝把鞋甩掉,塞进鞍包里。“你觉得呢?你们一个个都能在墙上天花板上走路,居然没想过靠这个搞恶作剧?这简直是犯罪,我跟你说。”

 

“那你肯定要来纠正我们的罪行了吧?”暮光讽刺道。

 

“这是我身为好市民的职分。”云宝动作浮夸地鞠了个躬,紧接着语气就沉下去,“那个,我听说明天是哀悼日?”

 

暮光的耳朵微微下垂。“是的,由米亚最早创立了这一习惯。每两月的第一个星期日,巢穴的女王要为前两个月里身亡的工蜂举办统一追悼会。”

 

“啊。”云宝脸色沉痛,而又大惑不解,“那你怎么从来没跟我说过这事?”

 

“不是两个月都有哀悼日的,如果两个月内没有工蜂亡故,也就不会有追悼会。这个月我和凯蒂斯塔都不幸失去了几位孩子。”

 

“为什么不分开办葬礼呢?”

 

暮光嘴角无力地勾起。“这主要是为了我和凯蒂斯塔。光阴似箭,等到我的孩子们逐渐衰老死去,我也不能每天都哀悼他们的生命。所以,无论多么悲痛,都只能留到哀悼日当天再去追忆,好让我在余下的日子里能不受拖累地领导巢穴。”

 

“说的也有道理,我能去吗?”

 

暮光微微蹙眉,看了一眼朋友。“假如你能陪我一起,我会好受些的,可惜办不到。追悼会的全过程在虫巢思维中进行。”

 

云宝黛西面露怒色。“为什么?板箱 · 艾钛(Crate Altair)是我的朋友!你们连葬礼都没有的吗?”

 

暮光停伫原地,小心掩埋在心中的沉痛眼看就要爆发。“如有条件,我们都将死者就地掩埋。云宝,我知道你很难理解,但以虫巢思维悼念他们,是最好的纪念。”

 

幻形灵这该死的大脑网络。“那我和瑞瑞怎么办?没办法让我们暂时加入吗?哪怕只参加追悼会也可以啊?”

 

暮光沉思几秒,只能偏过头。“你是说,加入虫巢思维?云宝,这是不可能的,除非你也进行重生成为幻形灵。”

 

那就等着瞧吧。”云宝嘀嘀咕咕。

 

“你刚说啥?”

 

“我说就这样吧,我要自己想办法纪念板箱,还要叫上瑞瑞。”云宝实在不想继续这压抑的话题,故意转移话题,“对了,我们是要去坎特洛吧!”

 

整整一分钟,暮光的意识才转移到下一话题。“哎,对,去坎特洛。我给公主写了信,应该很快就有回信了。”

 

“不错!”云宝的思绪回到乌石城堡的事件上,“这次你总没借口把我丢下了吧?”

 

暮光的心情稍稍好转了些。“我可不敢找借口呢。”

 


 

暮光和云宝黛西走进左甲板的餐厅,然而‘厅’这个字并不准确,只是凑数而已。与裸械的情况相似,凤凰号的用餐区域几乎占据了左侧甲板的全部空间,而右侧则是各个厨房和其他服务设施。

 

用餐区几乎有三层楼高,天花板上都有餐桌。当然,暮光的双眼只顾在地面寻找身影。“你看到瑞瑞了吗?她说会提前到的。”

 

“可能遇上什么事了吧。”云宝猜测道。

 

“看~这~里!”上方传来声音。暮光和云宝抬头看去,一张椅子牢牢挂在天花板上,瑞瑞坐在其上,魔法中拿着一杯茶。“我在上~面!”

 

幻形灵和天马都露出困惑的神色,飞向满脑袋时尚构思的朋友。“瑞瑞!你怎么到上面来的?”

 

“是你英俊的儿子帮了我一蹄,不对,该说是帮了我一翅。他的名字应该是叫调味韭葱(Seasoned Leek)来着。不得不说,暮暮,这上面的风光真的很美呢。”瑞瑞打开了话匣子,指向窗外。左舷二三层的外侧面完全由一整块巨大的玻璃板建成,正好能看到一台推进引擎,看到余晖中的丛林。

 

“你们巢穴这座飞船的工程技术中加入了独特的美感,真的怎么都看不够,我简直有点想放弃坎特洛,改在凤凰号这里开时装店了。”

 

暮光翻转身体,将蹄子牢牢踩在金属天花板上。一位工蜂飞来,为云宝在天花板上放上一张电磁椅。她怀疑地看了一眼这椅子。“你确定不会掉?”

 

不等工蜂回答,瑞瑞便抢先开口。“哎哟喂,亲爱的,你看。”她用魔法强行击打自己的所坐的位置,椅子却纹丝不动。“你看?安全得很...至少能坐几个小时不用担心。”

 

云宝有些紧张地瞧瞧挂在天花板上的座椅,这才坐了上去。“那好吧。”

 

暮光帮朋友们点好餐后,她们仨又将视线移回窗外。瑞瑞对云层间流淌的红与橙色叹为观止。凤凰号短暂地穿过了一层厚积的云,高洁的天空一览无遗。

 

“暮暮。”幻形灵女王疑惑地嗯了一声。“你们巢穴定居之后,凤凰号还会再飞上天空吗?”

 

“可能不会了。”暮光懒懒地答道,双眼不曾离开窗外的景色,“飞船落地后,正好可以充任巢穴中心和宫殿。”

 

“啊...真可惜。”

 

“那你干脆开个飞天时装店怎么样?”云宝漫不经心地提议,“反正这玩意也不飞了,引擎肯定要拆的吧。”

 

暮光眼前一亮。“对诶!原本计划定居之后,要把引擎拆掉,回收零件的,但如果我留下几台引擎,给你造一艘小飞船,你就有一座移动时装店了,想去艾奎斯陲亚的哪里都没问题,还不用离开店铺了呢!”

 

瑞瑞闻言大吸一气。“好大一份礼物,可是我对引擎一窍不通,更不懂怎么驾驶飞船呀。”

 

服务员为她们送上餐品,暮光停顿片刻,注意到瑞瑞的双眼在那只身体健壮的工蜂身上流连忘返。等到工蜂离开,她才开口:“你可以雇一位技师跟你一起,你一定能找到愿意与你同行的工程师。”

 

“暮暮,这份礼物还是太贵重了,我不能收。”

 

暮光伸出一只蹄子,放在珍珠白色朋友的前腿上。“瑞瑞,我现在的身份相当于一座城邦的领主,为了答谢你这么多年来对我的支持,一座小小的房子可不算厚礼。”

 

“好一座小房子呢。”瑞瑞打趣地还嘴,想到未来的画面忍不住笑了起来,“我永远也没法说清对你的谢意,暮暮。坐在这里看了这么久的云,我总算明白为什么你和云宝都喜欢飞行了。”

 

“确实如此。”暮光也说,“乌石城堡的照片怎么样?最近四天都没和你聊过呢。”

 

“真对不起,宝贝儿,这些照片给我带来了无数灵感,今天我才刚从自己街角的小店里走出来呢。我为我们仨设计了整整一系列的新衣服,给你的近卫们也设计了一套,就等我们降落坎特洛啦!”

 

“但愿你别把套上你店里那些娘里娘气的衣服,”云宝有些不愉快地顶嘴,“我毕竟还是要面子的。”

 

瑞瑞很是淑女地哼了一声。“别怕,云宝黛西,我知道你对服装的要求就是简单直接。”她看向暮光,一副神经兮兮的样子,“顺便提一嘴,古代的幻形灵绘画的颜色普遍阴暗,说来奇怪,有些作品的花纹实在眼熟。”

 

云宝忙着吃饭,没注意到暮光脸上展露出的兴味。“具体是怎么个眼熟法?从来没有小马进入过乌石城堡,而别处的出土遗迹中,没有任何服饰或艺术创作的痕迹。”

 

瑞瑞嗅着美好的香味,沉浸其中,但还是思考着暮光的问题。“不太说得上来,也许只是我错把这些和几年前的潮流搞混了,也许是我在坎特洛哪座博物馆里见过类似的东西吧。”

 

博物馆...确实,水晶洞穴早在婚礼事件的许多年前,曾是一座矿洞。去找找坎特洛城内的历史文物也许是个不错的主意,那我就要再写一封信了。

 

朋友们大快朵颐,边吃边闲聊,一小时过去了。这样琐碎的小事,让暮光头上的王冠显得不再那么沉重。可惜,这静谧的一刻,注定只能是一刻。云宝正讲到无畏天马(Daring Do)最近的冒险时,柔触的意识与暮光连通。

 

<陛下,我做了调查,为未来几年写好了规划,也准备好了候选配偶的列表供您选择。>

 

幸好我能一心多用,还能同时跟得上朋友们的交谈。<这么快?你真的一点时间都没浪费。>不知怎地,链接那边传来了像是耸肩的信号,<好吧...有几位候选?是哪几系的工蜂?>

 

<四名候选配偶随时可以为您服务,根据我的规划,他们的基因群系在未来三年里需要持续使用。实际上愿意重生改造的工蜂有十位,但我专门放弃了...旧群系的工蜂,以及几位,怎么说呢...朋友不多的工蜂。>

 

<你看了他们的身份档案?我可没授权你干这种事。>

 

看护员紧张地搓揉着一缕鬃毛。<我、我知道,但反正重生过程会不可避免地清除记忆,我觉得这次没必要保护隐私。>

 

这么快就有顾问的派头了。暮光不知道自己究竟该高兴还是担心。<这次就算了,下次记得先问我。>

 

<遵命,陛下。我会告知获选的候选者们,他们成为了您的配偶。您决定先与哪一群系的配偶开始交配?>

 

暮光正要处理引擎室里的一点小摩擦时,一只天蓝色的蹄子在她面前挥了挥。“哈喽,虫虫女王,您睡着了吗?”

 

“诶?”暮光眨眨眼,完全回到现实中,“啊,对不起,刚才我有点...忙着和助理讲话。”

 

“介意跟我们说说吗,宝贝儿?”

 

“欸...我不知道你们对此会有什么反应,不过...”暮光蹙起眉头,寻找着合适的字眼,“柔触在帮我选配偶。”

 

“配偶?”云宝偏过头,“你不是已经和阿棘(Ratchy)贴贴了吗?”

 

“是的,”暮光点头,“但我和他讨论了...很久,”她低估的声音刚好够朋友们听见,“讨论的结果,他还是我的主配偶,但我还要有其他的配偶。”

 

“那,唔,你的这些新配偶要从哪里来啊?”

 

这正是暮光最害怕的问题,但她仍是对着一头彩虹的朋友咕哝一声:“你们知道答案的。”

 

“倒也是。”云宝心不在焉地答道,瞥了一眼瑞瑞,小马镇的时尚教主此时忽然觉得她的蹄子美艳非常,暮光则为朋友的答复有点焦急。“没关系的,阿棘就是你哥嘛,那这些新的配偶大概是你儿子吧,没关系的...”

 

暮光迟疑地将一只蹄子放在五颜六色的朋友身上。“你当然会觉得有关系,云宝,但请一定要记住,幻形灵和小马在方方面面都有不同。除了凯蒂斯塔,我不可能从别的女王的巢穴里找配偶,这会引起政治灾难的。再说,别的巢穴的工蜂没法和我的巢穴正常相处,我...”

 

她缓缓叹了口气,想找到合适的词语。“这其实完全是出于实用考虑。身为女王,我需要确保巢穴的劳动力结构良好,能正常运营,而要做到这一点,最主要的手段就是基因调控。魔药这种东西,我也跟你们讲过好多次了。”

 

瑞瑞靠回椅背上,双眼飘向窗外,天色已暗,窗中只能看到她自己的倒影。“你是讲过很多次了,暮暮,只是这种事情不那么好接受。然而,我不得不说,早在几年前我被选为谐律元素的一员时,我就学到了一点:友谊可以在意想不到的地方生根发芽。”她将视线移回朋友们身上,“然而如今,在这艘美丽的船上,我又学到了更多:不仅仅是个体间的友谊如此。你的孩子们都是善良优秀的小马...呃,幻形灵。我认为,尽管我们彼此间差异不小,幻形灵与小马仍可以成为朋友——正如你我。”

 

云宝长饮杯中啤酒,将空杯拍在桌上。“就是就是!这不是暖炉节传说续集嘛!”

 

暮光咀嚼着格外美味的炒牛肉,露出狡黠一笑。“有艾奎斯陲亚的小马,有我的幻形灵们,那第三个种族是谁?”

 

云宝敲着下巴,过了几秒,仿佛一盏灯泡亮起。“比如露娜的那一小群小马...叫什么来着?夜驹(Bat Ponies)?”

 

“是夜骐(Thestrals),亲爱的。这行不通——夜骐们本来就是艾奎斯陲亚居民了啊。”

 

“那又怎么样?暮暮和这整座巢穴不也是吗?”

 

两只雌驹看向暮光,她忽然觉得自己的炒肉没那么香了。“我也不清楚算不算。有一阵子没复习艾奎斯陲亚的国籍法了,我说不清孩子们算不算艾奎斯陲亚公民。先不说这个,你提夜骐做什么?”

 

“这不明摆着的吗,暮暮?他们当然是公民,可谁也不了解他们的事。我在坎特洛待了这么久,除了月卫队里的卫兵,还没见过别的夜骐呢。他们简直比你们幻形灵还能躲躲藏藏。”

 

暮光想到夜骐的事,沉吟着,从天花板上松开,飞在桌边。一阵紫橙色的火闪过,暮光改变了外表。紫色的绒毛变成了更深的颜色,她的鬃毛也变暗几度,一对薄膜翅膀换成了蝙蝠似的厚实的翅膀,她的独角、她腿上的洞,全都消失了。

 

瑞瑞看着暮光崭新的外表,忍不住发出赞叹。“不得了,你变成夜骐可爱死了,亲爱的。”

 

云宝吹了声口哨。“跟你说,你那对尖牙换到深色的脸上确实更顺眼。”

 

暮光召出她的蹄镜,对镜理了理鬃毛。“你们真这么觉得?”

 

“确定,”瑞瑞从椅子上坐起身,靠近来看,“我看美丑还是很准的。”

 

“有趣...”魔法一瞬,暮光又变回幻形灵的模样,只是身体的颜色没有变,“那这样呢?”

 

“看上去不错,就是有点吓马。”云宝直言不讳,瑞瑞则更为仔细地审视了一番。

 

“不好说...鬃毛再加一点光亮些的颜色可能更好,毕竟你的名字叫做暮光嘛,可能需要在形象上与名字相呼应。”

 

那她原来的颜色不就挺光亮的吗。”云宝嘀咕着,暮光将身体的绝大部分颜色变回原样。

 

薰衣草色的女王专门将自己的鬃毛变回身为小马时的颜色,在粉色条带左边变出一抹明亮的香草色,然后,她将其他的颜色整体调暗了一两度。“现在呢,怎么样?”

 

“简直完美!”瑞瑞大呼,差点从椅子上摔下去,“啊,这么美的配色千万要保留住,我会为你设计一套新的服饰,向世界展示你全新模样的。”

 

云宝半闭着眼睛看着她的鬃毛。“可她只是在鬃毛里加了点颜色嘛,我感觉根本没必要重做一整条裙子吧。”

 

“千万别听云宝的话,暮暮,可怜的小黛西不懂时尚——呃,不是批评你啦,宝贝儿。”云宝只耸肩,接着大口大口地吃饭。

 

暮光看着镜中的自己,露出微笑,将镜子传回自己的房间。“新的配色固定需要时间,最多一个星期的样子。”她转过头,将尾巴也变成一样的颜色,接着又看向自己紫色与橙色的可爱标记。橙色就保留下来吧,要用它来提醒我记住自己的根源。

 

她的修修改改被腹中的一阵运动打断,又有更多的虫卵需要生产了。不过,与准女王时期的她不同,她并不需要立即产卵。嘛,还是让我感觉有点胀胀的,不过不影响我和朋友吃饭。

 

就在暮光接着吃起晚餐时,柔触又钉了她一下。<什么事,柔触?>

 

<如果您在忙的话,很抱歉打扰您,陛下,但根据我定的闹钟,您的下一批卵已进入了受精期,我就越俎代庖,派您的一位新配偶到您房间去了。>

 

暮光看着自己吃了一半的炒牛肉,重重叹了口气,云宝担忧地看了她一眼。“你没事吧,暮暮?”

 

“没什么事,”暮光算是撒了点谎,点头道,“女王的职责在召唤。你们介意明天晚餐继续聊吗?”今晚就规划出之后的交配时间表吧。

 

“没问题,整天霸着你也不行。”

 

“当然没关系,正好我还有订单需要赶呢。”

 

暮光帮瑞瑞回到地面后,三位朋友便分头离开。薰衣草色的女王满脑子想的都是棘轮,走出门便真的看见他等在门外,大为惊讶。“棘轮!我正在想你呢。”

 

“我也想你。”他微笑道,蹭蹭她的脸。

 

棘轮总能让她心生温暖与激情。暮光亲吻他的鼻头,双眼与他对视。“今天工作怎么样?”

 

他仰起头,微妙一笑。“巧了,我也正准备问你呢。”

 

暮光收敛笑容。“是柔触让你来找我的吧?”

 

“确实是的。”暮光的脸色沉下来,往自己房间的方向走去,棘轮跟在身后。

 

“棘轮,你真的不介意我找别的配偶吗?”

 

工蜂忍住没有叹息摇头,为她表现出温暖的同情。“暮暮,只有你有资格介意这种事情。”

 

暮光没有回答,她无法回答,棘轮说的没错。

 

“暮暮,你知道我是怎么想的吗?我觉得你只是紧张过头了。等一个星期,很快这种事就和产卵一样习惯了。”

 

暮光的耳朵垂下去。好吧,我现在确实喜欢产卵了。“真的吗?”

 

“要我提醒你吗?你刚回小马镇那天,在卫生间里发生了什么?”

 

“唔,。”

 

“还有你的虫巢思维刚刚扩充到五十位成年工蜂的时候,你吓坏了,以为你永远也管不过来那次?”

 

“我怎么知道我的身体会这么快就习惯了嘛!”

 

“母后天天都跟你说啊——还有那次,你第一次用魔药不仅修补基因,还修改基因那次?”

 

暮光稍稍有了些自信,翻翻白眼。“我记得,记得啦,那次我以为自己把一颗卵改坏了,吓得不行呢。”

 

“要我接着说吗?还有二十好几件事——”

 

“不用,不用,我懂了...”暮光轻笑道,“谢谢,棘轮。”她贴近他,用他最爱的缓慢而热情的方式与他接吻,“多亏了你。”

 

“不用谢,我的挚爱。”来到门前,他站到一旁,“去吧,为了巢穴!”

 

真是够了...暮光气呼呼地看着他窃笑的样子。“今晚我还要和好好玩玩。”

 

棘轮朝房门伸伸翅膀。“那你可别被他累坏咯。”

 

暮光反复品读这话。“你、你是在挑战我吗!?”

 

“是啊。”

 

暮光装出一副不开心的样子,哼了一声,鼻头举得比天高。“好,那就来吧。”暮光利用自己一时发热的头脑,积攒起足够的自信,推门而入。凤凰号的主要职能是由平民居住,因此尽管女王寝宫不小,却只有她在裸械宫殿住处的一半面积。在她的床脚,站着一位颇为严肃的薰衣草色工蜂,暮光立刻认出,那是一名卫兵。

 

暮光推门闯入时,这位新任的配偶正摆弄着一条传动体的腿。他惊叫一声,连忙将机械腿放回原位,在书桌旁立正站好。“抱歉,陛下,我、那个...”

 

暮光脸上浮现出笑容。“没事,铁卫(Iron Sight),好奇是创造之母。”

 

这让卫兵的心态放松了不少,暮光于是走到床边。“我们开始吧?越早办完,我越早能产卵。”

 


 

第二天清晨,哀悼日开始了,自上次哀悼日后,暮光便等待着这一次的到来。表面上看,薰衣草色的女王无非是在几个坐垫上盘坐冥想。哀悼日没有特殊的丧服,没有纪念用的器物,只有一位女王,只有她的坐垫,只有虫巢思维。一切都依靠链接存在。

 

在虫巢思维的意识世界里,是鲜嫩金黄的麦田,阳光有云时时遮蔽,将温柔的光洒向大地。裸械巢穴所在的火山口,高高耸起的陡崖在南,凤凰余烬号悬停其上。

 

暮光站在麦田的海洋中,柔和温暖的风吹拂着每一簇麦穗。她看着,银白色的小光点,从空中流过,汇集成生生不息的云,在天空中附着了一片。云在缓行的风中飘飞,向那银光闪烁的高洁的山城上一轮新月的方向去。她站在地面,巨大的银色的城市似乎随着山一起无限延伸,直碰到月亮,优美的街道上处处是瀑布在永无止境地下落。篝火点缀了城市,仿佛天上一个个星座。倘若细听来自北方的风,这风中其实隐含着歌声。苍白的树,暗蓝的叶,在遥远的地方沙沙作响,渺远的身影在周围舞动。

 

她看着一切缓慢发生,泪水渐渐打湿了绒毛,摇曳的麦浪中穿过一声啜泣。凯蒂斯塔无声地出现在她身后,一只蹄安抚女儿。“我没想到你会提前重建门扉(The Gateway)。”暮光转身拥抱凯蒂斯塔,母亲的怀抱让她的沉痛削减了几分。“战斗中亡失的,总是最难遗忘。”

 

暮光什么话也说不出。甲壳宫一战过后,她心中的沉痛淤积不去,此时全部宣泄在凯蒂斯塔的肩上;母亲同样在她肩上哭泣。此刻,王冠无所谓有,也无所谓无,两位女王相拥而泣,几分钟时间变得那么漫长。然而,凯蒂斯塔却在其中找到了值得感到幸福的一面。

 

暮光的泪水渐渐干去,凯蒂斯塔抱着她转过身,与她并肩面向银色的城,彼此相靠,彼此支撑。“暮暮...我知道,每次来到这里我都这么说,但能有你在这里陪伴我,真的很幸福。”

 

暮光在飘向城市的光点中寻找着。“你在这里看得到由米亚吗?”

 

“似乎常常如此。”凯蒂斯塔如是回答。她不禁想到,暮光每次创造出那位亡故多时的女王,是否都是为了她?“有时候...”她忍下一声啜泣,更清晰地说道,“我真想就这样抛下一切,与她长眠,可是我还有未完成的使命。”

 

“那现在呢?”

 

凯蒂斯塔无力地微笑。“现在我有了新的使命。由米亚向来有耐心,她不会介意多等我一会儿的。”暮光脸上露出忧虑的神色,但终于还是什么也没说。“开始做准备吧,工蜂们很快就会进来了。”

 

薰衣草色的女王流连在母亲身旁。“会习惯吗?”

 

“...会习惯控制情绪,”凯蒂斯塔思索数秒后答道,“至少,会习惯不让悲痛打败自己。拥有一巢有灵智的工蜂,也是有坏处的,我们对每一个孩子的牵挂,都与小马别无二致——而这份痛,我愿意承受。”

 

“我也愿意。”

 

两位女王平复心情,等待着。不到一分钟后,工蜂们便十几个一群接连出现。裸械飞来灰色身体组成的烟云,凤凰号飞出的是更小的一群。在虫巢思维的意识世界里,工蜂们以快得不正常的速度在女王们身边飞行,寻找自己的位置。

 

虫群迅速扩张,填满了空气,为二位女王留出几米的空间。工蜂之间几乎没有语言的交流:一半的工蜂曾经的好友名列死难者中,另一半的工蜂在此支撑着女王们的意志。

 

深埋虫巢思维中,暮光能感受到,悲与痛在每一位工蜂心中如浪涌般挥之不去。然而,虫巢中也有着安抚与慰藉的力量。

 

等得够久了。凯蒂斯塔思索着,看向暮光。“这是你第一次以女王身份参与哀悼日,你愿意担任主持吗?”

 

“我愿意,谢谢你。”暮光向前踏了一步,点亮独角,不是为了使用魔法,而是为了标识追悼的开始。从虫巢思维的深处,暮光找回了那四位在乌石城堡地下岩洞中丧命的工蜂,凯蒂斯塔同样找回了自己死去的三位工蜂。

 

泪水滑过暮光的面庞,但她的声音一如往常的平静且威严。“今天,我们在此怀念为了我们共同的巢穴而献出生命的同胞。审视他们的一生,他们...”她的喉咙一时哽住了,双眼飘向一动不动的孩子们、兄弟姐妹们,“值得我们的敬意。我将他们的灵魂从链接中施放,送他们去往空洞白银之城,天顶(Havengaal),与每一位光荣离开的先辈同在。愿他们在城的高墙后拥有平静的往生。”

 

暮光停下来,克制心中情感。一片叶子似乎迷途,在麦田中飞舞。空气是沉默地,幻形灵们屏息等待着被时光赋予力量的传统的到来。暮光再开口时,没有说话。

 

她唱。【注1】

 

暮光的歌声,在起伏的群峦间不休,空气中的旋律,让每一位幻形灵心中升起千百种情感。她的声音既柔软也有力,既温柔也强硬,每一个音符都已被吟唱过千百次,宛若脱口而出。亡故的幻形灵们一个接一个向上飘去,离开了肉体,加入飘往银色之城的白光流中,暮光以歌声为孩子们送行。然后,歌声止了。暮光歌声最后的回响消失在群山之外,她露出微笑。

 

聚集起的幻形灵们逐渐倾尽了心中悲痛,离开被称作门扉的清醒梦境。四小时后,留下的只有两位女王。但即便是她们也不能在此永远驻留,很快,她们也回到了醒来的世界里,情绪有些疲惫,但心中已不再如此沉痛。

 


 

奎斯诺希丛林里,盘踞着危险的野兽,相较之下,无尽之森(the Everfree Forest)有如一座宠物园。要在这处处潜藏猎食者的大地上开掘出一座巢穴,已经危险至极,而私下密会更是难如登天,即便是在高空中也并不安全。

 

在形容枯槁的树木上空,一只漆黑的工蜂等待着,有如岩石般耐心。方付过去了几个小时,一只褐色工蜂从云中传出,在它面前停下。两只工蜂没有任何交谈,甚至没有任何反应,只向各自的女王发去消息。

 

毒蜂首先控制了自己工蜂的身体,它的眼中光芒暗去,露出一对竖瞳。很快,邪茧也如法炮制。“好了,邪茧,什么事这么重要,要把我叫到这里来说?这里可到处都是煌蜂(Fire Hornet)。”

 

“这么快就直入主题了?我本来还想听听你的王储最近怎么样呢。”

 

毒蜂咕哝一声。“要是这只工蜂被煌蜂烧死了,我又得浪费时间再派一只工蜂来,浪费时间。”

 

黑色工蜂有所理解地点点头。“看来你心情很不好。这也合理,毕竟那只披着幻形灵甲壳...绒毛,管她呢,披着幻形灵绒毛的小马对元初母后做了那种事。”

 

褐色工蜂愤怒地咆哮。“我就知道!那个没脑子的蠢东西杀死了元初母后留下的影子!她本该承受祂的审判,却居然反抗。”

 

“是啊...真可惜。你原来真没说错,”毒蜂的傀儡疑问地瞪了她一眼。“你说元初母后仍在看着我们,真没说错。”

 

“你叫我来是来可怜我的吗?!你跟凯蒂斯塔和她的小崽子简直一个德行。”

 

“你误会了,毒蜂,就算是这样的幻形灵,也不可能对近在眼前的真理视而不见。”

 

毒蜂的脸色并没有好转。“你之前光说不做的怎么现在就改了?就为了一块意识拓印安保水晶?”

 

邪茧的傀儡勾起一侧嘴角。“你真这么觉得吗?那可不是什么安保系统,那是元初母后留下的灵魂碎片!”

 

毒蜂皱起眉头。“护卫的报告上不是这么说的,那就是块常年休眠的意识水晶罢了。”

 

究竟是谁对真理视而不见呢,嗯?你不觉得奇怪吗,原初之地护卫们谁都没有看见这颗所谓的水晶生效时的样子?”毒蜂眯起双眼,邪茧接着说道。“除了元初母后,还有谁能控制已经有女王控制的工蜂?”

 

“这种事情我也干过。”毒蜂嚣张地笑着反驳,“上次我和你妹异磷发生边界纠纷的时候,我就抢了她几个工蜂,现在还放在我宫殿里展览呢。”

 

“几只工蜂不算什么,毒蜂。她让整座巢穴瞬间听命,然后还差点控制暮光的工蜂,你懂吗?你当然知道,要强行控制这些讨厌的聪明工蜂有多麻烦,元初母后差一点同时控制了整整四十只,还只是灵魂碎片的状态!”

 

毒蜂转过身思考。“你说的也有道理,服从于元初母后的,都得到她的恩赐。”

 

“非塔兰迪——命令之声。你听我说,毒蜂,暮光闪闪对原初之地护卫们撒了谎,借他们之口欺骗了我们。元初母后显然希望她找的东西永远不见天日——而那只小马根本不服从!”

 

“那真正发源地的宝物怎么解释?”毒蜂转身质问,“元初母后当然希望我们能拥有那些力量。”

 

“这也是暮光的谎言,”邪茧嘶叫,“你还看不出来吗?她只是在给自己找借口,甲壳宫里所谓的‘发现’,所谓的指向坎特洛的线索,都是假的。坎特洛!我族来自坎特洛!?她得是打架把脑子打坏了才会觉得我们是从小马的首都来的。”

 

真正的毒蜂盛怒之下炸毁了几面墙与若干支柱,但她的傀儡面无波澜。“那,”她恢复理智后,才再开口,“你肯定和别的女王都讨论过这事了吧。”

 

“大部分女王。然而她们多数不愿接受事实。”

 

“不愿接受事实?我看她们是不敢和凤凰号的枪炮对抗吧?深坑战役(the Battle of Dentar)都过去这么多年了,她们还在怕裸械的奇技淫巧?”

 

邪茧严厉地看了她一眼。“那时候你还只是公主,毒蜂,很小的公主。你母亲应该没跟你说过,由米亚当年把她打成了什么样子。你要知道,就是那场战役让火蕨联盟(the Fernal Alliance)彻底解体了。”

 

“那你想说什么?你要是真的敬重元初母后,就不能留着这个大不敬的东西。”

 

“我想建议你不要对暮光和凯蒂斯塔表现出明显的敌意,暗中建起一支军队。”

 

“我拿头建军队?”毒蜂质疑道,“我的爱意也许还够扩充几百只工蜂出来,可要是再多,我的收集者就得到狮鹫领地去了。”

 

邪茧这样想着,窃笑起来。“别担心,我随时可以给你送几十头囚犯,他们身上的爱意全部吸完,大概够养五支军队的。”

 

“你哪来的这么多?”

 

“简单得很,小马们有不少和谐品质的典范,然而他们也有谁也不想提的监狱。交点小钱,帮点小忙,再弄到转狱许可,简单得很。还不只是小马呢,狮鹫、斑马,牛头人,都抢着要把囚犯送给我。跟我合作,绝对少不了爱意。”

 

“好吧,邪茧,我答应你。但你得保证,暮光闪闪会为她的罪行付出代价。”

 

“哈!别担心,毒蜂,她会付出代价的。”可不只是她。

 

不等她们再多说,一群浑身冒火的煌蜂扑在两只工蜂身上,它们来不及发出痛苦的叫喊便烧成了灰烬。不过,两位女王谁也不在乎,反正通讯已经达到目的了。

 


 

两天后,暮光站在舰桥上,凝视着驾驶室开阔视野中的艾奎斯陲亚。一阵强烈的归属感涌入她的身体。终于,我的家回家了。

 

暮光从王座旁取出一杆望远镜,看向前方,寻找远处的坎特洛。去洞穴遗迹调查之前,先拜访塞雷丝缇雅和露娜,她们肯定不会介意的。

 

她收起望远镜,偶然产生一个念头。不过...她看向自己的一位女儿,她身穿一套干净利落的制服——瑞瑞的作品。“费斯洛舰长(Captain Veselov)。”

 

工蜂从雷达站前离开。“什么事,陛下?”

 

“找船员安排一下离舰休假的轮休表。孩子们也该出去玩玩。”

 

费斯洛严肃地看着她,然而暮光对自己孩子们的性格了解得很。舰长不愉快的神色渐渐消融,换作天真的喜悦。“我也能休假吗?”

 

暮光心中发笑。也许按工作能力看,他们都成年了,但心里还都是孩子呢。“当然啦。”

 

---注 释---

 

注1(作者注):歌名为Cé Hé Mise Le Ulaingt [The Two Tree]

 

---感 谢---

 

本章特别由切拉冠名播出。

 

现在,Acc有了爱发电账号,欢迎愿意资助的小马(或者其他生物)前来赞助。

下面是本章发布时,我已有的赞助者(按时间顺序排列,称呼依照赞助者需求):

切拉

Westwind

cf

MXS

thumb_up15
0thumb_down
排序:按时间 升序
1楼
Utopia Lv.16 幻形灵赞助者
评论 四:女王新家

她的修修改改被浮肿的一阵运动打断

浮肿→腹中

 

终于,我的家回家了。

第一时间没反应过来,看了原文又想了想才明白,这也行?

13 天前
2楼
Accurate_Balance Lv.16 独角兽
评论 四:女王新家

回复43905 @Utopia :

啊,又被乌酱抓住错字了呜!

变成小雌驹了啦!

12 天前

登录后方可发表评论

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显示模式:

源格式
文本格式
极简格式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

信息栏

有问题?查看用户手册

EquestriaCN 小马中国

在爱发电捐助我们:https://afdian.net/@fimtale
如果您已完成捐助,您可以将捐助页面截图并联系我们以获得“赞助者”徽章。

FimTale 用户交流QQ群:938048195

FimTale分级制度
E

基于Everyone标签的内容应适合所有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不应包含任何黑暗、恐怖、血腥、性暗示、“哲学”、辱骂等内容,且不引起大多数用户的不适。



T

基于Teen标签的内容适合13岁以上的青少年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轻微的血腥、暴力、恐怖描写。



R

基于Restricted标签的内容:图片不应包含Derpibooru的explicit与suggestive标签;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刻意或详细描写角色死亡、受伤或其他暴力过程的剧情。此分级容易造成不适,请读者慎入。

收录该文章的频道
  • 那些中长篇精选著作

    Original_Intention

  • 暮暮是幻形灵?

    暮霭晖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