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rtualMirror_Eros
VirtualMirror_Eros
Lv.9 1926/2160

I am ,I Don Quixote.Oh,whithersoever they blow

彩虹小马可以拥有赛博灵魂吗? CyberPUNK

坎特洛特外环城 记忆和现在,虚拟与现实(一)

本作评价
7()
()0

硅米与卡尔  

坎特洛特外环城

======

Interpol and Equest Bank

国际刑警组织,艾奎斯银行

Smile and Canterlot Yard

国安局,坎特洛特场

Business, Numbers

商业,数字

Money, Pony

金钱,小马

Business, Numbers

商业,数字

Money, Pony

金钱,小马

Computer World

计算机世界。 

Kraftwooferk——《Computer World》①

 

记忆,记忆。

“站起来,”男人训斥的声音从上方传来,“别婆婆妈妈的像个娘们一样,卡尔。你趴在地上,我不会等你。你可以在这里趴上一整天,一整个月都没问题,等着那些收尸体的家伙来给你收尸都行。但我没时间,所以你给我赶快起来。这就是成为影奔者的唯一途径。”

从高楼坠落的感觉怎么样,被地心引力拽住的感觉。直线坠落,什么也抓不到。大脑还不来得及反应,你就轰的一下,摔在了地上。男孩躺在地上呻吟,他的声音相比整座星际港口忙碌的吆喝声微不足道。模糊的人影在集装箱间和窜出的吊机移动,轰隆的引擎声震耳欲聋,狂风在集装箱间飞舞。你的声音,他听不见。那个站在集装箱的工装裤听不见。脑子里的那个尖锐的声音嘲笑着。

还把自己当黑角港那无所不能的鸟人吗?重新审视下自己吧,鸟人。你不会飞,也不是猩猩。你顶多是只丑猴子,黑猴子。他们是猩猩,影奔者,能够穿梭在港口间的大猩猩影奔者。你想要成为大猩猩,你就得像只大猩猩。所以你跟着那混蛋一起想要爬上高台,但你搞砸了。就这样,重力看着你可怜没能把你砸成一滩肉酱。

视野之中,银色货机喷发出液氢淡蓝色的火焰从高空飞来,却消失在了一座五花八门的集装箱山的高墙之后。生活在这颗星球的大部人此生只能看着星船忙忙碌碌的从平台起降升起,怎么也无法从中逃出。

近日点的热风拂过他的脸庞,男人朝他丢了块石头。黑角港当地的孩子也把石头砸给那些在礁岩间生活的岩鲨。那些岩鲨讨厌又多事,常常用那该死的鱼鳍敲击港口的礁岩。等到捕鲨队的飞船到达时,他们又一溜烟的逃进了洞穴。

嘿,你不会就像成为一只岩鲨吧。

开什么玩笑。男孩抬起伤痕累累的手对着男人的影子做了个嘲讽的中指。“省省吧,老头,我这就来。”他感觉内心舒畅多了,缓缓地呼出一口二氧化碳。好,卡尔,你可以做到,从地上站起来,双手撑地,用尽全力。他从地上吃力的爬起,仍不忘拍掉衬衫旁边的泥尘。全息影像画出的女人在他的胸前挤眉弄眼,每一次的重复播放就会有一口桃心从她的嘴中窜出。

影奔者,一个概念浮现在他的脑海里。很酷,很炫。跨越高墙,永不停止。他知道他必能成为影奔者,只要他能克服自己,战胜这一切。

他向后退了两步,裤脚的链条跟着摆动。身子微微俯身,胸腔起伏,吸气呼气。港口工作用的弹力鞋弹出了固定阀与他的脚踝相连,鞋垫在泥地上踩出两个不规则的小坑,霓虹光晕从两侧向外散发。他咆哮着,双手摆动,迎风而上。当他跳起,狂风呼啸,劲流在耳边激旋。地心引力朝着他抛出了铁链将他牢牢拴住,只要星球愿意这小子就会又一次狼狈的摔在地上。

他一头撞在了半空的集装箱上,就连结实的钢绳都经不住他的折腾,箱体向下一沉发出一声哀怨似的闷响。他右手的五指紧紧的扣在箱体边缘的缝隙,抓住着最后的稻草不放一半的。身体吊在空中。高度令人眩晕,男人在一边欢呼了起来。

男孩肌肉紧绷,求生使他蓦然的爆发出一股力量,蹒跚的爬上了箱体。他气喘呼呼,还不能停下。他重复着之前的动作,越加往上爬动。一辆从箱体缝隙间杀出的叉船差点与他相撞,司机破口而出的咒骂声被他轻易的抛在了身下。

感觉怎么样?脑海里的声音大叫着。飞翔的感觉,自由攀爬的感觉,血脉喷张。尽管你体内的肌肉哀嚎似如交响乐,心脏变成了一颗蓄势待发的炸弹。但你爬,你爬,你往上爬。

霓虹鞋灯随着男孩的跳跃在空中划出一条条灵动的弧线。

男人欢呼的声音更高了。

他已经攀的足够高了,黑角港货区的高墙都无法阻止他眺望世界。港口的繁华,无数的星船在平台上起起落落,身影最终消失在三个月亮的共同注视下。男孩朝着最后的高台发起了总攻,踏风而行,一跃而起。他狂喜,他喘气。

直到他的手指与冰冷的平台错过,抓住的只有一团虚无的空气。欣喜的表情凝结成了一股恐惧,被地心引力可怕的铁链又一次拽下了天空。

                                

                                       ♝

一双无形的大手抓住了她,将她拉了出来。硅米倚在生锈的花式栏杆上大口喘气,鬃毛从帽衫间自然下垂,却被风挑起。呼吸困难,身下震耳欲聋的车流声震慑着她那脆弱的灵魂,迫不及待想要跟她来一次亲密的深吻。如果幻觉没能把她杀死,她的身子要是从这桥洞下的过道掉下,那些车一定会毫不留情的把她撞死,再碾成一滩血肉模糊的肉泥。

顺便还会被路人的赛博眼捕捉下,然后上传到网络上。标题再打上#一万种蠢蠢的死法。

没准她还能大火一场。

她检查着记忆,指令化作的数据流在她的脑海里回转,记忆一遍又一遍在虹膜上读取,重放。这种过程就是像在赛博空间的个马服务器中播放着不入流的次级电影,但那即便置身在场景之中也只是在旁边充当着不可见的观众。少数片子会剑走偏锋,将你强行塞到主视角的身体里。结果呢,那些片子的结局毫无疑问都成为了流进坎特洛特外环城的下一部媒体垃圾。更别说只有傻子才想要像检查记忆这样去体验主人公的内心的胡思乱想,高潮迭起琢磨不透的情绪,弱化但依然能感受到的真实感官反馈。谁会去想着体验一位太空武士被武士刀刺穿,心脏被搅成一团血水的痛苦感觉,受虐狂?不,至少她那疯狂的父亲会。在喝上一瓶意冲天后他什么都敢。要不是硅米每次都会在他从家里的窗台起跳之前将他拦下,硅米也只能说愿他在天安好。

不靠谱的科技——锈湖记忆管理器。她看不见那些幻象储存在资料库里。一定是刚才的电击劈坏了她脑袋里的玩意,除了这个理由她也没有办法解释这邪门的事情。

她得找老柯,唯一能够找到老柯的办法就是这条路。

好在这条路,硅米熟。在往前走,穿过上层商业区的繁华。沿着这条路,爬上十二节已经停机的自动阶梯,从翡翠谷商业城那腐朽的尸体长驱直入,她就能找到老柯的小酒吧。除了翡翠谷商业街,硅米再也没有见过比这还要巨大的废弃建筑。翡翠谷商业街就是那种B级鬼怪片的理想取景地,废弃的商摊还没有来得及装修开门就被政府宣判死亡,庞大如巨蛋一样的环形建筑即带劲又让马害怕。当硅米穿过四边形的进入口,踏上这天梯的一瞬间,仿佛踩在一具巨人尸体的小指母攀爬上去。

(外环城随处可见各种废弃的大型建筑)

硅米跟老柯什么关系?简单一点就是卖主和卖者。老柯也许是个狡诈的部件贩子,但她什么都收也什么都敢卖。盗版音乐就是硅米经常做的经济来源之一,将脑插存储插进脑海里,将硅米听到的歌曲提取,重新处理消除杂音。赛博空间上的记忆黑市有时候也会贩卖一些这样的记忆,但通常带有失窃记忆者自我的情绪,糟糕的例如带有性想法的听歌过程。但这样的记忆卖的火热,雌性记忆价格更是能比炒上一倍。对此硅米只能说,这太扯淡。

周围的环境显得虚幻,就跟她那脑海里该死的幻觉一样,鬼泣森森。她谨慎的东张西望,蹄子上绑着的手枪解开了智能锁。她看见幻象中那个男人的身影从废弃的店面间如鬼魅闪过,一转头,半倒塌的电子门匾喷发出的火花差点吓的她开下了第一枪。她低下头,快步朝着前跑。空荡荡的楼层连接口回荡她的蹄步声。

上层的通道传来喧闹的交谈,她几乎是用闯的方式跑了过去。视线再度变得开阔,明亮。夜幕之下,除了这片人工填出的广场灯火通明,那些废弃的店面一个个都无精打采的沉寂在黑暗中。一座座用房车堆成的高塔歪歪扭扭的堆积在一起,朝着天空蔓延。杂草横生的广场上,无数的简陋摊位和生灵却相互的挤在一起。蒸汽波以上。

他们说这些是卑螺塔,理由不明。

老金阴森森的目光注视着她,这只麒麟是卑螺塔唯一的一层住户。他转过了身,慢悠悠的将晾晒的衣服卸下,放进盆中。沿着只供一马通过的栅栏从狭窄的车门挤进房车。硅米还记得老金曾经跑到老柯的店里,大声的斥责她的房车迟早会让这座塔成为下一个工程悲剧,但老柯置之不理。

她登上了第一座高塔临时搭建起的绳梯,吱嘎吱嘎的木板在承载了她的重量后响个不停。简陋的绳梯能够利用上面绑着的滑轴,只要她按下那金属盒里用铁丝绑上的按钮,绳梯就能带她升到第十四层的平台。老柯的酒吧面积比其他的房车要大上许多,锈迹斑斑的房车群用几根木板和钢板相连,难看的缝隙间扑上了带有狮鹫精神的地毯。车身上,贴着的霓虹标识夺人眼目,却又太过繁琐。一个字的观感便是,乱。

老柯的酒吧打破了整栋高塔的美感。

平常老柯的酒吧会放上震耳欲聋的电子音乐,放着不入流的血腥电影。声音穿透钢板,引起邻居震怒的情况多之又多。但这次没有。在她还未掀开大门的帷幕前,迎接她的却是死寂。硅米嗅闻到不安的恶臭味——金属那难闻的铜臭味。大门上没有挂上休业的门牌,也没有任何打烊的标识。

她掀开了那画着狮鹫骑士团的帷幕。

模糊的光景变得清晰,短期生成的记忆她想也删除不掉。地上横七八竖的两具尸体瘫在地上,一只陆马,一只狮鹫。不可能活下去,身上的赛博部件被残忍的扯下,链接指示灯闪着故障的红灯。脑浆都被打了出来,上面还残留着一些裸露的神经元。血液飞溅,铺满墙壁。酒吧一侧满墙的老式彩色电视机上全是离子弹孔,魔法的焦味和血液的腥味一起混合在空气之中。挂在吊灯风扇上的那只断脖子的夜骐聋拉着脑袋,胸前吊着的金月项链闪闪发光。溃散的目光呆滞的直视着硅米,骨头嘎吱嘎吱,跟着风扇转动。

酒吧里没有老柯的身影,也没有她的尸体。“卧槽。”她本能的将蹄子从尸体边挪开。她认识那枚项链,只有银月教的教徒才会把这玩意吊在身上。银月教的教徒崇尚月亮,将月亮当做信仰,三步不离月亮。硅米知道要离这些家伙远远的;银月教永远是个麻烦,只要你说了月亮的坏话那更是会直接送命。

“别看了,”那只挂在风扇上的夜骐仿佛在说,向下张开的嘴巴仿佛是在咧嘴大笑,“老柯不在这里,傻硅米。这里没有老柯的尸体。我来找过了,你看我就变成了这样。你也会变成这样,我是说当你在被网络安全小组找到以后。你没有忘记网络小组吧。”被风扇的刺穿的脖子跟摇头娃娃似的微微摆动,“等他们抓到你,麻烦就大了。你放心,他们不会用风扇插进你的脖子里,只会用程序把你电成傻子。够有意思了吧。”

她扭过了头,不再去看那具尸体。硅米从狮鹫尸体底下捡起那把躺在地上的KeeperPeace填装霰弹,枪口的安全栓已经解开,计数液晶屏写着:5/6。狮鹫用款的扳机,上面带有鹰纹识别。霰弹感受不到她的脑电波,白捡的想法彻底被扼杀在摇篮之中。

至少她还有一把离子手枪保护自己。

也许你只是在疑神疑鬼。她对自己说。她闯进的小数据库应该不会就这样引起其他人的什么注意吧——只是撞到了一头冰墙——面对面,嘴对嘴的那种。不会有什么反追踪,或者是IP定位。谁会想到一家水疗馆也会在后台给自己装上一台冰墙。这些尸体不是因为网络安全小组死的,他们至少是不会杀马的.......

也许是这样的吧。

她没有见过网络安全局,政府部门就跟是网络上的幽灵,现实生活看不见,赛博空间摸不着。她走到吧台前,上面全是被击碎的玻璃残渣。但有东西想杀死她,这事确确实实的威胁。还有东西钻进她的脑子里——一个幻觉,一堆幻象。网络帖子上有马宣称过自己见过天角兽,见过行走在赛博空间网格上的光。鬼故事天天游,今年特别多。水晶帝国战争就是个例子,只有塞拉斯蒂亚才知道究竟是为了什么才会让康德莱那帮疯子集结兵力去攻破那座不败要塞。

她给自己倒了一杯酒,情绪管理系统的阀值顶满,让她很难再保持冷静。是幻觉,那个声音,那个画面,所有一切都是她的幻觉。就跟在路途上她所经历的那个该死的幻象一样。她游走在一条她都无法掌握的线上,就像是她的父亲骑着飞云摩托,面对虚无她东撞西撞,一切都是这么理所应当,找不到出路便是一只无头苍蝇。她所用的操作台,把她扔到异世界的赛博空间——网络,一种将世界相连犹如地核般熊熊燃烧而释放出的能量,边界宛如超新星向外爆裂膨胀,只要一个不小心,二进制的数据流就会撑坏你的脑子,让它直接短路。

也许只要再喝一点酒,一切就会安定下来。让阀值稳定,一切重归于好。这一切,这个酒吧,只是另一个该死的幻觉。

她的灵魂还在这里。

但随着一颗电击子弹击碎了车窗打中了她的脖颈,冲击力让她一头栽在吧台桌上。

她的灵魂就不在了。

最后一眼的是化作残影成了两杯的酒杯,痛感是磕在碎掉的玻璃上的刺痛。

 

注释:

①:原曲为kraftwerk的《computer world 》

thumb_up7
0thumb_down

登录后方可发表评论

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显示模式:

源格式
文本格式
极简格式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

信息栏

有问题?查看用户手册

EquestriaCN 小马中国

在爱发电捐助我们:https://afdian.net/@fimtale
如果您已完成捐助,您可以将捐助页面截图并联系我们以获得“赞助者”徽章。

FimTale 用户交流QQ群:938048195

FimTale分级制度
E

基于Everyone标签的内容应适合所有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不应包含任何黑暗、恐怖、血腥、性暗示、“哲学”、辱骂等内容,且不引起大多数用户的不适。



T

基于Teen标签的内容适合13岁以上的青少年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轻微的血腥、暴力、恐怖描写。



R

基于Restricted标签的内容:图片不应包含Derpibooru的explicit与suggestive标签;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刻意或详细描写角色死亡、受伤或其他暴力过程的剧情。此分级容易造成不适,请读者慎入。

收录该文章的频道
  • 【Overkill】共生体组织

    Sp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