殷佳俊
殷佳俊
Lv.10 2470/2500

心之所愿2预览版已更新3万字,想读的请联系我

殷佳俊的所有已弃坑小说

2020-5-14 心之所愿2 第九章 弃稿

本作评价
1()
()0

 

“既然这样,”布丁说着,拿起他放在桌子上的帽子,“我……就先走了,上面还有点事。”

 

“不留下坐坐吗?”向阳花问。

 

布丁他头也没回,逃跑一样的飞走了。

 

但是……无论怎么否认,他说的确实没错。我来这里的目的,正如向阳花所说,仅仅是第一步,让她接受治疗而已……等她真正好转了,她自然也不会需要我。

 

“想什么呢?”向阳花突然出现在我面前,我往后仰,差点连着椅子摔倒在地上。

 

“啊,没事……”

 

“如果是在想布丁说的事情的话,”欧罗吉说,一边用念力把哔哔小马上的耳机戴进一只耳朵里,“根据常识,如果已经和一名补心者建立关系,再换来换去的,你说是好是坏?他们如果要把你换掉我是绝对不同意的。”

 

“而且我觉得明琪也不会同意的。”向阳花冒了一句。

 

等等,什么?

 

“明琪……就算了。”我说,“我也不知道到底为什么她就是愿意跟我说事情……但她不会……”

 

我在明琪眼里只不过是一个小补心者,对吧?

 

向阳花耸耸肩:“只是我的直觉而已。”

 

“话说,”我把吐司放进面包机里,“布丁他经常来吗?”如果我要长期住在北岛的话……除了他们两个,最好还是交几个朋友。

 

“嗯,每个礼拜都会来送外汇,”向阳花说,声音放低,“你还是小心一点的好,他……他是重生教徒。”

 

“什么教?”我问。其实我听说过这个组织,但还是想确认一下。

 

“重生教,回归前10年左右成立的一个教会,主要的信仰都是抄的协律教。”向阳花解释道,“仅有的区别是他们说露娜是真的被杀了,黑暗时代也是塞拉斯提亚真的被杀了,只不过他们俩后来复活了而已……于是前几年,教派内部火并,教主就被杀了,现在还在等复活呢。”

 

虽然感觉不应该,但怎么就是忍不住想笑呢……

 

“所以,是那种收会费的教?”我问。

 

“现在他们已经不收会费了。”向阳花说,“除了日常的洗脑宣传之外,他们主要的经济来源是毒品、卖淫和走私,而且听说主要客户是富商和贵族。”

 

“跟别的邪教比起来危害也太小了。”我说,“看看德拉克斯,梦魇教会,拜月教,平等教,阴阳教,还有前几年的水晶帝国协律教,不杀人放火,不毁灭世界,我觉得重生教挺温和的。”

 

“……话是这么说,”向阳花说,“我还是觉得他们不是什么好马。而且那个布丁,看上去那样,其实他是有纹身的。”

 

“纹身?”

 

“红色线条在身上刻印的符文组,装饰性大于实际的法术作用,是重生教高级成员的证明。”

 

我想起来了。

 

斯凯森身上也有那样的符文。

 

“毕竟是挺大的一个组织,”欧罗吉插嘴,他还在看着他的哔哔小马,“如果士气部觉得他们不构成威胁,咱们最好还是别管。”

 

“明白了。”

 

我突然闻到一股糊味……有没有搞错!

 

我把面包机关掉,但已经太晚了。房间里的烟雾报警器用足以把尸体吵醒的音量响了起来。

 

“抱歉抱歉抱歉……”

 

“这种事情经常发生。”向阳花说,尽力盖过报警器的声音,“忘了跟你说了,面包机上的定时器是坏的……该叫面包机修理工来了……”

 

欧罗吉打开窗户,点亮角,一阵风带着烟向外吹去:“这么吹一阵,应该会停的……”

 

一匹马撞在了外墙上的声音。板房不算太结实,刚刚整幢房子都震了一下。向阳花吃痛地吸了一口气,她是我们中唯一一个没有开心盾的马,想必那个撞墙的家伙——哔哔小马告诉我是明琪——一定撞疼了。但是这并没有阻止明琪的脑袋出现在窗户外面。

 

“出什么事了?”她问,喘着气,“需要帮忙吗?”

 

我和向阳花对视一眼。

 

“那个,明琪姐姐,”我说,“这儿没什么事,就是面包烤糊了而已。”

 

就连报警器的声音都停了。明琪落到地上,耳朵垂下:“是吗……”

 

“不过还是谢谢。”我朝着她微笑,“如果真着火了,有一个邻居还是很好的。”

 

明琪也朝着我微笑了一下,叹了口气:“那……要真没事……”

 

向阳花就在旁边,我不敢放下心盾……我自己都不太确定在她的面前藏什么了,但总是害怕她会看见什么不该让她看见的东西。

 

“一会我过来找你?”我说。

 

“哦,好……好的。”明琪冲着我们笑笑,看起来……紧张?她有什么好紧张的?

 

明琪走后,我又拿了两片面包,不过这次不敢烤了。

 

哔哔小马上显示在天上有一个黄点……那个是布丁吗?

 

 

 

 

 

 

 

“感觉好安静啊。”我说。

 

明琪说是要带我去看西山。名字叫西山,实际上是位于北岛东侧的那座死火山——传说,那是当年小马传教士第一次登上这里时,当地斑马故意这么说的。死火山的半山腰上的土地非常肥沃,斑马战争开始前就是北岛的聚居点。

 

斑马战争开始前,北岛就有不少的小马居民了。

 

我和明琪从低空往那里飞去。这样比走着的要快的多,而且能省下爬升需要的力气。

 

“街上怎么没有马呢?”我半是自言自语道,“天上也没有英克雷,和小莫坎波差别真大。”

 

“啊……”明琪放慢速度,“大概把战力都调到前线去了。”

 

虽然北岛的居民面对着贫穷、歧视与邪教,不过想来比斑马国前线的难民要好的多了。

 

“不过那也跟我们没关系了。”

 

“你的心情真好。”明琪说。她现在又是她平常的……可以说是,淡淡的忧伤,这好像是她默认的情绪。

 

“那是当然的,”我说,“派茜能得救,其他的补心者也在努力着,我也要加把劲才行。”

 

“是啊……”明琪低下头,嘴上一抹苦笑,“说的也是……我一直以来都在害怕……无论我做什么,最后都会全部白费。说起来也可笑——昨天晚上我不知道为什么担心的要死……我觉得你会有危险。”

 

不可能再典型的症状。“那么,能想一下,为什么会这么觉得么?”

 

“为什么吗……”明琪低语,“这就是补心者思考的方式么……为什么……因为……因为迪琪……迪琪有危险,而我是唯一能救她的马……”

 

“那么,刀叉国王会威胁到我吗?”我问。哔哔小马上看到有红点……是来自路上一辆斑马拉的马车,上面遮着黑色的篷,里面是运送着什么野生动物吗?

 

明琪微笑了一下:“这么想来……我可真蠢。”

 

“没有关系的,这是小马的思维方式。”

 

枪响。

 

很多枪响。

 

……总觉得这时候有枪响是理所应当的。

 

马车的篷掀了开来,里面坐着4匹斑马,嘴里叼着枪。

 

说来很奇怪,被子弹打中的时候,其实不是很疼。这是因为,从生物进化的角度来讲,“疼”是为了提醒大脑身上出问题了、要停下来休息或者处理伤口什么的。但是在遇到那么大的创伤的时候,身体的第一反应当然是肾上腺素、先确定自己安全了才有空疼。

 

说的好像我能做什么一样。

 

向下坠落的时候……那感觉有点像之前在梦中和那个说萤虫坏话的家伙对话。我好像是以第三人称看着这个世界,我的身体不属于我,我甚至听不见枪响。

 

然后明琪抱住了我。

 

具体发生了什么……已经记不清楚了。明琪好像是吼了一声,但是我什么都听不见。视野开始变得黑白——视锥细胞比视杆细胞更耐用。然后周围的一切便彻底与我无关了。

 

thumb_up1
0thumb_down

登录后方可发表评论

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显示模式:

源格式
文本格式
极简格式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

信息栏

有问题?查看用户手册

EquestriaCN 小马中国

在爱发电捐助我们:https://afdian.net/@fimtale
如果您已完成捐助,您可以将捐助页面截图并联系我们以获得“赞助者”徽章。

FimTale 用户交流QQ群:938048195

FimTale分级制度
E

基于Everyone标签的内容应适合所有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不应包含任何黑暗、恐怖、血腥、性暗示、“哲学”、辱骂等内容,且不引起大多数用户的不适。



T

基于Teen标签的内容适合13岁以上的青少年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轻微的血腥、暴力、恐怖描写。



R

基于Restricted标签的内容:图片不应包含Derpibooru的explicit与suggestive标签;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刻意或详细描写角色死亡、受伤或其他暴力过程的剧情。此分级容易造成不适,请读者慎入。

收录该文章的频道
  • 马圈巨坑集

    DreamsSetFre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