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re_vert
国瑞Soive
国瑞SoiveLv.2
天马
长篇翻译
T
已完结

破镜重圆Break Your Heart

原文地址: https://www.fimfiction.net/story/298916/1/break-your-heart

如若转载,请与本作的原作者与译者联系。

第九章 风云翻覆New Players

chrome_reader_mode 9,008 event 5 月 13 日 thumb_up 17 thumb_down 0
visibility 179 forum 1

吉尔达在空中滑行,风从犀利的黄色眼睛旁溜走。当她划过天空时,她的棕色的皮毛和白色的羽毛在气流中沙沙作响,爪子向前伸着俯冲。

她想知道天气会怎样。毕竟,与吉尔达最后一次见到云宝黛西可大有不同了。另一方面,也许吉尔达可以使云宝的锐气受挫。云宝也单身了,也许还在找女朋友,所以吉尔达也许可以重燃旧情,说服她和她一起回到云中城。

吉尔达从她的朋友特丽克西那里了解到云宝现在的情况。大约一年前,当吉尔达在天空中乱飞时,她在派家的岩石农场见到了她。她在农场附近停下来休息片刻,在那里,她被蓝色,银色的鬃毛母马所吸引。

吉尔达发现她很有魅力,尤其是汗水从身上流淌下来时。吉尔达傻笑了一下,舔了舔鸟喙,走近特丽克西。 “嘿,你真好看。”她说。

特丽克西转向她,微笑着。 “嘿,你好。伟大而全能的特丽克西谢谢你的夸奖。”

吉尔达眯起眼睛。“特丽克西,对吗?好吧,特丽克西,你想喝点什么吗?在......我家?”她吸了口气。

特丽克西在笑前呆呆地凝视着吉尔达。她说:“对不起,特里克西只喜欢公马。但是,特丽克西对你的兴趣感到受宠若惊。不知道你的名字是……?”

“吉尔达。”吉尔达回答。她开始和特丽克西周旋。 “像你这么火热,为什么要在一个采石场工作?”吉尔达问。

特丽克西怒吼着。 “确实,伟大全能的特丽克西在一个岩石农场上能做什么?我会告诉你:特丽克西曾经是一位伟大的演艺人员,在全部都被夺走之前!特丽克西因为一个女巫而沦落到此般境地——暮光闪闪!”

吉尔达听到这个名字,颤了一下。 “暮光闪闪?你是说小马谷的跛脚紫色独角兽?”

特丽克西大吃一惊。“你认识她吗?”

吉尔达冷笑。 “是的。我以前和她的一个朋友-名为云宝黛西的天马成为朋友。但是,自从黛西开始在那里生活以来,她变得非常懒惰。她宁愿和她愚蠢的新朋友在一起,而不是和我一起玩。”

吉尔达感到非常痛苦,但没有表现出来。 “随便。反正我也不需要她。”

特丽克西吸了下鼻子。“确实。我也知道云宝黛西。她认为她能战胜伟大全能的特丽克西!特丽克西击败了她,但是,当特丽克西逃难时,她在那些飞马中侮辱我。现在特丽克西只能在岩石农场工作!”

特丽克西和吉尔达互相凝视。那时,由于仇恨共同的敌人,她们之间建立了友谊。

吉尔达无所事事地坐下来,与特丽克西聊了她们的生活。特丽克西向吉尔达讲述了她在魔术道路上的经历,她的魔术表演以及表演时遇到的异国情调和阴谋。 吉尔达向特丽克西讲述了云中城及其在那儿的住所。吉尔达很快发现她喜欢特丽克西,并对她说:“所以,你说你是一个演艺人员?”

“是的。”特丽克西回答。

“你想继续在岩石农场工作,还是想从事另一份工作?”

特丽克西的眼睛眯起。 “你可以给我一个吗?”

“是的。这个……嗯,在云中城的俱乐部,从来没有过独角兽的表演。”

特丽克西的眼睛睁大了。 “这是...滑稽表演俱乐部吗?”

“是的。”吉尔达尴尬地看着别处。“只是一个建议。”

特丽克西考虑了片刻,然后微笑着耸了耸肩。 “也许不是那样……名声远扬,但是坦白地说,去你那也比在这好。”她轻蔑地踢了一块岩石。

吉尔达笑了。 “想在我家住一段时间吗?”

“是的。特丽克西非常感谢你。”特丽克西回答。

“等等,你该怎么住在那里?你不能在云上行走!”

特丽克西笑了。“特丽克西的房间里可以放些地板。而当特丽克西醒着时,她可以施放咒语,让她可以穿越云层,每次持续一个小时。”

解决了这个问题后,特丽克西立即辞职并与吉尔达一起去了云中城。

在俱乐部,吉尔达向店主表示了对特丽克西的认可,并在少量展示了她的娱乐能力后立即将其雇用。然后,吉尔达助特丽克西将自己的东西搬进了她的云屋。特丽克西买了一些木板,照着说明书,把一种药水洒在地板上,让地板能固定在原先的云地板上。然后,她就在吉尔达的房间里放了个睡袋为房间。

特丽克西迅速成为俱乐部最受欢迎的艺人之一。除了她的长相平平无奇,但她得以运用浮华的魔法为顾客表演精彩的魔术,留人难忘的印象。吉尔达经常来观看她的表演,但对她所能做的有些失望。

尽管如此,吉尔达和特丽克西相处得很好,并在接下来的几个月中开始形成非常牢固的友谊。最终,特丽克西发现了一种古老的文物,称为天角兽护符,当她以足够的钱买下之后,便立即返回小马谷向暮光的复仇。

但是,当她回来时,吉尔达发现特丽克西与暮光的关系又好了起来。她很快开始与暮光写信,成为朋友。吉尔达对此大为恼火,但毕竟是小马。结交朋友是所有小马都会做的。

吉尔达向特丽克西讲述了她与云宝黛西的关系,以及她们曾经是最好的朋友,如果不是云宝的风流的话,也会发生性关BUYSOMEAPPLES系。特丽克西问吉尔达是否想与有一段超越友谊的感情,而吉尔达无奈地承认了。当特丽克西问为什么她不浪漫地追求云宝时,吉尔达说,云宝似乎无意停下来。她与小蝶有着相似的关系,而且,她还经常会撩陌生人。吉尔达还补充,她与云宝的友谊已经陷入了混乱,所以总的来说,她几乎没有机会让云宝回心转意了。

然而,有一天,特丽克西收到了暮光的一封冗长的信,读完后她立即去找室友。

“吉尔达!”特丽克西大喊着,飞进吉尔达的房间。

吉尔达当时在睡觉,她抬起头时恼火地咆哮。 “什么?”

特丽克西把信抬起来,展示在她的头旁边。 “暮光刚刚告诉我-云宝已经向她的朋友们坦露自己的取向了,她可能想找一个女朋友!”

吉尔达立即兴奋起来。 “什么?!”

“按暮光的说法,云宝表达了对有女朋友的兴趣。”特丽克西笑了。 “特里克西建议你抓住这个机会,特丽克西离开了吉尔达。吉尔达静坐了几分钟,试图将自己的想法与目前的形式联系起来。云宝黛西,也许是吉尔达遇到过的最叛逆的女孩了,想要女朋友吗?这几乎是不可想象的。到底发生了什么?吉尔达想知道,暮光是怎么知道的?吉尔达知道小蝶对云宝的痴迷程度与她一样。小蝶会成为云宝的女朋友吗?

当然,吉尔达想立即去小马谷并对云宝采取行动,但是她立刻犹豫了一下。她与云宝的最后一次相遇以吉尔达的侮辱而告终,她无礼地冲了进来,粉碎了他们的友谊。云宝为什么会想再次见到她?吉尔达怎么能回到云宝那,当做之前什么都没发生?吉尔达不被云宝撕成碎片就算好的了。

当然,她可以尝试向云宝道歉,但是这个想法也使她感到厌恶。像所有狮鹫一样,吉尔达感到非常骄傲和自大。承认任何错误或弱点是她能做的最痛苦,最丢脸的事情之一。

但是,吉尔达真的非常想让云宝回来。这很矛盾-对云宝的渴望,以及对自尊心的渴望-在她的脑海里斗争,并且经过了漫长而艰苦的斗争。但是,最终她做出了决定:她更想要云宝。

因此,吉尔达出发前往小马谷和云宝的家。在去那里的路上,她在琢磨自己要说什么。她从来做过比这还艰巨的事了。她以前也从未尝试过和曾经的朋友说话。但是,她一直想着该说些什么,以至于没发现云宝的房子已经出现在视野里了。尽管这似乎只有几分钟,但其实已经过了好几个小时了。

“算了!”吉尔达咆哮着,不过她还在飞。过了一会儿,她就到了云宝的门口。

吉尔达犹豫了。她在云宝门前扭扭捏捏的,想要鼓起勇气敲门。然而,每次吉尔达想要敲门时,就感觉浑身一颤,吓得后退一步。

经过几次这样的尝试,吉尔达怒视着地面。“来吧,吉尔达。”她喃喃道。“去做就对了!”

她举起爪子敲门,但是当她向前伸去时,她的爪子敲了个寂寞。门开了,云宝站在门口。

吉尔达盯着云宝,云宝惊讶地看着她。沉默片刻后,吉尔达尴尬地笑了笑,颤抖着说:“嘿,黛西。”

云宝皱着眉。“嘿,吉尔达。”她冷冷地说。

吉尔达继续沉默着。片刻后云宝问道:“你想要什么?”

吉尔达颤抖地说:“嗯...我,呃...我想...嗯...“

云宝抬起眉头。“啥?”

吉尔达畏缩了。 “我想道歉。”她咬紧牙关。

云宝的眼睛睁大了。 “什么?”

“对不起,让你失望了,好吗?我不会再说一遍了。”

云宝凝视着吉尔达片刻,然后叹了口气。 “好吧,我接受。”

吉尔达嘟囔了些什么。

她们再次静静地站了一会儿,然后云宝说:“所以......你想进屋还是要干啥?”

“可以。”

云宝走到一边,让吉尔达进入。吉尔达进屋后,她松了一口气。现在,最困难的部分已经结束,她可以按照自己的实际意愿去做了。

云宝关上门后,吉尔达转过身来,闷闷不乐地看着她。“那么,”她喃喃道,“想让我...弥补你吗?”

云宝惊讶地转向吉尔达。 “等等-你的意思是你想要...做吗?”

“是的。”

云宝眨了眨眼,然后吞了口口水。然而,她微笑着摇了摇头。 “对不起,吉,但我不行。”

吉尔达惊讶地皱眉。“啥?为什么不呢?”

云宝耸了耸肩。 “只是我不会再这样做了。”

吉尔达呆呆地看着云宝。 “什么,你现在有女朋友了?”

“不完全是……”云宝说,皱着眉头,看向别处。

“什么?”吉尔达急忙问道。

云宝再次脸红了。 “嗯,我最近在和某匹小马约会……我想。她可能会是我的女朋友。我不知道。”

“她是谁?”吉尔达说,显然很生气。

云宝瞪着她。 “什么,吉尔达?你因为我找了别的小马而悲愤?我没想到我要提醒你-但我们从来都没有那种关系。”

吉尔达在尴尬地移开视线之前震惊了一下。 “好、对...但是...”

“等等-等等,你……你想成为我的——?”

吉尔达嘲讽地哼了一声。 “不!不要傻了!我不需要任何人!”

云宝沉默了一会儿,然后她笑了。 “那你为什么要来这里?”

“我-”吉尔达说,但她没有继续。她坐着,说不出话来,因​​为云宝高高兴兴地对着她微笑。最终云宝问道:“谁告诉你我想要个女朋友?”

“特-特丽克西”吉尔达勉强地承认。

云宝轻轻地笑了。 “所以是暮光告诉她的。”她闭上了眼睛。“好吧,萍琪和我只有一次约会,所以我可能会接受别的追求者。”

吉尔达眨了眨眼。 “等等-萍琪?!这不是那个我最讨厌的跛脚陆马?!”

云宝再次瞪着吉尔达。 “那只跛脚小马是我最好的朋友,”她咆哮道。 “而且她对待朋友的方式简直无敌。如果你希望再次成为我的朋友,更不用说我的女朋友了,你必须向她们道歉。”

吉尔达震惊地怒视着云宝。 “什么鬼,黛西?!你要我向那个混蛋道歉?为什么我-”

“你必须特别向萍琪和小蝶道歉,”云宝打断了她。

吉尔达沉默地盯着云宝。云宝要求她补偿自己的情敌!要是云宝要求她割掉翅膀,可能吉尔达更加愿意。

吉尔达发出低沉,几乎听不到的咆哮。

“如果你不想跟我的朋友们道歉,那就请走吧。”云宝说,她的声音充满威胁。

吉尔达为云宝的威胁感到惊讶。选择是明确而不可避免的:要么像云宝所说的那样做,要么永久失去她。吉尔达心急如焚,痛苦地呻吟,但最后吐口水说:“好。我向你的愚蠢的朋友道歉。高兴了吧?”

云宝摇了摇头。“不。但这是一个开始。”

云宝站了起来。 “来吧。让我们先去找萍琪和小蝶。”

吉尔达再次抱怨了一声,但也站了起来。随后,云宝打开门飞了出去。

 

* * *

 

萍琪觉得她再也不能比现在更加快乐了。她欣喜若狂,昨晚的激动和喜悦中仍然高居不下。

云宝已经吻了她。她从来没有幻想过会发生这种好事。那晚,萍琪刷牙,洗澡,上床咧着嘴哼着小调,兴奋得像个两百斤的大胖子。云宝在火车回程上小睡了一会,而萍琪整个行程都在迷恋地凝视着她。

当她们小马谷时,萍琪最后拥抱了云宝,然后说再见并回到了糖块屋。蛋糕夫妇没有询问约会结果,光从萍琪的表现就能看出。

当她为早上的柜台备马芬时,萍琪再次唱着小歌。当她听到商店的门铃声时,她唱歌说:“我来了!”当她跳到前门时,打开了大门。像往常一样,飞板璐出现在门前。

萍琪笑了。“嗨,飞板璐!”

“嗨,萍琪。”飞板璐轻声回答。

当萍琪看着飞板璐时,她的微笑消失了。她知道真正的笑容,而飞板璐的笑容却不真实。她的笑容令人......绝望。

萍琪对此很担心。“你还好吗,飞板璐?”她问,歪着头。

飞板璐点了点头。 “是的,我很好。”

萍琪盯了她一会。“你……想要你的马芬吗?”

“是的。”

萍琪去拿飞板璐的马芬,她想知道为什么飞板璐看起来那么奇怪。当萍琪回来并将马芬给飞板璐时,不过她只吃了一点。萍琪愣了一下,看着她。 “有什么问题吗?”她问。

飞板璐摇了摇头。“没有。”她说。

飞板璐继续心不在焉地吃早餐,然后抬头问萍琪:“你在坎特洛特的旅途怎么样?”

萍琪立刻对那段记忆深情地微笑。她说:“简直太好了。”

飞板璐点了点头。“我真高兴听到这话。”她虽这样说,但说话的情感有些不对劲。

飞板璐将马芬放在萍琪上的柜台上。她说:“我很抱歉,我不是很饿。”她走了出去,开着滑板车离开了。

萍琪看着飞板璐留下的马芬,担心这只小母马。但是,她的思绪被门再次打开的声音打断了。当她抬头时,她看到那是云宝。

云宝立刻露出了巨大的笑容。“嗨,黛西!”她如唱歌般。

“嘿,萍琪。”云宝愉快地回答。她说:“我带来了一个人。”她走到旁边,吉尔达现了出来。

萍琪吓了一跳,然后倒抽了一口气。 “ 吉-吉尔达?!”她大喊。

“是的。”云宝说。 “她来这里是为了告诉你一些事情。”

云宝用蹄子踹了下吉尔达,吉尔达眼睛看向别处,愤怒地喃喃道,萍琪听不到那么低的声音。

“哈?”萍琪说。

“大声。”云宝命令道。

吉尔达低吼一声,然后咬紧牙关说:“对不起,我对你真像个傻BUYSOMEAPPLES批。”

萍琪沉默着。“你……你是吗?”她吸了口气。

“这回听到了吧。”吉尔达说,云宝笑了笑,点头表示赞同。“很好。现在到小蝶。”

她们离开后,萍琪又笑了起来,跳到空中,为“万岁!”欢呼。

萍琪在糖块屋周围跳来跳去。 “太好了!吉尔达已经不再是卑鄙的狮鹫了!”她开始自言自语:“我要有一个新朋友了,我要有一个新朋友了...”

 

* * *

 

在云宝监督下吉尔达也向小蝶道歉之后,她想带找暮光,吉尔达说她想独自飞一会儿,所以她们同意那天晚上在云宝家见面。云宝启程去图书馆,当她敲门时,暮光迎接微笑。“嗨,云宝!”她高兴地说。

云宝笑了。“嘿,暮。介意我进来吗?”

“当然。”暮光回答,她走到旁边让云宝进入。云宝发现飞板璐蜷缩在火炉旁边,她的小身体上铺了毯子,面带忧郁地看着云宝,喝了一杯热巧克力。“飞板璐?”云宝惊讶地问。

“嗨,云宝。”飞板璐说,给了她一个悲伤的小微笑。

云宝皱起眉头。 “怎么了?”她问。

飞板璐移开了视线。她说:“这有点私人。我不想谈论。”

云宝有些怀疑地注视着她,但点了点头。 “我明白了。”她说。

暮光问云宝:“想谈点什么吗?”

云宝点点头。 “是的。”

“你想出去吗?”

“为什么?”云宝困惑地问。

暮光用头点了点飞板璐。云宝看了看飞板璐,摇了摇头。“呐。她听到没事的。”

暮光觉得不行,但还是说:“好吧……”

暮光走到炉火旁,上面挂了个锅。 “想要一些热巧克力吗?”她问。

“是的。”云宝回答,暮光将两个杯子用魔法悬浮了起来,倒满热水,然后将可可粉混合到其中,将它们放在桌子上。云宝坐在暮光对面,确保她能看到飞板璐的一举一动。云宝故意让她听到她要说的话,然后观察飞板璐的反应。

“那么,”暮光说,“你的约会怎么样?”

“很好,”云宝说。她笑了。 “吃完饭,看了闪电飞马表演之后,她给了我签名版的《无畏天马与疯狂之泉》。真是太棒了,我要非常感谢萍琪,以至于我……嗯……”云宝开始脸红了,然后清了清嗓子。 “我,呃,亲了她,”她说。

暮光的眼睛充满惊奇和担忧,而云宝的眼睛则紧张地四处张望。但是,她以尴尬为借口偷看着飞板璐,看看是否有任何反应。然而并没有:飞板璐的耳朵仍然低着。

“你……”暮光说。“你不会-”

“我什么也没做。”云宝向她保证。她抱着杯子。 “不是我不想。”

暮光眨了眨几次眼,然后皱了皱眉。“云宝,你不觉得你发展的太快了吗?”

云宝笑着。“哦,我知道我的确很快。但是我没有按照自己想要的速度发展。”

暮光叹了口气,然后云宝说:“实际上,这就是我想和你谈的内容。”

暮光奇怪地看了看云宝。“什么意思?”

“吉尔达今天来向我道歉。”

暮光吸了口气。“真的?!”

“是的。”云宝回答。“而且,暮光……她是你认识的两个爱我的女孩之一,不是吗?

片刻之后,暮光笑了笑,点了点头。 “是。”

“所以,暮光,我还有一个问题。吉尔达想当我的女朋友-”

“但是你和萍琪约会了。”暮光打断了她。

云宝点点头。 “是的。但是,呃...”

“什么?”

云宝深吸了一口气。“我不知道,暮光。我认为萍琪很火热,但我不知道我是否喜欢她。”

暮光点点头。“我明白。”

“但是……我也不知道我是否也喜欢吉尔达。我的意思是,我……”

云宝畏缩了一下,然后看了看飞板璐。她清了清嗓子,狡猾地继续说道:“我的意思是,我以前曾经和吉尔达打过交道,但是……我不知道,我想我也不喜欢她。”

暮光歪了歪头。“你没有喜欢的女孩,云宝?”

云宝脸红了,擦了擦头。 “嗯,是的,我知道有一个我喜欢的女孩……”她说。

“是谁?”暮光问。

当她准备不告诉暮光时,云宝的脸红了,但最终她说:“没关系。我的意思是,没有我,她很好。那为什么还要提起她?此外,她可能还是不想我。她还有很多其他朋友,他们都比我更好。”

“为什么你这么想?”暮光问。

云宝发出一声叹息。“老实说,我对她一直很糟糕的。她应该得到一个比我更好的伴侣。”

当云宝回头看暮光时,她发现暮光正惊讶地瞪着她。云宝困惑地问,“呃……暮光?”

“云宝...你做了什么,使你觉得自己对她来说很糟糕?”

云宝突然意识到,如果她再说一遍,她会透露自己的秘密,于是她转身坚定地说:“我不会告诉你的。那很愚蠢。就像我说的那样,她应该得到一个比我更好的伴侣。”

暮光凝视着云宝一会儿,然后说:“云宝,我想你还是应该尝试。”

“好,我不会的。”

暮光叹了口气。“好吧,如果你确定不要,也许你可​​以继续尝试萍琪或吉尔达。谁知道呢?也许你确实喜欢她们,或者也许你会开始喜欢她们。”

云宝点点头。“……是的。我想你是对的。”

云宝喝完饮料,站起来,走到门口。 “谢谢,暮光。再见。”她说,然后离开。

飞板璐又喝了一口巧克力。她的脸上慢慢显出胜利的微笑。

当她从甜贝儿那里听说云宝要和萍琪去坎特洛特时,她以为所有的希望都已荡然无存。当她听到云宝说她已经吻了萍琪时,飞板璐完全确信一切都结束了。

但是,事实并非如此。云宝似乎并没有对萍琪有感觉,尽管吉尔达也在追求云宝,但她似乎也是瓮中之鳖。因为她知道云宝可能正在注意着她的反应,所以她一直垂着耳朵,低下头,好像在得知这一点时仍然若无其事。还有希望。

但是到目前为止,飞板璐得知的最好的消息是云宝说的最后一句话。她迷上了一个不是萍琪或吉尔达的人。和其他朋友在一起的人,比云宝不配拥有的。云宝认为不想要她的人,云宝认为她曾经是一个可怕的朋友。

云宝指的还可以是谁?

飞板璐想高兴地尖叫,但保持沉默。一旦她能够恢复镇静并假装悲伤,便起身对暮光痛苦地说道:“谢谢,暮光。我现在要回家了。”

“你好些了吗?”暮光问。

飞板璐点了点头。 “是的。晚安。”

飞板璐出门,戴上头盔,骑着滑板车离开很远的距离后,她大声笑着,并大声说:“好,好,好!!”声透三分。

飞板璐终于明天向云宝承认了自己的感情。

飞板璐轻声微笑。“明天晚上,”她小声说,“我会睡在你的怀抱里,云宝。”

 

* * *

 

吉尔达穿过小镇时,怒气冲冲。她拼命想要撕碎那些拉车小马中的任何一个,但是她和云宝的关系陷入了泥潭。

吉尔达咆哮着砸了地面。云宝强迫她向萍琪和小蝶道歉!

吉尔达很恨她们两个,但在她们两个中,她更讨厌小蝶。小蝶首先将云宝带到了这个跛脚的小镇,更何况在此之前,云宝显然还是很喜欢她,而不是吉尔达 ...亲密伴侣。

如果吉尔达也参与其中,也许她会很好。毕竟,小蝶真的很性感。甚至比云宝还性感。如果吉尔达也得到了小蝶,她们之间就不会有竞争了。这个想法很吸引人,吉尔达有时想向云宝建议她们三个人在一起。

当然,那个胆小的哭泣者只喜欢云宝,所以她只能成为吉尔达的敌人。

吉尔达愤怒地踢了一棵树,几片叶子慢慢地飘到了地面。当她沮丧地咆哮时,她听到身后传来一阵熟悉,欢快的喊声。她转过头去看,萍琪正高高兴兴地向她跳过来。“嗨,吉尔达!”她说。

吉尔达闭上了眼睛,咬了咬牙。 “你想要干什么?”她咆哮。

萍琪靠近她后,她说:“我想成为你的朋友,傻瓜!”

吉尔达瞪了她一眼。 “……什么?你想成为我的朋友吗?”

“是的!”萍琪高高兴兴地回答。 “然后我可以给你举办'新朋友'聚会,我们可以恶作剧并做纸杯-”

“不,”吉尔达坚定地说。

萍琪不再弹跳。“哈?”

“我。不要。想要。要。成为你的朋友。”吉尔达谨慎地说道。

萍琪伤心地皱了皱眉。 “为什么不?”

“别管我。”吉尔达说。

“你为什么不想成为我的朋友?”萍琪不停地问。

“别吵了,”吉尔达说,如果这货再不滚蛋,就...

“为什么不?你为什么不想成为我的朋友?为什么-”

“因为你是我遇到过的最讨厌的小马!”吉尔达咆哮着。

萍琪躲开了,恐惧地睁大了眼睛。 “什么?我-”她小声说。

“你听到了。”吉尔达回答。“你是世界上最令人讨厌的混蛋!塞莱斯蒂亚,你不知道吗?!”

“但是……”萍琪说,开始泪流满面,“我……”

“为什么有人想成为你的朋友?!”吉尔达大喊。 “你真讨厌,每次打开嘴巴的时候,我都想用更大胆的力气压住自己的头!我甚至无法想象为什么云宝会和你约会。我敢打赌,她只是这样做,只是希望你能闭嘴-”

“嘿!!”吉尔达听到有人在她身后喊叫。她僵住了,慢慢转过身来。是云宝黛西,她的眼睛充满愤怒。

吉尔达颤抖地转过身,萍琪哭了。云宝走上前说:“ 萍琪,我-”,但在她继续之前,萍琪转身离去,抽泣着。

吉尔达紧张地笑了。 “呃...嘿,黛-”

“滚开。”云宝喃喃地说。

“什么?”

云宝说:“滚出去,再也别回来。”

吉尔达走上前去,但是云宝向她举起了蹄。 “滚出去,”她说。 “现在。”

吉尔达离她一步。 “拜托,黛西,你-”

“你有十秒钟,吉尔达,在我把你的脑袋贴在地上之前。一。二。三。四!!”

惊慌失措的吉尔达惊恐地大叫起来,飞到了空中。她尽可能快地拍打着,但是在飞行时,她回头看着云宝。她的眼睛里只有纯粹的,燃烧的仇恨。

吉尔达飞来飞去,夜幕降临时,眼泪开始盈眶。她做到了。她永远摧毁了与云宝的友谊。

吉尔达上次哭泣时还是自己被欺负的童年。

thumb_up 17
0 thumb_down
share
chevron_left import_contacts chevron_right file_download share
排序:按时间 升序
评论 第九章 风云翻覆New Players

云宝:这件事儿我只告诉你,你可别跟其他小马说哦

暮暮:诚心发誓飞呀飞,眼里塞个蛋糕杯

暮暮:亲爱的特丽克西,云宝承认自己是个同性恋并且想找女朋友

特丽克西:吉尔达!云宝要找女朋友了!

4 天前

登录后方可发表评论

收录该文章的频道
  • “搞黄色”

    魔法师T_T

  • 连载进度100%

    DreamsSetFree

  • Shipping♥CP合集之M6内部CP

    DreamsSetFre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