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nk_Hey
Link_Hey
Lv.5 929/1000

米酒小水獭

掠食 (Prey)

第十章:雕虫小技

本作评价
34()
()0

第十章:雕虫小技

 

“我希望你能和我在一起……不是现在的你……而是以前的你。”


 

奥瑟蕾丝早就知道有个噬爱幻影灵的虫巢侵占了梦魇之月的皇宫。而现在,她就在这个虫巢的中心。

 

这个巨大的房间里,放满了幻影灵的储存茧,每一个都能装下一只熊蜂,不过现在里面只填满了粘液。在这些茧之间,同样布满了一组组扇形顶部的圆柱,像丛林的树冠一样。有数条楼梯连接着上方的几间看台。绿色的光让整个房间感觉像是沼泽的阴暗中心。

 

大量的黑色、腿上长满孔洞的幻影灵在房间里飞来飞去,有一些带着蓝色火光的灯笼。奥瑟蕾丝心跳漏了一拍,才想起自己把灯笼小朋友落在加鲁斯那里了。也许,没有让她见到自己的姐妹在为这里的虫群服务会更好些吧。

 

奥瑟蕾丝在飞过这个房间的时候,一直在仔细查看着地面,寻找自负元素的踪迹。

 

加鲁斯对贪婪元素是在地牢而不是宝库感到意外。而这里就是皇宫的的宝库,只是所有的珍宝都被分解成黑暗精华,然后做成了武器。原本陈列着皇冠和权杖的桌子现在堆满了刚产出的粘液喷枪,架子上像摆满书一样排满了粘液球,散发着绿光。

 

不像邪茧女王,狞翅女王没有象征身份的王座,武器就是她地位的象征,这个宝库简直就是军械库。

 

奥瑟蕾丝停在一张八角桌前,上面插着两打银针,寒光闪闪,针头插在桌子上,末端球体里蓝色的烟雾在不断翻滚着。

 

奥瑟蕾丝一想到这里可以让二十多只幻影灵变异,脸色都吓得青白了。她环顾四周,确认没有其他幻影灵在附近,就打开了鞍包,把银针全部收入囊中。

 

她当然不会用在自己的身上。她打算把它们全部分解掉,然后给暗焰做宝石。

 

打住!现在不能去想暗焰!其他朋友也不行!在这里不能流露出任何爱意!

 

奥瑟蕾丝再次确认周围环境,前面放着一个铸台,有一只幻影灵在靠近一个茧,它身旁的另一只拿着粘液喷枪,但它们都没有注意到奥瑟蕾丝。

 

在两个茧之间,她又见到一个铸台,这是她在这里见到的第三个了。但这个铸台的第一根柱子破掉了,只剩下几块参差不齐的黑色石块。

 

这里没有发现狞翅女王,也没有见到自负元素。奥瑟蕾丝更希望能避开前者而找到后者。

 

奥瑟蕾丝不敢在这里打开感受器,她实在受不了这位女王爱意的味道,顺便能减肥。

 

这里的结构不会变化,看来宝库的结构很稳定。这个巨大的房间似乎会吞噬幻影灵,她越往深处走,见到的幻影灵就越少,难道它们被命令不得靠近宝库区域?

 

一只幻影灵从她身边飞过,同样没有注意到她。奥瑟蕾丝注意到它背着一个鞍包,和刚来到宫殿时被自己用花瓶砸过的幻影灵身上背着的很类似,甚至可能是同一只。

 

好吧,军械库肯定是经过批准才能进入的。既然它们都服从狞翅女王,遵守纪律,那么奥瑟蕾丝能在这里当然不会被怀疑。如果是这样的话,女王肯定就在附近了。

 

奥瑟蕾丝很清楚这种等级制度,是狞翅女王制定的。奥瑟蕾丝在以前深有体会。狞翅女王就是它们的母亲,它们的统治者。在奥瑟蕾丝小时候,她同样崇拜着邪茧女王。

 

直到索拉克斯和星光打破了这一切。

 

狞翅女王的爱意是这些幻影灵赖以生存的食物来源。它们为了生存而惟命是从,所以背叛就意味着断了自己粮食,等于自杀。

 

奥瑟蕾丝感到用自己方式去拯救这里的幻影灵已经毫无希望。

 

她来到一个茧的附近,映出了自己噬爱幻影灵的样子。奥瑟蕾丝停下来,看着自己的倒影,这个身躯真的太可怕了,厌恶、仇恨和同情在胃里翻江倒海,侵蚀着她的灵魂,相当难受。

 

茧里面好像有个影子。

 

奥瑟蕾丝深吸一口气,她还以为里面只有粘液。是谁,或者是什么,被困在里面了?在月亮上土著生物,除了这里幻影灵,就只有月鲨了。被困在里面的生物,身型虽然看着很大,但相对于刚孵化的月鲨来说还是太小了。

 

奥瑟蕾丝绕着这个茧逐渐靠近,沉睡中在里面的面孔变得清晰。

 

“约娜!”她尽量压低声音呼出了她朋友的名字。然后她赶紧四处张望,看有没有被其他幻影灵听见了。

 

在这个茧的后面,有一条过道,尽头放着一个最大的茧,足以装下她的巨虫形态。另一边又有一个铸台,但第一根柱子也是破掉的,而碎石被清掉了。更多的茧挂在扇形的天花板上,但奥瑟蕾丝还是没有见到有其他幻影灵的踪影,似乎这一边完全没有幻影灵。(译者注:奥瑟蕾丝的巨虫形态,出现在S8E1,把学校撞坏所用的形态。在本故事之后还会出现。)

 

奥瑟蕾丝回过头来,敲打着茧的表面,“约娜?约娜!”

 

约娜缓缓张开眼睛,让她松了一口气。奥瑟蕾丝忍不住流露出爱意,但同时为在这种地方找到朋友感到很害怕。

 

要不是我停下来看自己的倒影……

 

奥瑟蕾丝甩掉这个想法,然后又开始焦虑,她差点过错了拯救约娜的机会。

 

约娜很害怕地盯着她。

 

奥瑟蕾丝感到一阵心痛,她知道为什么,她的朋友正看着自己噬爱幻影灵的形态。

 

奥瑟蕾丝燃起一团绿火,变回了原来的样子,“约娜!”她低声喊道,“是我!天哪,我马上把你救出来!”

 

约娜笑了,但这是一个诡异的笑容。

 

完了!

 

奥瑟蕾丝顿时感到一阵麻木传遍了全身内脏,连心跳都要停了。这是个陷阱!居然有幻影灵愿意装作无助被困在茧里来作为诱饵,同时偏偏在众多的幻影灵茧中和这一个撞了个正着,这概率是有多小。

 

这里的虫群早知道她会来这里的,只是不知道怎么找出来,所有就利用了她朋友的形态来引诱她表露爱意,暴露她自己。

 

奥瑟蕾丝感到浑身冰冷,就在她即将失去知觉时,房间最远处的茧传来一阵隆隆的声响……

 

“滚!坏虫虫不许骗虫虫朋友!”

 

……接着是撞击的巨响。

 

奥瑟蕾丝转过头,见到另一个约娜在远处的茧里。

 

冰冷的麻痹感被希冀所取代。它们可以伪装成约娜的唯一原因就是遇到了真正的约娜。

 

奥瑟蕾丝盯着巨大茧里的约娜形态的生物,目瞪口呆。如果说她的脑海是一座图书馆,那么这个约娜就已经把全部书架都撞倒了,颠覆了她的所有观念。

 

如果那真的是她,那么约娜正在同时做出一系列不可能事情:她在茧里面醒过来了,还动起来了!而且还能说话……尽管里面充满了液体,这说得过去,但还是超出了想象。

 

只见约娜把头轰向茧壁,撞出了一小块蜘蛛网的裂痕。

 

……她快要突破这个茧了!!

 

奥瑟蕾丝壮着胆子打开了感受器,尽力忍住不去呕吐。洋葱和苦根,以及煮过头的卷心菜的气味让她难以忍受。但就在狞翅女王的反胃又刺激的爱意味道之中,她能分辨出淡淡的蘑菇汤、绿茶和湿土的味道。这是约娜的爱意——虽然很微薄,但可以肯定这就是约娜的爱意。

 

奥瑟蕾丝瞠目结舌。

 

但马上,她就想到了:牦牛真的是最难被抓住的。

 

上方传来了另一把声音,驱走了奥瑟蕾丝的疑惑和难以置信的心情。“什么!??怎么能……?你怎么能动??这根本不可能!

 

奥瑟蕾丝往上看,狞翅女王正从藏在天花板上倒挂的茧之间爬出来。狞翅女王的长相很让奥瑟蕾丝感到震惊。她和邪茧女王是长得有多么相像……但又并不完全相同。狞翅女王看着更年轻但也更瘦一些,独角和四肢上长着更多的孔洞,她的甲壳和虹膜有较为温和的绿色和蓝色。她的头发短一些,梳成马尾辫。

 

这是狞翅女王专为奥瑟蕾丝布下的陷阱,她已经成了猎物,然而她完全集中在眼前不可思议的事上。

 

奥瑟蕾丝马上回过头来看约娜——她已经不仅能动这么简单,她还能在里面刨地蓄力!……然后撞向茧壁。蜘蛛网的裂痕在不断扩张,蔓延至整个茧的表面。

 

约娜退后了几步,扯开了束缚在身上的粘液,这原本应该只有女王才能够控制的。奥瑟蕾丝的思绪回到了邪茧女王和索拉克斯对峙的情景,也是昨晚的梦里回忆起的往事:

 

邪茧女王讥讽道:“索拉克斯发现的不过是……”她一边演讲,一边走到那只叛国的虫子,就是他背离了整个种族,还协助外族入侵了虫巢。“……背叛虫巢会遭到什么惩罚!”

 

女王用魔法把他从束缚在地上的粘液中拽起来。

 

但这显然不是狞翅女王控制的。

 

约娜用挑衅的眼神盯着狞翅女王,她的眼睛里闪着银白色的光芒。“约娜能动是因为牦牛是最棒的!”

 

奥瑟蕾丝心中的疑惑消散了。哦,当然没错。“很高兴找到你,自负元素。”

 

约娜使出牦牛最强的头突,随着一声洪亮的爆裂声!幻影灵茧被撞碎开了,约娜倒在了一滩绿色的粘液之中。

 

奥瑟蕾丝赶紧飞过去,但约娜已经靠自己重新站了起来。约娜拼命抖动着身子,奥瑟蕾丝则藏在了铸台之后,躲开甩得满地都是的粘液。

 

这情况实在太糟糕了,她需要一个计划。

 

“笨蛋虫女巫想抓约娜!想偷走约娜的特别小石!还想伤害约娜的虫虫朋友!约娜要踩扁你和你的虫虫愚民!”

 

不需要多加解释,奥瑟蕾丝已经知道约娜的“特别小石”是什么了,同时又为她的朋友感到心痛。

 

奥瑟蕾丝想知道:这是受到邪律元素影响的正常反应吗?如果是,那接下来的情况将无法预测,又或者是约娜中毒太深了。狞翅女王和自负元素是寄生关系,加鲁斯对忌妒元素感到抗拒,而暗焰……好吧,暗焰直接把贪婪元素吃了,这完全就不正常。

 

躲在铸台柱子后的奥瑟蕾丝听到约娜对着狞翅女王怒吼着,“你什么都算不上,你只是个水蛭,虫虫水蛭,水蛭等着被踩扁吧!”

 

这话太刺痛奥瑟蕾丝了。这确实就是自负元素,约娜从来都不会这样想幻影灵的,至少对奥瑟蕾丝不会。

 

她从柱子后探出头来,“呃……约娜?”

 

约娜停了下来,转头看见了胆小的奥瑟蕾丝,睁大了眼睛,奥瑟蕾丝可以说约娜的自我意识在这个时候回来了。但是,约娜并没有表示任何歉意,而是在在为自己辩护。

 

“约娜没有歧视,”约娜指着奥瑟蕾丝说道,“约娜也有虫虫朋友。”

 

“好吧,有好戏看了。”奥瑟蕾丝像加鲁斯一样面无表情地自言自语。

 

狞翅女王悬停在她们头上,完全没有理会约娜说的话。她亮起了独角,在空气中激起一阵阵涟漪。她们周围的茧软化了,里面闪过了更亮的绿光,奥瑟蕾丝知道这是诱饵幻影灵变回了原形。

 

她们马上要被包围了。

 

就像当年的星光和索拉克斯一样。

 

奥瑟蕾丝飞到空中,张开双臂引起注意,“这边!都请听我说!”

 

她听见软化的茧像熟成的水果裂开的声音,里面的幻影灵爬了出来,振翅甩掉覆在上的粘液,从身边掠过。

 

“我也是幻影灵,”她飞向更高的位置,让大家都能看见自己。“我曾经和你们一样,四处掠夺爱意。但还有另一条生存之道,你们要做的只需要去分享你们的爱意!

 

她看着同样在空中的狞翅女王,女王表情的依旧冷静,泰然自若,不傲慢,也不诧异。

 

有几只幻影灵一边交谈一边看着奥瑟蕾丝,但目光没有像女王一样充满敌意。

 

她要靠近它们,必须让它们清楚地看见自己,“我就是个活生生的例子。”

 

它们也如此!

 

“这确实值得一试,”狞翅女王用不屑的语气说道,“不过等我们回家之后再说吧。”

 

周围的幻影灵像愤怒的毒蛇吐着舌头嘶鸣着,同意并赞赏着它们伟大的女王,同时恐吓着虫巢的入侵者。

 

这情景似曾相识。

 

狞翅女王向她飞来,“不赖嘛,奥瑟蕾丝。”女王的语气平静又带点轻蔑。

 

“但我的子民有比爱意更伟大的追求,给予了它们爱意。只要拿回了属于我们的东西,如果它们想跟你走,那我不会去阻止。”狞翅女王眯起眼睛,语气突然变得比岩皮鳄的皮还要强硬。“我不像某些女王。如果我的孩子想走自己的路,甚至想离开我,我也不会惩罚它们。”

 

“这里并不是我们的家!”女王飞过她身旁,对大家宣告,同时奥瑟蕾丝的脑海里在记着笔记。“那头的世界才是。但是,我因为想做回我原有的自己,就被母亲放逐到这贫瘠的大地上。”

 

在下方,约娜的表现仍然相当傲慢,“你们虫虫女王都很喜欢自言自语的吗?”

 

朋友的话摇醒了迷惑的奥瑟蕾丝。她打开《未解答问题》的笔记本,终于在第一位最关键的问题:为什么这些幻影灵会在月亮上?之下填补了空白。虽然她对此还没有画面,但狞翅女王的这番话已经为这个画面提供了最大的一块拼图。

 

“你根本就是想回去复仇,”奥瑟蕾丝反驳。狞翅女王转身面对着她,“你在批量生产武器,你还在吸食着露娜的记忆。我的家园绝对不会让你带来战争和梦魇……”

 

“梦魇?”狞翅女王打断了她的话,“我有说过梦魇吗?从你们前任的统治者所知道的,我可以把大家的梦想带到现实之中!给予他们内心最深处、最黑暗的欲望!我能够赐予他们的最爱,而且源源不断,无穷无尽。拥有这样的力量,谁又会与我对立呢?”

 

这是应该说是……天才吗?还是恶魔?恐怖?幻影灵在过去就是消灭有爱意的生物然后伪装成他们。有多少生灵心甘情愿地接受取代自己所爱的虚伪变躯壳呢?又或者他们永远都无法得到的幻想?又有多少生灵宁愿放弃自由换来自己的最爱……即使那是由黑暗精华捏造而成的?

 

当奥瑟蕾丝还是噬爱幻影灵的时候,她会根据小马喜好而伪装变身。现在,她……还是在做同样的事情,不对吗?这不是和狞翅女王所说的差不多吗?

 

“牦牛会阻止你的!”约娜坚定地喊道,“牦牛才不要假礼物!牦牛只会踩扁它们!约娜会阻止邪恶虫虫女王!”

 

狞翅女王无视了牦牛,继续和奥瑟蕾丝对话,她的语气再次变得狡猾又甜蜜,“我只是想回家。而你……还有镜子后的那头怪物……居然想剥夺我的机会?”

 

奥瑟蕾丝感觉像是被扇了一巴,心中燃起一团怒火,“露娜才不是什么怪物!无论她以前做过什么,她已经改变了!无论是谁都可以!

 

狞翅女王变得相当愤怒,“我才不去改变。我要世界按照我的意愿去改变!”

 

“约娜不会让丑怪虫虫女王去改变世界的!世界应由牦牛来改变!”

 

狞翅女王的眼睛眯成一条线,然后邪恶地大笑起来,“行,如果梦魇就是你真正想要的……”

 

奥瑟蕾丝知道自己失败了,但还有一招来结束这一切——把狞翅女王抹去(在不伤到她的情况下!)然后断绝她和她所有下属的联系。就在女王说完威胁性话语前,奥瑟蕾丝燃起了变身的绿火。

 

鸡头蛇形奥瑟蕾丝凝视着狞翅女王的眼睛。

 

狞翅女王马上喷出粘液打奥瑟蕾的脸上,让她致盲。

 

我的眼睛!我的眼睛!奥瑟蕾丝碰地摔在地上,骨头都要震裂了,还扭伤了其中一只翅膀。她变回了原形,拼命地用蹄子擦去脸上开始硬化的粘液。她感觉到更多的粘液喷了过来,打在身上和地上,也开始变得有韧性。

 

但束缚着她的粘液一直都没有变硬,就在约娜用蹄子帮忙擦去的时候,粘液居然软化了。奥瑟蕾丝抬起头,视力依旧模糊,约娜的笑容隐约在眼前,这才是她朋友真正的笑容。

 

她是怎么做到的?明明只有女王……

 

等等,难道自负元素和狞翅女王的关系是共生?自负元素放大了狞翅的自恋让她能以此自噬生存,同时元素也从她身上拿走了什么吗?奥瑟蕾丝清楚,自负实际上是用优点掩盖了缺点的品性,让弱者的自我形象得到了满足。如果是共生关系,那么狞翅给予了自负元素什么东西呢?

 

难道约娜通过自负元素获取了狞翅女王的能力?

 

奥瑟蕾丝的眼角见到有几只顶着绿光正俯冲而下的幻影灵,“约娜,小心!”

 

她视线被约娜身上的毛全盖住了,约娜正保护着她。

 

奥瑟蕾丝能听到有五只幻影灵撞在约娜身上,她倒吸了一口凉气,准备好被倒下的约娜压住,约娜肯定会晕过去甚至已经死了,她知道这样的攻击足以把她的朋友杀了。

 

奥瑟蕾丝侧过头,透过约娜肚皮上的长毛,尽管视力还没完全恢复,但还是惊讶地发现约娜没有倒下。

 

自负的约娜纹丝不动,而幻影灵自己却撞得头晕目眩。

 

“谢-谢你,约娜。”

 

约娜对此不屑,“何为朋友?约娜以牦牛种族的名义发誓,约娜会保护好弱小的的虫虫朋友,保证奥瑟蕾丝的安全。”

 

约娜从她身上跳开,开始投入到和幻影灵的战斗之中。

 

奥瑟蕾丝站起来,“我开始讨厌‘虫虫朋友’这个词了。”

 

狞翅女王落在她面前,“我看你继续。”她用轻蔑的语气嘀咕道,“让我见识一下你还有什么有趣的形态。”

 

奥瑟蕾丝飞到空中,想要拉开距离,迫不得已才会依赖变身战斗。奥瑟蕾丝已经注意到这里的幻影灵变身形态很有限,而它们会学习新形态,例如变成了她的骰子和加鲁斯,她可不希望为敌方增添战斗力。

 

再次变成鸡头蛇也许不是个好办法,这可能会导致她们一起石化。

 

狞翅女王抬头看着她,脸上的表情好像在说:你想往哪逃?这个房间很大,还能飞很高,但最终还是会触及到天花板的。

 

“和你一同过来的,就只有你是幻影灵。”狞翅女王几乎带着遗憾的语气说道,“你对我们是个威胁,奥瑟蕾丝。我不会让你离开这里的。因为你可以仅通过靠近就可以分辨出我幻影灵的伪装。”

 

奥瑟蕾丝眨眨眼,这就是她害怕我的原因?并不是因为我会破坏破坏传送门,而是因为她认为我是个幻影灵探测器?我才不是这样去分辨的。

 

除非她的感受器味觉退化了,爱意遗物确实是只有幻影灵可以嗅到的东西。当没有涉及到爱意的时候,例如战斗,感受器就没有多大用途了。不过幻影灵可以用感受器探测到其他正在进食的幻影灵。

 

女王振动着翅膀,朝奥瑟蕾丝飞上来。

 

奥瑟蕾丝意识到,如果这就是我被视为威胁的原因,那么她同样会把我的整个虫巢视作威胁。如果她入侵到我们的世界,那么她的第一个目标肯定是我们了。

 

奥瑟蕾丝变身成石头,从上方砸向狞翅女王的脸。女王发出一声惊讶和疼痛的呻吟,被空中击落,她在空中翻了几个跟斗,石头形奥瑟蕾丝则从她的脸上滑下来。

 

奥瑟蕾丝落地弹跳了几下之后变回了原形,“约娜!我们的朋友在等着我们!”

 

在她的头上,女王在空中晕头转向。

 

“我们牦牛不会撤退!我们要赢!”

 

拜托别这样,奥瑟蕾丝赶紧思考,约娜要获得胜利,这是自负导致的,所以制定一个胜利的条件吧,“它们想把我们困在这里,我们回到朋友身边就能赢了!”

 

约娜停止践踏幻影灵,把昏过去的可怜虫丢在地上,然后四处观察,“好,虫虫朋友带路吧。”

 

每次说出这个词,奥瑟蕾丝都能闻到自负的臭味。这个原本有趣又带着尊敬的词现在听着却很恶心。

 

奥瑟蕾丝同样也在寻找路线,只见大理石地面上布满猛烈的撞击而产生的裂缝,千疮百孔,很多失去意识的幻影灵零散地倒在地上。尽管奥瑟蕾丝很想她真正的朋友能回到身边,不过她还是很庆幸这位极其膨胀、横冲直撞、种族至上主义者的约娜是站在她这边。

 

狞翅女王已经回过神来,飞在她们的头上,“果然有两下子。”

 

她的独角发出强烈的绿光,在身后飘起两块玛瑙石,慢慢地转动着。奥瑟蕾丝注意到被绿光包围的石块上都印着奇怪的字符。

 

“让你尝尝我的新玩具吧。”狞翅女王阴险低声说道,然后对着奥瑟蕾丝扔出其中一块玛瑙石。

 

奥瑟蕾丝赶紧飞身躲到一个破裂的茧后作为掩体,玛瑙石正中砸在了茧上。

 

顿时整个房间里响起了一声尖啸,随后立即爆发出一阵闪光,掩体和周围空间开始扭曲,像是被吞噬进了一个真空洞里。

 

就连地板也未能幸免,也被遭到了吞噬,被分解成了黑油和蓝烟,同样被吸进了真空洞里。

 

同时奥瑟蕾丝感觉到自己也跟着要被扯进闪光的空洞里,她恐惧地尖叫着,但光滑的大理石地板没有东西能给她抓住,失去了平衡。就在即将随着扭曲的空间被吞噬的时候,她拼命的振动翅膀逃离。

 

随着碰一声,光点消失了,扭曲的空间反弹回原形。奥瑟蕾丝摔了下来,砸到了被撕裂的地板边缘,滚进了下面的坑里。她猛烈振翅,找回了平衡,心蹦蹦直跳,呼吸急促又困难,甲壳下的肌肉被拉得紧紧的。

 

茧和地板被分解成了一个个小球体,哐当哐当地掉在地上。

 

她爬回到地板上再次起飞,只见狞翅女王对着她露出阴险的笑容,在玩弄着第二块玛瑙石。

 

“嘿!你个屌虫小妓!”

 

听到约娜这个选词,奥瑟蕾丝吓得差点从空中掉下来。

 

狞翅女王转过身去。

 

“牦牛究极破坏!”

 

约娜用发着银白光的蹄子向地板!爆出一股震动波,粉碎了大理石地面,被注入银白光的裂痕以约娜为中心向四周围蔓延。

 

银白的裂缝爬上墙壁到达了扇形的天花板,天花板开始碎裂,成块落下,砸在幻影灵的茧上,像鸡蛋一样碎裂,绿色的液体从里面涌出,渗入地板的裂缝中。

 

在这破坏的瞬间,奥瑟蕾丝回忆起暮光在课堂上讲过,当持有者的品德和谐律元素完美匹配并使用时会发生什么事。她几乎能感受到自负元素也在发挥同样的作用,提醒着持有者邪律元素的真正力量。

 

狞翅女王吓得往后退,连忙躲开天花板源源不断的落石。

 

奥瑟蕾丝往另一个方向跑,同样在躲避着落石,同时拼命地呼唤着约娜,希望她能跟上来。

 

她很快就来到了墙边,上方就是包厢看台,她可以轻易飞上去,但约娜不能。她转过身,去确认她的朋友是否跟了过来。

 

“坏虫虫在走楼梯!”约娜提醒道。

 

奥瑟蕾丝看过去,约娜说得对,一整群幻影灵正涌向楼梯,如果它们没有及时从废墟中撤退,它们早就被压死了。

 

“我们不走楼梯!”奥瑟蕾丝马上冲到约娜的身边。

 

“约娜讨厌飞行!”约娜生气地喊道。

 

好吧,那我们就不飞。奥瑟蕾丝不得不去想另一个办法。那我们就制造出一个可攀爬的平台吧。

 

奥瑟蕾丝变成了龙,马上跑到最近的展桌上,成功在一块巨石砸下来的瞬间抢救到了一把粘液喷枪(才不是呕吐大炮!)。

 

龙形奥瑟蕾丝躲避从废墟中飞溅的残骸。她转过身,一只爪子扶着喷嘴进行瞄准,另一只爪子扣动扳机开枪,沿着墙壁从地板一直往上至看台,射出大量粘液。粘液在墙上结块,形成了一条楼梯。

 

在约娜爬上去的同时,后方有几只幻影灵前来追击,奥瑟蕾丝发射粘液去阻止它们。她尽量不直接射中它们,她不希望把它们困在这里然后被坍塌的天花板砸死,但喷枪很难瞄准,有几发不小心打中了其中的两只,还好只是打在了腿和翅膀上——仅仅让它们飞不起来,但不会阻碍它们变身自救。

 

奥瑟蕾丝马上跟上约娜,见到其中一只幻影灵来不及飞到看台,变成了一条挂毯。

 

随着巨大的隆隆声,宝库的天花板继续坍塌,更多的柱子随着银白光的裂痕而倒塌,房间的一切都沦为了碎石和废墟。

 

******

 

奥瑟蕾丝看着墙上的金银丝勾勒的图案,变回了原来的样子。

 

这个地方她好像来过,但她记得原本应该有很多幻影灵茧,但幻影灵茧都是空的,也许是只是用来储存粘液?但无论如何,这不是同一个地方,至少部分不是。

 

“我要把这东西当做礼物送给加鲁斯。”奥瑟蕾丝一边说一边把喷枪绑在背上,“他在这里,暗焰也在!”虽然储存罐差不多要空了,但她毫无疑问,加鲁斯还时可以充分利用剩下的一点点。好吧,还是要打个问号,也许是两个。

 

“约娜的其他朋友也在?沙坝呢?银溪呢?”

 

四个邪律元素,四位朋友。奥瑟蕾丝摇摇头,“不在,我觉得只有我们四个了。”

 

约娜对此感到很失望,奥瑟蕾丝很同情她,即使她被自负元素扭曲了心灵,但她终究还是约娜。透过她那双银白的双眸,奥瑟蕾丝还是可以看见朋友的内心在里面。

 

奥瑟蕾丝甩掉了这些古怪的想法。狞翅女王对自己把一只幻影灵带到这里感到很不满,这更加证明了女王根本不知道她自己会把谁从镜子传送门里带过来。忌妒元素,自负元素,贪婪元素,都和她的朋友产生了共鸣而匹配,只剩下她和暴怒元素这个错误的配对。不用多说,她根本配不上暴怒。

 

奥瑟蕾丝嘶——,你不应该出嘶——现在这里!

 

那么银溪和沙坝怎么了?答案也许和露娜一样,被困在镜子附近的幻影灵茧里,被吸食着记忆。

 

这个猜想让她更难受了。

 

“更多的虫虫!”约娜厌恶地哼了一声,蹄子已经在刨地,牛角指向前方。

 

奥瑟蕾丝看见尽头有半打幻影灵守卫正盯着她们,就在她想做点什么之前,约娜已经冲了过去。

 

幻影灵同样朝着约娜冲来,在奥瑟蕾丝看来,这像是在大头针撞保龄球。

 

空气中突然响起了一阵摩擦声——从墙上、天花板和地板上长出了新的墙壁,像嘴巴一样逐渐合拢,挡住了幻影灵愤怒的表情,把走廊一分为二,墙上金银丝图案像快速生长的蔓藤从周围爬出来。

 

约娜没能刹住车,被自己的辫子绊倒了,她笨拙地翻了个跟斗,撞到了墙上。

 

奥瑟蕾丝身旁的墙壁发出了撕裂的声音,墙纸像皮肤一样裂开,金银丝的图案如同枯萎的植物缩进了地板,两根圆柱拔地而起。很快,一个新的门口出现了。

 

奥瑟蕾丝跳了进去,在这个门合上之前催促约娜跟上来。

 

这个地方很熟悉,是画廊。约娜在身后不满地嚷嚷着。

 

“约娜讨厌虫虫窝!”

 

谢天谢地,她还是跟过来了。奥瑟蕾丝见到约娜在门口闭合前跳过来了。入口被几十条像舌头一样伸出的帆布挡住,然后融合成一张画纸,颜料像快速生长地霉菌一样在上面蔓延,画出了梦魇之月仰望新月的图案。

 

约娜看着画廊里的每一张画作,感到好奇有迷惑。

 

奥瑟蕾丝闭上眼睛,心底里开始对她的朋友产生抵触感情,她是在受不了约娜这样的状态,这根本就不是约娜。

 

我要把自负元素从她身上拿走,要尽可能地迅速,最好别变成虫虫肉饼。

 

奥瑟蕾丝在想办法。她无法偷偷顺走。尽管她知道约娜肯定带着自负元素,也带着自负之心,但奥瑟蕾丝无法确定元素藏在了长毛下的哪个位置。

 

当然她也不想和约娜干架。她为了拿到贪婪元素和巨大化暗焰打过一场,已经够呛了,更别说刚刚才蹄撕皇家宝库的约娜了。

 

所以我该怎么办呢?也许我谦虚地索要,她会乖乖交出来。

 

“为什么虫虫窝没有虫虫的画像?为什么都是古怪的小马?”约娜问。

 

有了。奥瑟蕾丝想到了一个好点子。

 

“要有牦牛的画像。”

 

奥瑟蕾丝深呼吸了一口气,露出了幸福的笑容。她打开感受器,尝到了约娜浓烈的味道:蘑菇,泥土和茶。这味道确实是约娜的,但又很不正常。奥瑟蕾丝知道和约娜的友谊中柏拉图式的爱意,但现在有股腐烂的味道掺杂在里面。在约娜的自负中确实流露着一种强烈的真正爱意,包括对她自己和牦牛种族,但是种族至上的自负感完全盖过了对其他的爱意。

 

“真的很感谢你把我救出来。”奥瑟蕾丝说道,同时能探测到约娜的爱意在受到夸奖的时候发生了一点变化。然后她故意改变了一下语气,让她听起来更认真更温和,以获得更好的褒奖效果,“如果没有你,我肯定不能在虫虫女王下活下来,你真的太棒了!

 

“约娜很乐意帮助,”约娜回以微笑,“奥瑟蕾丝是约娜的朋友,约娜不会让虫虫朋友受伤的,约娜是最棒的朋友。”

 

现在变成了蘑菇汤,芹菜,牦牛茶的味道,已经很接近了,还是有一股难以咽下的后劲。但和狞翅女王的爱意相比,这已经算得上是味美佳肴了。

 

“确实如此!你所做的……我实在无法形容是有多么地惊艳。”奥瑟蕾丝特意选了一个能和瑞瑞教授联系起来的词汇,让她在潜意识中感受到这夸奖是出自约娜最喜欢的老师口中。

 

约娜笑得更灿烂了,眼睛里发出银白的光芒,“约娜最擅长破坏了!”

 

奥瑟蕾丝能尝到约娜对自己的爱意在迅速飙升,她进一步调整语气,变得更温和,表情也和蔼。

 

尽管距离目标越来越近,但奥瑟蕾丝并不觉得自己做得对,更加不会因为这个点子而感到自豪。她在骗取爱意,而不是自己平时的方法。更糟的是,这是她别有用心行为。

 

“当然啦!你比以前的任何时候都要棒,”奥瑟蕾丝继续阿谀奉承,“我很高兴你能找到那特别小石头,你们是最棒的一对了!”

 

“特别小石头知道约娜是最棒的!”约娜直立起来,拍了拍自己胸口,已经完全沉浸在褒奖的快乐之中,而且还在继续增长,“约娜就是最棒的牦牛!”

 

奥瑟蕾丝继续探测着爱意的变化,继续调整自己的语气。她积极地点点头,“尤其是在那块石头的帮助下,让你成为了最棒。我的好朋友约娜是最棒的牦牛了!就连幻影灵女王都无法匹敌!”

 

约娜也跟着点点头,笑得合不拢嘴,“没错,约娜是……等等。”约娜的表情急转直下,紧紧地皱起眉头,“约娜才不需要神奇石头的帮助来成为最棒!”

 

继续探测,继续调整。

 

奥瑟蕾丝退后一步,低下头,“对不起!我并不是说没有了它,你就不是最棒的……呃……只不过是它帮助你成为了最棒!”奥瑟蕾丝指着她,“让你更容易成为最棒,对吧?”

 

约娜生气了,“约娜没有了石头一样是最棒的!”

 

奥瑟蕾丝摆出一幅悔意的表情,“当-当然。我是你的朋友,你说是,我当然会相信你的。”

 

约娜跳起来跺蹄,愤怒地喷着鼻息,“约娜可以证明!给,拿走这神奇的石头!约娜就让虫虫见识一下,没有它一样是最棒的!”

 

约娜从浓密的牦牛头发中扯下一个巨大的圆形的宝石,每一个琢面都闪耀着雪白的银光。

 

这是一个满月。就差暴怒元素,应该是块新月。

 

奥瑟蕾丝看着约娜把自负元素塞给自己,这时候她才意识到这个计划有个小漏洞,她不得不去接触自负元素,然后再放进自己的鞍包,尽管这只是很短的一瞬间。

 

没事的,我能做到,只要足够快,像云宝教授一样快就可以了。奥瑟蕾丝有一丁点信心,碰一秒钟应该不会受影响的。

 

在约娜改变主意之前,奥瑟蕾丝赶紧咬住了自负元素,同时用蹄子打开鞍包。

 

完全没问题,她当然没事,果然轻易地战胜了诱惑,大家快看看她刚才行云流水的操作是多棒!

 

等等,什么?

 

这种自信的感觉不仅从来没有过,而且与她前几秒一丁点的自信的表现完全相反。奥瑟蕾丝把自负元素丢进鞍包里,顿时感到一阵头痛。

 

滴-答-

 

奥瑟蕾丝竖起耳朵。身后的约娜摇摇晃晃,表情沮丧,然后趴在地上,把脸埋在蹄子里。

 

奥瑟蕾丝转过身,看见画廊的老爷钟,没有数字的月亮钟面也在盯着她,接着时针动了起来。

 

滴-答-

 

 

——未完待续


 

下一章,《峰回路转》

预告片段:

 

 

一个新的身影在出现在漆黑的镜子里。

 

“暮光公主?”

 

“嗨,孩子们!你们还好吗?有受伤吗?我们很快就把你们带回家,全都可以

 

thumb_up34
0thumb_down
排序:按时间 升序
1楼
Sunsetdream Lv.1 独角兽
评论 第十章:雕虫小技

这个加粗的"全都可以"让我好像联想到了什么...

15 天前
2楼
Link_Hey Lv.5 陆马
评论 第十章:雕虫小技

回复43674 @Sunsetdream :

我搞错了,只有“全都”才是加粗的(好像没有区别)

15 天前
3楼
大黑星 Lv.1 麒麟
评论 第十章:雕虫小技

屌虫小妓?这怎么翻译的?还有标题怎么还是“雕虫小技”?

14 天前
4楼
Link_Hey Lv.5 陆马
评论 第十章:雕虫小技

回复43744 @大黑星 :

原文是Evil bugwhore,直译是 邪恶的虫妓女。

然后我自己脑洞大开,就这样翻译了233pinkiesugar

 

标题无误,雕虫小技是指不值得一提的小伎俩。我这里意在表达女王和约娜比起来简直就是弱爆了,同时虫也有指代幻影灵。

不过很快女王就要放大招了。

13 天前

登录后方可发表评论

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显示模式:

源格式
文本格式
极简格式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

信息栏

有问题?查看用户手册

EquestriaCN 小马中国

在爱发电捐助我们:https://afdian.net/@fimtale
如果您已完成捐助,您可以将捐助页面截图并联系我们以获得“赞助者”徽章。

FimTale 用户交流QQ群:938048195

FimTale分级制度
E

基于Everyone标签的内容应适合所有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不应包含任何黑暗、恐怖、血腥、性暗示、“哲学”、辱骂等内容,且不引起大多数用户的不适。



T

基于Teen标签的内容适合13岁以上的青少年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轻微的血腥、暴力、恐怖描写。



R

基于Restricted标签的内容:图片不应包含Derpibooru的explicit与suggestive标签;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刻意或详细描写角色死亡、受伤或其他暴力过程的剧情。此分级容易造成不适,请读者慎入。

收录该文章的频道
  • 民间推荐

    魔法师T_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