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re_vert
Haiter
HaiterLv.16
独角兽
中篇原创
R
连载中

汲暗传

本作属原创作品,未经作者同意请勿转载。

深暗此道

chrome_reader_mode 3,429 event 5 月 10 日 thumb_up 15 thumb_down 0
visibility 290 forum 5

今天天气不错,真的不错,天马们把天气打理的就像我的钱包一样,干净的不能再干净了。而我则坐在公交站的候车座位上,等待着太阳高高升起,时辰合适时搭上公车,然后我就能坐进自己不算大却偏偏要塞上四匹小马的小工作室里那个对我而言极其优质且舒适的办公椅上。

然后,一匹身着米黄色大衣雄驹坐到了我身边,然后从鞍包里翻出一个大了好几号的帽子。

我大概也许或许可能貌似似乎完全明白他是干哪行的,嗯……首先排除他有大量工作经验这个选项。

“你好。”我寒暄道,毕竟这不是第一次了,我早就知道我该怎么办了。

“什么?噢,你好。”他尴尬的摆了个笑脸,现在,排除他是专业干这行的这个选项,然后把“业余爱好者”划进可选部分。

“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你是非职业杀手?”

“啊……这个……是。”他点了点头,然后扯了扯自己的衣领,隐隐露出里面的家伙,“有小马雇我来杀你……呃……你死期到了,汲黯?”

我举起一只蹄子,示意他不要乱动,“很好,如果天命如此,我愿意受死,不过在此之前我想澄清一点误会。”

他愣了一下,我就当他默许了,我从自己鞍包中抽出两份文件,“你可以先看看这个。”

“汲黯……和……汲暗?你叫汲暗?”

我点了点头,然后拿起自己今早泡好的花茶喝了一口,“继续,继续往下看。”

“啊?这么巧?你这毛色……你这肤色……啊?”拜托,又不是什么大事,别拿那张写着“我的世界观受到了超过‘其实露娜比赛拉斯蒂娅的屁股大’还要可怕的冲击”的老马脸看着我啊。

“你不会是……来蒙我的吧?”他往后缩了缩脖子。

“不,就是这样,不然你可以看我脸上的斑纹,你看,他脸上的斑纹比我略微深一点。”

他看了看我,又看了看蹄中的两份文件,又看了看我,“你这分明就是一样的!把我当白痴耍呢?”

“不,我的朋友,你看看你雇主给你的身份照片,实在不行你就把照片放到我脸边上做个对比。”我把脸放到这位一点也不专业的杀手旁边,示意他仔细比对。

“这……彳亍……还真是我搞错了……”他的表情比刚才更加尴尬了20%,我借势伸出一只蹄子,“那个,你有我家的地址,对吧?能还我了么,我可不想再被你们这些杀手打扰到家门口。”

“呃……实际上他给了我两个地址,算了,无所谓了,都给你吧……第一次出任务就被看穿了……还找错了马了这是……”他用那个帽子遮住自己的脸,“太失败了……”

“事实上是我太有经验了,现在这个世道,大家对于我这种混血从来不是很待见,所有一旦有谁靠过来的话,如果不认识,那基本上就算找错了的。”

“你不怕么?”

“怕,最开始当然怕,现在也怕,奇了怪了你怎么会觉得我不怕,你每天都在生死线边缘和死神玩轮盘赌你会不怕么?”

“但是你看着很……淡定?”

我朝他身边靠了靠,“朋友,这东西就像一个圆圈,当你恐惧到一定程度,你就会感觉没有什么可怕的了,就像你看了一部剧情和演出糟糕的电影,第一遍,第二遍,你会觉得这就是完全的垃圾,第三遍你就习惯了,你会感觉:‘诶,这东西虽然故事烂的不行,特效还不错嘛’,就这样。”

“这是……第几次了?”

“第七次,第一次的那位直到他用球棍把我打晕才发现找错了,第三次的那家伙把我绑上绞刑架之后我的钱包掉出来了才知道是误会,从那之后我就开始准备这些文件,以备不时之需,”我伸出一只蹄子,“能还我了么?”

“噢,好的。”他将文件往我身上一放,我看着他,一句话也不说。

“嗯?怎么了?噢!对对对,这是地址。”他从大衣的内袋里翻出一张打印的字条,“这上面说汲黯的地址……是你家的位置,我从你家门口一路跟踪来的。”

“那你耐性还算不错,这得有好几个钟头了。”我看了看时间表,下一班车还有20分钟才到。

“是几天时间,如果我见到你就直接开枪呢?”

“我会认命,至于你枪法如何……要是真的烂到得吃上一弹匣我才能死……就当我倒霉罢,不过既然你有脸接单,应该没这么烂。”

“其实在今天之前这把枪都是我在家里像祖宗牌位一样供着的。”

我都不知道我应该觉得自己运气好到爆了还是烂到爆了,嗯,不幸中的万幸吧。

“不行,我才不能被你这些完全没有根据的话给骗了,我可是专业做为有需求的客户进行非正式雇佣然后完成时常在4到8小时,时间不等的不同形式的任务的专业服务工,我可是专业的……我不能被你这么信口胡诌就混过去了,把你的裤子脱了,让我看看可爱标记!”

他用了一整句话来说明自己是临时工,这简直是我听过最扯的……不对,叫我当众脱裤子才是最扯的吧!

我把声音压低,“朋友,你想清楚,这车站,这么多马,你让我当众脱裤子给你看屁股?就别了呗……”我说着就要往站台走,他却一把拉住我。

“让我康康!”他突然捂住自己的嘴,意识到自己喊得太大声了,整个车站的小马都朝他看了过来,“呃……不,不是你们想得……”

我给他递上一张纸巾,“来,你要看我的纸巾包,你就看呗,来,拿两张把汗给擦了。”

“那么……咳……兄弟,多保重,注意安全。”他用带着自己汗味的纸巾拍了拍我的肩,迅速消失在了我的马群中,小马们也都只以为这是什么反应过激,完全没意识到有匹混血斑马差点死在了这里。

我上了公车,找了个靠窗的位置坐下,然后拿出他扔下的字条。

汲黯……

嗯,还算不错,总算有一个小蹄子不犯贱的打字员了,一开始这个误会就是源于他们打字的时候就是不肯好好查查字典什么的,总是把汲黯打成汲暗,然后那群家伙就开始拿着电话簿开始一个个比对地址,最后找到我家门口,等会,那他是怎么回事?

骆杉矶西部办公区,余晖大道,回音公园102号小楼。

注意与汲暗的区分!这位重名者住在小马镇!不要去小马镇!重复,不要去小马镇!

我突然有了大喊的冲动,但是鉴于不久之前才发生的事情,我决定闭嘴。

 

。。。。。。

 

余晖大道很长,而我很巧妙的利用了这段时间来……煲电话粥……

“对,没错,嗐,信我的,投资军工业准没错,现在这个形势你还看不出来么?啥,又遭到了几场刺杀?诶,巧了,今天上午,就在我上班路上,我遇到了个菜鸟,他他喵的居然连枪都没碰过就来杀我了,有些时候就是这运气衰到一定程度反倒是来好运了,我把它给劝回去了!要我小心,小心你自己吧,狮鹫现在也不遭小马待见啊,行嘞,我怕啥?他们还能把我家给……”

一声震响穿耳而过,阵阵土灰喷涌而出,等到风平浪静,面前只剩下万般杂碎。

我看着面前这堆曾叫回音公园102号小楼的废墟,听着电话里传来老兄弟的喊声,我决定先把电话给接了,“呃……老哥,你记不记得你说过那个‘余晖大道长得够我煲电话粥煲到粥糊了’那个奇怪的比喻……”

 

。。。。。。

 

现在的情况是,这粥真的糊了,房子没了、钱也没了、命差点也没了,完了,全他妈的完了。

我坐在警察局安全屋的一角,静静“享受”自己活得像个专门写出来给小马看的笑话的感觉。警察此时对我而言没有任何作用,毕竟就算是在第三次以后他们已经答应了派警员随时保护,我还是遇到了一次又一次的袭击,头两回我还期待着警察保我平安,结果就跟给刺杀兵送温暖似的全部白给,这次就算是查出来了又怎样,他们赔偿我,然后我的新房子再被炸上天一次?

对于我这种“倒霉孩子去烂运气家串门——倒霉到姥姥家了”级别的倒霉,我估计除了我自己谁都救不了我。

我需要找个地方避避风头。

最好这地方够危险,因为足够危险他们才不会觉得我在这里。

最好也得够安全,除了我以外没谁能轻易进入。

最好还得在像骆杉矶这样的政治中立区……或者两国战线中间的广大缓冲区,这种地方我不会遇到什么种族主义者和他们派来的刺杀者,劝服他们可比劝服为了杀“汲黯”而来杀“汲暗”的那些家伙要简单得多。

但是这世界上有几个这样的地方?我举起安全屋里小马国地图。

喙灵顿?算了吧,那里的局势比整个世界还不明朗。

天马维加斯?不行,太远了,我也没机会乘上热气球航班。

狮鹫岩?这个选项还不如接着待在骆杉矶。

“小马镇怎么样?嗯……或者说斑马镇?”分配来负责保护的女警问道。

“不,不成,那个和我长得一样的家伙就在那……草!对了!就是这地方!这他妈的就是万恶之源!”

我突然从椅子上蹦了起来,想要把脸伸过去亲这个小机灵鬼一口,不过她已经被我突然暴起吓了一跳,要是这时候我再把脸伸上去……算了还是不要多想这些东西了,要是这样我和工作室的那些老流氓雌驹还有什么区别。

“呃……我突然想起来我还没叫保险公司的那些家伙来过,我还要找他们要赔偿。”

“你你打算……让让……他们赔赔赔……赔什么?”

我还没想好,没关系,我还能在安全屋里躲两天,两天时间,肯定没问题的。

thumb_up 15
0 thumb_down
share
chevron_left import_contacts chevron_right file_download share
排序:按时间 降序
某张姓男子发表的评论已被删除。
BZCCC Lv.1 独角兽
评论 深暗此道

绝了

5 月 12 日
极光闪耀 Lv.8 独角兽
评论 深暗此道

嗯,期待哦!

5 月 11 日
星痕StarScar Lv.3 独角兽
评论 深暗此道

绝了

5 月 11 日
上官轩清 Lv.5 天马
评论 深暗此道

绝了

5 月 10 日
雪滴花 Lv.2 天马
评论 深暗此道

绝 了 !

5 月 10 日

登录后方可发表评论

收录该文章的频道
  • “搞黄色”

    魔法师T_T

  • 永远玩不烂的同名梗

    Haiter

  • FT群友互相迫害文集

    Mieme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