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ureWhite
PureWhite
Lv.2 261/340

偏爱龙马,初次写文,请多包含

穿越时空的混沌与友谊

第三十四章:千年之后的小马国(上)

本作评价
38()
()2

             “今天晚上特别适合观星。”星光说道。

 

 

             “是啊,这一定令马非常难忘,六星连珠可是千载难逢的天文奇观。”暮光带着她的望远镜,脸上带着笑意。

 

 

             今天晚上将会发生一种叫六星连珠的罕见现象,为了观摩这美景,许多小马都来到郊外的一片草地上,以便更好地观察,当然,谐律元素们、星光熠熠还有斯派克也会一同前往。

 

 

             “这其实是一种朔望,是从我们的角度能看见多个天体直线排列……”暮光再次开启了书痴模式。

 

 

             “我虽然不懂天文学,但那情景肯定美不胜收。”瑞瑞看上去十分期待这次的六星连珠。

 

 

             “我倒是等不及想看看阿杰的野餐篮里放了些什么。”云宝舔了舔嘴唇,果然活在不同世界里的马是没办法交流的,因为大家都来看六星连珠她却期待苹果杰克的野餐食物。

 

 

             “可丰盛了,黛西,有干草饼、苹果酥、烤萝卜串、干草派、烤苹果……”她的篮子是四次元篮子吗?

 

 

             “其实,我现在就有东西要拿出……”苹果杰克翻开她的篮子。

 

 

              “各位小马们,晚上好!”

 

 

              突然,从苹果杰克的野餐篮里跳出三个身影来,没错,那就是备受瞩目的混沌三兄妹,无序、混煞和霜晓。

 

 

              “无序!混煞!霜晓!你们怎么会在我的野餐篮里?”苹果杰克吃惊地问道。

 

 

              “啊哈,别来无恙,伙计!抱歉让你背我们三个走了这么远,我们本来想把这一箩筐的惊喜藏的再深一点呢。”无序用狮爪戳了戳云宝的鼻子。

 

 

              这时,一个粉色彗星扑到了无序的身上,“序序小煞霜霜你们也来啦,怎么来不和我们说一声。”

 

 

              “不好意思,萍琪,毕竟惊喜要是提前说出来就不是惊喜了。”无序抚摸着粉色小马的鬃毛。

 

 

              “那诸位,你们今晚打算做什么呢?”我问道。

 

 

              “我们要开观星派对,既然你们也来了,就干脆和我们一起来吧。”暮光微笑着看着我。

 

 

              “太棒了!这肯定很好玩!”霜晓兴奋不已。

 

 

              “我很高兴你们三个能来。”小蝶说道。

 

 

              “好极了,那么,我们……”

 

 

              “滴滴滴……”

 

 

              “那是什么声音?”云宝问道。

 

 

              “不是吧,这时候有任务。”我变出通讯水晶球,接通了电话。

 

 

              “混煞,又有新情况了,快来时之宫殿。”泰普若的影像呈现出来。

 

 

              “行,我马上就来。”

 

 

              “无序他在吗?这次的任务,我希望他和你一同前往。“

 

 

              “我当然在啊,沙漏公主。”无序走到我身边,“怎么这次的任务还需要两位混沌之神前往,是不是太难,你觉得混煞应付不过来?”

 

 

              “喂喂喂。”我白了他一眼。

 

 

              “总之你们两个先过来吧,具体详情我们见面再说。”

 

 

              挂断电话后,无序首先开口:“抱歉啦,小马们,我和混煞有任务了,不能陪你们看六星连珠了。”

 

 

              “没关系,序序,我会为你们照几张照片的。”萍琪从鬃毛里拿出一个相机。

 

 

              “霜晓,你和大家一块儿去吧,玩的开心点。”我说道。

 

 

              “大哥、二哥,你们要注意安全。”

 

 

              “没问题,我们好歹是邪龙马,那过会见。”

 

 

              我打了个响指,无序和我消失在白光中。

 

 

              时之宫殿处,时之公主泰普若交代了任务内容,在这次前往的那个时空,除了暮光以外的M5为了给暮光过一个难忘的生日,所以打算借助一只叫博士的小马的时光机器前往一千年以后的小马国,但她们不知道,在那个时候她们会面临多大的危机,我们两个这次的目的是保护小马们的安全,成功解决这次危机。

 

 

              顺带一提,泰普若也对无序用了那种咒语,因为她能感受到表哥他的力量比以往要强多了,但至少他还有20%的力量。

 

 

              “所以说,又是她们一时兴起做出的无脑行为,从而导致了新的麻烦,真是的,她们永远都学不乖。”我叹了口气。

 

 

              “不过就是因为她们如此会制造混沌,所以我们才喜欢和她们在一起生活,对不对?”无序笑着说。

 

 

              我并不否认,他说的也有一定的道理。

 

 

              “那么,该出发了,万事小心。”泰普若打开了传送门。

 

 

              “知道了。”

 

 

              我和无序穿过传送门后,到达了那边的小马国,然后我们发现脚底下好像什么东西都没有,往下望去,小马镇如同模型一样小,我们互相看了看,下一秒就以超快的速度往下坠落。

 

 

              “哇!为什么这次是在半空中啊!”我惊慌地喊道,“表哥!快拿降落伞!”

 

 

              “别急!我在找!”无序着急地翻着他的口袋,拿出东西可真不少,有铁锅、铲子、电饭煲、茶壶,甚至还有一包猪肉干。

 

 

              “找到了!”无序掏出了一把雨伞,结果那把伞的伞布被风吹走了。

 

 

              “我说的是降落伞不是二手雨伞!”我捂住脸,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了。

 

 

              “等一下,表弟,我们不是会飞吗?”无序突然想到一点。

 

 

              “哎呀,对哦。”

 

 

              一分钟后,我们平稳地降落在了地面上。

 

 

              “总算是安稳到达了。”无序伸了个懒腰。

 

 

              “那么首先……”我响指一打,我和无序隐藏了行踪,虽然别人看不见我们,但我们可以看见彼此。

 

 

              我看了看周围,现在大概是黄昏,可是小马镇却没有任何关于有马的踪迹,就好像我之前所去的寂静小马镇一样,只是没有那里的压抑感和死亡的气息,远处可以看见暮光的水晶城堡。

 

 

              “我们应该从哪里着手呢?”无序问道。

 

 

              “关于这点,我没有头绪。”我简单明了地告诉他我的想法。

 

 

              “要不我们先去城堡看看?”无序提议道。

 

 

              正当我打算回答的时候,一阵阵钟声飘进我们的耳朵里。

 

 

              “奇怪,这里有钟楼吗?”无序疑惑地问。

 

 

              “不晓得。”我有种不好的感觉。

 

 

              在钟声敲响后没多久,忽然一声巨响传来,我们朝发出响声的那个方向望去,只看见了空中的彩虹般的圆弧,还有浓烟。

 

 

              “那是彩虹音爆。”我对那个景象十分熟悉。

 

 

              “云宝在这个时候应该早就不在了,这意味着……”

 

 

              “快点!表哥,我们快去那个地方看看!”我开始奔跑起来。

 

 

              无序跟着我在房屋的屋顶间穿梭,很快我们就抵达了事发现场,我们看见那三个分别是粉色、橙色和青色的小马,和一只黄色的披着斗篷的独角兽正准备离开。

 

 

              “我觉得需要跟上她们。”

 

 

              “那城堡怎么办?”无序问道。

 

 

              “表哥你去跟踪她们,我去城堡。”我安排了下我们接下来的行动。

 

 

              “没问题。”

 

 

              “表哥,记住,不到关键时刻,千万不要轻举妄动。”我再三强调。

 

 

              “知道了,你真是太爱操心了,和姑娘们一样。”无序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要不是你们个个都这么不靠谱,我用的着这样吗?”我叹了口气,向城堡的方向跑去。

 

               ———

 

               一段时间后,我悄悄地来到了水晶城堡的门前,有不少士兵在这里巡逻,我抓准时机,偷溜进了门,城堡里戒备森严,但难不倒我,因为他们根本想不到天花板上会潜伏着一只邪龙马。

 

 

               可这没意义,都过了几十分钟了除了守卫还是守卫,来点新鲜的好吗?本想在城堡里找些关于这地方所发生的事情的消息,不过实在是懒得去找了,我还是在走廊里守株待兔吧。

 

 

               就在我快接近无聊到死的边缘时,一批士兵推开门走了进来,我本以为又是那些巡逻的穿盔甲的家伙,可是当我看到他们围着几个戴着镣铐的小马中,有两个熟悉的面孔。

 

 

               “他们为何这么容易就被抓了?真麻烦。”我深感无奈。

 

 

               我跟随他们来到监狱,卫兵把他们一个个扔进牢房后便到一边站岗去了。

 

 

               “天哪,这里看上去糟透了,而且还脏兮兮的,那些家伙怎能忍心让我们待在这个鬼地方呢?要是他们能对这个地方合理地打扫一番的话,这个小屋子绝对会变的妙不可言的。”瑞瑞刚被丢进来就开始抱怨这里的环境卫生。

 

 

               “看好了,这里是监狱,不是什么宾馆。”白色的陆马说道。

 

 

               “博士,有逃离这里的办法吗?”她转向在拿着像是探测器一样的东西在墙壁上乱扫的那只棕色陆马。

 

 

               “狱门的锁是由纯水晶制成的,用'音速起子'是不可能敲开的,为了把水晶震碎,我需要把这起子匹配到和这块水晶材质相同的共振频率,而唯一的问题是,这锁是由上百种不同的水晶混杂而成的。”博士说道,他还有这么高级的小玩意?

 

 

               “你觉得弄碎锁头需要多长时间呢?”

 

 

               “这样会耗时很久,久到我们直接被这个守卫抓个正着。”

 

 

               “好吧,真是太'棒'了。”白色的雌驹感到了绝望。

 

 

               “但是不用担心,亲爱的,至少他们不会杀了我们。”

 

 

               “你真的这么想?”

 

 

               然后,博士开始向外面站岗的守卫大喊:“仔细看着!卫兵!”

 

 

               “什么事情?”那个守卫走了过来。

 

 

               “去告诉你的皇后,说你找到了预言中提到的'钥匙',带我们去见她,这样你还可以官升一级。”

 

 

               “什么?你的意思是……”守卫凑近了牢笼,看了看小蝶和瑞瑞,“老实呆着,我这就去报告女王。”说完,他消失在了走廊尽头。

 

 

               “博士,他怎么跑这么快?你和他说了些什么?”白色雌驹问道。

 

 

               “蔷薇,如果我们幸运的话,这可以让我们离开这个牢笼,这件事情,和这五只小马,应该让暮光等了很长时间。”博士说道。

 

 

               “这是什么意思?”蔷薇有点没头绪。

 

 

               “其实,一切的一切都起源于赛雷斯蒂亚和露娜相继去世,暮光继承王位的那天。”博士开始讲故事了,听起来这个时空的天角兽并不是永生的,“就在那天,一位来自大洋彼岸的智者,她声称有一个关于暮光的预言,重点在于只要是这位智者所预言的事情,无论坏事还是好事,都会发生,就这样,她留下了这样一个预言……”

 

 

               “暮光,她将会凋谢于友马之前。”

 

 

               “这个预言听上去很糟糕啊。”我趴在天花板上,听着博士所讲述的故事。

 

 

               “等一下,那位智者到底是谁?为什么她会留下这样一个预言?”小蝶问道。

 

 

               “不知道,但那位智者的预言总会成真,所以你们五个试图去寻找一个方法避免暮光的死亡,却一筹莫展,不过预言直到你们相继离世都没有实现,但在那之后,暮光她变了很多,灾难从七年前她带兵去防御幻形灵开始,在战争结束后,有些幻形灵渗透进了社会,伪装了起来,没有小马愿意去谈及那些伪装起来的幻形灵,因为一旦谈及或被怀疑是幻形灵就会被抓起来,而暮光的卫兵会毫不留情地把他们给处决掉。”

 

 

               “这…实在是有点太惨了。”我的内心荡起一层波澜,难道时间真的会把一切都改变吗?

 

 

               “不敢相信这是真的。”小蝶也十分不相信自己的朋友居然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如果你说的是真的,这个预言终究没有实现,那你为什么还要谈起它?”瑞瑞问道。

 

 

               “的确,那时预言并没有实现。”博士一直都摆着一副凝重的脸色,“但是现在呢?”

 

 

               “那个智者还能看穿未来?有意思。”我已经猜到他们会被抓到这里来的理由了。

 

 

               “所以说那个所谓的先知早就知道我们会在未来的某天会到这里来?”瑞瑞这才想通。

 

 

               “事实上。”博士继续刚刚的话题,“在那之后我又去拜访了一次那位智者,询问关于那个预言的情况。”

 

 

               “博士,你去拜访了那位智者?”蔷薇似乎并不知道此事。

 

 

               “是的,在那之后,智者告诉了我预言的后续,大概是讲述如何制止暮光死亡事情。”

 

 

               “什么?!太好了,那个后续是什么?”瑞瑞迫不及待地想要知道。

 

 

               “不过目前为止我还是不知道那究竟是什么意思,就是……”

 

 

               “嘎吱!”

 

 

               就在小马们在讲得热火朝天的时候,牢房的门打开了,那个守卫正站在外面,“你们几个跟我来,女王要见你们。”

 

               ———

 

               “你们,就是预言中的'钥匙'?”

 

 

               此时,那只戴着皇冠的我熟悉的紫色天角兽庄严肃立在我们面前,过了一千年,暮光看起来和赛雷斯蒂亚差不多高了,但我注意到她的眼神中早已没有了那时的天真,反而充斥着冷淡的感觉。

 

 

               “那么这都是真的了,这确实是我记得的你们。”暮光走上前,用一只蹄子抬起小蝶的头,仔细地端详着她的面孔,“这真是太有趣了,这也是那位先知预言中的一部分吗?”

 

 

               瑞瑞突然咳嗽了几声,似乎是想把暮光的注意力转移到自己身上。

 

 

               “啊……瑞瑞,我最后一次见到你的时候,你是个丑陋的老顽固,而如今你再次出现在我面前,确实一位美丽的年轻女士,这是多么……有趣啊。”为什么这个暮光给我的感觉那么不好呢?

 

 

               “什么?!你再说一遍!”瑞瑞被暮光的言语激怒了。

 

 

               小蝶拦住了她,试探性地问:“暮光,额…真的是你吗?”

 

 

               “我向你们保证,真的是我,就像你们原来认识的暮光一样。”

 

 

               “士兵,给他们松绑。”暮光一声令下,在旁边的守卫解开了他们身上的镣铐。

 

 

               “我为他们粗暴的态度向你们表示歉意。”暮光转过身,“落日?弗洛拉?”

 

 

               “听您吩咐,陛下。”一只身穿西服的小马和一只身着女仆装的小马走过来俯下身。

 

 

               “护送我的客人到私马温泉,带他们去清洗干净,之后带他们去餐厅,我要为他们好好庆祝一下,另外还有……”

 

 

               暮光侧过头,冰冷地说:“只是独角兽和飞马,把另外两个送回他们该呆的地方。”

 

 

               “啥?!”蔷薇对这发展有些猝不及防。

 

 

               “天哪,剧情不应该是这样的。”博士慌张地后退,卫兵已经拿着长矛向他们逼近了。

 

 

               “等等!”小蝶拦到他们身前。

 

 

               发现气氛瞬间寂静下来,小蝶尴尬地说:“额,我是说,他们能和我们一起来吗?毕竟是他们带我们来这里的。”

 

 

               “是他们带你们来的?这件事,越来越奇怪了,算了,我改变主意了,让他们和我的朋友们待在一块,我们…还有好多事情要谈。”暮光说完便离开了。

 

 

               “总之先就这样看着办,目前为止还没什么威胁。”我想道。

 

 

               过了会,四只小马和一只天角兽在城堡的餐厅会面,我坐在吊灯上窃听着他们的对话。

 

 

               食物摆上了餐桌后,暮光看见四只小马的神情后,问:“本想祝你们好胃口,但看你们如此失落,有什么问题吗?”

 

 

               “嗯,实际上……”小蝶准备告诉暮光实情,却被瑞瑞捂住了嘴。

 

 

               “实际上,我们听到了一些有趣的传闻才来这儿的。”瑞瑞强行露出微笑,“一些关于你的谣言,说你在那场战争后,就开始肆意地抓捕和屠杀无辜的小马……”

 

 

               “我不知道你是在哪里听到这些的,但事实并非如此,我正在尽我最大所能去管理他们,可是他们完全不把这一切当回事,幻形灵就藏在我们之中,数量之大,不敢想象,并对我的子民的安全构成威胁,但我没有明确方法可以解决他们,作为一位领导者这是我唯一能做的乐观决策了。”

 

 

               “但这样会使很多无辜的小马遭到杀害的啊。”

 

 

               对此,暮光给小蝶的回答是:“弃之少数,才可保全,但那些罪民还在寻找让预言实现的方法,好让我今早下地狱。”

 

 

               “你是指那个关于你不可能会活得比我们久的预言?”

 

 

               “实际上,我早已认为它是天方夜谭,但你们出现在这里,说明这还是个未知数,抵抗组织以自由的名义召集你们,只要你们五个死去,预言因此实现,我也会死,这就是他们的目的,所以说……”

 

 

               暮光走到瑞瑞和小蝶的身边,“要不你们就留下来吧,不仅仅是为了保护小马国,也是为了你们自己。”

 

 

               “很抱歉,暮光,我们不能留下来,因为我们不属于这里。”瑞瑞拒绝了她的建议。

 

 

               “是的,我们都来自过去的世界,如果我们不回去,那以前的你该怎么办?”小蝶也表示不想留在这里。

 

 

               “所以说,你们的意思是说,我们的友谊只存在于过去,不是吗?”暮光问道。

 

 

               “我不是这个意思。”小蝶愈加地犹豫不决。

 

 

               “所以说,留下来吧,小蝶,就当是为了现在的我,好吗?”

 

 

               “够了!暮光,不要再这样下去了!”瑞瑞爆发了,“你为什么要这样,从前那个善良的你到哪里去了,现在的你让我感到陌生!”

 

 

               “陌生,这问题可真奇怪,是什么让你觉得我和过去不同?”

 

 

               “也许,我可以回答你。”从刚开始一直没说话的博士站起身来,“道理很简单,如果是以前的你,又怎会忍心对自己的朋友们下药呢?”他把蹄中的一盘食物倒在桌子上。

 

 

               “什么?!”瑞瑞没想到暮光会派马在餐点里下药。

 

 

               “你怎么知道食物有问题?”蔷薇问道。

 

 

               “如果你能在吃饭前检查食物,那你也会发现的。”我就说他怎么拿着一个古怪的仪器对着食物扫了半天。

 

 

               “真可惜,被你们发现了。”暮光见计划败露,用魔法召唤出一只铁做的大家伙,落在餐桌上,把桌上的物品都震飞了。

 

 

               “暮光你在做什么?”蔷薇一时没会过来。   

 

 

               “你还不明白吗?”博士后退了几步,“这是个陷阱,抓我们才是她的真正目的。”

 

 

               “你真的想让我们死吗?”瑞瑞的声音中夹杂着畏惧。

 

 

               “别担心,我不打算杀你们,要是你们死了,我也会死,我不能冒这个险,我只需要你们活着,永远活着,永远地休眠下去,像是只活死马,这可比活在现实要轻松多了。”此时卫兵们已经进来把他们包围了。

 

 

               “不!暮光,你不能这样对你自己的朋友们,这不是你,你比谁都更了解友谊的真谛!”小蝶哭喊道。

 

 

               “抱歉,小蝶,时间冲淡了一切,也改变了我,再看看你自己,还在装出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指望别人同情你,真是恶心死了。”

 

 

               瑞瑞听到暮光说出这样的话,说:“但你说过,我们是最好的朋友,你怎么能这样,小蝶!?”

 

 

               就在瑞瑞说话的功夫,小蝶冲了上去,照着暮光的脸就是一蹄子。

 

 

               “我的天啊!”我感觉我需要做好战斗准备了,一时过于冲动,做事不考虑后果是她们最大的弱点。

 

 

               “你怎么…怎么能这样说。”小蝶说道。

 

 

               暮光狠狠地瞪了她一眼,把小蝶吓得后退了几步。

 

 

               “你们五个是一起来的吧,我不能确定苹果杰克和萍琪,但我敢肯定云宝一定来了,之前有接收到彩虹音爆的目击报告。”暮光开始向外走,“卫兵,送他们回地牢,让铁精狼做好准备,挖地三尺也要找到她们。”

 

 

               “明白,陛下。”士兵们开始再次给她们戴上镣铐。

 

 

               “至于小蝶,关于你刚才的所作所为……”暮光停下脚步,“铁精狼,杀了她。”

 

 

               “啥?”小蝶转过身,只见一个巨大的身影直扑而来,但却略过了她,把准备押送她的卫兵给撕成了碎片。

 

 

               “哇哦。”我看着那只马被抓的没个马样了,但心中没有任何的波澜,为什么,我不喜好杀戮,可是我的潜意识里好像觉得这种屠杀有一种莫名的愉悦感。

 

 

               反正在场的马都不忍心看下去了。

 

 

               “看吧,小蝶,每一名普通的士兵都知道如果他们违反了秩序,将会得到应有的惩罚。”暮光倒丝毫没有对自己的手下怀揣怜悯,“但因为你,这一切都发生了。”怪不得说冲动是魔鬼呀。

 

 

               下一秒,小蝶就晕了过去,而他们四个被扔到了另一个牢房,我跟在后面来到了这个巨大的房间,虽然这完全不像牢房。

 

 

               到处都摆放着茧,比起牢房,更像是培育室,还有几只夜骐在管理着。

 

 

               小蝶、瑞瑞、蔷薇和博士还碰见了准备来营救他们,但被抓住的反抗联盟成员,一个叫做风暴的士兵,博士趁那几只夜骐不注意,拿铁丝撬开了锁,接着他们联手打倒这些夜骐,把他们捆了起来。

 

 

               然后博士带着我们找到了好多的红色生物,博士把这些东西称做赤红色幻形灵,又叫扎贡马,比起这些赤红色幻形灵,我还是觉得邪茧的幻形灵至少能看的过去,这时,博士又提出了一个理论,那就是暮光她安排了这些扎贡马潜入社会,让他们监视小马们,和他们狼狈为奸了,接着博士的观点就是快速干掉暮光,结束她的暴政。

 

 

               但直到蔷薇开始反驳他,他开始改变了起初的想法,我想也是,时间或许真的能冲淡一切,无论是友情,还是亲情,但有些东西,应该是时间带不走的,这个东西,我至今也还在找,每个人或许都在找,我也希望在不久的将来能找到,但说不定,这只是个渺小的期望。

 

 

               还是先掌握现在为好,下一步,博士把问题的焦点放在了房间里的巨茧上,这茧上还缠着不少的电路板。

 

 

               风暴解释说那是暮光赢得战争后的战利品,她说她未能杀死幻形灵女王,把她封在了巨蛋里,随后安放在了城堡地下室。

 

 

               接着,博士像是灵光一闪,说:“如果我的推论没错的话,这场乱子的源头就在我们眼前,而且还是个大惊喜。”

 

 

               “额,大惊喜?”小蝶看来是不想再受刺激了。

 

 

               “这个我待会儿再解释,不过我们不能独自完成这件事,我们需要尽快找到她,她是整场事件的关键所在。”

 

 

               “博士,这个'她'是指谁啊?”蔷薇还想问博士些什么,但他已经消失在了门后的黑暗里。

 

               ———

 

               我们顺着密道来到了城堡外面,此时我们看见暮光带着卫兵出城了,估计是找到了反抗军的据点,他们都很担心据点里的小马,但对于我来说,我有点担心我哥哥。

 

 

               “我们需要赶紧找到联络他们的方法。”博士说道。

 

 

               风暴拿出一个水晶球,说:“我有个通讯装置,但需要独角兽的魔法才能启动,由于我是天马,所以……”

 

 

               “这件事就交给我吧。”瑞瑞用魔法拿过水晶球,开始和反抗组织取得联系。

 

 

               很快这场闹剧就要接近尾声了。

thumb_up38
2thumb_down

登录后方可发表评论

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显示模式:

源格式
文本格式
极简格式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

信息栏

有问题?查看用户手册

EquestriaCN 小马中国

在爱发电捐助我们:https://afdian.net/@fimtale
如果您已完成捐助,您可以将捐助页面截图并联系我们以获得“赞助者”徽章。

FimTale 用户交流QQ群:938048195

FimTale分级制度
E

基于Everyone标签的内容应适合所有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不应包含任何黑暗、恐怖、血腥、性暗示、“哲学”、辱骂等内容,且不引起大多数用户的不适。



T

基于Teen标签的内容适合13岁以上的青少年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轻微的血腥、暴力、恐怖描写。



R

基于Restricted标签的内容:图片不应包含Derpibooru的explicit与suggestive标签;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刻意或详细描写角色死亡、受伤或其他暴力过程的剧情。此分级容易造成不适,请读者慎入。

收录该文章的频道
  • 人类在小马国(HiE)

    ComradeSpark

  • 转化/Transformation

    ShadowNigh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