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ZYS
CZYS
Lv.6 1163/1260

头痛,丢点沙雕文给我吧!

遗忘

本作评价
9()
()0

朦胧而缠绵的夕阳悄悄摸上我的脖颈。即便是四周山脉高耸着把这间屋子连同里面的人攥得紧紧地,现在迷雾可也算难得地消散开。原来是到宽广的河流闯进了层峦,带来了少许寡淡的生机。从窗口鸟瞰,余晖落在对面的向阳坡上,河流泛着金花,该是潺潺地,可惜我听不到。大概是声音到我院前就止住脚步了。院子破败得很,只剩插着枯草折秆的瘠土。唯一一个小盆中的几株豆苗也早已隐没在繁芜的杂草中。除此,只有耳边的寂静了。

寂静。寂静,它将我死死束缚,连带捆上脑海中的那些嘈杂,那喋喋不休。雄心壮志重新浮现在我昏花的眼前,以及那些完完全全出乎我意料的、我绝对无法预见的事。我再度回到了自己一生中最沮丧的时刻……

正当我苦苦挣扎时,突然响起了敲门声。

开门,门口站着一只独角兽,紫色的。

“是你预约的特殊服务吗?”她注视着我的眼睛,微笑的脸颊洋溢着活力。

皮毛光洁,鬃发整齐,逆旋的独角闪得耀眼。她很年轻。她正背着个鞍包,尾巴自由地摆动着。

我似是而非地点了点头。径直坐到躺椅上。那紫色独角兽还站在门口。

“进来吧。”我说。

她进来了,四只蹄子在地毯上仔细蹭了一会儿,把院子里的土全弄在了地毯上。她大概也是看到了,朝我尴尬地笑着,伫足在地毯那边。

我续了句:“随便坐。”她于是就小跑到我对面的沙发前,跳到垫子上蹲坐下。接着,她回头开始从鞍包中飘出食物,一样接一样,摆到中间的茶几上。食物很朴素,闻起来倒相当浓烈,甚至隔着两米远就能尝到派里的苹果酱。我只是耸耸肩。

当紫色独角兽终于摆完时,她抬头对我微笑一下。“我的名字是暮光闪闪,你可以叫我暮光。请问——”

我打断了她。

“到这儿来没少费你时间吧,你之前说你挺忙的……”

她似乎是听出我的别有用意,微笑了一会儿才开口:“服务是免费的。预约的人确实很多,但这半小时我只待在这里,哪儿也不去。如果没有别的什么问题的话,我们就直接开始啦?”

“有,”我说,“算不上是问题,我要你和我一起坐在这个地方。”

“嗯,当然可以,由你决定。”

十分钟过去了,那独角兽挪了挪她的紫色身体。

她要开口了。

“你可以随时叫我,如果你想开始了的话。当然,这全由你决定。不过如果你只是想让我陪你坐着的话,也没问题。可再过20分钟,我可就真得走了。”

果然。

“开始吧。”我摆摆手,摸了摸自己的额头。那里有根独角该是何种体验?面前独角兽的角暗了一下——她刚刚一直亮着她的角,也许是为了照明。

“好的。”她说完,闭上了她那可爱的大眼睛。

现在她的角更亮了。我额头上开始痒滋滋地,我情不自禁伸过手去。

“等等,请不要碰那里。”她皱起眉头,俊俏的脸蛋上翻着波纹,角上的紫罗兰光随着我手对额头的触摸疯狂闪动。

我立刻缩回了手。这大概是种特殊的无比精密的法术,我不想冒风险。

“嗯。”她紧蹙的眉结打开了,取而代之的是熟悉而令人愉悦的微笑

她开始轻点起头来,仿佛是和着拍子。“你弹过钢琴?”

我并不打算回答。

“茉莉般的女孩?”

我抖了抖。

“嚯,那可真幼稚。”她睁开一只眼睛来,瞧我的反应。“我猜你找我来可不是为了这些吧。”

我点点头。“你呢?”我好奇地问,“你为什么要免费帮助我这类人?”

“简单,因为这很有趣。”她调皮地笑起来,仍闭着眼,却挑起一只眉毛:“你居然还……参加过战斗?战功赫赫……没能抹去那些创伤。这就是你找我来的原因么,战争的伤痛?”

我摇摇头,但不禁开始回想起那些日子。其实还有非常多美好的东西。

“呃,现在请不要去回忆任何东西,这会让我……很难办,这是种特殊的无比精密的法术。”她轻轻摇着脑袋。

“行吧。”我低下头,踮起脚尖,把赤裸的脚板踏在积满灰尘的地毯上,咚,咚,咚……平实而暗含惊喜。

“并非是为了炫耀,”紫色独角兽开口道,“我面见过许多优秀人物。物理学家、阴谋论者、喜剧演员。但你无疑是我遇到过的所有人类中最杰出的一位。你为什么会沦落到这里呢?我猜是后来有了变故吧。自我怀疑?崩溃?还是时运不济?或是单纯的悲伤?”

我点点头,听完,又摇摇头。

“嗯……”她的角暗了下来,冒出几缕青烟,维持着微弱的亮光。“不得不承认,这很有意思,你的经历是我所见过最丰富多彩的。我非常感激你能允许我这么做。毕竟对我而言,读书只是读书,而我已经读了很久的书了。可我不得不歇息一会儿了,施展法术是一件相当耗费体力的事。”

我赞同似地点点头,张开双臂好像十分惬意一般靠在躺椅上,忍不住抖起腿来。

她大大咬了一口苹果派,香甜弥漫开来。“如果你想要,你也可以来点儿。”

我避开她的视线,挥挥手,要起身去点燃火炉,顺便准备咖啡。因为有些冷了,不同于面前毛茸茸的独角兽,我的外衬单薄地很。受冻是不行的。

正嚼着苹果派的独角兽好像看出了我的心思,一亮独角,炉中便呲地一声冒出火苗。短小的干柴随着火焰的窜动噼啪着微微燃烧。她替我灌满咖啡壶。

火舌舔舐着壶底,也仿佛是在舔舐我的内心。

“继续吧。”我卡着时机主动说,她正咽下最后一口苹果派。我坐回原来的姿势。紫色独角兽闭上眼睛,她的逆旋角有开始发出持续稳定的耀眼紫罗兰光。

“你最后成功了。自然而然的事。那么多功勋,才艺,爱你的人。”我颤了颤。

“你成为了一整个国家的领导者。你究竟是怎么沦落至此的?被放逐到这个地方?”她睁开一只眼睛打量起我,而我正凝视不要去回想任何东西以免打搅了法术。“我猜我得去找出原因喽。”

时间过得很慢,我盯着窜动火焰的中央,那幽邃的蓝色,那无数次试图将我拖入记忆旋涡的业火。当我强忍着,我不想打搅她。

“我注意到了强烈的后悔感。”

“你能……感同身受?”我有点喜出望外。

“差不多吧,确切来说是‘看到’。你赋予某一段记忆的情绪会像一层滤镜一样加在我看到的画面上。后悔的情绪看上去是略带红色的灰蒙蒙的,而喜悦时,画面会十分光鲜醒目,甜蜜时会是白桃样的颜色,幸福则是闪着光晕,温馨就如同那边火炉的颜色一样。现在就是火炉的颜色。”她温暖地微笑起来。“这段记忆非常非常有感染力。”

我紧盯着她,心脏开始砰砰作响。

“呕!”她突然浑身一紧,一股脑吐到地毯上,干呕着,胃酸邋遢地顺着舌头不断滴落到地毯上。“为什么?”紫色独角兽紧闭眼,角上的光芒几乎要刺伤我的眼睛!

“你能尝到味道?”我微微张开嘴。

“而且我还能闻到,听到,感受到。虽然都是零散的。可刚刚那段非常非常具体!这说明它对你来说意义重大!它就是你内心深处永远无法愈合的伤口!但为什么……”

紫色独角兽疯狂的扫动脑袋,鼓着眼皮,像是奋力搜索着什么……她一挺身子。“我明白了!”

我保持沉默,极力抑制住激动。

“噢唔,可怜的人。”她作出悲怆的神色,“我知道失去挚爱,被最信任的人背叛是什么滋味。你早就发现了,对吧,可你宁愿相信一切安好。这并非你的错。灾难太过于突如其来,你的心绝不可能承受地住……”

我热泪盈眶,猛地站起:“这就是我要找你来的原因!没有人会相信这是真的,但你看到了!你相信我!终于有谁!”

“你要我抚平他们吗?你的伤痛?”她机械地问。

“不,不。”我连连摆手,血液依然在奔腾。

“我明白。”她再次露出温暖而令人宽慰的微笑。

林海重新开始涌动,翠鸟再度婉转吟唱,大河波涛勇敢地跨入我的庭院。

我立刻平静下来,去聆听这些许久未觉的奇妙。

 

暮影蹑着手脚摸上桌沿。很快,火炉上的咖啡壶响了。嘟嘟声连带水雾占领了这间小屋。我就要起身去取,她主动飘过咖啡壶,为我续了满满一瓷杯咖啡。我感激地把瓷杯取到怀里。咖啡的热还未渗透开,暖意就已经浸润了我的身心。

每个晚上,我喝的咖啡总是清苦的,而现在,我有着从未有过的感觉。

但我还是习惯性地握着瓷杯,俯身加在双膝上,盯着杯中逐渐趋向平静的波纹。我接下来应该要干什么来自?噢,开始重拾我的东西。

我屏息凝神。

我脑子里空空如也。

“听着,这可能有些难接受。大部分人并不会同意。但我这是为你好。”她怯怯地说,语气坚定。

瓷杯无声地落到地毯上。咖啡染出一片蔓延的黑色。

我狂暴地瞪出眼睛,双手攥住头皮,拼命要挤出些什么。

挤出的终究是温暖。

“滚出去!”我连踢带打,她夺门而出。

紫色独角兽飞也似得跑走了,只剩我一人在这山谷中。

我试着回想了一下,想簌簌流泪,却情不自禁微笑起来。

 

山谷里很寂静,寂静让我窒息。

thumb_up9
0thumb_down
排序:按时间 升序
1楼
某张姓男子 Lv.4 天马
评论 遗忘

更新,这是好的

19 天前
2楼
莹草喵 Lv.8 陆马
评论 遗忘

文章写的很好,文中的主要矛盾为主角希望是内心的痛苦与乏闷可以得到倾诉,诉说内心深处的冤屈,而暮光却是麻醉了他,他忘记了过去,也失去唯一可以申诉的机会。他的最后的怒火是无奈的,绝望的。为何会这样呢?

19 天前
3楼
甜焙儿 Lv.6 独角兽
评论 遗忘

回复43526 @歌者 :

不,你看作者的标签,这不是麻醉,这是永远的解脱。

17 天前

登录后方可发表评论

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显示模式:

源格式
文本格式
极简格式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

信息栏

有问题?查看用户手册

EquestriaCN 小马中国

在爱发电捐助我们:https://afdian.net/@fimtale
如果您已完成捐助,您可以将捐助页面截图并联系我们以获得“赞助者”徽章。

FimTale 用户交流QQ群:938048195

FimTale分级制度
E

基于Everyone标签的内容应适合所有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不应包含任何黑暗、恐怖、血腥、性暗示、“哲学”、辱骂等内容,且不引起大多数用户的不适。



T

基于Teen标签的内容适合13岁以上的青少年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轻微的血腥、暴力、恐怖描写。



R

基于Restricted标签的内容:图片不应包含Derpibooru的explicit与suggestive标签;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刻意或详细描写角色死亡、受伤或其他暴力过程的剧情。此分级容易造成不适,请读者慎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