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豹晒晒
海豹晒晒
Lv.7 1482/1540

A long, and strange trip.

塞拉斯蒂娅的秘密密室

沙堡

本作评价
16()
()0

暮光闪闪好奇的打量着那滴着汗珠的卫兵。他刚刚说了些不该说的话,然后咔吧一声把嘴给闭上了。

“你刚才说的密室是怎么一回事?”暮光若无其事的问道。或者说像个好奇的暮光一样随意的问道。反正怎么说都好。“又或者,我想你是这么说的……塞拉斯蒂娅公主的秘密密室(secret secret room)?”

那个紧张的卫兵目不转睛的盯着面前的墙壁。他一动不动。

“你也知道,我能看到你,”暮光如此说道。“只是,你站的再死板也不会有什么隐形功能或者别的什么。我知道坎特洛特的警卫是不像蹄金汉宫那边站得跟个石像似的。没事的。真的。你大可不必这样。”

卫兵无视了她的劝诱,继续着模仿雕像的伟大事业。现在暮光有些担心他还会不会呼吸了。

暮光耷拉着肩。“好吧。你需要庇护吗?没问题。豁免来了!无论你说了什么,我都不会透露一星半点。这样可以吧?如果因你说出的话造成什么恶果,我就承担全部的责任。无论什么责任,都归结在我身上!我发誓。这样如何?”

见卫兵还是没有说话,暮光恨恨的咬了咬牙。她叹了口气。

“每两周给你加一次周五的轮休。”

卫兵终于看了过来。

“现在,卫兵餐厅每周四会被设为披萨日。”

卫兵那僵硬的下巴动了动,他说话了。“沙拉无限量供应?”

暮光笑道:“当然了!”虽然她也不知道这一切能不能真的发生。但这无关紧要。

甜美的答案就要来了!

在一阵天人交战后……

卫兵又动了动,他把暮光拉进附近的一个扫除间,声音压得很低。“没错。你没听错。你问塞拉斯蒂娅在哪,而我脱口而出她的秘密密室的时候,我的脑袋里真的是一片空白,但……”他顿了顿继续说,“那,你之前真的没听过秘密密室吗?”

暮光摇了摇头。“没有听过,很抱歉,但我得纠正你一下,但不应该是密室吗?没必要再次强调一遍秘密了啊。”

“如果这个房间是秘密的,而里面的东西也是秘密的,那么就有这个必要。”卫兵上气不接下气的说道,“我以为你知道这个密室才这么口无遮拦的。这事已经是坎特洛特城堡里的一个公开的秘密了。每位公主在城堡里都有个密室。一个公主专用房间。真的有这种房间。那房间里到底有什么呢?”

“有什么呢?”暮光瞪大了眼睛看向卫兵。

“有秘密。”

暮光犹如一个泄了气的皮球。“就这样?一个充满着秘密的秘密房间?那么它在哪呢?很明显这个房间位于城堡里。”

卫兵低头看了看他那披挂着盔甲的蹄子。“我不敢继续说下去了。”

暮光打出了最后一张王牌。“冰激凌柜台,浇头随便加。”

卫兵咽了口唾沫。他把自己能说的全都告诉了她。


三天后,暮光又回到了坎特洛特城堡。她把身子紧紧的贴在石墙上,等着开门的声音。如果传言是可信的,那么塞拉斯蒂娅公主就会在压力甚大或者不堪重负的时候突然消失几小时。大型聚会、宴会、演讲、国库会议、外交访问。塞拉斯蒂娅总是那么轻松而优雅的把这些统统解决,然后告诉助手她要休息一会。而在这种时候,“休息”意味着彻彻底底的消失。

现在,暮光所需要做的就是等,等到塞拉斯蒂娅再次不堪重负,再跟着她的屁股后面去她那密室看一看。或者说,按那卫兵说的,叫它秘密密室吧。

门上的一道喀哒声吸引了暮光的注意。她屏息凝神听着动静。塞拉斯蒂娅的蹄子沉重的敲在地板上,哗啦直响,她正顺着走廊向前走去。不过只有一匹小马的蹄子,看来她的助手已经被她赶走了。

暮光连忙动了起来,她用魔法包裹住蹄子来消除蹄声。见塞拉斯蒂娅快步走开,她连忙努力跟上了她的步伐。不管塞拉斯蒂娅又参加了什么会议,反正肯定是很紧张的会议——即使是隔着一个足够安全的距离,暮光也能听到塞拉斯蒂娅在嘟囔着什么,大概是什么午餐披萨太贵和无限供应的冰激凌之类的事。

进入坎特洛特那如同洞穴般的地下室后,暮光那大大的脑袋瓜就开始加班加点的运转了。冷灰色的石头,墙上那燃烧的火把。黑暗且奢华的氛围就是这里最好的描述。在暮光记下她们一共往左转了45下,往右转了21下后,塞拉斯蒂娅终于在一个空荡荡的走廊中间停了下来。这里没有门或者其他什么东西。

直到塞拉斯蒂娅发出一声长长的叹息。善良的她只有在周围没有其他生物的情况下才会如此释放自己。或者说,在这种情况下,她认为附近也不会有什么其他生物。

就在这时,墙上出现了一扇门。一扇由光构成的门,塞拉斯蒂娅走了进去。惊讶的暮光还没来得及眨眨眼,门又关上了,只留下暮光自己,这下她倒是可以正常开口了。

“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这个拉长的音节足以概括她现在的处境。

暮光可以尝试在没有向导的情况下从迷宫般的地下室里走出来,她可能会永远迷失在这里,又或者……

“哎,”暮光有样学样的学着塞拉斯蒂娅在那墙前叹气。当她发现还是什么都没有的时候,她的叹息便又增一分悲惨。“哎哎哎——!”

没戏。没门。

然后,暮光想到了家里那堆积如山的文件,她把过去三天要做的事都忘了——要把那些弄完得花多长时间。她想到了不眠之夜,想到了羽毛笔,墨水瓶,还有无数个卷轴。她得怎么规划才能把这些都给弄完!

但现在这只会让她兴奋的尖叫起来。

当她想到了那些堆积成山的文书工作,她便发出了有生以来最大声的叹息。显然这招效果不错,因为那扇隐藏着的门出现了。


暮光走进了一个大房间,这里空旷又温暖,而且非常非常亮。至于它是否真的在坎特洛特的地下室里还很难说,因为在每面墙的高处都开着几十扇窗户,这让金色的晨光洒进屋子,又把和煦的微风送入这里。

起初,暮光是可以理解当压力太大的时候会有种想要在这里沉醉下去的想法……然而房间里的东西远不仅是高大的墙壁和很多窗户。见到这里,暮光的第一个想法就是“游乐场”,但她最后决定称这里为“室内游乐场”。

地面上铺设了毛茸茸的地毯和假草坪。地上散乱的扔着数百个五颜六色的枕头和很多毯子。在这个巨大的房间中央是一个巨大的金属材质的游乐园,旁边还有个高高的圆形滑梯。

在那巨大游乐园的影子下是一些更为传统的游乐设施:跷跷板、秋千、配有塑料小铲子和水桶的沙箱。在操场的对面,是各种各样的沙发和椅子,上面还散落着各种各样的涂色书和记号笔。一套干净的茶具放在圆桌上,旁边还配了小凳子。

而在那(消失了)的门附近,有一个,也可能是唯一一个不太符合这里“儿童乐园”主题的东西。那是一个简单的柜子,里面装了一瓶又一瓶的亮晶晶的液体。小瓶,中瓶,大瓶都有。

暮光在心中默默记下这个情报。她又思考着其他的问题。

那塞拉斯蒂娅跑哪去了?这么一个宽敞的房间里她无处可藏。没有第二扇门。也许还有一扇隐藏门?又或者这个密室里还有个密室?又或者有个秘密阁楼?

“嗨,”一个弱弱的声音说道。

“啊你好,”暮光敷衍道,她还在开动脑筋寻找答案。“要不然塞拉斯蒂娅顺着这些窗子飞走了?可这样的话,她为什么要大费周章跑到这么个隐秘的地方,就为了跑路?”

“你是来陪我玩的吗?”那弱弱的声音从她身下问道。

就像被扇了一耳光一样,暮光又回到了现实世界。她低头一看,发现一匹小雌驹正渴望的盯着她。那是一匹白色皮毛的小雌驹,鬃毛和尾巴好似泡泡糖一般粉红。她还有两个小小的翅膀和一根短短的独角。

霎时,十来个太过刺激的想法涌上心头。这么说,塞拉斯蒂娅一直养着个私生女?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她把女儿锁在一个密室里?太可怕了,太可怕了!

她花了点时间来环顾这个令她心生不快的儿童乐园。

撇开这里的环境不谈,如果塞拉斯蒂娅真的有个私生女,那她为什么不带女儿出去呢?她的孩子和凝心雪儿大可以成为好朋友。她们甚至能成为至交!但是等下。暮光是不是忘了什么?塞拉斯蒂娅只会在压力过大或者太过操劳才会来到这里。这是不是意味着这位秘密的私生女会让她烦恼尽数消失呢?就算这个猜想如此温柔而甜蜜,但这并不能改变一个事实,改变塞拉斯蒂娅居然瞒着所有小马,守护着如此重大的一个秘密的事实——

“你想看看我的沙堡吗?”小雌驹从附近的一个沙箱里探出头,问道。

暮光愣在了原地。她其实很想立刻就找到塞拉斯蒂娅,再把她一顿臭骂——臭骂好像不太对——她会用更加华丽的辞藻来批评一下她。但随着时间的流逝,她心中的那个小暮光,确实想要看看孩子精心搭建的沙堡。

暮光小心翼翼的坐下,欣赏着小雌驹的成果。不得不说她堆得很棒。沙堡里甚至有一条注满水的护城河,河上还有座用冰棒棍做成的吊桥。

暮光惊奇的吹了声口哨。“你的城堡堆得可真漂亮。长大后你想住在这样的城堡里吗?”

那小雌驹点点头,又用蹄子把稻草和布头做成一面小旗。“我会的。”说着她把小旗给暮光看了看。“你想把旗子插上去吗?”

暮光闪闪知道,生活中有些事情是无法拒绝的。

1:第六次拯救世界。

2:当幼驹需要你的时候,帮她完成沙堡。

当暮光根据时间、日期和天气来把旗帜一丝不苟的摆对时,这匹粉白色的小雌驹已经爬上了跷跷板。在她坐稳后,小雌驹用她(印象深刻的)魔法把自己推到另外一边,这样她就会起起落落。她笑得很开心,上上下下的晃来晃去。

见状,暮光只觉得心中一阵悲伤。她小心翼翼的问道:“还有其他小马来这里陪你玩过吗?”

小雌驹摇摇头。“我不记得了。”

暮光心中的悲伤只增不减。“哦,可怜的小家伙。连你妈妈都没有……“

见那个小雌驹用魔法把一块大石头举起来,在跷跷板对面的座位上盘旋的时候,她又把后半句咽了回去。“这样就很好了,真的。要不是我不想多用角的力量,我大可以——“

哐当!嗖!

那魔法强的堪称古怪的小雌驹让石头自由落下,坠到跷跷板另一侧,让自己嗖的一下就升上了天。暮光连忙飞了起来,想要把咯咯直笑得小雌驹接住。不过她这是纯属自找麻烦。那小雌驹飞的比暮光更好。她犹如一只小小的闪电飞马般在宽敞的房间里飞驰而过。

没一会,她们俩就回到了地面上,小雌驹伸出蹄子抱着暮光的前腿。“你会多呆一会的吧?拜托——求你了——求你了求你了?“

暮光做了个鬼脸。“我确实要忙着去好好批评某个小马。但是……再玩5分钟也无妨,对吧?“


50分钟过去了,暮光完全忘了时间还在流逝。徜徉在秋千、滑梯、涂色书和十几轮越来越危险的游戏里(小雌驹这么小就会飞行会传送,让这一切更加危险了),暮光几乎忘记了她来这儿是干什么的。

直到它摔在了她身上。

暮光平躺在房间里假草地上,用她长长的前腿把小雌驹抛向空中,又接住她。一次。两次。三……

噗!

塞拉斯蒂娅突然出现在暮光上方,两只小马脸上写满了困惑。霎那间,暮光脱口而出,“哦,淦(shi—)——“,然后便被突然出现的大公主压了个正着。(注:“大公主”,此处使用了ample,即big的一个高级替代词,所以作者这里是字面意义上的很大只的公主)

最后,她们俩谁也不敢看谁,退到了一张沙发上。由暮光打破了僵局。

“为什么你一开始没有告诉我那匹小雌驹就是你?说实话,塞拉斯蒂娅。当我看到那个和你长得很像的孩子的时候,我就有好多问题想问了。“

塞拉斯蒂娅点点头,又抻了抻腿。“可以理解。那么,这是第一个问题的答案:我根本不知道是今天和我玩的是你。我也不知道自己是塞拉斯蒂娅,或者自己长大后会成为塞拉斯蒂娅。又或者未来会拥有一座城堡。或者成为公主。或者……“

她的声音越来越小,最后她长叹一声。但这声叹息却没有早先进入密室的那种痛苦了。她对着那扇位于消失的门附近的柜子点头示意。

“至于你刚才提到的那些小瓶子,“她接着说,”每种瓶子里装的药水都是一样的,只是计量不同。最小的瓶子持续半小时,中瓶一小时,大瓶大概2到3小时。我进来后会根据自己的心情选一瓶喝下去,再度过一段孩子般快乐的时光。“

“那你为什么忘光了一切呢?“暮光又问道。

塞拉斯蒂娅扬起眉毛。“这不是一个很好的减压方法吗?特别是满脑子都是些削减预算,最后期限,还有什么超越了时间与空间的怪物之类的东西的时候。“她微微一笑。”暮暮,我的童年真的很遥远,我几乎什么都记不起来了。而这……不过是在世界的重压都抗在肩上的时候,获得一些童趣的千载难逢的机会罢了。很多小马都需要时不时减减压。有的小马收集邮票。有的小马看冒险故事。有的小马喝酒。而我……“

她朝房间里那沙堡瞥了一眼。

“而我建造沙堡,再幻想自己能够住在里面。“

暮光点点头,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这沙堡真的很漂亮。“

“是最漂亮的。“

又陷入了沉默。暮光又一次问道。“你也曾像小雌驹般在日光下酣睡吗?“

“常常如此。“

“那一定很可爱。“

“确实,“塞拉斯蒂娅站起身来。”做了一阵子小雌驹后,我真的感觉很平静。用另一只蹄子踏足地面的感觉……“她说着伸展了一下那宽大的后背和巨大的翅膀。”暮暮,关于你跟踪我来到这里这件事,我就不做计较了,毕竟我自己也有错。“

“哈?“暮光皱起眉头。

“直到现在我才告诉你,有一个能够释放压力,逃离这个世俗的密室,是我的错。“塞拉斯蒂娅解释道。”我也没有把创造密室的咒语告诉你。露娜在坎特洛特里也有个密室。音韵在水晶帝国里也有。不过据我所知,那也可能只是第二卧室……“

塞拉斯蒂娅突然意识到她在和谁说话,于是她连忙闭嘴。

“那么,既然你已经知道这一切了……暮暮,你准备在密室里放点什么?“她和善的笑了笑。”当然了,你也可以把密室里的东西作为自己的秘密。露娜密室的内容我也一无所知。不过我倒是知道它在哪。“

暮光以蹄子敲了敲下巴,陷入了沉思。“老实说,我还没开始考虑呢,公主。我会把密室打造成第二个图书馆吗?要不然就是有温泉的美丽森林?很难说啊。“她抬起头来。”但我知道我想尝试什么,最起码……那时候是想的。“

她瞥了一眼架子上的小瓶子。


露娜公主穿过那炫目的光门走入房间,踉踉跄跄的勉强站住。她正用魔法松松垮垮的抓住一个杯子,里面装满了某种褐色的,味道浓烈的东西。她毫不掩饰的直接问道。“嘿,蒂娅。你的密室里还有波旁威士忌吗?我的……我的……我不告诉你我那些存货去哪了。“

当房间中的两只小雌驹朝她这边看的时候,她的声音也减弱了下来。她们匆忙离开游乐场,去迎接这位新来的客人。

“来玩吗?“小小的暮光问道。

“来玩吧!“小小的塞拉斯蒂娅要求道。

露娜狠狠的眨巴眨巴眼睛,隔着杯子看了看这两只小雌驹。她把剩下的酒一饮而尽,打了个嗝。“很好。第一轮:捉迷藏。我会把东西放在你们能找到的地方,再坐在那把舒适的扶手椅上看你们找的。你们两个去找吧。找什么?找更多的波旁威士忌。也许应该再来点冰。哦还有零食。恩,先找零食。还要找些小号的纸杯蛋糕。我想看你们两个吃纸杯蛋糕……那一定可爱死了!“

没错,那的确可爱死了。

thumb_up16
0thumb_down
排序:按时间 升序
1楼
Sunsight_Skytech Lv.7 天马
评论 沙堡

突然好奇如果一下子超量饮用年龄药水会怎么样……:ftemoji_twicrazy:

19 天前
2楼
圆月之狼 Lv.4 独角兽
评论 沙堡

我想看露娜的密室(估计是一个类似酒窖一样的地方),还有韵律的密室(第二个卧室。。。。。。干啥的?):ftemoji_sgpopcorn:

19 天前
3楼
上官轩清 Lv.3 天马
评论 沙堡

哇都变小雌驹了也太可爱了叭

19 天前
4楼
大黑星 Lv.1 麒麟
评论 沙堡

公主。我会把迷失当作第二个图书馆吗?

应该是“密室”吧

19 天前
5楼
海豹晒晒 Lv.7 独角兽
评论 沙堡

回复43292 @大黑星 :确实,改了改了,昨天忘了这事

 

19 天前
6楼
Shining_Moonlight Lv.4 独角兽
评论 沙堡

小雌驹~我们都是小雌驹~

18 天前
7楼
莹草喵 Lv.8 陆马
评论 沙堡

文章的里的密室不更是代表每个人心中的秘密花园吗,塞拉斯提亚因为时光的流失而渐渐变得沧桑,使得她越来越沉醉于对于童年的回忆了,导致她的密室是这样子的,而暮光则是作为一个天才少女,从小便被学识与好胜心夺取了童年的快乐,所以她其实是没有属于自己的童年的。而露娜作为夜的主人,被塞拉斯提亚荣光的压制者,她的生活是压抑的,是孤独的,是寂寞的。通过文章的后面我们不难猜到,露娜的密室其实就是酒窖,露娜在里面通过沉醉来忘记自己的孤独忘记自己的寂寞。而韵律。。。。。

17 天前
8楼
奇幻光影 Lv.11 麒麟
评论 沙堡

回复43248 @Sunsight_Skytech :

看文中对不同量的描述,应该也就是持续时间长一些,不会有其他问题……那个药剂只能把她们变成幼驹。

10 天前

登录后方可发表评论

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显示模式:

源格式
文本格式
极简格式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

信息栏

有问题?查看用户手册

EquestriaCN 小马中国

在爱发电捐助我们:https://afdian.net/@fimtale
如果您已完成捐助,您可以将捐助页面截图并联系我们以获得“赞助者”徽章。

FimTale 用户交流QQ群:938048195

FimTale分级制度
E

基于Everyone标签的内容应适合所有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不应包含任何黑暗、恐怖、血腥、性暗示、“哲学”、辱骂等内容,且不引起大多数用户的不适。



T

基于Teen标签的内容适合13岁以上的青少年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轻微的血腥、暴力、恐怖描写。



R

基于Restricted标签的内容:图片不应包含Derpibooru的explicit与suggestive标签;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刻意或详细描写角色死亡、受伤或其他暴力过程的剧情。此分级容易造成不适,请读者慎入。

收录该文章的频道
  • 欢乐向日常喜剧

    DreamsSetFre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