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re_vert
国瑞Soive
国瑞SoiveLv.2
天马
长篇翻译
T
已完结

破镜重圆Break Your Heart

原文地址: https://www.fimfiction.net/story/298916/1/break-your-heart

如若转载,请与本作的原作者与译者联系。

第四章 蠢蠢欲动Precocious Crusaders

chrome_reader_mode 11,947 event 5 月 8 日 thumb_up 17 thumb_down 0
visibility 212 forum 1

云宝慢慢地飞下回到她家下方的田野。黄昏一片,一天的最后一缕曙光在遥远的山脉后面垂死着燃烧。

云宝穿过公园时,头下垂着。因为这样,她要花更长的时间才能回家,但她始终喜欢看到这里的小山丘和变红的树木。她认为这也许会振奋自己的精神。

云宝以为她可以听到远处微弱的喊叫声,但她什么也听不清。她停下来,耳朵抽动了一下,但是然后她耸了耸肩,继续走着,没有理会它。

然后,她听到第二声在她身后“哦,云宝!”

云宝回头看向自己,发现瑞瑞正在向她这边小跑。一个小小的笑容爬上了云宝的嘴稍。 “嘿,瑞瑞。怎么了?”她说,并不是很悲伤。

“哦,我只是在回家的路上,正好见着你了。”瑞瑞回答。

在云宝回话前,瑞瑞又说:“你的房子——这不顺路啊。”

云宝耸了耸肩。 “我想我在公园走走。”

瑞瑞笑了。 “好吧,如果你现在要回家,我的商店就在路上。你想和我一起走会儿吗?”

云宝感激地点点头。 “是的。那太好了。”

云宝对瑞瑞的成功大为赞叹,然而瑞瑞只是默默地陪着她。她刚刚失去了阿杰和萍琪...哇,那两个可能是她最好的最好的朋友。现在她已经没有了。

潜意识让云宝感到不适。首先是吉尔达,现在是阿杰和萍琪。她的这些朋友拥有的共同点就是她最后都失去了。

云宝叹了口气。好吧,至少她和暮光的共同点是都爱《无畏天马》。也许她会让暮光再推荐一本书,然后她们可以开始讨论。而且小蝶总会陪着她。只是和她一起坐着看漫画,或者和她一起散步,或者和她躺在星空下,就足够了...

云宝感到自己正微笑着,那些回忆让她轻轻脸红。然后一团罪恶感扫过她,打破了回忆。不,你还有机会,云宝想。你曾经拥有过小蝶。然后,在你不再寂寞的那一刻,你就抛弃了她。你利用了她,你配不上她。

云宝因为最后一个念头而抬起了眉头。 “配不上”?为什么她会这样想?

(以下文字有大量性BUYSOMEAPPLES暗示,请谨慎观看——译者注)

云宝陷入了沉思。暮光与她的谈话让她重新思考了一切。

现在云宝想通了,她不仅被小蝶所吸引。她喜欢小蝶,非常喜欢。没意识到这点,云宝真是太愚蠢了。自从她们第一次见面以来,她就对小蝶产生了极大的迷恋。即使云宝和其他很多女孩睡过觉,但她爱小蝶并比其他人花费更多的时间去和小蝶在一起。

当然,小蝶非常漂亮,以至于她曾经是超级模特,但这并不是唯一的原因。她为了小蝶而失去了童贞,云宝首先问的就是小蝶,尽管她冒着遭到拒绝的风险并且永远不会有这个故事可以讲给暮光:云宝黛西第一次让一个女孩入床的经历。她本可以先问吉尔达,毕竟,吉尔达没有理由拒绝。但是,即使云宝与吉尔达有更多共同点,云宝还是发现她无法估量小蝶到底有多棒。她脸红时有多么可爱,可人的小声音那样甜美,令人惊叹的蓝眼睛里那样...

“哦——吼——!!”

一声大声的兴高采烈的欢呼声将云宝突然从她的内省(你确定???——译者注)中拉出来。是从同一个声音传,遥远的喊叫声,但现在已经越来越近了。现在云宝可以更清楚地听到它了,她知道了这是谁的声音:萍琪派。

云宝和瑞瑞停下脚步,惊讶地看着喊叫的源头。她们可以看到萍琪在山上蹦跶,翻转和旋转,叫着说:“就这样!!!!!!好!!”她在山顶叫着。

云宝和瑞瑞张开了嘴巴,凝视了片刻之后,云宝摇了摇头,大喊:“嘿!萍琪!”

萍琪刚转过身,就看到了云宝黛西,她兴奋地尖叫。刹那间,她在云宝黛西反应过来前冲向了她。

云宝在距她几英寸远的笑脸眨了眨眼。她结结巴巴地说:“呃……你在做什么,萍琪?”

萍琪开始快乐地弹跳和尖叫。 “你真是个同性恋!太好了!这是有史以来最好的惊喜!”

五彩纸屑出现在他们的头顶上,而萍琪继续在周围大笑和翻滚。云宝和瑞瑞默默地凝视着萍琪片刻。云宝困惑地说道:“你……你不生气吗?”

萍琪突然停下来,歪了歪头。 “生气?我为什么要生气?”

萍琪笑了,再次开始弹跳。她唱歌说:“你是个同性恋!”

云宝焦急地向她冲去。 “别那么大声,萍琪!这是秘密,记得吗?!”

萍琪喘着粗气摔了下来脸红了,捂住了嘴。 “我很抱歉,黛西!”她说。

云宝叹了口气。 “没关系,萍琪。只是……下次小心点,好吗?”

瑞瑞清了清嗓子。 “所以,你也喜欢母马吗,萍琪?”

萍琪又开始跳跃,使劲点着头。 “嗯,嗯!不过我也喜欢公马!优雅的公马,壮丽的母马,我都喜欢!”

“四个,”瑞瑞说。

萍琪停止了跳跃,她和云宝困惑地转向瑞瑞。 “ 哈?”她们异口同声。

“我必须告诉斯派克,他的四个朋友都是同性恋,” 瑞瑞阐述道。

萍琪又一次戏剧性地喘着粗气。她期待着蹲下。 “我们的其他朋友也是?有谁?!有谁?!”

瑞瑞咯咯地笑。 “暮光和小蝶。”

云宝黛西皱了皱眉。 “苹果杰克绝对不是,”她冷冷地喃喃道。

萍琪站了起来。 “ 哈?”

瑞瑞悲伤地叹了口气。 “苹果杰克...算了,不说为妙。”她轻轻地说。

萍琪疑惑地喘着粗气。 “为什么不?”她小声说。

瑞瑞将她的蹄子放在萍琪的肩膀上,看着她的眼睛。“阿杰是……保守的小马,她的观念留在过去。她只是……不太理解它。”

萍琪感到沮丧和困惑。 “但是为什么不呢?她认为这有什么问题吗?怎么了吗?”

瑞瑞转过头,说出了答案。 “好吧,首先,她的家人非常的传统。对于苹果家族来说,他们希望小马驹在农场长大,嫁给另一只异性的陆马,生儿育女,在农场养育他们,周而复始。这是有道理的;他们必须获得更多帮助,因为大多数小马不想在农场上工作,并且只有陆马适合踹果树。”

萍琪的眼睛震惊地睁大了。 “所以他们甚至不让自己的孩子嫁给飞马或独角兽?”

瑞瑞吟。 “嗯……不,不是完全那样的。他们……嗯……让他们的孩子嫁给飞马和独角兽,但他们会向孩子施加强烈压力让他们不那样。当他们嫁给一个非陆马时,就像不想种田的陆马,苹果家族的其余成员都会避开他们,直到他们死或离开。”

萍琪喘着粗气。 “但是那是……那太……”

“残忍?”云宝接道。

“嗯...我不会说得那么绝,” 瑞瑞说。 “我会说她被误导了。”

萍琪踩了她的蹄。 “但是那是错的!小马不应该那样抛弃他们的家人!”

瑞瑞叹了口气。 “我同意。”

萍琪转向甜苹果园。 “我要和那个女牛仔谈谈!”她狠狠地宣布。

瑞瑞摇了摇头。 “我怕你做不到,”她伤心地说。萍琪转过身来。 “为什么?我们只是告诉她-”

“不。那样行不通。阿杰太固执了,无法改变主意。除非……那种东西。”

“什么东西?”萍琪问。

“好吧,”瑞瑞回答,“可能最简单的方法是,她被某匹雌驹吸引,并迫使自己面对它。她肯定会想抑制自己的情感,但那智慧变得更糟,也许接受会变得更好。”

萍琪笑着跳着。 “你认为那行得通吗?”

“不,因为我不认为阿杰被雌驹所吸引。”

“你怎么知道?”

“通过观察她。阿杰对种马不舒服,很冷淡,但是在其他母马周围却很自然。至少只要她不认为自己被它们同性恋化。与性有关的任何事情都会使阿杰感到不舒服,但是她在雌驹周围很自然,因此她不会将雌驹与性行为联系起来,因此我们可以合理地推断出她没有被他们吸引。”

云宝擦了擦她的头。 “所以,呃……还有什么可以让她可以理解的?”

瑞瑞疲倦地叹了口气。 “好吧,因为我站在你这边,而萍琪也被证明是个同性恋,所以苹果杰克或多或少地失去了她所有的朋友。也许仅靠这件事就可以做到。如果不行...那么,那就是她可能永远不会理解它,也再不会成为我们的朋友。有些事比失去朋友要痛苦多了,但对阿杰来说应该没多少。”

她们三个静静地坐在一起。所有人的情绪低落。过了一会儿,云宝笑了笑,说道:“好吧,至少我们还有你。”看着萍琪。

萍琪倾斜了头。 “你什么意思?”

云宝说:“我以为你也讨厌我。当你离开时,我以为你在逃离我。”

萍琪再次喘着粗气。 “你真的这么想?哦,我很抱歉,黛西!我不是故意的!”

瑞瑞笑了。 “到底看来,一切顺利,对吧?”

云宝笑道。 “是的。但并不是‘一切’都顺利。我们还是失去了阿杰。”

“我们仍然可以让她回心转意的,” 瑞瑞安慰地回答。

瑞瑞和云宝和萍琪道别,然后萍琪垂着头回糖块屋。 “今天太惊喜了,我以为我是糟糕的,没想到黛西也是同性恋,太惊喜了!”她惊讶地喃喃道。

云宝和瑞瑞默默地走了旋转木马精品店。瑞瑞一和云宝道别,云宝便飞回她的房子,立即上床睡觉,休息了很久很久。

 

* * *

 

尽管从昨天起,瑞瑞仍然有些忧郁,但她还是能够很愉快地恢复正常作息。她为自己做了些早餐,开了商店大门,卖了一些衣服,六点钟时,她又把它关了起来,并缝了一个小时的衣服。今天是星期五,这意味着甜贝儿要来吃晚饭了。瑞瑞叹了口气。她和别的小马一起吃的最后几顿饭灾难性地结束了,她希望自己可以独自一人安静地吃饭。

然而,还是有一个安慰的:尽管甜贝儿还不知道同性恋,但她们的父母完全接受同性恋小马,而瑞瑞没有理由相信甜心人不会。像上两次一样,这次的共餐绝对不可能以眼泪结束。

瑞瑞想着。当然,这顿饭的后果还不是很确定。瑞瑞希望她与甜贝儿的谈话不会让每个小马心痛,尤其是因为她打算允许甜贝儿告诉童子军们。当然,她需要这样做,甜贝儿的同性朋友当然需要更多的支持。但是她真正担心的是小萍花...

瑞瑞整理完衣服,将它展览在一个模特上。完成了装饰,便开始晚餐。它只不过是一份简单的沙拉,但是瑞瑞有几种调味料可以使它尝起来像美味。当她选择其中一个时,她就摆好桌子,并在等待妹妹的时候开始设计另一种调料。

十三分钟后,她的铃响了,她听到了甜贝儿的高声呼叫,“嗨,瑞瑞!你绝对不会相信我和童子军们今天所做的!”

瑞瑞微笑着转向自己的妹妹,脸上还带着红框眼镜。 “你好,亲爱的。好吧,你为什么不在晚餐时告诉我所有的事?让我先做完蹄上的活。”

瑞瑞白色的、卷曲鬃毛的妹妹笑了。 “好的!”她喊着,小跑到桌子上。

在瑞瑞再缝上几条线之后,她收起了眼镜,和甜贝儿坐在桌旁。

妹妹向她讲述了她们今天骑龙,捉蝴蝶和花样游泳,瑞瑞认真地听着。正如瑞瑞所预料的那样,所有这些活动都以灾难性的方式结束了,甜贝儿对每一次失败的描述都让瑞瑞笑了。

“……然后我们不得不上梯子把飞板璐从树上救下来!我们把她就下来后,我就来了!”

“听起来真是令人兴奋的一天,亲爱的。”瑞瑞饮了她的水,沉默了片刻。见状,甜贝儿问:“嘿,有什么问题吗?”

瑞瑞摇了摇头。 “不,我很好。”她又饮了一口,叹了口气,说道:“ 甜贝儿,我有一些重要的事情要告诉你。”

甜贝儿焦虑地皱着眉头。 “不好的事?”

“啊,其中有些是。但不是……非常糟糕。”

甜贝儿忧虑地点了点头。 “好吧……”她不确定地说道。

瑞瑞又喝了一口。 “首先,你知道'彩虹'是什么意思吗?”

甜贝儿摇了摇头。

瑞瑞叹了口气。 “好吧。好吧,‘彩虹’就是说‘同性恋’的另一种方式。这意味着将被其他相同性别的小马所吸引。例如,一个同性恋的母马的特殊小马是一个母马,同样,一个同性恋的公马的特殊小马是一个公马。”

甜贝儿看起来有点困惑。 “你的‘喜欢’的意思是……约会和接吻之类的?”

“是的。这样的夫妻被称为“同性恋夫妇”或“同性恋夫妻”。”

 

“所以……天琴和糖糖是一对同性恋夫妇吗?”

瑞瑞笑了。 “当然,是的,他们是。你观察得很好,亲爱的。”

甜贝儿看起来很焦虑。 “但是……那很奇怪。为什么母马会喜欢别的母马?”

“因为她们就是喜欢其他母马。这没什么问题,这就是它们的本性。大多数小马不是那样,但有些是。我几乎可以保证你的一个朋友正是。”

甜贝儿睁大了眼睛。 “真的吗?谁?”

“真的,可能正是你的朋友之一。有些小马直到变老才知道被她们吸引了,所以你的一些朋友可能是同性恋,但自己尚未意识到。甚至有可能你就是。”

甜贝儿喘着粗气。 “什么?但是我不是!我喜欢公马!”

瑞瑞笑了笑,轻轻地说:“我不是说你是,但你可能会是。你还有可能喜欢小公马和小母马,这叫做双性恋。意味着你两者都喜欢。”

“我不认为我喜欢雌马。”

“那也很好。这只不过是一种品味而已。”

“好吧。”

“还有另一件事要告诉你。但是首先,你必须保证除非我允许,否则不要告诉任何小马。”

甜贝儿点点头。 “我保证。”

瑞瑞叹了口气。 “好。所以,第二点,我最好的朋友中的大多数都是同性恋。小蝶和云宝黛西是同性恋,暮光和萍琪是双性恋。暮光、云宝和萍琪都是今天才告诉我的,但我知道小蝶一阵子。”

甜贝儿惊讶地张开嘴。 “她们是?!”她惊呆了。

瑞瑞点了点头。 “是。”

“但是……我为什么不能告诉任何人?”

瑞瑞深吸了一口气,然后回答:“因为有很多小马认为这不行。”

“为什么?”

“因为她们与大多数小马不同,这使他们感到恐惧。记得每个小马以前是怎么害怕可拉的吗?这是同一回事。同性恋小马让其他小马知道他们的身份实际上是很危险的。他们经常会被欺负,有时甚至因此受到伤害。”

甜贝儿看起来很恐惧。 “小马会伤害同性恋小马?”

“有时候。值得庆幸的是,这种情况很少见,因为塞莱斯蒂亚严格禁止这种行为。这样做被称成‘歧视罪’,你可能因此入狱。”

瑞瑞看了看窗外,微笑着。 “小马谷实际上是同性恋小马的热门住所,因为这里被认为很安全。坎特洛特几乎不受歧视的侵害,因为塞莱斯蒂亚亲自监督,而且小马谷也很享受这些好处,因为它离坎特洛特很近(坐火车你管那叫近?——译者注)。坎特洛特本质上是想住在大城市里的同性恋的首选目的地,而小马谷则是那些无力负担或想要在一个小镇中居住的小马的首选。”

甜贝儿洗了她的蹄子。 “那这里有歧视罪犯吗?”

“几乎没有。但是这里仍然有一些不宽容的小马。”

“像谁?”

瑞瑞做了个鬼脸。 “阿杰。”

甜贝儿吸了口冷气。 “苹果杰克?她……她-”

“哦,不用担心,阿杰不会伤害别的小马。她是一只好小马。但是……啊,怎么把说呢……她从小就被养成相信种马只应该和母马在一起,反之亦然。她认为成为同性恋是错误的。”

“但是...但是她不知道你的朋友现在是同性恋吗?她打算做什么?”

“好吧,她和我们分蹄了。很不幸,我对此感到非常难过。但是我必须尊重她和她的信念,并希望她最终能理解。”

“ 阿杰 ... 阿杰不再是你的朋友吗?但是...”

甜贝儿开始流泪。 “这意味着我……我不能再与小萍花成为朋友了?”

瑞瑞摇了摇头。 “不一定。阿杰可能现在不想与我们建立联系,她甚至可能不希望小萍花与我们其中任何一个进行联系,但是苹果家族的好处是他们不相信别的小马会干扰自己。即使阿杰不希望小萍花再成为你的朋友,我也不认为她会阻止她。”

甜贝儿松了一口气,擦了擦眼睛。

瑞瑞继续说道:“你可以告诉飞板璐和小萍花我的朋友是百合。但如果这样做,你必须保证让她们保证不告诉别人。”

甜贝儿扬起了眉毛。 “什么是百合?是喜欢母马的母马吗?”

“是。”

“啊。”甜贝儿眯起眼睛。 “为什么我可以告诉童子军们?”

“这不是重点。所有你需要知道的,我认为这对她们也会有好处。”

甜贝儿困惑地凝视着瑞瑞,然后说:“好吧……”

瑞瑞站了起来。 “你该回家了。为我向父母问好。”

甜贝儿给了瑞瑞一个微笑。 “好的。”

甜贝儿离开精品店,向瑞瑞挥蹄致意。 “晚安,姐姐!”

“晚安。”当门关上时,瑞瑞回喊。

瑞瑞舒缓地叹了口气,回到她豪华的沙发上,祈祷自己并没有犯很大的错误。她还希望飞板璐现在不会感到孤单...

 

* * *

 

小马在小马谷开展业务的喧嚣声是飞板璐每天早晨听到的第一声声音。随着新的一天开始,热闹的街道熟悉的声音涌入了飞板璐的耳朵,她微微地睁开眼睛。她打着哈欠又伸了个懒腰,使被子从睡袋上掉下来。在她坐起来睁开眼睛并梳理好鬃毛后,她拉开了帐篷的襟翼,向外面看。昨晚的雨使她的帐篷外部微湿。今天外面有点多云,但不太冷。她今天可以不带围巾。

飞板璐回到帐篷里,挖出牙刷和牙膏,刷了牙。在她漱了口洗好牙刷,并将废水排到小巷的排水沟中之后,她朝着那座遥远的钟楼看了一段时间。六点十一分。飞板璐笑了。她今天有足够的时间在去学校前吃早饭。

飞板璐戴上头盔,离开帐篷,骑上滑板车,并骑着小翅膀迅速推动她骑行到糖块屋。到达那里后她打开门,店门前的铃铛叮叮作响。她立即??受到萍琪派的欢迎,萍琪冲到门前说:“嗨,飞板璐!你要马芬吗?”

“当然!” 飞板璐说。

萍琪笑了。 “哪一种?”

“蓝莓!”飞板璐回答。萍琪对她眨了眨眼。 “马上就来!”

当萍琪跳回厨房时,蛋糕夫人从厨房偷看了头。 “你好,飞板璐!”她高兴地说。

“嗨,蛋糕夫人!” 飞板璐回来了。 “孩子什么时候才会来临到这个世上?”

蛋糕夫人笑了笑,走进了房间。她是一个中年人,蓝色的身体十分圆润,粉红色的头发无比飘逸。她的可爱标志是三个纸杯蛋糕,突出的腹部上戴着白色围裙。当她轻轻抚摸它时,她回答道:“很快。实际上几天前我们才洗过婴儿澡。当然,萍琪的计划。我认为我从来洗过更好的一次!”

飞板璐咧嘴一笑。她很高兴见到蛋糕的新宝宝。随着它的成长,她更加兴奋地看着它。和像萍琪这样的姐姐在一起,怎么能不酷呢?

萍琪很快就会带着一个小托盘回来,上面放着三盘金黄的,蓬松的,香气扑鼻的蓝莓马芬蛋糕。一将它放到飞板璐前,橙色的飞马就立刻将它们解决了。和往常一样,它们很棒。没有什么能比蛋糕更好。

当飞板璐了结最后的马芬时,她看到萍琪开心地搅拌着面糊,咧着嘴笑着,哼着小歌。她似乎心情特别好。飞板璐吞下了嘴里的马芬,问:“怎么了,萍琪?”

“没事~”萍琪几乎是在唱歌。飞板璐不信。萍琪现在就像是童话中沉入爱河的公主。

飞板璐笑道。 “你在想你的特别小马,对吗,萍琪?”

“嗯.....嗯-” 萍琪几乎没注意。

飞板璐咯咯笑了起来,然后喊道:“好吧,我得去上学了。放学后见!”

“再见!”蛋糕夫妇和萍琪回道。

当飞板璐回到她的帐篷时,她想知道是谁吸引了萍琪。他们有没有在情蹄日约会?也许待会就能看到萍琪和她的特别小马一起出来?

想到这一点,飞板璐想起了她曾经幻想过的情蹄日。当她看着所有的情侣们都在卿卿我我时,她幸福地想象着自己亲密与自己所爱的对象,也是她的偶像,她梦寐以求的母马:云宝黛西。

在飞板璐的眼中,云宝黛西非常完美。她从许多方面体现了飞板璐对自身的追求。她很自信,很坚强,很快,很酷炫。自从她初次搬到小马谷以来,飞板璐就对云宝产生了钦佩和敬意。

飞板璐的最大愿望之一就是能够飞行。她的另一个伟大的梦想是被云宝所爱,成为她的爱人,云宝将会抚摸和安慰她,成为她的导师,训练并支持她,直到她终于可以克服重力,飞向蓝天。如果真的那样了,那飞板璐真的是捡了个大便宜。她将触及天空,并与有史以来最伟大的、最令人惊叹的小马拥有一段恋情。她将像在天使怀抱中那样幸福。

当然,飞板璐知道这只是异想天开;如果她摸了云宝的耳朵,飞板璐确信她与云宝就完了。飞板璐非常肯定其他飞马对她的看法。

因为飞板璐即飞不起来又是同性恋,这使她一直受到欺压。其他孩子对她毫不留情,她是每个恶棍恶作剧欺负的首选。 没有小马想要收养她,所以有一天飞板璐决定要逃跑,因为白雪顶峰女士告诉过她,有两个云中城的同性恋飞马一起搬到了小马谷。

飞板璐决定搬到小马谷。首先是因为她知道在那里民风淳朴得多,而且她也希望自己能够见到白雪顶峰女士说到的那两只飞马(白雪顶峰女士拒绝告诉飞板璐她们的名字)。一旦决定,她列出她生活所需的物品:庇护所,温暖的被褥,洗漱用品和交通工具。清单完成,她就开始在云中城及其附近四处捡钱。 飞板璐耐心且警惕。通过日积月累(她将其存放在鞋盒中,藏在床底下),她逐渐收集够钱来购买所需的东西。

这的确费了一段时间,但没有飞板璐想象的那么久。她本来打算节省开支,但发现小马意了多少钱令她感到惊讶。在相对较短的时间内,飞板璐的钱足够购买一个小帐篷,一个睡袋,一个大的毛绒枕头,一个温暖的被子和一个背包了。当她拥有所有物资并偷走了牙刷和牙膏后,她写了一张纸条,告诉白雪顶峰女士,她要离开了,不用担心。那天晚上,她把便条放在床上,收拾好用品,然后从孤儿院偷偷走了。

飞板璐跑路后,奔向云中城的边缘,扯下了一小片云,保持平很,直到它飘落到下面的稀疏树林中。当她到达地面时,跑进了树林。她跑了很长一段时间,以确保没有小马能够找到她。当隐藏的足够深时,她便搭好帐篷,度过了第一个夜晚。

飞板璐逃亡真是令人兴奋。在前往小马谷的漫漫长路中,她每晚都扎营,吃着从树上摘下的水果,装满背包以备不时之需。

短短几天内,她到达了小马谷。他们说的是对的,小马谷比云中城好一百万倍,因为它的竞争与阶级分化不如云中城。

飞板璐安顿下来并在小巷里安了家。她立即??报名了学校并在镇上广为马知。最初,居民有点担心,以为她是一个失控的流浪儿童。尽管如此,镇上的安全与飞板璐的乖巧还是让大家忘了这事。

飞板璐受到了采妮女士的热烈欢迎,并很快与其他学生成为朋友(当然,除了提亚拉与希尔瓦)。她过着舒适的生活,她的帐篷和睡袋总是非常温暖舒适,小萍花欢迎她随时来果园摘苹果。她还总是能够从萍琪派和蛋糕夫妇那里获得免费的马芬,而苹果家也总是很乐意与她共餐,所以飞板璐从未饥饿过。

至于娱乐,飞板璐可以与其他公马母马一起参加可以的任何活动,没有任何麻烦。几乎没有人担心她不会飞,毕竟她其他方面的优点弥补了自身先天性的缺陷。当然,飞板璐继续在大街上寻觅硬币,并囤积下来购买自己想要的其他东西。漫画,玩具,游戏,而且自从云宝介绍《无畏天马》给她之后,她就开始读书了。她也总是想着把自己收集的部分零用钱留下来,给未来的自己买房。总而言之,飞板璐的生活非常棒。

但是,飞板璐从未找到白雪顶峰女士提到过的同性恋们。飞板璐曾希望,如果她能找到她们,她们可能会成为她的导师,并成为可以与其谈心的人。哎,飞板璐唯一找到的同性恋夫妇是一只独角兽和一只陆马——而不是两只飞马。由于这个原因,飞板璐仍然感到有点孤单,因为她没有可以完全信任的人。

虽然如此,尽管飞板璐还是有点孤单,拥有云宝黛西也只是幻想,但这仍然是她最大的梦想。她将永远爱云宝,为她做任何事情,哪怕云宝从未爱过她。

当飞板璐回到帐篷,整理好课本,将它们装在书包中,然后去上学了。她很早就到了学校,于是她向老师问好,放好书包,停好滑板,并在等待其他同学时读了《无畏天马与魔法彩石》。当她听到小萍花“嘿,飞板璐!”的一声后,她合上书,微笑着转过身来。 “嘿,” 飞板璐回答。小萍花小步走到飞板璐旁,说道:“我想到今天我们可爱标记童子军又有啥新活了!既然我们都这么喜欢无畏天马,我们可以去试试当宝藏猎人!”

飞板璐咧嘴一笑。 “嘿,也许那会是我的天赋!我很擅长在大街上找钱。也许我也会擅长找宝藏!”

甜贝儿进教室后跑了过来,说:“嘿,伙计们!”

“嘿,甜贝儿!”另外俩个童子军大喊。甜贝儿坐在小萍花旁边,说:“我有话要告诉你们。”

“什么?”小萍花问。

“嗯,我认为我们应该等到放学再说。”甜贝儿回答。 “这实际上是一个秘密,不允许告诉其他小马。”

小萍花和飞板璐一脸懵逼,但飞板璐还是说:“好。”

童子军整天心不在焉,时不时地看眼时钟。连她们的同学都看出她们有多烦躁。随着放学的临近,这一天过得似乎也越来越慢。

终于,铃响了。童子军向俱乐部小屋疾驰而去。到那里后,她们疲惫地喘了约一分钟的气,然后小萍花说道:“那么,甜贝儿……呼……嘘……你想告诉我们什么?”

甜贝儿歇了一会了,然后说:“好吧,坐下,姑娘们。”

童子军们坐好后,甜贝儿说:“首先,你们所有人必须发萍琪毒誓,不要告诉任何小马。”

小萍花和飞板璐说道:“诚心发誓飞啊飞,眼里塞个蛋糕杯。”

随后,甜贝儿说:“好吧,这个秘密就是:暮光、萍琪、云宝黛西和小蝶都是同性恋。”

小萍花困惑地歪了歪头,说:“嗯?”但是当飞板璐眼睛因为震惊而睁大,跳了起来,“什么?!”

甜贝儿也跳了起来,她们俩都盯着飞板璐。而飞板璐跑到甜贝儿面前。 “她们是?!”她喊道。 “她们真的是同性恋吗?!”

“呃……是的,”甜贝儿回答道,显然被飞板璐的行为惊呆了。

“呃……什么是同性恋?”小萍花问。 飞板璐立即转过身说:“就是一个女孩喜欢另一个女孩!”

小萍花仍然感到困惑。 “其他女孩?等等……你是说,想.....恋人那样吗?”

“是的。” 飞板璐回答,又坐下了。

小萍花傻眼了。 “所以……暮光、萍琪、云宝黛西和小蝶喜欢其他的母马?”她说。

甜贝儿点点头。 “是的。”

“你怎么知道的?”小萍花问。

“瑞瑞告诉我的,”甜贝儿回答。 “她告诉我是她们告诉的她。”

“为什么……为什么我们不能告诉别的小马?”小萍花说。

“瑞瑞说对他们来说可能很危险。她说她想让我们知道,因为出于某种原因她认为这对我们有好处……” 甜贝儿停下了,和小萍花一起转向飞板璐,而飞板璐还在是痴痴地傻笑。

“呃……飞板璐?”小萍花说。

“ ...哈?”飞板璐说,被拉回了现实。

甜贝儿和小萍花继续盯着飞板璐,然后甜贝儿说:“嘿,飞板璐,你是个蠢货吗?”

飞板璐退缩了一下,脸红了。 “我...我...”

甜贝儿微笑。 “嘿,我不在乎你是不是。我仍然会是你的朋友。如果你是,我会帮你保守秘密的。”

小萍花眨着眼。 “等等。你……你也喜欢女孩,飞板璐?”

飞板璐缩着身体,看着别处。但现在没法逃避。她乞求道:“别告诉任何小马。”

甜贝儿点了点头。 “我不会的。”她用蹄子轻轻推了下小萍花。 “你也不会,对吧,小萍花?”

“啊……啊,也许。”小萍花喃喃道。她的脸仍因为甜贝儿那句话信息量过大而扭曲着。

“你怎么猜到的?” 飞板璐问甜贝儿。

甜贝儿笑了。 “瑞瑞告诉我的,因为她说这对你们两个来说是一件好事,而且她确定我有同性恋朋友。而且你因为知道她朋友是同性恋而兴奋。”

飞板璐脸红了。

甜贝儿转向仍在努力思考的小萍花。 “你还好吗?”她问。

“还好...”小萍花喃喃道。 “就是这样……所以……”

甜贝儿笑了。 “我知道这有点奇怪。但是我们会习惯的。”

甜贝儿又兴奋地跳起来。 “好了,我们今天要做些什么?”

另外两个童子军振作起来,“同性恋”这个话题马上被抛之脑后。 “我们去寻宝怎么样?”小萍花问。

另外俩个热情地表示同意。

新的一天结束了,童子军都回家了(像往常一样没有得到可爱标志),飞板璐兴奋地回到了她的帐篷,焦急地看起了漫画,一直到夜幕降临,周围没有别的小马。

当天已经变得足够黑暗和安静时,飞板璐静静地走到外面,大约走了几英尺。在从一幢建筑物的旁边算起三十六块砖头后,她在墙上发现了一堆松散的砖头。她将砖块拉开,两个隐藏的纸板箱出现在飞板璐的眼前。较小的一个存放着她的零碎积蓄。另一则存着她的成人杂志。

(以下文字含有儿童性早熟内容,谨慎观看——译者注)

不久前,飞板璐在垃圾中偶然发现一本废弃的情色小说后,开始对这些刺激她的事物产生兴趣。她寻找着更多类似的书籍,当她发现一些色情插图时,也开始搜寻图片。

有了过去捡钱的经验,她翻找了垃圾桶和大垃圾箱,并逐渐拥有了一系列色情杂志和书籍。她还把这些东西和自己的零花钱藏在一起。

但是,飞板璐发现的大部分内容都不令她满意,因为这大多数内容都有关异性恋夫妇的。她对种马绝对不感兴趣(即使他们很吸引人,更何况一般的种马模特也绝对不是这种的)但是她很快找到了一些专门针对母马行为的出版物。她记下了出版社的名字,谨慎地拿走了免费的杂志,在邮局租了一个邮政信箱,并订购了几本。她让他们把杂志装在没有标记的大信封里,这样她就可以将它们带回帐篷,而没有人会怀疑它们是什么。飞板璐通常把杂志上的两个模特想象成自己和云宝。

但是,现在她没有拿走杂志。她把藏匿物拉到帐篷里,然后把杂乱的杂志和小说拿出来,直到箱子底部,那里有她最喜欢的东西:她从体育杂志里订购的云宝黛西的海报。

尽管这张照片是飞板璐的最爱,但它很轻松。云宝只是给镜头轻笑。尽管如此,它可是云宝黛西的镜头,这才使它如此与众不同。

飞板璐脸红了,她轻轻地用蹄子擦过了照片上云宝的脸。“云宝……”她小声说。

飞板璐不敢相信:云宝也是个同性恋。她想知道自己是否在做梦,但因为怕疼而没有打自己。

飞板璐觉得她终于可以飞了。她以前只能幻想,但现在,她有了真正的机会。

她畏缩了。的确,云宝喜欢女孩,但这不意味着云宝喜欢飞板璐。毕竟,她是云宝黛西,是有史以来最出色的飞马。她可能会想要任何女孩。为什么世界上最优秀的飞行员会想要飞板璐,这是世界上无法飞行的飞马之一?

飞板璐也意识到另一件事:云宝比她大得多。那可能是个问题:飞板璐可能无法吸引云宝,还会被针对与小马驹和成年马之间的严格法律约束,无论从法律上还是从社会上。她以前曾思考过这个问题。当她抬起头来,如果她和云宝成为女友或想做某事,云宝就会蹲大牢。她想知道为什么,所以她进行了更多研究,发现这是因为小马认为这对孩子有害且危险。他们认为这种关系中的孩子受到了剥削。

飞板璐砸了地面。 “不,”她小声说。她不会受到剥削或伤害。她会这样做,她知道云宝永远不会伤害她。

飞板璐坐了起来,坚定了决心。她将竭尽全力赢得云宝的爱。她会学到云宝所授的所有知识,然后非常小心地练习。如果云宝根本不喜欢她,那会很心疼,但这没关系。但是飞板璐绝对不会让这些愚蠢的法律介入其中。如果云宝喜欢她,并且想和她在一起,飞板璐会阻止任何外界阻挠。她会说服云宝成为她的女朋友,然后她们小心翼翼可以到别的秘密的地方卿卿我我。当飞板璐成年后,她们可以公开约会并假装刚刚开始。云宝将教她如何飞行,而飞板璐将是云宝有史以来最令人赞叹,忠诚,对其崇拜不已的情人。

飞板璐渴望地凝视着海报。她明天将开始争取云宝的心。

thumb_up 17
0 thumb_down
share
chevron_left import_contacts chevron_right file_download share
排序:按时间 升序
评论 第四章 蠢蠢欲动Precocious Crusaders

这个作者也有够狠的,把小璐璐在我心目中的形象毁的一塌糊涂

4 天前

登录后方可发表评论

收录该文章的频道
  • “搞黄色”

    魔法师T_T

  • 连载进度100%

    DreamsSetFree

  • Shipping♥CP合集之M6内部CP

    DreamsSetFre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