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re_vert
国瑞Soive
国瑞SoiveLv.2
天马
长篇翻译
T
已完结

破镜重圆Break Your Heart

原文地址: https://www.fimfiction.net/story/298916/1/break-your-heart

如若转载,请与本作的原作者与译者联系。

第二章 往日风云Storm Clouds

chrome_reader_mode 11,278 event 5 月 6 日 thumb_up 17 thumb_down 0
visibility 245 forum 1


“当我的父母去世时,政府决定将我送往云中城的一家孤儿院。毕竟,这是一个飞马的城市,所以有一个很好的孤儿院是有道理的。但是当我与父母住在一起时,我们独自一家住在在一片空旷的天空中间的一所小房子里,我是在家上学的,偶尔我们会去附近的云城购物,所以我很少见到其他小马。搬到云中城,我没有结交很多朋友,我很害羞。

“但是随着时间的流逝,我慢慢适应了,并且能够适应我的新生活。其他孩子都很好,我们的主管白雪顶峰女士非常友善,所以我可以过得很好。

“但是后来,我犯了一个错误。我一生都知道自己是同性恋,但还不知道其他飞马对此有何感想。在我上学的时候,我遇到了另一个雌性霍莉花圈。她确实漂亮;她有一头草莓红色的鬃毛和一身雪白的皮毛,很快我就开始被她迷住了,我不知道该怎么办,所以我去了白雪顶峰女士。

“'白雪顶峰女士,'我说,'我有个问题。'

“'哦?' 白雪顶峰女士说:“什么事,小蝶?”

“'嗯,嗯,”我说,“我有匹认识的小马,我真的很喜欢她。我该怎么办?”

“我不认为她理解这个问题。她认为我的意思是喜欢她作为朋友,但我很害羞。我不认为她能看出来我是那种喜欢。如果她看出来了,我想她会告诉我,这是个坏主意,相反,白雪顶峰女士对我笑了笑,说:“我想你应该请她和你做一些有趣的事情。你喜欢冰淇淋,为什么不问问她想不想和你一起去冰淇淋店呢?”

“我知道那算是约会,我以为她是在建议我和霍莉约会。'你真的认为我应该吗?'我说。

“ 白雪顶峰女士笑了。“当然!我想你真的可以和朋友一起,小蝶。

“当时我很激动,没有意识到她说的是'朋友',而不是'女朋友'。我快乐地尖叫着,上床了但还是很兴奋,无法入睡。

“放学后的第二天,我发现霍莉和她的一些朋友聊天,然后我去找她。'嗨,霍莉,'我小声说,她和她的朋友们看着我。'嗨,小蝶,'她说,“怎么了?”

我在地面上刨,躲在鬃毛后面。'嗯,我想知道。'

“'什么?'霍莉说。

“'我在想,嗯...你是否想...能和我一起吃些冰淇淋。'

“霍莉笑了。'是的!太棒了!'

“我当时很高兴,脸红了,尖叫着。当霍莉看到我在脸红的时候,她停止了微笑。'等等,你是说,像约会一样吗?”

“我很困惑。'嗯?'

“'你是想和我约会吃冰淇淋吗?'

“我更加困惑。'呃...是的,'我说。

“霍莉和她的朋友们看上去很害怕,后退地离开了我。'你……你是说你是个同性恋吗?”她的一位朋友问。

“我有点担心。'你为什么要走开?'我问。

“'你是个同性恋吗?'霍莉问。

“'那是什么?'我说。

“'这意味着你喜欢女孩!'霍莉的朋友对我大喊。

“她吓到我了,我停止朝他们走去。'嗯...是...?我说,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其他小母驹喘着粗气,她们开始更快地背离我。我又开始向他们走去,但是霍莉的另一个朋友对我大喊:'滚开,怪胎!'她们都疾驰而去。

“我坐在那里,愣住了。我很害怕,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我开始哭泣,跑回孤儿院。

“当我到达那儿时,我遇到了当时正在忙于为我们做饭的白雪顶峰女士。她看着我,说:'小蝶,怎么了?'

“我当时就把脸埋在她的腿上。

“她让我哭了一会儿,然后她问,'发生了什么,小蝶?

“我边抽泣边说,'我让霍莉跟我一起去吃冰淇淋,她和她的朋友们叫我一个怪胎,然后逃着离开了我……”

“白雪顶峰女士安静了一会儿,然后说:'他们为什么逃走了?他们还对你说了什么?'

“'他们说我是个愚蠢的同性恋,当我问那是什么时,他们说这意味着我喜欢女孩。'

“她又安静了,然后她说:'你喜欢女孩吗,小蝶?”

“'是的,'我说。那时候我很害怕。'你也觉得我也是个怪胎吗?”

“'哦,不,'白雪顶峰女士抚摸着我的鬃毛。'不,你喜欢女孩完全可以。我只希望你在告诉霍莉之前就清楚地告诉了我。很多其他孩子……不会喜欢它的。”

“我更加害怕和困惑。'为什么?'

“在说之前,她三思了,'因为大多数雌马不是那样的。这没什么问题,但恐怕很多小马都认为有。”如果有小马来自另一个国家,或者他们有两只不同颜色的眼睛。其他孩子会欺负并取笑他们,因为他们与众不同,这使他们感到恐惧。

“那时我很害怕。'其他孩子会欺负我吗?!我说。

“她看上去非常难过,深吸了一口气。“是的,”她说。 “其他孩子会欺负你。”

“我再次开始哭泣,但她跪下来,将我的鬃毛撩到耳后。'但我会尽我所能停止。如果有人对你再有欺凌,请来告诉我“将尽力确保无论是谁做的,都不会再做。”

“我哭着点点头。它并没有多大帮助,但是也暂时安慰了我。

“我去了我的房间。白雪顶峰女士说:'你想吃晚饭吗,小蝶?”

“我说,'不,谢谢。'然后上床睡觉。

“消息很快传开了。第二天我上学时,所有其他孩子都在窃窃私语,盯着我。我坐在桌前,躲在鬃毛后面,但是我旁边的小母马瞄了我一眼,说:“嘿,小蝶,你真的是个同性恋吗?

“我只是害怕地尖叫着,把我的蹄子放在头上。她再次问,'好吧,是吗?'

“我小声说着就哭了,”是的。

“我在个教室都喘不过气了,旁边的小伙子大喊:'哎呀!离我远点!'然后从她的书桌上跳下来,对着我躲开了,其他孩子也开始离我远去,他们开始大声喊叫:“走开,变态!”

“我一直在睁大眼睛,直到我们的老师桑德斯太太进来说:'这是怎么回事?!”

“其中一个小马驹指着我喊道,'她是个同性恋!小蝶是个同性恋!'

“'什么?'桑斯通夫人说:“你为什么这么认为?”

“另一个孩子说,'她昨天叫霍莉出去,而且她刚才还自己主动告诉了我们所有人!'

“'是的!'所有其他孩子都说,当桑德斯通太太坐在那儿时,他们都开始互相交谈,不知道该怎么办。过了一会儿,她说:“嗯,嗯……就……回到你的座位,大家。

“'什么?!'另一只小母狗说:“我不想坐在她旁边!”

“桑德斯通太太对她怒气冲冲地说:'现在回到座位,顶峰璇璇。'

“所有其他孩子都回到了座位上,但是我旁边的孩子一直都倾斜着。我哭了一点。

“其他孩子恶毒地欺负了我。我一直被绊倒,推倒在地,取笑,逃跑并被取外号。当然,当老师们看着他们时,孩子们并没有对我做任何事情, 白雪顶峰女士试图与校长交谈并要求他制止,但校长并不是一个好种马。他说我的同性恋是“不自然的”和“令人作呕的”,当白雪顶峰女士试图向学校董事会报告他时,他扮演成了无辜的人,并说所有的孩子都互相取笑,这对我有好处,并且会使我坚强起来。校董会成员也是那样的飞马,他们同意他的看法。

“白雪顶峰女士想帮我找家教,但大多数人拒绝了,其余的都太贵了。她试图说服政府将我转移到独角兽或陆马孤儿院,但是他们说我需要和其他的飞马在一起。她试图让我找一对爱我的夫妇收养我,但是那些不会因为我是同性恋而不会接受我的夫妇可能会因为我太害羞和害怕而不收养我。”

此时,几滴眼泪顺着小蝶的脸颊滑落。暮光耐心地让她花点时间缓缓,然后在继续之前先擦干眼泪。

“白雪顶峰女士真是太棒了。我非常感谢她。她是唯一对我友善的小马。她是我唯一的朋友。

“但是我仍然,非常孤独。我一直独自一个人玩耍。白雪顶峰女士并没有让其他孤儿欺负我,但他们始终不理我,回避我。他们从来不和我说话。太可怕了,我几乎每晚都会哭泣。

“当我在那里度过的第一个暑假开始时,我才放松了点;我放学了,无聊在欺负着我。他们只是不理我。我仍然很孤独,但是我能够独自读书和玩耍,而没有人打扰我。我害怕回到学校,因为我知道欺凌行为会再次发生,所以在开学前一天晚上我睡不着-第二天早上,我很累,但很着急,连最小的声音都会吓我一跳,当我到达那里时,我已经为最坏的情况做好了准备。

“但是那天,没有小马欺负我。我等着,等着别的小马把我推到地上或者对我说出可怕的话,但是什么都没发生。

“我想知道为什么,我注意到其他所有孩子都在互相窃窃私语。我想知道他们在说什么,所以我找到了一个一起在窃窃私语的人,听听他们在说什么。

“'嘿,”一位小母马对其他人说,“你看到新来的女孩了吗?”

“'什么新女孩?'马驹问。

“'云宝黛西,你个傻瓜,'另一只马驹说。

“'那个就是她'小雌马说。

“'她是彩虹烈焰的女儿,不是吗?他不是刚刚退休吗?'第二只小马说。

“第一个小马驹回答说,'彩虹烈焰?!就是,闪电飞马队的队长彩虹烈焰?!'

“'他不再是队长了,笨蛋!你真是个白痴!'另一个说,“但是,她是他的女儿。”

“'她是什么样的小马?'斯科尔说。

“另一只小马傻笑了。'她实际上很可爱。他们说她是坎特洛特旧学校里最好的飞行者之一,甚至是最好的。她太酷了。”

“'真?!'斯科尔说:“我想见见她!”

“小雌马的脸变红了,她说:'好吧,我不想摧毁你的希望,但是云宝黛西是个同性恋。

“男孩的下巴掉了。'她是个愚蠢的同性恋?” 斯科尔说,“就像小蝶吗?”

“'是的,”小雌马说。“他们也说她是一个喜欢撩妹的小马。我听说她说过她与老学校里所有最漂亮的女孩在一起,即使是直女也是如此。”

“另一只小马再次傻笑了。'我希望她不仅是所有人都在说话。如果她真的能做到的话,那将是如此的炙手可热。”

“小雌马嫌弃着。'哇,你真恶心!'她说。

“'嘿,'斯科尔说。他指着我。'小蝶在那儿!'

“雌马喘不过气,跳了回去。'哎呀,离我远点,你这个怪物!”她尖叫着。

“另一只小马驹对我露出令人毛骨悚然的笑容,说,'所以你听说这里还有另外一个怪胎。你们不在一起真实太浪费了。但你至少不应该偷听我们说话。”

他笑了,斯科尔和他一起笑了,小雌马向我怒吼,他们全部离开了。

“说实话,我当时真是太震惊了,以至于不敢被他们的话所伤害。我们学校里还有另外一个同性恋?一个可爱的孩子,其他孩子喜欢吗?我真的很想见她。我对她的想法感到非常兴奋。如此迷人,她可以亲吻她想要的任何女孩,但是后来我意识到,她似乎只喜欢最漂亮,最受欢迎的女孩,并且……她肯定对我不感兴趣。我太害羞,太紧张了,但我仍然想见她;也许她会是我的朋友。

“我在余下的时间里一直在寻找这个新女孩,但是我从未见过她。当放学并且大家都走了了以后,我回了孤儿院,以为第二天我会再找她。但是然后我感到肩膀似乎被压住了,我吱吱地尖叫回头看那是谁,那是云宝黛西。

“出于某种原因,我以为她应该和我同龄,但实际上她比我小两岁。其他孩子说的对;她真的很酷。我可以整天坐着凝视那双洋红色的大眼睛。我没有没意识到当时我在盯着她,她说,“嘿?嘿!”

“'哈?”我说。

“'你叫小蝶,对吗?'她说。

“'哦,'我说,我躲在鬃毛后面。'是...是的。'我说。

“云宝咧开嘴。'嘿,你真可爱,小蝶。”她举起蹄,“我是云宝黛西。”

“我只是在激动地尖叫。

“云宝黛西看上去有点担心。'怎么了?'她说。

“其他一些孩子注意到当时云宝黛西在跟我说话。一些男孩向我们吹口哨。'哦,看,小蝶脸红了!”其中一个说,然后他们开始高喊:“嘿,怪胎们!亲!亲!亲!亲!亲!

“云宝朝他们走去。‘我可能会亲她,’她说‘她很可爱。你’然后她站起来,握住拳头,‘但是,如果你再次称我们为怪胎,我就给你点颜色瞧瞧!’

“大多数小马驹都比我大,而且都比云宝大。但是当她威胁到它们时,它们看上去都像是在吓坏了。只有一个男孩没有,他向前走了。'是的,对,你说的全对,废虾。”他说。

“其他男孩退缩了,说:'伙计,不要。'但是云宝笑着说,'哦,所以你想尝一尝,是吗?'

“那匹小马开始大笑,然后云宝给了他一个右勾蹄,使他直接倒在了她的身边。当他站起来时,他流着鼻涕。云宝对其他人说,'还有别的吗?”

“他们都逃跑了,云宝笑了笑,说,'好吧。'

“我惊讶地张着嘴,当她转向我时,她说,'别听他们。他们才是白痴。'

“'你...'我说。'你就是...'

“'什么?'

“'你只是...让他们全部逃跑了!'

“云宝笑道。'那些家伙真是个坏蛋。我可以解决任何一个,很简单。'

“我还是被吓住了。'你……哦,不,你会惹上麻烦!他要告诉父母!”

“云宝再次大笑。'是的,他要告诉他的乡亲,他被比他年轻的雌马殴打了。不,他不会再骚扰我了。”她看了看周围的小公马,“他们都不会。”

“我喘着粗气。'你是说……他们真的不会再称呼你和我为”怪胎”了!?’

“云宝笑了。'你在开玩笑吗?在我上一所学校里,另一个飞马一直在叫我一个怪胎。我父亲告诉我要打他们,然后他们再也不会叫我一个怪胎了。他是对的。我做到了,他们也没有再叫我怪胎了。

“她对我咧嘴笑。'所以,你真的也是个同性恋,对吗?”

“我再次脸红。'嗯...是的,'我说。

“'当你脸红的时候你真的很火辣,'云宝说。她靠近我的脸。'所以,你想知道吗?’

“我很惊讶地直视她的眼睛。她给我一个诱人的表情,我可以说她真的吻了很多其他女孩。我不知道该怎么办。

“嗯...我...”我说。

“云宝轻笑着。“你以前没有被亲吻过,是吗?她靠得更近一些,“那你真幸运。我技术很好。”

“在我不知所措之时,黛西将她的嘴唇压在我的身上。我最初是在抗议中尖叫,但那太妙了,我才开始回吻她。不久后,她张开嘴,将舌头滑入我的身体,她没说谎,她的技术真的很好

“当她挪开嘴唇时,她一直对我微笑。'想让我带你回家吗?'她说。

“我笑了笑,热情地点了点头。'那太好了,'我说。她把我带回家,整个晚上余下的时间我都像傻瓜一样咧着嘴笑。上床睡觉时我还在微笑。

“云宝很快就成为了我最好的朋友。自从我搬到云中城以来,我就以一种从未有过的安全感——当我在她旁边的时候;我遇见她后,还有几个孩子绊倒了我并推了我,但随后云宝把他们弄倒了。我可以说一个关于我们校长的唯一的好事:当被云宝殴打的孩子跑去告状时,他告诉他们要坚强起来,不要再当娘娘腔,所以云宝永远不会惹上麻烦了。

“云宝和我一直在一起。我们没有太多共同之处。云宝是寻求刺激和运动的人,我则是很沉默和寻求平静的。但是她每天都带我回家,我们则互相串门。因为我们俩都喜欢棋类游戏,所以我们开始玩诸如跳棋和战斗云之类的棋盘游戏和阅读漫画,并且我们互相讲述我们在搬到云中城之前的生活故事。

“有时候我们也一直在努力赚钱。但是我们不是恋人-我不是云宝唯一交往的女孩。她并不是我听说过的那样出色的接送艺术家,但是她很亲近,虽然她的行为真的很令人心碎。

“她告诉我,我们学校还有很多其他的同性恋,她会向我指出。当她发现一个特别漂亮的同性恋时,云宝将宣布她会在握上她的蹄子。她几乎总是能成功。我可以说,因为第二天当云宝对她们笑的时候,她们会脸红。

“我很震惊,特别是因为云宝瞄准的一些女孩是之前叫我怪胎的一个,像其他人一样把我绊倒。当我问云宝她是怎么知道别的小马是不是同性恋之时,她说:'这是你学到的技能。想要得到女孩,你必须能够分辨出是否可以。”

“'但是...'我说,'其中有些是欺负我的孩子,她们为什么要欺负我,既然她们也是同性恋?”

“云宝高傲地笑着。'它们是弱鸡,'她说。'她们像我们一样没有胆量。之所以这样做,是因为她们不想让任何小马发现她们和你是一样的。害,还有些是因为她们不想相信自己是。”

“我有些愧地移开了视线。'我也没有胆量,'我说。'当我告诉其他孩子我是个同性恋时,我不知道他们会讨厌我。”

“云宝没有回话。我知道那是因为她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说实话,当云宝去亲吻其他女孩时我真的很伤心。我已经很喜欢她了,想成为她的独家女友。但是我很高兴能用一点心痛来拥有云宝黛西的友谊和感情;毕竟,在此之前,我没有对象,我没有朋友。

“云宝的爸爸和白雪顶峰女士都知道……我们的关系的本质。白雪顶峰女士非常关心我,但她只是告诉我要小心而没有干涉。我认为她让我们这样因为她知道我受到了一点伤害,即使她也知道我们渴望这种情感,而这种感情所带来的伤害更大。

“云宝的父亲不只批准了-他为云宝欢呼,告诉她,能够得到这么多漂亮的小母马真是太棒了。事实上,他是从云宝那里得知的;当我参观他们的家时,我经常看到他的父亲和其他的母马。当我问云宝有关她妈妈的事时,她说她的父母在她小时候就离婚了,因为她的父亲无法与其他母马保持距离。云宝对她妈妈一无所知,因为她父亲不喜欢谈论她。

“当云宝黛西去飞行训练营时,我和她一起去了。即使我讨厌飞行,我无法忍受没有她度过整个夏天的想法。她一直保护着我,为我加油助威,我对她的迷恋不断变得更强烈,但是我认为,转折点是当这些小马取笑我的飞行能力时,云宝黛西要与他们比赛来捍卫我。当我摔下去后,遇到了我的新动物朋友,看到了她的彩虹音爆,并获得了可爱的标记,我飞回去告诉她,我意识到我们互相帮助,获得了可爱的标记,她让我认识了我的动物朋友。我想完全爱上了她。

在飞行营地中。像我们一样,吉尔达也喜欢其他女孩。想其他飞马一样,狮鹫对此也不会被放过。但是吉尔达比我更糟。当我被推,绊倒并取外号时,吉尔达遭到了彻底的、恶毒的殴打。最终她再也受不了了,她逃跑了,那是我们遇到她的时候。她比我更加害怕和害羞,但云宝结识了她,并保护她免受恶霸的伤害。

“云宝与吉尔达的关系就像我们之间的关系。这比云宝亲吻其他母马对我的伤害更大,因为她开始减少与我在一起的时间。毕竟,吉尔达与她有很多共同点,所以云宝开始与她在一起花更多的时间。但是我和吉尔达都是她最好的朋友,而且那时我也有我的动物朋友,所以我还不是很痛苦。

(以下内容含有同性恋的性行为暗示,请斟酌观看——译者注)

小蝶停了下来,深吸了一口气,然后才继续。 “当我开始成为青少年时,我开始……我开始对……性感到好奇。”当她继续说时,小蝶脸红了,躲在鬃毛后面。 “我……我开始发现……书中的脏照片,…………看到它们我感到很-,但是……但我开始偷它们并将它们藏在我的房间里。 ” 小蝶焦急地尖叫着,她的整个脸都变成鲜红色。她沉默了片刻,回想起自己在干嘛。 “对不起,”她说。

“没关系,”暮光说,她的语气温柔而善解人意。 “慢慢来。”

又过一会儿,小蝶深吸了一口气,然后继续说。 “过了一会儿,我开始幻想与其他女孩一起做这些事情。尤其是黛西。我花了很多晚上想象,想和她一起做,但是……我很害怕。我也这么认为。 .. 云宝黛西会以为我太……嗯……对她来说“无辜”,她可能会嘲笑我的要求,所以一年多来,我一直对她保密。

“但是那次,在云宝还不到十几岁的时候,在我去她家的一次,她紧张地要求我到她的房间。我们上楼时,她的父亲说:'祝你好运,黛西!玩得开心!'我想知道他在说什么,但无论如何,我还是跟着云宝到了她的房间。

“当我们进门时,她关上了门,我从未见过她这样。我想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我坐下了,她只是低下头。我有点紧张,所以我说:“云宝,什么事?”

“她开始脸红,然后说,'嗯,好吧...'

“经过一阵尴尬的沉默之后,她抬头看着我,说:'嘿,呃...小蝶。你...你想...嗯...那样做吗?'

“说完之后,她有点退缩,我有些困惑。'嗯?'我说,“做什么?”

“云宝看起来更加紧张。'嗯,你知道...'她用头指了指床。'和我一起睡。

“我说,'睡一觉',然后我喘着粗气,意识到她的意思。我结结巴巴地说,'你...你-你的意思是...'

“云宝焦虑地微笑着。'是的,'她说。

“我们俩坐在那里一会儿都没说什么,然后云宝说,'如果你不想的话,就算了。'

“我只能说,'为什么...为什么?'

“云宝惊讶地抬起头。”“为什么?”你是什么意思,“什么为什么”?!

“我的确有点想。'嗯...为什么...为什么要...和我一起睡?”我说。

“云宝盯着我。“你在开玩笑吧?她说。

“我凝视着她,然后摇了摇头。云宝笑着。'你在开玩笑吗,因为你真的很火辣。'

“我有些伤心地移开了视线。'好吧,云宝,'我说。'你不必这么说。你也不必这样做。我还是可以成为你的朋友。

“'我是认真的,'云宝说。她走向我,把马蹄放在我的肩膀上,直视我的眼睛。'你真的是,小蝶。你是我认识的最性感的母马。”

“我说,'你不必-'

“'我是认真的。如果你不愿意的话,我不会和你说得这么清楚。对于那些不在后宫中的女孩来说,云宝黛西太棒了。'她咧开嘴笑了,“与你共处真是太好了,蝶。我认为如果我们将它提升到一个新的水平会更加有趣。我确实很想这么做。”

“她退后一步,移开了视线,抚摸着她的前肢。'但是...你想吗?'

“我想了一会儿,然后微笑着回答了她——我走到她的床上,然后招呼她。最初她很惊讶,但随后她兴奋地笑了笑,跳了上来,然后吻了我。当她停下时,她尴尬地脸红了,说:“对不起,我很抱歉。我……以前还没做过……”

“我有点惊讶。我以为云宝吻了那么多女孩,所以她以前一定已经和别人睡过。但是我很荣幸成为她的第一个。我抚摸她的脸,说:“没关系。我也不知道。没关系。

“云宝笑了,再次吻了我。”

小蝶闭上眼睛,微笑着,轻声哼着,幸福地回忆着那天晚上。片刻之后,暮光清了清嗓子,小蝶睁开了眼睛。 “哦,”她说着,有些脸红。 “抱歉。”

“无论如何,在那之后,我们在一起度过了大多数的夜晚。我们通常在她的房间......做,因为我和孤儿院中的其他女孩在一个大房间睡,但有时我们会在地面上露营或租用酒店房间来庆祝诸如我们的生日或暖炉夜。”小蝶咯咯地笑。 “有几次我们甚至在空旷的天空中找了朵小云睡着。之后我们会一起看星星。这是有史以来最浪漫,最美好的事情。

“当然,在我们第一次和云宝做了之后不久,她也开始与吉尔达一起睡觉。当然,这使我的痛苦更加恶化,但是我与云宝的那一夜是我一生中最美好的回忆,所以我忍受了。但吉尔达开始和我作对。我可以说她也嫉妒我,但是她从来没有强迫我停下来,因为她知道那会让她失去与云宝的友谊,所以我还是很开心。云宝也很快和其他小母马做,所以从那时开始,我和吉尔达之间的关系一直很紧张。

“但是始终存在着一个迫在眉睫的事实,那就是我们三个仍然很寂寞。我和云宝拼命地试图满足彼此的所有情感需求,但是我们不行。我们需要更多的接纳。我们需要更多的朋友。

“一个晚上,当我与云宝躺在星空下的云层上时,我们正要入睡,她说,'嘿,蝶。'

“怎么了,云宝?”我说。

“'你...还寂寞吗?'

“我依偎在她身上。'现在不了,'我说。

“是的,”云宝说,“但是……你不希望会一直打扰我们,对吗?你不希望除了我和白雪顶峰女士之外还有其他朋友吗?”

“我伤心地皱着眉头。'是的,'我说。'我每天都希望如此。”

“云宝在抚了抚我的鬃毛。'让我们离开这里。'

“我抬头。'什么?'

“'你,我,和吉尔达,'云宝说。'让我们离开这个地方,去别的地方,一个没有小马了解我们的地方,我们可以有其他朋友。我讨厌被困在这里。明天就离开。”

“我有点担心。'你确定吗,云宝?”我说,“你爱云中城。”

“云宝畏缩了。'是的。但是……我实在受不了了,小蝶。”

“'但是我们要去哪里?'

“云宝想了一会儿,然后笑了。'小马谷。离坎特洛特不远,所以我可以看闪电飞马队的表演。那个城很小,所以房子应该便宜,而且还比这里民风淳朴多了。如果有任何关于我们的消息,我敢肯定,我们结交的至少一些朋友会接纳我们。

“她把我拉近了。'你说怎样,蝶?明天就去?'

“我稍微想了一下,然后对她点点头,对她微笑。'是的,我们去。'

“第二天早上,我们俩先回了家了家,收拾好行李,拿走了零花钱。云宝对爸爸说了再见,并告诉他她会经常拜访他。与此同时,我对白雪顶峰女士说了再见。我以为她会担心,但事实证明,她对我感到很高兴,她说我希望我能在小马谷结交很多新朋友,并且她知道我能独自做到。我开始哭泣,给了她最后一个拥抱,然后去了吉尔达那找云宝。

“当我到达吉尔达的家时,云宝独自一人坐在台阶上。她看上去非常难过。当我问她发生了什么事时,她说当她要求吉尔达跟我们一起去时,吉尔达称她不会为了‘无脊椎鼬鼠’就离开云中城。她与吉尔达的友谊受到很大损害,当我们离开时,云宝一直在努力不哭。

“当我们到达小马谷时,我们遇到的第一个小马是萍琪派。如你所知,她将迎接小马谷的每一个新居民并与其成为朋友作为她的个人职责,我们也不例外。她为我们举办了一场盛大的聚会,并以前所未有的方式使我们感到宾至如归。她帮助我们搬了进来并想了解我们的一切。当她问我们为什么要搬到小马谷时,我们告诉她,那是因为我们在云中城很孤独,只有彼此之间才是朋友。那一刻,萍琪宣布她将成为我们有史以来最好的朋友,而她的确做到了。

“当我们第一次来时,我们首先租了蛋糕夫妇的房间。我们在那里住了一段时间,但我们向所有人清楚地表明我们不是恋人,这只是出于经济原因。但是我们仍然……呃,还是“有好处的朋友”,而云宝正在找工作,我把自己定为兽医,云宝得到了要成为天气管理员的要约,小马开始把他们的宠物带给我。我们有足够的钱,我们都有自己的房子,搬进了新房子。

“我们还是在一起睡了一会儿,但是随着萍琪开始把我们纳入她的其他最好的朋友圈子中,然后我们开始做的越来越少。我想这是有道理的:我们不再那么孤单了。我认为瑞瑞和阿杰都是很棒的朋友,能和他们在一起我感到很幸运。特别是瑞瑞;当我开始和她一起去水疗中心时,她注意到我会盯着她。我以为她可能会生气,但她只是受宠若惊。她还承诺要为我保密:我是同性恋者,而且对你们所有人一样-”

小蝶脸红了,吱吱作响,把蹄子放在嘴上。她焦急地看着暮光,预见到某种暮光可能会有负面反应,但暮光只笑了笑,说:“没事,小蝶。我很受宠若惊,我觉得你也很漂亮。”

小蝶松了一口气,然后说道:“我以后说话真的得多加注意了。无论如何,最终我和云宝分蹄了,不再一起睡了。与阿杰和萍琪相比,她现在仍然是我最好的朋友,所以我确定她有时仍然喜欢和我一起玩乐,但我可能只是像她在云中城酒吧里接过其他母马一样,这仍然很令我很痛苦。我想和她在一起过夜,我想我们是认真的,我爱她,暮光,但她不想要我,她认为我只是和她成为朋友就好了,仅此而已。如果我告诉她我爱她并且想要变得更多,也许她不再想成为我的朋友。我不敢冒险。”

暮光和小蝶静静地坐着。片刻之后,暮光说道:“哇。那是……有点故事。”

小蝶疲倦地点了点头。

奥洛威再次鸣叫,暮光叹了口气。 “ 小蝶,你需要告诉她。”

小蝶震惊地抬起头。 “什么?”

“你需要告诉云宝黛西你的感觉。”

小蝶看着暮光闪闪。 “但是……但是-”

“我知道你担心自己会失去她的友谊,但是那样只会继续伤害你。你必须告诉云宝,否则只会变得越来越糟。”

小蝶开始哭泣。 “但是……如果她真的不想再成为我的朋友了怎么办?”

暮光严厉地皱了皱眉。 “那么她是一个糟糕的朋友,不应该得到你。毕竟,她对你的作为一点都不认真。她应该处理自己不负责的后果。”

“不负责?但是我同意和她一起睡!这不是她的错!”

暮光说。 “也许你们在做BuySomeApples爱这事上都没有个明确的认知。但是云宝真的很鲁莽。她与你和吉尔达有身体上的关系,而还和其他女孩在一起过夜。坦率地说,她愚蠢至极。她没看到她在伤害你们两个。”

暮光的神情让小蝶觉得她看上去很严肃。 “您需要告诉云宝。不仅要知道你对她的真实感受,而且她还需要知道她对你的所作所为。她不能继续这样做。她将继续伤害更多的女孩。除非有人告诉她为什么她需要停下来。”

小蝶凝视着暮光一会儿,然后闭上了眼睛,再次开始哭泣。

暮光叹了口气,看着时钟。十一点三十八分。她用魔法把小蝶的杯子移到水槽,然后说:“不过不用担心。你的秘密我是不会说出去的。但是明天我要和云宝黛西谈谈。”

小蝶的眼睛睁开。 “什么?不!你不能!”

暮光说:“我不会告诉她你的情况。” “我只是想看看我是否可以让她别再那样做事。也许我也可以找出你对她的表白是否真的会危害你的友谊。”

暮光爬上楼梯准备上床睡觉,喊道:“如果你愿意的话,你今晚可以睡在沙发上。晚安,小蝶。”暮光用魔法熄灭了图书馆的灯光,然后她立即入睡。

小蝶凝视着暮光了一段时间。然后她叹了口气,小跑到沙发上,爬上去,也睡着了。

 

thumb_up 17
0 thumb_down
share
chevron_left import_contacts chevron_right file_download share
排序:按时间 升序
评论 第二章 往日风云Storm Clouds

剧本一到brony们的手里,那酗酒同性恋和幼驹不宜的内容是肯定少不了的

5 天前

登录后方可发表评论

收录该文章的频道
  • “搞黄色”

    魔法师T_T

  • 连载进度100%

    DreamsSetFree

  • Shipping♥CP合集之M6内部CP

    DreamsSetFre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