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yan6
Cyan6
Lv.6 1024/1260

画画、翻译、吸Raritwi

图书馆里的幽灵公主

~第二幕~14~失踪的猫头鹰~

本作评价
104()
()0

~ Act II ~ 14 ~ The Missing Owl ~

~第二幕~14~失踪的猫头鹰~

初翻:Cyan6、b9891796435润色:b9891796435校对:Cyan6


 

  “你觉得她在楼下干什么?”

  天晓得

  瑞瑞和小蝶立在螺旋楼梯前,楼下叮铃哐啷的噪声吵得她们心痒痒,但碍于有道魔法屏障一直堵着入口,只得空怀好奇地打量着。

  根据暮暮前一天说的话,瑞瑞一直在担心自己是唯一一匹参加魔鬼训练的马,但眼下看来,暮暮的解决方案跟她完全没关系嘛。

  “好吧,管她在忙什么呢,希望总好过把咱们所有马关在防护泡泡里一辈子吧。”说完,瑞瑞便转过身离开了。

   “你要去哪儿?”小蝶也紧跟上她的朋友。

  “我们要去把艾劳拉找回来。”跑了几步后,瑞瑞回答,“有我带来的探险专用套装,相信要不了多久就能找到她的。”

  “真的吗……”小蝶咕哝着,换来独角兽一个白眼。

  “讲真,小蝶!你就不能对我有点儿信心嘛?”她边说边走到图书馆的入口前,转身面向她的朋友。“到目前为止,我可是能称得上击退各路牛鬼蛇神的专家了。”

  日复一日,她越来越来擅长应付那些乌七八糟的怪物了,尽管严格来说打败邪恶分身是露娜公主的功劳,但不要太在意细节啦。

  “瑞瑞。”

  瑞瑞转过身来,跟暮暮撞了个正着。“啊!你来了。我还以为要来不及跟你打声招呼就走了呢,”瑞瑞微笑道,“你在楼下干嘛呢?”

  “你去森林时能小心些吗?”暮暮完全无视她的问题,问道,“只有瑟弥斯能保护你……”

  瑞瑞嗤笑一声,摆摆蹄子赶走暮暮的忧虑。“‘只有瑟弥斯’?我说,我的生存套装所向无敌!不管在那可怕的森林里碰到什么困难,该用得上的一个都不会少。

  暮暮半信半疑地皱着眉头。“你确定?你的生存套装里有熔岩灯①吗?它大概能帮你对付林子里你说的那些怪物,虽然灯本身也不安全。”

  瑞瑞不禁眨了眨眼,她在胡说些什么呀?熔岩灯要怎么保护她们?熔岩灯怎么不安全了?暮暮又是从哪儿了解到这东西的?

  “熔岩灯?不安全?怎么就——”她闭上嘴,皱了皱眉。“暮暮?”她甜甜地笑了。“谁告诉你熔岩灯是什么东西的?

  “飞板璐。”

  “那她是怎么描述熔岩灯的呢?”

  暮暮变出来一个卷轴,边看边念道:“它似乎是一种能从地下提取岩浆,并将其储存在一个小型容器里的机械装置,可被用于烹饪,熔化物体以及发射高速炮弹。”

  那,”瑞瑞紧紧盯着卷轴,仿佛要灼出个洞来。“亲爱的,可以给我看下吗?”

  暮暮同意了,通过对卷轴的深入阅览,瑞瑞收获了不少新奇知识,众所周知,耳机是用来进行脑电波交流的;搅蛋器是用来惩罚不听话的熊孩子,给他们肚皮上挠痒痒的;显微镜用来吓唬分子,命令它们去治疗小马的疾病的,比如天花、普通感冒,高传染性的虱子等等。

  “无论如何,”瑞瑞说着,把卷轴还给了暮暮,不忘在心里记下事后要在上面做几处批改,“我的套装已经应有尽有了,小蝶也能证明。你说是吧,小蝶?”她看向她的搭档。

  然而,小蝶并没有热心地点头附和,而是对上她的视线,嘀咕道:“……不是……”

  紧跟着是暮暮担忧的声音:“瑞瑞……”

  “暮暮!打住!我们真的没事的!”瑞瑞坚持说,又对小蝶皱了皱眉。“我自己清楚已经准备得够充分了,不用你们盖章检验,除非你俩能提出一个更好的自卫办法,不然还是只能靠我的套——暮暮……?”

  瑞瑞话还没说完,只见暮暮传送过来一本厚重的大部头,递给独角兽。

  “暮暮,现在不是借书的时候。”

  暮暮皱起眉。“我不是要借你书看。我是说如果遭到攻击,你可以用书来防身。”她实话实说“这本书我已经抄过五份了,所以这本随你拿去用。”

  “哦?”瑞瑞看着天角兽,调皮地笑了。“这样啊!所以说,要是有只蝎尾狮想咬我,我是不是该给他上一堂反制魔法的课呀?还是说念一篇学术论文催眠它?还是说搞突击测验来考晕它?说实在的,这更像你的战斗风格,但我不妨一试哈。

  暮暮白她一眼,面颊微微泛红。“瑞瑞……我的书周围有一层防护力场,所以你可以拿去当武器,以备不时之需。”她解释道。“曾经有本像这么大的书砸在斯派——我的一个朋友头上,结果他昏迷了近一个钟头。”

  瑞瑞轻轻笑起来:“好吧,虽然我很心疼你的朋友,但我真的不觉得有必要带。”同时心里暗暗希望小蝶能争口气,别对这个“砸晕马不偿命的防身用书”推广会表现得那么期待。“时间不等马,所以我想尽早出发为好。你觉得呢?”

  暮暮恋恋不舍地把书传送走了。“那好吧……只不过……务必要多加小心啊……”

  瑞瑞感到心头一热,嘿嘿一笑。“亲爱的,别担心。我保证我们会安全归来的。”她一边打着包票,一边抬起蹄,想捋捋暮暮的刘海,又猛然想起暮暮是摸不着的。她迅速收回蹄子,清了清嗓,接着说:“很不巧,我们貌似没办法远程通信,所以你得耐心等了。”

  听了这话,暮暮眉头一皱。“远程通信……”

  “那么,”瑞瑞把装有生存套装的包浮起来,大步迈向出口,留下暮暮兀自沉思。“就让我们进军……!”

════════════ ✲ ✲ ✲ ════════════

  无尽之森。

  一个几乎全马镇的居民都望而却步的地方。

  形形色色的猛兽栖息在此,或蜎蜎蛇行,或信步于林,觊觎下一个愚蠢的猎物。木精狼的嗥叫能让成年小马噩梦连连;蝎尾狮的獠牙撕裂任何肉体都不在话下;石化鸡蛇爬行的姿态悄无声息,以至于需要身怀奇迹般的幸运才能避开它们的凝视;瑞瑞的刺耳尖叫足以吓跑上述所有野兽。

  “艾——劳——拉——!”

  起码都奔走一个小时了,瑞瑞和小蝶还在不懈地寻找她们失踪的伙伴。虽说她根本不知道无尽之森有多大,但感觉就好像把每片叶子都找了似的,还是两遍

  “瑞瑞,你确定这个对木精狼有效吗?”小蝶盯着飘在半空的防狼喷雾问道。

  “第十五次回答你,肯定有效!”瑞瑞不耐烦地说。

  防狼喷雾取自独角兽的“森林徒步旅行套装”,其中包括但不限于:一件带有扩充口袋的时髦蓝色雨衣、一顶同样时髦的防水帽子,两双黑色防泥胶靴、一个小鞍囊,里头还塞了一个小急救包,当然,不能少了多功能防狼喷雾。

  瑞瑞全副武装,时刻准备战——什么声音?

  顶上传来一阵沙沙声,她抬起头,看见瑟弥斯在树丛中翻飞。

  “哦……”她舒了一口气,“瑟弥斯!有发现艾劳拉吗?”

  瑟弥斯飞下来,落在瑞瑞的帽子上,哀鸣着作答。

  “那咱们还能去哪儿找啊?”瑞瑞看向小蝶。“要是她真的在森林里,肯定早就听到我们的声音了。她也不可能在小马镇,因为她知道我们住在哪。”

  “多在树林里找找吧,”小蝶鼓励道,毫无疑问,她对小动物的关怀战胜了她对无尽之森的恐惧。“说不定她受伤了,正在某处休息。动物在受伤后通常会躲起来休养几天的。”

  瑞瑞咬了咬嘴唇。“泽科拉的小屋那边好像还没搜过。可能是她不知怎的飞进去了,然后出不来了?”她大胆猜测道,“泽科拉还没回来,对吧?”

  两匹雌驹跟随瑟弥斯朝森林更深处进发,盼望找到另一只猫头鹰的踪迹。小跑途中,瑞瑞回想起暮暮来,她守在图书馆里,心无旁骛地在楼下鼓捣什么东西——无疑是跟恶灵有关,毕竟都到了不让马下楼的地步了。

  虽然只过了一天,但看到暮暮那么努力地想找出保护她们不受恶灵侵害的方法,瑞瑞就感到一阵欣慰。她希望自己也能帮上忙,可在有关魔法的领域,她远没有暮暮那么专业。

  不过,就算暮暮那么强……

  她真的能在七天内找到解决办法吗?难道不需要更长的时间吗?况且她只是个幽灵,又能做到什么程——

  “噢!”

  瑞瑞延绵不绝的思绪突然被一声哭叫打断了,是小蝶。

  “小蝶!怎么了?”她慌忙问道,跑向小蝶,而小蝶正忙着检查蹄子。瑞瑞凑上前,小蝶把蹄子给她看,独角兽清楚地瞧见蹄叉处扎进了一片碎玻璃。

  “看吧?!我跟你说了要穿靴子!”瑞瑞责备道,用魔法挑出了碎片,又用手帕擦去冒出的血珠。清理完创口后,她从鞍包里掏出一枚创可贴贴上。“喏,好了。”

  “谢谢……”小蝶轻轻踩下前蹄,小心地避开踩到碎片的地方。“这里怎么会有碎玻璃啊……”

  地面全是干燥的泥土,甚至能看见靴子踩出的鞋印,瑞瑞可没这个闲心去调查。“随它去吧,亲爱的。从这里已经能看见泽科拉的小屋了。”说完,她便撇下小蝶去追瑟弥斯。

  “等一下,瑞瑞!”小蝶忙喊。“看!有个墨水瓶!”

  瑞瑞扭过头。墨水瓶……?

  她飞快跑回到小蝶身旁,点亮角一看,惊呆了,一个破碎的猫头鹰形状的墨水瓶默默躺在地上。

  “瑟弥斯!过来看这个!”瑞瑞唤道,挥蹄招呼猫头鹰下来。他和艾劳拉带着墨水瓶来回奔波了不知多少年;即使瓶子碎成了几大块,想必也能轻易认出来。

  瑟弥斯闻讯赶来,落在墨水瓶旁边左看右看。看着他用翅膀拨弄碎片,瑞瑞反倒期盼他认不出来了。她真的、真的不愿去设想艾劳拉到底遭遇了什么事,才导致她丢下墨水瓶后不知所踪。

  但不幸的是,瑟弥斯的反应并未遂她心愿。

  端详了一阵,他突然像变了个似的,冲向空中,急躁地扑打着翅膀,连连鸣叫,还没等瑞瑞反应过来,便头也不回地往泽科拉小屋的方向飞去。

  哦,不……

  “艾劳拉!”瑞瑞竭尽全力地喊道。“艾劳拉!你在哪儿?!”

  “瑞瑞,看!”小蝶叫住了她——有了前车之鉴,她几乎不敢去看小蝶又发现什么了

  瑞瑞鼓起勇气,转身跑到小蝶身旁。干涸的泥地上,赫然显出几只巨大的爪印,她惊恐地发现这是木精狼的爪印。

  哦,不不不不……

  瑞瑞甩了甩头,试图保持镇定。“不、不会的。艾劳拉是只聪明的猫头鹰,小蝶。几个月前她击退了袭击我们的木精狼,你也看到了,”她安抚着小蝶,也是在安抚自己。“肯定就是你说的那样,她正待在某棵树上养身子呢。”

  “可、可是,万一不是那样……我们要怎么跟暮光公主交代?”

  “小蝶,别瞎说,艾劳拉不会有事……的?”

  话音未落,她又在地上发现了别的痕迹。毫无疑问,小蝶找到的足迹是属于某种庞然大物的,而她找到的这个更像是蹄印。

  是谁……?

  “咕呃呃呃……”

  “喂,小蝶,”瑞瑞专心打量着蹄印,“我知道你很着急,但与其咆哮,不如来……”

  为什么她突然有种强烈的熟悉感?

  抬头一看,小蝶已经僵住了。另一声咆哮闯入耳膜,她知道这熟悉感是哪来的了。她鼓足了勇气,定定神,转过身,正好迎上一头通体腐臭的木精狼。

  “小蝶亲,”瑞瑞压低了嗓,在木精狼好奇的注视下,她和飞马不约而同地后退一步。“这种事真的遭不住第二次了。”

  “这片区域应该没有木精狼啊。”小蝶尖声说。

  瑞瑞咽了一下,目不转睛地盯着这头巨兽。也正是这个举动让她发现了恐怖的一点——比狼本身还要恐怖。

  “小、小蝶!看它的鼻子!”

  这头木精狼的鼻子上沾满乌黑的印记,乍一看很像墨迹。恍然明白这头狼造了什么孽后,瑞瑞的恐惧瞬间灭了大半,取而代之的是怒火。

  “你……你……”瑞瑞上前一步,不顾小蝶在后面悄声狂喊她的名字。“你这头恶狼!

  骂完,瑞瑞举起防狼喷雾罐,伴着一声足以让飞板璐热血沸腾的战吼,辣雾劈头盖脸地喷在木精狼脸上,喷出了你死我活的气势——就实际战况而言,约莫是你死我活了吧。

  轰炸了一分多钟后,那头狼退缩了,又喘又哮,罐子也空了,瑞瑞后退几步,气喘吁吁。

  “怕了吧,肮脏的畜生!”瑞瑞喘着粗气,意气风发地说。“这就是你伤害我朋友的后果!”

  然而,比起夹着木头尾巴逃跑,木精狼不过晃了两下脑袋,好像什么也没发生,硬要说的话,后果就是它生气了,它逼近一步,又发出一声咆哮。

  “说好的有效呢!”小蝶都叫破音了。

  “好、好了,小蝶,我没骗你,”瑞瑞说,同时希望她的声音别尖得跟甜贝儿似的。“这可是多功能防狼喷雾。”

  “多、多功能?”

  瑞瑞点点头,又退了一步。“真的,看好了。”说完,她又爆发出一声战吼,用魔力高高举起空罐,然后——

  啪!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

  (译者注:1+20 连击)

  伴着瑞瑞歇斯底里的尖叫,空罐一次又一次砸在木精狼脸上,仿佛这是她这辈子不幸遇到的最丑的皮纳塔。当那可怜的罐子给砸扁得几乎没了杀伤力后,她总算停了下来。

  虽然喷雾罐本身并没有有效地击退怪物,瑞瑞的勇敢还有——非常不淑女的——暴力肯定生效了。木精狼并未逃跑,怂了不少,它匍匐在地,用爪子捂住头,不住地哀叫。

  “滚吧,你这怪物!”最后,她大喊,希望它头痛得厉害才好。

  看到木精狼威风扫地,着实大快马心,就在她正要杵在那儿沾沾自喜时,哀叫着的木精狼却突然发出一声嘶哑的嗥叫,她发现怂的还是自己

  远处随即响应了另外几声狼嗥。

  呃,这可不妙,是吧?

  “这还不止一头呐!”瑞瑞的喊声把小蝶从呆滞中扯了出来。

  罐子往狼脸上一扔,两马便飞也似地逃了,瑟弥斯迅速就位,引导她们去安全的地方——远离了木精狼,也远离了有关艾劳拉下落的线索。

  十几分钟后,两匹雌驹瘫在小蝶家的沙发上,拼命想在小雌驹们的簇拥下喘口气,但姑娘们非要问出这场生死遭遇的每一个细节不可。

  “然后你就用罐子揍它?!太酷啦!”

  “不,一点也不酷,”小蝶插嘴说,把头从左侧的枕头上抬起来,看着小雌驹。“真的非常、非常、非常恐怖……”

  瑞瑞躺在另一侧,闭着眼,一只蹄扶在额头上。“我一步也不想踏进那片林子了,”说罢,她做好了赖在沙发上几个小时的觉悟。

  “你还是会去的,因为暮光公主在图书馆里。”甜贝儿实在地说,语调却透着些微妙的戏弄。

  “好吧,不找到艾劳拉我绝不回图书馆,”瑞瑞坐直身子,两条后腿顺势一跨,踏上地板。“小蝶,你要来吗,亲爱的?眼下我们在小马镇里找找就行了。”见小蝶惊恐地睁大了眼,她又加上一句

  小蝶正要张口回答,这时突然响起了四下敲门声,接着是一个声音。

  “小蝶?有马在家吗?”

  瑞瑞挑起眉看向飞马,“苹果杰克?”

  小蝶耸耸肩,显然跟瑞瑞一样困惑。不过怠慢访客是不礼貌的,她下了沙发,走向门口。门外正是苹果杰克,脸上挂着爽朗的笑颜,但她不是一匹马来的。小苹花也笑容满面地站在她身旁,背后还拖着一辆小马车,车上盖着一条毯子。她瞧见甜贝儿和飞板璐也在,便不好意思地朝她俩挥挥蹄。

  “哦,你好呀,阿杰,”小蝶亲切地问候道。“小苹花也是!”

  “嗨,小蝶!”苹果杰克答道,望向天马身后,对瑞瑞和小雌驹们点了点头。“咱没有打搅到你们吧?”

  “完全没有。”小蝶退到一边,让两匹小马进屋。“有什么事吗?”她问,好奇地瞧了一眼马车,瑞瑞和小雌驹们跟着瞧了瞧。“薇诺娜还好吗?”

  苹果杰克也不再拘谨“薇诺娜好着呢,小蝶,不过咱还有只小家伙不太好。我们早些时候来过一趟,但你没在家。”

  “哦,天呐……”小蝶朝马车靠近了一步,忧心地看了眼苹果杰克。“嗯,我昨晚才回来……”

  看来小蝶得去照料小动物了,瑞瑞决定由她带两匹小雌驹继续搜寻,好让小蝶安心工作。

  “这样的话,”她礼貌地清了清嗓子,朝飞板璐和甜贝儿两个努努头,“那我就带她们去找艾劳拉吧?受伤的动物也比较喜欢待在清净的环境里的。”

  小蝶咬了咬唇,看看瑞瑞,又看看马车。“哦……那好吧……”

  “等你忙完了再来帮我们也不迟。”瑞瑞补充道,小蝶听后点点头,放心了,瑞瑞则向门口走去。“趁天还没黑,走吧,姑娘们。”

  让她有些恼的是,甜贝儿和飞板璐还在兴致勃勃地盯着马车看。

  “这是什么动物啊?”飞板璐看向苹果杰克,“它怎么了?”

  “是只猫头鹰,也是个命大的小福星,就是这样。”苹果杰克微微皱着眉答,没有注意到瑞瑞听了两眼放光。“我和小苹花被一条木精狼杠上了,就是这个小家伙救了咱。啄狼子啄得可凶了,飞得也快,就是伤了翅膀,外加给挠了几下,不是命大是什么。”

  瑞瑞盯着苹果杰克。“猫头鹰?”见对方点了点头,瑞瑞缓缓看向马车,脑子里罗列出起码五种艾劳拉的惨状。她感到胃在下沉。“她……她死了吗……?”

  苹果杰克拱起一边眉毛。“死了?要是死了我也不会带过来了吧?”她摇了摇头,瞟了一眼马车。“它只是在休息。木精狼差点连它翅膀都咬掉了。不知道还能不能飞起来,可怜的小家伙。只可惜我不是兽医,所以就来找你了。”她转而对小蝶说。

  ……

  听了苹果杰克骇马的描述,瑞瑞看见甜贝儿,飞板璐和小蝶都一脸害怕地盯着马车,想必她们也怕揭开布时看到一只……血肉模糊的……

  她不敢往下想。

  “我来看看吧。”最后,小蝶站了出来,抢在跃跃欲试的甜贝儿和飞板璐面前快步走向了马车。她站在车前,咕咚吞了口唾沫,然后慢慢地用蹄掀起毯子,气氛也愈发紧张起来,当悬念终于被揭开时……

  一辆空车。

  整个房间鸦雀无声,六匹小马呆呆地盯着马车。片刻后,小苹花咽了一下,转头望向她的姐姐,苹果杰克也对她蹙起了眉头。

  “小苹花……”

  瑞瑞礼貌地微微一笑:“呃……猫头鹰呢?”

  小苹花眨眨眼,看看马车,看看瑞瑞,看看马车,看看苹果杰克,看看马车,看看瑞瑞,最后看向了苹果杰克,接着对在场所有马挤出一个她能挤出来的最勉强的笑容。

  “呃,对。这倒提醒我了。”苹果杰克边说边别过脸,对小蝶笑了笑。“它真的特别喜欢跟我们玩捉迷藏……还从来不通知一声。最远的一回都跑大街上去了。”

  瑞瑞对她眨眨眼。“捉迷藏……?”

  要是说瑟弥斯在受伤的时候玩捉迷藏,瑞瑞多少还会信,但换做艾劳拉?听着一点也不像她。

  “是呗!连翅膀缠着绷带都不管了。”苹果杰克答。随后她皱着眉补充道:“它还贼喜欢小苹花的墨水瓶。老是想把瓶子拽下桌子,拎到外头去。每次我想拿回来,她就跟要把我蹄子啄掉似的。”苹果杰克叹了口气,看了看她的妹妹,没注意到瑞瑞一脸心照不宣的尴尬。“看来得先找到它再说,咱们过一阵再来哈。”

  “过一阵?”瑞瑞的尖叫把苹果两姐妹吓了一跳。“过一阵就来不及了!必须马上把她找回来!像她这么大点的猫头鹰在小马镇里乱晃?!你知道这有多危险吗?!”

  万一她被车子碾到怎么办?!万一被熊孩子当玩具耍怎么办?!万一被狗吃了怎么办?!万一,万一有个只在镇上待一天的小马拐跑了她,然后他们现在在回家的路上,回去一个离小马镇十万八千里远的地方,从此再无音讯,瑟弥斯和暮暮会肝肠寸断,而艾劳拉会跟那个该死的偷鸟贼远居他乡——

  好吧,似乎有些太扯了。

  “马不可貌相啊,瑞瑞!我还是头一次见你这么关心动物呢,”苹果杰克说道,惊奇地瞧着她。“你这反应就跟你家猫儿丢了似的。”

  瑞瑞脸红了。“啊,那个,做马必须要有同理心嘛,阿杰!”她说着,尽力装作没啥大不了的样子摆了摆蹄。“她的主人肯定担心坏了!”

  “她的主人?”苹果杰克挑起一边眉毛。“你咋晓得她有主人?”

  瑞瑞慌了。“我……我,呃……不晓得……?”

  “嗨,快出发吧!再磨叽下去我可爱标记怕是要自个儿长出来了,”飞板璐打断她的话,跑出了小屋,无意间给了瑞瑞一个台阶下。

  “说得对!”瑞瑞叫道,按捺住一声如释重负的叹气,不顾苹果杰克狐疑的目光,她追上飞板璐,又停下来,指了指门口说:“要来吗?”

════════════ ✲ ✲ ✲ ════════════

  为了搜索猫头鹰,六匹小马决定最好分为两组行动。苹果杰克还有农活儿要干,小蝶便和她一道回香甜苹果园,视察那片广阔的土地。另一边,瑞瑞、甜贝儿、飞板璐和小苹花则在小镇上转悠。

  “她比我们先认识暮光公主?!”

  “准确来说,她只是比你们先见到了暮暮,”瑞瑞回答她的妹妹说。她一边在集市里漫步,一边漫不经心地扫视过路的摊点。“她还不认识暮暮,而我也不想节外生枝了。她也不知道你们认识暮暮,还经常去看她,所以你俩千万不要多嘴。”

  “为啥啊?!要是告诉她我们的事,肯定能更快找到艾劳拉的!快得多得多!”飞板璐激动地说,又望向那匹还蒙在鼓里的小雌驹,看她一心寻找艾劳拉的势头,好似要把小马镇翻个底朝天不可。

  瑞瑞打心底感激小苹花这份不找回猫头鹰誓不罢休的决心看到甜贝儿和飞板璐似乎关心小苹花多过搜遍小镇的时候更是如此。

  “就算如此,我也不能冒险再带一匹小雌驹去森林,”瑞瑞看着小天马答道,皱起了眉。“我能从木精狼爪下逃过一劫不代表你也可以,飞板璐。”

  “我可以的!我要去买一罐防狼喷雾,然后——”

  “不可以,”瑞瑞打断她的话,开始后悔起先前向她们吹嘘这茬了,不管她的行为表面上多么英勇,结果却带歪了小孩子。“实际上,等我确认森林相对安全之前,你们两个都别想再去图书馆了。”

  “哈?!可、可是这不公平!那我的魔法课怎么办?!”甜贝儿停下来,跺了一下蹄。“暮光公主还要教我用角发光呢!”

  “魔法课以后再上也不迟,”瑞瑞也停下步伐,语气坚定。“我认为,你的安全比学魔法更重要,甜贝儿。”

  “才不要!”甜贝儿还嘴道。“我要去跟暮光公主告状!”

  “甜甜,要是我们再也不带你去森林了,你要怎么跟公主告状呢?”

  “那——!那,我要……”

  瑞瑞翻了个白眼,继续前行,不再理会跟在她后头叽叽喳喳的小雌驹们,她俩正吵着有没有可能在一天内学会远程意念交流术呢。所幸的是小苹花不用她操心。光甜贝儿和飞板璐两个就够折腾的了。不管她有多想保护她们,在禁止她俩不再去图书馆这一点上,她多少也有些力不从心,更别说暮暮自己也很喜欢小姑娘们了。

  另一方面,瑞瑞万分怀念只有她和暮暮来往的那段时光。她八成笃定自己有跟暮暮独处的权利,毕竟她是为了救她出力最多的马,也是最先找到她的马,所以严格来说暮暮是属于她的公——朋友。

  并不是说我要把她占为己有,她想。事实上我正努力把她介绍给全世界认识呢!

  “老姐?”

  再说了,虽然我相信她也很享受跟其他马在一块,但据我所知,有些事情就是因为有他们在,她才不好向我开口的!她那么信任我,所以我不过是体贴地帮她把小孩子们支开,让她感觉更舒服自在些嘛。

  “瑞瑞?”

  对吧!就比如说她需要一个清净的环境去……管她在图书馆里做什么吧,而我……

  “瑞瑞!”

  瑞瑞眨了眨眼,如梦初醒,扭头看向幼驹们,“怎么了?”幼驹们也一齐对她眨着眼。她感到背后被戳了戳,扭头一看,发现小苹花也在。“噢,小苹花!”她说着,面向小苹花“怎么了?你想起来艾劳拉可能在哪儿了吗?”

  小苹花没有立刻回答,而是瞥了眼甜贝儿和飞板璐,“我能单独跟你说说话吗?”她指了指远处货摊旁边的一块空地。

  “哦!当然可以,”瑞瑞答道,清清嗓子,对另外两匹幼驹说:“在这等我们一会。”随后便跟小苹花走开了,拉开足够远的距离后,瑞瑞开口问道:“你要跟我说什么?”

  小苹花眯起眼睛,“那……那只猫头鹰是暮光公主的吗?

  瑞瑞心中一惊,眨了眨眼。……是啊,”她回答说,这下她明白为何小苹花会这么卖力地找艾劳拉了。

  “那……那暮光公主会诅咒把她的猫头鹰弄丢了的小马吗?”小苹花又忐忑地小声问道。

  “怎么会呢!”瑞瑞摇摇头,“我早就跟你保证过了,她绝不会诅咒——”

  “没事的啦,小苹花!”飞板璐插嘴道,从瑞瑞背侧冒出个头来,“暮光公主没法诅咒小马的!她只会诅咒灯啊啥的,让它们围着你转,逊毙啦~”

  “暮光公主不逊!”甜贝儿从另一侧探出头,接着对小苹花说:“别听她的!她就是看暮光公主更喜欢我,眼热而已,而且也是我先拉公主加入我们的俱乐部的!”

  “你们!我之前说什么来的?!”瑞瑞吼道,眼见小苹花惊得下巴都快掉下来了。“嘘!”

  “我才不眼热!”飞板璐直接无视了瑞瑞,跟甜贝儿吵起嘴来“暮光公主最喜欢我,眼热的是你吧!她之前夸我的滑板车棒,还觉得我是有史以来最酷炫的小马呢!哈!”

  甜贝儿倒吸了一口气,愤愤一跺蹄,“胡说八道!暮光公主明明觉得瑞瑞才是有史以来最酷炫的小马!”

  这倒勾起了瑞瑞的兴趣。

  “真的?‘酷炫’这词儿对她来说有点后现代了吧你怎么知道她是这么想的?”她问道,漫不经心地拨弄着颈上的项链,注意到小苹花满面笑意,才连忙停下,“等下,不,别听她们乱说!”

  飞板璐也狠跺一下蹄子,“行,等我们找到艾劳拉,就让瑞瑞带咱去图书馆,问清楚到底谁才是最酷炫的小马!”

  瑞瑞正要说这个形势下谁也别想去图书馆,小苹花忽然开口了。

  “我也想去看看她!”她冲上前,摇着瑞瑞的前腿,“泽科拉教我做了不少魔药!没准暮光公主会喜欢呢?!我能加入你们的俱乐部,一起去见暮光公主吗?”

  “听我说,小苹花,不管甜贝儿和飞板璐有多乐意让你加入可爱标记侵略——”

  “童子军!”

  “童子军,但我绝不准你去图——”

  “求求你了,让我见见她吧!求你了,求你了,求你了,求你了,求你了!”小苹花恳求着,每求一声就摇一下瑞瑞的前腿。

  另外两匹幼驹也见势缠住了瑞瑞,摇着嚷着要去见暮暮,哀求之声此起彼伏。瑞瑞倒是很愿意点出二位已经是熟客了,但三小只一直跟晃响葫芦一样晃她实在是太烦了。被逼急了,她只得猛地释放出一圈魔力震开她们。

  “够了!”她从三只幼驹的包围圈中跳开来,道,“我把话放这,不找到艾劳拉,谁都别想回图书馆,也别想见暮光公主,更别想问谁是最酷炫的小马!”

  在瑞瑞内心深处,直到她认为万事大吉前,她都不想放这三只幼驹踏进森林。但给她们开个空头支票安抚一下也无不可。不尽马意的是,她们仨并没有给镇得服服帖帖,更不妙的是……

  三只幼驹闭嘴了一会儿,然后几乎同时看向对方。这炯炯的凝视,若非瑞瑞太了解她们,怕是会认成某种心灵遥感呢。突然间,她们脸上不约而同地浮起了一丝微笑,瑞瑞心里咯噔一下,这个小约定没准以后会让她非常头疼。

  紧接着,趁她一个不注意,三个小姑娘一溜烟逃跑了,抛下瑞瑞望尘莫及地喊着:“立刻马上给我回来!不然以丹萨名义起誓我会跟暮光公主告状!还有小蝶,还有苹果杰克,还有露娜公主!你们……三个……

  吞下一声叹息,她抬起一只蹄揉搓着额头。算了,追她们也是浪费时间,当务之急是她得抢在三只幼驹前找到艾劳拉,要是被抢先一步,不管可怜的小猫头鹰是什么惨状,都免不了被迫带孩子们去图书馆的命运了。

  假如我是艾劳拉的话,瑞瑞闭上眼想,我会去哪儿呢?

  第一个念头是回家,回到图书馆中。但如果她真像苹果杰克所说的那样经常逃跑,应该早就到家了。那么,她为什么不愿意回家呢?

  "它还贼喜欢小苹花的墨水瓶。老是想把瓶子拽下桌子,拎到外头去。"

  这就对了!瑞瑞想起来之前在木精狼的袭击下,艾劳拉弄丢了墨水瓶,拿不到新的墨水瓶,她可能就不愿意回家了。想到这只猫头鹰对暮暮这么尽忠职守,她竟莫名有些感动。

  这么想着,她快步向广场走去,墨枭文具店就在那里。如果艾劳拉心思不在小苹花的墨水瓶上,那就只可能是这个地方了。

  瑞瑞轻车熟路地抵达了广场,看到店还开着,她松了一口气。她走上前,环顾四周,没见哪儿有只蹒跚而行的猫头鹰,便迈进了店里。

  “有马在吗?墨枭?”一片寂静。“艾劳拉?”她又唤一声,盼着猫头鹰或许就在附近,企图再“借走”一个墨水瓶。

  找了一圈后,店主没在,艾劳拉也没在,门口挂着的“正在营业”反倒浇了她一头冷水。这只能说明猫头鹰要么回去了苹果园,要么就是干脆打道回馆了。

  出了店,瑞瑞有点担心店里无马看管,便关上了门,心里希望店主能早些回来。她最后一次环视了一圈广场,随后便向延伸至远方的小路走去,踏上离她最近的一条道时,一声懊恼的叫喊打断了她对猫头鹰的念想。

  “别犟了!”声音从很近的地方传来,“只凭你一个是搬不动的!”

  她燃起了好奇心,便继续沿路前进,转过一个拐角,出乎意料地找到了满面愁容的墨枭,只不过没见着他在跟谁说话。直到她注意到墨枭在看着地面,才循着他的视线看去,于是,她那悬得高高的一颗心终于放下了。

  地上的小兽乍一看像个裹着绷带的雪球,还长有一只嘴壳和两个大眼睛。实不相瞒,这幅景象远比瑞瑞想的要可爱多了。即便艾劳拉用缠满绷带的翅膀笨拙地护着新墨水瓶,生气地瞪着墨枭,那模样也是既可怜又讨喜。

  瑞瑞向他们靠近,听墨枭一开口,又停了下来。

  “你主人也肯定想要我帮你一把的!”他大声说着,把蹄子伸向墨水瓶,见艾劳拉要啄,又马上缩了回去。“嗨你这!”

  “呼!”艾劳拉用猫头鹰能发出的最凶猛的叫声回答。

  “行!我都说了,你就是犟,那你就犟吧!”店主吼回去,接着走到旁边一屁股坐下,两蹄一叉,跟个要强的小马驹似的。

  炸毛的雪球瞪着那匹雄驹好一阵,貌似确认了他不会再来捣乱后,便回头继续捣鼓墨水瓶了。她十分吃力地把瓶子往前推,又后退几步,无疑是想积攒更大的推力。不幸的是,她的爪子踩着了一条垂下的绷带,于是像个球一样往后滚去,落地时又疼得叫了一声。 

  看着这一幕,瑞瑞猜想此时的艾劳拉肯定得气坏了,因为她吵吵嚷嚷的模样在瑞瑞看来正像是在大发脾气呢。她知道自己不该幸灾乐祸,可这场面就是可爱得让马心。好啦,我也看够了,她微笑着想,跟着朝那只被嫌弃了的雄驹走去,猫头鹰则在努力地想翻过身爬起来。

  “看吧?!”墨枭又对猫头鹰喊道,“还不是需要帮——不准那样瞅我!”艾劳拉停止了啼叫,然后缓缓地、阴森森地把脑袋扭过来半圈,瞪着他,又加上一声“咕!”这架势把墨枭吓得连退了几步。

  “出什么事了吗?”

  墨枭没有看瑞瑞,而是怨怨地说道:“是啊!这猫头鹰倔得跟驴子似的!”

  倔得跟驴子似的猫头鹰瞪都懒得瞪他了,转而望向了瑞瑞,两眼睁得圆溜溜的。

  “你好啊,亲爱的。”瑞瑞温柔地打着招呼,“需要帮助吗?”

  艾劳拉盯了她一会儿,随即不再试着拼命爬起来了,反而可怜巴巴地对着瑞瑞鸣叫。就这样,瑞瑞抬起前蹄,不理会墨枭的警告,轻轻把艾劳拉扶了起来。可艾劳拉不过晃悠两下就面朝地摔倒了,含糊地透出一声“咕”。

  她站好了以后,便开始摇摇摆摆地把墨水瓶往瑞瑞那边推。瑞瑞会意,用魔法提起墨水瓶,放进了鞍包。

  “你……你是怎么……”墨枭结结巴巴地说,在瑞瑞和猫头鹰之间看来看去。最后他眯起眼看着瑞瑞:“你一定就是传说中的语鸮者

  瑞瑞嗤的一笑。

  “难说,”她微笑着答,“我连语鸮者是什么都不知道呢。”说完,她看向艾劳拉,用魔法小心翼翼地解去一些多余的绷带。艾劳拉起来走了两步,不那么晃悠了。她感激地对瑞瑞叫了两声。

  “我猜你跟那个让猫头鹰送墨水的怪主人关系不错吧?”墨枭问道,有些嫉妒地看着艾劳拉依偎在瑞瑞背上,找了个最舒服的位置准备小憩一下,“他们铁定愿意跟你亲。”

  “哦?为什么这么说?”

  “猫头鹰们年复一年地来这里,”他话里满是企盼,“但没有一只信任我到可以让我摸一摸它的,更别提驮着它了。会出现这种情况,一定是因为他们在回报主人对你的信任吧。宠物通常会模仿他们主人的情感的。”

  瑞瑞嘿嘿笑了,抬起蹄去摸自己的项链,“嗯……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这份感情也是相互的”说完,她颔首告别,小心地跑开了,生怕猫头鹰掉下来。

  走了有一段距离,瑞瑞开口说“你知道吗,暮暮和瑟弥斯都快担心死你了。”猫头鹰叫了一声作为回答,“还有甜贝儿、小蝶、飞板璐,更不用说那些被你救过的小马了。”

  又一声鸣叫,听起来比上一声疲惫了不少。

  “我先带你去小蝶那看看,然后我们就回家,好吗?”瑞瑞说,不过这次没有任何回应。她在经过一扇窗时瞥了眼倒影,原来艾劳拉已经睡着了。

  瑞瑞想起了暮暮,那匹努力想从恶灵手下保护瑞瑞的天角兽,又想了想墨枭的话,暗暗下定了决心:如果艾劳拉对她的信任真的是源于暮暮对她的信任,作为回报,她也应该去保护暮暮珍视的东西,证明自己配得上这份信任才是。

 

注释


①熔岩灯:因其中流动变幻的蜡滴酷似熔岩流动而得名,造价低廉但外形酷炫的室内装饰品。

②皮纳塔:五彩缤纷的节日器物,里面装着糖果等小礼物,只要用棍子打破就会有好运。

thumb_up104
0thumb_down
排序:按时间 升序
1楼
暮霭晖光 Lv.8 独角兽
评论 ~第二幕~14~失踪的猫头鹰~

石化鸡蛇爬行的姿态悄无声息,以至于需要身怀奇迹般的幸运才能避开它们的凝视

那玩意儿不是叫做鸡头蛇吗?:ftemoji_twisheepish:

身怀奇迹般的幸运”是个什么意思?:ftemoji_sunspicious:

身怀奇迹    般的    幸运,还是身怀    奇迹般的    幸运?但是“身怀幸运”听起来很古怪呀?:ftemoji_pinkiesugar:

22 天前
2楼
Cyan6 Lv.6 独角兽小编
评论 ~第二幕~14~失踪的猫头鹰~

回复43000 @暮霭晖光 :

石化鸡蛇,鸡头蛇,鸡蛇兽,鸡身蛇尾怪,都是Cockatrice,只要不翻译成“瞬间bo起(Cock-a-trice)”怎样都好啦flutterfear

“身怀奇迹般的幸运”幸运作名词理解

22 天前
3楼
暮霭晖光 Lv.8 独角兽
评论 ~第二幕~14~失踪的猫头鹰~

译者加油啊!!!!!:ftemoji_soawesome:

眼巴巴地盼着更新呢…………:ftemoji_joy:

坐等更新中………………

22 天前
4楼
Accurate_Balance Lv.16 独角兽
评论 ~第二幕~14~失踪的猫头鹰~

开始纠结起来了...这高质量的翻译,是该等呢,还是先把原文看完呢...

22 天前
5楼
Cyan6 Lv.6 独角兽小编
评论 ~第二幕~14~失踪的猫头鹰~

回复43065 @Accurate_Balance :

如果英文阅读过硬当然是推荐去看原文,翻译毕竟做不到百分百还原本家的风韵的,不管怎样谢谢支持~

翻译的话不定期更新,快至一周慢至一月,适合佛系/看重阅读体验的读者

跃马京应该是取自a great wall,毕竟独此一家)

20 天前
6楼
PEGASUS DEVICE Lv.2 天马
评论 ~第二幕~14~失踪的猫头鹰~

坐等更新

10 天前
7楼
YU Lv.1 天马
评论 ~第二幕~14~失踪的猫头鹰~

加油哦

7 天前

登录后方可发表评论

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显示模式:

源格式
文本格式
极简格式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

信息栏

有问题?查看用户手册

EquestriaCN 小马中国

在爱发电捐助我们:https://afdian.net/@fimtale
如果您已完成捐助,您可以将捐助页面截图并联系我们以获得“赞助者”徽章。

FimTale 用户交流QQ群:938048195

FimTale分级制度
E

基于Everyone标签的内容应适合所有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不应包含任何黑暗、恐怖、血腥、性暗示、“哲学”、辱骂等内容,且不引起大多数用户的不适。



T

基于Teen标签的内容适合13岁以上的青少年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轻微的血腥、暴力、恐怖描写。



R

基于Restricted标签的内容:图片不应包含Derpibooru的explicit与suggestive标签;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刻意或详细描写角色死亡、受伤或其他暴力过程的剧情。此分级容易造成不适,请读者慎入。

收录该文章的频道
  • 往期推荐

    jazspid

  • 独角组

    DreamsSetFree

  • Monochromatic的文章集

    DreamsSetFree

  • Shipping♥CP合集之M6内部CP

    DreamsSetFree

  • 那些中长篇精选著作

    Original_Inten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