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砸
疯砸
Lv.3 375/540

做复健

劳工

本作评价
1()
()0

 

夕阳徘徊在山头,炙热的荒漠在黄昏中慢慢冷却,寒风卷起细沙和碎石,从一望无际的平原上呼啸而过;风滚草攀住仙人掌的针刺,歇息了片刻,便再一次踏上永无止尽的征程,消失在远方昏暗的地平线。

 

叮当碰撞的声音在旷野中尤为清脆响亮,杂草和灌木中躲藏的小动物们探出脑袋,好奇地望向不远处仍在劳作的身影,随后又乖乖缩回自己的藏身之处。

 

“把今天最后一段铁路铺好,尽早收工。”

 

红色陆马抹去额头上密密麻麻的汗珠,独自从材料堆放区里抬起一根钢轨,缓缓走向尚未铺设完成的铁路断口。另一只黄色陆马靠过来,抗住钢轨的后端,帮红色陆马分担了一些重量。

 

“大理哥,别太卖力。”黄色陆马跟从他的步伐,不紧不慢,“你当心些吧,身体是一切的本钱,不要太操劳了。”

 

“我这不是想着,尽早收工嘛!”大理的脸上是笑呵呵的,同其他陆马擦肩而过,“能早点儿回去休息,对大家来说都是好事。”

 

“算了吧,都一样,他们又不给额外的工钱。要不是为了生计,谁愿意给那群刻薄的吸血鬼打工?”

 

“嘘……飞普,这种话不要乱说。”

 

“不用担心,那个刻薄的监工可不打算陪我们到晚上。我估计,他已经回到了自个儿的宅院里,等着今晚和家里的小雌驹一同欢度春宵呢!”飞尘普普撇了撇嘴,大理也没有再多说,只是叹了口气。

 

十几只小马劳工埋头干活,很快便完成了今日份的工作。天色已经暗下来,大家顺着铁路慢慢往回走,一路上偶尔闲聊几句,也全都耷拉着脑袋。直到抵达了小镇外,包工头把今天的工钱分给大家,众马的眼中才恢复了些许神采。

 

“这点儿钱……还跟不上飞涨的物价呢!”

 

“干瞪着我也没用,难道你还想抢我工钱吗?”包工头耸了耸肩,丝毫不回避飞尘普普的目光,甚至瞪了回去,“你就满足吧!去瞧瞧镇子那一边的苹果酒工厂!要不是等着这口饭吃,谁愿意做工!

大不了,今晚我请你一杯?别喝太多,不然明早可起不来!”

 

“切!装着一副老实人模样,别以为我猜不到!你肯定想叫我先喝酒,喝个晕醉,等到斗扑克的时候,再从我蹄子里把酒钱赢回来!”飞普咧开嘴,嘻嘻一笑,“工头铁,好歹也一起铺了半年的铁路,我怎么会不懂你这点儿小心思?”

 

“嘁,拿了钱就滚!滚滚滚!少给我卖弄你的小脑瓜子!”工头铁佯装震怒,挥蹄驱赶,引得众马一阵大笑。

 

飞尘普普掂量着蹄子中的钱币,稍微走几步退开,斜斜映射的灯光便照在了他的脸庞上。他抬起头,望向不远处的小木屋,隐约能听见小马们的喧闹声。虽然简陋得不成样子,但终究是镇子里唯一一家酒吧。

 

在辛苦劳动之后,瘫坐在吱呀作响的木椅子上,一杯淡淡的掺水苹果酒顺着喉咙滑入腹中,任由醉意冲淡精神上的疲倦。趁着醉意,摆几个钱币,抓一蹄子扑克牌,沸沸扬扬地掀开一场赌局。不论输赢,桌上的赌注最终都会变成杯中的苹果酒,酒吧的老板娘自然不会吝啬这一两副扑克。

 

站在酒吧的木推门外,飞尘普普一边轻轻跺蹄,一边转头四顾。

 

直到一个身影从漆黑的小巷子里慢慢走出,踏进灯光中,他才挥挥蹄子,高声喊道:“大理哥,你走哪儿去了!牌局都快开始了!”

 

“之前等你领工钱的时候,我瞄见了一只眼熟的小家伙,怕她半夜三更跑出镇子,冻死在荒漠上,特地捉她回来。”

 

飞普定睛一看,大理的右蹄子下搂了一只黄色的小幼驹,稚嫩的羽翼不断扑腾,小短腿胡乱踢蹬,试图挣脱束缚。然而,即使是普通天马,也未必能从陆马的蹄子下挣脱出去,更别提一只瘦弱无力的小幼驹了。

 

“疯鸟,你怎么从工厂里跑出来了?你妈妈呢?”

 

这孩子和她的母亲,都是苹果酒工厂的劳工。每个星期日的晚上,这对母女总会来拜访酒馆,除了搬运木桶之外,偶尔也会和大伙儿喝上一杯。当然,小孩子只能得到淡淡的果汁,苹果酒是成年小马才能享用的。

既能提起袖子操持工作,又能放下袖子恢复文雅气质,谁不喜欢这位亲切和善的单亲母亲呢?一来二去,大家都有了交情,自然不可能眼睁睁放任她的孩子不理。

 

疯鸟没有说话,闭上双眼,把脑袋扭到一边。

 

“她去世了,就在前天。”

 

犹如耳边的轰雷,在脑海中劈出一片空白,飞普和大理站在原地,愣了两三秒,随即释然了。

 

“破工厂又出事了?”大理皱紧了眉头,“这次是意外,疾病,还是工作事故?”

 

“咱不知道。”疯鸟摇摇头,压不住声音的哽咽,“前天中午,果园开始采收的时候,她就已经独自躺在了一棵苹果树下。等到傍晚收工,大家想着叫醒她,没想到竟然已经……”

 

疯鸟说不下去,忍不住眨了眨眼睛,泪珠便顺着瘦黄的脸庞滚落,打湿了大理的前蹄。

 

“对……对不起……”

 

“没关系的,这是小事。”大理放开右蹄子,轻轻抚摸她的小脑袋,“寒风要来了,咱们先到里面去吧。”

 

昏黄的吊灯,照出了黑夜中的一方明亮;燃烧的炉火,给整座酒吧带来一时温暖。客人们的喧闹掩盖了屋外的风啸和低语,酒客们得以抛开现实烦恼,享受片刻的精神安宁,沉浸于短暂的醉生梦死,直到深夜打烊。

 

疯鸟捂住了小鼻子,她始终忍受不了满屋子丑熏熏的酒精味,无论来几次都是一样。大理和飞普倒是没有太大的感触,他俩早就已经习惯了这股糜烂的气味。

 

“呦,可爱的小家伙,一个晚上要多少钱呀?让我先亲一口……”

 

一进门,一只身披兜帽斗篷的陆马已经摇摇晃晃地蹭到小疯鸟身边,伸出蹄子想要触摸,却被大理一蹄子推到地上,顺势打了个滚,扶着墙站起来。

 

“你这猥琐的狗贼,我知道你从来就不喝酒!还装作烂醉吓唬小孩子!”飞普把受惊的疯鸟搂进怀里,朝陆马瞪去一眼。

 

“哈哈哈,开个玩笑嘛!”陆马狗贼拍去烂斗篷上的灰尘,满脸笑容,“又到星期天了?嘿,小疯鸟,你妈妈呢?”

 

左右桌上的酒客们举杯相碰,笑吟吟地观赏这场戏码;老板娘用抹布轻轻擦拭木头酒杯,轻声哼唱起愉快的小曲;打牌的赌客们纷纷把蹄中的扑克藏到桌下,转头投来好奇的目光。

 

“她去世了。”

 

一瞬间,整座酒吧突然寂静了。

 

高举的酒杯提在半空中,抹布打着转儿轻轻落到柜台上;凌厉的呼啸声变得格外清晰,冰冷刺骨的寒风仿佛凝冻了空气,又掠过在座每一只小马。狗贼扶着墙,僵在原地,破旧的兜帽自然地垂下来,盖住了他的消瘦面庞。

 

半晌,耳边传来低声的议论,狗贼微微抬头,用蹄子紧紧钩住覆于脸上的兜帽,向下扯了扯,身体颓废地靠在墙上,喃喃问道:“疯鸟……可爱的小疯鸟,你的母亲……为什么,前几天还好好的,她怎么会……”

 

“估计是过劳而死的吧。”

 

狗贼打了个颤,他身后的工头铁坐在木椅上,把后蹄翘到桌上,望着窗外深邃的漆黑,啜饮一口淡淡的苹果酒,叹了口气,继续说道,“不断缩减自己的休息时间,每天顶着两个浓浓的黑眼圈,又是踢苹果树,又得酿苹果酒,还要搬运酒桶,不就为了多挣几个钱币吗?

我在小镇上呆了四五年,过劳死根本不是什么新鲜事。

一场铁路意外事故,就能轻易夺走十几个劳工的生命;工厂的大型设备倒下来,最多也就砸死两三只小马;不论是绝望地了结生命,又或是醉酒冻死在街头,这些零零碎碎的,加起来也远远不到总死亡数的一成。

我们都是打工的,迟早都会走向这样的结局,就算一生平平安安,等到年老体衰,搬不动东西,那也等同于完了。

别想着那些遥不可及的奢望,活在当下,及时行乐吧。”

 

说罢,工头铁抬起脑袋,浑身尽是沉闷的酒气,昏暗的灯光映衬着苍白无力的脸,显得尤为病态。这灯光太过明晃,他只好眯着眼,举起木头酒杯,挡在视线前。

 

一步一顿,摇摇晃晃,狗贼走到了吧台前,攀上椅子,用两只前蹄在台上撑住身子,脑袋则无力地耷拉下去。

 

“老板娘,苹果酒,来一杯。”

 

“狗贼,你没事吧?不要勉强自己……”飞普快步走上前,把蹄子搭在他的肩上,却被他一蹄子推掉。

 

见老板娘有些迟疑,一时间没有动作,狗贼便重重地敲打吧台,连敲四五下不停。

 

“快点儿!怕我不给酒钱吗!快点儿来一杯!”

 

“把酒换成果汁。”

 

飞尘普普摸出几枚钱币,在桌上摆成一排,推给老板娘,再次搭上狗贼的肩膀。狗贼却把脑袋扭到另一边,垂靠在柜台上,又把兜帽向下扯了扯。

 

“请节哀……”不理会周围看客们的私议,飞普把台上的苹果汁推到狗贼的身前,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能轻声道,“驹死不能复生,保重自己。”

 

“无所谓的。”

 

狗贼翻了个身,仰面朝上,也不掀开遮住了脸的兜帽,“阿普,告诉我,都是假的,这只是个愚蠢的玩笑……

 

我心爱的雌驹并没有死,她在工厂的女工宿舍里,等着我攒够了钱去娶她……等着疯鸟慢慢长大成年,变成亭亭玉立的少女……等着我们某一天能辞去工作,牵住彼此的蹄子,一起在镇上开个小店……

告诉我,都是假的,那只是个愚蠢的玩笑,对吗?”

 

飞普不敢回应,只能把头撇开,看向酒吧角落处独坐一桌的大理和疯鸟。

 

灯光下,疯鸟乖乖坐在大理的怀中。。

 

“大晚上的,怎么独自跑到外边来了?”大理轻轻抚摸着她的鬃毛,问到,“我记得,你也是在工厂里做工的,可不至于被赶出来。”

 

疯鸟依偎在大理的胸口,摇了摇头:“咱不想呆在那个地方。”

 

“为什么?”

 

“过不下去。”疯鸟抬起头,“咱们童工的工资,比普通小马要低很多,只能勉强保证自己不会饿死。

工厂里死气沉沉的,每天都要埋头工作十几个小时。大家总是默不作声,唯有等到用餐时间,才会开口闲聊一两句,很快又回到岗位工作去了。

咱实在忍受不了这样的日子,就偷偷逃出来了。

听说,小镇外面的世界很漂亮!有高高的大房子,深邃幽暗的无尽森林,坎特洛特城堡建在大山上,可以俯瞰整个小马镇!幼驹们可以在学校里学习新知识!每一只小马都能通过自己的可爱标志找到生活的意义!

就在小镇之外……”

 

看着小疯鸟兴奋的样子,大理自顾自地摇摇头。他和飞尘普普正是从小马镇迁移过来,一路走南闯北,横穿半块大陆,终究对这个世界失去了幻想。

 

灯红酒绿的城市是富豪们的聚居地,越是繁华,越是残酷;小马镇的居民数量已经超载,欣欣向荣的背后是近乎疯狂的工作竞争;家境贫寒的幼驹依旧上不起学,奔走于空旷的大街小巷,只为卖出一两份廉价的报纸。

贫穷者攒不下金钱,富豪想着聚集财富和资源,皆是如此。

 

“这个世界太乱。”

 

飞尘普普收回目光,又看着狗贼微微掀开兜帽,钩起吧台上的木杯,把苹果汁灌入口中,他便继续说道,“小疯鸟已经失去了母亲,孤身一只幼驹,活不长的。”

 

一整杯苹果汁一饮而尽,狗贼闭上双眼,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把空杯放回吧台,堵塞的心也稍微舒畅了一些。

 

“……额,你,你是要我把她养大?”这时,他终于回过神来,晃了晃脑袋,正坐起身子,认真思索。可最终,他却只能露出勉强的苦笑,“我,我哪有这个能力呀……

 

我只是个粗鲁的铁路劳工,靠力气生活,本就没几个钱,更别说带上一只幼驹了。疯鸟要是跟着我,只能继续做童工,浪费童年和青春,最后像我一样没有知识和文化,连字都不认识几个。

到时候,这孩子又要走上我们的老路,循环转了一圈,什么改变也没有,依旧只会是个贫苦的劳动者。

说不定在多年之后,疯鸟也会踏进她母亲的老路,任职工厂女工,最终累死在工作岗位上。

没有出路,没有未来,毫无意义。”

 

狗贼摇摇头,不再理会陷入了沉默的飞尘普普,起身离开椅子,朝着门口走去。走到半途,他又折返回来,从斗篷内缝补的口袋里翻出几枚钱币,摆在飞尘普普的吧台前。

 

正当狗贼准备再度离开时,却被一只蹄子拽住斗篷,转过身一看,飞尘普普正抬起头望向他,眼中似乎闪烁着异样的光彩。

 

“总得改变些什么。”飞普淡淡地说到,“既然已经被逼到这种地步,不如选择打破它,跳出它。”

 

“打破它?跳出它?”狗贼依旧摇头苦笑,“我们真的有能力改变吗?”

 

“总归有的。”

 

飞尘普普放开蹄子,“无论如何,我们不能放着疯鸟不管。”

 

狗贼凝视着他的双眼,皱紧眉头,最后只能摆摆蹄子,颇感无奈道:“不就想把疯鸟推给我吗?行嘛,不要弯弯绕绕的,下次就直说!”

 

“我要是直说,你会这么轻易接受吗?”

 

狗贼绕了个弯,坐到了疯鸟的身边,飞普却再一次陷入沉默,连酒也不喝,反而要了几杯苹果汁,坐在吧台前独自思索。

 

等到夜深时刻,炉火也慢慢燃尽,劳工们结算了酒钱,缓缓走向简陋的宿舍。寒风中,羸弱的小疯鸟躲在狗贼的斗篷下,形如父女。

 

回到宿舍的劳工们躺在床上,盖紧被子,坠入梦乡;疯鸟依偎在狗贼的怀中,共享一床被褥;飞尘普普换了个舒服的躺姿,闭上双眼,似乎一切都步入往常。

 

终究无法入眠。

 

直到半夜,飞普依旧睡不着,悄悄坐起身,却发现大理也干坐在床边。透过窗户照映的月光下,两只雄驹面面相觑。

 

“……飞普,你是怎么想的?”大理先开口了,“我们这些贫穷的劳动者们,真的能改变自己的命运吗?”

 

“总得改变些什么。”

 

“是啊,”大理点点头,“我已经起草了一份请愿书,明天请大家共同签订,印蹄子的印泥都准备好了。”

 

“你相信它能落到高层领导的蹄中吗?”

 

“总得抱着一些希望吧,”大理笑了笑,“倘若什么都不做,就什么也不会改变。”

 

“嗯。”

 

“早点儿睡吧,不然明天就起不来了。”

 

thumb_up1
0thumb_down
排序:按时间 升序
1楼
极光闪耀 Lv.8 独角兽
评论 初

起来!饥寒交迫地奴隶!起来!所有受苦的小马!满腔赤血已然沸腾!要为真理而斗争!公主的统治支离破碎,资本家兴奋作浪,莫说我们一无是处,我们要做天下的主宰!

24 天前
2楼
某张姓男子 Lv.4 天马
评论 初

失去的只是锁链,而赢得的将会是全世界

9 天前

登录后方可发表评论

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显示模式:

源格式
文本格式
极简格式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

信息栏

有问题?查看用户手册

EquestriaCN 小马中国

在爱发电捐助我们:https://afdian.net/@fimtale
如果您已完成捐助,您可以将捐助页面截图并联系我们以获得“赞助者”徽章。

FimTale 用户交流QQ群:938048195

FimTale分级制度
E

基于Everyone标签的内容应适合所有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不应包含任何黑暗、恐怖、血腥、性暗示、“哲学”、辱骂等内容,且不引起大多数用户的不适。



T

基于Teen标签的内容适合13岁以上的青少年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轻微的血腥、暴力、恐怖描写。



R

基于Restricted标签的内容:图片不应包含Derpibooru的explicit与suggestive标签;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刻意或详细描写角色死亡、受伤或其他暴力过程的剧情。此分级容易造成不适,请读者慎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