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sight_Skytech
Sunsight_Skytech
Lv.7 1334/1540

百以众分:晖虹之耀

第三十七章·寄予厚望

本作评价
82()
()0

邪茧提到“内战”这个词的时候,我最先想到的就是那段不属于我、而且结尾还出来一只怪物吓我一跳的记忆。本来我对那个无日期、无背景、无解说的“三无产品”毫无头绪,但现在邪茧帮我拼上了另一块拼图碎片。

尽管如此,我还是加入了果汁喷泉的行列。

“你为啥现在才告诉我们?”黛西一边用蹄子抹着脸一边质问,看样子已经把和我打口水仗的事完全抛到了脑后。

“喔喔喔,嘿!冷静点。”邪茧被我们如此壮观的反应惊到了,他摆了摆手,“就冲你们现在这样,要是我在你们一进门的时候就讲,那你们还不得转头就朝传送门去了?之所以现在才讲就是为了让你们能安心养伤。”

漂移望着溅得满桌都是的果汁叹了口气,我估计他心里可能希望我们中至少某些小马昨天晚上就能走。

阿杰并不买邪茧的账:“但是我们在这里安心养伤的同时小马国那边在爆发战争啊!早点回去没准能救更多的小马!”

“得了吧,”邪茧翻了个白眼,“就你们那一副残兵败将的样子,能救小马国?”

看来某只身高一米八的幻形灵挨一蹄子还不够。

“你不是跟我们关系这么铁,而且还有和平友好条约吗?怎不见你去帮小马国?”我问。

我的话似乎戳到了邪茧的痛处,他变回原形,苦笑了一下:“我也是个马迷,你以为我不想吗?最关键的问题是我不知道该帮谁。我在两边都安插了眼线,然而两边都说自己是正义的一方,甚至就连我的幻形灵们汇报回来的信息也相互矛盾!我只能要求他们在保护好自己的情况下尽可能地减少两边小马的伤亡,但也只是尽可能。”

暮光和小蝶交谈着什么:“也许只是双方的一场误会?”

邪茧摇摇头:“我觉得不太可能。而且,其中一方的口号似乎是‘为暮光公主报仇’。”

这下所有的视线全聚焦在屋子里唯一的天角兽身上了。“为……为我报仇?”她结结巴巴地重复道。

“嗯哼,看样子在他们眼里你已经‘壮烈牺牲’了之类的。”我瞪向邪茧,但她只是看着暮光,“说真的,我很好奇你为什么也重生了。你本来就长生不老,对吧?”

“长生不老?我不确定……”暮光避开邪茧的视线,“但我的梦境里的确有一段我中了一个陷阱的记忆,我和余晖交流过,我们觉得的确是有谁要谋害我。”

“谋害?有意思!”邪茧的眼睛闪着兴奋的光芒,然后她突然注意到我们正以一种奇怪的眼神盯着她,于是立刻变了一副表情,飘起水杯喝了一口,“我是说,原来如此……”

萍琪挥了挥蹄子:“我有个主意:我们回去以后暮暮立刻宣布重新上位,然后谁支持谁反对就一目了然啦。”

我的眼角抽了一下:“你在开什么星际玩笑,萍琪?你觉得那些家伙会傻到直接和暮光作对吗?他们能天衣无缝地谋害她一次,肯定会打算谋害她第二次!”

“其实吧……根据我的经验,小马国比人类世界要单纯多了,所以你们以前才会被我们幻形灵骗得团团转。”邪茧轻笑一声,“另外,暮光当时是独自一马,这次你们这么多小马全在这儿,怕啥?”

“别闹了,没搞清楚状况上来就公布自己的存在是我见过最傻的主意了。”我的队友里怎么还有这么不靠谱的?我把脸埋在蹄子里。我以为黛西就够可以的了。

“倘若你被绝望充满,其实原因非常简单:只因你为他人所铸,囚禁在水晶球里……”

“萍琪!别唱了!”我抬起头吼道,却见粉色雌驹一脸无辜地看着我,她的嘴巴没有动,而那首欢快的歌依然在播放。

“是我的手机铃,笨蛋。”邪茧瞄了我一眼,飘来了用萍琪声线唱着歌的手机。我这才注意到它的声音和萍琪本马并不完全一样。

怎么可能完全一样呢?其他七只小马忍俊不禁,我真是——啊啊啊尴尬死了!我想在邪茧家里挖条北美大裂谷然后跳进去了……

“喂?你到哪儿了?行,她们都收拾好了——也没什么好收拾的。好,我知道了。”邪茧放下手机,“桑伯马上就到,准备一下吧。我洗碗,漂移收拾餐桌,”她的视线从一片狼藉的桌子转向自己的女儿,“轻语,你和她们一起去小马国。”

“啥?”我们全都停了下来。

“什……什么?母后?”轻语的表情也是一脸震惊,看样子邪茧并没有提前告诉她。

“作为幻形灵公主,你需要像你在小马国的妹妹续穗和卡兹提克一样担负起领袖的责任,而不是一直在地球上伺候我。”邪茧耐心地向她解释,但随即语气一转命令道:“另外,我要你前去传达我的旨意,调集幻形灵驻小马国部队不遗余力地帮助暮光闪闪解决小马国内战问题。战争结束后,妥善安排幻形灵参与小马国的重建工作然后回来向我汇报。”

“遵命,母后。”轻语屈膝行礼,然后抬起头望着母亲,“不过……您不打算去吗?”

“涉及战争的问题,我还是先回避一下吧,毕竟我在小马国的前科已经够多了。虽然我早就改过自新了,但……现在想想,我还是更愿意留在地球,而且这边的幻形灵们也需要我。你放心,我能照顾好你哥的。”

站在邪茧身后的漂移一脸“不是我照顾您吗”的表情。

“太棒啦!来吧,轻语!”萍琪从幻形灵公主的身后窜了出来,一把抱住了她,差点把轻语的魂吓出来,“我们一起去揍伤害暮暮的坏小马!”

“好的,派小姐……能请您松蹄吗?”轻语求助似的看向邪茧,后者只是见怪不怪地笑了笑。

虽然萍琪满足她的要求松开了蹄子,但在接下来时间里她俨然成为了轻语的第二个影子,弄得对方有些蹄蹄无措,直到阿杰威胁说如果萍琪再继续骚扰幻形灵公主就把她捆起来为止。

漂移已经变成了人类形态,说要去搬桑伯给他们带来的爱意水晶,轻语决定和他一起去——也许是为了躲开萍琪。然而,他们刚一出门,萍琪就跟着蹦跶出去了。阿杰怕她惹麻烦连忙追了出去,黛西打算给阿杰帮忙于是紧随着她飞了出去。星光看上去不想再在这里呆了便默默地走了出去,瑞瑞和小蝶礼貌地向邪茧致谢道别后也出去了。

现在又只剩下我们仨了。

“虽然您原谅我了,但我还是要抱歉给您添了这么多麻烦,毕竟当时是我没能保护好自己。”暮光对邪茧说道。大公主啊,让暮光改改这毛病吧!要不然她如何能带领小马国战胜我们即将面对的那些敌马呢?“抱歉我当时没能阻止你们谋害我,请你们现在立刻投降好吗?”听起来很像小蝶的作风,但绝不是一只天角兽该有的样子!

“得了,暮光,你也别再自责了。”邪茧用蹄子轻轻抬起暮光的脸,有那么一瞬我突然觉得她就像塞拉斯提娅一样……不过太阳公主肯定没她那么缺德。“这样好不好,你能否答应我一个——补偿也好、请求也罢,随你怎么说?”她尽可能咧出一个友好的笑容,然而看上去就像她要把暮光吃掉一样。

暮光先是犹豫了一下,然后使劲地点了点头:“是什么?我会尽力去做。”

“在接下来的日子里专注于解决这场内战而不是沉浸在自责里,然后等你处理完你的事情,来帮助我一起寻找去莉兹所在宇宙的方法。我知道余晖肯定会帮我的,对吧?”

“对。”我点点头。只不过……这绝对不止一个请求了吧?我决定还是不指出这个问题了。

“嗯……我不确定我的能力够不够……”暮光又有点犹豫了。

“相信我,也相信你自己,你比你想象的要厉害得多。”比如在魔力对波中几乎完胜我。

“好,我答应您,邪茧女王。”暮光和她碰了碰蹄。

“叫我克里斯就好。”邪茧笑了笑,我知道是时候了:“来吧,暮光,我们还有一个魔法世界要拯救呢。”

我们一起向门口走去,迎接朝阳温暖的光芒。邪茧朝我们挥了挥蹄子:“保重,我的朋友们。”

我和暮光向她回以微笑。等有机会,我们还要再打一架,克里斯!我变回小马前可是学了好几年散打呢,这次谁进治疗茧就不一定喽。

“都齐了吗?”一个有些年迈、但依然充满了活力的声音传来。循声望去,我看到一位身着黑西装、系着红领带的男人正面带微笑地看着我们,嘴里抽着一支雪茄,“好久不见啊,老晖!”他粗声粗气地打着招呼,一副烟酒嗓。

老晖他喵的是什么鬼?“呃……你好,桑伯先生,对吧?”我望着他脸上的皱纹,犹豫要不要叫他“桑伯爷爷”,然而他那与皱纹极不相称的黑发最终说服我用“先生”称呼他。即使看上去岁过花甲,他无论是语气还是相貌中仍然透露着一股无法抹去的刚毅气魄,就是有点飘,换身衣服再戴个眼罩我绝对把他当做一个海盗头子。

“都是老朋友了,还是叫桑伯吧,虽然你可能不记得了。”他的视线不知为何似乎在我身上多停留了一会儿,难以察觉地皱了皱眉,然后才转向略微落后于我的暮光,“早上好哇,公主殿下!”

“你好,桑伯先生!”暮光友善地朝他笑了笑,本来想多说几句,但桑伯的注意力被向他道谢的漂移和轻语吸引走了。这对幻形灵兄妹变成了两个身材魁梧的男性人类,各自搬着一个木箱子走向别墅,里面装的估计就是爱意水晶。我望着他们消失在门廊里,突然有点好奇桑伯是怎么成为交易链其中一环的。一会儿问问他。

“好啦,赶紧上车吧,以后还能再回来看克里斯呢!你们对他这么留恋我都嫉妒了。”桑伯催促着。我和暮光无奈地对视一眼,走向他的加长版轿车,它看上去比漂移的SUV要奢侈得多,黑色的喷漆在阳光的照射下闪闪发亮。我用魔法拉开车门,发现里面宽敞得就算我们八个都是人类也坐得下。其他小马已经在车上等着了——萍琪居然没被阿杰绑起来!可喜可贺呀!

过了几分钟,一个有着花信少女容貌的轻语同她的母亲与兄长依依不舍地道了别,然后坐到了副驾驶上。“嘿,轻语,好姑娘!”桑伯转过头打招呼,“话说,你变成这个样子是不是因为饿了?”他一本正经地问道。起初我还没听明白,但轻语的脸立刻就红了,那模样和刚刚搬箱子的大块头简直判若两人。

“开个玩笑,你本来就很漂亮。”

轻语脸更红了:“桑伯叔叔啊……”她的眼睛亮起了阴森的绿光,朝他龇了龇尖锐的牙齿。哇哦,我这还是头一次见到轻语害羞到生气的样子!桑伯嘿嘿笑了两声,发动了车子。

“对了,桑伯,你到底是谁啊?”刚离开“新皇家虫巢”不到五分钟,黛西就忍不住问了。

“克里斯又吊你们胃口了?”他朝黛西笑了笑,依然在抽着雪茄,“你觉得我是谁呢?”

蓝色天马上下打量着他:“洗白的反派肯定没跑了,而且绝对不可能是无序——对吧?”

“无序?”桑伯脸色一沉,尽管他刻意让自己显得满不在乎,但他的语气里流露着难以掩饰的鄙夷——希望那是针对无序的。他伸手到窗外弹了弹雪茄灰:“我很庆幸在众多的反派里,我不是他。”他的眼神提示性地看向了后视镜上挂着的一小串水晶装饰。桑伯、水晶、黑头发……哦!

“黑晶王,对不对?”说实在的,这家伙一点也不像那个冷酷少言的暴君好吧。不过话说回来,邪茧也不像动画片里那么恶毒了——才怪。

看桑伯那样子,如果不是要操作方向盘他肯定就给我鼓掌了:“还是我的老朋友一眼就认出了我!”

看过小马的几只小马都发出了惊呼,显然是没有猜到他的真实身份。黛西用一种“你是不是作弊了”的眼神盯着我,我朝她做了个鬼脸。

桑伯——或者说黑晶王——把车开上了高速路。星光对他似乎没有什么敌意,可能是因为他没有像漂移那样突然变成什么黑色的怪物吓到她。这不,都开始聊上了:“桑伯先生,你的头发一直都这么黑吗?”

桑伯看上去早就预料到了这个问题:“诶——对!”他拉长了声音说道,听上去特别像某只雄驹的口头禅,“不瞒你说,我已经八十多岁了,但除了这张脸,我整个人就跟五十多岁似的。”

我一琢磨,如果我没重生的话,现在得老成啥样了……

“克里斯到处跟人说我在释放跃迁咒语的时候耗尽了魔法,完全是扯淡!顶多只是剩的很少而已,要不然我怎么可能看上去这么年轻?”

“也许是你保养的好,桑桑蜀黍!”萍琪突然从桑伯旁边窜了出来,对此我已经见怪不怪,但轻语吓得尖叫一声,桑伯手一哆嗦直接开到了逆行上。

“嘀——”一辆白色的卡车咆哮着与我们险而又险地擦肩而过,司机摇下窗户破口大骂。

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可想而知:阿杰又把萍琪捆上了。

“再怎么保养也没用。”桑伯心有余悸地从后视镜看了一眼,确保萍琪像个粽子一样乖乖呆在后面——刚刚她可是直接穿过了两排座位。“我那些同僚们一个二个天天吃保健品跟吃饭似的,后来还不是头发掉得比落叶还快?我在竞选市长时的老对手都肾衰竭了,但我可是一点事儿没有,上个月还去跑了马拉松呢!”

也许萍琪能让你心脏病发作,我心想。

“不过啊,”桑伯咳嗽两声,“我的确是老了。如果我的魔法一点都没有丢,那我现在的身体状况估计和克里斯差不多。永生是不可能的,但至少会衰老得慢一些。”

“但是桑伯先生,你是如何释放那个咒语的?你是人类啊!”暮光又开启了十万个为什么模式,我还纳闷呢她怎么不自责了。

“别忘了咱可有只邪茧。她虽然没法带我们跃迁,但施个变形咒绝对不在话下,更何况她自己无论在哪个宇宙里都能变来变去。”桑伯这话里好像带着一点点的醋味。他似乎不太想谈这个话题,转而开始跟我们聊起自己的从政经历来。本来我对政治一点都不感兴趣,但也许是作为一个政治家知道该怎么吸引听众的缘故,桑伯成功地让我听得入了迷。以前我只在新闻上听到西方国家的党争有多么激烈而无聊,然而从桑伯嘴里讲出来的却是一个个精彩绝伦、斗智斗勇的故事。

几个小时的跨州车程就在这滔滔不绝中飞逝而过。穿过边界的时候,那些警察认出了桑伯,敬了个礼,又瞅了瞅他递过去的证件,从里面不动声色地抽出几张钞票来,查都没查后座就直接放行了。

我刚刚看到了什么?从其他小马的表情来看,不是我眼花。桑伯虽然没有了魔法,但很明显他还有一个超能力——钱。

面对我们砸在地上的下巴,桑伯只是咧嘴一笑,然后就继续讲他的故事了。

“……他显然忘记了自己是在电视答辩上,指着我就嚷嚷:‘你在去年的4月26号发过一封邮件,其中谈论了走私珠宝的事情——’我立刻打断他:‘假设你说的是真的,我的确发过这么一封邮件,那么你是怎么看到的呢?假如你真的像你所说的那样,没有派人攻击我的邮箱窃取信息?’哈!他当时脸上的那个表情我一辈子都忘不掉!”桑伯兴奋地回味着自己的胜利,“那家伙在竞选时一直否认我对他攻击我电子信箱的指控。我本来没有证据的,这下好了,他自己送了个破绽!你们说,选民会站在那位被对手宣称‘走私珠宝’的候选人一边,”他特别强调了“宣称”这个词,“还是站在那位偷窥对手邮件结果事情败露的候选人一边?”

“让对方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我总结道,“这招够狠!”

“于是,我凭借自己的才干通过正当的手段获得了权力,这种感觉比当个残忍的暴君要好多了!”

我翻了个白眼。说得好像自己有多伟大似的,您老人家这次只是没把对手轰杀至渣而已……

“所以,您到底有没有走私珠宝?”轻语蹙了蹙眉。

“其实当年那封邮件是我给你妈发的,轻语,”桑伯看向她,“为了讨论关于进购爱意水晶的事儿,结果让那家伙看见了。”顿了一下,他继续说道,“不过说实在的那根本不算什么,最后只是被当成了一个谣言而已。你们也知道,竞选的日子里总是谣言满天飞,这已经是常态了。真正的麻烦是自从小马国爆发内战以后,水晶的供应链就越来越紧俏,唯一还未遭战火侵袭的水晶帝国又不肯与我合作,原因你们懂的。看在都是老朋友的份上,我这些年一直亏着本给你们提供水晶。”轻语惊讶地瞪大了眼睛,桑伯叹了口气,随后又笑起来,“不过我钱多,别墅豪车又都有了。那么多钱留着没处使,为老朋友破点费,值得!”他眨眨眼,吸了一大口雪茄,车里的烟味又浓了几分,我不得不开窗通风。

“烁烁小姐和母后昨天晚上已经确认了我们的妈咪还健在,”轻语说道,“我们会尽全力找到她。这之后也许……”

“我懂。”桑伯点点头,“不过那会儿仗肯定也该打完了,水晶的价格也会便宜些的。”他从后视镜看了看我们八个,“瞧瞧,无论是小马国那边,还是我们地球这边,这场战争带来的阴霾能不能散去,都要靠你们啦。”

这可真是令马压力山大啊!

不知从何时起,“迪比克”开始出现在路旁飞速闪过的牌子上,看来要么是传送门的位置没有变,要么是我的那段记忆已经发生在跃迁之后了。

等我们抵达宁静的密西西比河畔时,午餐时间已经过了。不知道人们是不是都在睡午觉,迪比克未免也太安静了点,方圆百米以内几乎见不到人影,弄得大家反而都有点不适应。也许是为了缓解我们紧张的情绪,桑伯带着我们去市郊一家不起眼的私人饭店饱餐了一顿——当然,除了桑伯自己点了牛排以外,我们都吃的是素食。至于轻语,她拿着一块爱意水晶不知道上哪儿转悠去了。

由于过了饭点,餐馆里没有顾客。这家店看上去很朴素,甚至还有点寒酸,但饭菜做得是真的好吃。桑伯说他每次来迪比克必定要到这家餐馆吃饭。我觉得它如果在其他地方开几家分店,肯定能赚到不少钱。

餐馆的老板——同时也是厨师、收银员——是个热情好客的老人,他和桑伯是老相识。对于我们“为什么不把生意做大”的疑问,老板解释说他只希望能把菜做好,让顾客满意,不想费尽心思赚太多的钱,桑伯看上去对他这一点很是赞赏。当我们问老板为什么看到小马光顾他的餐馆一点也不觉得奇怪时,他瞅了桑伯一眼:“我见过那家伙的真面目,你们和他比起来可是小巫见大巫。”从表情上来看,那似乎不是一段令人愉快的回忆。

我突然觉得,桑伯没了魔法可能是件好事。

吃饭的时候,这位大富豪注意到了阿杰头上那顶开了好几个枪眼的草帽,好奇地向她询问。阿杰往我们这边看了一眼,只是答道“路上遇到了麻烦”,既没有泄密也没有撒谎。我再次感到庆幸,多亏小马比人矮一大截,当时射向阿杰的几发子弹都只是擦着她的鬃毛飞过去了。见询问无果,桑伯提议一会儿去传送门之前给阿杰买一顶货真价实的牛仔帽——这也是我、黛西和瑞瑞一直以来对她的建议。阿杰礼貌但执拗地拒绝了,她抱着那顶草帽的样子就像是抱着心爱的孩子一样,实在令马无语。

再次上车的时候,大家都安静的出奇。我们很清楚回家的时刻就要到来了,而且据目前获得的信息来看我们要前往的是一个未知且危险的世界,与动画片里描述的大相径庭。坐在副驾驶的轻语也是一言不发、神色紧张,我猜这大概是她第一次独自一马回小马国。邪茧放手放得也太突然了吧。

“所以,这就是……传送门?”我们望着那块巨大的石雕,它的顶部是一个蹄铁形的结构,在略微西斜的太阳下熠熠生辉,仿佛正向全世界的马迷和探险爱好者宣告这里有一座通往异世界的传送门。桑伯在来的路上说它不会对前往小马国的小马施加变形术。但愿如此吧,我可不想变成什么“比小马还小马”的东西——除非是天角兽,不过我不认为传送门会这么慷慨。我环顾四周,它就这么矗在公园里,虽然远离主干道,但不怕被人发现吗?

大概是政客特有的读心术,他主动解释道:“你们这位公主殿下遇……出事儿后,两个世界的往来一度几乎中断,到现在也没怎么恢复。暮光的继任者把传送门设定为只有小马国居民才能看到、摸到和进入,并且在那边严加防守。”“只有小马国居民才能看到的传送门”?听起来怎么这么像“只有聪明人才能看到的衣服”……

桑伯又看了看手表:“按照以往的规则,再过一个小时它就该关闭了,那样的话无论是谁都没法找到这座石雕了。”好吧,我收回之前的质疑,这个安保措施我给满分再送附加分。不过,只留一个小时其实还挺危险的,万一要是像杨阳那样出了事故,我们可就要被困在美国很长一段时间了。

桑伯以为我们是在顾虑传送门那边是否安全:“我三天前刚刚接完一批爱意水晶,所以你们用不着担心对面有什么妖魔鬼怪在等着你们。”

我正想指出三天的时间足够那边“更换守门马”了,但萍琪突然从桑伯的身后窜了出来——她现在似乎已经非常熟练了——一把搂住他的脖子:“谢谢啦,超爱你,桑桑蜀黍,拜拜!”她在他满是皱纹的脸颊上“啾”了一下,然后直接蹦进了传送门,一道闪光和一声充满魔法的爆响过后,泛着涟漪的大理石表面又恢复了宁静。

我们就这么呆在了原地,桑伯像个风箱一样喘着气,一张老脸越来越红。我有点担心他那颗“马拉松心脏”还能不能撑得住了。“哇……哦。”黑发老头子结结巴巴地来了一句,“她可真是……难以预测。”

“我也先过去了,省的萍琪在那边遇到什么麻烦。”阿杰扶了扶帽子,朝桑伯点头致谢,最后看了一眼人类世界的样子,然后冲向了传送门。

“我也是。总不能让两只陆马去探路吧!”黛西紧跟着阿杰钻了进去。靠,她都不等我了吗?

我的同伴们一个接一个地进入了传送门,没有谁从那边仓皇地逃回来。希望这是因为对面安全,但好歹让谁回来跟我们说一声吧?

感觉有人在盯着我,一抬头看到桑伯正用眼神提示什么,于是我故意留到了最后。

“怎么了?”我问他。

他一时间似乎没想好如何开口:“你这一路上有注意到自己身上的什么异样吗,老晖?”

“除了性转然后变成自己深爱着的小马?没……”我正想摇头,但眼前忽然闪过一道青绿色的光芒。我停住了,他不会是……“你想说什么?”

“虽然我宁愿相信这是我的错觉,但是……我能感应到你体内有黑魔法。”

“啥?”我皱起眉,要不是桑伯一脸严肃,我就差点笑出声来了,“你是伏地魔吗?还是帕尔帕廷?”

“我是黑晶王,”他头一次露出了阴沉的表情,我的心跳漏了一拍。他可能真的没有在开玩笑。“我曾是最强大的黑魔法师,要说谁对黑魔法的感知最为敏锐,非我莫属。”他的语气又缓和下来,“但在经过二十五年身为人类的放逐生活后,我终于意识到黑魔法有多么可怕,于是我最终选择抛弃了它,即便那意味着我会失去几乎所有魔法并且大幅折寿。”

原来……是这样啊。“所以,我应该做什么,桑伯?”

“很抱歉,老晖,我也没有一个确切的答案。还好你体内的黑魔法并不是很强,但绝不能低估它的威力。”桑伯深邃的黑眼睛真诚地注视着我,“黑魔法源于愤怒、恐惧和仇恨,它会将一个正直的灵魂拖向罪恶的深渊。”他解释道,“所以,你一定,一定要小心,最好和你的朋友们一起解决这个问题。相信我,友谊是黑魔法最好的解药。”

我望着他,一时间我们俩谁也没有说话。

“谢谢你,桑伯先生。”我朝他露出一个友好的、尽管是装出来的笑容。他的话始终萦绕在我的脑海里挥之不去。我为什么会有黑魔法?我对谁愤怒吗?我恐惧谁?恨谁?一个又一个问题冒出来,顿时搅得我心烦意乱,甚至都没心思和地球惜别了。我晃了晃脑袋,望着光滑的石雕底座。要不是亲眼所见,打死我也不会相信大理石是流体。我往前迈了一步,举起蹄子轻触传送门,一种熟悉的、梦幻般的感觉传来,让我的心脏乱跳了一阵。

“那么……再见了。”说完,我屏住呼吸,走了进去。

 

thumb_up82
0thumb_down
排序:按时间 升序
1楼
Sunsight_Skytech Lv.7 天马
评论 第三十七章·寄予厚望

目前最长的一章,为了把回马国之前的事儿都讲完。

今天是百以四分开始的日子,期待能有机会亲眼看到小马。

下周期中考,可能会咕一小段时间。

25 天前
2楼
Utopia Lv.16 幻形灵赞助者
评论 第三十七章·寄予厚望

结果我看完后满脑子都是茧茧喝茶图.jpg

真有心机

保皇派向来都有问题,但谁知道是不是两个派都有问题呢:ftemoji_twicrazy:

幻形灵传来的消息内部矛盾又是什么个情况:ftemoji_sgsneaky:

 

25 天前
3楼
Sunsight_Skytech Lv.7 天马
评论 第三十七章·寄予厚望

回复42345 @Utopia :

意思是坏的那一方伪造情报伪造得很厉害。比如说,某个中立的地方炸了,潜伏在A阵营的幻形灵搜集到的情报显示是B阵营的家伙炸的,潜伏在B阵营的幻形灵获取到的情报却表明是A阵营的家伙炸的。邪茧怕驻扎在两边的幻形灵互相认为对方给女王的是假情报最后也闹出矛盾来。(呵,是谁说能把小马骗得团团转来着,邪茧?:ftemoji_pinkamina:

25 天前
4楼
先兆 Lv.1 独角兽
评论 第三十七章·寄予厚望

出新cp了(不是)

25 天前
5楼
Accurate_Balance Lv.16 独角兽
评论 第三十七章·寄予厚望

桑桑蜀黍——Uncle Som。(滑稽)

25 天前
6楼
Sealevel Lv.7 独角兽
评论 第三十七章·寄予厚望

桑伯虽然没有了魔法,但很明显他还有一个超能力——钱。

 

有钱能使鬼推磨:ftemoji_pinkamina:

24 天前
7楼
书记捶你胸口 Lv.2 独角兽
评论 第三十七章·寄予厚望

终于回小马国了:ftemoji_joy:

那就是说全文快完结了:ftemoji_trixiesad:

24 天前
8楼
Sealevel Lv.7 独角兽
评论 第三十七章·寄予厚望

坐等更新:ftemoji_pinkamina:

19 天前
9楼
Sunsight_Skytech Lv.7 天马
评论 第三十七章·寄予厚望

回复42480 @书记捶你胸口 : 何出此……哦抱歉我差点剧透了

回复43061 @Kirin : 近日期中考试,下周开始写文(话说我为什么不复习而是来逛ft):ftemoji_pinkamina:

 

19 天前
10楼
Sealevel Lv.7 独角兽
评论 第三十七章·寄予厚望

回复43063 @Sunsight_Skytech :

哈哈哈

19 天前
11楼
书记捶你胸口 Lv.2 独角兽
评论 第三十七章·寄予厚望

回复43063 @Sunsight_Skytech :

百以四分中,m6和大麦银甲回到小马国后故事也就接近尾声了(之后便是打败无序),所以就是这样推断的。毕竟这部小说主要情节还是讲的变小马和回小马国的过程

(但也有可能故事才刚刚开始:ftemoji_joy:)

19 天前
12楼
Sealevel Lv.7 独角兽
评论 第三十七章·寄予厚望

对,还是考试重要:ftemoji_twicrazy:

19 天前
13楼
Sealevel Lv.7 独角兽
评论 第三十七章·寄予厚望

回复43098 @书记捶你胸口 :

哦?别忘了余晖要黑化的节奏:ftemoji_pinkamina:

18 天前
14楼
飞机派Pie Lv.7 独角兽
评论 第三十七章·寄予厚望

黑魔法?要黑了要黑了:ftemoji_twicrazy:

16 天前
15楼
Skywings Lv.1 天马
评论 第三十七章·寄予厚望

桑伯虽然没有了魔法,但很明显他还有一个钞能力——钱。:ftemoji_sgsneaky:

6 天前

登录后方可发表评论

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显示模式:

源格式
文本格式
极简格式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

信息栏

有问题?查看用户手册

EquestriaCN 小马中国

在爱发电捐助我们:https://afdian.net/@fimtale
如果您已完成捐助,您可以将捐助页面截图并联系我们以获得“赞助者”徽章。

FimTale 用户交流QQ群:938048195

FimTale分级制度
E

基于Everyone标签的内容应适合所有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不应包含任何黑暗、恐怖、血腥、性暗示、“哲学”、辱骂等内容,且不引起大多数用户的不适。



T

基于Teen标签的内容适合13岁以上的青少年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轻微的血腥、暴力、恐怖描写。



R

基于Restricted标签的内容:图片不应包含Derpibooru的explicit与suggestive标签;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刻意或详细描写角色死亡、受伤或其他暴力过程的剧情。此分级容易造成不适,请读者慎入。

收录该文章的频道
  • 人类在小马国(HiE)

    ComradeSpark

  • 优秀穿越及变马文

    Sealevel

  • 原创中长篇推荐

    笛斯Disi

  • 百以四分

    CelestAI

  • 转化/Transformation

    ShadowNigh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