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不支持 display:grid 功能, 可能无法正常显示此网页,建议使用 Firefox 浏览器Chrome 浏览器
新人翻译,学习中_(:з」∠)_
【短篇翻译】黑晶王的超级秘密日记
4.6 分
star star star star star star_border
14 人评价
5
79% 4
7% 3
14% 2
0% 1
0%
字体调节: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
发表于 2018-12-02 • 1人收藏 • 643人看过

TIM截图20181202003831.png

the-super-secret-diary-of-king-sombra

黑晶王的超级秘密日记


              作者:naturalbornderpy

                  原文:https://www.fimfiction.net/story/374854/the-super-secret-diary-of-king-sombra

              译者:Zinogre


     简介:在黑晶王被友谊核弹(误)轰飞之后的几年里,有关他的一切依旧是一个谜,直到暮光闪闪发现了一个他的日记本----


暮光闪闪已经将这件事当作成了一个仪式。

窗帘紧闭,图书馆内显得昏暗了许多。以往以摆满了卷轴,羽毛笔和墨水的而显得凌乱的桌面如今已经被清理干净,难得的显现出简洁的一面。只有一个蜡烛孤单地立在桌面的边缘,被一个罩子保护着,防止蜡的滴落。

这天,暮暮打算读一个她认为不该存在的书。

一本日记。

一本由有史以来最残暴的存在撰写的日记

一本来自水晶帝国前任国王----黑晶王的日记。

 

蹄上套着塑料的蹄套,暮暮大气也不敢出,她轻轻地把日记放在了书桌的正中央,生怕稍微用一点力就会导致这本日记灰飞烟灭。在24小时之前,韵律公主巡视水晶帝国的时候发现了这本日记,想都没想,直接交给了暮暮去破译。塞拉斯提娅和露娜也同意了这个决定。如果你问这种事情谁适合做?大家都会告诉你非暮光闪闪莫属。

在书漆黑的封面上有一个潦草的名字

 

   黑晶王


   暮暮把她放一臂距离的笔记本挪了过来,在上面记下了这个信息。她鼓起勇气,打开了日记的第一页并开始阅读。

 

序言


恐惧的种子埋藏在了我的王国。

 

它们无处不在,在角落的阴影之后,在裂缝的深渊之底。它们如同脓包般在我的王国内溃烂,如同烈焰般炽灼着我的国民的内心。我的国民感受的到,我的奴隶的感受,相较于国民,更为真实。而我的守卫的感受,比起前两者,有过之而无不及。遗憾的是,我如今,也饱受它的折磨。它如同插入我内脏深处的尖刀,翻转腾挪,撕裂着我的身体。使我夜不能寐,无时无刻不在蚕食着我的思绪。

 

战争即将到来,而我们已经无路可退。

 

既然是我自找的,我也不想它停下来。

 

小马们开始成群结队地逃离我的王国。那些在城墙外面被抓住的小马们只有两个选择,为我而战,或是死亡。但是我们获胜的希望是渺茫的。

 

敌众我寡,物资稀缺,缺少外援,四面楚歌。

 

时间推移,我自己的想法也开始变得很有趣,大脑在告诉着我,是否应该暂避锋芒,逃离这个险要关头。是选择苟活于世,还是坦然接受死亡的拥抱。

 

而真相恰恰是这样,选择苟活于世,可不配做一个君主。

王者从来都不会撤退以及投降。当我的敌人对我做出任何审判的时候,我都会恶狠狠地朝它们的脸上吐口水,讥笑它们,告诉它们随他们去吧。我会在地狱作为塔尔塔洛斯的统治者过的很好。

守卫们问我为什么我要全天候穿着身上的披肩,我告诉他们这仅仅是为了抵御冬天刺骨的寒风,但真相是-----这个披肩是为了防止他们看到我正在打颤的腿。

 

盛大战争即将开始

 

我很确定我难逃一死。

 

暮暮不得不离开她的椅子,穿过房间来到另一端,发出再也忍不住的嘎嘎的笑声。她害怕如果离得不够远,她的唾沫会随着笑声喷溅到书上。说实话,当书交到她的蹄上时,她从来没有期待过从里面得到这样的信息,但仅仅如此吗?

“这可真是太精彩了。”在她安静下来之前,用半低的声音尖声说道,“好吧,黑晶王的写作水平可不咋地,但。。。他居然真的没有半点逃避他的恐惧和不安。在某些事情上,他还是很实诚的,而不只是自夸自擂。”

随后,一大波问题朝暮暮的大脑袭来

谁被卷入了这场战争?战争又是以何收尾的?

黑晶又会爆出哪些秘密的细节?他的童年?他黑暗之力的秘密?他从哪里来又是什么使得他变得如此邪恶?在他被消灭之前他有什么家族成员或者朋友吗?他有真正亲密的马吗?

埋藏已久的宝藏?塞拉斯提娅禁止挖掘的身体?

 

再一次冷静下来,暮暮坐定在她的椅子上,准备好了她的笔记本。她自言自语道,“战争开幕!”

她翻到了下一页。

                                                                                   

盛大战争


万事俱备,盛大战争的确配得上这个名字,一场浩大的战争。我从某匹马那里偷了一个帽子过来,它们甚至没有注意到。尽管,这顶帽子不是很适合我。

 

将近一分钟时间,暮暮目瞪口呆地看着近乎空无一字的纸张。她甚至逐字逐句地重新读了一边这个短小的段落,是否自己遗漏了什么重要的信息。然而真相就是如此残酷,“一片空白”,就是这么短。

“嗯。。。。”她喃喃出声道,“就这样?就这么一点!?你他喵在逗我?”

她甚至又往后翻了几页去确认。在快速扫过之后,她发现盛大战争这个事情几乎没有再被提及过。没有 任何关于这个的细节。

“真他喵的。。”她差点就把这个日记本撕了,她之所以停下来是因为她意识到她们对于这个暴君的了解程度几乎零,任何关于黑晶王的信息都是知识,因此是有益的。知识就是力量。

有点兴趣盎然地,她再一次打开了日记,开始阅读。

 

早餐


我在这场盛大战争中受伤不浅。结果我第二天睡得很晚,早上便想要求厨师给我准备了一份健康丰盛的早餐来犒劳自己。但是在和厨师见面之后,我想我有了更多的选择。

 

冷麦片很明显不在我的考虑范围之内?我是谁?一匹裹着毯子和披肩的小马?

 

鸡蛋或者牛排?或许吧。三明治?熏肉怎么样?还是说切片西红柿?

 

当我决定要薯饼的时候,事情似乎变得更加复杂了。

 

“是切成方块还是切碎?是整个放下去煮熟还是捣碎?”其中一个主厨这样问道,“或者说您喜欢烤的?”

 

我从房间里落荒而逃,显得如此不知所措。

为什么点一份早餐就不能稍微向打仗靠拢一点的?非黑即白,简单透彻。胜者或者吃早餐,败者从此永远和早餐说再见。

 

简单,明了。

 

但是从现在开始,事情还不是最糟的。在点早餐的时候,我点了水果吗?如果有的话,哪种水果?今天又有为国王准备美味的博饼吗?亦或者是,糕点?还是说,有塞满了果酱的甜甜圈?

早上有如此多的可能性,我想在只想摊在冰冷的石地板上,痛哭一场,然后等着吃午饭。

 

当暮暮的图书馆的们被嘎嘎地拉开的时候,她将她蹄中的书拉向一边。门外站着的是斯派克,爪中还拿着一杯热气腾腾的巧克力。

“我正准备睡觉,你有啥需要的吗?”他问道。

“一本更好看的书?”暮暮摇了摇头。

“哈?”斯派克走进了房间,边走边揉着他的眼睛,“这不是韵律公主给你的书吗?有关黑晶王的?”

“嗯哼。”心不在焉地回答了一句,飞快地翻过了日记的几页,看起来她已经不再在乎日记的保存状态了,“是他的日记,他的非常私马的,无聊又冗长的日记。”

斯派克吹了吹他的热巧克力,“嘿,拜托,暮暮,我打赌这肯定没有你想得那么糟。我还以为你会喜欢所有类型的书呢。你甚至给了那本有关地毯样品的书80分的评价,你还说你会再看一遍的。”

暮暮翻了翻白眼,回答道:“我很乐意看那本有关地毯的书一遍而不是在这里看这个!”暮暮把一只蹄子按在日记上,控诉道:“黑晶花了两个完整的章节来写他决定在早上吃什么,两个章节!他甚至还用扣人心弦的结尾结束了第一章。‘嘿!他吃的是华夫饼还是煎饼?’关我屁事啊!!!”

斯派克安静地站了一会,小小地抿了一口他的饮料,“那?”他耸了耸肩,问道。

“哈?怎么了?”

“他最后是吃了煎饼呢还是华夫饼呢?”

暮暮回去看了一眼。

 

早餐2


在咨询了我的一大票的顾问之后,我最终选择了华夫饼搭配切片火腿以及胡椒煎蛋。华夫饼按照我的意愿被切成狼的形状。

 

“狼”夫饼。

 

众所周知,我乃是这片土地上最有才华的小马。

 

在读到“狼”夫饼这个词之后,暮暮“哼”了一声,就好像被一个无形的蹄子揍了一样,再一次把目光从书上移开了。

“我还能指望从这个日记里得到什么信息呢,”她承认道,同时揉了揉太阳穴,“我希望得到的是学术上的,有用的,能够了解黑晶王的信息,而不是。。。。这些琐碎无用的垃圾。”

斯派克把他的爪子放在嘴边打了一个哈欠,“你可以跳过那些没用的章节去看那些更加有趣的部分啊,你没必要逐字逐句地全部从头看到尾。”

暮暮喷了一个鼻息,“拜托,斯派克,按照我的对书的唯一理解,那就是你总得要从书的第一个字看到最后一个字。我不能违背这个规则跳到那些更加引人入胜的部分仅仅只是因为我有一点点无聊。”

“规矩真多,”斯派克抱怨道,“晚安,暮暮。”离开之后,他把图书馆的门摔上了。

“跳过?”暮暮对着空无一马的房间干笑道,“如果跳过话,就如同黑晶王的早餐里没有‘狼’夫饼。”

但,当她看到接下来的章节名字的时候,她的笑声戛然而止。

 

“你与报税表的不解之缘”

“蹄子摔断了的日子”

“依旧隐隐作痛”

“枕头的另一边。。。好冷。”

 

我真是。。。败给你了,黑晶王。”暮暮喃喃道,但,下一章的章节名字再次吸引了她的目光,“总不能比早餐—第二部分更糟吧,对吗?”

 

背叛


总是很难分辨,谁是伤你最深的马。这些年来,我树敌颇多,对他们造成的伤害,也是令马难以释怀的。敌人就是敌人。你们互相敌视着对方。但,如果朋友突然和你翻脸,与你为敌,又会怎么样呢?那些以你能够想到的最糟的方式背叛你的朋友呢?他们对你造成的伤害会超乎你的想象吗?

这是一种我无法适从的痛苦,一种毫无准备的伤痛,一种无法抚平的伤痕,这种痛,我完全不知道如何处理,

 

我因愤怒而疯狂

 

我深深受伤又充满疑惑

 

我遭到了背叛。为什么,吉姆,为什么?为什么你要对我这么做?

在两天前的一个派对上,我认识了吉姆。这场派对是在我的城堡里举行的,为了展示我的友善,我当了一个小时的酒保,笑着用蹄子把饮料递给我的客人们。(所有小马都收到了一瓶杜松子酒和补药,因为这是唯二我知道怎么做的饮料了。)

然后吉姆就出现了,一匹只喝杜松子酒和滋补品的小马,这对我来说真是一个好消息。随后我又发现他最喜欢的颜色是红色并且他的爱好里也不包括死亡和挨鞭子。我们两个之间有如此多的共同点,我们简直就是天作之合。

夜幕降临,我做了一些我从来没有做过的事;我问吉姆明天愿不愿意陪我出去走走。他答应了,但同时我们之间也走到尽头了。

一天之后,目光所及之处,没有吉姆的身影。他没有给我回任意一封我给他寄过去信,或者派送信鸽到我这里。我确实相信,在我和他之间,存在在某些特别的联系,在一生当中,一匹小马,多久能够碰到另一匹与他有着两个以上相同特点的小马呢?或者让我们换一个比喻,一颗流星多久才能够有撞上另一个流星的机会呢?

怒火中烧,在写下这篇日记之前,我放火烧了吉姆的房子。

为什么,吉姆?为什么!?你为何要逼我做下这些事情?---

 

剩下的书页已经被撕毁了,这一章就在这里唐突截止。暮暮抬起了头,眨巴了一下眼睛。

“你他喵的一定在逗我。”

她把书翻转过来,仔细搜寻着,紧皱着眉头。但是没错,关于这一章就已经结束了,什么都没有发现。①

 

至少下一章看起来挺有趣的。

 

征服艾奎斯垂亚


征服艾奎斯垂亚的概念就如同基础数学等式一般易懂,而我所要做的事情就是简单的填空:

 

黑晶 x (???)=全球制霸

 

现在,我亲爱的读者哟,你认为里面该填上什么呢?‘军队’?亦或者是‘力量’?还是‘魔力’?

不不不,你们都错了,蠢货。这个简单的等式答案早就在几个世纪以前就被揭晓,答案就是:

 

黑晶 x 钱 = 全球制霸。 只有金钱才是万能的。

 

是的,它就是这么简单。但有的马会问,钱并不能凭空生成,钱,从何而来。这个问题就有一点棘蹄。首先我要这么说,我的帝国之所以能够维持下去,主要是因为存在大批廉价的奴隶,以及相对地,帝国里面国民比较少,开销不大。出口的产品,接近于零(除了冰),进口,亦是如此。直到现在,依旧没有任何变化。

昨晚正当我要离开我的浴室的时候,突然灵光一闪。听起来很奇妙是不是?事实上,是我在离开浴室的时候,滑了一跤,头狠狠地撞在了台阶上,当场昏迷。在我醒来的时候,就有了这个主意。这个主意的实施,真他喵的简单。

 

一个专门为雌驹设计的贴身衣物

 

黑晶王牌②

 

它将会是如丝般顺滑,伴有黑银两种配色。两端的末端有金属贴片。大多数主流的女性服装的价格在12比特和19比特之间浮动,但怎么说我黑晶的名字可是贴在上面的,我们的产品至少要29比特,起步。一件29,两件55,多买多优惠!有了这些钱的帮助,再加上因廉价的奴隶而剩下的钱,世界的经济体系很快就会瓦解!(做梦)

 

还有一整版是关于雌驹内衣的介绍,但暮暮没有去管它。相反,她开始计算她图书馆的窗户的数量并考虑把这本日记从哪个窗户扔出去。

如果我扔的力气足够大,能够让日记正好落到镇子上吗?暮暮觉得值得一试。

正当她起身准备做这件事的时候,下一个章节的名字如同口香糖一般般深深地“粘”住了她的注意力。

 

关于我的X生活”(和谐 和谐 和谐)

 

暮暮的嘴巴如同鱼吐泡泡一样,张了张又闭上了,她真的不知道如何继续进行她的工作。诚然,取走一匹马的私马日记偷看是完全不正确而且不道德的,但暮暮是为了学术研究,所以理直气壮。知己知彼,百战不殆。但,这意味着,暮暮必须要知道黑晶王的私马生活吗?

她打开了其中一个窗户并朝下瞥了一眼,夜已深,目光所及之处,没有一匹小马。她随即打开了通向走廊的门,“斯派克,你睡着了吗?”

“熟睡中。”斯派克回应道。

看起来形势对于暮暮来说不错,她可以悄悄潜到厨房给自己倒一大杯红酒。带着一大杯酒精饮料(同时在门上上了三把锁),她回到了她的桌子上并继续她的“工作”

 

由于本章涉及敏感内容,因此和谐和谐和谐。XD  

 

黑晶王的日记正好落在了斯派克的头上,头部遭到打击的他突然被吓醒了。他焦躁地环视着着四周。

“咋回事儿啊?”

“提前祝你生日快乐。”暮暮神志不清地解释道,同时那一杯酒被她紧紧地拽在胸前,“希望你和这本书玩的愉快,不要像我这样。”

随后她跌跌撞撞地离开了房间,下楼前往大厅。

斯派克小心翼翼地读了几句。说实话,一开始的确和暮暮说的一样,一样扯淡。直到---

“这是啥?”

在日记的最后一页,有一小段铭文,暮暮肯定忽略了。

它这样写到:“致那些能够读到这里的勇者们,祝贺你们。我将要马上揭晓我的宝藏和我身体的埋藏地。给聪明马的一句话:我具体已经不记得哪个地点埋藏的是宝藏还是身体了,所以,在挖掘的时候,记得带上合适的手套。狩猎愉快!     ----来自黑晶王”

 

呵,这一份生日礼物,看起来还不错嘛。

 

注释①:这里作者的原文是No Yottall Ton Ciddors to be found.译者去查了一下,是作者写的另一篇小说 Any last requests?的章节名称,其中有什么奇怪的梗或者是另外的语言亦或者是一些奇怪的双关就不得而知了。如果有了解的大大请务必让我涨涨见识。

 

注释②:这里作者的原文是Som-Bra.. .. .. 就是那个Bra。。。译者水平不足翻译不出这个。。。。。双关,希望有好的点子的能提出意见orz

回复 【短篇翻译】黑晶王的超级秘密日记

Som-Bra……

黑罩王?


回复 【短篇翻译】黑晶王的超级秘密日记

回复#1 @Nightscream :


回复 【短篇翻译】黑晶王的超级秘密日记

可以有,我回去就改一下

回复 【短篇翻译】黑晶王的超级秘密日记

Sombra哈哈哈哈哈哈哈。没毛病BRAA~

回复 【短篇翻译】黑晶王的超级秘密日记

大纲的感觉……

我们需要扩展开来!看到背后的故事!

回复 【短篇翻译】黑晶王的超级秘密日记

回复#5 @Nigel :

后面还有一个拓展章节!

回复 【短篇翻译】黑晶王的超级秘密日记

唉呀妈呀

回复 【短篇翻译】黑晶王的超级秘密日记

看完原作之后我是这个表情6.png

回复 【短篇翻译】黑晶王的超级秘密日记

勃翅.jpg

回复 【短篇翻译】黑晶王的超级秘密日记

Why, Jim, why? Why did you have to do this to me?

这句话也是个梗哈哈哈哈哈,来源是被称为“世上最烂电影”的《房间》,这句话是电影里面的一句台词。

“Why, Lisa, Why did you do this to me?”

回复 【短篇翻译】黑晶王的超级秘密日记

回复#10 @魔法师T_T :

真的怕作者玩梗。。。_(:з」∠)_

回复 【短篇翻译】黑晶王的超级秘密日记

把原文被和谐的部分看了一下……我怀疑那匹雌驹其实是大麦

登录后方可回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