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re_vert
伊言若
伊言若Lv.5
天马
中篇翻译
T
已完结

《露楠格勒(Lunangrad)》[修订中]

原文地址: https://www.fimfiction.net/story/404335/lunangrad

如若转载,请与本作的原作者与译者联系。

第十章

chrome_reader_mode 5,854 event 4 月 25 日 thumb_up 23 thumb_down 1
visibility 329 forum 3

  暮光在一间昏暗的石室中醒来,裹着厚厚的被子虚汗淋漓。

  她下意识地深深呼吸着,又下意识重复了一次。她不知为什么,好像有什么东西告诉她这很重要,这个瞬间或这个动作对她来说很重要。有什么东西告诉她的。

  说起来,“有什么东西告诉她/我/他们/……”这个短句真是暮光这辈子见过的最凑字数的表达。每每在小说中读到都叫她气不打一处来。那真是个懒惰至极的习语,简直是全宇宙最没意思的字段。它的出现说明作者根本没办法把甲乙两个事物间的关系用逻辑性的语句描述出来,只好挥舞着马蹄想方设法弄出些奇怪的声响来忽悠读者,然后趁大家分心的时候再用后腿一脚把故事踹进下个章节。自我吐槽233

  她不知道脑中为何会浮现出这个想法,可事实就是这样。也许是因为她早已汗湿了床单却还不知道自己为何被安顿在这渐渐冰凉的被褥。最重要的是,她想不起来自己为什么会躺在床上。

  她支起身子舔了舔干涩的唇,尽力避免着它们因棉絮般皱起而相互黏连。难道自己大病了一场?也许是那种高烧不退的后遗症,让她糊里糊涂地丢了几个小时的记忆?她能记起的最后一件事是什么?

  来到这座边境城市,诡异又冷漠的氛围,古怪至极的市民们……然后呢?晚餐?她没什么关于食物的印象,至少肯定没喝过酒,毕竟她现在没有一丝头痛的感觉。

  可她确实感到一阵虚脱,甚至在尝试下床的时候大腿一软,好在及时抱住了床头才没丢脸地把屁股摔成两瓣。

  这一幕好像有点似曾相识啊,她靠在床边叹了口气。一脸懵逼地醒来,完全不知道自己在哪里,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感觉就像被星座熊一家追着绕小马镇跑了八圈似的?

  不过这次,并没有谁来问她一声。她靠在床边调整了一会,便推开房门走进了那座王宫。

  她要去找咖啡,还有食物和这一切的答案,如果运气好的话。

 

  对露楠格勒的访问为期一个礼拜,并且从各方面来说,这都是很棒的一周。

  显而易见的是,她不巧因为脱水症与偶感风寒才错过了第一天的欢迎晚宴,可在次日的早餐与城主出乎意料的慰问后,她的病情已然好转了不少。暮光不得不承认,一切都归咎于自己的紧张与这趟行程中为了适应露娜而魔改过头的颠倒作息。

  那位大公得知了暮光此行并没有身负政治任务,就安排了侍从带她参观王宫的档案馆,可他似乎还嫌不够,便又给了暮光在宫里随意走动的许可。当然,这无疑是在向他所忠心的公主证明自己是个待客有道的主人。一言蔽之,暮光在那卷帙浩繁的房间里过得不亦乐乎,她甚至设法说服了管理员,硬是从那里带了几本古籍出去,打算回坎特拉城誊写后留作研究。

  当夕日欲颓,露娜的身影终于再度出现在王宫。暮光陪她吃了些茶点——那是露娜的“早餐”,又一同欣赏了宫廷乐师们的演奏。

  她们下了象棋,一如在消磨慵懒的课后时光。王宫以外还有许多行程,但都早已安排妥当不劳她费心。不知是不是她的错觉,可在暮光眼中,露娜的神色好像比在斯大驎格勒歇脚时轻松了不少。

  为什么会有那种感觉?暮光还说不清。不过,在第三天的行程后她终于发现那根本不重要。她倒希望露娜开开心心的,对那刨根究底做什么。有些往事或许露娜不愿提起,可说不定当她重回旧地,看到这座城千古未变的时候也倍感欣慰呢。

  在离开前的最后一晚,他们又一次在宫中举行了晚宴,所有王族都出席作陪。长桌的首位自然是露娜,而她两侧坐着的分别是暮光闪闪与那位大公。

  “说来有趣……”暮光用魔力一边晃动着杯中的暗色酒水,一边不知向谁发着牢骚:“这一趟出访真是怪事不断,来之前我好像还惴惴不安了一路,我还能记得些呢……虽然很难。对现在的我来说,那些细节都变得好模糊。不过都不重要啦,至少我们现在坐在这,在露楠格勒,一切都挺正常。”

  “挺正常?”露娜回应道。

  “嗯,多多少少。当然,这里确实别有特色。至少在小马国境内能听到另一种语言还挺奇怪的。呃,我指的是相对于官方语言来说,你知道我想表达什么的。实际上,这座城市比我想象中还要与众不同,好多东西都让我大开眼界。不过这种只记得一半事情的感觉太难受了……所以这一趟我还是有点怅然若失。”

  那位大公笑了笑,隔着座位向她投去了一个颇为受伤的表情。

  “殿下,我可太伤心了,她说我这怪事不断,还怅然若失呐!”

  “啊,对不起,”暮光有些害羞地鼓起腮帮,又把脑袋埋进了餐具里说道:“是我词不达意,我太不会讲话了……”

  “没谁真正会讲话,一辈子都不可能会的。”伴着平静沉柔的嗓音,她转身看向暮光询问着:“是不是还有点心情低落?不太像你,许是因为你几天前才大病了一场。”

  暮光叹息着耸了耸肩。

  “也许,我是说,倒不排除那个可能……别管我了殿下,就当我在想入非非吧。”

  露娜点头答应了,又向那只独角兽微笑道:“没关系。我很高兴这次出访能合乎你心意。不过,还有个我挺在意的问题,你刚刚说一路上的事你都不太记得了?”

  “要听实话吗”暮光摆出了一张苦瓜脸:“我记得跟您在车厢里聊过天……也记得火车出了事故,我还撞破了脑袋。就这些。”说到这,她突然眨了眨眼睛,抬头环视着周遭的宾客:“您知道我在想什么吗……我是不是忘记了谁……您的侍卫长!好像到这里之后我就没见过他了。”

  不过,她随即想到月华一定忙得不可开交,便自嘲地笑了笑不再深究。

  露娜没有回答,她们的对话一时间沉寂了。或者说本该沉寂了,如果不是那位公主又突然发问的话。

  “暮暮,你觉得,当你不记得一件事的时候,它究竟代表着什么?不记得,到底是什么意思?”

  暮光只是耸了耸肩:“大概是回想不起的意思?我猜您并不是想听我背字典。”

  “不,当然不是。”露娜咯咯笑着:“就当我也在想入非非吧,我只是突然好奇,如果我们自己都不记得做过什么,那它,用现在小马的话说,还作数吗?其他的任何事情,即使你还能有所回忆的那些呢?无关紧要吗?”她再度笑了笑,又抬起蹄子示意着侍从斟酒:“我和姐姐曾经给彼此惹过不少麻烦,陈年往事了。不过现在嘛……诺夫斯基王子,我听说你们这儿还流传下来不少我一直心驰神往的酿酒工艺……”

 

  露娜靠回自己的椅背上,等待着塞拉斯缇娅落子行棋。

  她已经累坏了,可她明白自己与姐姐都能感受到空气中微妙的氛围。那种感觉由来已久,也必将长存于明日。

  塞拉斯缇娅轻哼了一声。实际上,直到返程的途中暮光向她提起这事前,露娜都觉得那是非常塞拉斯缇娅式的行为。可现在她开始怀疑这会不会是天角兽共有的口癖。声音有它自己深入心灵的手段,它能绕梁三日不绝于耳,词句却总是先一步黯然褪色。

  塞拉斯缇娅落子了。

  “暮暮跟我讲了些有趣的事情。”塞拉斯缇娅淡淡说道,语调一如既往的温婉柔和,就像在讨论天气或是布艺上的刺绣。

  “是吗?她就是个挺有趣的丫头。这算我的回合开始了?”

  “你我都不小了,露露。一心二用对你来说应该不难。”

  “那可真遗憾,说来有趣,我长这么大一直学不会你老奸巨猾的那套。”露娜看着自己麾下的棋子,又走了一步。

  一步险棋,她在逼迫塞拉斯缇娅有所应着。

  棋盘隐喻是这世界上最心累的事,露娜对这点心知肚明。她离开前就不屑于这般拐弯抹角的表意了,何况在她缺席的一千年里,这玩意根本没什么新的发展。我们确实可以在某只小马下棋时……或者在他做大多数事情时都可以观察出他的性格与心境。可那有什么实践意义?在棋盘上移动一只兵卒真的能确切说明什么吗?基于这样的想法,她打心底不认可这种把动机与行为强行绑定的理论。跟她下棋能说明什么呢?它又能反映出塞拉斯缇娅的什么想法,除了那些显而易见的比如她喜欢下棋,还有她想打发打发时间之类的?

  “我几时老奸巨猾过?远谋深虑总不是坏事,我还担心自己想的不够呢。”

  “省省吧,全是套路。下着棋都不忘套我话,不是老奸巨猾是什么。”

  塞拉斯缇娅不再争辩这个问题。

  “好,我说不过你。可暮暮跟我说一路上发生什么她大都不记得了,是你干的好事吧。”

  “知道了还费什么话。”露娜没好气地答道。

  “我还是想跟你聊聊。”

  露娜叹了口气,随即揉了揉太阳穴:“你永远是这样,步步紧逼的。行,亲爱的姐姐,想听什么就问吧。”

  “你为什么那么做?”

  露娜翻着白眼,向她的姐姐递去一个冷冷的注视。她真的怀疑,至少那一瞬间她真的怀疑塞拉斯缇娅是否在故意装傻充愣。她是在理时间线吗?还是询问自己的动机?那都不重要,露娜的动机显而易见,而以塞拉斯缇娅对露楠格勒的了解,她绝对早已猜出了露娜不得不出此下策的缘由。

  “我没拦住暮暮,”露娜缓缓说道:“就像我最担心的那样,可我还是带她去了。对不起,我不该冒这个险。我对整件事都有些不爽,因为那根本是白费功夫。这趟出访毫无意义,带暮暮同行也毫无意义。”

  塞拉斯缇娅只是保持着她温婉的笑容,如同与妹妹独处的姐姐该有的那般,些许放纵地在躺椅上前后摇动着身体。可当她听到露娜的最后一句答复时,那只白皙的天角兽又重新靠回了椅背。

  “你说什么?”她似乎对露娜的回答满是不解。

  “毫无意义,你是老糊涂了吗,就是什么用都没有,什么都干不成的意思。我的这趟出访毫无意义,带暮暮同行也毫无意义。而我对整件事挺不爽的。这意思不难懂吧。”

  “你真的认为把暮暮带在身边是——”

  “我搞不懂了,”露娜干脆把脑袋埋在了桌上,不再假装思考棋局:“把一只平凡无奇的小母马带去,见证那些古久的罪孽,听我说那些荒唐的故事有什么好处?这一切只会困扰她,折磨她,拜我的愚蠢行为所赐,还差点让她就此堕落。你在她身上察觉到我的魔力了,对不对?”

  “是,所以我才怀疑是你干的,不过还是想问一问。”

  “我最大的缺点就是不会控制自己,”露娜自嘲地嗤笑一声道:“倒不是说我以前很擅长。可看到她沉到那不该存在的井里,我就下定决心了。”

  “你也许还没发现,我其实比你想象中的更能接受这个结果。”塞拉斯缇娅说着,也不再假装在意棋盘上的战况。她浮起了那些无所不在的茶杯中的一只,小啜着其中斟满的香茗。

  困兽犹斗,况国相乎。露娜还记得塞拉斯缇娅常说的那句古谚。

arrow_drop_down展开此处内容

  “我难道很希望暮暮的记忆被侵犯?当然不是。可我难道希望她回来后成疯成魔?当然更不是。”

  “就没有过一点她能挺过那些幻觉的信心?”露娜这样脱口一问。

  “当年我最亲的那只小马都没挺过去。”

  露娜真希望她们能回去猜棋盘隐喻,不管多么陈词滥调都好,她现在恨不得咬掉说出那句话的舌头。

  “我……好吧,”她回应道:“姐姐……对不起……”

  塞拉斯缇娅只是点了点头。实际上,自从露娜回家之后,她们就彼此定下了不再就那些陈年往事反复道歉的约定。

  “所以,你当初愿意让暮暮同行的时候又是出于怎样的考虑?”塞拉斯缇娅问道。

  “我……我也不清楚。我只是觉得有点寂寞,我只是想让别的小马看一看那个地方然后……”露娜有些不知所措地在躺椅上动了动身子。房间里是不是有点热?她刚才怎么不把姐姐约到那些一扇翅膀就能逃走的阳台去?“如果你希望得到一个合理解释的话,抱歉,并没有。”

  “我觉得还是有的。”

  “愿闻其详,还请姐姐赐教。”

  塞拉斯缇娅的目光落回了棋盘:“你是希望能向别的小马倾诉,一只能听你吐露心声又无惧那段历史的小马。你在渴求一位朋友,亲爱的妹妹。那绝不是毫无意义。”

  “然后呢?她听了个寂寞?她的记忆可是被我删得一干二净了。”

  “可你并没有抹掉自己的记忆,不是吗。”

  “呃,没有。”露娜眨了眨眼睛。

  “那你就应该记得那只在我身边长大的小母马。那只可能解不开你的心结,却总是与你一同面对阴霾,永远愿意叫你一声朋友的独角兽。我敢说你其实比现在装出来的样子更加深有感触。”说到这,塞拉斯缇娅稍稍掩面呵欠了一声,又继续补充道:“时候也不早了,所以……我不会妄言你的这段经历是否有意义,露露。非要给每块石头都安上意义的是你,而不是我。”

  “又是我们老生常谈的话题了。”露娜不禁有些牢骚。

  “这个话题我们能谈一辈子。你封存在那座城市的过往有意义吗?你希望它有吗?你若希望,那你一定早就知晓。你若不希望,那它就如你所说的那样毫无意义,你更应该释然地放下。”

  “跟以前一样故作高深。”露娜咕哝道。

  可塞拉斯缇娅摇了摇头。

  “不,我没有故作高深。比起那些不切实际的东西,我更在意每只小马本身。我更在意我的小妹妹露娜,而不是那些其他小马追问的关于她的往事。所以……我该去休息了,露露,告诉我你没事好吗?”

  “我没事。”露娜笑了,依旧那般爽朗真诚:“早餐的时候见。”

  “好极。”塞拉斯缇娅轻哼着,向妹妹递去一个同样的笑容。她把棋子一颗颗收拾回了红木的盒中,露娜也适时站起,习惯性地拂去身上的纤尘。她们拥抱了彼此,塞拉斯缇娅又轻吻了妹妹的两颊,一如她们远在小马国建国之前的孩提时代。她们互相道了晚安,露娜便回到了自己那些许偏僻的卧室。

  她一如既往地聆听着深宫中那些琐细响动摇曳出的回声,用闪动微光的粉末在地板上画出本月的宇宙线与星图。她在其中誊写出一行行咒文,又将它们在夜中焚去。她还有许多工作要做。还有许多亟待探索的秘密与未尝躬耕的梦境。

  就在那时,他注意到了桌上的信封。她的内务官在一旁匆匆留下了一句解释那不是公文而是私信的道歉。

  信的落款是她的那位朋友,暮光闪闪。

  

  上一次是你先走棋,所以这次我先。今晚我可是信心满满呢……那么,兵走到e4。

  

  露娜揉了揉眼角,却终究还是笑出了声。她笑着把刚刚布置好的花哨物件换成了棋盘,一本正经地摆上了暮光走动的那只兵卒。

  无论有意义与否,她都很愿意与暮光继续玩下去。

  真的。

 

(全文完,在返校前勉强成篇,初稿多有讹误,接下来会逐章修订。文笔实在不佳,大失原作神韵,只略尽绵薄之力将此文推荐给大家,若有大佬因此对原文产生兴趣而重译此篇,晚辈亦深感荣幸。

感谢作者,感谢支持我熬夜赶工的父母,感谢为我讲解语法的小姑,感谢读到这里的诸位前辈,特别感谢@jazspid前辈为我这个英译渣渣提供的帮助X﹏X)

thumb_up 23
1 thumb_down
share
chevron_left import_contacts file_download share
排序:按时间 升序
高卢鸡 Lv.4 天马
评论 第十章

暮暮真是旅游了个寂寞啊

8 月 11 日
黑白交界线 Lv.2 麒麟
评论 第十章

说实话,前面几章跳着看的,描写不敢细看。感觉这才是狂风暴雨后的风平浪静,完美结局。。

11 天前
黑白交界线 Lv.2 麒麟
评论 第十章

不过文章内涵没看懂,是象征俄国历史或者苏联历史吗?期待大佬解说。

11 天前

登录后方可发表评论

收录该文章的频道
  • Shipping♥CP合集之其他小马CP

    DreamsSetFree

  • 🌞日月同辉🌙

    柚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