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不支持 display:grid 功能, 可能无法正常显示此网页,建议使用 Firefox 浏览器Chrome 浏览器
这里是Wusy.

马国博士1:来自虫茧的求助

第十二章

关于本章

assessment共 7,171 字

publish于 2018-11-28 发表

pageview共 232 人看过

chat共 0 条评论

thumb_up共 0 个HighPraise


平均星数

4 人评价

5 star

5
100% 4
0% 3
0% 2
0% 1
0%
  • dvr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

所有小马都发出了极度惊讶的吸气声,不可思议地盯着露娜公主,而后者说完话后就低下了脑袋,闭上了眼睛。

“啊哈?”博士打了一个寒颤,挤出了塔迪斯盯着露娜公主,接着坐了下来陷入了思考之中。

同样惊讶的还有虫茧和扎贡女王。

“露……露娜?”虫茧女王扑扇着自己的羽翼缓缓飞到了露娜公主身边,而公主微微睁开了眼睛,注视着自己面前那曾经的敌人绿色的眼睛。虫茧女王从她的眼睛里看到了一些微妙的情感变化。

扎贡女王依然保持着红色露娜公主的形态,但是她的翅膀明显要无力了许多。“嗯……”她在自己的脑袋里寻找着什么可以描述自己此刻心情的词语,“这……真是出乎意料呢。”

“咦……公主在想些什么呢?”坐在皇家天马车里,萍琪派缓缓转头询问暮光,后者摇了摇头。

这鸦雀无声的状态渐渐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所有马的议论纷纷,其中不乏幻形灵和扎贡马的话语。

虫茧女王依然默默地看着露娜公主的眼睛,就像是在读深奥的书籍一样。没有出声地,露娜公主和虫茧女王交换着自己内心的看法。最终,黑色的幻形灵女王点了点头,转身面向扎贡女王。

她清了清嗓子。声音不是非常大,但是却让小马们都安静了下来。

“我想我明白露娜公主的意思了。”她极度平静地说道,这语气冷静地让她自己都觉得可怕,“刚才的决定由于我们的愤怒和冲动,确实仓促了许多,让我们没能够想到这么做会导致的后果。”

虫茧女王打量了一下自己面前的一群扎贡马,他们的身体也微微发着同扎贡女王一样的红色光芒:“首先,我们需要意识到,除了扎贡女王拥有更多的比例以外,在场的所有扎贡马已经均分了我们的第二公主:露娜的魔法,也就是可以升起明月的力量。”她转头看向已经闭上眼睛,将自己的头颅埋入胳臂里的露娜公主。

公主旁边,起初还十分不解露娜行为的云宝也皱着眉点了点头。

“其次,我们更加需要意识到,扎贡马的数量可能并不亚于我们。”虫茧女王是咬着牙说完这些话的,就像是她认为说这种话有违她的女王风范,不过她还是继续说了下去,“而且每只扎贡马都有能力复制成我们当中任何一个具有强大魔法的马,并暴力地夺取过去,让我们都变成公主现在的样子。”

虫茧女王看了一眼被幻形灵驮着的苹果杰克、云宝和瑞瑞,坐在马车里的暮光和萍琪派,还有地上的小蝶。

扎贡女王在虫茧的背后悬浮着,嘴角渐渐浮出了微笑。

“而且,一旦我们开战,扎贡就会不顾一切地开始攻击,到那个时候……即使是公主和女王,对此也无能为力,而你们知道作为一国之主,无法保护自己臣民的生命是多么可怕的一件事情……”

听到她的话,扎贡女王渐渐飞到了虫茧的身边,笑着说道:“是的呢,所以你最终的决定是……”

这只黑色的幻形灵没有做出什么动作,而是用自己绿色的瞳孔盯着前来挑衅的扎贡女王。不过到最后,她还是缓缓地说出:“事到如此,我或许……真的不会同意战争的出现。”

所有小马都躁动了起来,有些马表示同意,互相点着头;而有些马则表示强烈的不满。

“哎……”心满意足地,扎贡女王叹了口气,拍了拍虫茧女王的肩膀,接着转头看向所有马,喊道,“你们都听见了。在场小马星阵营两名势力最大的君主:虫茧女王和露娜公主都表示放弃战争,做出了投降的决定。”

听见镇里的扎贡马都发出讥笑声,她继续骄傲地说道:“那么,我现在是不是可以宣布——扎贡马已经将这颗星球最为强大的王国之一:小马国,给占领了呢?”

女王身下的马群如同炸了锅一样,所有小马国居民都在愤怒地喊叫着。虽然基本所有小马在受到了紧接着来自身旁扎贡马的威胁之后都又重新安静了下来,但现场仍然充斥着火药味。

“怎么能投降呢?!公主!”突然地,云宝叫了出来,接着转头看向不远处空中的暮光,“暮光,我们还有和谐之元!我们还可以……”

“和谐之元?”扎贡女王伸出头去看着云宝,装作十分惊讶的样子,接着把头缩回来,冷笑一声。

她回头使了一个眼色,接着从扎贡群体中走出来了一只扎贡马,它的背上驮着一个箱子。

“你是指……”扎贡女王使用魔法,将那箱子打开,放在箱子内的,正是六个和谐之元的部件:一个王冠和五条项链,“你是指这些吗?”

“这……”云宝差点从幻形灵的身上跳了下来,“你是怎么拿到它们的?存放和谐之元的房间锁只有塞拉斯缇娅公主的角能够打开。”

“呵呵,这就是你们小马天真的地方了。”用独角关上了箱子,扎贡女王向小马们说道,“你们以为魔法就是魔法,是独一无二的东西。不错,独角兽身体里的魔法确实很神奇,但实际上大部分其他的魔法只是一些能量和科技的伎俩罢了。举个例子,你们口里的‘只有塞拉斯缇娅公主才能打开的’锁,实际上只是一些较为基础的分子锁罢了,扎贡的科技可以轻松地打开它。”

听完这席话,全场所有的小马都安静了下来,只有那只背着和谐之元的扎贡马退回大群体的声音。

“我很抱歉,小马国的居民们,我知道你们已经臣服于扎贡。但在这个特殊时刻,我必须先命令我的士兵们将你们控制住。”扎贡女王看了看周围愤怒的小马居民,无奈地说,“我很担心你们会做出什么有犯原则的事情。”

话音刚落,扎贡马的队伍就开始行动了,他们迅速地用蹄铐铐住小马居民的蹄子,接着把他们都赶到了小马镇的中心广场上——博士和扎贡女王他们所处的位置。

此时,扎贡女王看到了空中的一群黑影,正是不远处不停地疯狂扑扇着翅膀的闪电天马队。

“嗯?你们有什么不满么?”扎贡女王转过身去,缓缓飞到了那些马身边,围绕着他们,笑着说,“我理解你们的心情。见到自己的种族被俘虏确实是一件不好受的事情,不是么?”接着,她降低了一些,与天马队的队长飞火面对面,“不过你不得不面对这些——宇宙中时时刻刻都在发生的事情——实话说,扎贡没有直接灭族,已经算是大发慈悲,给你们留下一条生路了,毕竟,你们使用魔法的能力是我们从来没有见过的。况且……”她转头看了看地面上的两位领导者:露娜公主卧在地上,没有一点动作和神情变化,而虫茧女王则站在前者身边,静静地看着扎贡女王。

“况且这是你们的公主亲口所说,我们都需要尊重她的决定。”

飞火透过自己的护目镜,看着面前的扎贡女王,出于愤怒,她用力地咬着自己的牙齿,使劲到自己的下颚都在颤抖。几秒后,她对飞在身旁的几只天马使了一个信号,接着闪电飞马都转身飞走,降落到小马镇之中。

扎贡女王仍然悬飞在原空之中,嘴角微微向上扬了扬。

“女王陛下。”

这只扎贡马的耳朵转了转,接着慢动作似的转过头来,见到博士走出了自己塔迪斯的门口。

“博士!”扎贡女王讽刺性地摆出开心的姿态,接着飞到了博士的面前,收起了翅膀,站在地上面对着他,“我都差点忘记你的存在了。以前咱们对峙的时候,你可是战场上的一大主角呢。”

在场几乎所有马都没有注意到博士的存在,他们这时都转头看着这只他们从来没有见过的卡其色雄性小马,和他身后的这个奇怪的蓝盒子。

恰巧在这个时候,在几乎没有马注意到的时候,卧在地面上的露娜就像是听到了早晨的闹铃一样猛地抬起了头来,用她无色的眼睛盯着不远处前面的博士。

“露……露娜?”虫茧女王坐在旁边,看到露娜公主突然的反应,显然也有点受到惊吓,“你怎么了?”

“博士……博士?”露娜公主眯起了眼睛,似乎想看清博士身上的每一块皮肤,“真……真的是他吗……虫茧……真的是博士吗?我太虚弱了,我看不清楚……”

虫茧女王疑惑地看着公主:“是……是的,但我不认为你认识他,我也不认识……”

“这……这是一个很长的故事……”露娜公主笑了笑,“他真的出现了……小马利亚有救了……”

 

---------------------------------------------

 

“的确,这一次我确实对此状况无能为力。”博士面对着面前的扎贡女王,抬着头说道,“恰巧,我也仍然秉持着不让任何生灵死去的理念……”

“行了行了,我知道你要给我们伟大的扎贡洗脑!”使劲挥了一下翅膀,扎贡女王打断了博士,并将他推到远处,接着命令几只扎贡士兵过来,“你们,给我控制住他。”

看着那两位士兵用一副手铐将博士铐了起来后,扎贡女王才点了点头,转向塔迪斯,却发现小蝶站在门口。

“你们……”她略微低着头,但是视线向上盯着扎贡女王说,声音很小,但音色里却夹杂着一些愤怒感,“你们要干什么?为什么要把博士铐起来?”

“嘿!小蝶!”从扎贡女王的背后不远处,传来了云宝的叫声,几只扎贡马看了过去,对她做了威胁的表情,云宝的声音立刻小了下去,“你……你小心……”

“噢,可爱的小马。”扎贡女王甩了甩头,使用了头顶上的独角魔法,一团红色的魔力团包住了小蝶的全身,将她从地上抬了起来。

看着小蝶恐惧的表情,女王叹了一口气:“噢~真可怜。不过你放心,扎贡不是野蛮生物,扎贡有原则。你们既然投降了,并且没有做出出格的事情,扎贡就不会食言去伤害你们的。”她把这只黄色的小马移动到了博士旁边,轻轻地放到了地上。接着,扎贡女王的视线转向了旁边的博士,博士也在回盯着他。

“曾经我们的目标只有一个,那就是这颗星球上的资源。但自从博士出现后,这个目标有了一些微妙的改变……”

“你在说什么?你是什么意思?”博士咽了口口水,盯着站在塔迪斯门口的扎贡女王。后者把视线从自己身上移开,接着转头打量着塔迪斯:“显然,我觉得塔迪斯蕴含的时间能量要远远大于这颗星球上的一切能量呢……”

“什么?!你不能……”博士听到扎贡女王的话语以后,立刻开始挣扎,想要摸索自己口袋里的音速起子。

“哎唷,我们的博士这一次还挺激动的嘛。”扎贡女王笑了笑,在众目睽睽之下打开了塔迪斯的大门。

“扎贡女王,我没有在骗你,但你在尝试夺取整个塔迪斯的时间漩涡能量之前,一定要三思!”博士见自己无法挣脱,于是大叫道,他的全身都在颤抖。

刚刚打开塔迪斯门口的扎贡女王完全没有理会他,而是将头探了进去,喊道:“嗯……塔迪斯的能量中心在哪里?我可不想费劲地一处一处去找。”

“博士,”小蝶坐在博士的旁边,轻轻地问道,“我在刚才进塔迪斯的时候,看到了控制台下面的那扇柜子门……”

博士听到了后猛地转过头去示意小蝶不要继续说。但这已经晚了,扎贡女王机敏的耳朵已经听到了小蝶细如蚊声的话语。

“控制台下有一个柜子门?”扎贡女王笑了一声,紧接着走了进去,“谢谢提醒,小蝶。”

“啊……啊!瞧瞧我干了什么!”小蝶惊叫了一声,接着蜷缩在地上,捂住了自己的脑袋,“对……对不起,博……博士……我不该说出来的……”

博士静静地看着旁边的小蝶,他想伸出前蹄安抚她,但是感受到自己被紧紧铐住的蹄子之后放弃了这个想法。

“所以,博士?”远处走来了一个紫色的身影。

是暮光。

她的前蹄也被铐住了,同时,她的独角也用一种奇特的装置护罩给罩住了,多半是阻止她使用魔法的。

博士静静地转头看了她一眼,显然还在思考进入塔迪斯的扎贡女王的事情。

在穿过几只凶狠的扎贡士兵之后,暮光走到了小蝶身边,安慰着她,接着问道:“塔迪斯……我没有说错吧……你的时间机器,里面的时间漩涡能量是什么?为什么警告她三思?莫非是因为时间能量太强大,你害怕她得到以后会变得极其……”

“难道获得时间能量会让她受不了吗?!!!”远处,萍琪派的声音传来了。

暮光笑了笑,接着说道:“不要管萍琪派,她有时候就会说出一些奇怪的……”

博士打断了暮光的话,解释道:“不,实话说,萍琪派说的还挺对。”接着他站了起来,盯着自己的塔迪斯,似乎在想象扎贡女王在里面寻找柜门的样子。

“时间漩涡能量巨大无比,确实要比这颗星球上的一切能量都要强大,如果非要数字化的话,可能是这颗星球上所有马的魔法能量之和要强大数亿倍。没错,这能量确实让马垂涎无比,但是她完全没有注意到获取如此巨大能量的严重性。”

这时,扎贡女王的声音从里面传来了:“塔迪斯的控制台可真是乱透了,上面的按钮可真令我头痛!……哦天哪,小蝶所说的应该是控制台的下面而不是上面,我真是傻……”

博士旁边,其中一只扎贡马疑惑地拍了拍他的肩膀:“获取巨大能量,有什么严重后果吗?”

博士没有回头,但是他回应道:“塔迪斯的能量总和……或许给你们一个形象的比喻可以让你们更加容易了解严重的程度。”博士将前蹄指向即将升起的太阳,对在场所有马大喊道,“塔迪斯的能量,可以在一瞬间熄灭你们赖以生存的太阳,或是让它立刻爆炸,吞噬周围所有的行星,让你们这颗星球化为一片灰烬!”

在场所有小马都发出了一声惊叫,接着小马镇内充斥了议论的声音。

“如果扎贡女王真的足够强大,那么她完全可以吸收塔迪斯内部所蕴含的时间能量,变成一只几乎拥有创世能力的马。她将学习到近乎无穷的、从宇宙初始到未来宇宙灭亡中出现的一切,包括宇宙这数千亿年生命中出现过的亿亿种文字、天文数字数量的书籍、一切物质上和非物质上的知识、宇宙中充斥着的10的80次方个原子中每一个原子从宇宙大爆炸之后到宇宙毁灭之前的信息,精确到它何时何地与什么其他的原子结合成新的分子,又什么时候在什么地方为何与其分开。”博士继续解释道。

其他马很少接触到这种知识,而暮光则用双蹄捂住了自己的脸:“我,的,天,哪!” 她差一点从地上蹦了起来,这不正是她所梦寐以求的吗?

但是看到博士的眼神十分严肃,她又安静了下来。

“哈哈,暮光……”博士摇着头笑了笑,接着继续道,“你不会想得到这些的。因为如果你的大脑无法支撑这些信息量……”

暮光转头看了看身后远处跳动着的萍琪派:“你的意思是……就会像萍琪派所说的那样……”

“没错,时间漩涡的能量将超出你的大脑的负荷,就像充满过多气体的气球……而且这对于小马的大脑……是必然的。”博士看了看周围略显焦虑的扎贡士兵们,又瞥了瞥塔迪斯,“一旦这件事情发生,一切就将反过来。说的通俗一点……你会死,而且塔迪斯会完全吸收你的能量。”

听完博士的一席话之后,马群又开始躁动了起来,只不过这次更加焦急的是扎贡马。

“现在,”博士对着旁边的小蝶和暮光说道,“我什么都做不了了,毕竟是她把我铐起来的哦。”他举起自己的两只前蹄,挑了挑眉毛。

 

---------------------------------------------

 

终于找到你了,我的宝贝。

扎贡女王最终还是在塔迪斯中间的控制台之下找到了那扇小蝶所说的柜门。

她听到塔迪斯的门外传来了躁动声,不过在此之前她所听到的是博士的讲话声。八成是博士在给他们洗脑吧,扎贡女王笑了笑,没有理会。

她蹲了下来,不舒服地把自己的脑袋放到和那柜门同样的高度上。

接着她将两只前蹄伸了过去,抓住了柜门的把手。

这扇门的后面,将会是我梦寐以求的……无穷的力量……

她深吸了一口气……

接着她打开了柜门。

一阵亮光袭来,进入了扎贡女王的脑海。

接着,亮光黯淡了下去,留她自己在等待。

她什么也没有看到,但感到周围的一切都漆黑无比。

彩色的塔迪斯控制台全都消失,只能听到自己的气息。

扎贡女王一只马,没有景色也没有声音,在无穷的黑暗中。

她起身走了几步,却发现什么东西也没有,她搞不懂。

没有预料中撞到前面的控制台,也没有撞到身后塔迪斯的平台扶手。

这里有点冷……

但她不害怕,她清楚她将看到终极,这或许只是缓冲。

果不其然,她看到了一些其他的东西,那是不远处闪烁的一个光点。

距离自己不到几米,她感到了一股欲望,她想走过去拣。

她缓缓踱步,却充满了疑惑。

这是个陷阱,还是新的开拓?

她顾不得那么多,她走到了那光点面前。

虽然只是光点,但她仿佛看到了一切。

她看到了那光点内的运动。

她感到了信息在歌颂。

像水一般涌入自己的大脑。

像奔涌的江流,像浪涛的大海。

她觉得一切都掌握在自己手中。

如同随时可以敲响命运的巨钟。

这些已经足够了,足够了……

“什么?怎么……怎么它还在继续?

为什么我无法让它的涌入停止?

不、不……

不!

我的头已经开始剧烈作痛!

我快承受不住这一切信息了!这太多了!

I’ve already got enough!

止めろ!

C'est trop plus!

Я больше не могу!

머리가 폭발 할거야

℉∪,≠mol฿Сг≌³³жㅞ㈉つクεəu: }ð☛✔۞¶§㏇ி】[、@ГВ?!!!!!

塔迪斯之外,所有马都看见了塔迪斯之内传来了扎贡女王用不同语言发出的吼叫声,接着从其内发出了一束刺眼的光芒。

“果然。”博士转向旁边的小蝶,说道,“这,是她自找的。”

数只扎贡马慌张地跑向了塔迪斯去找扎贡女王,却都在塔迪斯门口呆住了,似乎看到了什么可怕的东西,接着连连后退。接着,数万双眼睛都聚焦在了塔迪斯门口立着的身影。

扎贡女王站在塔迪斯的门口处,低着头,闭着眼睛,其中一只前蹄扶着塔迪斯的门框。

“女王,您……您没有事真的是太好了。”那几只扎贡马都伏了下来,放松地呼了一口气。

但他们面前的扎贡女王丝毫没有动作,依然寂静地立在那里。

“扎贡女王她……她吸收了塔迪斯的力量了吗?”小蝶轻声说道,颤抖着。

博士摇了摇头:“不,不会的……”

“我也觉得是,实话说,你们看看她的样子……”暮光指向塔迪斯门口的女王,“她一动不动地,毫无生机,就像是……”

“就像是一具被刻意摆在那里的死尸。”博士缓缓说出暮光没能说出来的话语。

话音刚落,众目睽睽之下的扎贡女王便抬起了自己的头颅,但那动作十分不自然,就像是她的头被一只手托起来一样。

接着她睁开了眼睛。

从她的双眼里,射出了两道强烈的金光,那光流直穿马群,让所有看着她的马都捂住了眼睛。

接着,她张开了嘴巴,似乎想说一些什么,但是她完全无法说出声,嘴巴里也射出了光线。

“天哪,”小蝶捂住了眼睛,把头朝向地面,“这太可怕了。”

悄无声息地,扎贡女王伪装成露娜公主的红色身体裂开了,从其裂缝里也同样射出了金色的光芒。裂缝越来越多,光线也越来越多,亮度就越来越高,直到某个瞬间,女王的全身都散发出了强烈的光线,她变成了一颗金色的光球,光线的强烈让即将升起的太阳都黯然失色。

但那光球的亮度正在减弱,因为他们发现塔迪斯正在吸收它,它就像一颗恒星被黑洞吞噬一般让自己身上的光线被塔迪斯的内部吸去,那颗光球的亮度减弱到马们可以直视它,原本的扎贡女王在众马的视线里,在寂静之中被塔迪斯吸收着,化成一团金色的烟雾,在数秒之后挥散到了空气之中消失了。

登录后方可回帖

关于作者
BrotherXiet  麒麟

这里是Wusy.

favorite 关注
  • dvr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