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vorite_border more_vert
海豹晒晒
海豹晒晒Lv.8
独角兽
短篇翻译
E
已完结

友谊是官僚:婚姻法

原文地址: https://www.fimfiction.net/story/466135/friendship-is-bureaucracy-marriage-laws

当心!她有个公文包!

chrome_reader_mode 3,649 event 4 月 21 日 thumb_up 20 thumb_down 0
visibility 584 forum 21

音韵与银甲闪闪走过坎特洛特城堡的走廊,心中仍在担忧着邪茧是否会再次出现在坎特洛特里。

“她现在会在谋划着什么呢?被丢到地平线上应该就算发出了‘这里不欢迎你’的信号了吧,”音韵思索着,直到他们两马的面前出现了一道高大的黑影。

“就像你们阻止我的那次一样。”

音韵站定,准备战斗。

“你为什么穿着西装?”银甲问道,这也让他的妻子又打量了一下这位幻型灵女王。

她穿着一身灰色的西装,打着蓝色的领带,还戴着一幅阅读眼镜,一只黑色的公文包漂在她身旁。

“你这是……干什么?”音韵疑惑的打量着眼前这死敌的新行头,问道。

“我是来提出自己的要求的。”

“三天前……你被击败了。在我们谈话的时候,卫兵们会把你逮捕的。”

“没有这个必要,如果我的要求可以得到满足,我也愿意不再敌视你们这些小马。”

“哈,说的好像我们准备满足你的要求似的。”

“我们至少该听听她的要求吧?和平解决问题啊?”银甲问道,但音韵把他拉到一边。

“亲爱的,她可是把你给洗脑了。你不需要为她说话的。”

“别把他推走,他是这场谈话的焦点。”

“何出此言?”

“我的要求如下:我要求获得和我的丈夫银甲闪闪同居的资格,我要作为他的妻子,和他一起住。”

走廊里一片寂静。

“不好意思,你说什么?”

“我们结过婚的,记得吗?就在三天前。”

“不对,那场婚礼被我打断了,而且塞拉斯蒂娅也没有宣布你们结为夫妻。”

“我们在婚礼仪式进行前就私下结婚了。”

“什么?怎么?和谁?”

“容许我解释一下,”邪茧把眼镜往后一推,打开公文包,拿出半打文件,挑出一份读了起来。

“要知道,在雪魔统治的那段时期,小马们并不喜欢像现在这样举行盛大的结婚仪式,有些婚礼是秘密举办的,这样可以避免其他小马的批判性目光,所以在小马国成立的时候,布丁头总理承诺过这类私下进行的秘密婚礼依然有效,这会帮助那些小马适应这种和平共处的新生活,让一些无法互相信任的老旧派不要因为这种事而拒绝相互结合。”

邪茧继续读着另一份文件。

“后来呢,当小马们开始能够接受公众时,仪式性的婚礼也就成了常态。然而,鉴于小马们除了在即兴演出音乐歌剧方面外简直什么也做不好:旧的婚姻法没有改变,所以只要你有对应的证明文件,私下结婚依然是有效的。”

她给音韵看了一张结婚证,那上面有她的签名,还有银甲的。

“不,这个肯定是你伪造的。”音韵惊呼道。

“在小马国建国215年后,皇家墨水(Royal Ink)发明了一种基于生物的蹄或掌的一种签名,这个东西的真实性无可辩驳。每个生物的魔法签名都是独一无二的,无法伪造。就算是我也不行。”

音韵冲着这文件来了一发魔法,但这道魔法从纸上弹了开来,顺便摧毁了一扇窗户。

“这也证明了它上面的魔法。”

“你并未和我丈夫结为夫妻,银甲和我在你入侵后结了婚。他不能有两位妻子!”

“哦,他可以有。自小马国建国起,一夫多妻制就是合法的。”

“你说什么!”

“是这样,为了表明三种小马间的和平与统一的承诺,白金公主同布丁头总理以及飓风指挥官结为连理。虽然这是一场政治婚姻,但必须强调的是,尽管一夫多妻制并未流行起来,但从法律的角度来讲仍是完全合法的。”

音韵和银甲都张大了嘴巴。

“不过不用担心,我不介意和你分享我的丈夫。”

“你压根就没和他结婚!”

“文件上可不是这么说的啊。”

“塞拉斯蒂娅!”音韵高声尖叫道,而这位统治者则在一道魔法闪光中现身。

“邪茧!怎么回——哦,糟了……”塞拉斯蒂娅看起来很怕这个身穿西装的幻型灵。

“我希望你把这张文件作废掉。”音韵要求道。

“为什么?然后,这文件又是什么?”塞拉斯蒂娅尴尬的笑着问道。

“她未经银甲的同意,就和他结为夫妻。”

塞拉斯蒂娅看了看银甲,又看了看音韵。“没有履行这份文件的意愿的话,是不能签署这份文件的。魔法会阻止没有意愿签名的生物。”

音韵瞪着银甲,而银甲还在努力回忆着传送术的原理。

“你当真要和那个东西结婚吗?!她只不过是只大号蟑螂罢了!”

“你应该还记得我会幻型吧?”

“我当然记得。但在我把你们两个干掉之前,阿姨,你可以把这张该死的纸毁掉吗?”音韵笑着问道,但任谁都可以看出她气得血管都要崩裂了。

塞拉斯蒂娅拘谨的笑着,看向音韵。“我——我可以。但是……”

“请容许我解释一下。”邪茧清了清喉咙,又拿出更多的文件。

“在两姐妹加冕仪式后的第430年,塞拉斯蒂娅试着改变一些法律,来促进小马国成为一个工业化的国家,但这些行为遭到了其他贵族的强烈反对,而最后,这些举措会引起一场严重的法律战争,并引发一场革命。为了避免这种情况,塞拉斯蒂娅接受了这么一个要求:她不能改变或删除任何不是由她或她妹妹制定的法律,以期保护古老的小马文化。”

“而私下进行婚礼的法律,也是其中之一。”塞拉斯蒂娅最后补充道。

“那就找法庭里的其他小马帮你取消啊!”

塞拉斯蒂娅移开了目光。“关于这个……”

邪茧拿出了更多的材料。

“在露娜公主被流放的两年后,塞拉斯蒂娅设置了一项法律,规定所有的新法律都必须向塞拉斯蒂娅提出,再由她接受。而任何修改或者取消任何一项法律法规都需要经由她的批准。这给了她在小马国法律上的绝对权威,却也创造出了一个漏洞。她不能干涉那些不是她设立的法律,而能够干涉这些的小马,却又需要塞拉斯蒂娅的首肯,可她同样因为这个不能允许他们干涉那些法律。”

长时间的沉默。然后是音韵的尖叫。

我要离婚!

“你要和银甲离婚?”邪茧不解的问道。

“不!也许吧。”音韵看着那正蹑手蹑脚准备走到那扇破碎的窗户前逃跑的银甲。“你,要和这蟑螂离婚!”

“如果他当真想要离婚的话,也是可以的。但首先我们得解决孩子们的监护权问题。”

“孩子们?!”音韵气得青筋直爆,尖叫道。

“当我们结婚的那一刻,我的虫巢也就变成了他的,所以他们都是我们的孩子。”邪茧向她出示了一下结婚证的背面,那上面写着一大长串名字,字很小,所以才能勉强写下。

“这些幻型灵总共16437只,每一只都需要在花费一周的时间来接受专业小马的私人采访,来确定他们在父亲还是母亲那边才能获得更好的照顾,并还要为他们在生活中即将出现的创伤性变化做好准备。然后,我们还不得不去拟定一个孩子的抚养费,银甲需要在月底支付这笔抚养费,我保证这会花很长的时间。”邪茧推了推眼镜。“粗略计算一下,我认为这大概需要315年的时间,银甲每个月需要为此支付1130万8656个金币。”

音韵和塞拉斯蒂娅都已经说不出来话,如果银甲没有跳窗逃走的话,他肯定也会说不出话来。

“等下,你是个罪犯!三天前你入侵了坎特洛特!只要把她逮捕,我们就可以掩盖住这一切,然后装作什么没有发生过!”音韵这些话听起来更像是胡言乱语。

“这个嘛,就像我之前说过的,如果我可以继续做银甲的妻子,我愿意讲和。”

“看在她的份上,我们凭什么要这么做?”音韵指着塞拉斯蒂娅问道。

邪茧从她的公文包里抽出最后一份文件,那是一个破旧的文件夹,上面还盖着绝密两字的印章。

“这是在塞拉斯蒂娅和露娜公主加冕仪式35年后发生的那件事的资料,我敢肯定这种东西绝对有必要对公众保密。”

“那是什么?”

“我,塞拉斯蒂娅,接受你提出的讲和,并赦免你对小马国造成的一切罪行,这样你就可以作为银甲的妻子,过上你想要的生活了。”

“等等,你干什么?”

“我已经准备好了文件。”邪茧把一张纸递了过来,塞拉斯蒂娅小心翼翼的扫了一遍,签上了名,幻型灵女王也跟着签了名。

“不,你不能这样对我!”音韵向塞拉斯蒂娅恳求道。

“很抱歉,音韵,但协议已经签完了。我希望你能迈过这道坎。”

“我该怎么迈过这道坎?!”

塞拉斯蒂娅点亮了自己的角,音韵的蹄中便出现了一个装着清澈液体的玻璃瓶。

“这个大概会对你有所帮助。”

音韵看了看瓶子的印戳:牦牦斯坦特酿,酒精度95%。

这位爱之公主大吃一惊,过了几分钟,她打开瓶子,喝了一大口,走开了。

她刚一走开,塞拉斯蒂娅就走近邪茧。

“你真的知道那一年发生了什么?”

幻型灵女王笑了。“你是说,你……和你妹妹结婚那件事?”

“你以后不要再提起这件事了,只要你把你掌握的证据全部压下来,我就不会反对把你的虫巢并入小马国这件事。”

“很好。其实我对那天的细节也不得而知,最起码给我来点提示如何?”

“没门。”塞拉斯蒂娅传送走了。

“问问又不会掉根毛。”

那天,小马国宣称幻型灵成为了他们的盟友,这一举措让许多小马感到困惑,也激怒了很多在那次袭击中受到伤害的小马,但被选中的外交官兼任幻型灵发言人索拉克斯彻底修复了这些糟糕的关系,在当年的年底前,幻型灵就完全的融入了小马社会。

至于音韵,她从这起事件里发展出的疯狂酗酒的行为竟让牦牛们专门为她开了一家酿酒厂,这促进了牦牛们的经济发展,也让两国之间的关系迈上了新的台阶。

邪茧搬进了银甲闪闪的家里,并把他从酗酒的音韵蹄中保护起来,直到音韵接受了现实并原谅了他,邪茧给这个家带来了些许稳定,并修复了他们之间的关系。

但她还是讨厌邪茧。

而暮光在听到了关于她这位新嫂子的消息后,陷入了恐慌之中。

thumb_up 20
0 thumb_down
share
chevron_left import_contacts file_download share
排序:按时间 升序
小五 Lv.1 夜骐
评论 当心!她有个公文包!

政治的艺术,在于不断妥协:ftemoji_pinkamina:

4 月 22 日
Haiter Lv.14 独角兽
评论 当心!她有个公文包!

我i了

4 月 22 日
灭世还山水 Lv.3 独角兽
评论 当心!她有个公文包!

法律是魔法!

4 月 22 日
Shining_Moonlight Lv.4 独角兽
评论 当心!她有个公文包!

茧:一切遵循法律!银甲我要定了!

4 月 22 日
龙啸九天 Lv.3 独角兽
评论 当心!她有个公文包!

这结婚也是要依照法律的:ftemoji_twicrazy:

4 月 22 日
prte超现实幻影 Lv.1 独角兽
评论 当心!她有个公文包!

还有第二段吗?暮暮感到恐惧就没有了?应该还有段关于暮暮的吧,但愿吧:ftemoji_pinkamina:

4 月 22 日
prte超现实幻影 Lv.1 独角兽
评论 当心!她有个公文包!

要是有段银甲一夫多妻的婚后生活就更好了:ftemoji_celestiahappy:

4 月 22 日
海豹晒晒 Lv.8 独角兽
评论 当心!她有个公文包!

回复41110 @prte超现实幻影 :真没有了,毕竟也不是隔壁地平线那种动不动好几万词的大章,像这种短篇我肯定是一次性发完的,真的就这样结尾了,虽然我也觉得突兀,但是就是莫得了。

 

4 月 22 日
Utopia Lv.16 独角兽赞助者
评论 当心!她有个公文包!

唔……没想到原来已经有翻译了。早上看完的生肉,是挺有意思的来着。

大PP表示自己也很无奈,天知道茧茧到底还有多少没有公布于众的东西哎。

 

4 月 23 日
海豹晒晒 Lv.8 独角兽
评论 当心!她有个公文包!

回复41169 @Utopia :最可怕的是在漫长的时间长河中,鬼知道塞拉斯蒂亚还做过什么拍拍脑袋就下的决定,其他小马精力有限,没法去找法律的漏洞,但是旗下有大量间谍的邪茧就不一样了。真不同意,指不定又挖出几个坑来。这点和弗雷姆两兄弟还不一样,这俩是一肚子坏水,奈何能力不足。

 

4 月 23 日
Utopia Lv.16 独角兽赞助者
评论 当心!她有个公文包!

回复41186 @海豹晒晒 :

大屁屁自己下的决定还能自己撤回。但身为bug的茧茧找bug好不容易?(笑)

4 月 23 日
海豹晒晒 Lv.8 独角兽
评论 当心!她有个公文包!

回复41197 @Utopia :要脸的,应该不太会撤回。而且虽然结尾算是威胁大公主了,但是找出了法律的漏洞也算是确有其事,真公事公办就是她完全胜利。

所以宣布比分,邪茧1:0塞拉斯蒂亚,音韵出局:ftemoji_sgpopcorn:

 

4 月 23 日
沉宸子 Lv.1 夜骐
评论 当心!她有个公文包!

ww这篇真的秀啊

4 月 24 日
学识混合 Lv.6 独角兽
评论 当心!她有个公文包!

大PP和Luna结婚,嘿嘿嘿(脑补[错误:数据溢出]字百合文)

4 月 25 日
某张姓男子 Lv.5 天马
评论 当心!她有个公文包!

 凭此一式三份表格我可挡百万之敌.jpg

赞了

4 月 27 日
user Lv.2
评论 当心!她有个公文包!

她从这起事件里发展出的疯狂酗酒的行为竟让牦牛们专门为她开了一家酿酒厂

论甜椒的酒精代谢能力:ftemoji_twicrazy:

4 月 29 日
Whenever Lv.6 天马
评论 当心!她有个公文包!

 厚 大 法 考 :ftemoji_pinkamina:

5 月 1 日
degui Lv.1 陆马
评论 当心!她有个公文包!

等等,大PP和露娜……:ftemoji_lunagasp:

5 月 2 日
高卢鸡 Lv.3 天马
评论 当心!她有个公文包!

马国还是不够集权啊(

5 月 3 日
斜月三星 Lv.4 独角兽
评论 当心!她有个公文包!

友谊是律法,从此银甲过上了 无比痛苦 幸福快乐的生活:ftemoji_sgsneaky:

26 天前

登录后方可发表评论

收录该文章的频道
  • 幻形灵,幻形灵

    Chela

  • 茧茧文库

    Shining_Moonlight

  • 无厘头及其他解构主义

    某张姓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