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不支持 display:grid 功能, 可能无法正常显示此网页,建议使用 Firefox 浏览器Chrome 浏览器
Wusy
  麒麟

这里是Wusy!

马国博士1:来自虫茧的求助

第十章

本作评价
17()
()0
  • dvr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显示模式:

    源格式
    文本格式
    极简格式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

“快进塔迪斯!”博士转身跑向塔迪斯的门口,小蝶也赶紧跟了过去。

“博士!”小蝶进门以后转身立刻关上了塔迪斯的门,嘶哑地喊道,“那些……那些扎贡马……”

博士疾步走向控制台,开始摆弄各种按钮和拉杆,他咬着牙,脸上浸出了汗水:“我早就知道扎贡是一个热爱战争的种族,”接着他抓住了其中一个大拉杆,抬头看着门口颤抖着的小蝶,“但自我出生以来的900多年,我从来、从来没有见过这么鲁莽的行动!”

小蝶愣住了。什么,博士已经活了900多年?他900多岁了??

没有等她做出反应,博士使劲拉下了拉杆,整个塔迪斯又从地面升了起来,随之而来的是她已经熟悉的震动和摇晃。

“博士,你已经活了九百多年?”小蝶扶住旁边的栏杆,不可思议地看着控制台上站着的卡其色公马,他看起来是那么的年轻,除了……除了他饱经风霜的眼神。

很快的,塔迪斯停了下来。博士迅速走下了控制台:“这个是后话,”他经过小蝶的时候,拍了拍她的头,“现在的当务之急是你们的安危。”他猛地拉开了门,看到了小马镇里的混乱景象。

天边已经有了一点曙光,而飞船的警报声和亮光却充斥了整个小镇,数以千计的扎贡马正从飞船上落下,伪装成露娜公主的扎贡马显然更加强大一些,在天空上悬浮着,发出耀眼的红光。小马镇的居民们都在家里,从窗户间露出脑袋,看着这可怕的场景。

小蝶也从塔迪斯的门口探出了头,但是突然地,她的重点却放在了空中另外一只马身上。

“云宝……云宝黛西!”小蝶看着天空的某一个角落,博士这时也循着小蝶的视线看向天空。他发现有一只蓝色的天马正在空中盘旋着,根据全名来听应该也是一只母马。这只叫做云宝的小马十分与众不同,她的鬃毛和尾巴是彩虹色的,这让她在落下的扎贡飞船群里格外显眼。云宝显然听到了小蝶的声音,转身看到了塔迪斯,楞了一下,接着迅速飞了过来,落到了塔迪斯面前的地面上。

“小蝶!”她激动、却又有些恐惧地走上前去,她的声音也有些沙哑,但是完全不像扎贡马那样低沉,“那些……那些是什么东西?我刚被吵醒就发现他们正在源源不断地从那飞船上落下来!”接着云宝看了看博士,又后退一步看了看塔迪斯,“这,又是什么东西,你是谁?我不记得我见过你……”

小蝶一把把云宝拉进了塔迪斯:“他叫博士,具体的问题一会儿再提!”

“天哪!这蓝盒子的里面比外面大……虽然里面一点也不好看……最好能再酷个20%。”

博士无奈地笑了笑:“这就留着你去解释吧。”他看着小蝶,后者点了点头。

但很快,小蝶的目光从博士移走了,从而看向塔迪斯外,接着她呆住了。“博……博士……”

博士转过头去,只见通体红色的扎贡露娜从远处的空中朝着塔迪斯飞了过来,她的翅膀不停地扑扇着,瞳孔红得似乎要冒出火来。

“天哪!博士!”看到博士仍然若无其事地站在塔迪斯内的门口盯着已经迅速飞近塔迪斯的扎贡露娜,小蝶惊恐地叫道,“快关门啊!”

而博士却笑了笑,死死地看着已经近在咫尺的扎贡露娜。扎贡露娜仍然没有减速,径直地冲向塔迪斯的门口。

随着巨大的“咣当”一声,扎贡露娜的脑袋就像是撞到了什么隐形的屏障一样,在塔迪斯敞开着的门口,就在博士的面前被弹开了,随之产生的是扎贡露娜嘶哑的尖叫。小蝶睁大了眼睛,看着被顶开的扎贡露娜吼叫着撞到了不远处一栋房子的天花板上。

“我早就说过,扎贡是一个好战的种族,”博士冷笑了一声,转头看着小蝶,“但现在我才发现他们还是一个不懂得三思的种族。”

“这……我明明看见扎贡露娜没有碰到塔迪斯的墙壁,而是冲向塔迪斯敞开的门口的啊,为什么……”

“这就是时间领主的一个小伎俩,如果她愿意,塔迪斯的力场可以阻挡几乎任何强制性的物理攻击。”博士笑了笑。

“那你或许是惹错马了。”塔迪斯外,一阵嘶哑且愤怒的声音传了过来,“我是扎贡的最高,扎贡女王!”

博士大敞开塔迪斯的大门,直面着刚刚从墙壁里走出来的扎贡露娜:“哦是吗?以前没听说过呢,毕竟我与你们种族的交会可不止一次了。也许上一次和你们相遇你还没出生吧?你应该不知道我的办事行为。”

伪装成露娜公主的扎贡女王笑了笑,吼道:“我不用了解你的办事行为,博士。因为这一次战争与之前完全不同。”

博士的眼神疑惑了起来:“你是什么意思?”紧接着,他看到扎贡女王的独角上发出了红色的闪光,他意识到了事情的不对劲。

“不,不不不!”博士的神色变得惊慌了起来,接着他紧闭上了塔迪斯的大门,穿过小蝶和仍然蒙在鼓里的云宝,冲向了塔迪斯的控制台,“我的天哪,我忘记了扎贡女王伪装成的,是会魔法攻击的生物。”他开始重新摆弄塔迪斯的各种仪器,看着塔迪斯的侦测雷达,“特别是魔力强大的露娜公主,她已经吸取了公主的力量!”接着塔迪斯便再次颤抖起来,它起飞了。

塔迪斯外,蓄力成功的扎贡女王从独角中射出一束红色的光线,径直地冲向塔迪斯。但博士控制塔迪斯猛地向旁边一躲,塔迪斯便迅速旋转了起来,并同时向右移动,躲开了扎贡女王的光线。

塔迪斯内,博士猛地一拉某个拉杆,塔迪斯灵活地躲开了扎贡女王的射线,但是却让云宝和小蝶失去了平衡。

“所以!”云宝扑扇着翅膀,抓住了差点从控制平台掉下去的小蝶,尽力不让自己的声音被塔迪斯的鸣声盖住,喊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小蝶抓住了云宝的前蹄,重新爬到了平台上。她静静地盯着这只蓝色的天马,似乎要使出什么必杀绝技一样。

然后小蝶深吸了一口气:

“云宝事情是这样的。昨天早上我先发现了博士但是他以前不是一只马他来自另一个宇宙但是变成马以后他不习惯自己的身体结果摔到了石头上晕了过去我把他救下后他在我的房子里睡了一天直到昨天下午才醒过来说自己想看一看这个小马的世界于是我就带他去见了暮光和萍琪派……”

小蝶接着又深吸了一口气:

“……然后我们去见公主们发现塞拉斯缇娅公主去了邪茧巢穴因为虫茧女王向小马国求助说扎贡马袭击了他们的巢穴于是大公主就去了结果我们发现来求助的虫茧女王不是真的虫茧女王而是扎贡的领导叫做扎贡女王接着大公主又召唤暮光和萍琪派去协助她于是她们两只马就去了……”

小蝶再次深吸了一口气:

“……露娜公主跟我们一起寻找扎贡女王在镇里的踪迹后来博士发现了这艘扎贡的飞船于是那飞船现形了露娜公主也变成了一只扎贡原来是扎贡女王一只在模仿露娜公主而真的露娜公主也不知道哪里去了估计被抓走了吧于是现在扎贡马现在要攻击小马国了我们现在很危险况且塔迪斯外面还有一只扎贡女王在攻击我们!!”

云宝呆住了,眼睛直勾勾地看着小蝶,后者不知道她是在整理思路还是一个字都没听进去。

但是现在时间不等马。

“博士?”小蝶叫道,“怎么样了?”

“扎贡女王十分灵活!”博士继续拉动着各种拉杆,看着控制台上的雷达和显示器,接着他再次猛地一拉,似乎又躲过了一束光线,“呼。”

塔迪斯外,扎贡女王看着自己一束一束的光线被塔迪斯躲开,笑了笑。接着她飞到了天上,和塔迪斯一个水平面上:“你以为你自己现在很灵敏吗?”接着,她立刻连续发出了三束不同角度的红色激光。

看着控制台上的博士继续不停地捣鼓着拉杆进行躲避,以及小蝶跟随着躲避不停地在塔迪斯里尖叫着摇晃,云宝站了起来,展开了翅膀,愤怒地嘟哝着:“扎贡女王以为自己是谁啊?”接着她飞了起来,冲向了塔迪斯的大门。

“不!云宝不要!”小蝶和博士同时大叫道。但是为时已晚,云宝打开了塔迪斯的大门,径直冲向了外面距离不远的扎贡女王。后者一惊,没有反应过来就被云宝撞上了。头顶着扎贡女王,云宝转向拖着她向天空飞去,而女王则从来没有在无任何保护措施的情况下达到过如此快的速度,张牙舞爪地吼着一些云宝听不懂的语言。

在空中的某一点,云宝突然停住了,她的头顶就是扎贡的飞船,那飞船的细节立刻凸显了出来,让她看得有些眼花。但是云宝的重点不在这里,她一把抓住扎贡女王的身躯,接着推着她用尽全力冲向地面。

扎贡女王不知道云宝想要干什么,于是她慌张地伸出其中一只粗壮的手,想要从其中射出闪电,但是云宝一蹄子就把那只手拍开了,继续着她的加速。

“博士!云宝要用彩虹音爆了!”小蝶走到塔迪斯的门旁边,看了看塔迪斯的下方,发现塔迪斯已经悬浮在了天空中,接着她看着持续下落着的两团黑影。

博士立刻赶了出来,张大了嘴:“你的意思是,她可以仅凭借一己之力就达到音速?”

“是的,这是她的绝技,而许多时候她都使用不出来……”小蝶浑身颤抖着,激动到翅膀都开始颤抖,“……但……但是这不代表这次她不行。希望云宝这一次不会失败!”

没有等博士反应过来,他便听到了一声巨大的爆炸响声。远处,以那两个黑影为中心,向外迸发出了一圈闪亮的彩虹,所到之处狂风大作,许多正在下落的扎贡马都被吹到了远方。在那一圈彩虹之后,以爆炸点为中心绽放出了一团白色的云朵和浓雾,笼罩了那一大片区域,惊动了整个小马镇。

博士的双眼就像是被那完美的虹爆吸住了一样一刻也无法离开。“说实话,”他轻轻地说道,“我见过成万上亿次的音爆,却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奇妙的!”他激动地跳了起来,“刚才有那么一个瞬间,我甚至将一切都忘掉了,脑子里一片空白,但那感觉又是多么的舒爽、多么完美、多么奇妙啊!”

小蝶笑了笑:“是啊,第一次见到彩虹音爆的马呢,都会这么觉得。”接着她眺望着那团中心区域的白色浓雾,“虹爆对我们的影响是很大很大的……看!”她指着仍然没有消散的,持续扩大着的彩虹圆圈的边缘处,对博士说道:“那些扎贡马都像是被炸飞了。”

博士摇了摇头,苦笑了一声:“他们还是会回来的,我们的危险还没有过去……不过,云宝呢?她怎么样了,还有那可怜的扎贡女王呢?”

 

---------------------------------------------

 

云宝从猛烈撞击地面产生的烟雾中飞了出来,咳嗽了几声。

“说实话,”她朝着自己刚刚飞出的烟雾喊道,“你让我将彩虹音爆的用途范围提升了一个档次。”她拍了拍自己身上的尘土,接着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彩虹头发,仍然扑腾着翅膀浮在半空,“它不再仅仅是耍酷用的了。”

她仍然盯着浓雾里的某一处,开始疑惑起扎贡女王是否还醒着。过了一会儿, 她叹了一口气,抬头看了看头顶上的扎贡飞船,叫道:“喂!你们的女王已经被我,云宝黛西,给打趴下了!现在给你们两个选择:一,现在立刻马上离开我们这里;二,过来拉着你们不省马事的女王离开我们这……”

云宝突然听到烟雾里传来了一声低吼。

还没有等她停止喊叫,一股巨大的力量突然冲撞到了她的胸口,将她迅速向后推去。

“扎贡女王?!”

撞在她胸口的,正是扎贡女王的双蹄,女王仍然没有露出真面目,依旧有着血红的眼睛,嘴巴大张着,露出里面的尖牙,而且同样遍体通红。

但是她的模样变了。

她变化成了深红色的云宝本马。

云宝震惊地盯着面前的深红版本的自己推着她的身体向后冲去。她们撞到了一栋房子中的一堵墙上,撞碎了那堵墙。云宝感到自己的后背受到了猛烈的撞击,但是扎贡女王没有减速,她们两只马在房子里继续向后冲去,接着再次撞到房子的墙上,这次她们撞出了房子,紧接着扎贡女王一转方向,向着扎贡飞船的方向加速飞去。在扎贡女王的背后,拖出了一道闪亮的尾迹,那尾迹同样是七种颜色,就像彩虹一样,但至上到下,是从鲜红色变为暗红色、再变为黑色的七色渐变。

 

---------------------------------------------

 

“什么?那个还是云宝吗……”远处的塔迪斯门口,小蝶跳了起来,她眯着眼睛盯着从迷雾中再次飞出的两个黑影,“不对,这尾迹颜色不对劲。”

“那是扎贡女王。”博士盯着远处的黑影,解释道,“她一定是趁刚才那段间隔,变成了云宝的模样……”

“那她现在不会该……”小蝶停止了想象,因为她不敢道出即将到来的事实。

 

---------------------------------------------

 

云宝挣扎着想要逃离扎贡女王的推力,但扎贡女王的加速远超过她的想象,向后看去,云宝看到了迅速接近的扎贡飞船,而面前的扎贡女王已经将速度抬高到了临界点……

又是一声震耳欲聋的爆炸声,云宝感到自己的视线在瞬息之间被血红色的亮光所掩盖,同时是一阵猛烈的冲击波,将云宝本马弹向处于更高空的扎贡飞船的底部。

随着背部的一阵疼痛,云宝撞到了扎贡飞船的底面,耳朵感知到了巨大的金属声。

有那么几秒,她就这样四肢张开地贴在飞船上,从自己微微睁开的双眼中,云宝看到了扎贡女王所在的高空的景象。一圈颜色与扎贡女王飞行尾迹一样的血色彩虹在天空中绽放开来,那不规则的圆圈就像是成百上千吨的鲜血向这一平面的各个方位泼洒开来

这是云宝闭上眼睛,从空中掉落前看到的最后一幅景象。而在她刚开始掉落的时候,她听到了一个熟悉的声音,从飞船方向传来,呼喊着她的名字。而在这之后,她感觉到自己的身下出现了一只马,将她从掉落中抬了起来,托着她飞向远处的某一点。

 

---------------------------------------------

 

“不,不要!”小蝶看到那血色音爆之后,伸出了一只蹄子,冲着远处的音爆中心喊道,“云宝!”

她张开了翅膀,准备飞过去。但是博士一把拉住了她的后腿:“小蝶!别过去,你在想什么?”接着他把倔强的小蝶拉回到塔迪斯的门内,并一把关上了塔迪斯的门,挡住了它,不让小蝶出去。

小蝶没有继续反抗,而是失落地坐在地上,捂着自己的脸:“云宝她,她正在被扎贡女王攻击啊……”

博士看着坐在地上的小蝶,抿了抿嘴唇,但最后还是走向控制台:“这就是为什么我说你们小马不懂战争。”

“啊?”小蝶从双蹄中抬起了头,她的眼睛有点发红。

“你们一直以为所谓战争都只是一对一单挑,或者是一对几,亦或是几对几,但战争不是这样的。扎贡女王的最终目标也一定不在云宝她个人身上,你们还是不明白这一切……”

还没有等博士说完,塔迪斯就开始剧烈地摇晃起来,就像有什么东西撞到了它一样。

不,是真的有东西撞到了它。

塔迪斯的这次摇晃要比以前要猛烈的多。控制台上的活塞变成了红色,接着又变回蓝色,开始不停地循环,而活塞本身开始疯狂地上下扭动,发出了可怕的嗡鸣声;小蝶尖叫了一声,迅速地站了起来,她跑向了控制平台,抓住了扶手;博士也显然被吓了一跳,他慌张地开始摆弄各种按钮;整个塔迪斯大厅都开始闪烁红光,

“发生什么了?”小蝶跟随着塔迪斯的摇晃而不住地四处摆动着。

“塔迪斯受到了魔法攻击!”博士开始鼓捣各种仪器,就在这个时候,又一波剧烈的冲击袭击了塔迪斯,这次比上次要更加猛烈,塔迪斯的控制台爆出了火花。“是……是扎贡女王!”

 

---------------------------------------------

 

在剩下的道路中,瑞瑞、苹果杰克和露娜公主都惊异地发现她们再也没有见到任何扎贡马。而露娜公主的状况也变得越来越不乐观。

“真该死……”在经过另外一扇门,来到另一个与之前看起来一模一样的房间时,露娜的四条腿一阵酸痛,踉踉跄跄地跪了下来,“我感觉我的魔力已经所剩无几了。”她挣扎了一下,想要靠到墙上,但最终还是苹果杰克和瑞瑞帮助她才做到的。

“公主?”瑞瑞看着露娜公主的臀部位置,睁大了眼睛,“您的可爱标记……”

在露娜公主的可爱标记——黑夜中的月亮——的位置。那黑夜的景色已经几乎消失,颜色与她深蓝色的皮肤基本一样,而那星空中的月亮也正缓缓黯淡了下来,已经成为隐隐约约的一团白色形状了。

而在公主的眼睛里,她的瞳孔也从原来鲜艳的蓝绿色变成了蓝灰色,色彩正从她的眼睛里渐渐淡去。

“我很庆幸这路上我们幸运地没有遇到扎贡马。”苹果杰克和瑞瑞跪到了二公主旁边,她们身后的韵律公主也无声地坐了下来,苹果杰克说道,“不然我觉得以我们目前的状态,很难打败他们而不受到伤害。”

这只橙色的小马摘下了自己一直以来都戴着的牛仔帽,放在两只前蹄上摆弄着,“现在,我们又被困在了这飞船上,不知道该往哪里走。显然,扎贡马的侵略已经开始了,而我们却只能在这里没有目的地徘徊着。”接着她把帽子放在了自己身体旁边,低着头说道,“好吧,我们有目的,我们想找到出口……但这该死的地方看起来就像是迷宫一样。”

“出口?”瑞瑞的耳朵动了动,看着苹果杰克,接着她转向了这个房间的其中一个角落,说道,“你是指那里吗?”她指向哪个角落。

苹果杰克转头看向瑞瑞蹄子的方向,发现了一扇奇怪的大门。那扇门不像飞船里其他的门一样是正常的电力自动门或者是带把手的铁门,而是用一个巨大的转轮所控制的,而门框与外界也布满了重重屏障,就像这房间不能与门外的世界相通一样。不过最显眼的,还是门上的一个标志:绿色的小马(形状很像一只扎贡马),跑向一扇敞开的门,门外是一片亮光。

“哦?”苹果杰克说着,戴上了自己的帽子,对着那扇门眨了眨眼睛,“是嘛……那我们可真幸运。”

露娜和韵律两位公主都缓缓站了起来。“我们过去看看吧。”露娜公主虚弱地说,“不过要小心。”而韵律公主则只字不提,默默地看着瑞瑞和苹果杰克。

走向那扇门的时候,韵律公主走在三只马的后面,一直默不吱声。路上,瑞瑞时不时地回头看着韵律公主。她确实在这个地狱一样的地方呆了好些天,瑞瑞思考着,但这段时间不足以让她的心理产生扭曲。她见到了我们——她的好朋友——却完全没有变得像原来那样十分开朗。

在她刚刚想完的时候,她们已经来到了那扇门的面前。苹果杰克作为最有力的小马,自告奋勇,走上前去开始用两只前蹄转动那铁转轮。

铁转轮发出吱吱地声音,同时开始旋转。

瑞瑞感到了一阵心慌,于是她四处环顾着,接着缓缓回头看了看身后的韵律公主。她几乎没有什么变化,但是……

瑞瑞能够察觉到她的某一个身体部位发出了幽幽的红光。

“公……公主?”瑞瑞用自己能做到的最低声音,贴着旁边露娜公主的耳朵说道,“我觉得……我觉得韵律公主有点不对劲。”

露娜公主转过头去,虚弱但疑惑地看着瑞瑞,接着两只马同时转头看向身后的韵律公主。

这时瑞瑞看到三公主的红光是从哪里传出来的了。

是从她的眼睛!

“哦不!”露娜公主哆嗦了一下,连连往后退去,而这也正是苹果杰克一把打开那扇大门的时候。

一阵猛烈的大风突然袭来,将苹果杰克、露娜公主和瑞瑞都冷不丁地吹到了房间更靠里的地方,吹过了眼睛里冒着红光的韵律公主。而后者却纹丝不动,就像她知道门外究竟是什么一样。

果不其然,那扇门外,便是凌晨小马国上方的天空。她们始终都在扎贡的飞船里,而飞船始终都处在小马国的正上方。

“那只马,”瑞瑞挣扎着站了起来,扶起了旁边的露娜公主,“不是真的韵律。”

“啥?什么鬼?”苹果杰克咒骂着扶正了自己的帽子,同样望向了前面仍然面向敞开的飞船大门的韵律公主,“嘿,我说。”她生气地走上前去。瑞瑞用蹄子抓住了她的尾巴,但是杰克的力量太大了,她一挥尾巴甩开了瑞瑞的蹄子。“苹果杰克!”瑞瑞警告似的,对面前这只气愤的橙色母马喊道。

正对着韵律公主石像一般的后背,苹果杰克没有耐心地叫道,“为什么你要欺骗我们?即使你是扎贡……”

没有等苹果杰克说完,韵律公主的独角发出了粉色的光芒,接着苹果杰克全身都被魔法从地面抬了起来。

“嘿!”她愤怒地挣扎着,想要抓住近在咫尺的韵律公主,但是距离太远了,“你想要干什么?!”

出乎露娜公主和瑞瑞的意料,韵律公主纹丝不动,她的魔法却抬着苹果杰克直接飞出了前面的大门,接着在所有马都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一把将她扔出了飞船。

听着门外苹果杰克掉落时的大叫,瑞瑞和露娜公主都凝固住了似的,完全没有意识到面前这只扎贡马伪装成的韵律公主刚刚做了什么。直到苹果杰克的叫声戛然而止,而面前的韵律公主在一瞬之间全身变成了红色,接着缓缓转过身来,用自己那双血红色的眼睛盯着自己。

露娜公主睁大了眼睛,同样张大的还有她的嘴巴。但是她只能虚弱地摇摇头,她实在太虚弱了。

而瑞瑞的神态明显激动很多。“你……”她的瞳孔颤抖着,用吓人的平静声音说道,“你杀了苹果杰克……你真的杀掉了苹果杰克?”她感到一股一股的泪水正从自己的眼眶里挤出来,沿着自己的脸颊流到了下巴上。接着从自己内心深处袭来的,是极强的愤怒。

瑞瑞从地面上弹了起来,抹了抹脸上的泪水,但是又有新的眼泪如同决堤洪水一样流出,她绝望地尖叫着,冲向了面前的红色韵律公主。而在这时,公主的身体上长出了一根胳膊,接着从胳膊尽头长出了一张手,那张手迅捷地伸了出来,在瑞瑞撞到自己之前抓住了她的脑袋。

这只红色的三公主面色平静,没有一丝的情感起伏,她就这么冷冰冰地看着面前的瑞瑞在被抓住脑袋之后仍然用四条腿使劲地向前冲,却只能原地踏步;冷冰冰地看着那白色的小马呲着牙齿,大颗大颗的泪水从她的脸上掉落,弄湿地面。

“我被我们伟大的扎贡女王派来看守牢房。”红色韵律公主的声音已经变成了扎贡特有的嘶哑低沉的吼声。她毫无神色地说:“我被命令化作其中一名囚犯的模样,蹲守在其中一个牢房内监视所有犯人的行踪。”终于地,她的瞳孔调整了一下,接着低下头来看着面前大口大口喘着气,却还在不停踏着前蹄的瑞瑞,继续道,“你们口中的‘韵律公主’确实在我们的飞船上,如果她能够遵守犯人的准则,并且允许扎贡对她进行试验,探寻所谓‘天角兽的生理与能力的由来’的话,”这只扎贡马的嘴角痉挛了一下,接着向上扬了起来,“她自然会活下来。”

她一把抓紧瑞瑞的脑袋,接着将她从自己身前抬到了身后,面对着通往外界的大门。“而你们违反了扎贡马的规矩,擅自离开牢房,逼死了其中一只我的同伴……”她的角又开始发光,将露娜公主全身抬了起来,移动到了瑞瑞的身边。

在魔法解除的时候,露娜公主站了起来,和瑞瑞一起四只脚立在地面上,转身死死盯着这只扎贡马。

而她的神态却丝毫没有被两马的眼神所影响,依旧说道:“看得出来你们很想离开扎贡飞船。”她从身子上长出的手掌举了起来,用其中一根手指指向了瑞瑞和二公主的身后——飞船的门外,“那么,和你们刚才那只……苹果杰克……一样,从这里跳下去吧。”

这种结果不出瑞瑞和露娜公主的预料。她们两只马并排站在门口。

“我的翅膀现在完全没有知觉。”露娜公主低着头,看着自己的两只前蹄,上面套着皇家专用的蓝色护蹄,“对……对不起。”

瑞瑞擦了擦自己的脸颊,转头用已经发红的眼睛看着露娜:“什么?”

“作为一国公主,我没能在关键的时刻给予我的子民帮助,”接着她缓缓转身,看着飞船外的景色,低头望了望下面混乱的小马镇,“在我以前成为梦魇之月时,我还曾给我的子民们带来那么多的痛苦,在从月球回到小马利亚之后也没能保护他们。”

“别磨磨唧唧的。”她们面前的扎贡马开始显得不耐烦了,开始逐渐逼近,他身子的另一侧同样长出了另外一只手,身上的两只手都大张着,似乎是渴望握到什么东西一样。他的掌心开始迸出闪电的光芒。

而露娜公主丝毫没有理会他,就像他是一团无形的空气一样:“我没能自己赎罪,我唯一能做的就是让我每一次陷入沉睡时都做同样的噩梦……但如今,我的献身或许能给我自己赎罪……也许,这就是我几千年生命的命运吧。”

“什么?”瑞瑞仍然流着泪,她的眼线液都快掉光了,“公主,您在说什么呢?您怎么能……”她哽咽住了。

“我警告最后一次!”前面,那只扎贡马手中的闪电越来越亮。

露娜抬起头来,注视着瑞瑞的瞳孔,接着用前蹄抹去了她刚刚流出的泪水,“而我或许能尽我最后的一点力做最后一件事情。”

没有等待瑞瑞发问,露娜公主就转身面向门外,张开了翅膀:“抓住我。”

“什……啥啥啥?”

极其不耐烦地,扎贡马伸出其中一只手,向瑞瑞的头顶上射出一道闪电。随着一声巨响,瑞瑞清楚地看到那道红色的闪电从扎贡马那里射出,擦着自己的头发尖射出了飞船。

这吓得她尖叫一声,差一点蹦到了天花板上。接着,没有犹豫,瑞瑞跳到了露娜公主的身上,紧紧抓住了她的翅膀。

露娜公主回头看了看瑞瑞紧张的样子,接着把视线移到了后面气急败坏的扎贡马身上,脸上没有任何表情。

接着露娜公主一跃而下,用自己的翅膀裹住瑞瑞的身体,眼里泛着泪光,划破天空,向小马镇坠落了过去。

thumb_up17
0thumb_down

登录后方可回帖

信息栏

EquestriaCN 小马中国

在爱发电捐助我们:https://afdian.net/@fimtale

欢迎加入FimTale用户交流群,群聊号码:938048195 (加群需要正确回答问题,答案在置顶的《FimTale用户手册》中)

FimTale Telegram分群:https://t.me/fimtale

FimTale分级制度
E

基于Everyone标签的内容应适合所有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不应包含任何黑暗、恐怖、血腥、性暗示、“哲学”、辱骂等内容,且不引起大多数用户的不适。



T

基于Teen标签的内容适合13岁以上的青少年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轻微的血腥、暴力、恐怖描写。



R

基于Restricted标签的内容:图片不应包含Derpibooru的explicit与suggestive标签;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刻意或详细描写角色死亡、受伤或其他暴力过程的剧情。此分级容易造成不适,请读者慎入。

信息栏

EquestriaCN 小马中国

在爱发电捐助我们:https://afdian.net/@fimtale

欢迎加入FimTale用户交流群,群聊号码:938048195 (加群需要正确回答问题,答案在置顶的《FimTale用户手册》中)

FimTale Telegram分群:https://t.me/fimtale

FimTale分级制度
E

基于Everyone标签的内容应适合所有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不应包含任何黑暗、恐怖、血腥、性暗示、“哲学”、辱骂等内容,且不引起大多数用户的不适。



T

基于Teen标签的内容适合13岁以上的青少年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轻微的血腥、暴力、恐怖描写。



R

基于Restricted标签的内容:图片不应包含Derpibooru的explicit与suggestive标签;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刻意或详细描写角色死亡、受伤或其他暴力过程的剧情。此分级容易造成不适,请读者慎入。

收录该文章的频道:
  • 让我们一起快乐吸蹄博士?
  • dvr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显示模式:

    源格式
    文本格式
    极简格式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